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63阅读
  • 4回复

[阅史览书]【族谱文化】载入史册的安成荷湖刘氏先辈们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引玉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6-28

第一节 载入史册的荷湖刘氏先辈们
(税公位下34世孙谦元谨录)

毛道海先生《潜江风情录》里,有三篇是写荷湖刘氏先辈的。其中说道:现代中国读书人使用最普遍的工具书《辞海》,在“本草述”条内这样释义:“清刘若金撰。三十二卷。……按《本草纲目》的分类收集药物六百九十一种,根据药物气味理论,联系临床实际,并引进各家学说,参以己见,加以论述,颇多阐发。……” 潜江人和他的著作早就进了《辞海》,可今日,又有几人知道当年的大司寇刘若金和他的家族史呢?

在重修荷湖刘氏族谱时,我们穿越历史,方才了解到,我安成荷湖刘氏,源自江西安福水部德言公→景公后裔,尊税公为一世祖。明朝相继徙潜,分为两个支派。一支称为“安成东岗斋楼派”,尊景公六世贿公为开基祖,分演潜江茭芭、后湖一带;另一支称为“安城沱潜派”,至景公23世秋畹公兄弟两房,迁徙荷湖垸(今竹根滩)。民国九(公元 1921)年始,两个支派合流,统一称“安成荷湖刘氏”,编修通谱,统一字派。2009——2014年,重修族谱。将支派世系进行比对梳理,至吾祖若金、应同、应钶一辈,为税公位下21世祖;至吾“谦”字辈,为34世孙。

古潜江县志与族谱资料相互印证,历史上的安成荷湖刘氏家族,曾经“诗礼相仍,簪绂相踵”,名宦、乡贤辈出,与江西安福王江老屋交相辉映。以刘若金为代表:进士,居官刑部尚书(正二品),位晋三公(正一品),可谓功高位显;还有刘应同,进士、刑部郎(正五品);刘应钶,进士,刑部郎(正五品),皆被祀“乡贤”。

尤能引以为自豪和激励后世子孙的是,吾祖若金、应同、应钶三大家族,都是祖孙几代“联登科第,世系相传”。当朝皇帝先后为他们及其父母、妻室子嗣颁发了“册封敕令”。《明万历潜江县志》有记载;《清康熙潜江县志》分别为他们立传。谨选录并简注于下。

刘勋,字建伯,号北华。少负异才,内行纯备。廟中(官署中)士大夫,崇尚正学(指儒学)、海内称同志者,必曰“北华先生”。

嘉靖戊子(1528),以“春秋”举于乡;乙丑(1565)乙南宫(太学考试第二名),授裕州学正,分检四川、山西。乡试擢国子监学录,迁刑部主事(正六品)。

“亲老疏”乞终养。同列(为官同事)赋诗荣其行,有“入归薄海闻”之句。

服除(守孝满),补工部员外郎(从五品)司节慎库。督修琉璃河桥,出纳钜万,无所染。

迁河东运司(正五品),却商人赂,三历财贿之地,并以清端闻。

拂衣(拂袖;振衣,表振作)萧然,饭粒衣垢,髦(máo长髯)修不倦。可谓不负所学矣。

晚归安成,讲学“复真书院”。年七十卒。嘉靖中(15221566),祀河东名宦。万历二年,祀乡贤。

子垓(次子),进士,仕至提学佥事(正五品)。埏(yán),季子,太学生。孙若金,进士,仕至刑部尚书(正二品),赐赞襄(辅相国)、补袞(三公之职。明清沿周制,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正一品)银印。俱以风节著(都以高风亮节著称,评价可谓高矣)。

    ——载见《清康熙潜江县志·人物志·列传》

刘勋,刘垓父。原奉直大夫,晋朝列大夫。以孙若金,官赠资政大夫、闽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刑部尚书(虽为“虚职”,名望高)。王氏,垓母,累封宜人,加赠淑人。金氏、马氏,垓继母,俱累封宜人,加赠淑人。王氏,垓妻,封孺人。

    ——《清康熙潜江县志·县志·选举志·封赠》

附录1.《宁俭说》(刘勋)(注:公常与弟子或官宦辨学论道。不曾想,300多年后的今天,竟成为反腐倡廉的绝妙论文。)

予尝申“宁俭”之说,以饬(整顿)吏治矣。

今复欲昭是说。于此间族党或者曰:“礼者,中而已矣。质过则陋,文过则靡(mí浪费)。圣人谓宁俭之骄奢,匪大中,不易定礼也。子是之说,不已陋乎?”

予曰,“俭者,质也;质者,本所在也。夫子伤文胜者之无本。”乃曰,“利而巧,文而不渐,而于林放之问,乃大之而示其本。”

曰,“宁俭,使末世皆本之务,则朝廷之典章、圣贤之礼制可得。而守,风俗恶得不厚?教化恶得不行?廉耻恶得不兴?惟俭是陋,而习于奢,将纵欲败度,踰节陵分,敢于无忌者,何所不至噫?”

