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04阅读
  • 14回复

[潜坛写手]校园祭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heju123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8-03
校 园 祭


楔子
从出生在家待了几年,然后就进了学校。什么走读制,寄宿制学校都上过。后来就没离开学校了,是一生一世。我这一说,你不用猜就能知道我现在的职业了。古人说“只缘生在此山中,不是庐山真面目。”其实道理确实有几分的,我对校园的认识并不深刻,在校园生活了近半个世纪感情谈不上,相反天长日久憎恨之意倒还是有那么点。曾几何时,我也想挣脱命运之神的安排,跳出校园的生活,结果证明是枉费心机,于是任由命运来安排。我本想以《校园记》为题写写校园生活,后来觉得《校园祭》更好。理由之一,“祭”比“记”更吸睛,现在媒体就讲标题控;理由之二,我将在书中再现的,更多是我在逝去岁月里的所听所见所感,是我对过去人生的祭奠。所以在书中我对校园所涉有毁有誉,毫不掩饰我的个人观点。但愿能够东拼西凑,最后能成就一个中篇就心满意足了。


一 儿时的校园与坟墓为邻:简陋,孤寂
一桌一凳,一块黑板几支粉笔,几个南腔北调的老师,就足以组成或成就几十个人的教室。正如明代画家徐渭曾言“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此言对我接受教育的学校而言,恰如其分。其实学校的名气能真正久远,是软实力,是学生的飞黄腾达或功成名就。刘禹锡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在我记忆里,儿时的物质条件是贫乏的,但有了学校生活,更多的是对知识的索求,我的青春几乎全部在校园挥洒。成绩好与坏,分数低与高,是我最担心的事。
校园在任何人心里都是热闹的。但在我的心里,校园的另一面却很突兀,那就是寂静如死,跟墓场一样安静,一样令人毛骨悚然。也许这是乡村学校的一个共性。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初,能记事六七岁光景。在我碎片式的记忆中,有一次一个姑姑带我去赶集,经过一段路,远远指着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几间房子,说“那就是我们的学校。”姑姑后面的话的内容我也记得,她说某某的父亲吊死在第几个教室里。人寻短见,总有难言苦衷。为什么要到教室去寻短见,唯一原因可能就是孤野。在我的记忆里那一带就是坟场集中的地方。这要算是我记得的最早的学校的模样和所在。
集体办学年代的学校就是在偏僻的地方,与孤坟野鬼作伴。那时只白天上课,晚上没照明不上课,星期天也要放假一天的。所以有学生时叽叽喳喳,无学生时空空荡荡,寂静如死。我虽是男孩,但特别胆小,尤其怕走夜路。也许是小时候听鬼故事多了的缘故吧。现在的学校比以前壮观了许多,但学生不在的时候一样是静的让人害怕。特别是夜幕降临,阴深深的,更增添肃穆可怕感。没有学生时候的学校就是这样孤寂,胆小的人即使在白天也怕一个人进教室,进空空荡荡的厕所。何况我小时就读的学校还曾死过学生,在厕所里发生过强奸案。这些都加重了我对学校的另外一种印象——恐惧。
我曾经呆过的一所初中,那楼房地基据说原来就是墓地,因为以前都是土葬不是火葬,所以打地基时挖出好多人骨和骷髅。
最近大家不是听说过,湖南省新晃县一中老师邓世平被埋尸操场的新闻?这样的事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校园本是阳光,和谐,始终充满朝气的地方。之所以在我心目中阴霾挥之不去,这与我儿时的经历息息相关。我希望这些阴影都不在后辈们的记忆里存在。校园事故虽然不可避免,但可以少一些。


二 听来的爱情故事,欲说还休的性意识
小学时候,懵懵懂懂。有一天,听说自己的贾老师(女)和另外一位男老师谈恋爱。喜欢道听途说是孩子的天性吧,学生下课后都挤在办公室外起哄看热闹。听说该老师谈恋爱的手法也很新奇,此事件是女老师追求男老师,把求爱信夹在一本书里面,被不相干的老师看见了并公之于众。至于最后的结果,作为学生的我就不得而知。
在学生心里,老师与老师谈恋爱是天大的秘密,谁都想知道。甚至把自己的异性老师当作暗恋的对象,上课不敢正视老师。在中国教育里性启蒙新教育压根在小学初中高中都没有,但性心理在我的童年少年就萌发了,没人去正确引导。万幸的是,没有走邪路。我的意淫手淫在我读书阶段,大概是初中阶段就出现了。这是一个人的生理发展的正常表现。如果说读者诸君仅仅把它归于一种邪念去口诛笔伐,或者说在读书阶段从未出现过而将它的普遍性予以否定,那就大错而特错了。中国孩子像我一样,很早就有了性意识,就应该有人进行正确引导。如果没引导,就会产生性压抑,甚而至于产生性犯罪。我的初中高中,不能不说性意识是影响我学习最大的障碍。毫不掩饰地说,如果没有手淫暗恋心理,我绝对可以考一个985的学校。是手淫暗恋牵扯了我学习的精力。
为什么,至今中国有关性教育的课程还未纳入课堂呢?即使在大学,也只是实验阶段。我有个同学在某所二本大学起初教性学,由于他授课言辞过于暴露,学生有反响。校长亲自随堂听了一节课说他也难以接受,最后这门课取消了。在隔壁的另外一所211大学也开设了性学这门课程,但开设的非常成功。后来同学跟我说,主要还是两所学校的学生素质不在一个档次。大学都如此,小学初中高中要开设,难于上青天。中国的性封闭了几千年,一直是难言之隐。今天因为艾滋病蔓延的趋势所逼,性教育提上日程,但还是裹足不前。
关于老师与老师谈恋爱的故事,后来在大学听某老师讲,该校一位女老师被追求,女老师不喜欢对方,最后为躲避追求者去一个尼姑庵当了尼姑。校方多次派人去劝,结果无功而返。这算是老师与老师谈恋爱结果最意外最奇葩的了。
老师与老师谈恋爱正常之极,只是因为在校园而已。但学生与学生谈恋爱以及老师与学生谈恋爱在校园里应该是比较不正常,但绝对大量存在。学校虽然不准,但因为是偷偷摸摸,所以屡禁不止。我说的偷偷摸摸是指以往的学生。我读书时,学生与老师,学生与学生之间都有恋爱的,后来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
老师与学生之间的爱,大家都听说过鲁迅与学生许广平结婚,今有佟大为与老师关悦结婚。师生恋在思想开放的美国都是被禁止的。在中国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不是很严厉。
至于学生与学生恋爱,特别是初中高中阶段,我们定义为早恋,青涩的早恋。学校对此一般是禁止,但受“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心理影响,有些学生总喜欢偷偷摸摸逾越校纪班规。现在一些校园简直就另当别论。白天和黑夜,明目张胆手牵手,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不分时间,简直是“直把杭州作汴州。”学校领导教师视而不见,无奈。学校是一面镜子,说明社会风气世风而下。现在早恋之外,校园里又多了手机的问题。学校里手机管不下来,暗恋也变成庸俗的搂搂抱抱。
教育的问题层出不穷。我们一刻也不能懈怠。


