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6阅读
  • 4回复

[情感网事]我的放牛生涯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侯学义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9-11
我的放牛生涯(修改版)


我大约八岁的时候,父亲从生产队牵回来一头小牛犊,交给我喂养。小牛犊和小孩一样,一岁左右就要断奶,就得离开它的妈妈,因为牛妈妈的“产假”已经休满,必须去干活了。小牛犊很是可爱,也很温顺,在它的鼻子那里插上一根木栓,系上一根绳子,然后就可以牵着它到外面去吃草了。牛的鼻子那里插上一根小木栓,肯定是很疼的,要不然牛不会顺从人的意志,跟着人往前走了。小牛犊一边吃着草,一边东张西望,左顾右盼,还一边叫唤,我知道它在呼唤它的妈妈。牛妈妈如果在离它不远的地方干活,听到小牛犊凄凉而嘶哑的叫声,也时不时回应它,母子情深,遥相呼应!但牛妈妈没有能力来解救它的孩子,因为它自己更可怜,拉着沉重的犁耙,正亦步亦趋艰难地向前走着,走得慢了,还得挨鞭子抽。这个时候,如果放牛娃不抓紧绳子,小牛犊就会沿着牛妈妈的声音,飞奔而去。尽管放牛娃时时警惕,小牛犊挣脱绳子跑到牛妈妈那里去温馨一番的时候也是有的。当小牛犊找到牛妈妈时的那个场景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催人泪下!什么叫舔犊之情,真是一目了然。是我们人类太残忍了,硬是把它们母子分开,虽然谈不上天各一方,但见面也比较难,都受到那根绳子的约束和控制。时间一久,随着小牛犊慢慢长大,它与牛妈妈的感情也渐渐疏远了,后来各自有自己的主人,各自干着自己的活路,几乎都不认识了,也似乎这一段母子之情就结束了。
开始放牛的时候,我是不敢骑在牛背上,怕摔下来,同时我也爬上不了牛背,因为我只有八岁左右,加之营养不良,身材矮小。于是我父亲把我抱到牛背上,我骑在牛背上,两手死死地抓住牛的鬃毛还摇摇晃晃,战战兢兢。父亲跟我说,牛还小,不能长时间的骑在它背上,这样,它就会伤力的;一旦伤了力,牛就和人一样,身体就不会长的很壮实,干活就没有足够的力气。后来,时间一长我就借着田埂的高度,上下牛背自如了。
解放后,战争的硝烟散去,人民过上了安定的生活,社会也进入了生育率高的时期,一家三五个甚至七八个孩子的不算什么稀奇。与我同时代的,或者年纪相差不大的半大小子,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二十个。生产队没有农业机械,耕田耙地都靠牛来完成,牛是人类驯化出来的大型牲畜,是农村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生产资料。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们有一门课叫做《农业基础知识》,书上有一则毛主席语录。毛主席是这样说的:牛,它是农民的宝贝。毛主席说得真不错,牛的确是农民的宝贝。在农村,耕田耙地、碾谷打场等等都是靠牛来完成的,没有牛,这些活路靠人根本就搞不成。我对牛有感情,了解牛的习性,是因为我放了几年牛的缘故。但我对我自己喂养的牛一点也不怕,别人的牛我还是很怕的。现在看《动物世界》,我一看到非洲狮子残杀野牛,我心里就很难受,一看到非洲野牛组团大战狮子,把狮子追赶得东逃西窜,我就很开心。但是,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狮子,绝大部分都是能够战胜野牛的。
放牛是可以得工分的,喂养大牛和喂养小牛所得的工分是不一样的,喂养小牛好像是每天2分工,也就一毛钱吧!因为我们那一带成年劳动力一天可以挣1个多公分,大约0.5元——0.7元左右。一般来讲,放牛的家庭都是人口多,劳动力少,小孩或者老人放牛挣一点工分,就可以略微弥补家庭劳动力的不足。
