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8阅读
  • 1回复

[潜坛写手]原创长篇连载| 如烟似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佐佐¥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9-07
《如烟似水》
落 叶


往事无论何等的悲壮激烈,抑或催人泪奔伤心欲绝,一场风雨后,化作尘烟,终归寂静,不见片缕踪迹。
世事虽无常形却持常态,不为物喜,不以心哀,不改初衷,一似流水,不舍昼夜,奔流到海不回头。
                              
第一章 引子


渔鼓(啊)一拍(呀)咚咚响,今天我不把别的讲,讲个故事你细思量,说段传奇你想一想:
何人不是爹娘生来爹娘养,为何我是水里生来浪里长,
没见过爹的面不知爹的样,不知娘的名不知娘啥模样。
儿想爹呀心发慌,儿想娘呀泪汪汪……


整整一夜的电闪雷鸣,撕心裂肺地在头顶上滚来滚去的狂轰乱炸,似乎铁了心要炸平这缺德的世界,方解心头之恨。
整整一夜的暴风骤雨,恣意肆虐地以发疯般的模样倾盆而下,仿佛卯足了劲一心为了洗刷人间的罪恶,才肯善罢甘休。
末日来临了!
“狗日的!”
活了大半辈子的癞痢头老肖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恐怖的天气。他一边咬牙切齿跳着脚骂,一边胆颤心惊用一个破脸盆把屋里的积水往外舀。可水越舀越多,眼看着破破烂烂的家什都浮了起来。
这不是要命吗!这日子还怎么过呀?一想到几天前求爹爹告奶奶好不容易才租来的一张雨网还泡在湖里,他就惊慌的六神无主手脚无措了。
虽说打他从娘胎一落地,就整天泡在湖里打鱼摸虾。可风里来雨里去,水里行浪里穿,打下的鱼成千上万,摸到的虾车载斗量,也只混个肚子半饥不饱,聊以度日,连个婆娘都讨不到,岂敢奢谈成家立业发家致富?十五岁那年,爹一病不起,攒下的两个钱都送给了郎中和药铺。及至咽气,家已无隔夜粮,他卖了破船换来一口白皮棺材打发了老子。
还没消停,可怜的老娘又蹬了腿。他只好咬牙又卖了破网,换来两块木板一夹,草草埋葬了世上唯一疼他的人。
从此,了无牵挂的他,混起了日子,成了一个好吃懒做之人。摸着鱼了,饱一餐,倒头就睡,摸不着鱼了,饿上一頓,还是倒头就睡。要么张家混口吃的,李家蹭口喝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管他明天怎么过!一个死活都不操心的人,还什么心思管肮脏不肮脏,邋遢不邋遢,年纪轻轻就满头癞痢,这幅德行,还能讨女人?
晃晃悠悠一眨眼,就到了花甲之年。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仍然一贫如洗。除了裤裆的家伙是个硬物,家里翻个底朝天,再也找不到一个能立起来的家什!可他依然乐呵乐呵拍着渔鼓,走村窜乡唱着渔鼓词要饭吃。
或许“天不灭曹”吧,去年大雪天里,他不知从哪里捡来个冻的半死哑巴女人,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反正一碗热粥把人救活后,女人就留下了,算是安了家。可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没有,靠什么来养家呢?多了一个人,就多了一张要吃的嘴呀!
他这才打起精神,再次下湖,重干打鱼摸虾的老本行。虽有此心,却无此力。打了几十年的鱼,到头来连张渔网都没有呀!头些日子他腆着张老脸,东家借船西家借网,大家虽不乐意,但碍着乡里乡亲面子和厌烦他四处飞溅的癞痢头皮粉,也不大计较,帮他过一天算一天。
有道是:“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再说谁愿意把自己吃饭的家伙出借一次又一次?时间一久,托辞多了,“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他也知趣,不大好意思再借了。思虑再三,他不得已走进了“丰裕渔行”的大门,用三间草屋做抵押,以一天十个钱的约定,租下一张拦江网。
真是邪了门!几十年水里钻,浪里滚,从没有空手而归的时候。三天过去了,居然连根鱼骨头都没捞到。到了揭不开锅的时候,癞痢头老肖急得坐卧不安,浑身发抖。不得已狠了狠心,来个棋行险招,悄悄地布下了这个夜网。
谁料想“屋漏偏遇连阴雨,行船偏遇顶头风”,这天变的也太他妈的邪门了!活了一辈子,还从没见过这等炼狱般的狂风暴雨!整个湖沸腾的就像烧开的油锅,别说捕鱼,恐怕连租的这张网都保不住了!
“这不是要了老子的命吗?”急得他抓耳又挠腮,抠的癞痢头白粉沫一层一层往下掉,头皮上布满了一道道的指甲血印。
天蒙蒙亮,风停了,雨住了。
癞痢头老肖急急忙忙拖着哑巴女人,赶到湖边。