三 逃课:始于老师对学生的误解
学生如果对老师产生敬畏感和对知识有一种渴求,那么他就不会逃课或经常请假。所谓的两面性格,我从小就有。在家,我在父母面前喜欢耍小性子,经常哭闹。但在学校,我非常敬畏老师,即使是课堂上老师的一句批评,我也会瞬间脸通红的。所以我怕迟到,我怕旷课,我怕作业做不好挨老师批评。即使我有时患伤风感冒,也经常坚持上学。在不同身份的人面前,显示出的不同的态度和表现不同,这就是两面性或者多面性格。小孩子身上有,说明这是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至于成人身上还保留着,这就是教育的失误。教育的目的之一,就是去掉两面性或多面性格,表里如一,忠诚待人。不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人当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习总书记在媒体上多次讲现在两面人很多,当然指官场上趋炎附势,两面三刀的人太多。官场有官场的潜规则,官场自古至今讲厚黑学,将权谋和阴谋诡计。但如果把官场的阴谋诡计无限放大,引伸到普通人的交往,老师与学生之间交往,那世界就会乱套。现在社会乱套了,就是官场尔虞我诈的规则在市场经济的推波助澜下到处盛行。在只有几十百把人的一个小职场,勾心斗角,为当一个中层干部不讲原则不讲道德拼命地损人利己。没有了友邦互助,没有了一团和气,只有官大一级压死人。不讲业务,只讲关系,会上口若悬河在讲为学生,会下五毒俱全。虚伪的风气弥漫了整个校园,整个职场。
书归正传,闲话少叙。我当学生时,在家里我使小性子,在学校我遵规守纪,对老师敬畏,对知识渴求。在老师心里应当是一个品学兼优性格内向的学生,但在家里在校外,我的顽皮我的天性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在课外,因为自身的自制力差,喜欢和其他孩子打架玩耍。在校内小孩子顽皮的心理一直受到来自对老师敬畏心理的压抑,所以能够一心扑在学业上。两面性格在我孩子时代表现的很明显。但现在我对人坦诚的道德伦理要求已经占了上风,要改也改不了。见不惯一些人的歪风邪气,所以成为时下所称的愤青或老实人。鲁迅说“老实是无用的别名。”我要说的是老实人是痛苦的,因为他们与社会的黑暗面不相容,心理和行为在做无为的斗争,不是随波逐流。
其实,按照心理学逃课永远不会发生在像我一样性格的人身上的。逃课只会发生在对老师没有敬畏对知识没有渴求之心的学生身上。发生逃课的学生在学业上终究会放弃,会一无所成。我在上初中一年级,被迫逃了第一次课,主要是因为班主任的片面和粗心。我的同桌是一个贪玩的孩子,有一次用小刀趁我不注意将我的新外套划烂了,并经常做小动作和撩拨我。树欲静而风不息,我当时也非常害羞,根本不会去找老师反映问题。所以班主任有一次把我的书包和同桌的书包扔出教室门,要我们回家叫家长。出于无奈,我和那个同桌在校外的一个空场地玩了一天。唉,老实人吃亏。被别人欺负,没找正常渠道去解决。正如现在,有人说一些事情为什么不去走法律程序解决问题,结果却是另外成本非常大的解决途径。关于校园欺凌之类的事,有些学生为什么不愿告诉老师,甚至不愿告诉自己的家长。我经历过,所以我非常理解那些学生的心理,宁可选择忍气偷声,也不去选择成人的所谓的正当途径去反映。有些是因为正当途径无法解决问题,有些是因为当事人心理还有一些隔阂难以消除。
好多东西,我根本不相信所谓的专家,我只相信自己的经历和体悟。专家有时就是砖家,他们的观点是隔靴搔痒。

四 不得不说:校园欺凌
三四十年前,在我身上就发生过的 校园欺凌,如今开始在中国校园受到正视,还是受西方影响。从我个人体会来看,中国自学校开始就应当存在校园欺凌现象,只是有些人不敢正视而已。孔子开创了中国的私塾。但在私塾之前就有了公办学校,所以历史有多长,校园欺凌的历史就有多长。校园欺凌不只是今日始。“校园欺凌”这种提法是现代的,但现象从有学校就开始了。这里我确实是凭我的思考得出的结论,没有引证专家的所谓论证。
先讲讲在我身上发生的校园欺凌吧。初中,学校离我家很远,没自行车,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上学。每天背个沉重书包,跑四个来回。这些苦累不用说。其中有件事几乎让我中断读书的念想。每天回家,都要途经一个村庄。有两个同年级的学生都要拦路打我。也许你会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老实和瘦小而已,整没别的过错。两个欺负我的,一个是老师的儿子,另外一个还是断了胳膊的一个残疾学生。至于欺凌持续了多久,大概是两年吧。读者诸君也需要追问,对我的校园欺凌是怎样结束的。我也无可奉告。我就是老实,没告诉学校没告诉家长。我现在想当时告诉了又能怎么样?想当时的社会风气很差,所谓的二流子很多,这些都影响到学校的风气。
再讲讲我当老师看到的校园欺凌。一所初中,一个学生家就在学校附近。往往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喜欢耀武扬威,仰仗着天时地利,肆意欺负比较偏远的学生。这个学生家里状况很差,父母离异,现在这个学生吸du很深。那时在学校就非常霸道,经常欺负弱小者。义务教育阶段,国家赋予他们受教育权,谁敢剥夺。教育机构,学校领导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社会谁敢惹这种人?苦的是教他的老师。有一个年级主任想通过真情打动他,结果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年级主任出8元钱给那个霸道学生买了几个地瓜,结果霸道学生吃了地瓜不认账。有一次,放学时间,霸道学生飞起一脚踢向一个学生会干部。我正好走过,霸道学生也没把我放在眼里,继续施暴。我没上前制止。事后无数年,我都感到愧对此事,愧对那个学生会干部。这是我当教师的悲哀,也是整个教育的悲哀。为什么,国家只是立法保护弱势群体,却不更具体地限制那些越轨的行为?现在讨论所谓的“惩戒权”,到时候一定没多大的实际意义。还是那句话,教育的问题层出不穷。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9-08-07 19:54重新编辑 ]
离线北纬锅

