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32阅读
  • 5回复

[名家名作]莫奈|印象主义的诞生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佐佐¥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8-09-24
克劳德·莫奈(1840-1926):1840年10月14日生于巴黎,童年在阿弗尔渡过。莫奈有很强的孤独感,像个隐士,这一方面由于他的性格使然,他生性沉默寡言,喜爱思索;另一方面,莫奈作为印象派中的先行者,他不得不单枪匹马,自然有一种寂寞寥落的感觉。
开始他没有按照画家的常路走,他最初小有名气是因为他的木炭漫画,这些画开价十至十二个法郎。在诺曼底的海滩上,他遇到了艺术家欧仁·布丹,他成了莫奈的良师益友,并教他学会画油画。


布丹曾对莫奈说:“当场画下的任何东西,总是有一种以后在画室里所不可能取得的力量、真实感和笔法的生动性。”
莫奈在他今后的绘画生涯中也是按布丹说的话去做的,因为在他的内心里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热爱。
不久,莫奈又被荷兰的画家德·琼康的创作所吸引。这位画家以动荡、兴奋、活泼而且比他同时代的法国人更为活跃的笔触画小桥、村景、河岸和破旧的茅草屋。莫奈就是从布丹和琼康那里接受到了基本艺术修养的。

莫奈的父亲是一位商人,在法国北部港口阿弗尔与他的姐夫合伙经营着一家仪器店。莫奈5岁时。来到父亲的身边。在当地就学后,他将学校视同牢狱,在悬崖和海边嬉戏的时光多于听课,故此学习成绩不佳,在班上总是排在倒数几名的位置上,这个孩子唯一的爱好是绘画,他常常在笔记本上作素描,以老师和同学为对象画漫画,日积月累,倒也掌握了一些绘画技巧。不过,父母对此不赞成。小莫奈乐此不疲,加上与生俱来的秉赋,几年过后,他的漫画居然开始在文具里展出并且出售。
15岁的时候,莫奈在当地已小有名气,他为自己作品开出的价格是每幅20法郎。经过画商的介绍,这位少年画家被专门描绘海上风光的画家布丹所看中,二人从此结识。布丹动员他“学习用油画和素描来画风景”,乍开始莫奈并没在意,甚至是找借口有礼貌地加以拒绝。由于布丹的一片诚心,终于感动了少年莫奈
自学成才的布丹,习惯于在露天作画,他主张“一定要去寻找自然的纯朴的美”、“要顽强地保留最初的印象”。对此,莫奈也深以为然,因为在他的内心里也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热爱。
从1858年起,莫奈开始从布丹那里接受了有同于学院派的绘画思想,学习并动笔画外光画。
布丹所强调的:要特别注意对所描绘对象的第一印象、要注意光。更是在他的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就在二人一起到户外作画的过程中,莫奈创作了一些有关阿弗尔港、海港、日出、海上小船等题材的作品。其中的1幅还与布丹的4幅作品一起在鲁昂的展览会上展出。

在布丹的建议下,莫奈于1859年5月到了巴黎。
在巴黎,他看到了特罗容、杜比尼、柯罗等人的作品之后,极为赞赏。经布丹介绍,莫奈与巴比松画派的画家有了接触,认识了该派代表人物之一的特罗容。
特罗容提醒他“要进一个专门画人体的画室,要学习素描”,要“常常到乡村去画速写”。
1860年,莫奈进了斯维赛学院,练习人体写生。
这个所谓的“学院”,不过是一间画室,斯维赛是它的主人的名字,这里既不讲课,也没有考试,只要交上一点钱,就可以画人体模特儿。在这里,他接触到了后来成为印象派的一些画家,比如毕沙罗等。


