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59阅读
  • 4回复

[艺苑交流]增强文化自信  编撰潜江方言(代前言)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引玉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6-26
增强文化自信 编撰潜江方言
刘谦元


    潜江地处江汉平原腹地,文化底蕴丰厚,历史悠久,文化灿烂。这片土地孕育了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汉俊,辛亥革命元老、新中国首任农业部部长李书诚,文坛泰斗曹禺等众多英才。“花鼓戏”、“江汉平原皮影戏”、“潜江民歌”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项被列入省级、()被列入市级非遗保护项目。作为民间文化载体的潜江方言,在荆楚地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属非物质文化遗产,极具研究传承价值。语言,作为文化的重要载体,真实地反映了从古至今人们的社会心理、民风习俗、思想意识、思维方式以及道德行为等,随着历史的变迁,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曾几何时,曾经与民生息息相关的方言土语,有些早已淹埋在历史的尘埃中了;有些虽然仍在流行,却也是“名存实亡”;还有一些流行于社会、如今使用频率仍然很高的方言土语,说着不经意,却没有多少人去关注它所对应的书面语,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研究探讨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近现代的潜江先贤,对潜江方言曾有过关注。出生潜江的晚清金石名家易均室先生,与曹禺族祖万敷,过从甚密,交往中曾经提及“集潜江语二三百条……”。据说著有《潜江语》一书遗世,然而苦寻未能得见。潜江最后一位进士甘鹏云,早年治学,用心研究汉字的音韵训诂及考据,做了不少心得札记。他还注意到古籍中的方言现象,在一篇“检《淮南子》注,记录有楚人语”共二十八条,去其重复共得二十二条……。中国近代戏剧大师曹禺,始终深情、自豪地宣称“我是潜江人”,作品中多处有家乡人、家乡事、家乡音的表现。成为我们研究探讨潜江方言的典范。现存的潜江方言文献资料,委实不多。1990年版《潜江县志》、1992年版《潜江文化志》,荆州师大王群生教授著《湖北荆沙方言》,均有潜江方言章节;市博物馆原馆长罗仲佺先生著有《关于潜江方言》小册子,这些都给我们以启发与借鉴。


    我出生在潜江竹根滩农村,与共和国同龄。从记事起,经历了从农业初级社到高级社,从合作化到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重要的历史阶段。见证了当时当地民间文化的变革,积累了一些感性认识。我自幼爱好文学,对民间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特别是对方言土语,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初中二年级辍学回乡务农。十八岁参军入伍15年,转业回潜江安排在建委系统,一直从事机关文秘工作。在职参加了华中师范大学“卫电大”学习三年,获中文大专文凭。几十年走南闯北的生活阅历,接触到全国多个地方口音的人。有时候静下心来,不免对本土文化进行一番思考。深切地感到,我们喝着潜江水、说着潜江话长大。我们潜江的语言,貌似很土,但细究起来,是那么的古朴、那么的深奥,里面夹杂着大量的古音遗存,应该是很有研讨价值的。面对优秀的传统文化,一度遭到冷落甚至破坏、濒临断层的危险,如果侪辈再不有所作为,好多东西将有可能失传!因此,决计在有生之年,写出一本关于潜江方言的书,为家乡民间文化遗产的传承,尽点绵薄之力。我探讨潜江方言,是从退休以后开始的。赋闲在家,本着消遣,没事就上上网,在论坛发表一些怀念家乡的小品文章。电脑真是个好东西。“朝驱搜狗赏佳作,暮敲键盘刮枯肠。”有一次,我在网上发表了一首题为《俗语铭》的打油诗:“菜不在贵,有味则名。文不在雅,有韵则灵。斯是俗语,惟吾钟情。泥巴入文章,粪土上荧屏。往来有大腕,网上多知音。可以谈风物、议民生。无功利之乱性,忘案牍之劳形。华师邢福义,荆州王群生(湖北的两位汉语言学专家)。元子云:何俗之有? ”王群生教授看到了,点赞并留言,我们之间有过一段短暂的“网交”。
    毛道海先生,堪称潜江民俗文化先贤,是我的偶像。曾经,我多次登门拜访求教;后来我们经常在网上进行潜江方言的讨论。毛老在《潜江风情录》里,就有“七论潜江方言有学问”及“‘放南铺’考”。老人家生前,对潜江方言,可以说是忧心忡忡,几次鼓励我将书稿自费出版,还慎重其事地向市文化部门做了推荐。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与时任市政协秘书长董尚华先生结缘。当时还停留在“方言是‘小儿科’、难登大雅之堂”的文化氛围阶段。董秘书长则敏锐地意识到,潜江方言,“应该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很有搞头”。他听了我的想法,表示赞许,确定将《潜江方言》纳入市政协文史委员会主编的《我是潜江人》系列丛书出版。并亲自策划,主持召开过多次研讨会。
    市新闻中心主任胡同章,组建【潜江新闻网】伊始,得知我从事潜江方言民俗研究,大加赞赏,一方面写信鼓励我,一方面专门开辟论坛专栏,进行方言民俗文化讨论。那几年,确实搞的“有声有色”:【潜江日报】、【潜江新闻网】连载了我的初稿《潜江方言浅探》,同时广泛开展讨论,反响不小,收获颇丰。【潜江电视台】找我做过专访。
    也就在那期间,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湖北方言调查,被列为国家教育部‘人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和‘221工程重点学科建设项目’,有专项拨款。并被列入‘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重点图书出版计划’,有湖北省学术著作出版专项资金资助”。然而遗憾的很,由于潜江此前没有出版过方言学术研究专著,虽经努力,未能争取到指标。我为此很不服㤘。为了搞出一本潜江方言专著,我抱着跃跃欲试的心态,报了华师朱建颂教授的“研究生语言提高培训班”,自费学习三个月,恶补国际音标。与此同时,我确定在《浅探》原稿的基础上,重新谋篇布局。一方面,为增强潜江方言研究的专业学术性,确定纳入本土硕士研究生李婉的学位论文“潜江方言语音及地理语言学研究”的相关内容。另一方面,参考外地方言与文化研究丛书的编撰经验,将书名拟定为《潜江方言与文化》,把方言纳入民间文化,进行“语、文一体”的文化研究。即,在对方言语音、词汇、短语进行系统分析、整理的基础上,着力方言与民俗文化的考察研究。基本目标是,打造出一部既具一般方言词典的实用功能,又具有本土民俗文化的史料参考价值的本子来。