拂晓的渔洋湖如同处子般安静而腼腆,风不起,波不兴,薄薄的晨雾宛如面纱,欲遮还露。
一眼望不到边的湖面上,几只水鸟上下翻飞追逐着, 只有“啾啾”的欢快叫声掠过时,带起镜子般的湖面上一串串美丽的涟漪。
昨日,仿佛只是一个恶梦而已。
“发什么呆!” 癞痢头一声怒喝,着实把沉浸在仙境中的哑巴女人吓了一个哆嗦。“还不过来帮忙?”
两个人跌跌撞撞地扒开湖边的芦苇,将带来的江盆推到水里,哑巴女人立即爬进盆里坐好后,老肖踩着水一手推着江盆,一手扒拉着水,仔细寻找下再湖里的渔网。
虽说是春夏交接之际,这湖水还是他妈的冰冷冰冷的,不一会,上下牙就打起颤来。
下夜网时做好的标记,在吹枯拉朽暴风骤雨的打击下早已荡然
无存。老肖心里明白:网要是找不回来,他恐怕就活不成了!他要是死了,哑巴女人可能也就离死不远啦!
他手不停的在水里扒拉,嘴上不停的骂骂唧唧。
骂完天,再骂地,骂了风雨,再骂湖水。不知怎么地骂来骂去,就骂到了哑巴女人的身上“你妈的个灾星,坐在盆里等死呀!还不下来帮老子找网!”
哑巴女人被癞痢头老肖这么一骂,颤颤惊惊站了起来。刚想弯下腰来,江盆一个打转转,哑巴女人“啊”声未落,就一头倒栽进湖里。
癞痢头老肖知道女人不会水,以前出来打鱼也从不让她下水。刚才的骂骂唧唧纯粹就是骂骂而已,哪里真是要她下来找网?!
看到女人一头倒栽进湖里,癞痢头老肖也慌了。他忙伸过手去,可却抓了个空。“天啊----”
“天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惊起芦苇丛中的一群野鸭!
要说穷得叮当响的癞痢头老肖,现在还有什么珍爱和不舍的东西,那哑巴女人就是他唯一的,绝无仅有的值得以命相搏的“值钱东西”!
这是属于他活在世上的“东西”。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湖里。
什么也没摸到,他深吸一口气,又一个猛子扎进湖里。
还是什么也没摸到,他又深吸一口气,又一个猛子扎进湖里。
终于,他的手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是的,尽管在水里他也知道,这是他最熟悉的东西----渔网!
他浮出水面,抬起头,一把一把的收起网来!
越拉越重,越拉越拉不动。“难不成是缠到网上啦?”
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拉,拉,拉,快拉----”
干脆就拉不动了!
癞痢头老肖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他只好捋着网绳扒开缠绕着的芦苇一步一步挪了过去。
在一大丛芦苇前,他停下来了。因为他似乎看见了网里有一个什么东西,正好把网卡在芦苇丛中,所以才拉不动的。
他急忙上前,手脚并用外带牙咬,费了好大的劲,终于解开了。
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足足有小水桶那么大!扒开附着在上面的芦苇杂草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绣着大红牡丹花的软缎小被子。打开小被子一看,赫然是一个通体雪白的大葫芦!这么大、这么白、这么漂亮的葫芦,癞痢头老肖这辈子别说没见过,就连听也没听说过。只见这只葫芦约三尺高,二尺圆,白体透亮的两面各有四个曲里拐弯的字老肖不认得,但上面小肚上刻的“万”和下面大肚上刻的“福”花边及周围刻的祥云图案老肖还是认得。虽不解寓意,他也知道这是大户人家的宝物。
这个东西还有点沉手。
他有点晕乎,不知道这东西将带给他的是福还是祸。
他忍不住抱在怀里摩来摩去,爱不释手。也不知怎么着,这葫芦“嘣”的一声分成了两瓣----居然打开了!癞痢头老肖起初还以为他把葫芦给搞坏了,好不懊恼!等他定眼一看,差点把他吓了个半死----葫芦里竟然躺着一个熟睡的小孩!!!
此时,漫天的朝霞倒映在湖上。
染的湖面竟像血一样的红。
渔洋湖安静而腼腆,仿佛亘古不变。
1*1=1  
1*2=2  2*2=4  
1*3=3  2*3=6  3*3=9  
1*4=4  2*4=8  3*4=12 4*4=16
1*5=5  2*5=10 3*5=15 4*5=20 5*5=25
1*6=6  2*6=12 3*6=18 4*6=24 5*6=30 6*6=36
1*7=7  2*7=14 3*7=21 4*7=28 5*7=35 6*7=42 7*7=49
1*8=8  2*8=16 3*8=24 4*8=32 5*8=40 6*8=48 7*8=56 8*8=64
1*9=9  2*9=18 3*9=27 4*9=36 5*9=45 6*9=54 7*9=63 8*9=72 9*9=81
离线德芙

沙发  发表于: 09-08
支持!期待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