这一年的秋天,经抽签决定莫奈需服兵役。此时,其父提出只要服从父母的意愿,安心在家做生意,就可以出钱雇人替他从军。莫奈对此毫不理会,毅然参军,入伍后被编入法国的非洲军团。不久,即随军到了阿尔及尔。在画家的眼里,非洲的景色与光线是美丽迷人的,经过部队的允许,他得到了可以作画的时间,在那里,他曾为队长的夫人画了肖像。
1862年初,因为贫血,莫奈从军营回到阿弗尔家里养病。这时他认识了荷兰画家琼康,并与琼康、布丹一起从事创作。布丹作画的纤细,琼康对动感的重视,以及二人注意捕捉第一印象的画风,都给这位初出茅庐的画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于医生提出警告,如果莫奈回到非洲,将对他的身体极为不利,11月间,莫奈的父亲向当局提出了免除独生子兵役的申请,在交付了一定的费用之后,莫奈再次到了巴黎。并进入了古典派画家格莱尔的画室。在画人体的习作中,格莱尔要求大家按照古典的范画来修正自己的作品,要将人体描绘的尽量完美。莫奈则坚持准确、真实地反映模特儿的特点。他的主张得到了同画室的巴齐依、雷诺阿、西斯莱的赞同。


这一年举办的沙龙落选画展中,莫奈看到了马奈的作品之后,受到了震动和启示。
1863年,借复活节的休假之机,莫奈将同窗画友巴齐依、雷诺阿、西斯莱等人带到了巴黎南郊巴比松村附近的枫丹白露森林,在那里进行创作。在外光下,大家创作了一批具有巴比松风格的作品。
1864年,莫奈与这些画友离开了格莱尔的画室。来到了昂弗勒作画。在这里,莫奈的两幅描绘塞纳河的风景画《落潮的埃沃海角》与《昂弗勒港》,由于不同于学院派的造作手法,被选入1865年官方沙龙。
这一年里,他在枫丹白露开始了大幅油画《草地上的午餐》的创作该作品于1866年问世。在总结了马奈同名作品在“沙龙落选画展”上引起的争议的基础上,莫奈是在画景之后才描绘的人物。画面上的人物朴实无华,具有自然的动感,显示了画家的现实主义功力。
1866年,以恋人卡缪为模特儿,全身大幅肖像画《绿衣女》在同年的沙龙展出,该画受到了评论家左拉的好评;有一位诗人为作品写诗,被发表在《艺术家》杂志上;有的画商还要求莫奈根据原作再复制一件,准备送到美国去。由于这次的成功,家里恢复了对他经济方面的支持。
同年夏天,莫奈创作的《庭院里的女人们》,在1867年沙龙中落选。1866年的秋天,为了避开讨债的人,莫奈自毁了约二百幅作品后,回到阿弗尔。这时他的经济状况十分不妙,原因是父亲对于他和卡缪的关系很反感,从而断绝了经济上的支持,莫奈作品的销路又尚未打开。为了解决继续创作用的画布,他不得不将业已画好油画上的油彩刮掉,重复使用。
1867年,怀孕的卡缪为莫奈的父亲所不容,留在了巴黎,莫奈住在姑母家。7月卡缪生下第一个孩子,只好请在巴黎的画友巴齐依作教父代为照顾。此后的几年中,莫奈始终在阿弗尔及其附近,与布丹、琼康,有时与库尔贝一起作画。在这个时期里,由于与父亲的关系紧张,经济拮据,生活艰难。为此,莫奈曾一度有过轻生的念头。