古者,宫室车马,冠服饮食,往来交际,尊卑贵贱,各循其分,而不敢踰俭也,亦礼也。

今世俗陋俭而崇侈,庶民墙屋被文绣,少年趋从拥道途,越罗蜀锦照耀辇台,山珍海错,脍炙绮筵,馈遗候赠,靡不献奇贡珍,名纸仪帖,率皆金红长连噫?岂皆取诸宫中而用之哉!强取诸弱,贵取诸贱,巧取诸愚,奈之何民不穷且盗耶?且吾侪(chái同辈)大夫、士,齐民之表率也。而城中大袖、四方匹帛,非卓然豪杰,鲜能不染于奢,此士之所由失恒心,民之所由失恒产,又奈之何民不穷且盗耶?

或又曰,“俗弊大,奢也久矣。子以俭挽之,是欲以冰蘖(喻宁居寒苦但持犹如冰洁之操守。唐·刘言史《初下东周赠孟郊》诗:“素坚冰蘖心,洁持保贤贞。”)而易肥甘,吾惧其难人也。”

予曰,“否”。

冰蘖固不可入肥甘之口,敢问肥甘者,独能舍菽粟而为饔飧(yōng sūn,饭食)哉?俭,民之菽粟也。乡之长老,家之父兄,孰不有子弟群从哉?吾未见贤父兄、长老率之,而子弟群从有不从之者。挽浇漓(刻薄,不朴实)而还淳厚,是惟君子之德,有以风之(形成风尚)耳。俭固不可不行哉!

故曰,“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

厅事旋马、视第宅连云者,孰与敝车羸(léi,瘦弱)马,视流水游龙者?孰与布衾澣服,视拥貂衣狐者?孰与一盂一粟,视日食万钱者?孰与苞苴(bāojū馈赠的礼物,即贿赂之物)盈门,视庖中荒寂无人者?孰与今诗书衣冠之辈谈,则诋奢之?

非行不顾俭之是及其诘之。

则曰,“是礼也。”

噫!此而为礼,古所谓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也。夫子论三归之僭(jiàn越位),礼则斥其非俭;论麻冕(礼服)之合礼,则喜而从俭。

他日又曰,“与其不孙也,宁固。”

知宁固之意,则知宁俭之意矣。知宁俭之意,则知礼之本。而所谓文之以礼者,在我矣。

故曰,“国奢则示之以俭,国俭则示之以礼。”此圣人用中(善用)之微权(权谋,机变;谋略。清·梅曾亮《晁错论》:“其诛(晁)错者何?曰:兵之微权也”)。

知此,然后可与语“宁俭”之意。

    ——《清康熙潜江县志·艺文志·杂著》

2【乞恩终养疏】(刘勋)

臣本一介菲材,滥叨仕籍,适遂遭逢之愿,每深感激之。私正宜勉效及时,以图报称切缘。臣有父刘巨秀在家,现年八十有五,老病侵寻(渐进,渐次发展),日益衰弱。臣母氏早丧,二兄俱亡,更无以次一人可堪倚讬。迄今违旷(疏远,阔别)已几(差不多)六年,隔越三千余里,臣父亦缘念臣成疾,望切倚门。臣近得家报,心如焚灼,思若颠迷。诚念臣一父一子,相依为命。效忠之日犹长,承欢之日苦短。臣若隐忍不归,恐风烛之人,致遗终天之恨,则臣不孝之罪何所容逃?仰惟皇上,以仁孝化成天下,凡灵蠢有生,咸使各适分愿,如臣情悃(犹衷情),似可矜悯(哀怜,怜悯)。伏望圣,慈恢天地生成之仁,怜父子茕孑(qióng jié孤单)之命,放臣回籍终养(奉养父母,以终其天年)。俾乌鸟之私(谓乌鸟反哺之私情,比喻人子的孝思)少伸于今日,而狗马之力图报于将来也。臣无任悚惧,恳切祈恩之至。

——(县志·疏)

刘垓,字达可,号肖华、运同,勋子。隆庆辛未(1571)进士。历官佥事;督学云南;精鉴拔(善当伯乐)。

滇士被其风教,文运为之一变。致仕归里,睦乡党,善风俗,益以明道为己任。建“同仁书院”,以掖后进。邹公元标、刘公元卿皆有记。置学田,设义仓,施义冢,乐善不倦。

卒,祀名宦乡贤(品德、才学均为乡人推崇的人)。

子南金,恩贡士。孙泌如,高隐(乐隐不仕)、乐志会(爱与志同道合者交往)。孙效会,岁贡士,历咸宁、谷城教谕,以卓异擢(升职)怀宁知县。

    ——《清康熙潜江县志·人物志·列传》

刘埏yán,刘若金父,诰赠资政大夫,闽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刑部尚书。赵氏,若金母,赠淑人。张氏,若金妻,赠孺人,加赠淑人。张氏,若金继妻,封孺人,加封淑人。

    ——《清康熙潜江县志·选举志·封赠》

刘若金(15851666),字用汝,号云密。生万历乙酉(1585),性刚介严整,喜分别伦类,面折人过。为文以清真、湥(tū水之流畅)健为矩彀(gòu目标)。好苦思。名其制义(功名八股文之类)曰“渴日草”(急热下救渴的灵草)。天启辛酉(1621)举人,乙丑(1625)进士。

授古田知县,海圩瘠邑,群盗聚丛篁灌莽中,梗驿劫旅。若金至,苏邮弭盗,台、使(俱官名)交荐,调补浦城令。古田攀留不得,与浦城争讼于建宁太守。守曰,“朝命也,应与浦城。”闽人传为美谈。

