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61阅读
  • 5回复

[阅史览书]潜江人的方言中为什么有“不服周”之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lg6688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8-26
潜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系列        

       潜江人的方言中为什么有“不服周”之说?                
                                      (一)

           “不服周”是潜江人的方言土语,意思就是“不服”,但为什么说“不服”要带上“周”呢?可见“不服周”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和相关意思的广泛性。作为周代的儒家文化理论体系,是让人心服口服的“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且至今已经在中国流行了几千年,但我想,潜江的方言中至今仍然以“不服周”代表相关的“不服”之意,其中有什么让人想不到的历史渊源呢?历史钩沉能否通过蛛丝马迹,让我们知道其中的原委呢?为什么其它的地方没有“不服周”之说,唯独潜江方言的“不服周”却流传至今呢?
         潜江的方言有“不服周”的说法流传,说明当时的周人在跟江汉平原夏水一带的楚人似乎在争论什么,是争论谁更正宗?是争论政治?是争论朝代?为什么夏水一带的人“不服周”?“周朝”有什么把柄被当时潜江地域的“夏人”抓住了吗?
        有!请看如下迹象:
        其一、自称为“夏”的周王室之人有曾沦为殷商王室旁系的嫌疑。
        据《夏商周:从神话到史实/摘要》载:“周王室成为殷商王朝的旁系,因此当周室初掌政权后,并不刻意否定其与殷商王室间的关系。可是到了昭穆王时期,在新的政治情势下,开始强调自身与殷商无关的独特性,并伪托与夏的传承关系。西周晚期的周室掌握了记述文献纪录的权利,因此将夏族的历史改写成自身族群的前史,并隐藏了夏文明的地域范围,实际上就是周朝时期的江汉平原之楚地为夏人聚居地的事实。这种隐藏夏人地域范围就造成后人的误解,以为夏的位置在黄河流域;直至青铜时期,草原地带才出现文明化的活动,但此文明的发展重点不是产业,而是战争。青铜早期时代,以黄河作为南北文明的不同边界,直到接近殷商时代,黄河才逐步成为文明交通的要道,并形成了南北、东西集中的‘中’文明。”
       《夏商周:从神话到史实/摘要》的作者认为周王室到周昭穆王时才开始伪托自身与“夏”的关系。其实,我认为还有一个可能,即并非是伪托与夏人的传承关系,而是确有其事,说明“周厭”是在想返祖归宗“夏”。而所谓的江汉平原之“楚人”,就是早期居住于夏水一带的正宗“夏人”,在殷商建国的前期,有入侵“江河中原”的历史,当时曾经有一部分夏人被迫迁徙,这一部分迁徙的夏人之后代,可能就是后来推翻殷商王朝的文王和武王。
         殷商入侵“江河中原”,在建立殷商王朝之初,历史上曾经有这样一则回忆性的记载,但记载的地点“邠地”和历史似乎与当今的考古发现不相符合,且所记载的地域在考古上也没有相应的发现与强有力的文物证明,因此我们可以怀疑之,也可以提出新说。
        根据武王祭祖始自太王,我們就从太王開始來講述夏的歷史。所谓“太王”,是夏人的祖先之一,世稱古公亶父。“太王”之名是後世所追贈。
         据《孟子·梁惠王章句下》载:昔者大(太)王居邠,狄人侵之。事之以皮幣,不得免焉;事之以犬馬,不得免焉;事之以珠玉,不得免焉。乃屬其耆老而告之曰:“狄人之所欲者,吾土地也。吾聞之也,君子不以其所以養人者害人。二三子何患乎無君?我將去之。”去邠,逾梁山,邑于岐山之下居焉。邠人曰:“仁人也,不可失也。”从之者如歸市。
        大意是说:从前,太王居住在邠地,狄人來侵犯。太王便拿皮裘丝绸献给狄人,但不能免除灾祸;又拿狗和馬献给狄人,还是不能免除災禍;再拿珠宝玉器送給狄人,仍然不能免除灾祸。太王于是召集邠地的老人,对他們說:“狄人想要的,是我們的土地。我聽說過,君子不拿用來养活人的东西去害人。你們何必担心沒有君王呢?我要离开這里了。”离开邠地,越過梁山,在岐山下建城邑定居下來。邠地的人說:“他是仁人啊,不能失去他。”追隨他的人多得像趕集一样。