1869年,他回到巴黎,参加了“盖尔波瓦咖啡馆”里艺术家的聚会。可能因为很早就离开了学校自感在受教育方面的不足,故而很少参与争论。这时他的穷困程度,从8月间写给巴齐依的信中可以看出,信中提到:由于雷诺阿送来的面包,才没有饿死。一个星期屋里没有炉火、没有照明。到了该月月底,颜料用光,不得不停止了作画。
这时候的巴齐依也穷的典当了自己的表,雷诺阿连寄信的邮费都凑不齐。对于莫奈也是爱莫能助。
1870年6月,莫奈与卡缪正式结婚。9月,莫奈将妻、子托付给布丹照顾,只身一人去了伦敦。在那里与杜比尼、毕沙罗相会,然后,和毕沙罗一起在泰晤士河及公园中作画。
在参观美术馆时,英国画家透纳和康斯太勃的作品,使其为之倾倒。为了给莫奈的作品找到销路,经杜比尼介绍,在这里认识了画商丢朗.吕厄。此人对于穷画家们表示了同情,在经济方面从此一直在支援着他们。
1871年初,父亲去世,莫奈离开英国。在杜比尼的动员下,到了荷兰并滞留到年底。在阿姆斯特丹,他看到了日本的“浮世绘”版画之后,其中色调极富生气的风景画,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日后,他曾说到:它们的精致,使我欣喜。我赞成它们的美学原则,利用阴影引起实感,利用片断引起整体感。荷兰的港湾、运河、教堂、人家,特别是那里的风车,使他着迷。
回到巴黎后,在马奈的帮助下,莫奈在巴黎以北的阿让特伊定居。对水情有独钟的他,于1873年在塞纳河上建造了船上的画室,此后,他经常在船上作画。充分运用了不同方向,角度的光照、颤动的空气来描绘水及水面上的景物,通过鲜明的轮廓,阴影以及闪动的亮点,创伤了一批作品。此时,与他一起进行创作的还有西斯莱、马奈、雷诺阿。
1872年,莫奈创作了日后扬名于世的《日出.印象》。这幅油画描绘的是从远处观望阿弗乐港口晨雾中日出的景象,它在1874年3月25日开幕的印象派画家第1次联合展览会上展出。
这幅《日出.印象》本不是莫奈画作中最典型的,但是,由于一位评论家,在4月25日的《喧噪》杂志上,发表了题为《印象主义的展览会》的文章之后,此画才名声鹊起。
该文对参展的许多作品逐地进行了嘲讽,针对莫奈的《日出.印象》,他写道“糊墙花纸也比这海景更完整”。
与这幅作品标题不无关系的,该文作者将这次展览会戏谑地称之为“印象主义的展览会”。加之莫奈本人曾经表述过“我所画的不过是印象而已”这样的观点,以及以他为首的这批年轻画家,确实注意捕捉对描绘对象的最初印象等因素,尽管这些画家中有要并不同意这个提法,但印象主义、印象派这个称号已经是不胫而走。以致在1877年第3次联展时,干脆将其用作展览会的标题。


1874年的联展,是由莫奈倡议并和朋友们一起组织的独立画展出,以摄影家纳达尔腾出的几间工作室为展厅,参展画家共有30多人,其中包括德加、毕沙罗、塞尚、雷诺阿、西斯莱、摩里索等。参展作品共165件,其中莫奈作品12件,通过这次展览,事实上确立了莫奈在印象派画家中的领袖地位,莫奈本人也已形成了用光、色的变化,来表现所捕捉的瞬里印象的画风。作为这一新画风的典型作品,当数这次参展的莫奈的油画《卡普辛大街》。


1875年,经济上再次跌入窘境的莫奈,再次向朋友们伸出了求援的手。
1876年,在第2次联合展览会上,展出莫奈作品18件。对于此次展览,社会上反映比较冷淡。
1877年,第3次联合展览会在丢朗.吕厄的画店中举办。展出作品共252件,莫奈作品30件。为了维持生计,画家以每幅40—50法郎的低价,卖给了画商肖凯一部分作品。
1878年3月,当卡缪生下第2个孩子的时候,莫奈又面临困境。
在生活的重压下,加上长期与官方沙龙对立的结果,背离了当时被多数人维护的路线,这时的莫奈已在考虑如何适时抓住机遇,改善个人处境。于是,在1880年将自己的两件作品送交了沙龙,莫奈此举被德加视为“变节”,印象派画家之间出现了裂痕。为此,莫奈没有参加第5、6次联展。
进入80年代,大海成了莫奈新的创作源泉。此后的几年当中,在英法海岸,埃托塔等地,莫奈多次捕捉光与影的瞬间效果,创作了一批较之以前更富有冲击力的作品,为此有人将这一时期称作莫奈的“埃托塔时代”。
1882年3月1日,第7次联合展览会开幕。据马奈说:在这里,他“发现了印象主义的全部光辉作品”。这次展览中有莫奈作品35件。1886年的第8次联合展览,也是最后的一次,莫奈没有参加。它标志着印象主义运动的解体。