沙发  发表于: 08-03
笔者应该已脱离一线了吧?
离线886886pp

2楼 发表于: 08-03
一个上政治课老师
离线旁观者清

3楼 发表于: 08-04
这是个怪人。

4楼 发表于: 08-04
应该说比较真实
离线heju123

5楼 发表于: 08-05
二    听来的爱情故事,欲说还休的性意识
小学时候,懵懵懂懂。有一天,听说自己的贾老师(女)和另外一位男老师谈恋爱。喜欢道听途说是孩子的天性吧,学生下课后都挤在办公室外起哄看热闹。听说该老师谈恋爱的手法也很新奇,此事件是女老师追求男老师,把求爱信夹在一本书里面,被不相干的老师看见了并公之于众。至于最后的结果,作为学生的我就不得而知。
在学生心里,老师与老师谈恋爱是天大的秘密,谁都想知道。甚至把自己的异性老师当作暗恋的对象,上课不敢正视老师。在中国教育里性启蒙新教育压根在小学初中高中都没有,但性心理在我的童年少年就萌发了,没人去正确引导。万幸的是,没有走邪路。我的意淫手淫在我读书阶段,大概是初中阶段就出现了。这是一个人的生理发展的正常表现。如果说读者诸君仅仅把它归于一种邪念去口诛笔伐,或者说在读书阶段从未出现过而将它的普遍性予以否定,那就大错而特错了。中国孩子像我一样,很早就有了性意识,就应该有人进行正确引导。如果没引导,就会产生性压抑,甚而至于产生性犯罪。我的初中高中,不能不说性意识是影响我学习最大的障碍。毫不掩饰地说,如果没有手淫暗恋心理,我绝对可以考一个985的学校。是手淫暗恋牵扯了我学习的精力。
为什么,至今中国有关性教育的课程还未纳入课堂呢?即使在大学,也只是实验阶段。我有个同学在某所二本大学起初教性学,由于他授课言辞过于暴露,学生有反响。校长亲自随堂听了一节课说他也难以接受,最后这门课取消了。在隔壁的另外一所211大学也开设了性学这门课程,但开设的非常成功。后来同学跟我说,主要还是两所学校的学生素质不在一个档次。大学都如此,小学初中高中要开设,难于上青天。中国的性封闭了几千年,一直是难言之隐。今天因为艾滋病蔓延的趋势所逼,性教育提上日程,但还是裹足不前。
关于老师与老师谈恋爱的故事,后来在大学听某老师讲,该校一位女老师被追求,女老师不喜欢对方,最后为躲避追求者去一个尼姑庵当了尼姑。校方多次派人去劝,结果无功而返。这算是老师与老师谈恋爱结果最意外最奇葩的了。
老师与老师谈恋爱正常之极,只是因为在校园而已。但学生与学生谈恋爱以及老师与学生谈恋爱在校园里应该是比较不正常,但绝对大量存在。学校虽然不准,但因为是偷偷摸摸,所以屡禁不止。我说的偷偷摸摸是指以往的学生。我读书时,学生与老师,学生与学生之间都有恋爱的,后来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
老师与学生之间的爱,大家都听说过鲁迅与学生许广平结婚,今有佟大为与老师关悦结婚。师生恋在思想开放的美国都是被禁止的。在中国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不是很严厉。
至于学生与学生恋爱,特别是初中高中阶段,我们定义为早恋,青涩的早恋。学校对此一般是禁止,但受“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心理影响,有些学生总喜欢偷偷摸摸逾越校纪班规。现在一些校园简直就另当别论。白天和黑夜,明目张胆手牵手,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不分时间,简直是“直把杭州作汴州。”学校领导教师视而不见,无奈。学校是一面镜子,说明社会风气世风而下。现在早恋之外,校园里又多了手机的问题。学校里手机管不下来,暗恋也变成庸俗的搂搂抱抱。
教育的问题层出不穷。我们一刻也不能懈怠。

6楼 发表于: 08-05

岁月是把杀猪刀,任何美人帅哥都经不起岁月的摧残。你可以说他老了后别有韵味,依然别样帅气,但确实青春不在,少了张扬,少了洋溢。少了活力与奔放。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7楼 发表于: 08-05

岁月是把杀猪刀,任何美人帅哥都经不起岁月的摧残。你可以说他老了后别有韵味,依然别样帅气,但确实青春不在,少了张扬,少了洋溢。少了活力与奔放。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heju123