         邠(拼音bīn)即豳。《说文解字》载:“(邠)周大王国。在右扶风美阳。从邑。分声。补巾切。十三部。”豳者,是公刘之国。但《史记》说是庆节所国。非太王国。可见此载在历史上是有出入的。夏人的祖先公刘不是在邠地,而是另有所指。从考古发现来看,郭静云教授认为:“西周文明形成的情况及其与其他文明的关系,目前尚需要依靠考古发掘以增加研究的材料,不过从初步观察中,笔者提出推论如下:在新石器时代,宝鸡地区的彩陶文明,北与甘肃马家窑有文化往来,南则通过类似于陈仓古道和褒斜古道路线,与江汉流域的大溪文化缔结关系。同时,虽然渭河汇入黄河,水路交通便利,但早期渭河东游条件并不良好,三门峡和黄河中下游的资源贫瘠,因此宝鸡先民前往河南西北角发展的情况并不踊跃。直至青铜早期,因气候变动、北方族群掠夺以及其他今日难以掌握了解的情况,渭河彩陶文化没落,先民往其他地区流动,导致青铜时代早期周原地区聚落遗址极少,根本不见古城遗址。直至将近殷商时期,周原遗址的数量才逐步增加。并且吾人从先周文化的涵盖范围来看,其与中原地区的交流关系,往往还不如类似于陈仓古道和褒斜古道的路线,而从与江汉流域及广汉地区的文化交流来得频繁。因此,周本土的文明亦不离长江中上游文明的影响。既然本人认为夏文明的中心在江汉下游(古名为夏水),那么位于周原的文明,确实并非是从殷商继承对夏的知识,反而是在殷商之前或同时,便已经通过自己的交通线,吸收了夏文明的精神、文化、技术,同时亦从同一管道得知了夏文明的神话历史与传说。”(见《夏商周:神话与史实/摘要》第5页)
        这段话有如下内涵:
        1、新石器时代的邠地彩陶文明与江汉流域有关系;
        2、渭河流域的自然条件不好,资源贫瘠;
        3、青铜器早期遗址极少,不见古城遗址;
        4、近殷商时期,周原的遗址数量增加;
        5、从先周的文化内涵看,与夏文明的中心江汉下游(古名为夏水)交流频繁,其中含有夏文明的精神、文化、技术,以及神话与传说。
        当然,文章后面也提到了黄河北游的文化影响因素。我个人认为,西周时期的文化内涵多样,与文献记载的夏商周三代的文化是相继承的,有一定的关系,但其中始终排除不了江汉平原文化的影子。且从时间上看,与殷商建国前的南下侵略,古公亶父的被迫迁徙,到殷商时期的岐山一带遗址增加,且其文化遗存中有江汉平原的精神、文化、技术、神话、传说等等,加之周人自称“夏人”的情况分析,有可能就是江汉平原的古公亶父迁徙到了邠地,而后又迁徙到了岐山,并定居下来。
        再者,为保全人民生命,被迫让地迁徙,有如此境界者,是有德的表现形式之一,而形成此德者,没有长期生活在相应良好的生存环境中,养成有德的生活习惯,是绝对不可能有此思想境界的。例如,长期生活在贫困而难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中,只有争抢食物才能获得生存的条件下,是很难培养出谦让德行的。故能有此德,非得天独厚之富裕的江汉平原之夏水一带不可。而所谓的夏人即周人,周人的祖先古公亶父,有可能是江汉的“夏人”,被早期的殷商人所逼迫,而迁徒岐山的江汉夏水人。所谓夏人,就是夏水一带的人,他们与神农有渊源关系。
         据《史记·龟策列传》载:“自古圣王,将建国受命,兴动事业何尝不宝卜筮以助善?唐虞以上,不可记已。自三代之兴,各据祯祥:涂山之兆从,而夏启世;飞燕之卜顺,故殷兴;百谷之筮吉,故周王。”结合“百谷之筮吉,故周王”可见,周人与号称神农的“百谷”是有血缘关系的。否则,“百谷”所占筮的吉祥之兆,不可能给予“周”,且让周人得到天下。
                               (待续)



沙发  发表于: 08-27
反正我们没听说,但在网上见过类似帖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llg6688

2楼 发表于: 08-29
潜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系列

    潜江人方言中为什么有“不服周”之说
                       (二)


