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621阅读
  • 54回复

[南浦书香]三十年前初为兵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先来后到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9-02-27
         好几年了,只要有战友聚到一起,总是有人说:〝真的,去吧!回一次幺滩吧〞!幺滩,你何以让人如此的魂牵梦萦?幺滩是四川邻水县的一个很偏远的深山小镇,是当年我们踏入兵营的第一站――新兵训练地。那里写着我们青春的故事,那里是我们梦的故乡! 我们潜江的战友,都是一个新兵连出来的,因总人数少,只有80人,不足以撑破一个连的建制。而这些年与我常聚的,不过十来人,从念叨要回幺滩起,已经减员两人了,因病因事故,他们留下了永久的抱憾!这也是至今未能成行的原因之一,我想,这也将会是促成把愿望变成现实的原因。 今年情人节,积玉口的战友张远军的女儿出嫁,邀请我和云州去做客,云洲说好一同去的,因临时走不开托我代贺了。在那里,我与十多个战友相聚,过了一个战友情谊节。因张远军是我们新兵连同一个班里唯一一个非周矶农场的兵,所以他的同乡战友圈的人,除了一张张脸在眼前晃了三个月之外,与我没有更密切的接触。当这些〝老人〞欢快地、兴奋地喊着我的名字,也说着何云洲的名字问长问短的时候,这一群似曾相识的人,慢慢在我的脑际中还原成一列谦和自律的军营少年。 时间回到了1978年12月17号下午,冬日的暖阳照在长江边沙市的码头上,一大片新亮的绿色提早给人以春的气息和向往。无论是回乡的还是下乡的,这些来自广阔天地的青年们,就要离开故土,告别社会最低等的行当,去迎接一个未知但期待的新生活。那一张张兴奋的脸上写着跃跃欲试,也写着燥动不安。
<P></P>
<P> <IMG alt="" src="http://www.qjren.com/1" border=0></P>


[ 此帖被先来后到在2015-11-06 12:05重新编辑 ]
离线先来后到

沙发  发表于: 2009-02-27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东方红33号轮在我一觉醒来时,已经在穿越西陵峡了。探照灯的光柱撑在两边侧前方的峭壁上,一条巨轮缓缓爬行在一条小河沟里。平原长大的孩子,被这梦幻般的险峻给镇住了!倚在船前的舷杆上,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沟面的尽头。分明已经无路可行了,当船接近〝盲端〞时却又峰回路转,把同样的错觉不厌其烦地一回回呈现在你面前。她不厌烦地呈现,我也乐得一次次上当,在这天地造化间就尽兴做一回傻子了!
       这可是列在中国风景名盛之首的长江三峡!这可是葛洲坝截流前的原始长江三峡!错过了,就不会再有,现在想来真是幸运。尽管当时距葛洲坝大江截流还有整两年的时间,但在那个贫困、闭塞,根本就没有旅游产业这一说的年代,两年中,走过三峡的人想是很有限的。可以说,亲品过原味三峡的同龄人,我想原本就是珍稀动物。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的三峡情结就算被糸牢了。我是一个公费旅游不够级别,私费旅游又很难从杂事中脱身的人,除了二十五年前很偶然地去了一次庐山,就再没沾过别的风景名胜的边。但三峡除外,要除三次外:在三峡大坝临时船闸刚现形时去了一次,时间是1998年8月;02年8月从导流明渠穿过一次;大坝蓄水135米后从陆路翻进去漂了回九畹溪。毫无疑问,五游三峡,爬五级船阐,早己在议事日程里了。有朋友笑谈:对你来说,除了三峡,天下没景了!