8楼 发表于: 08-07
三    逃课:始于老师对学生的误解
学生如果对老师产生敬畏感和对知识有一种渴求,那么他就不会逃课或经常请假。所谓的两面性格,我从小就有。在家,我在父母面前喜欢耍小性子,经常哭闹。但在学校,我非常敬畏老师,即使是课堂上老师的一句批评,我也会瞬间脸通红的。所以我怕迟到,我怕旷课,我怕作业做不好挨老师批评。即使我有时患伤风感冒,也经常坚持上学。在不同身份的人面前,显示出的不同的态度和表现不同,这就是两面性或者多面性格。小孩子身上有,说明这是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至于成人身上还保留着,这就是教育的失误。教育的目的之一,就是去掉两面性或多面性格,表里如一,忠诚待人。不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人当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习总书记在媒体上多次讲现在两面人很多,当然指官场上趋炎附势,两面三刀的人太多。官场有官场的潜规则,官场自古至今讲厚黑学,将权谋和阴谋诡计。但如果把官场的阴谋诡计无限放大,引伸到普通人的交往,老师与学生之间交往,那世界就会乱套。现在社会乱套了,就是官场尔虞我诈的规则在市场经济的推波助澜下到处盛行。在只有几十百把人的一个小职场,勾心斗角,为当一个中层干部不讲原则不讲道德拼命地损人利己。没有了友邦互助,没有了一团和气,只有官大一级压死人。不讲业务,只讲关系,会上口若悬河在讲为学生,会下五毒俱全。虚伪的风气弥漫了整个校园,整个职场。
书归正传,闲话少叙。我当学生时,在家里我使小性子,在学校我遵规守纪,对老师敬畏,对知识渴求。在老师心里应当是一个品学兼优性格内向的学生,但在家里在校外,我的顽皮我的天性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在课外,因为自身的自制力差,喜欢和其他孩子打架玩耍。在校内小孩子顽皮的心理一直受到来自对老师敬畏心理的压抑,所以能够一心扑在学业上。两面性格在我孩子时代表现的很明显。但现在我对人坦诚的道德伦理要求已经占了上风,要改也改不了。见不惯一些人的歪风邪气,所以成为时下所称的愤青或老实人。鲁迅说“老实是无用的别名。”我要说的是老实人是痛苦的,因为他们与社会的黑暗面不相容,心理和行为在做无为的斗争,不是随波逐流。
其实,按照心理学逃课永远不会发生在像我一样性格的人身上的。逃课只会发生在对老师没有敬畏对知识没有渴求之心的学生身上。发生逃课的学生在学业上终究会放弃,会一无所成。我在上初中一年级,被迫逃了第一次课,主要是因为班主任的片面和粗心。我的同桌是一个贪玩的孩子,有一次用小刀趁我不注意将我的新外套划烂了,并经常做小动作和撩拨我。树欲静而风不息,我当时也非常害羞,根本不会去找老师反映问题。所以班主任有一次把我的书包和同桌的书包扔出教室门,要我们回家叫家长。出于无奈,我和那个同桌在校外的一个空场地玩了一天。唉,老实人吃亏。被别人欺负,没找正常渠道去解决。正如现在,有人说一些事情为什么不去走法律程序解决问题,结果却是另外成本非常大的解决途径。关于校园欺凌之类的事,有些学生为什么不愿告诉老师,甚至不愿告诉自己的家长。我经历过,所以我非常理解那些学生的心理,宁可选择忍气偷声,也不去选择成人的所谓的正当途径去反映。有些是因为正当途径无法解决问题,有些是因为当事人心理还有一些隔阂难以消除。
好多东西,我根本不相信所谓的专家,我只相信自己的经历和体悟。专家有时就是砖家,他们的观点是隔靴搔痒。
离线heju123

9楼 发表于: 08-07
四  不得不说:校园欺凌
三四十年前,在我身上就发生过的 校园欺凌,如今开始在中国校园受到正视,还是受西方影响。从我个人体会来看,中国自学校开始就应当存在校园欺凌现象,只是有些人不敢正视而已。孔子开创了中国的私塾。但在私塾之前就有了公办学校,所以历史有多长,校园欺凌的历史就有多长。校园欺凌不只是今日始。“校园欺凌”这种提法是现代的,但现象从有学校就开始了。这里我确实是凭我的思考得出的结论,没有引证专家的所谓论证。
先讲讲在我身上发生的校园欺凌吧。初中,学校离我家很远,没自行车,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上学。每天背个沉重书包,跑四个来回。这些苦累不用说。其中有件事几乎让我中断读书的念想。每天回家,都要途经一个村庄。有两个同年级的学生都要拦路打我。也许你会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老实和瘦小而已,整没别的过错。两个欺负我的,一个是老师的儿子,另外一个还是断了胳膊的一个残疾学生。至于欺凌持续了多久,大概是两年吧。读者诸君也需要追问,对我的校园欺凌是怎样结束的。我也无可奉告。我就是老实,没告诉学校没告诉家长。我现在想当时告诉了又能怎么样?想当时的社会风气很差,所谓的二流子很多,这些都影响到学校的风气。
再讲讲我当老师看到的校园欺凌。一所初中,一个学生家就在学校附近。往往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喜欢耀武扬威,仰仗着天时地利,肆意欺负比较偏远的学生。这个学生家里状况很差,父母离异,现在这个学生吸du很深。那时在学校就非常霸道,经常欺负弱小者。义务教育阶段,国家赋予他们受教育权,谁敢剥夺。教育机构,学校领导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社会谁敢惹这种人?苦的是教他的老师。有一个年级主任想通过真情打动他,结果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年级主任出8元钱给那个霸道学生买了几个地瓜,结果霸道学生吃了地瓜不认账。有一次,放学时间,霸道学生飞起一脚踢向一个学生会干部。我正好走过,霸道学生也没把我放在眼里,继续施暴。我没上前制止。事后无数年,我都感到愧对此事,愧对那个学生会干部。这是我当教师的悲哀,也是整个教育的悲哀。为什么,国家只是立法保护弱势群体,却不更具体地限制那些越轨的行为?现在讨论所谓的“惩戒权”,到时候一定没多大的实际意义。还是那句话,教育的问题层出不穷。
离线heju123