           据《夏商周:从神话到史实》的第八章《殷商王族建国的动机、过程和历史意义》一文说:“共同组成殷商这个新国家和民族的,包括黄汉中原(即江汉平原与黄河南岸的合称)、河北平原、辽西平原、渭汾平原、沿海等地区,其文化成分和重要性毋庸置疑,这在学界已多有论述。”这个说明殷商在建国前曾经到过江汉平原,而最富有的江汉平原之夏人才有条件拿出皮裘丝绸、狗和馬以及珠宝玉器来给北方来的殷商之狄人,希望得到平安或免除灾祸,但都遭到拒绝,当时可能是双方力量对比悬殊,也可能有其它不得已的原因,夏人首领古公亶父便作出了舍弃土地,保全夏人性命的决定,并且迁徙到了邠,后又到了歧山这个地方。跟着古公亶父去的是一部分人,古公亶父的后人就是文王和其子武王;也还有一部分人仍然留存夏水一带,这可能就是后来的“夏”之楚人。
         应该说,周人的本质出身是夏人,不然《诗经》、《尚书》、《逸周书》等史籍上不会记载周人自称为“夏”,而“周”只是殷商对夏人才称其为“周人”。被殷商称为“周人”的“夏人”。
         为什么有时不说“夏”,而用“禹”来代替?我猜测:我们常常用“商汤”和“夏禹”来代表商朝和夏朝,其中,朝代的“商”和“夏”对举;代表性的领袖名:“汤”和“禹”对举。若提到“商”,与殷商的朝代有关,则应该是应对“夏”;提到“汤”,则应该是应对“禹”。总而言之,“商汤”虽然是建立商朝的人名,但以“汤”为商朝的代表,“禹”则是夏朝的代表。大禹的主要功绩是以“治水”显赫于世的,也可见,夏禹治水的主要阵地在以江汉平原形成的初期,叫“云梦泽”。当时的洪水基本上是呈自由的漫游状态,但是由于人们开始种植水稻,导致许多人都定居在这一带,而洪水的泛滥又给生存在以云梦泽地域为中心的人民带来巨大的生存威胁,于是,时势造英雄,诞生了大禹。大禹因为治水之后,形成了“夏水”之人工疏浚性导洪河流,导致云梦泽变成可利用耕种的良田,同时也减少了水患对人民的伤害,大禹的治水形成的“夏水”之功劳被人民赞颂,于是,大禹便成了“夏人”的代表,也成了以江汉平原和黄河南岸一带之“黄汉平原”(或谓“江河中原”)地域的代表。大禹等于“黄汉平原”或“江河中原”地域以及“夏人”,成了当时人们的共识。
          商汤何许人也?据说,商汤(约公元前1670年—公元前1587年),即成汤,子姓,名履,古书中说:“汤有七名”。见于记载的有:汤、成汤、武汤、商汤、天乙、天乙汤(殷墟甲骨文称成、唐、大乙,宗周甲骨与西周金文称成唐),河南商丘人,汤是契的第十四代孙,主癸之子,商朝开国君主。
        历史书上说,商汤原是夏朝方国商国的君主,在伊尹、仲虺等人的辅助下陆续灭掉邻近的葛国(今河南宁陵)以及夏朝的方国韦(今河南滑县,即后来大彭)、顾(今河南范县)、昆吾(今河南许昌)等,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成为当时的强国,而后作《汤誓》,与桀大战于鸣条(今河南封丘东),最终灭夏。经过三千诸侯大会,汤被推举为天子,定都亳(今河南商丘谷熟镇西南),定国号为“商”,成为商朝的开国君主。
          按照郭静云教授在《夏商周:从神话到史实》一书的观点,大禹是以江汉平原为中心的“黄汉平原”之地域的君主代表。同时我还认为,大禹是“夏人”的代表,并是当时的共识,在商汤来到黄汉平原之前,就已经形成了。因为大禹治水是在殷商王朝建立之前发生的事,而不是在殷商王朝之后才去治水,所以在《楚辞》提到的“汤禹”中之朝代顺序,“汤”可能是指殷商侵占“夏人”地盘的人,“禹”则代表“夏人”集团的地盘与朝代归属,并不是指大禹本人和其治水的历史,也与大禹治水的历史无关。
