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18阅读
  • 17回复

[名家名作]马奈|我不是渣男,我是人民的艺术家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6-19
爱德华·马奈(1832.01.23-1883.04.30)他是19世纪印象主义的奠基人之一,是“印象派之父”,他改变了千年艺术史。他深受莫奈、雷诺阿、毕沙罗、德加的推崇。在他受攻击时,他的好朋友,法国著名文学家左拉挺身而出,写文章维护他。左拉曾经表示:“马奈的作品虽然一直遭受到无情的批判,但总有一天会在卢浮宫占有一席之地。”


马奈出生于巴黎,家境良好,受过良好教育,一副绅士派头,自视清高,热情奔放,不受拘束,追求独立自由,他反对保守,同情巴黎公社起义,维护共和主义,具有自发革命意识。19岁时和德加、巴齐依参加过国民自卫军,参加革命暴动,而年轻的杰出画家巴齐依阵亡。
马奈厌恶学院派,但也不喜欢库尔贝这样的学院反对派。独特的个性使他无法容忍学院派的那种僵化与虚假,他说:“每当我走进画室,总觉得好像是走进了坟墓一样。”
29岁的马奈在沙龙展出《西班牙吉他演奏者》,在巴黎画坛上崭露头角。他的画具有古典造型基础,又有明亮鲜艳、光与色的整体表现,仍保持着形象的真实感。
《西班牙吉他演奏者》1860年 147×114cm


31岁时,在落选沙龙展出《草地上的午餐》,在巴黎引起轩然大波,并遭到拿破仑三世和舆论的攻击。而左拉却肯定他的艺术。
1882年沙龙展出了他生前最后一幅作品《福利·贝热尔的吧台》,因而获得极大成功,官方授予他“荣誉团勋章”。病中的马奈说:“这实在太晚了。”第二年的4月30日,马奈死于梅毒和风湿病。这种疾病导致疼痛和局部瘫痪。他的左脚因为坏疽被截肢,手术11天后去世,年仅51岁。
马奈被埋葬在巴黎的帕西墓地。参加他的葬仪的人非常多。德加感叹道:“马奈要比我们所想象的更伟大。”
1890年,他的《奥林匹亚》这幅杰作被陈列在卢浮宫。可是,这种承认已经迟了,人们即便没有这种承认也早已知道,马奈的作品是属于不朽的艺术作品之列的。
1865年5月《奥林匹亚》在沙龙展出后,再一次让马奈拿下“叛逆画家”的封号。在这幅画中,他描绘的维纳斯引起一片挞伐声,但马奈表示,他的绘画只是建立在仔细分析事物上,依感觉作画,这样才能表现画的灵魂。马奈作画时的表现手法,在当时,几乎违背了整个艺术界的走向,但他所主张的论点,后来却成为绘画界的主流,许多印象派画家,包括莫奈、雷诺阿、德加、毕沙罗等人,都尊奉他为印象派画风的创始者。


马奈很反对细部绘画的矫揉造作,他喜欢在奔放的感情中挥洒,表现画风,传达出自己内心的感受,而不是依据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去描绘。然而,这样的看法,却刚好和当时的绘画论点背道而驰。
马奈从未参加过印象派的展览,但他深具革新精神的艺术创作态度,却深深影响了莫奈、塞尚、梵高等新兴画家,进而将绘画带入现代主义的道路上。受到日本浮世绘及西班牙画风的影响,马奈大胆采用鲜明色彩,舍弃传统绘画的中间色调,将绘画从追求立体空间的传统束缚中解放出来,朝二维的平面创作迈出革命性的一大步。
马奈的为人和作品仿佛是看不透的迷,4个女人曾走进他的生活,在他的画里获得了永生。她们的公开身份是他的妻子、缪斯、学生、弟媳;私底下她们是私生子的母亲、情人、了不起的女画家、触不到的恋人。