莫奈对细节近乎沉迷,他会吩咐园丁划着平底的绿色小船,检查每一朵睡莲,清除枯枝败叶;每当道路扬起的尘土令园内的植物蒙尘, 园丁就会提一桶水去冲洗花叶和花朵。

莫奈在艺术生涯晚年着意刻画氛围和色彩,不以具体场景入画,多次迈入了抽象主义的边界。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9-06-22 22:34重新编辑 ]
1*1=1  
1*2=2  2*2=4  
1*3=3  2*3=6  3*3=9  
1*4=4  2*4=8  3*4=12 4*4=16
1*5=5  2*5=10 3*5=15 4*5=20 5*5=25
1*6=6  2*6=12 3*6=18 4*6=24 5*6=30 6*6=36
1*7=7  2*7=14 3*7=21 4*7=28 5*7=35 6*7=42 7*7=49
1*8=8  2*8=16 3*8=24 4*8=32 5*8=40 6*8=48 7*8=56 8*8=64
1*9=9  2*9=18 3*9=27 4*9=36 5*9=45 6*9=54 7*9=63 8*9=72 9*9=81
离线¥佐佐¥

沙发  发表于: 2008-09-24
莫奈最喜欢画水。他搬到席芬尼后不久,就引溪水筑池,在池里种了黄、红、蓝、白和攻瑰色的睡莲。
他对这些花的爱好,与日俱增,前后将近30年,屡画不厌,并且越画越大越抽象。在他晚年所绘的巨幅油画前,观者会有悬身于怪异水世界上空的感觉,看着白云的倒影在睡莲巨叶间的水面滑过。
莫奈晚年最得力的朋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法国总理克雷芒梭。
有一天莫奈对克雷芒梭说,他想造一间陈列室,四壁满挂巨幅睡莲画,好让人在这炮火连天的世界里,有个可以静思的地方。
克雷芒梭鼓励他进行这项计划。可是莫奈的目力日渐衰退,常因力不从心而忿怒地把画布割破,并曾有一两次说要放弃这个计划。忙得不可开交的总理听了,便从内阁办公室赶往席芬尼劝这位老人不要气馁。“画吧,画吧,不管你自己知道不知道,会有不朽之作的.”克雷芒梭没有说错。
莫奈为纪念第一次大战休战献给法国,在巴黎橙园陈列的《睡莲补壁》油画,公认是莫奈最超卓的作品。
他接受白内障手术后,目力颇有进步,因此得以在暮年继续作画。有时仍会暴躁而把画布割破。不过在得心应手的时候,他自知已几乎实现了少年梦想,把“不可能画得出的空气美”差不多画了出来。
莫奈86岁去世,死前不久,他从席芬尼写的信里还说他在一天工作中得到无比欢乐。
莫奈《睡莲》 87.6×92.7cm 1906年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9-06-20 22:56重新编辑 ]
1*1=1  
1*2=2  2*2=4  
1*3=3  2*3=6  3*3=9  
1*4=4  2*4=8  3*4=12 4*4=16
1*5=5  2*5=10 3*5=15 4*5=20 5*5=25
1*6=6  2*6=12 3*6=18 4*6=24 5*6=30 6*6=36
1*7=7  2*7=14 3*7=21 4*7=28 5*7=35 6*7=42 7*7=49
1*8=8  2*8=16 3*8=24 4*8=32 5*8=40 6*8=48 7*8=56 8*8=64
1*9=9  2*9=18 3*9=27 4*9=36 5*9=45 6*9=54 7*9=63 8*9=72 9*9=81
离线¥佐佐¥