10楼 发表于: 08-11
五      父亲陪我走夜路

朱熹《朱子语类》卷九十三云:“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如果套用此语,我的人生中没有父亲那当是长夜漫漫,父亲是我人生的第一盏明灯,其地位谁也撼动不了。
(一)树根树兜,坛坛罐罐,还有半夜鸡叫
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吃穿都成问题。在农村,如果能当兵当然有脱离苦海的可能。父亲有当兵的机会,因为兄弟姊妹多,他虽排行老二,但老大残疾,老三老四幺妹还小,他还算是个家里的劳动力。这样我爷爷我奶奶死活不让他去当兵。当然这种假设成立的话,也许没有我,我哥和我妹了。他也许不在农村在城里,也就不会和我妈结婚,有我们这个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七八岁在我们这辈还在懵懵懂懂享受童幼年乐趣,而他已辍学在家干农活。后来他成家有了我们,我们三姊妹相差不到两岁,负担又加重。在农村,树大分叉,人大分家。这时分了家,家当只有爸妈结婚的简单的嫁妆和几个坛坛罐罐。粮食分了,房间也分了,厨房太小,柴火灶只能共用,谁先做饭谁后做饭,按秩序来。据妈妈讲当时分家时还和奶奶吵了架,家里债务也一分为二,妈妈觉得很不公平,直到现在谈及此事妈妈都还愤愤不平。一个五口之家的重担让我爸扛着。日子就这样苦熬着,家里劳动力少,人口多,结果一年到头在集体里总是所谓的超支超支再超支户。
爸爸为了一家的生计,经常去挖树兜。那完全是体力活,又要用斧头篾刀砍,又要用铁锹去费力的挖,有时还要用手去刨土。听有经验的人家说树有多高,树根就有多长,遇到大树兜树根盘根错节,父亲要花几天的功夫才能拿下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挖回来的树根树兜,晒无数个太阳然后将大树兜再用十斤左右的锋利刀口的铁工具轮在半空劈下去,劈成小块。树根树兜非常结实,所以需要耗费很大的体力。劈成小块后的树根树兜,整整齐齐堆垒在屋檐下以防雨水淋。为了换钱买油盐酱醋茶,父亲经常鸡叫三更就起床。说到鸡打鸣,我记忆特深刻,屋小,加之农户把几只鸡当宝怕别人偷,所以鸡笼都设在屋里,天长日久臭气熏天也必须经年累月地忍着。在贫穷的年代,几个鸡蛋几只鸡的价值和作用不容小觑。每次夜深人静,公鸡打鸣好像就在头前和耳边,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睡不着时半夜三更听到公鸡打鸣,觉着是一种心理的极大安慰。村子里是谁家的鸡最先叫?是雏鸡还是成鸡?叫第几遍了?还仔细一点,还可细细揣摩公鸡打鸣的节奏,正可谓是天籁之声。也许你认为它会打扰你的美梦,把你从梦中吵醒。但对我来说,直到现在我都想念着寂静的夜里公鸡打鸣给我送来的”心灵鸡汤”。文学上不是有一种以动衬静的手法吗?这就是。夜半公鸡打鸣使农村寂静的夜更加寂静。“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公鸡打鸣铭刻在我的记忆中永不会磨灭,也许会成为永远的乡村记忆。
其实最习惯公鸡打鸣最了解公鸡打鸣的是含辛茹苦的父亲。父亲和我同睡一床,每每公鸡打鸣,父亲都好像没有入眠,他都会小心翼翼起床,看我被子盖好没有。然后轻轻划火柴点亮油灯,蹑手蹑脚端着油灯来到装米的坛子边,看看坛口是否被万恶的老鼠掀开。一夜里在公鸡的叫唤下父亲要起来几次。父亲为了坛子里的几粒米,终夜难眠?现在的人们不会相信更不会理解。这是又一个守财奴吗?不是,这是中国农民的本分与本真。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的物质无比丰富起来了,但父亲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他无法享受这一切。“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又是一种难言的悲哀。
当然有时夜半,公鸡打鸣,父亲起来是准备好赶集的事。为了卖个好价,父亲夜半就起床,把劈的柴火装在担子里,几十百把斤挑到很远的集市上去卖。父亲走了一生的夜路,从夜走到亮,从亮走到黑,周而复始。树兜挖的越多,父亲走的夜路越多,家里的坛坛罐罐也越多。当时农村坛坛罐罐就是家当。现在坛坛罐罐一钱不值了,父亲父辈们的劳动与付出也似乎一钱不值了。那些坛坛罐罐在别人家搬家的时候,被当成累赘扔的扔摔的摔了。而我,小心的将它们好好的收藏在后院。它们,是父辈人的付出的见证,是父亲的血汗的结晶。睹物思人,情何以堪?

(二)“马不喂夜草不肥”
时代在改天换日,父亲在外公支助下有了一匹马和一辆马车。父亲早出晚归的日子更多了。父亲为别人拖货,出去的早,回来时往往是夜幕降临。妈妈放在锅里的饭菜早已冷了多时。父亲回来总是点亮他心爱的马灯。所谓马灯,烧的是煤油,外面还有环形的玻璃罩罩着,所以不怕风吹。父亲白天有事没事把马灯的灯罩取下来进行擦拭,把煤油烟熏黑的地方擦得铮亮。在马灯灯光下,父亲要备好马料,修整好马车,以备明天的出行。好不容易上床睡觉了,疲倦的父亲鼾声如雷。但屋里屋外哪怕是一点小动静,父亲立马会起来察看。屋内老鼠经常掀开坛子的盖子,那声音就像人在揭。屋外的看家狗深夜总会因为一点声响而叫个不停,父亲提着自己的心爱马灯,前院后院转转,看看情况。农村里小偷小摸的多,不能不防。夜里有事没事,父亲都要起来几次,特别是关照自己的牲口。要喂夜草,添加草料。马不喂夜草不肥,人不发横财不富。听说马跟牛不一样,马一直是站着,如果躺到地下就是精神不好了不正常了。牛有反刍现象,但马是直肠子,要不停的吃。父亲养家糊口的最大家当是马和马车,所以他夜不能寐,精心养护着他的马。马的性子有时很烈,父亲在给夜草时,被马踢了几次。还有一次是拖货下坡,马因为旁边的车辆经过而受惊狂奔,父亲连人带车被拖行数米,脸都破了缝了几针。

(三)父亲陪我走夜路
我上初中那时候,学校离家可远。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要出发,父亲每天起来的比我更早。在我之前,炒好了饭,然后喊醒我。我起来吃了,这是天还没亮。父亲还要陪我走一段路然后才回来。我一直胆小怕走夜路。一路上要经过几处坟墓地,没有人烟的地方。父亲走夜路走了一生,他天不怕地不怕。有他陪护在我身边,我心里极度安全。


父亲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袁世凯家族的死亡之谶:“家族的人都活不过六十岁。”父亲好像也相似,死时伤痕累累,只活了五十六岁。关汉卿的《感天动地窦娥冤》中说:“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 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舟。 地也,你不分好歹难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哎,只落得两泪涟涟。”哎,只怪宿命太折腾人。