    每天得起早去放牛,同时还要上学。把牛喂饱后,交给大人,自己回家草草地吃完饭就背着书包上学去了。时间一长就形成了规律,每天如此。中午放学回来就把牛拴在草多的地方,让它自己吃草,或者牵着牛到水草丰盛的地方去吃一会儿。似乎历来中午牛吃的就不是很饱。下午放学后,当务之急就是去放牛。天一杀黑,牛也吃饱了,披着未尽的晚霞,我骑在牛背上悠然自得,不紧不慢的回家了。我不会吹笛子,如果会吹,横坐在牛背上吹着竖笛,悠扬的笛声传遍田野,那必定是一副最自然的牧牛图了。如果牛的活路很重,那必须给牛上夜草,要不第二天干活,牛就会体力不支。
放牛虽然不是很辛苦,一年四季有三个季节每天要放三次牛那是雷打不动的。不论刮风下雨,电闪雷鸣,还是赤日炎炎,没有什么条件可以讲,都得去放牛,所以也很烦,就像一个枷锁每天套在脖子上,甩也甩不掉,挣也挣不脱;如果我想到很远的地方去玩,那根本就不可能。水牛怕冷,进入冬天,就不用放牛了,整个冬天牛都是吃的干枯的稻草。牛是反刍动物,小时候我们也不懂,只见牛吃草的时候它的嘴巴在咀嚼,当它不吃草的时候,它的嘴巴也在咀嚼,也不知道它咀嚼些什么,感到不可思议。后来长大了才知道,牛有两个胃,它首先囫囵吞枣地把草吃进去,当它没事的时候,再把胃里的草返出来,仔细咀嚼,便于消化。据说羊也是这样。我想,大部分食草类动物也应该是反刍动物。虽然放牛有苦但也有乐趣。牛在地上吃草,一群放牛娃就在一起玩耍,无拘无束,无忧无虑,有时候躺在草地上,胡思乱想,思维信马由缰,信口开河,嬉笑怒骂;有时候大家聚在一起讲讲自己的所见所闻,或者看过的电影等等,几乎没有讨论功课上的事情。玩得无聊就打架,开始是打着玩的,打着打着就打起真的来了,最后打得鼻青脸肿也是常有的事。胆大的就去偷地里的东西吃,比如红薯、菜瓜、香瓜、蚕豆等等。偷地里的东西得小心谨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如果被当场抓住,多多少少要挨几句骂。放牛娃被人投诉的事情时有发生,一是投诉放牛娃没有把牛看护好,破坏了老百姓的菜园子或集体的庄稼,再有就是投诉放牛娃偷了老百姓的瓜果等等。被投诉的结果可想而知,轻则挨父母一顿骂,重则挨打。小孩子挨打骂在农村是家常便饭,有的半大小子都被打骂成了惯性,如果几天不挨打,好像还不习惯。我被投诉过两次,都是说我不仅偷了别人的香瓜,还毁坏了人家的园子。但这两次我都是冤枉的,是被同行陷害的。那两个投诉我的人至今尚在,都是80多岁的人了。我一直想找一个机会,跟这两位老人去解释一下(估计人家早就忘记了),但我怕人家说我大事做不来,小事耿耿于怀,没有出息。我至今记得那两家农户的主人怒气冲冲跑到我家里来找我父亲评理,还要把我拉去他们的菜地里查看现场,让我在事实面前低头认错的情景。当时我真的好狼狈好尴尬。我父亲没有说话,我也是有口难辩,任由人家在家门口发脾气。到底是谁陷我于不义呢?我至今也没有搞清楚。最后这两家农户主人回去之后,我父亲也没有打我,也没有问我到底是不是有这一回事。我从我父亲的眼神和面部表情上似乎可以看出,他相信我干了这些坏事。放牛娃除了打架,偷瓜果,其次最好玩的就是骑牛赛跑。骑牛比赛有点刺激,一不小心就被牛甩下来了,尤其是在牛拐弯的时候,最容易把骑手甩下来。作为有了一定资历的放牛娃如果被牛甩下来是很伤自尊的,当然会引得其他人哈哈大笑。伤了自尊怎么办?就是拿牛出气,于是把牛拴在树上,狠狠地抽上几鞭子,出一口怨气了事,再没有别的办法。真是“老龟煮不烂,移祸于枯桑啊!”。这哪是牛的问题呢?牛只负责奋勇当先,放牛娃是否摔下来,完全取决于他的骑术,怎么能责怪牛呢!牛挨了打,天大的冤枉无处说理,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有忍者。再说了,牛是皮糙肉厚,挨上几鞭子,顶多相当于挠个痒痒。