    2018年底,市非遗保护中心正式将“潜江方言”确立为市级民间文化保护项目,确定本人为代表性传承人。在中心领导的特别关照、大力支持下,组成了《潜江方言与文化》编撰研讨小组,大大加快了成书的进程。我自知这本薄书的学术价值不高。但是,能够感到聊以自慰的,大概有这么几点。
    一是,可以填补潜江方言研究的空白。潜江方言历来未曾得到学界应有的重视。解放前后几次全国性大的方言调查,都莫名其妙地冒过了潜江。使得这里诸多流行的、乡间使用频率很高的楚语遗存和原生态土语,没有被发现、被重视。潜江方言一度成为纯粹搞笑的素材,随意说,胡乱写。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版过专著。通过我和团队的多年努力,初步发掘、记录出方言土语近5千条,权当是抛砖引玉,拾遗补缺。
    二是,对潜江方言的属类划分,可以提供些许第一手资料。从方言角度考察,潜江的地理位置确实非常特殊。从现行行政区划来看,比周边的天门、仙桃、江陵、荆门任何一个地方都要特别。因此我们觉得,潜江方言究竟属于哪种方言或次方言,恐怕还很难界定。当然,这并不重要。而是想通过我们的鼓与呼,以期得到政府和社会的重视,加大潜江方言发掘保护的力度,进一步揭开楚语的神秘面纱,重新确立楚文化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的地位。湖北大学历史系教授、楚史专家刘先枚先生(1914一2001 )所著的《楚言榷论》,明确界定了古楚的地理范围,是以郢都所在地“江陵为中心,南自郴州,北至方城”。那么“潜江处于楚文化的中心区域”,是毋庸置疑的了。本市群艺馆副研究员罗来国先生,退休前后经过多年努力,搜集整理近现代.考古资料,潜心研究,出版了《楚风遗韵-一湖北潜江“鸡鸣歌”之研究》,初步厘清了楚文化链,从源头及其于汉文化的历史地位与贡献,论证了江汉文化的源远流长。这些,都大大增强了我们对于楚文化、对于潜江方言的自信。
    三是,通过分析研究方言与文化、以书面形式进行记录整理,对于形成本土民间文化链条,为今后的深入探讨研究打下基础;同时对于促进和丰富传统民间文艺的内涵,增强非遗保护项目的文化含量,或许会起到一些锦上添花的作用。方言,因为是口口相传,一旦付诸书面文字,也存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受语言环境和文化修养的局限,有些认识可能很不到位;错讹、遗漏在所难免。诚望方家批评、补正。深入、系统、完善,有待后生。

2019年5月 于南京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9-06-26 15:25重新编辑 ]
君子摄而不瘾。
离线侯学义

沙发  发表于: 06-26
估计曲高和寡,响应者少。试试看吧!

2楼 发表于: 06-26
Re:增强文化自信  编撰潜江方言(代前言)
热爱本土文化正宗的“老三届”有料期待  !

3楼 发表于: 06-29
老师厉害,关于潜江方言,我人在外地经常被湖南人认做常德人,后来我观察湖南常德地区方言,确实与潜江及其相似。地理位置上看潜江与常德了几个不同的方言
在路上
离线潜风楚韵

4楼 发表于: 07-05
Re:增强文化自信  编撰潜江方言(代前言)
潜江话其实很好听也容易听懂,因为音不弯,全国各地的方言基本上音都是弯的,第一声发第二声四声的都有,潜江话对于外地人听觉上造成的唯一困惑只局限于卷舌和平舌以及F和H不分之上,但并不妨碍表意和理解。我在外地经常跟家人通话被我朋友听见了他们都说潜江话好听,还让我教他们 潜江话里的xi(是否同于“兮”?),动物后加zi,“了”用“da”表达,都是很有特色的,多年不回潜江,每每在目前所在的城市听到乡音倍感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