• 10094阅读
  • 30回复

[潜坛写手]七种武器之七:楼兰的楼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剑在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9-04-13
— 本帖被 金的书声 执行加亮操作(2014-04-13) —

(一)
“你确定是他?”
“我不会看错,当时那把剑离我不过咫尺----剑长三尺七寸五分,重一十四斤九两二钱,铸剑大师欧冶子采天山玄铁精英历时十五载方铸就,吹毛断发,削铁如泥......”说话的人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眼神中有抑制不住的心驰神往,“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剑的辉煌,因为剑出鞘那一刻,似乎连天上的太阳都失去了光辉!”
“他,出剑了么?”问话的人神情一凛,然后又摇头轻笑,“如果他真的出了剑,没有理由你还能站在这里。”
“他的确出剑了,只不过他的目标并不是我。”
“哦?”
“他的目标居然是----”说话的人苦笑,神情间充满了自嘲之意:“牛肉,上好的五香卤牛肉。他的手很稳定,角度和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因为我敢说,这世上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把牛肉切得这么薄,这么整齐。”
“你的意思是,他用那把剑在切牛肉?”
“不错,当时他就站在厨房里,笑咪咪地在案板上工作,跟一般的厨师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他真的是厨师”,问话的人也苦笑,“那他绝对是这个世上酬金最高的厨师,因为三年前,他出手的价格就己经是三万两。”
说话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三万两银子杀一个人?这么贵?”

“不是银子,是黄金。”问话的蓝衫青年踱到窗边,眺望着窗外的如丝细雨,象是在自言自语,“江湖第一杀手剑在,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在一家酒楼里当了厨师?这是什么样一座酒楼?开酒楼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窗外,暮色天青,雨如丝。

(二)
邀月楼。
蓝衫青年倚窗而坐。

“这个人是谁?”剑在问。
“是个年青人,穿一身粗布蓝衫,带着一柄刀,住在一家最便宜的客栈里,每顿只就着酒楼里不要钱的咸菜吃两个馒头。”九万里风云回答。
“他从哪里来?”
“我不知道。”
“他学的是什么刀法?刀法高不高?”
“我不知道。”
剑在的瞳孔猛地收缩。他和九万里风云己经相交十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九万。他从未想到“不知道”三个字也会从九万嘴里说出来。
九万如果要调查一个人,最多只要二三个时辰,就可以把这个人的出身家世背景嗜好武功门派,自何处来,往何处去,全部调查出来。他做这一类事,不但极有经验,而且有很多种特别的方法,每一种都绝对有效。
剑在提示九万:“他住便宜的客栈,穿粗布衣裳,吃馒头就咸菜,你至少可以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很成功的人,出身一定不太好。”
“本来应该是这样子,可是这个青年是个例外。”
“为什么?”
“因为他的气度”,九万说,“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虽然是在酒楼最底层挤满了乡野村夫的饭桌上吃馒头,可是他的样子看起来却好象是新科状元坐在太和殿里吃琼林宴;虽然穿那件粗布蓝衫,却好象是价值千金的貂裘。”
“也许是他装腔作势。”
“这种事情是装不出来的,只有对自己绝对有信心的人才有这种气度。”

剑在说:“这样有自信的人,我倒听说过一个。”
九万脸色一变:“你说是他?刀痴乌拉?”
“除了他,谁还能有这么大的派头?”
“他终于来了。”
“是啊,他终于来了。”剑在握紧了剑柄,眉紧锁,眉宇间的寒意就象高山绝顶的冰棱,万载不化。

(三)