浦苦旱,若金甫视事,即廉,得巨蠹(大贪官),榜杀之。应时澍雨,以平斗斛贼,功擢南吏部主事,转郎中,出为淮海兵备佥事。

淮右为濠泗门户,流寇方炽,饷缺卒骄,脱巾兆变(刚入仕就蜕化变质)。若金剔釐(分类)训练。清冒领、擢将才,罗举于伍,授以方略。置堡设逻。贼相戒,不敢犯境。

淮多势豪大猾,丛奸害政(聚集为害治理)。若金摘发锄击,逾年而淮大治。

河工因循成习,若金搜求水道,悉心疏筑,所开淤河与刘兵宪堤,今犹称之。

奏最(考绩优等,报朝)晋一级,赐白金文绮。益为当事者所忌,投劾还里。

已而,上(崇桢帝)知其忠干,优诏(褒奖的诏书)起南通政司右参议,特简(破格选用)副都御史督抚。

闽广中原方乱,而若金保海上,寇辑民安(东冈谱),特擢兵部侍郎,历迁刑部尚书,赐赞襄(辅助),补袞(三公之职。明清沿周制,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银印。

致仕归,杜门谢客,题常所读书屋曰“谓然轩”,自号“蠡园逸叟”。竟陵孝廉吴骥赠以诗曰:“兵戈间道入趋陈,追忆深恩顾老臣。留得黄冠依故里,占来白社讬先民。荫松息竹俱流韵,积雪凿冰益爽神。自有龙门难望见,劳身犹作路旁尘。”其推挹若此。

若金草书最佳,不轻为人作,故流传者少。善摄养,精研轩岐(医术)之书。耄耋精神不衰。著《本草述》二十四卷行世。康熙丙午(1666)年八十一卒,祀乡贤。

子洸(guāng),顺治庚子(1660)举人,沅陵教谕。湜(shí),太学生,候选知县。

    ——《清康熙潜江县志·人物志》

塞翁,名泌如,字鄴()侯,系出安成刘氏。翁高祖赠君巨秀徙居潜江,生翁曾祖孝廉勋,官运同。勋有子三,仲曰垓,进士,历任提学佥事,以理学名,是为翁祖;明经南金佥事之子;司寇(刑部尚书的别称)若金之侄。

翁性狷介(正直孤傲,洁身自好),不伍于俗。时人有于陵,仲子之目,实为翁所自出。翁少即厌弃纨襦,知世将变,乱学制,科不成,遂有稼圃终焉之意。

崇祯癸未、甲申间(16431644),司寇奉特召督抚闽广,遣人迎翁携家同处海滨,以恩荫相属。翁拂然曰:“习见台阁故事,虽有黄琼、李固,自甘恬退守节,岂少季(晚辈、小的)札子,臧独奈何受任子封乎?”因自号曰“塞翁”,其坚德、固性,困益甚,而守益贞,可谓难矣。

所居常屡迁,喜与人饮,兴至则吟诗,吟成随手弃去,不以示人。工写生,其所作:竹树花鸟。酒阑,歌罢微醺,落笔尺蹏(蹄,犹言纸张)便面,笔墨飞动,狂呼大叫,淋漓满志,得者争以为宝。或贻书致币,郑重请乞摩抄。缩瑟经时,不肯就一纸。四方贤公卿造庐,就见者无虚日。翁唯引分自谢(婉言谢绝),以是逃名,而名愈盛。

年七十一卒。

子效曾,岁贡士,初授咸宁教谕,补谷城教谕,以卓异擢怀宁知县。介特有为,能不媿(愧)其家学焉?

孙先,岁贡士;灿,太学生。

    ——《康熙潜江县志·隐逸传》

胡氏(15141594)邑庠(xiáng)生刘堪(字草塘,刘垓公之兄长)妻。麻哈(本麻哈长官司。洪武十六年置,属平越卫。弘治七年五月升为州。今贵州中东部有麻江县。)刺史胡公拱明女。御史公錀(lún)姊也。

夫亡无子,泣血,勺水不入口者旬日。舅,工部刘勋(亦夫之家父)曰:“如吾老而夫弟稚,何勉起营?”

葬夫毕,结庐墓左。岁一再归省时,两叔垓、埏方在襁褓。胡抚育如子。后,垓成进士,官督学;埏补太学生。皆敬事之如母。家训雍穆(庄重和睦),严不敢逾。

会(恰巧)汉水氾(fàn)滥,茔围如盂,负畚(běn)、鍤(chā)障之,竟弗溃。邻火,弗戒,叩哭呼天,飙返焰熄。岁饥盗起,家人劝且归避。胡曰:“吾贫老嫠(寡妇)也,即不测,正吾死所!何避为?”