《持调色板的自画像》1879年作 83×67cm

马奈的这幅自画像也是艺术史上最重要的自画像之一,画作中直接的画风和大胆的颜料处理充分展现了现代艺术的风格。“具备了令马奈成为艺术史上最伟大、最具影响力画家之一的所有元素。”现在这幅《持调色板的自画像》由私人收藏。
[ 此帖被点到丑鬼了在2019-06-20 21:40重新编辑 ]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沙发  发表于: 06-19
马奈并不承认自己是印象派画家,他认为自己从来不想违背传统,更没有想特意创新画派,他只是根据自己的意志,全心从事在创作上,而且他一直努力地想得到官方的承认。
在艺术的追求上,马奈毫不畏惧,勇于探索,是一位真正的英雄。而马奈在情感上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第一个女人 苏珊娜
苏珊娜出生在荷兰,她没有高贵的出生,也没有过人的美貌,却是一位出色的钢琴家。据说音乐家李斯特,在听到她的演奏后,便鼓励她去巴黎谋求发展。
19岁的苏珊娜在巴黎受法官(马奈的父亲)之邀,给他的儿子们上钢琴课。那年马奈17岁。
3年后苏珊娜生下私生子,孩子生父的身份,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团。虽然马奈是男孩的教父,但马奈和他的父亲都有可能是私生子的生父。
马奈离开父母的家之后,便和苏珊娜同居了。然而他们的关系一直是个秘密,苏珊娜从不出现在马奈的社交生活,却频繁出现在马奈的画中。1863年,马奈的父亲去世。在马奈与苏珊娜同居10年后,他们悄悄地在荷兰结婚。

《蓝色沙发上的马奈夫人》1880年 50×61cm

[ 此帖被点到丑鬼了在2019-06-20 21:53重新编辑 ]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2楼 发表于: 06-19
第二个女人维多利安·莫涵
维多利安是马奈艺术生涯里最重要的模特,她是他的缪斯、给予他无穷的灵感,他通过自己的艺术,使她的美丽成为永恒。
据说马奈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法院里,维多利安因为非法在街头唱歌惹了不小的麻烦,而马奈则求法官父亲帮助了她。不管这个说法是真是假,一开始吸引住马奈的,正是维多利安身上的,那股叛逆与神秘感。
被认为伤风败俗的,并引起了满城风云的画作《草地上的午餐》里裸女的模特正是维多利安。她那毫无羞愧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观众,盯得看画者不知所措。马奈暗示画中裸女是交际花,远处的女孩则正在河里洗浴,画中的两位男模特分别是马奈的弟弟奎斯和雕塑家费尔南。
马奈另一幅大名鼎鼎的画作《奥林匹亚》,模特依然是维多利安。
马奈让他同时代的人那么讨厌,就是因为他敢画别人敢做、却不敢承认的。上流社会的绅士们都是ji 院的常客,看到马奈这么直白地画个ji 女,于是他们心虚地把脏水都往画家身上泼,说马奈伤风败俗。女仆送上来一束花,奥林匹亚却看向画外的观众,仿佛观者就是为她送上鲜花的嫖客。
马奈画《奥林匹亚》的野心,是想画一个现代巴黎的女神。
马奈画了那么多次维多利安,最令他难忘的是她的眼睛。维多利安总是直勾勾地看着我们,不遮掩、不妥协。
维多利安不仅是模特,她本人也是一位出色的画家。她的作品多次被选入官方沙龙展,这令一直被沙龙拒绝的马奈嫉妒不已。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3楼 发表于: 06-19
第三个女人艾娃·冈萨雷斯
艾娃·冈萨雷斯是马奈唯一的弟子。
马奈是非常高傲之人,自然不会主动随便收学生,但在同样高冷的艺术圈里,人情世故不能不懂。艾娃出生名门,她的父亲是一位西班牙裔作家、评论家,在文化圈的影响力巨大,而初出茅庐的马奈,需要大作家的支持。
艾娃和老师一样,从未参加过印象派画展,也不承认自己是印象派画家。艾娃前期作品风格偏保守,创作手法都是古典的,也有不少马奈的影子。
后来在印象派画家的影响下,艾娃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个人风格。
马奈只画了一次自己的徒弟,还是“摆拍”的。在马奈眼里,绘画对于艾娃而言不是事业,只是大小姐用于陶冶情操的一种爱好。更有趣的是,画中艾娃在画的其实是马奈自己的一幅作品。“自恋”二字是时候拿出来形容马奈了。(见下图)
艾娃对这位英俊有才的老师,有着无限的崇拜,崇拜与爱情,一线之隔。
马奈对艾娃应该没有爱情,有的只是对学生的爱护。她是他的弟子,从某种角度来看,她的整个艺术生涯都是他的杰作。
在马奈因梅毒并发症去世的六天后,艾娃因难产也随马奈去了,那年她34岁,大好的前途被匆匆画上句号。