“真的是他?”
“不错----除了剑在,没有人身上有这么重的杀气。”
“这是什么样一座酒楼?开酒楼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蓝衫青年忽然笑了,轻笑:“这楼,远比你看到的还要可怕得多,不仅仅是剑在......今天酒楼里人实在太多,为了避开拥挤的人群,有一个跑堂的小二用了‘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有人失声惊呼:“莫非这小二就是号称轻功第一,诗词第二,刀法第三的才子天涯苦旅?
“还有柜台后的账房先生,一掌拍死七只苍蝇----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左手用的是‘亢龙有悔’,右掌击出‘见龙在田’。”
“降龙十八掌?这帐房先生是当年一双肉掌横扫大江南北的九万里风云?”见蓝衫青年微笑颔首,问话的人不禁皱眉:“剑在,天涯苦旅,九万里风云----你有几成把握?”
“一成都没有,这三个人加起来,本来就比三十万人还要可怕。”

“剑在下厨,天涯跑堂,九万管帐......我实在想不出,这是什么样一座酒楼?开酒楼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问话人苦笑。
“我知道只有一样东西,绝对值得这三人联手。”
“什么?”
“蓝魔之泪。”

传说蓝魔是一位美丽的魔界女子,爱上了人间男子诸葛青云,可是人魔相恋终究是天地间所不能容忍的,所以这段恋情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一段悲剧。[img] [img]魔界的统治者七夜魔君为了拆散这对抗命鸳鸯,把诸葛青云囚禁在魔界十八层地狱,而每层地狱,皆由魔力无边的魔神看守,蓝魔亦不是他们的对手。蓝魔苦苦哀求魔君七夜释放诸葛青云,但是魔界从来就没有情,也不懂得爱,蓝魔的哀求只是让魔君七夜嘲笑而己。蓝魔屡次劫狱未遂,思念诸葛青云,只能每日在地狱之门处无望地等待。终有一日,蓝魔对诸葛青云的爱感动了苍天,她蓝色的思念之泪顺着脸庞流下后,凝结成一块美丽的石头,这就是蓝魔之泪。蓝魔之泪让她法力骤增,终能力扫十八地狱,救出了诸葛青云。两个人的爱情亦震动了魔君,蓝魔与诸葛青云得以团聚。

“我一直以为蓝魔之泪只是传说。”
“几天前,江湖中有传言说蓝魔之泪重出江湖,我也认为是一种传说。但现在,我不得不相信,因为只有蓝魔之泪,才配剑在,九万与天涯三大高手联手!”,蓝衫青年眼神中精光暴长:“因为无论谁拥有蓝魔之泪,都能增加二百年的功力!”
“可是就算楼上真的是蓝魔之泪,你又怎么能以一己之力对付剑在,天涯和九万的联手一击?”
“无论怎么样,我都要试一试”,蓝衫青年的眼神炽热得有几分疯狂,“只要有了蓝魔之泪,我就能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
“乌拉哥哥”,问话的人失神地看着蓝衫青年,“天下第一对你而言就这么重要?就算你真的天下第一,你身边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你,又有什么意思?”
被称作乌拉的蓝衫青年身躯一震,眼神中的精光内敛,又露出几份怅然,对问话的人说道:“鬼瞳,你想不想知道她的心意?”
鬼瞳神情流露出几份悯然——只有热恋中的少男才有的那种青涩的迷茫:“想。”
蓝衫青年笑了:“想明白一个人的心意,还有什么比蓝魔之泪更合适?”