[ 此帖被先来后到在2015-11-06 00:23重新编辑 ]
离线先来后到

2楼 发表于: 2009-02-27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不过,没有赶上老三峡的客人,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必像当年的我们,黑夜的多数时间得靠岸停泊,等待天明。
       船仍在峡谷间穿行。
       这一船全是新兵,后来才知道,这既不是来自一个县,也不是去往一个团,但都是军委工程兵的部队招的兵。而每一个兵却都是有专人监护的,哪是你的圈子,人人都清楚,只是你只知道你从哪里来,并不知道你到哪里去。耐不住性子的人跑去打听到一个地名,其实还一样,因为你依然一无所知,所以啥都不管最好。
      吃饭很有意思,因为只有这个活动全船不分彼此。大饭桶、大菜盆在船尾摆定后,所有人拿着碗在右侧船舷排队,每人一勺饭一勺菜,慢慢向左船舷转走。不管你是谁,见人两勺。农村来的,没感觉饭菜难咽,但有点不饱。当时就想,排在最前的人,如果吃速够快,理论上是可以转过来接第二碗的。想到而己,没排过头,当然也没尝试。
      第二天晚餐后,天空还泛着霞晖,我来到上层船尾宽大的甲板上,点燃一支烟,望着浮云间穿行的残月和两岸渐渐只剩轮廓不断向后退去的山峰,一时心潮起伏,思乡之情如奔泻之瀑。记得我到新兵连之后写给好友熊学军的第一封信中,附了一首小诗,现在别的都记不起了,但其中有一句:〝群峰向后退去,朝着可爱的家乡〞,就是当时吟出的。后来家乡的好友们经常吟诵这一句,说是真切感人,去年晓钟从重庆回来,居然又诵了一遍,可见情感的生命力多么顽强!
[ 此帖被先来后到在2012-06-10 07:19重新编辑 ]
离线石子

3楼 发表于: 2009-02-27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还有续集吧?我当了十年伞兵,看后很有亲切感;一有文采,二有激情,我是望尘莫及,盼观全文。
离线小池竹影

4楼 发表于: 2009-02-27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怀旧~为记忆中骄傲的橄榄绿献花.
期待全文.
做个睿智的女子,学会从容的面对生活!
离线先来后到

5楼 发表于: 2009-02-27
回复: 三十年前初为兵
     我想,不单是我在吟着诗,可以说当时全船的每一个人都在吟着诗。
       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应声回望,很是意外:秋秋。好友,外班同学。原来他是另外一个团的兵。我们军委工程兵是以团为单位运作的,团与团之间几乎一点都不相干,所以秋秋至今是我好友圈的人,不隶属战友序列。但同船而行,依然带来了意外的欣喜。不过,对他来说欣喜很短暂。我发现他的情绪很感伤,很燥动,询问原由,只见他从贴身的钱包中取出了一张女同学的照片。按当时讲,照片算很大了,有扑克牌宽但要长些。说实话,照片照得真好,看上去比真人还漂亮几分,不幸的是,这加的几分此刻全加在伤感上了!对我来说,是抵挡着一个面,好像还行;而他对着的只是一个点就要崩溃了,哦,物理学原理:同样的力,面积越小压强越大,该他惨了!
       踏破夔门,向白帝城行注目礼是在大白天。说实话,当时的无知很彻底,什么白帝城托孤,什么刘禹锡,什么夔门天下雄,就连现在幼儿都能倒背如流的朝辞白帝彩云间……也不曾听到过。之前,在巫峡的群峰之间,听着广播里有关神女峰的解说,昂着头胡乱用手指了一通,也没真搞清神女是啥子模样!
       然而,夔门与白帝城毕竟非同一般。后来发现,几种票面的纸币上都印着一个同样的山水景观图案,似曾相识,不错,就是夔门,三峡之门,上天为中华民族修建的一个形象工程!多年以后,在书上看到白帝城的字眼时,心中仍然会涌出自豪感来――那就是我凝望过的那座山峰!
    今天再次梦回白帝城的时候,想起当年的心境,把刘禹锡的诗抄在这觉得合适:


          白帝城头春草生,
        白盐山下蜀江清。
        南人上来歌一曲,
        北人莫上动乡情。

    我们就是外乡的〝北人〞,老先生劝我们〝莫上〞,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个容易〝动乡情〞的地方,不然,为何要劝呢?
[ 此帖被先来后到在2012-06-10 07:20重新编辑 ]
离线雪花飞舞
6楼 发表于: 2009-02-27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写的不错
支持一下
7楼 发表于: 2009-02-27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看来楼主是下放周矶后去当的兵。照片上我还认识几个。。。
我不帅,没钱,做业务别找我
离线先来后到