          由此,我们再来看《尚書·周書·立政》的记载:“帝欽罰之,乃伻我有夏,式商受命,奄甸万姓。”大意是:上帝于是亲自惩罚紂王,让我有夏(周?)人,代替商人接受天命,大治天下百姓。从《立政》的记载,这个“政”应该是“夏政”,周朝本来应该就是夏朝!
          既然周人是夏人,《立政》的记载也是因为“夏”在“式商受命,奄甸万姓”,为什么恢复的不叫“夏朝”,而要叫“周朝”呢?这也是一个叫人产生大大怀疑的问题,也是潜江人“不服周”的原因之一。
           “周”是周公的姓,而文王、武王则应该是姓“夏”,叫夏文王、夏武王才合理。武王死后,是周公执政,史载周公执政六年后,还政于周成王。但是,历史的这一记载可信吗?如果可信,为什么这个朝代叫周朝?当时的潜江人为什么“不服周”?这中间是否存在周公没有“还政”的嫌疑?当时还记载有管叔和蔡叔,联合商朝的遗属起来造反,被周公镇压。难道周公确实存在着不还政的依据?如果存在周公不想“还政”,那么,周代的记载,或儒家的“周公吐辅”之说法,难道是在美化周公,以促进“德”的传承?
           历史上还存在着许多说不清的问题:
          在《古本竹書紀年》中,关于文王之父王季的记载共有七条,而其中关于文王的记载却只有一条。
         《竹書紀年》虽然原本已经散失,而成了一个辑本。但是,文王事迹,只要《竹書紀年》有涉及,后世一定是要引用的。因此,《古本竹書紀年》中只有一条关于文王的记载,这只能說明,作为原本的《竹書紀年》中,关于文王的记载本來就很少。
在《古本竹書紀年》中说:“帝乙处殷。二年,周人伐商。”《尚書·周書·無逸》云:“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國五十年。”
           如果说文王在位五十年,那么,文王与殷商的帝乙是同年继位的,帝乙的二年,也即文王二年。那么,剩下的四十八年中,文王又做了些什麼了?这其间,可能存在永远无法搞清楚的事情很多。但关键問題还是有的,例如以下问题,就很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一,文王伐商,大邑商难道就沒有反击嗎?
         其二,作爲夏人的嗣子,伯邑考是怎麼死的?
         其三,姬姓的武王如何成爲了文王的继承人?
         其四,周公何时得到其封号的,又是何人所封的?
         如果曾經有一場夏商之戰,結果是商灭亡了夏,那么这些問題都能得到圓滿的解釋。因为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胜利不仅仅是战场上的胜利,更是争夺继承权的胜利。如此说来,周公和成王的历史被后世篡改,那就是铁证如山。
          由此推论,周公和成王的那段历史可以篡改,那么,周王室的史官难道不会刪改文王的历史嗎?特別是姬周如何取代姒夏,這段历史一定是被深深地埋起來了。
           只有隐藏了历史真相,才能如此的不明所以,才能打造出从太王,到王季,到文王,到武王,到成王,這样一段姬姓的周人历史。
          为了姬姓周王室的千秋万代,以“周姓”为代表的执政者改写一段历史,又算得了什么呢?!当然,写史之笔捉在别人的手里,你管得着吗?!但是,历史学家、考古专家、古文字学者、疑古大师们,他们要管,并且咬住不放松地管,要追根溯源地管到底。
             请看一位甲骨文专家的考证:(注:原文引用)