马奈《莫奈画室中的艾娃·冈萨雷兹》191x133cm 1870年作 布面油画

现收藏于:英国伦敦国立美术馆
[ 此帖被点到丑鬼了在2019-06-20 21:44重新编辑 ]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4楼 发表于: 06-19
第四个女人贝尔特·莫里索
莫里索出生富裕的上层中产阶级家庭,跟马奈可谓门当户对。
莫里索在卢浮宫临摹时初识马奈,后来通过家庭聚会,两人被正式引荐,很快她便成为了马奈的模特。
当时巴黎上流社会的男子有婚外情是很普遍的,然而他们的情人多是歌女舞女,同属上流社会的女子,他们是不可以轻易沾染的。
维多利安是专业模特,她可以在马奈面前脱去衣服,也可以穿上斗牛士的男装,她也为此收取费用。莫里索可不一样,马奈给她画像时,莫里索的母亲或者其他一位年长的女性作为监护人要待在同一个房间,防止出轨的事情发生破坏两家的名誉。

马奈第一次画莫里索,是在《阳台》一画里:


莫里索坐在椅子上,倚靠栏杆,手里拿个折扇,她的白裙层层迭迭,泛着涔涔蓝光,和她的黑发、黑瞳形成鲜明对比。莫里索的黑眼睛,和她那头深色的卷发,就像是戈雅画的西班牙女郎,她独特的女人味是那般神秘,叫马奈着迷不已。
画中左边的是莫里索,右边的是小提琴家Fanny Claus, 后面的男子是风景画画家Antoine Guillemet。在这幅表现法国现代生活的画中,三个主人公互相毫无交流,整幅画的灵魂都被莫里索深邃的大眼睛牵向远方。 她的白裙层层叠叠,泛着涔涔蓝光,和她的黑发黑瞳形成鲜明的对比。和旁边的小提琴家相比,她明显更具女人味和神秘感。


1868-1874年这七年间,马奈画了妻子苏珊娜五次,画了维多利安八次,画了莫里索十一次。
马奈笔下的莫里索,有一种不断变换的美感,从初识马奈是激动不安、娇羞,到逐渐找回自信,坦然面对,有艺术史学家将这些肖像画,视为莫里索的心路历程。
马奈从不画创作中的莫里索,他是刻意弱化她的艺术家身份。

莫里索崇拜马奈、深爱着马奈,这份强烈的情感在她写给自己母亲姐妹的信中毫无忌讳地表露无遗。然而马奈已经结婚,以她的身份也不可能屈尊做情人,她还嫉妒马奈的女学生冈萨雷斯,并深知马奈对其艺术家能力的质疑。
莫里索困在这份感情中,将感到巨大的痛苦与受挫感投入到艺术创作中,成为她拜托感情苦痛的方式。然而她绘画上的努力,被马奈视为威胁,他们也因此陷入了一种竞争关系。

1872年莫里索认识了马奈的弟弟尤金·马奈,两年后她嫁给了尤金,在这个阶段里马奈画的莫里索肖像里,充满了他对后者的欲望,以及敌对。
马奈知道他将永远失去莫里索,当后者的婚期临近,她在马奈的画里严重失真,马奈甚至改变了他惯常的绘画技巧。
这一变化在《穿着丧服的莫里索》中最为明显,这是马奈最后一次画莫里索,画中她是那般憔悴,宛如行尸走肉,完全没有了平日的活力。莫里索和尤金结婚后,马奈再也没有画过自己的弟媳。
马奈去世后,家人清点他留在家中的绘画,七幅莫里索像马奈一直留在身边。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5楼 发表于: 06-19


贝尔特·莫里索1841年生于法国一个颇有声望的官吏家庭。父亲是一位政府要员,年轻时曾在美术学院学习建筑。她的母亲是洛可可风格代表画家弗拉戈纳尔的曾孙女。莫里索与两个姐姐从小便喜欢绘画,后来两个姐姐因为嫁人等原因不再作画,只有莫里索成为了画家。1868年莫里索结识马奈,后与其弟结婚。但是,却依旧不能阻挠莫里索成为马奈的缪斯。