2楼 发表于: 2008-09-24
莫奈《卡美伊(绿衣女子)》


1866年莫奈用4天的时间在画室里完成了这幅他未来的夫人卡美伊肖像。
这幅画曾引起过争论,实际上这幅画无论在色彩或是姿态处理上都受库尔贝的影响。但更多的是显示莫奈的个性:他对造型的淡漠态度,使他得以赋予这个女子的动势和她的裙子上的光的颤动以特殊的说服力;由此而产生了库尔贝和马奈的画中所没有的闪光和生动感。
1866年巴黎的官方沙龙开展的时候,莫奈因为其巨幅油画《草地上的午餐》迟迟难以完成,遂送去了以卡美伊为模特绘制的《绿衣女子》,不想竟获采纳,而且好评如潮。在这幅肖像画中,莫奈沿用了传统的真人大小的全身肖像画画法。在此之前,这一类的肖像画几乎全部以贵族社会中的男男女女为描绘对象,所表现的也多是此类人物在公开场合下的“正面形象”,因此一般都比较呆板,很少表现出人物本身的性格特点。而莫奈的这幅《绿衣女子》,则开创了人物肖像画的一条新路:首先是描绘对象发生了变化,卡美伊并非传统的贵族,她顶多只能算是资产阶级阵营里的一个小女子,用现在的语言来表述,就是一彻底的小资;其次是绘画的表现手法、表现方式都变得相对灵活,卡美伊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背景前,穿着日常的服饰,随意摆出一个姿势,再加上莫奈独特的绘画手法,他们因而共同创造出一种崭新的人物肖像画风格。

一位鉴赏家对《绿衣女子》所展现的清新活泼的人像大为赞赏。那时的莫奈还没有发展他那革命性的印象派技巧,因此他的几幅画能获得了官方巴黎沙龙的接受。
就在那年夏天,莫奈和他的朋友雷诺阿二人在创作上开始大胆改革。为了要画阳光在水面闪烁和树叶颤动,他们采用新法,把幽暗的色彩通通抛弃,改用纯色小点和短线,密布在画布上,从远处看,这些点和线就融为一体了。那时还未命名的印象主义画法,就在那年夏天开始萌生。


卡美伊后来成为了莫奈的妻子,也是他最衷情的模特儿。1866年,莫奈与19岁的卡美伊相爱并生活在了一起,但他的父亲却反对他们的结合,并断绝了对他的经济支援,使得莫奈的生活一度陷入山穷水尽的地步。
生活的窘迫并没有拆散这对有情人,反而激发了艺术家的激情。同年,莫奈完成了以卡美伊为主角的《绿衣女子》,这幅用短短四天时间一气呵成的作品,受到广泛好评。直到1870年莫奈30岁时,他才获得父亲的同意与卡美伊正式结婚,那时他们的长子约翰已经出世了。
卡美伊与莫奈在一起的日子里充满困顿、挫折,直到盛年病故。在画中婉妙华美的卡美伊,生前不曾拥有一件首饰。入殓时,莫奈将一枚刚刚从典当行中赎回的奖章挂在她的脖颈上,作为最终的安慰。

