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8阅读
  • 0回复

我的一句话让山鸡和乌鸦退群了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lifejk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12-05
— 本帖被 qjren 从 江汉民生 移动到本区(2018-12-05) —
^ZwZze:2  
[D"6&  
] K$YtM^  
我在群里认识了乌鸦。乌鸦是我见过的最纯粹的嫖客,他对嫖的爱好和老饕对美食的爱好一样狂热又真诚,是名货真价实的嫖货。 G6G Bqp6|  
pN9!  
市里有哪些个楼凤他如数家珍,潮起潮落了多少会所他侃侃而谈,哪个洗脚城新到了一批妹子他会去先睹为快,要是有什么双胞胎、国外美妞国内野模等特殊项目,他更是一马当先。且乌鸦有个特点,那就是爱分享。 JRl=j2z  
ha :l-<a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去哪儿打枪放炮都一定会在群里实时分享用户体验,所以每次乌鸦在群里吆喝一声兄弟们我又要去给失足少女送温暖的时候,我们这些只敢看猪跑的猥琐宅男都会山呼乌鸦哥好样儿的,您见多识广,千万别忘了给还在山区的乡亲们传递外面世界的最新消息。 m{IlRf'  
&jDN6n3z  
而乌鸦也从来没让我们失望,高清无码图总会如雪花般从现场飞来,令群里的丑鬼们同他一起高潮迭起。而我当时作为从没见过世面的小白,更是对此印象深刻到我至今都记得他东半球那瓣屁股上有一颗棕色的痣。 4.O)/0sU  
)OI}IWDl  
“乌鸦哥,您这消灭的敌人没个一千也有八百了吧,牛逼啊。”我总发自内心地捧他臭脚。 g}_2T\$k  
1eI*.pt  
“我也不知道,到咱这个境界了,谁还数数啊,关键是谁他么还数得清啊。”乌鸦总牛逼哄哄地回答我这个后生晚辈。 pDS[ecx  
Cl0kR3Y  
“可乌鸦哥,你tm平时跟挺机关枪一样乱扫就罢了吧,她们可都是一点朱唇万人尝的人类,保不准多藏污纳垢呢,你玩得这么嗨就不怕得病吗?”我虽对他身经百战的性经验五体投地,但对其悍不畏死地嫖娼作风也心中存疑。 Rw+r1vW:A  
>|3Y+X  
“哈哈,这我可懂得比你多,人在江湖飘哪儿能不戴套,小伙子你放心吧,我不会把自己搭进去的!”乌鸦总是以老司机的口吻和我这个图奈衣污的小伙子说话。 8"h;+;  
xlv(PVdn  
“出来玩儿就得尽兴,戴套和日橡胶有什么区别!?” -d ,D!  
}a"=K%b<\  
群里有一名和乌鸦互为瑜亮的亡命之徒叫山鸡。如果说乌鸦的特点是爱尝鲜的话,那山鸡的特点就是爱猎奇。 K|%Am4  
/\1'.GR  
他和乌鸦一样,经常在群里反馈自己的客户体验,要是嫖娼界也有大众点评,他一定会是钻石会员。 P'KA-4!  
By1T um+I1  
在他的旅行日记中,我知道了xx附近有个40来岁能潮吹还可以不戴套的江湖老将,oo有个巧舌如簧能把你二弟含化了的粉红女郎,yy那儿有个年仅17却有四年工作经验的女中豪杰。 OY1bFIE  
)@! fLA T  
山鸡有个特点,就是他能不戴套就不戴套,总是真枪实弹地和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贴身肉搏。 |k}<Zz1UM  
OU{c| O  
而且他还特别没品,没事儿总爱偷摸着将自己革命的火种播在姑娘的身体里,搞得隔三差五挨顿打不说,也使自己在嫖娼界臭名昭著,留下累累恶名。 #$UwJB]_D  
3EYEd39E  
“山鸡,你tm是真不要命啊。”不仅是我,包括乌鸦在内的很多人都对他苦口婆心。 L&6^(Bn   
'xS@cF o(  
“毛主席曾经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买个车都他么还要买个有安全气囊的呢,你就不能爱惜一下你不堪重负的小鸟?” lJ3VMYVrUP  
'{WEyhaS  
“怕就不要出来玩儿,点儿被了你逛个街都得被花盆砸死呢,开心最重要,想那么多干嘛。”山鸡总在群里宣传他那套理论。 /Xi21W/  
db 99S   
本就是未曾谋面的网友,大家见他如此执迷不悟,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k<*v6 sNs;  
+pYgh8w@  
像我,每天看着以乌鸦和山鸡为首的老司机们呼呼开车,也算是给平淡无聊的生活多了些龌龊的乐趣。 l2;$qNAo  
'`^~Zy?c  
直到有一天,山鸡突然说自己最近总是大半夜的盗汗,平日也总是晕乎乎地发着低烧,不知道是不是得病了。 4}C \N  
P[fy  
这时群里很多陌生网友就冒出来了,说孩子发烧老不好,多半是得艾滋废了。 =mLp g4  
|kZ!-?9Z  
山鸡一听顿时乱了阵脚,像只惊慌失措的小鸟一样忙问怎么办怎么办。于是有人劝他先去楼下买点几张试纸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得病了再说。有人就说还是去医院保险点,试纸不准。 yr'-;-u  
 +C\79,r  
山鸡慌得不行,怕去医院暴漏自己信息,又怕试纸不准。最后我给他推荐了一个叫检康的app,在家就能测。 |ufT)+:  
~ AD>@;8fG  
山鸡听了我的话,没过几天他如丧考妣地在群里说,“兄弟们,我确实得艾滋了。”那一定是我经历过的最荒诞的一晚,因为在他说自己得了艾滋后,乌鸦也冒出来说,“我昨晚也买了张试纸,我也得艾滋了。”乌鸦以后,又有两名病友出来说自己也查出了艾滋。 }Rz,}^B  
TeuZVy8a  
原本欢天喜地的狼友交流群,就这么在一夕之间成了万马齐喑的艾滋病病友交流会。 &n,v@ gt  
t{UVX%b  
山鸡开始在群里掏心窝子。他说他才28岁,还没有女朋友,母亲也要退休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该怎么和家人说。 > 3x^jh  
^6# yL6E,~  
我看着一个个平素不可一世,一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突然像找不到妈妈的小孩一样变得如此虚弱与悲伤,心中不免也跟着戚戚。 xJ<RQCW$  
n',7=~  
我想我应该是能想象出屏幕背后的他们此时的心情的。悔恨、愤怒、绝望这些情绪如绳子般纠缠在一起,紧紧勒住他们的喉咙,他们想对亲近的人诉苦,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kYCm5g3u  
1<~n2}   
从此以后他们的肩上将永远戴上一具沉重的枷锁,他们的头顶将永远有一枚死亡的倒计时,他们的人生,是真的完了。 ^5MM<73  
`yq) y>_  
我问他们以后打算怎么办。我本以为他们会说算了算了以后不玩了,没想到他们不约而同地说,破罐破摔吧,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以后该玩还是得玩,他么都得艾滋了还怕个啥,没顾忌了能不戴套就不戴套。 w}6~t\9D  
\X6q A-Ht  
我听后大惊,说你们这是犯罪啊。他们恨恨地回道,犯你麻痹罪,我现在想告传染我的那个货我知道告谁吗?这帮出来卖的就他么贱,能搞一个是一个。 q2|x$5  
`hY%HzV=  
看到他们这番言论,我陷入了一种非常烦闷的沉默。第二天群被解散了。我和这帮资深嫖客再也没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