                                  (      待续    )

离线llg6688

3楼 发表于: 09-03
Re:潜江人的方言中为什么有“不服周”之说?(三)
潜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系列

潜江人的方言中为什么有“不服周”之说

             (三)


请看一位甲骨文专家的考证:(注:原文引用)
史書告訴我們,文王的正妻叫太姒。
實際上姒這個名字,就是文王起的。
姒者,从女从以。
以者,从人从㠯。會意。人者,象人垂手而立之形。男性貴族也。㠯者,象頭向下之子形。新生之子也。謂人與其子相像也。故,以者,肖也。
女者,象人跪坐形。婦人也。
姒者,謂婦人所誕之子与己肖也。
故,姒者,正妻也。
正妻生下的長子就是嫡長子。
伯邑考是文王的嫡長子,所以伯邑考姓姒。
伯邑考姒姓,正說明了他是文王正妻所生。
伯邑考是夏人中第一個姓姒的人。
我們都知道周人姬姓。
我們也知道武王和周公都姓姬。
姬者,从女从𦣝。會意。女者,象人跪坐形。妇人也。𦣝者,象人侧臉之形。侧臉也。谓上唯見此女侧脸也。故,姬者,侧室也。
  

  后世所谓姬妾,正是姬字本义。
由此可知,武王和周公并不是太姒所生,他們的母亲姓姬,是文王的側室。
《史記·周本紀》中太姒生十子的說法,不過是周王室得天下之后掩盖历史真相的胡扯。
在先秦,同母为兄弟,所以伯邑考也不是武王和周公的長兄。
按照現在的說法,是异母兄。
在史書中,武王有兩個弟弟是可以被证实的。
第一個,當然是周公。
《逸周書·卷五·度邑解》云:王曰:旦,汝唯朕达弟。
第二個,是康叔封。
《尚书·周书·康诰》云: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
這里的王就是周公,而封,就是康叔的名字。
姬姓的周公是周朝的奠基者。
周人的称号也是源于周公。
不过在当时,姬姓的武王和周公还是夏氏下面的一個小宗。

夏人龟卜
周原甲骨H11:82和H11:84,是記录夏人龟卜的实证。
很多現代的大師都声称,這兩片甲骨卜辞中有“冊周方伯”這样的文字,证明商王曾经冊封文王为方伯,也就是《西伯戡黎》中的西伯。

可见,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总有线索让人产生疑问,问着问着,就问出真相来了。历史难道就可以任意地改写吗?改写了就没有人知道吗?有人知道,估计当时的潜江之夏人就知道,所以当时的潜江之夏人就“不服周”!不然的话,当初的潜江方言不会对“不服”的说法,要画蛇添足地加上“周”,说成是“不服周”!