莫奈《花园里的女人们》 255×205cm 1866年


《绿衣女子》的意外成功,使得年轻的莫奈雄心勃勃,决心绘制另外一幅大型油画《花园里的女子》,在这幅画中,三位女子的形象都是以卡美伊为模特完成的。据说为了绘制这幅油画,莫奈在花园里挖了一条壕沟,将巨幅画板竖在壕沟里,然后自己站在壕沟的边沿上挥笔作画,足见规模浩大。不过可惜的是,莫奈的这幅画作并没有被当时的年度官方沙龙画展所采纳,其原因今天实难理解。
《花园里的女人们》这件作品是莫奈这个时期中最为重要的一件。创作是在租来的房子的庭院里进行的。由于画幅很大,为了便于挥笔,他在庭院中挖了一个地沟,把画布降了下去。画面上的4个女人,都由一位模特儿充任,因此要不断改变她的装束、发型、姿态,画家需事先分别画出草图,然后再组合到一起。
为了尽可能在相同的日照下作画,有时画家不得不停下来等待时机。为了突出四位美丽的浅色着装女性,使之更显华丽,画面上使用了大量的浓绿色,尤其是眼前坐在地上展开白色裙子、手持遮阳伞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既有林间射入的阳光,又有树木的阴影,的确是真实的再现。




1875年,经济上再次跌入窘境的莫奈,又向朋友们伸出了求援的手。6月份,莫奈在给马奈的信中他写道:从前天起,已身无分文,肉铺和面包房都不再赊帐。你能够寄给我20法郎吗?
1876年,在第2次联合展览会上,展出莫奈作品18件。对于此次展览,社会上反映比较冷淡。而《穿和服的卡美伊》,以2千法郎的高价售出。
1877年,第3次联合展览会在丢朗.吕厄的画店中举办。莫奈展出作品30件。为了维持生计,以每幅40—50法郎的低价,卖给了画商一部分作品。
1878年3月,当卡美伊生下第2个孩子的时候,莫奈又面临困境,他在写给左拉的信中说:家中无法生火,妻子又在生病中,昨天我跑了一天也未借到钱。在另一封信中说:如果明晚我付不出6百法郎,我们将被赶到街上。
在生活的重压下,莫奈在1880年将自己的两件作品送交到了与印象派长期对立的官方沙龙,莫奈此举被德加视为“变节”,从此印象派画家之间出现了裂痕。为此,莫奈没有参加第5、6次联展。


莫奈《持太阳伞的妇人:莫奈夫人和她的儿子》 100×81cm 1875年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9-06-22 13:47重新编辑 ]
1*1=1  
1*2=2  2*2=4  
1*3=3  2*3=6  3*3=9  
1*4=4  2*4=8  3*4=12 4*4=16
1*5=5  2*5=10 3*5=15 4*5=20 5*5=25
1*6=6  2*6=12 3*6=18 4*6=24 5*6=30 6*6=36
1*7=7  2*7=14 3*7=21 4*7=28 5*7=35 6*7=42 7*7=49
1*8=8  2*8=16 3*8=24 4*8=32 5*8=40 6*8=48 7*8=56 8*8=64
1*9=9  2*9=18 3*9=27 4*9=36 5*9=45 6*9=54 7*9=63 8*9=72 9*9=81
离线金的书声

3楼 发表于: 2008-09-25

莫奈《草地上的午餐》248×217厘米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25岁的莫奈在舍依曾画过一幅长20尺的巨作《草地上的午餐》(4.5×6米)。那时库尔贝也在舍依作画,他很喜欢莫奈,常来看他并给《草地上的午餐》提修改意见。此画完成后,莫奈十分后悔听了库尔贝的意见,对作品很不满,决定不送沙龙展出。在离开舍依时因缴不起房租而将此画作抵押,可惜因房屋潮湿,这幅巨作被损毁了。
今天所看到的这幅《草地上的午餐》,实际上是莫奈为了完成巨幅油画所创作的一幅“草稿”,但即使“草稿”,它仍然有1.3米高,1.8米宽。在这幅画中从题材和构图来看肯定是受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一画启发而作,也可能是想和马奈一比高下。


1865年,莫奈初识卡美伊,请她做自己当时正在筹划的一幅巨型油画《草地上的午餐》中的模特。画面中左侧第一个侧身的女性就是以卡美伊为模特来绘制的。
这幅画是在户外完成的,因此和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比较,在描绘外光的生动和景物的真实自然方面,确有过之。画中阳光透过林木洒在人物身上和地面景物上,透明灿烂,令人耳目一新。


