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22阅读
  • 7回复

[南浦书香]漫无目的不喜言说|黍不语诗选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飞刀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5-27

黍不语,本名杨菊梅,八十年代生于湖北潜江,2012年开始习诗,作品相继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扬子江诗刊》等刊物发表,入选《2017年中国诗歌精选》等选本,曾获第三届扬子江年度青年诗人奖、《中国诗歌》2014年度网络十佳诗人、2017年长江丛刊文学奖诗歌奖、2017年诗同仁年度诗人奖等,2019年3月获“2018陈子昂年度青年诗人奖”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文学院第十二届签约作家。


黍不语的诗沉静内敛,用语自然,具有一种稳定的个人风格和独特质地。她在语言的处理上朴素节制、注重细节,沉寂隐忍的背后透出的是生活的温度,并通过对生活表象的发掘,艺术地捕捉生命深处的美好,扩大了诗歌的外延。


张执浩:“黍不语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她的出现部分改变了湖北诗坛长期存在的阳盛阴衰的格局。近年来,湖北涌现了黍不语、熊曼、谈骁、林东林等一批80后诗人,引起了全国文坛的关注,延续了湖北诗歌创作的繁荣,进一步激活了湖北诗坛的生机与活力。”
潜江街头观察团 了解真相 专注分析芝麻小事
离线飞刀

沙发  发表于: 05-27
黍不语诗选
《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与你们走散,故意找不到你们
也让你们找不到我。
通往春天的路那么多
每一条都盲目和热烈
每一条都布满新鲜的嘴唇。
我由于失语,走在自己的沉默中
成为了最先迷路的那个人。
我知道我必将
先你们而消失。
世界为我们准备的模样,我将它丢到了
河的另一岸。
我必将消失。带着你们的遗忘。
带着所有对自己的遗忘。
潜江街头观察团 了解真相 专注分析芝麻小事
离线飞刀

2楼 发表于: 05-27
《来到城市的树》

被我看见时,工人们正一根一根
搬运它们。大的,小的。粗的,细的
含含糊糊挤在一起。

还有年轮,但皮没有了。
还能立起,但枝叶没有了。

我想象它们曾经绿的骄傲,壮观
披挂着世上所有的星辰和露水。

我想象它们曾经拥有多么牢不可破的距离
多么完美的沉默,和多么心爱的鸟儿。

我想象它们如何被拔起,被斩断,被剥皮,被运送
被统一,被模糊,被扭曲,被消解……

我看到自己已无可挽回地,置身
那想象中。
我在眼前和想象中看到自己
被无止无休地搬运,堆砌。在它们中。

现在它们叫木头。一生的命运
还远未结束。
潜江街头观察团 了解真相 专注分析芝麻小事
离线飞刀

3楼 发表于: 05-27
《夜晚的母亲》

她不认识一个字,
只有年轻时一个人养活一家子的蛮力。
她比父亲还要高大,
每个人从来没觉得,她需要怜惜。
她做的饭菜总是不那么可口,
她洗衣服依然不分门别类。
她肚子上的赘肉越来越多,
眼里的空洞越来越多,
坐在电视机前的时间,越来越多。
作为她的女儿,我们一直没有学会使用语言,
我们唯一的语言是沉默。
我们在沉默中忘记彼此,平静地各自步入更深的沉默。
直到那一天,我看见一张纸条上,歪歪扭扭
写着她的名字。
她在偷偷地学写自己的名字。
又一天,半夜,我从一场惊醒中走出
经过她的房间。
看见她背对着我,双手抱膝,
无声无息坐在床上。
月光静静地照进来,她一半的身躯
依偎着,一半埋在阴影里。
突然间悲伤汹涌。
我夜晚的母亲,她那么
不像个母亲。
潜江街头观察团 了解真相 专注分析芝麻小事
离线五月天天

4楼 发表于: 05-27
《午休》

每天中午我总是准时躺下
因感到一种没来由的,不由自主的,疲惫与厌倦
我眼睛里的世界模糊一片
我的腿,手臂
在穿过无休止的马路和人群中
耗光了力量与耐心
于是我休息。在没有边界的梦中寻求一种主动的
封闭与再生。即便如此,我对生活仍然
一无所知。
当我看着窗前那株梧桐树
春天长出绿叶,秋天时又落下
我明白没有一种生长
比那更有意义。没有一种隐忍
比它更像某种活着。
离线五月天天

5楼 发表于: 05-27
《少年游》

十三岁时我在田埂上第一次
停下来
那么认真地抬头,看
像受着某种神秘指引
我指给嘻嘻哈哈的同伴们看
干净的,高远却又仿佛伸手可触的天空
天空中正变幻的白云
第一次感觉到,我们身处的茫茫世界
第一次,我们站在泥土上,没有想晚餐,作业,农活,巴兮兮的土狗
甚至屋后角落的墙洞里,我们偷藏的一两颗糖
我们都拼命地伸手
拼命地指,那些四面八方的白云
我们说那片云是我。那片云是我。那片云是我……
突然之间
我们相互紧紧地拥抱,继而流下泪来
我们感到从未有过的热烈的荒凉
在十三岁的田野
第一次
看到了我们将要为之渡过的一生。
离线五月天天

6楼 发表于: 05-27
《明月》

从单薄的窗子,明月
又探进来
我知道她又将取走我
一个白天
或夜晚的梦。
而将整个星空的辽阔与安宁留给我。
我接过她的恩赐像使徒接过圣母玛利亚
我让她进入我的身体,直至变成我的身体
我在十月来到这个世界上
已经被最好的人爱过
现在我是我的明月
在我身体之后,永远消失的明月
我希望永远不被人提起
即使有,我希望是:她一生独行,冷僻
带着天生完美的距离。
离线五月天天

7楼 发表于: 05-27
《夏夜》

漏风的屋子,被随意
带上的木门,
逃难的人带走妈妈,将刚出生的婴儿
放在我旁边。
风带走老杨树的枝叶,风在窗外
孜孜以求。
那是1986年的夏天。土地贫瘠,汗水肥沃
大人们惯常于夜间劳作,挣扎或奔走。
我看见孩童的我,拼命睁着的眼睛
第一次映现出浩若夜空的黑暗。
而婴儿就在身旁熟睡。
那时我还不懂得孤单和恐惧
那时我还不知道,未被这个世界打扰的
婴儿
有着那样抵御一切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