传说中只要是情深意重的情侣两人手牵手握住它,那么蓝魔之泪就会发出耀眼的光芒;假如不是出自真心的,那么蓝魔之泪也就不会发光,并且这对情侣将得不到幸福,最后将会分开,即使不分开,也将有一方受诅咒而死亡。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呜啦吧啦
沙发  发表于: 2009-04-13
回复:七种武器之楼兰的楼
(四)[img]
[img]第二日,邀月楼。[img]
[img]
[img]九万,天涯和剑在三大高手联手时,远比三十万精兵还要可怕。[img]
[img]天底下没有人能抵挡得住。[img]
[img]就算“刀痴乌拉”也不能。[img]
[img]乌拉见毫无胜算,挽出一片刀花护住周身,一个“乳燕穿云”从邀月楼掠出。人刀合一,去势如电。[img]
[img]九万、天涯、剑在亦跟着乌拉掠出邀月楼。[img]
[img]四条淡淡的身影转瞬即逝。[img]
[img]
[img]三个时辰后,乌拉喘着长气倚着一株枯树停下。[img]
[img]天涯九万剑在也刚好赶到,三人甫一落地,便封住了乌拉的每一条退路,他们的动作并不快,可是绝对是最有效的方法——这三人的阵势己结成,就算大罗神仙也无法从这个包围中突围。[img]
[img]
[img]乌拉当然不是大罗神仙。[img]
[img]从乌拉闯入邀月楼那一刻起,他就己经入局。[img]
[img]死局。[img]
[img]必死之局。[img]
[img]
[img]环顾着三大高手,乌拉却笑了,他笑的时候鼻子轻皱,神情得意得就象是刚抓到一只肥母鸡的老狐狸。似乎不是自己身处绝境,而是带着千军万马的将军冷笑看着负隅顽抗的残敌。[img]
[img]剑在冷冷地说:“我们有几个人?”[img]
[img]乌拉:“三个。”[img]
[img]剑在:“你呢?”[img]
[img]乌拉:“我,似乎只有一个。”[img]
[img]剑在:“哦,我还以为我弄错了,确实是我们包围着你。我实在想不到,就算用十个头也想不出有什么值得你这样开心的笑。”[img]
[img]乌拉:“我是不值得这样开心的笑,但有一个人应该笑。”[img]
[img]剑在:“谁?”[img]
[img]仰天狂笑中,乌拉变魔术般的从脸上揭下一张皮。[img]
[img]剑在脸色变了,面前的人哪里是乌拉,分明是鬼瞳。[img]
[img]眼前人既然是鬼瞳,那真正的“刀痴乌拉”呢?[img]
[img](五)[img]
[img]邀月楼当然并不是真的高到能够邀月,但绝对比一般的楼要高得多。[img]
[img]就算是乌拉,亦不能一口气纵上顶楼,他在中途换了六口真气,足尖在飞檐上轻点六下——很少有从知道,他的轻功远比他的刀法还要可怕十倍。[img]
[img]乌拉推窗而入。[img]
[img]房间处于顶楼,远离了尘世间的喧嚣,安静得有些禅意。[img]
[img]里面铺着来自波斯的地毯,熏炉里焚的是最名贵的龙涎香。[img]
[img]房间里还有个白衫人,在楼的另一面临窗而坐,正好背对着乌拉,乌拉只能看到一个淡淡的背影。[img]
[img]
[img]“你终于来了。”轻灵的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声音幽幽地传来。[img]
[img]“该来的总会来。”[img]
[img]“先生何苦放着楼梯不走,甘当梁上君子?”[img]
[img]“楼梯上的机关杀意重重,应该是了自鬼谷子之手”,乌拉说,“我当然知道,就算我用鬼瞳调开了剑在九万和天涯,楼外还是比楼梯要安全得多。”[img]
[img]“好一个调虎移山之计!”[img]
[img]“过奖,你为什么不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你?”乌拉把手搭在刀柄上,“剑在为厨,九万管帐,天涯跑堂,我实在是很好奇这酒楼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img]
[img]
[img]“我是谁?哈哈[img].....[img]”白衫人轻笑着转身:“乌拉,桌上是你最喜欢的高脚夜光杯,里面装着刚从冰窖里取出来的葡萄酒。”白衫人转过身,看着乌拉,白衣胜雪,笑颜如花。[img]
[img]
[img]乌拉的“惊魂刀”忽然就掉在地上。[img]
[img]刀惊魂,人惊艳。[img]
[img]
[img]“楼兰?怎么会是你?”[img]
[img](六)[img]
[img]“为什么不能是我?”[img]
[img]“六年了,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以这种方式重逢。”乌拉道,却喃喃的说,“这六年,你过得可好?”[img]
[img]“我过得可好?”楼兰惨笑,“六年前你离我而去,你却问我过得好不好?我说我过得很好,你相不相信?”[img]
[img]乌拉低头避开楼兰的眼:六年前,为了追求武功天下第一,他离开了她[img]......[img]可是他永远无法忘记六年前他毅然转身那一刻就铭在他脑海中眼前人幽怨的眼神。[img]
[img]他无法想象,眼前人是如何渡过这漫长的六年。[img]
[img]
[img]乌拉轻轻挽起楼兰,眼神无比温柔,与六年前的那些快乐日子没有任何区别:“可是楼兰,我回来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img]