邑侯(县令)上其事,直指赵公,题请万历二十二年(1594),奉敕(chì)建坊,表为“贞节之门”。胡北面叩首,呼万岁曰:“妇职尔,敢如帝命!”叩已,益哭无声,呕血委顿,亟呼弟垓为志其壙(kuàng墓穴)。至毕,令读一过,首肯而逝。寿八十。

甥进士参政李之皞(hào胡氏妹之子)表其墓石。

    ——据《明万历潜江县志》、《康熙潜江县志·女贞传》

刘应同,字襟河。万历癸未进士。官刑部郎。疏请开豁疑滞,重辟(重新甄别)百有六人。有手著《昭狱录》。迁汉中太守,值大荒,捐俸赈饥,不能给,妻戴销簪珥以继之。民欢呼载道。所莅监司勉修故事,饥民大哗,监司忌之,欲构陷同。后知其廉,乃释。及守保宁时,郡有张桓侯庙,岁娶妇,以巫夜分纳币女家,晨启门视之,则黄白纸牍,里人大懞。钱买女,合鼓吹笙帛纳庙。越三日,出其骨。里人不应,则多水火疾役横死者。至期太守主之。其太守不欲举行,则殃先太守。同至,先期作表《告桓侯》,临事,则火其庙,枭悬其首。一郡震慑,妖遂以平。郡人戴德,立祠以祀。公之大德,在“豁狱诛妖”。厥后,长子贞吉,以乙酉隽于北闱。季子昌吉,与孙璔、环、璹(shu),己卯同隽于楚闱。瑅,岁贡,学博。异人异事,应有异报焉。

(康熙潜江县志·人物志·列传)

刘尔顺,刘应同父,敕赠承德郎刑部广东清吏司主事。郭氏,应同母,赠安人。戴氏,应同妻,封安人。

(县志·选举志·封赠)

戴氏,孝廉刘贞吉继室,汉中太守应同长妇也。贞吉卒,戴年甫十九,一子夭。矢志不二,严整闺范。躬率两婢績纺,内言不出于阃(门槛)。叔昌吉诗有“夜哭亡儿昼哭夫,城为崩尽海为枯”之句。病剧,强起,延昌吉入,陈布缕若干箱,泣告曰:某不幸所得面翁姑,夫君泉下者,正赖此尔。我生虽窘,不敢以市粟为人之衣被也。今且死,愿以是作佛事。言讫遂终,年三十六。

(县志·人物志·女贞传)

刘昌吉,字季长,汉中守应同子。崇祯己卯科,与仲子璔、侄璹同登楚榜。楚悼烈王公讌(同宴),讯及隐德,昌请给楮墨,即席赋献七律一首,王益奇之,给予尤厚。 昌幼失怙(hu,依靠),为清白吏子,家无赢赀。侍母张恭人,食贫自力,有诗云:“一区子与母,一灯读与织。”反复吟之,泣下占襟。张卒,昌哀毁骨立,茹素三载。尝于鄂城买箧(qie,小箱子),贾人误投箧内有百金。昌还之。其不苟于利,类如此。顺治壬辰授黄陂教谕,有高生某被诬坐,以逆议发兵剿。昌毅然以百口保之。密谕高生自缚来见,事得白。寻,请老赋归,裹足城市。日与田夫野老课量晴雨,乡人习之,亦忘其为荐绅也。著《拙集》。年七十卒。子瑅,岁贡士,训导。璔,同榜举人,仕至同知。

询先德即席赋献一首(昌吉)

明问恭承内使宣,焚薰拜手倚宫传。

徇公职父前廷尉,许国臣兄古孝廉。

家世敬官生事少,诗书奉教力田先。

自惟圣主贤臣福,犬豕捐糜敢负天!

(县志·人物志·列传)

刘璔,字声玉,号岸僧,汉中太守应同孙,黄陂教谕。昌吉仲子。通敏赡(机灵多智)。学问与物,外和而中介。孤尚逸情不可得,而亲疏人也。崇祯己卯同父昌吉、从弟璹登贤书。顺治丁酉授永平府推官,畿辅要冲(国都),俗悍黠xia,动皆制肘。璔廉正不回,强御(豪强)多所忌惮,而民甚德之。未几迁南康府丞。私喜得山水胜地,可遂卧理台,使夙知其贤,檄摄德兴令。事比至郤征耗。平讼狱、清惠清廉、仁惠之声。偏境内寻,解组归。康熙甲辰,以摄令时承追积逋,应垫银五百余两,征赴兴。兴人闻璔至,无远近来迎,忻且哭者千百人,且议代偿。殚力乐输不逾,旬而毕。璔父闻之,谓能不辱祖父清慎家传,赋迁吏四绝句纪其事:

“迁吏从来久处难,权轻怒众谤无端。殷勤传尔民情厚,较胜初时旧爱官。

可怜公道近唯民,恩不能忘怨即徇。如客所称群戴拥,始知官不厌甘贫。

受罚宁能出彼乡,民难代赎敢相商。多金倾国交争免,况更今年大苦荒。

行时会忆哭盈郊,如覆慈乌母脱巢。待罪来时何许事?欢声带泪泣鸣梢。

璔晚憩荷湖。纸窗、木榻、布袍、蹇(jian,跛腿)驴,潇然无异寒士。尝自题其壁曰:“亦然农叟,亦然郎官,其高致如此!”年六十七卒。

(县志·人物志·列传)