[ 此帖被heju123在2019-08-11 17:42重新编辑 ]
离线heju123

11楼 发表于: 08-13
五 那条“华容道”
在写我回家的路之前,先温习一下历史典故——赤壁之战中曹操败走华容道。这里所说的华容,当然是指华容县城。华容道也就是赤壁战争中曹军逃入华容县界后向华容县城逃跑的路线 。
《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山阳公载记》说:曹操战船被烧,率军从华容道步行而归。华容道上一片泥泞,根本无法通行,加之那天又刮大风,行走更加艰难。于是曹操下令,命羸弱之兵割草垫路,大军才得以通过,而羸兵被人马践踏,深陷泥中,死亡无数。眼看大军就要全部通过华容道,曹操不由哈哈大笑。诸将本已狼狈不堪,见曹操大笑,十分不解,问曹操为何发笑。曹操说道:"刘备的才智与我不相上下,但他的计谋总要晚我一步;假使他早派快马至华容道放火,我等必全军覆没了。"曹操话音刚落,接探马报刘备追兵在后面开始顺风点火。但曹操大军已通过华容道,奔江陵而去。
温习此故事,笔者只是想说赤壁之战时期的华容道风雨便成了泥泞之路。其实在改革开放前,中国有几条路好走呢?以前的国省道相对于现在的又宽又平的水泥路面确实不可同日而语。那时上学我回家的土路,特别是下雨天,简直就是另外一条华容道。曹操败走华容道只走了一次,我却走了一个童年加上一个少年时代。我的祖辈们还艰难的走了一生一世。
如今,新农村建设,道路建设投入很大。路面硬化后极其平坦,虽然宽度不太够,但绝不会有华容道在下雨天时的尴尬了。现在我回家的路绝大部分都改造了。今天我要提及的,是已被大多数乡里人遗忘和遗弃的一段乡间小路。它是童年幼年道路的缩小版,是缩影,也是活化石。感谢乡里人没把它破坏,没把它改造,这条回家的路不仅留存在记忆里,同时也活生生留存在现实中。留存着的这段回家的路是儿时整个回家路上必经之路,也是最难走的“华容道”。尤其是下雨天,路面因为践踏的人和车多了,泥泞搅合在一起,绊着老人和小孩的脚和腿,绊着你的车轮,让你进退两难。这段路耽误了出行人的行程,搅乱了出行人的心情,真可谓怨声载道。如今这段最难走的“华容道”留在记忆里,却是另一种滋味。回忆中的滋味虽有苦的味道,但回味中更有甜。
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不是深秋是盛夏酷暑难熬,我带着一种莫言的情愫造访了这条乡间小道。早晨趁烈日还没用火焰扫射大地,露珠还羞涩的挂在草秧上,草秧微微的欠身,我骑着电驴跑在回家的路上。在平坦的水泥面路上跑着跑着,我不由自主拐进那段儿时的“华容道”,拐进时光隧道,拐进了我的童年幼年少年时代。那段土路高低不平,起起伏伏,除了中间还有车辙印,两边的野草深深浅浅掩盖了路面。我的摩托车从中间一扫而过,鞋和裤腿被朝露打湿。路还是那么窄,雨天还是不能走车的。过去走路的我无心看风景,今天却有着无穷的闲情逸致。乡间小道的两边没多大变化。一边还是一个池塘,池塘里是甜甜的荷叶,荷叶铺天盖地,薄荷香味阵阵。哦,别忘了,盛夏的荷花盛开,开的正艳正当时。路的另一边原来是稻田,现在是虾稻共作。
路基边没变,还是偶尔见到几株矮矮的杨柳和它们婆娑的枝条。“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就是这不起眼的杨柳,曾经在我读初中时一个下雨天救了我。当时我骑着自行车回家,脚滑车也滑,快滑到池塘里时,一棵杨柳树树干挡住了我。不然不会游泳的我就有性命之忧。我也记起了这样的一幕:也是在下雨天父亲背着正发高烧的我急匆匆往医院赶,母亲在一边撑着伞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她为了不淋湿我们而自己身上全湿透了。我的第一次高考失利,我走在这段回家的路上是何等的失意,简直就是曹操赤壁之战逃跑经过华容道的心情。只是当时没下雨,我也只在这坎坷不平的路面重重的摔了一跤,好在没被人看见,没被人耻笑。第二次高考失利,我在这段“华容道”上,苦笑两声,重重摔了两下,额头都出血了,至今留下一个浅浅的疤痕。
唉,往事不堪回首。还是李煜大师《虞美人》的词句能表达我当时的心境:“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今天重回故里,重拾记忆,重返这乡间小道,任往事悠悠流淌如斯。满堂的荷叶,微风沁肤荷香沁鼻抚慰着我儿时的伤痕,我痛并快乐着。
离线heju123