公牛喜欢打架,往往斗得死去活来,母牛很少有这种情况。两头喜欢打架的公牛一定得保持距离,不能在一起放养,否则打起架来是很难拉开的,除非其中的一头牛不敌对方,中途败下阵来,否则就是难解难分,只有用火烧。用火烧的办法不知是谁想出来的,具体办法就是在两头牛瞪着血红的眼睛聚精会神铆足了劲斗架的时候,把一捆稻草烧着后,猛地丢在两头牛的头上,牛被烧得受不了了就各自跑了。这个办法行之有效、屡试不爽。牛是有记忆的,对人它不一定记得住,我的那头小牛我差不多喂养了四年,他不一定记得我,也不怎么认识我。但牛对它的同类记得可牢。曾经斗过架的牛,如果一直是不分胜败的,千万不要让它们再见面,因为它们互相都认识,哪怕过了几个月也不会忘记。因此不要让它们狭路相逢,否则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又要上演一场火拼的大戏了。有的牛和人一样,也是一根筋,任性不认命,明明技不如人,也是果勇不顾、临敌力战,拼死一搏,因此被对方活活斗死的牛也不少。有的牛即使没有当场斗死,回去后不吃不喝,几天后就慢慢地死去了的情况也有。这是因为牛斗架的时候,力气耗尽受了内伤的结果,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个头小的牛的身上。据我的印象,牛斗架的结果一般都是个头大的为胜者,身大力不亏!生产队为了防止这种悲剧发生,往往对这见面就开打的“生死冤家”的使用价值进行一番评估后,卖掉其中一头,从此战火也就熄灭了。牛有记忆还有一个证据,每天下午到了我们放牛娃放学的时候,牛就一边干活,一边东张西望,看我们这群放牛娃来了没有。我们如果来了,它就可以卸下沉重的犁耙下班了。当我的牛看见我背着书包朝它跑来的时候,它就自然而然地停止干活,任凭别人怎么抽打它也无济于事,它就是不往前走了。我们是小孩,没有站在集体利益的高度考虑问题,喜欢看别人的牛斗架,认为这很好玩。可大人跟我们考虑的完全不一样,他们担心的是牛斗架时受伤,不能耕田耙地,影响农活。如果自己放养的牛斗架受伤了,那是要挨大人训的,因为放牛得了工分,就应该有责任心,就应该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我的小牛不到三岁就长成大牛了,身高1米多,体长2米多,两只牛角展开的宽度有七八十工分,很威风,也很吓人。它和人一样,也有了逆反心理或叛逆的性格,越来越不听话了,有时候它还发脾气,甚至用角触人。可想而知,在牛成为了人的驯服工具后,它的逆反和任性没有一点实际意义,只会招来劈头盖脸的鞭子和棍棒伺候。其实牛还是有头脑的,如果我想骑到它背上去,只要我站在牛头旁,把脚一伸,它就会把头转过来,让我踩在它的角上,它一抬头,我就顺势爬上牛背上去了。但是,当它饿得慌,狠命吃草的时候,如果我要骑上牛背,它把头转过来的时候是很不情愿的,而且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这也就是大人们所说的“牛愤草”,就是愤怒的心情的表达。作为它的主人,我应该理解它、原谅它,它干了一天的活,又累又饿,我还要骑到它的背上去,它发点脾气也应该,人畜同理嘛!我放了差不多四年的牛,后来我就去街上读初中了,我也解放了,那头牛好像是交给我的弟弟去喂养了,还是交给别人了,我也记不起来。1977年冬天我从武汉念书回来后,还问过的那头牛的情况,想去看看它,看它是否还认识我。父亲告诉我,因为它喜欢触人,为了防止意外,生产队把它卖了。我想,卖了不用说,就是给牛贩子杀了。我觉得有点可怜。真是:犁地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但使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我的这头牛说起来比这还可怜,没有等到“卧残阳”的时候就给人杀了。牛的命真是苦啊!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因为粮食不够吃,我们的父辈们筚路蓝缕、历尽艰辛、流血流汗,在离我们生产队10多里的地方开垦了100多亩水田,那里是白鹭湖的边缘,开垦出来后叫四化垸。