刘尔宇,字承甫。负气倜傥。丰于赀(有钱),好行其德。为黎州目,未几弃官。归筑一室于荷湖,以经艺(五经六艺)课子。万历甲戌,邑侯朱熙洽欲覈(核)亩设堞,为潜兴百世之利。恒苦豪右(豪门大户)掣肘,责成分瘁,甚难其任。廉诸众所推服者,惟宇。叹曰:“吾患不得黎州公。公来,吾事济矣。”遂函采造,请宇为大公正。宇矢心竭力。当时,豪黠之欲避役者、飞诡者、苞苴者,绎于庭。宇但笑谢之。不复问亦不以相忤。卒之,均    城两政,毕举宇之功大矣。潜人德崑山朱公不忘    知宇公正,襄事之劳,故特表而岀之,与崑山同    。(敕赠承德郎南京刑部陕西清吏司主事。欧阳氏,应钶母,赠安人。谢氏,应钶妻,赠安人。)

子应钶,进士,仕至嘉兴知府。

(县志·人物志·列传)

刘应钶,字平叔,号衡螺。性慈孝,事亲色养(孝顺,使父母愉快,常有笑容)不倦。万历己丑成进士,服官所至,以孝悌著。由刑部郎出守太平,开河振武,辟“青山书院”,与诸士讲肆其中。移守嘉兴,狱卒列陈刑具,钶怆然曰:“恶(怎么可以?)忍以人难忍之痛,迫自诬服,而快长吏意耶?”尽撤去之。并禁丞倅(cui,副职)以下,属邑洎(ji)毋得用。忌者以此中(伤)之,遂解组。归以所得禄分惠族人,少长无遗。订刻《朱子语录》,疏圣谕,以训子弟。吉水邹忠介公称:“钶勤于检身,疏于防人;锐于慕古,暗于涉世;粹乎穆乎。如金未鑛,如玉未琢,其行谊可知已。”子达善,岁贡士。孙珏(jue),知县。

刘珏,字两玉,号木容,岁贡士。

顺治乙未考身言书判(书法、文理)上等,引见,赐宴皇极门左楹,授闻喜知县。寻(不久)以旧令甫累罢归。珏制行宽简,能诗,爱清谈,笃嗜朋友,于艺无所不通。卒年五十一。子逴(chuo)俊,甘贫力学,善属文。  

送别韩晴岚明府(刘珏)

几载潜阳尹,言归及此时。行囊无长物,父老有遗思。宦海波原险(原注:公以清廉不合时宜去),冰壶操莫知。分襟多少泪,挥沥在江湄。

(康熙潜江县志·人物志·列传)

叶氏,闻喜令刘珏贰室也。珏中年艰于嗣。顺治甲午以岁贡士应身言书判,试得上等,谒选京师,娶金华叶天庸女偕之任。生子遴俊、逴俊。寻随珏解组归里,见其嫡戴氏,敬事如姑,不敢与均茵慿(yin fen,同席)。戴甚暱(亲近)之。未几珏卒,叶年二十九。所生二子,一七龄,一五龄。叶矢同戴,励志苦节。珏固清贫,仅有瘠产数百亩,频没于汉。又值军兴徭重,患侮叠至。戴老病不能支,悉以家政委叶。啮蘖(咬紧牙关)尽瘁,持门户,营衣食,奉戴恭谨无间言。课子读书,虽播迁,弗辍业。考刘氏家谱,论赞叶氏有“家既贫而教子弥勤;年犹少而守节维坚”之语。宗族之称,征其实已。年四十一卒。子遴俊早夭;逴俊能砥行自立,有文誉。

(县志·人物志·女贞传)

第二节 现代人关于荷湖刘氏先辈三大名宦的介绍
    
毛道海

明朝潜江人刘若金,是朝廷的大宦,官至刑部尚书;同时,他又是继李时珍之后的大医药学家,著有32卷、80余万言的《本草述》行世。

300年前,潜江城西门外二里出,有一别墅名“蠡园”,蠡园主人便是刘若金。刘若金号用汝,字云密,明天启乙丑(1625年)科进士。他于明崇祯年间致仕归里后居住其间,自号“蠡园逸叟”。

无锡太湖也有蠡园,那是春秋末年越国大夫范蠡与西施泛舟的地方,湖光山色,楼台亭影,是历史上著名的风景区。刘若金自把别墅袭蠡园名,至少这里的风景也是十分美丽的。宜城邱瑜《寄题蠡园》的诗曰:“水国人家冰镜里,兰堂深向镜中开。归云似爱庭柯色,闲鹤偏依花径苔。岂谓明时堪大隐,暂将幽事试清才。逃喧知尔能疏放,日上莲舟去几回。”这里是玛昌湖畔,诗中的“水国”、“冰镜”、“莲舟”当是不难理解的。

作为明朝中央机构“六部”之一的刑部尚书,官可谓大矣。潜江宋朝状元毕渐,只以荆州知府终老;潜江明万历进士欧阳东凤,是中央机构中与“六部”平行的“五寺”之一的太仆寺少卿,比之刘也低一级别。但刘若金与欧阳东凤一样,他的名字也被收入中华民国十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名人大辞典》中,但明史未为之作传,清人曾为此不平。

刘若金中进士后,始授古田知县,把一个“群盗聚丛,梗驿劫旅”的沿海穷县,刚刚治理的有了头绪,又调浦城令。古田人攀留不得,一状告到建宁太守争知县,太守曰:“朝命也,应与浦城。”这种以诉讼两地相争父母官,在闽传为美谈,即使是今天的潜江人听了也是很舒服的。继浦田知县之后,刘若金累官南部郎中、淮海兵备佥事、南通政司右参议、副都御史,刑部尚书等。在淮海兵备佥事任内,他所筑的“刘兵宪堤”,载入当地史籍,朝廷曾给他以“白金文绮”奖。在任副都御史时,督抚闽广中原,跑遍了八闽的山山水水,一边给人治病,一边搜寻各种草木花卉,为后来著作《本草述》打下了基础。

