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01阅读
  • 1回复

[潜坛写手]散文<篱笆围成的童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heju123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10-26
篱笆围成的童年

童年的所见又浮现在眼前,我的灵感被激发,手痒无比,于是关于篱笆墙的事在我笔下游走起来。
农村每户人家都有自家的菜园,一年上头除了上街买点荤菜,素菜都是自家菜园里产的。每家门前的菜园,没有篱笆,菜是无论如何长不起来的,因为家家都养了鸡。于是乎,儿时记忆里,农村到处都是篱笆。有活篱笆,也有死篱笆。活篱笆就是菜园旁边种着木槿条,一种四季常青的植物。死篱笆就是用高杆植物的秸秆一头插在地上,另一头朝天,编织在一起,筑成一道篱笆墙。不管活篱笆还是死篱笆,都要隔三差五花功夫去维护。篱笆墙的高度密度都要达到一定标准,不然起不了多大作用。密度太稀,猫儿狗儿鸡都可能乘机而入,践踏蔬菜。高度不够,长了翅膀的鸡也会飞进去。为了达到阻止鸡和其它飞禽走兽的进入,活篱笆死篱笆都要仔细地编排。只有编排得天衣无缝,没有一处纰漏才能确实保障田里的收成。所以小时候经常因为爸妈打篱笆而耽误了做饭的时间。当然篱笆编织得再好,鸟儿是不能被挡在外面的,因为菜园上空没设防,那时的菜园和最初的人民军队一样没有制空权。对付鸟儿要么听之任之,要么一天到晚派个人在那里吆喝了,这也许就是篱笆的漏洞之所在了。
篱笆围了一圈,只有超自家门的方向,编织安装了一个简易的门,方便自家人出入。在篱笆外面,除了鸡狗猫望洋只能兴叹外,就连七八岁的儿童在篱笆外见到菜园里诱人的瓜果也只能垂涎欲滴而无能为力。几回回从篱笆缝里窥见到邻居家菜园里一个鲜嫩的小红色的萝卜,在篱笆墙的另一边引诱着我,从高处摘不到,只有试图从篱笆缝里找到缝隙,把手伸进去摘,结果我的小手就是被密密麻麻的篱笆墙挡在了外面,没能得逞。那个鲜嫩的红萝卜,整个浑圆的身躯,一半埋在地里一半露在地面上,极像一个爱打扮的少女把自己的嘴唇涂成了猩红色,头上还顶着一簇青翠欲滴的叶子当着她的饰物。越看越想吃它,越想吃它,小手越是使劲往里伸。篱笆太结实,我的美梦破碎一地犹如满地的鸡毛。邻居家满菜园的瓜果蔬菜,我只看上了那个小红萝卜。我那时想我家菜园里的红萝卜都没有那个邻居家的红萝卜好吃。在我眼里那个小红萝卜应当最好吃,只是最终都没吃到,直到小红色的萝卜长大老去不知最后填了谁的肚子。这种心理后来在书上看到了,说起来很不好听,那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吃不到邻居家的小红萝卜,我幼小心里萌生一种“恶毒”的报复心。机会终于来了。邻居家的一只鸡振翅一飞飞进了我家菜园。我受父母之命正在菜园里看护着。见到邻家的鸡,我手里拿着一根竹篙,嘴里大声喊着,撵着那只鸡。那只鸡惊惶失措,在我家菜园里狼奔豕突。我没命地赶,它没命地跑。菜园里留下我来来回回的脚印无数,鸡才急中生智飞出了篱笆。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和这只鸡折腾了这么久。也许就是因为没吃到邻居家的那个红萝卜,心生“怨恨”吧。唉,童年的小肚鸡肠,现在想起来,真是天真可笑,有时还觉得害臊赧颜。农村的孩子天地就这么小,篱笆围成的童年,自在快活但狭小。鲁迅先生笔下的闰土,最快乐的时光就是瓜田那阵子。
这是那个物质极度紧缺的年代才可能发生的事情和经历。现在的孩子不会遇见了也无法理解,这是时代的进步,是孩子们的幸运。这虽是我们一代经历的一种物质上的苦难,但也是一笔难得的精神财富。每每想起篱笆围成的童年,倍加珍惜当下,童年的无忌与狭隘,也是今天岁月的一面镜子,照着过去也照向未来。
篱笆,是我童年自家门前的风景,也是过往农村的一道风景线。那个时代,缺了篱笆的童年是不完整的童年。
(2019.10.26深秋回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天涯苦旅

沙发  发表于: 10-29
情真意切,读来满是回忆。
醒来明月·醉后清风
网站地图 投资三万五一月回本,可以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