每年的初春,我们的父辈们就赶着牛群带着行李和柴米油盐去四化垸耕田耙地。要去那里,首先得过河。过河的时候人可以坐船,牛只能泅渡。可是早春二月、最多是阳春三月,气温很低,牛也不愿意泅渡,因为河水太冷了。为了牛的身体不受损害,那怎么办?给牛灌酒!因为牛的嗅觉还可以,它不愿意自己喝酒。我多次看见给牛灌酒的场面。怎么灌酒还是有学问的,一个人首先抓住牛的舌头不放,把牛的头高高抬起,一头牛二斤酒不到一分钟就灌进去了,然后松开牛的舌头。给牛灌酒之后,牛的身体就开始发热了,于是在牛的身上狠狠地抽上几鞭子,牛只有冲进水里,几下就游过河了。牛如果生病了早先是吃中草药,后来发展到给牛肌肉注射药水,打吊针是绝对搞不成的。吃中药和灌酒的搞法差不多,把中草药泡在水里,抓住牛的舌头,用一个漏斗一样的东西,连水带中草药一起灌进去就行了。人吃中药是经过炮制的,而牛吃的中草药,除了剂量大以外,它吃的是没有经过炮制的,就是生的。
生产队的一些相对有文化的人,不仅爱给人取诨名或绰号,也给牛取绰号。我喂养的那头牛的绰号叫做“酱萝卜”,因为它喜欢打架,调皮捣蛋、惹是生非,不循规蹈矩,有时候还触人。这个名字取的很贴切,很形象。如果某个人的外号叫酱萝卜,不用说,那个人肯定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家伙。另外别人家有一头牛叫做“王孙公子”,那头牛比较老实,比较温顺,任劳任怨,有点谦谦君子之风。
     我惊奇的发现,牛的脾气性格和它的主人有一定的相似性,我喂养的那头牛的性格多多少少受到了我的影响。反正我知道我小时候是很捣蛋的,我的那头牛也很捣蛋,一有机会就打架,这次打输了,下次继续打,死不服输。
     毛主席曾经说过,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这句话真的是千真万确啊!靠耕牛根本不可能完成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土地耕作任务,牛只是小农经济时代的重要的生产资料。现在各种型号的农业机械取代了牛,牛已经完成了它的艰难的历史使命,把农耕文明带向到机耕文明。牛随着犁耙磙等原始农业工具一起被载入了历史史册,结束了它们的几千年的辉煌。
现在的孩子们生活像蜜一样甜,幸福快乐,吃穿不愁,充满阳光,比起我们的小时候,真是天壤之别啊!当然,他们这样的幸福快乐也正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是我们的前辈们一代一代人努力创造的;我们不希望他们也像我们从前一样,栉风沐雨,起早贪黑去放牛。他们应该乘上时代的列车,与时代同行、与时俱进,有他们新的生活,为我们这一代人所从未经生活过的新时代的新生活。这就是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这也是我们的愿望。









                                     侯学义
                                2019411
                                    于山西吕梁



放牛很好玩的 我的放牛生涯.doc (27 K) 下载次数:26

离线侯学义

沙发  发表于: 09-11
怎么传成了一个压缩文件,莫名其妙!
可以点击直接打开,不需要下载!
离线北纬锅

2楼 发表于: 09-11
一直以为楼主五十岁左右,没想到还是解放前出生的!
离线侯学义

3楼 发表于: 09-11
本人1957年出生!
离线侯学义

4楼 发表于: 09-11
其实《白鹭湖追忆》写得比这一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