明蕲州人李时珍继承学医,一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后来用27年的时间写成《本草纲目》,共录药物1892种,成为祖国医药学的一份宝贵遗产。《本草述》刊行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104年以后的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任涟水知县的刘若金之子刘湜将《本草述》梓刻行世。

《本草述》是刘若金在蠡园完成的。他致仕归里时大约50岁,此后杜门著述,共用了30年时间写完。81岁病卒,书尽人逝。

笔者不知道潜江市的馆藏单位是否有《本草述》一书,但《本草述》存留在世间人无疑的。现代中国读书人使用最普遍的工具书《辞海》在“本草述”条内这样释义:“清刘若金撰。三十二卷。……按《本草纲目》的分类收集药物六百九十一种,根据药物气味理论,联系临床实际,并引进各家学说,参以己见,加以论述,颇多阐发。……潜江人和潜江人的著作早就进了《辞海》,可我们今日的潜江人又有几人知道明朝的大司寇刘若金呢?

我从清朝末科潜江进士甘鹏云编著的《潜江书徵》内,看到了康熙三十九年《本草述》初刻版的数篇序言,他们分别是竟陵吴骥,海昌陈訏遂安毛际可等人写的;还有禹航鲍木肃的《跋》和陈訏的《目录识语》。写这些序、跋的时间大都是康熙三十八年和三十九年(16981699年)两年间,独被刘若金“呼为小友”的明庚午(1630年)竟陵举人吴骥的序成于康熙五年(1666年)。吴骥曾于康熙三年(1664年)来到蠡园拜访刘若金,刘此时仍“神明不衰,剧谈弥夕,酒阑独灺”,他向吴骥介绍了《本草述》的成书经过,并嘱为之序。包括吴骥在内的所有序、跋作者高度评价了《本草述》,他们说此书比之《本草纲目》是“另出杼轴,去华务实”,把《本草纲目》中“引而不发者,咸为抉其奥,展其蕴”,是“自成一家言”,可与《本草纲目》“较优劣絜长短”的著作。还有序作者把刘若金与范仲淹相提并论,说他有范文正公“良相良医”的公心,方能做到三十年如一日,做出一番千秋百世的功业。

◎ 摘自《潜江风情录》(毛道海撰

【附录】

祖传轶稿中关于若金的记述
——根据33世孙刘益发提供的影印件整理

在刘勋、刘若金守墓传人刘益圣的家中,现存有一沓残缺不全的手稿。其中大部分是关于祖茔、祭田零零星星的记载,另外还有一纸关于若金的记述:

若金公,号云密,前明天启辛酉举人,乙丑进士,由浙江(福建)古田县令,至闽广巡抚,内陞大司寇。至崇祯末年,隐居归家三十余载,寿至八十有八岁。将所捡书斋题名“谓然轩”,自号“蠡园逸叟”。并著有《本草述》一套,竭力三十年,始成未梓。为卷三十有二,药名四百九十种,属笔八十余万言。至康熙三十八年己卯,嗣子刘湜公,号馀清,别号涟水,宰浙江淳安县知县,将父所著本草述药稿带至县署,与诸同寅较阅。有淳安工科给事中谭瑄,尊大人筑巗公以五经成进士,亦所著等身之书,与若金公仿佛略同,因兵燹失散,不胜抱恨,忽见若金公此稿,大为欣然,当与涟水公相商,即行较正发刻,切无延缓,并捐资助。涟水公致仕归里,版亦未成。今惟浙江即有此版,别    书已传于各省大行。

(据谱载,谭瑄乃南金次女婿,沔州进士谭士讲第五子。另据《本草述》谭瑄自序落款为“通家子”来分析,亦可印证。)