8楼 发表于: 2009-02-27
回复 8F 成熟的味道 的帖子
是的。后面我会有叙述!
离线先来后到

9楼 发表于: 2009-02-28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接近三天三夜,20号的上午十点半钟,轮船终于停靠在重庆的朝天门码头。下船后,数百新兵以背包作凳,列队坐在空旷的江滩上,在瑟瑟寒风中等待着刚学会的两个字:〝命令〞。举目远眺,密密麻麻的老房子一层层排列在山岭上,大城市的喧闹声奏着诱人的音响。平生第一次见到山城,居然是中国最大最著名的山城。现在想来,它只不过就是电影《烈火中永生》中的一个镜头。
       这时,码头上传来高亮的男声,最地道的重庆腔:〝三十三号:你装不装货的?你早点打主意〞!然后一连重复了十来次,不厌其烦。顺着声音望去,才发现世界上还有这样大的喇叭。原来码头上的调度工作居然是用这种方式进行的!我相信,当时江滩上的每一个外乡新兵,终生都不会忘记他们学会的这第一句四川话!
       命令来了,两个字:〝上车〞!青一色解放牌大板车,有蓬杆无蓬布,二十多辆一字排开,那阵式,酷!后来才知道这是我们团自已的家当,也就是以后我所在的汽车连的车。今天开车的老兵,都是我往后的教练和班排长,是在一个锅里吃饭的最熟悉的人,而在当时,他们却都像天外来客般神秘。
       汽车开动了,建华看了下表:中午12:20分。车队浩浩荡荡自南向北从重庆市区的主干道上穿城而过,当时只听说叫解放碑的那个路口是市中心,路过时,留心看了,也许是期望值过高,有些失望。但我们注目向碑致敬!向不屈的民族魂致敬!

[ 此帖被先来后到在2012-11-21 10:13重新编辑 ]
离线先来后到

10楼 发表于: 2009-02-28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出城了,人烟渐稀,山岭渐险,车队像一条绿色的长龙绕着一座座山峰不停地转上转下。平原人,感觉山区公路很窄,只有当与对面来车顺利交错后才相信这路还能错车。而山却越来越大,路也越来越险,向车前看,看到的是天;从侧面看,看到的是谷!尽管这几天没少看高山峻岭,但那是从下往上看的,是看景;而现在是从上往下看,是看命!很多人已经不能叫害怕,而是叫恐惧!不少人干脆闭上眼睛,听天由命了。而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这些司机可能每天都走这样的路,他们如没把握,该死多少回了!我的信赖是有道理的,就是我后面那台车,驾驶者一付漫不经心、玩世不恭的样子,经常将左臂挂在车门窗上,只用一只右手掌控方向,有时甚至把整个左臂全拿出来垂在车门外,只有在转急弯时他才把手收回去潇洒地飞转起方向盘。我好奇地看着他的表演,佩服极了,他的那张长脸我一下就记往了。告诉你后话:他叫宋海发,74年云梦兵,湖北老乡,我团汽车连79年教导排一班班长,也就是我的班长。新训结束后,我与三十多个新兵有幸被分到汽车连。教导排三个班,最有才气,爱出风头的一班长抢先点兵,这就有了全排点名我的名字排在最前的情况,原因是宋班长后来告诉我的:你是我看中的第一个兵!
      天早就黑了。到哪里?什么时间到?我们全不知。几个小时前吃的面包已耗尽,加上冷,坐在背包上的腿快没知觉了。
      终于,几台车停在了一个蓝球场上,球场居然还有三个碘钨灯。建华又看了一下表:10:48分。
在我们下车的时候,球场上正在操练着一个班队列,显然都是老兵,12个人。
〝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报数〞!
       军容严整,动作整齐,英姿飒爽。新兵们都看傻了,这是我们踏入兵营时所给的第一个示范秀。随后我们就知道了,这是我们新兵五连12个班的班长,他们正在待命领兵。我和何云洲、蔡卫平、邵永平都被分在了12班,杨建华分在7班。这是我们周矶农场的几个知青。
[ 此帖被先来后到在2012-06-10 07:22重新编辑 ]
离线轉身
11楼 发表于: 2009-02-28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呵呵,想不到成熟大哥在照片里也能看到熟人哈
┌. .^_^``我始終帶着你愛的微笑⌒ω⌒┡┪aPpy
离线轉身
12楼 发表于: 2009-02-28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希望楼主尽量把贴集中发在一起,而不要一层一层这样发哈 ,这可是版规不允许的呢,呵呵
┌. .^_^``我始終帶着你愛的微笑⌒ω⌒┡┪aPpy
离线先来后到

13楼 发表于: 2009-02-28
回复 13F 轉身 的帖子
谢谢你的提示!我还没写完,我尽可能集中一点发。
离线轉身
14楼 发表于: 2009-02-28
回复:三十年前初为兵
欢迎来到情感网事做客哈
┌. .^_^``我始終帶着你愛的微笑⌒ω⌒┡┪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