12楼 发表于: 08-16
荆州往事如烟

弄泥巴,读书,参加工作,这就是我的人生三部曲。如今年届半百,履历就如此简约。小学上的是村小,初中连镇初中都不是,高中是普通高中不是重点高,大学只是一所师专——荆州师专。在学历泛滥的今天,我的学历真不敢晒,算是自取其辱吧。我面对小字辈的同事,还是有点猥琐自卑感的,也有点自知之明。参加工作都近25年了,师专毕业后,那一届同专业的学生近一百人都星散到各地去发光发热去了。好久都联系不上,都没有联系。好在现在在网络通讯的支撑下,有好事者把昔日的同窗网进了QQ和微信群。大家都聚在群里了,昔日的三年时光匆匆。半百的我们有的因为意外已经离我们而去,有的身体为疾病困扰而不能工作,还有的两鬓已经斑白。教了一茬又一茬学生,没功劳也有苦劳。如今有同学提出在荆州聚一聚。二十几年了,一直没聚过。在这档口,聚一聚的提议诱发并重启了我的记忆之门,想起了一些师专的往事。于是突破我心理的篱樊与禁忌,晒出我岁月的痕迹。
荆州虽不是省会城市,但是历史名城,所以承载着大量的历史文化。我是文科生,其实更钟爱的更关注的是一座城的历史,相反一座城的今天我倒不是那么关注。荆州古城墙,荆州博物馆,张居正街,孙叔敖衣冠冢……荆州城里的古迹都有着深厚的历史意蕴。
(一)    游城墙,见老外
到荆州师专报到第一天,我和一位同乡撂下行李,迫不及待兴致勃勃从荆州古城南门开始,沿古老的城墙徒步行走。我们起初当然不知道有多远,要走多久。但一开始我们就决定,不管走多远和走多久都要沿城墙绕一圈。在城墙的东南西北门,都很繁华(当然后来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门),车水马龙,四个门都保存相当完好。特别是东门还有城楼与瓮城,每天接待络绎不绝的中外游客。我们两人沿城墙一路前行,绝大部分路段行人并不多,树木俨然,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当时社会治安并不太好,在城墙人烟稀少的地方经常发生刑事案件。我们初来乍到,起初并不知道这些。这次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一路里没遇到劫匪。时隔两年有一次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在城墙上游玩,刚走出南门外不远,就遇到四个劫匪,好在他们只打劫了我们身上不多的几十元钱。
且说走着走着,我们才知道城墙还比较远,因为我们的体力有所不支。我们稍作休整,继续来到东门的宾阳楼,这里恢复如初,城楼瓮城还有彩旗飘飘甚是壮观。正好这时候有一只外国游览团上来。这也是我们作为足不出户的农村孩子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老外。当然凭我们的英语水平,与他们交流很是困难,于是好奇的跟了几步才离开他们。一个农村来的孩子,国家的开放程度又不深,学了好多年的外语,很少见到外国人,除了在媒体里见到老外,真难在现实里见到老外了。所以头一次见有几分好奇。
在荆州第二次见到老外,是和另外一个同学在校外街上溜达,刚路过一个珠宝店,从一辆旅游大巴上走下来许多外国人。我们两人一是好奇,二是想学学外语,所以也跟着进去。一个外国妇女看着橱窗,用英语问着价格,一个女店员用笔在纸上写了价格给她看,也许听力口语不行吧。我们在旁边看着看着,突然有人开始赶我们两个出去。我们莫名其妙,也许我们两个穿的过于朴素,但我们没干扰他们做生意呀。一些中国人就是这样势利眼,狗眼看人低。我们没理论,就默默地离开了。
         在荆州师专还是有外国教员的,当然只有英语系学生才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外国人。在整个师专只上了一节游泳课,游泳池在江汉石油学院。在那里见到一位外语系的男老师和一位外籍女老师在戏水,据说外籍女老师已经与那位男老师谈婚论嫁了。在水里鸳鸯戏水,很是开放,根本没有中国人男女授受不亲的尴尬和限制。
在荆州老外见了三次,至今出门太少,老外也没见过。学了好多年的英语就这样搁置起来,派不上用场。学非所用,学不能用,难怪有人说要取消英语高考。
(二)    游博物馆
上学报到的第二天,我和同乡直奔荆州博物馆。博物馆馆藏极其丰富。西汉古尸,几千年而不腐,人间奇迹。不过我们也没近看,不知五官如何。里面展示橱窗里有很多断瓦残片,不看解说,我们根本无法把它们同历史联系起来。我们边走边看名片上的解说词。这时正好一个旅行团在一个讲解员带领下来到橱窗前。那个讲解员是女的,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她滔滔不绝娓娓道来,我两跟着她走了很远。被她的漂亮被她的谈吐吸引了,我们久久不愿离去。在我心里,默默地说“娶妻当如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越王勾践剑,在橱窗里放着的据说只是仿制品。
(三)    听讲座
在师专,我最热心的是听学校各系组织的讲座。讲座的海报,张贴在固定地方。我只要有时间一定去听。在心底我一直崇拜大师。讲座当然是大师级人物主讲,有本校的有从外面请的。听这些讲座,对提高自己的视野确实有好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四)    做家教
在大二那年,有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份家教,每月八十元。我欣然应允。家教对象是一小学男孩,父母亲经营一冰袋厂,孩子数学有点跟不上。每个星期天上午补几个小时,孩子家长待人非常和善,每次补课都留我吃午餐。这是我做的头一份家教也是大学里唯一的一份家教。孩子的认真,父母的真诚都给我留下极佳的印象。