斩神像的刘应同和他的子孙们
毛道海

旧制太和乡荷湖垸,在今竹根滩境内。明万历癸未(1583年),荷湖垸出了一个进士叫刘应同,他比黄汉垸的太仆寺少卿欧阳东凤早中进士6年。

进士是封建文人追求的最高功名,也是进身仕途的最具权威的资格。

刘应同,字襟河,历官刑部郎、汉中太守、保宁太守。封建王朝的某个官员在效命皇帝的同时,如果还能顺应历史潮流,为包括广大劳苦百姓在内的被统治阶级做些好事,那他就算是进步的了。刘应同正是这样一个进步意义的官员。比如他在任刑部侍郎时,斗胆上疏“开豁疑滞重辟”积年陈案,得到皇帝“恩准”,通过甄别释放案犯106人。据此,刘应同写了《昭狱录》一书。又如迁守汉中,正值大荒,刘应同又把自己的薪俸和积蓄拿出来赈灾,钱不够,妻子戴氏卖掉了金银细软支持他。民众欢呼载道。最能表现出他的超人胆识和同情穷苦百姓的,还数刀斩张桓侯神像一事。桓侯,是三国名将张飞的封号。刘应同任保宁(今四川阆中一带)太守时,那里的张桓侯庙被一巫婆把持,巫婆假以桓侯魂灵附体,说是每年都要娶一位年轻美貌的民女为妻,否则就给这里降下水火和瘟疫灾难。“桓侯娶妻”也完全由巫婆一手操办,她亲选美女,要大伙摊钱送“聘礼”,要大伙吹吹打打把姑娘送到庙中。凡送往庙中的姑娘,过三天就抛出了尸骨。黎民不堪淫虐,年年如此,葬送了许多良家少女。更有甚者,巫婆还说,桓侯的“娶妻典礼”要太守亲临主持,不然,太守将最先遭到杀身之祸。这话就像圣旨,各任太守诺诺照办,从不违抗。刘应同就不同了,他到任以后,本想下令杀了这个巫婆,后一转念,杀了老巫婆不是又会出现新巫婆吗?应是在庙上做文章好。于是,他在张桓侯庙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祭祀活动。祭祀开始,他宣读了他亲自撰写的一道洋洋洒洒的《告桓侯》的表文,文中说:“你千古英雄大将军,生为兄弟杀妻子,曾甘心于妇人?死留香火祀春秋,肯失躬于淫祀?你今被一妖崇所诬,若果有知,还要这个庙做什么?!你肆意糟践民女,请自读《汉律》,犯下的是何等样的大罪?我今要斩大王身首,火烧其庙,如果有罪,‘臣将谨按天诛’!”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好不慷慨激昂!真的,他烧了庙,把张桓侯的神像也砍了,还将“桓侯”头颅悬首示众多日,闹得一郡震慑。打这以后,一方安宁,谁也没给谁降下什么灾难。当地人对刘应同感恩戴德,在桓侯庙原址修了一座祠堂,这就是祭祀刘应同的刘公祠。潜江旧志的编撰者在《刘应同传》后评论说“异人异事,应有异报焉!”

这话,恰好言中了。后来,刘应同的长子刘贞吉中了举。再后来他的四子刘昌吉与昌吉之子刘璔、侄子刘璹、 父子侄3人在崇祯己卯科(1639年)一榜中举,同登贤书,成了潜江乃至中国士林中罕见的事,真所谓“异报”了。

刘昌吉继承了父亲做人的品德,志载他在鄂城买了一手提小箱,回家打开一看,内有卖主误放金百余。刘昌吉不苟小利,当即退回。他当黄陂教谕时,“有高生某被诬,坐以逆,议发兵剿”,刘昌吉闻讯,一面以身家性命为高担保,一面密谕高自缚见官,禀明情况,最后真相大白。他归田后,常与村民谈论晴雨农事,乡人不以为绅。刘昌吉的儿子刘璔先授永平府推官,继迁南康府丞,不久又掌德兴县篆,所到之处,“却征耗,平讼狱”,遍布清惠之声。不料解授返乡后,说他当德兴县令时,有历年承办的500余两逋逃税未上缴,限期兑清。一纸函札,引起了一场大的风波。刘璔赶往德兴,那里的人“无远近来迎,忻且哭着千百余人”。老百姓是一面镜子,他们知道刘璔乃被人所诬,遂你十两他二十两地合资给他“代偿”了这笔款项。这件事,使璔父昌吉大发感慨,说儿子不辱家风,写了《迁吏四绝句》纪其事。这四绝句中的第四首反映了刘璔离德兴任和因案牵连再赴德兴时的官民关系,现抄录于次:何时曾忆哭盈郊, 如覆慈乌母脱巢。待罪来时何许事? 欢声带泪泣鸣梢。

末了附一笔,19891117日,市博物馆副馆长薛远传在竹根滩镇罗赵湾二组发现了被当着板桥用的刘应同墓碑,上有“明中意大夫刘公应同暨戴恭人张宜人墓”等字样,这证明了康熙志载“汉中知府刘应同墓在县东北荷湖垸,子孝廉黄陂教谕昌吉、孙南康同知璔墓俱在同垸”是完全准确的。可惜薛副馆长当时无钱雇车运回,至今该碑仍在远处任人践踏。

◎ 摘自《潜江风情录》(毛道海撰

具有菩萨心肠的大宦乡贤 刘应鈳
——34世孙刘谦元整理

应钶,乃安成分演沱潜祖简(即义亭)公之嫡孙。简生四子:尔宗、尔荣、尔宇、尔庆,钶为尔宇之长子。

钶生于明嘉靖壬戌二月,行七(民国源公旧谱载行三十二)。字平叔,号衡螺。中万历乙酉乡试、己丑进士。历任南京刑部陕西都察院司主事(三任),转河南清吏司署郎中事主事,陞太平知府(太守),转嘉兴知府。卒于万历壬寅七月,葬荷湖仁和垸。

关于应钶公,家谱和《康熙潜江县志》记载都非常简略,寥寥数语加起来,总共不过300字。但我们从中发现,他的形象还是相当高大的,不仅是一个大宦,还是一个乡贤,一个具有菩萨心肠的大善人。

应钶公出仕以后,政绩卓著,尤其在为当时朝廷的吏治(司法)方面颇有建树,因此受到当朝皇帝的赏识与器重。旧谱保存了明万历十二年、二十二年的两道敕封文书,褒奖应鈳公“著绩南朝,嘉乃贻谋”;称赞他“德器冲夷,才华敏赡,早抡制对筮,仕南曹而执法不挠,得情无喜,佥谓平允,逮于朕闻”。旧谱世系应鈳公位下标明“有华表为记”,然而非常遗憾,未见流传下来。