[img]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他伸出手抚着她如瓷般的脸庞,梦呓般地说:“什么天下第一,我都不要了,我再也不离开你。”[img]
[img]楼兰闭上眼,脸上的泪无端地涌出,湿透了乌拉的掌心。[img]
[img]乌拉长叹,拥她入怀:“我们,重新来过。从这一刻开始,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img]
[img]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下来。[img]
[img]空气中有花香流过。[img]
[img]
[img]“这六年来,我每一秒都在想你,就是为了这一天。”[img]
[img]“你知道我会来?”[img]
[img]“我当然知道,因为我这里有蓝魔之泪,你一定会来。”[img]
[img](七)[img]
[img]如果故事就在这里结束,当然是所有人都乐意看到的结局。[img]
[img]可是,事实总是远比设想要残酷得多。[img]
[img]结局永远都不会是可爱的,永远不会。[img]
[img]http://www.qjren.com/space/upload/2009/05/05/1066266562778.jpg[/img]
离线剑在
2楼 发表于: 2009-04-13
回复:七种武器之楼兰的楼
[img](八)[img]
[img]“这就是蓝魔之泪?”乌拉的手有些颤抖,“它真的可以让人增加两百年的功力?”[img]
[img]“也许还不止。”[img]
[img]“楼兰[img]......[img]”[img]
[img]
[img]楼兰惨笑:“乌拉,我知道你想说什么。”[img]
[img]乌拉:“一个月,楼兰,你只给我一个月就够了,我只是想试试,蓝魔之泪是不是真的有这种神奇的力量,这六年来天底下只有一个人能打败我[img]......[img]”[img]
[img]“天下第一对你而言,比什么都重要吗?”[img]
[img]乌拉无言。[img]
[img]楼兰轻轻地推开乌拉:“去吧[img]......[img]”[img]
[img]“一个月,等我,好吗?”[img]
[img]“其实我想到过这个结局。”楼兰的神情疲惫,“因为从你拿到这块蓝魔之泪开始,它就从来没发过光[img]......[img]”[img]
[img]
[img]传说中只要是情深意重的情侣两人手牵手握住它,蓝魔之泪才会发出耀眼的光芒;假如不是出自真心,蓝魔之泪也就不会发光,并且这对情侣将得不到幸福,最后将会分开,即使不分开,也将有一方受诅咒而死亡。[img]
[img]
[img]“传说毕竟只是传说”,乌拉捧起蓝魔之泪,他笑得有些难看:“相信我,楼兰,一个月之内,我会找个安静的地方来用蓝魔之泪练功。我打败了他,我就会回来。你相信我。”[img]
[img]“去吧。”比绝望还要绝望的,只能是心死。[img]
[img](九)[img]
[img]天涯和九万赶回的时候,正好看到乌拉捧着蓝魔之泪从邀月楼走出来。[img]
[img]
[img]天涯和九万都是一声怒吼,齐张嘴,两道闪电从他们口中射出。[img]
[img]不是闪电,是天涯的牙。[img]
[img]是牙,亦是武器,百晓生《新兵器谱》排名第三,第四是小李飞刀。[img]
[img]不是闪电,是九万的酒。[img]
[img]九万以体内真气射出一口酒箭,喷至一半,酒箭化作万千条,江湖人称“漫天花雨”,兵器谱排名第二。[img]
[img]
[img]天涯的牙加九万的酒,没有人能挡得住。[img]
[img]乌拉也是人。[img]
[img]他不能挡,只能退,身形急退。[img]
[img]
[img]乌拉身形暴退间,眼看就要避开兵器谱前三名的两位高手的惊天一击,忽然觉得胸前一凉。[img]
[img]乌拉低头,是一柄剑。[img]
[img]剑在的剑。[img]
[img]乌拉急退之下,后背空门露出,这机会转瞬即逝,只有最好的杀手才能抓住。[img]
[img]后背入,前胸出。[img]
[img]穿过乌拉的胸膛剑在的剑。[img]
[img](十)[img]
[img]剑还没拔出,乌拉尚有一息。[img]
[img]血泊中的乌拉看着楼兰,嘴角动了动,却说不出一个字。[img]
[img]楼兰从血泊中捡起蓝魔之泪,放在乌拉手上。[img]
[img]她没有泪。[img]
[img]她的泪早己流光,六年前她就心已如死灰。[img]
[img]
[img]可是为什么她把蓝魔之泪放在乌拉手心的刹那,它会发出耀眼的光?[img]
[img]
[img]风吹动她单薄的白衫,她的眼神无比的憔悴。[img]
[img]她想起了当日与乌拉的邂逅,她莞尔的一笑。[img]
[img]那天,她点头时候的风姿,足以令人心醉、心碎。她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弹指听声、红颜的寂寞。[img]
[img]
[img]
------全剧完-----
[media=ra,1,1,1]http://www.good-software.com/upload/upload/%e7%ba%a2%e9%a2%9c.mp3[/media]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苹果
3楼 发表于: 2009-04-13
回复:七种武器之楼兰的楼
胜似古龙的七种武器,期待继续。。。
离线金的书声