离线heju123

13楼 发表于: 08-16
忘不了
  漂母是《史记•淮阴侯列传》中一个漂洗丝絮的老妇人,今江苏淮阴人(现淮安区)。书中记载,韩信少时家里很穷,他虽然有些才能但却一直得不到别人的认可,还有人说他品行不太好。韩信既不会做生意,又没什么手艺,所以只好寄人篱下,在别人家里吃闲饭,时间长了周围的人都讨厌他,给他脸色看。他只好选择到淮阴城旁的河边钓鱼来维持生计。
一次,韩信钓鱼时,河边的一位漂母见他一副饥饿的样子,就把自己带的饭给韩信吃。就这样,漂母漂洗了数十天的丝絮,为韩信带了数十天的饭。韩信对漂母说:"吾必有以重报母。"韩信的意思是不会忘记漂母的恩惠,他会报答漂母的。没想到漂母却说:"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漂母的意思是因为可怜韩信才给他饭吃,哪里是希望得到回报啊!"大丈夫"、"王孙"是漂母对韩信的尊称,由此可见,漂母的话语其实是暗含激励的,她希望韩信能够振作起来,有所作为!有学者考证说,漂洗丝絮在当时是一个行当,这个行当很辛苦、很劳累,经常会弄裂双手,并且也赚不了几个钱。漂母能够在收入极其微薄的情况下帮助韩信,确实难能可贵!
漂母的无私大爱不仅影响了韩信,还深深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历代学者多有诗文对其赞颂,历朝官府也纷纷建祠树碑以示褒扬。至今,漂母墓、漂母祠仍巍然屹立在淮安境内,成为国内著名的母爱文化教育基地。
我今天要强调的不是历史名人韩信,而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漂母。在每个人的生活里会碰到很多生活的难题,会遇到各色人等。这些中有的是与你朝夕相处,有些人是与你萍水相逢只是一面之缘,以后不可能再见面,但是就是一面,以后可能在你的记忆里永生不忘。韩信生活里出现了漂母,本是非亲非故,可就是这个萍水相逢的人成为韩信人生的转折点。在我的脑海里,也时隐时浮着一个人,只是一面之缘,而后再没见过。即使再见,我不是韩信,所以不可能千金谢漂母那样不报答。今天用文字的形式把久存在记忆里的残片编纂起来,算是我对那位曾经给我帮助的聋哑人的思念和感激。
那是在上高中期间,一次放月假,我和一位同班同学结伴而行,各自骑着一辆自行车回家。行到半路,我的自行车后轮胎没气了。路旁边有一个村庄,但我们没有亲戚也不认识谁,周围没有修自行车的,时间又是晚上夜我们得赶路,不然夜幕降临了,所以我们非常着急。在路边离我们最近的地方有一个敬老院,里面集中住着些孤寡老人。敬老院是被围墙围着的一个院子,以前我们从未进去过。我们推着自行车进了敬老院的门,遇到一老者还不到六十岁吧。我们拦住他,想把坏自行车放在他这里,明天再来取。谁知那位老者一开口,我们就知道他是一聋哑人。他虽是聋哑人,听不清楚我们的话,但看看我们的车他马上就明白过来了。他非常热情的比划着,我们也似懂非懂。他从他的房间里端出一个长凳,然后又拿出气筒,还用脸盆端出一盆水。这时我们才明白,他要给我修补车胎。长凳是让我们坐着等。他把我自行车的后内胎弄出来,打了气然后在盆里水里试了试,结果是胎某一个地方跑气。他找到那个地方,然后用胶水和旧轮胎修补好。我非常感激,但怎么说感激的话语他都听不见。我们离开时,我从腰包里掏出钱,要给钱他。他直摆手,脸上还挂着慈祥的笑容。他一直目送着我们离开敬老院门很远很远。
从那以后,我也没再进过敬老院,从那以后再没见到那位热心的老者,尽管经常从敬老院旁边经过。后来乡镇零散的几个敬老院都集中到一块去了,路边的敬老院撤了,并到哪去了,我不得而知。只是现在,事隔几十年,关于那位聋哑的好心老人的记忆残片经常浮现在眼前。每每想写成文字,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入手,就这样老者的记忆忽隐忽现几十年,我终于拿起笔写了一段关于聋哑老人的文字,就当是对所有萍水相逢不求回报传统美德的继承者们的一次讴歌和颂扬。感谢他们,“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是英国的一句谚语,意思是一件很平凡微笑的事情,哪怕如同赠人一支玫瑰般微不足道,但它带来的温馨都会在赠花人和卖花人的心底慢慢升腾,弥漫,覆盖。

离线heju123

14楼 发表于: 昨天 11:52
岁月与轮椅

林志颖的《戏梦》唱到:“昨天华山论剑,今天决战京城。原来世界竟然这么小,去年你是天王今年我是至尊。谁是谁非谁又能分清?飞来飞去飞过人群飞上云霄看我多逍遥,爱来爱去今天爱你明天爱她到底谁爱我。他们说人生一场梦又何必太计较,青春正年少我应该大声笑,岁月如飞刀它刀刀催人老,再回首天荒地老。他们说人生一出戏又何必太认真,生旦净末丑我统统扮一回,谁扮谁像谁我扮谁又像谁,别忘了下次再会。”听了这首歌,我感叹岁月的无情,真可谓“岁月如飞刀它刀刀催人老。”如今的林志颖今年已是45岁,早过了不惑之年,已不是当年青春年少的模样。
哎!最近我所在的学校又多了两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两个老者,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只能由别人服侍。前些年甚至前不久看他们都好好的,不知怎地,岁月就“馈赠”给他们一把轮椅。岁月可真无情,谁也躲避不了。他们的今天也许就是我们的明天。不知不觉看着身边的人渐渐变老变衰,渐渐地离我们而去。看着别人变老变衰,猛然觉得自己的腰开始变得僵硬,腿越来越不听使唤,眼睛越来越模糊,脸上皱纹越来越多……总之自己也不再年轻。寓言《俄狄浦斯王》中讲到斯芬克斯之谜:斯芬克斯是希腊神话中一个长着狮子躯干、女人头面的有翼怪兽。坐在tai拜城附近的悬崖上,向过路人出一个谜语:"什么东西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如果路人猜错,就被害死。然而俄狄浦斯猜中了谜底是人,斯芬克斯羞惭跳崖而死。斯芬克斯后来被比喻作谜一样的人和谜语。其实,人还有一个生不如死的阶段,瘫坐如泥,生活都不能自理。

何止袁世凯家族有活不过六十的谶言,我们老师也似乎有活不过六十岁的宿命安排。据说中国的贪官中有一种现象就是五十九岁现象,也就是贪官在五十九岁就要从权力宝座上退下来于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贪得厉害,最后在五十九岁马上要退的时候东窗事发锒铛入狱晚节不保。现在教师是男教师六十退休,女教师五十五退休。还有好多社会上的人们总把希望寄托在退休之后,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她们(他们)在望梅止渴,他们在提前安排退休后的生活。退休之后去旅行,退休之后去享受天伦之乐,退休之后绕膝承欢……退休之后没有了工作的压力,他们势必将如脱缰的野马去放飞他们的人生。殊不知,这个时候,命运的绳索已经套在他们的脖子上。院子里几位老人的去世证明,男老教师逃不过六十岁的宿命安排。六十岁即将从繁忙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的时候,人倒在病床上,某种癌症夺去了他们的生命。这正应证了《红楼梦》中《好了歌》的道理:“好就是了,了便是好。”依笔者看,与其指望退休之后去享受那个子虚乌有的结局,不如在没退休的时候调整调适心态,享受工作过程中的快乐。
现在社会整体医疗水平提高,生活水平也整体提高,中国人均寿命也提高到七十几岁,但从个体来看,或者某个群体来看寿命低于全国平均寿命,加之夺命的疾病有低龄化的趋势。譬如我周围的老教师寿命好多都不长。现在社会上在疯传延迟退休,65岁?那又当是一个结局怎样的结局?读者诸君可以自行思考。
他们的现在也许就是我们的将来。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做好准备拿出应对之策。如果我们的生命的长度不能延长或延长不了多少,那么我们只有提高生命的质量了。引用曹操《龟虽寿》,足以激励每位同志,年青的以及年老的,健壮的以及孱弱的,以一种积极的处世态度去延长我们的人生里程。“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