莫里索是法国印象派团体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是印象派画家中唯一的女画家,她的画在19世纪晚期的沙龙中颇受欢迎。白富美背景的她在当时法国艺术圈混得非常不错,和塞尚、德加、莫奈等人都是好友,1868年莫里索结识马奈,后与其弟结婚。
但是,却依旧不能阻挠莫里索成为马奈的缪斯。
马奈一生中曾画过12幅莫里索的肖像,也曾帮莫里索修改她的画作,当然,莫里索也影响了马奈艺术的风格,带给了他很多印象派迅捷的笔触和明亮的色彩。他们交情深厚,琴瑟相通。马奈当时已经在巴黎画界颇有名气,两人经常一起出入社交场合,并且由于两家门当户对,他们的来往并没有受到家里的阻挠。
唯一的问题就是,马奈已经结婚了。
莫里索第一次注意到马奈是他们在卢浮宫临摹的时候,但当时她和马奈并不相识。后来,他们在家庭聚会上正式被介绍认识。两人相识之后,马奈邀请莫里索当他的模特,他给她画的第一幅作品是《阳台》。

莫里索是个颇受正统艺术圈欢迎的白富美画家,但是她很有魄力,一直追求新锐的印象派画法,对当时流行的日本艺术也很有研究。马奈虽然画艺一开始高她一筹,但两人后来互相影响,马奈开始尝试迅疾的笔触和明亮的颜色,她有很多画也受到了马奈的指点,两人已经变成了男女双修眉来眼去剑法的情形。
两人认识不久,马奈曾受邀到莫里索的画室指点她即将投稿沙龙展的作品,《画家的母亲和妹妹》。
莫里索曾经写道:他一开始只是帮我修改了一下裙子,但随即他的画笔就遍及我整个画布,我很担心当时的评论家会指控我抄袭。画中的景物花朵和人物背后大笔触的背景画的确是马奈的风格,但除此之外,这幅画依然保留着莫里索最显著的风格,就是她对人物亲密感的描绘。
和马奈不同,她的笔触轻盈,用色明快,画中的人物仿佛可亲可近,跟马奈画中人物的疏离大不相同。同样是阳台题材,莫里索描绘了她和女儿的亲密情景,也因为视角不同,主要色调也极为温暖。
马奈比莫里索大九岁,莫里索在和母亲姐妹的书信中毫不避讳地表达过她对马奈强烈的情感。她嫉妒他另一个女徒弟艾娃·冈萨雷斯,并且对他们终将无疾而终的感情感到十分受挫和痛苦。她把这种痛苦转嫁到对自己作为艺术家能力的质疑上,因为不能在感情上得到一个结果,就只好逼迫自己在艺术成就上高过马奈,让他刮目相看。
他们两者对于艺术作品的成就似乎有着一种竞争关系,莫里索的母亲在信中写道莫里索曾经为了赶超马奈而彻夜作画,不吃不喝。
1872年,马奈画了一幅紫罗兰送给莫里索,画中还有莫里索常拿着的扇子,真是郎情妾意,完全已经忘记还有个老婆这回事。
然而两人的妈妈都没忘记,她们在书信中都写道她们侦查出了这对狗男女的感情,打算从中干预。
1874年,莫里索的爹死了,随着一家之长的去世,女儿的婚事也该提上议程了,马奈建议莫里索嫁给他的弟弟,这样两人日后还可以常常见面。