4楼 发表于: 2009-04-14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我要为七种武器申请专利,
郑重地叫它——健在!
离线梅苑公子
5楼 发表于: 2009-04-14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真是人才啊,看来当年老古的小说没少读。
离线梦壑

6楼 发表于: 2009-04-14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正要看看楼兰的真实面目,仔细看。
《格律诗词写手》是本人自编的诗词写作软件,在华军软件园和我的网站上可下载。<BR> 本人博客glscxs.blog.tianya.cn本人QQ13907434
离线木爪
7楼 发表于: 2009-04-14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话说我的小店-------------厨到,要招个行政总厨,
待遇从优,有寒暑假,双休日,法定假期,丰厚年终奖,并有出国旅游补贴.车补房补外加帅哥补贴....
剑兄可否考虑跳槽?

8楼 发表于: 2009-04-14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为什么只有七种武器而不是七十种武器呢?如果你真要终结了,剑迷们不答应的,呵呵
期待尽早看到完整的《楼兰的楼》
离线初夏

9楼 发表于: 2009-04-14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杀一个人三万两黄金!!!
在剑在的眼里,黄金就如粪土!!!
离线刘伯羽
10楼 发表于: 2009-04-14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楼主,我预定个彭大的盆啊
离线落花无声

11楼 发表于: 2009-04-14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呵呵,看来此篇文章不能成为终结版,否则剑迷们都不答应哦!
期待看到下文
离线纳兰小晕
12楼 发表于: 2009-04-15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我定小晕的晕。。。
价格面议。。。。
离线梅苑公子
13楼 发表于: 2009-04-15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进来读下文,发现还没上,楼主,上菜吧,客人饿了。
离线衫武奇
14楼 发表于: 2009-04-15
回复:七种武器之终结篇:楼兰的楼
楼兰的楼?
我正在楼上喝酒呢
剑在快来,咱们边喝边聊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