莫奈《印象·日出》 48×63cm 1872年


描绘的是初春薄雾中的勒阿弗尔港口日出的景象,以红、黄、蓝等华丽的色彩,表现日出的气氛,着眼点在色彩的趣味。画面没有细节,只有海面日出时的总体印象,那就是旭日初升、雾气迷蒙,海面波光粼粼。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9-06-21 23:24重新编辑 ]
离线金的书声

4楼 发表于: 06-21
莫奈《睡莲》 89×92厘米 丹佛美术馆藏

43岁的莫奈在吉维尼定居后,在庭院里修了一个池塘,在池塘里繁殖了睡莲,成为他晚年描绘的主要对象。这幅《睡莲》是莫奈64岁时所作的早期小幅作品。
莫奈晚年最重要的作品是连作《睡莲》。这是一部宏伟史诗,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灿烂的“第九交响乐”。
1880年之后,莫奈与印象派的其他画家们疏远了,他在吉维尼造了一座小花园,住在里面作画。他喜欢把水与空气和某种具有意境的情调结合起来,这样产生了《睡莲》组画。
沿着水面,美丽的睡莲一片片向湖面远处扩展开来,画家利用了树的倒影,衬托出花朵的层次,是十分有创造性的 构思。莫奈把整个身心都投在这个池塘和他的睡莲上面了,睡莲成了他晚年描绘的主题。此后27年里,他几乎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主题。



在莫奈的《睡莲》中,与其说他是用色彩表现大自然的水中睡莲,不如说他是用水中睡莲表现大自然的色彩,池内的睡莲更加简练,有的时候天空看不见,水画得很深沉。
当时的评论家赞美:“我们认为较早的那些组画不能够和这些非凡的池塘景色相比。它们把春天俘获到画廊里。淡兰和深兰的水,金液一般的水,反映着天空和池岸边的变化莫测的水,在倒影之中淡色的睡莲和浓艳的睡莲盛开着。绘画如此近似音乐和诗歌,谁曾见过?这些绘画中含有内在的美,精炼、深邃;是戏剧和协奏的美,是造型和理想的美。”

1900年底,莫奈在丢朗.吕厄的画廊里初次展出他的《睡莲》连作,共13幅。那座日本式拱桥在他的画上已被覆盖着索藤;池岸的背景是一片翠绿。从1904年起,他画的池塘已不见那座日本式拱桥了。
在他的笔下,是纯绿色的,而花朵却像暗红的火焰。看似随意的彩色线条笔触柔美,似乎让水流动起来,又像是捉住了一瞬间水面似真似幻的光和影。使人仿佛领略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莲花别样红”的唐诗韵味。

离线金的书声

5楼 发表于: 06-21


1883年莫奈定居在吉维尔尼,那时的莫奈也和他的印象派绘画一样已经被人们接受,作品也总能卖个好价钱。
因此到了1890年,莫奈的经济状况开始大为好转,他把所租的房子连同院子一起买了下来。之后,又买下了一块离住宅不远的地基,目的是想把吉维尔尼村附近的埃普特河水引进他院子里的一个人工修建的池塘。莫奈计划建设一个梦寐以求的“水上花园”,花园既是为了“赏心悦目”,也为了“给绘画提供素材”。
工程进行起来很困难,因为必须得到当局同意,将流经他房子旁边诺曼底的埃普特河的一条支流改道数百米。
这个计划也遭到当地人的反对,莫奈费尽了周折,才如愿以偿。
后来,他又在池塘中架设一座日本式小桥,池塘的周围种植垂柳和多种花卉,在池塘里则繁殖了睡莲。
莫奈把整个身心都投在这个池塘和他的睡莲上面了,这个1893年建成的、成不规则椭圆形的“水和倒影的花园”和日本版画中的花园很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