这一年,马奈画了莫里索的最后一幅肖像,画中她在参加父亲的葬礼,在马奈的画中,莫里索毫无血色,眼神涣散,死的似乎不是莫里索的爹,而是她自己,暗示随着葬礼结束即将到来的婚礼也代表了他们感情的结束。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6楼 发表于: 06-19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布上油画 208×264.5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这幅描写了一个裸体女子和两个穿衣男人在草地上野餐的作品,1863年在巴黎的“落选者沙龙”上引发了法国 艺术界的许多争议。尽管作品的主题是以乔尔乔纳的《田园合奏》和蒙特的版画《帕里斯的评判》为蓝本的,但它还是引起许多人的愤怒。因为古典的田园式的主题,在马奈的作品中被具有现实意义的形象语言所代替了。
此画的人物置于树木茂密的背景中,中景不远的地方有个弯腰的白衣女子,成为由前景三个人物组成的古典式三角形构图 的顶点。画中不论是人物还是色彩的明暗,都充满鲜明的对比,画家感兴趣的是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在丰满的人体上所产生的色彩反映,以及光影与人物所构成的新奇图像。这幅画的挑战性展出,把马奈推入前卫艺术家的行列,并 使他成为印象派画家们的精神领袖。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7楼 发表于: 06-20
1863年在落选者沙龙中展出的马奈《草地上的午餐》一画引起了世所罕见的轰动,不论是题材还是表现方法都与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学院派原则相悖。它直接表现尘世环境,把全裸的女子和衣冠楚楚的绅士画在一起,画法上对传统绘画进行大胆的革新,摆脱了传统绘画中精细的笔触和大量的棕褐色调,代之以鲜艳明亮、对比强烈、平涂的概括的色块,这一切都使得官方学院派不能忍受。

1865年展出的马奈另一件作品《奥林匹亚》同样以其离经叛道的艺术形式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遭到了评论界和新闻界的猛烈攻击,被咒骂为"无耻到了极点"。以左拉为首的进步作家和青年画家们则为马奈喝彩。
这场争论使得马奈名声大振,一批年轻画家聚集在他周围,他们受马奈新颖画风影响,努力探求新的艺术风格与手法,被当时人讽刺为“马奈帮”,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印象派,马奈无形中成为这些印象派画家的领袖。


女人直视赏画者。她的冷漠告诉我们:这样的人她见的多了。仆人拿来一束花,她不感兴趣。年轻女子后仰着,躺在大枕头上,不把自己交给任何人或是任何东西。你来见她,这就是了。
她对送来的花没多大兴趣,就像她对身下披巾上刺绣的感觉。马奈用同样技法绘制它们,用自由和轻盈的笔触。几笔红色和蓝色随意挥洒,在白色中熠熠发光,丰富,有沙沙声,被黄色软化,还点缀着金色。
奥林匹亚这个样子比裸着还要糟,她带着不多的首饰,脖子上系着黑色带子,蓝色镶边拖鞋在脚上摇晃欲坠:她未着衣衫,同时也不是完全裸体。她有意这样展示自己,要震撼那些中产阶级,那些自命不凡、裹着高尚文化修养外衣的人们。对画家工作室周日访客们来说,古典神话更适合,他们可以放心享受令人尊敬的裸体:大理石和珍珠母般色泽的肌体、适当的裸露,尤其是这些背后的古典文学传统。所有这些表情惊讶的女神,观赏起来如此愉悦——困惑让她们免于裸露之罪。但是,对于提供礼貌得体手册这样的事情,马奈毫无兴趣。
这尤物拒绝为了礼节而转移视线,在她旁边,那只小猫都要伸展四肢,不敢声明自己的天真无邪。一只睡着的猫可能也要比这只不道德的生物要好,它的黑色皮毛融入到后面的布帘中。它弓着腰,双目在黑暗中放着光,制造出令人不安的效果。无论它还是年轻女子,都无法接受其他陪伴。女人是放肆无礼的象征,躺在亮光里,让人看得一清二楚。猫,尽管难以被人发现,却没人羡慕它的自由和灵活。实际上,它只是强化了自己几个世纪以来的印象:狡猾。
奥林匹亚的猫弓着的身体,与年轻女子柔软灵活的身体中,都有同样的神经力量。猫对接近的人很警觉。仆人在等待女子的指令。女仆献上花束,把纸往后拨,让花露出来。但是来访者已经知道,自己没有特权。这里只有他是被观察、被评价和轻视的对象。礼物太平庸了,奥林匹亚不屑一顾。猫也不会受到打搅。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8楼 发表于: 06-20
马奈《圣拉札尔车站》 布上油画 93×114厘米 华盛顿国家画廊藏


巴黎罗马街友人伊尔修的院子内,母女俩在铁栏杆旁悠闲休息的情景。母亲安详地坐着看书,小女儿背着脸正透过铁栏观看下面的圣拉札车站。画面明暗对比强烈,然而又很柔和协调,是马奈成熟期的代表作之一。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9楼 发表于: 06-20
马奈《女神游乐厅的吧台》1882年 布上油画 96×130厘米 伦敦科陶德学院美术馆藏