     西周初期,形势还不成熟,号称有“德”的周人起来推翻了殷商的政权,有“臣弑君”的罪名尚待澄清,起码还是要表现为不得已而为之的态势。例如,当时流传有孤竹的王子伯夷、叔齐两人的故事,其事其人的事迹是:
         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的两位王子。相传孤竹君遗命立三子叔齐为君孤竹君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不受;叔齐尊天伦,不愿打乱社会规则,也未继位,哥俩先后出国前往周国考察。时逢武王伐纣二人便上前的缰绳谏阻。武王灭商后,他们耻食周粟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见《吕氏春秋.诚廉》﹑《史记.伯夷列传》)。《论语.公冶长》:“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邢昺疏引《春秋少阳篇》:“伯夷姓墨,名允,字公信。伯,长也;夷,谥。叔齐名智,字公达,伯夷之弟,齐亦谥也。”。这一故事说明,当时对武王伐糾还是有非议的。
     这种关于“德”的非议也影响到武王灭商后,对商朝的遗老遗少,以及都城内的百姓如何处理的问题。这个处理可能也涉及到殷商与周存在的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缘关系。
     据刘向《说苑》记载:武王克殷,召太公而问曰:将奈其士众何?太公对曰:臣闻爱其人者,兼屋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王曰:不可!太公出,邵公入,王曰:为之奈何?邵公对曰:有罪者杀之,无罪者活之,何如?王曰:不可!邵公出,周公入,王曰:为之奈何?周公曰:使各居其宅,田其田,无变旧新,惟仁是亲,百姓有过,在予一人。武王曰:广大乎,平天下矣!凡所以贵士君子者,以其仁而有德也。
     意思是说,武王在攻克殷商的都城后,面对大批量俘虏的殷商之遗老遗少、城市居民如何处理犯愁。他召来太公,问如何处理,太公说,爱一个人,可以由人爱到他居住的房屋,乃至在其屋上的乌鸦;恨一个人,连那人的墙壁角落都恨到纣王的亲属、党羽,包括都城的所有人都是敌人,他们都死有余辜,全部杀掉,如何?武王摇头说:不可!又叫来召公,问如何处理。召公说:有罪的人死,无罪的人活,这样处理如何?武王摇头说:不可!又召来周公征求处理意见,周公说:让他们各自住在自己的房子里,种自己的田,不要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亲近、信任有仁德的人,这就是唯仁是亲。所有的罪过只是纣王一人的,与百姓没有关系。武王赞叹地说:看得远大啊!只有这样做,才能平定天下啊。凡是爱护百姓的有德行的人,就是因为他们有仁德之心。
     大家请高度的注意:此文中武王,应该是“夏武王”,他寻问的人有太公、邵公周公其中就有“周公”,而“周公”与“周朝”的朝代命名是一致的,夏武王的朝代应该是“夏朝”,才与《楚辞》中多次提到的“汤禹”之朝代顺序相吻合,怎么叫“周朝”?这涉及到周公是否“还政”成王的历史疑问。潜江人有“不服周”的历史方言,且至今仍然在传说,我们不禁要问:“不服周”就是“不服”,为什么后面还要加个“周”?!
     上述记载中,夏武王是在强调“德行”,于是有人问:你如此的讲“德行”,为什么推翻自己的君主?以臣弑君,犯上作乱,这不是假“仁德”吗?于是,西周初期,便以“天命”应对如此之质问与责难。
     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和时间的推移,时过境迁,条件开始成熟了,于是,便提出了自己的本来出身。这是一部分夏人在殷商王朝时期,迫于强势与力量悬殊导致的屈辱史或许还有其它原因,我们现在不得而知。
     总之,周王朝在前期有一段难言之隐或无法启齿的经历。这是当时的潜江人“不服周”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周文王、武王应该叫“夏文王”、“夏武王”,即使当时的朝代称了“夏”,也还有一个“谁的夏更正宗”的问题要“争论”。
     为什么要争“夏人”谁更正宗?这个正宗有什么意义?
    大家知道,儒家文化是以“南面而治”的政治,而所谓的“南面”,就是以“南”为大。南的大体现在江汉平原,当时叫“云梦”,准确的地点即以现在的湖北潜江为中心的地域,本质是以楚国为代表的“南蛮”文化。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有格式和公式的文化,南在季节中为“夏季”,夏季是太阳正当旺盛的季节,也是“阳德”发挥作用与优势的季节。阳配德,故周代信仰太阳,以“德”为本,其治国的方略就是“以德治国”,阳又为公,故又推行“公德”,以天下为公,大公无私为理念,讲究“天下向明而治”的“光明政治”,如此等等,以体现周代“其事则火”,即“傧鬼神,考制度”形成的一切“礼”,都是为“火德”服务的表现。这就是“夏人”要表现的“夏”之正宗。然而,你的精神行为是在“夏”,但是你的朝代姓“周”不姓“夏”,你虽然披着夏人思想与精神的外衣,却不姓“夏”,这是怎么正宗的???这不是错位了吗?固然,“周”字从字意上来说,没有忘记自己有种植的根本,虽然夏人是以种植起家的,但是,“夏”字与“周”字毕竟是改了“姓”呀?你能跟我们长期居于夏水一带、不忘本色的夏人比吗?
      所以,居住于夏水的潜江夏人“不服周”!


  潜江的楚人“不服周”,自然有许多的“不服周”之言行。
  周夷王时楚国国君熊渠甚得江汉民和,乃兴兵伐庸、杨虿,至于鄂。熊渠还说: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
   我们知道,周王朝的诸侯都是称“公”的,例如晋文公、秦穆公等等,只有楚国的楚人“不服周”,且声明“不与中国之号谥”,均称“王”,与周天子所称的“王”一样。







  






离线llg6688

4楼 发表于: 09-03
Re:潜江人的方言中为什么有“不服周”之说?(三)
潜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系列

潜江人的方言中为什么有“不服周”之说

             (三)


请看一位甲骨文专家的考证:(注:原文引用)
史書告訴我們,文王的正妻叫太姒。
實際上姒這個名字,就是文王起的。
姒者,从女从以。
以者,从人从㠯。會意。人者,象人垂手而立之形。男性貴族也。㠯者,象頭向下之子形。新生之子也。謂人與其子相像也。故,以者,肖也。
女者,象人跪坐形。婦人也。
姒者,謂婦人所誕之子与己肖也。
故,姒者,正妻也。
正妻生下的長子就是嫡長子。
伯邑考是文王的嫡長子,所以伯邑考姓姒。
伯邑考姒姓,正說明了他是文王正妻所生。
伯邑考是夏人中第一個姓姒的人。

离线nono

5楼 发表于: 09-07
原来“不服周”的是因为夏人不服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