古县志有这样记载,钶“……出守太平,开河振武,辟‘青山书院’,与诸士讲肆其中。”说明他的执政理念,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并且在那个时候就懂得“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道理。初任太平太守,就一手抓“开河振武”,注重基础设施和农田基本建设,振兴当地经济,让老百姓安居乐业;一手加强上层建筑领域文化建设,建造“青山书院”,并与诸士在其中开办讲堂,以提高人们的文化素养和道德品质。这在封建官僚来说,很是难能可贵的了。

应钶公身上的另一亮点,在于虽然出人头地、当了太守,但他并没有忘本,而始终“以孝悌著称”。县志称他“性慈孝,事亲色养不倦”。说明他心肠特别好,是个大孝子。凡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性格纯正平和,谙于涉世,行谊磊落。江西吉水老屋那边,有一位同朝为官的老表,名叫邹忠介(元标),是应钶家族的世交。他对应钶公是这样评价的:“钶勤于检身,疏于防人;锐于慕古,暗于涉世;粹乎穆乎。如金未鑛,如玉未琢,其行谊可知已。”这段中肯的评语,被收入了《康熙潜江县志》。

然而,也许正是因为他太善良了,“勤于检身,疏于防人”,以致于他关于废止“刑讯逼供”的一次“改革”尝试,竟不为当时的当政者所接受,遭到革职打击。县志载,他作为太守,每上朝,看到狱卒们陈列的五花八门的刑具,很是反感,说,“怎么可以用常人难以忍受的刑罚,屈打成招,以此来满足官吏们破案的虚荣心呢?”遂吩咐手下,将所有的刑具通通撤掉。还立下一道禁令:凡(县)丞副职以下,在管辖范围之内,从此不得使用刑具。这样一来,显然触犯了封建士大夫特权阶层的利益,麻烦可就来了。同僚们都反对他,群起而攻之,大肆中伤诽谤他。应钶公终于被“解组”(下课)。

回到家乡,他做了大量的善事。主要有:

首先,他将自己所得的俸禄部分分惠给了族人。“归以所得禄分惠族人,少长无遗”;“施田十六亩”;

其次,自己出钱,重建当地的古渡、生阁,还修祠堂、培地等;

其三,晚年纂修第五回族谱,并为之序(见前);还矢志不渝订刻《朱子语录》,注释圣谕和经典名家著作。别人问他,忙这些为的是啥?他说,一不是为求功名,二不是为卖钱,只是用来教育后世子孙。

可惜可叹的是,钶公所刻之书,并未见传世。不能不说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录自(荷湖刘氏族谱)

君子摄而不瘾。
离线886886pp

沙发  发表于: 06-29
除了刘,欧阳,说说潜江特有的万家,丁家,熊家,齐刁家
离线侯学义

2楼 发表于: 06-29
欧阳东风的坟墓在十号湖一带,坟头不见,有石人石马石翁仲。不知刘家先人刘若金的坟墓在哪里。如果方便的话,刘家后人可以将刘若金先生的坟墓好好修缮一下。他老人家为官的时候,肯定为社会造福不少,辞官回家之后,不仅著书,可能还治病救人。一个医学家,在任上肯定时一个好官,这是由他的职业所决定的。
离线引玉

3楼 发表于: 06-30
回 侯学义 的帖子
侯学义:欧阳东风的坟墓在十号湖一带,坟头不见,有石人石马石翁仲。不知刘家先人刘若金的坟墓在哪里。如果方便的话,刘家后人可以将刘若金先生的坟墓好好修缮一下。他老人家为官的时候,肯定为社会造福不少,辞官回家之后,不仅著书,可能还治病救人。一个医学家,在任上肯定时一个好官, .. (2019-06-29 17:33) 

感谢侯先生的关注与良言。若金祖茔,大致在紫月村,那里尚有不少守墓传人居住。若金直系后裔,分布在今熊口郭塆、后湖一带。至于具体墓址,一点痕迹也找不到了。我们打算吁请政府,看能不能进行考古发掘。还请您今后多加关照。谢谢!
君子摄而不瘾。
离线侯学义

4楼 发表于: 06-30
回 引玉 的帖子
引玉:感谢侯先生的关注与良言。若金祖茔,大致在紫月村,那里尚有不少守墓传人居住。若金直系后裔,分布在今熊口郭塆、后湖一带。至于具体墓址,一点痕迹也找不到了。我们打算吁请政府,看能不能进行考古发掘。还请您今后多加关照。谢谢! (2019-06-30 16:15) 

按说刘若金先生论官阶还超过欧阳先生,辞官回乡之后又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还著书立说,那么去世之后朝廷对这种社会影响比较大、口碑比较好的退休官员应该有所表示,比如像对待欧阳先生一样,允许树碑立传、坟墓处配石人石马石翁仲、还有比如建立牌坊等等,多少会有一些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们多查找历史资料、文档等等,多在民间探访,一定会找到刘若金先生的陵寝之地的。刘若金先生可能是潜江建县以后出现的级别最高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