这是马奈晚年的代表作。他最后一次刻画了他所熟悉和喜欢的巴黎喧嚣豪华的生活。描绘了一位金发女招待站在吧台后面,身穿饰有宽大花边的紧身上衣,两手撑在台面上,正在应酬顾客。
她的身后是一面大镜子,画外的一切都隐隐约约地收入其中。洒吧间里灯火辉煌,宾客满座,热闹华丽的景象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为了加强空间的对比关系,马奈特意利用了大块的玻璃镜作为背景,以琳琅满目的酒瓶、玻璃杯作为前景,使画面变化丰富而生动,好似观者自己正站在柜台前。这幅画于1882年沙龙展出后,得到了广泛好评,并荣获一枚荣誉团勋章。


这幅《女神游乐厅酒吧》显示出他那古典的高贵气质和华丽美艳的印象派色彩,可看成为马奈生命交响乐的辉煌结尾。
尚尼奥在记述他见到马奈创作这幅画时的情况写道:
当我于1882年1月回巴黎时,第一个拜访的人便是马奈,那时他正在画《女神游乐厅酒吧》的油画,模特是一位很美丽的女孩,她站在一台摆满了食物与酒的台子后面。虽然马奈在他的画里采用了模特儿,但是他并不是一个自然的模仿者;我特别注意到了他那具有大师之风的简略艺术手法。这个女子的头部造型十分明显,但不是说她的样子就是如此的。每一件事物都经过了他的再创造;调子方面比实际更明亮,色彩更加生动,月夜的安排更加紧凑。其效果是一种高尚而轻快的和谐。我去的时候他便中止作画和我交谈。他说:“简化在艺术上是必要的,同时也是一种精练。
这段记述可以帮助理解这幅画和马奈的艺术思想。
[ 此帖被点到丑鬼了在2019-06-20 22:12重新编辑 ]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10楼 发表于: 06-20
马奈作品: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11楼 发表于: 06-20
马奈《吹笛的少年》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12楼 发表于: 06-20
马奈作品: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13楼 发表于: 06-20
马奈《春天》


《春天》是马奈四季系列中的一副大师级肖像画作品,但马奈仅完成了《春天》和《秋天》。2014年11月5日,《春天》在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6512.5万美元的天价成交,买家是洛杉矶盖蒂博物馆。
《春天》的模特是女演员珍妮·德·玛斯,珍妮被视为春天的比喻,在这幅优美之作中,马奈将珍妮迷人而自信的形象塑造为春天。他使用黑色为作品定下基调,并突出了珍的娇弱。马奈在该作品中投射一种现代女性的概念,即具有女性美、自由、迷人却又转移观者的目光。


珍妮1865年出生在一个钉书匠和纺织工的家庭,在她寂寂无名的时候,她的姐姐已早早进入剧场,成为有名的演员和模特儿。或许是仿效姐姐,年少的珍进入剧场,但并没有太大的名气。直到1875年之后的某一天,珍妮被介绍给了画家马奈。她的清新、美丽很快引起了马奈的注意,在他人生的最后年月里,以珍妮为模特儿画了三幅肖像画,当中以《春天》最为出名。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

14楼 发表于: 06-20
马奈《贝尔特•莫里索像》


贝尔特·莫里索(1841年1月14日-1895年3月2日)是法国印象派团体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曾师从于柯罗,后又师从马奈。她是巴黎画家圈子中的一员,也是印象派中唯一的女画家。于1874年与马奈的弟弟结婚,直到他1892年去世。1895年3月2日,莫里索在照顾得流感的女儿朱莉时被传染,而离世。在她身后,留下了600多幅作品。
诗人马拉美曾为她写道:“一些在斗争中把她视作同志的早期印象派大师评价说,这位技巧卓越的女画家,乐于同他们任何人并肩战斗,同整整一代的绘画是完美的联系在一起。”
[成份]:本人1%的相貌、2%的才华、97%微量的羞涩
[适用]:光头女子
[主治]:幸福美满
[用法]:聊天,一日三聊,一次1秒
[警告]:短期服用就会产生狠严重的依赖性
[批号]:潜坛准字(2008)第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