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60阅读
  • 7回复

[潜坛写手]闵鸣:《潜艇老兵的故事》之一     《亲人送我去当兵》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闵鸣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3-17
— 本帖被 金的书声 执行合并操作(2018-03-20) —
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可是至今也忘记不了,可以说,这一辈子也忘记不了。每当回到家中,看到悬挂在墙上的、用红木框镶着的,自己曾经佩戴过的帽徽、领章和肩章,自己曾经荣获的军功章和奖章,心情就无比激动,甚至久久难以平静。特别是许多人们觉得非常神奇、神秘和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们从前只能通过收音机、后来通过电影电视、现在通过微博微信才能视听到的传说,我却亲身经历过,亲身体验过。这,就是我人生履历中最重要、最荣耀、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潜艇生活。
                                                                                        ——潜艇老兵 闵鸣
亲人送我去当兵

  前不久,自我当兵退役28年未曾联系上的政委给我寄来了他的诗集《大海涛声》。诗集中的《望海潮》中有这样几句话:“记得赴齐鲁/小站别双亲/料峭晨雾/至今未忘/一声保重/泪如注……”就是这么几句话,又一次勾起了亲人送我去当兵那难舍的情景。          
当年我的母亲

整夜没合上眼睛
带我走遍家乡
辞别父老乡邻
当时天色方黎明
她送我
踏上遥远的路程
她送我一条手巾
祝福我一路顺风
········

1983年11月初的一天清晨,在父母、兄弟姐妹、亲眷及同学的护送下,在喜庆的锣鼓和热烈的鞭炮声中,我头戴水兵帽、身穿海军服、胸挂大红花,高兴却又难舍地走向部队指定集合地点。


离开家乡时,我第一个道别的是我的母亲。当时,亲戚朋友都围着我,纷纷祝福和赞美,却怎么没有见到我的母亲。我心想,难道家里还有什么事情在忙吗,再大的事情,还有比我将远离家乡更重要的吗?同时也想,家里虽然小孩多,大多也还没有成人成家,母亲确实吃了人间第一苦。但我都要到部队去了,难道就这么舍得我吗!我拨开亲朋好友,一定要见我母亲一面再离开。其实,母亲并没有忙什么,她在房间默默地帮我清理行装,怕我遗忘了什么。我走过去说:“妈,我要走了。”此时,我们四目相对,热泪盈眶,再也说不出什么。我抱着她,拍了几下她的肩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因为,我怕看到她激动的面容,我怕看到她操劳而憔悴的身影。


一路上,锣鼓不停地敲打着,鞭炮不断地轰鸣着。因为我是家里的长子,上有父母姐姐,家务事是不需要我去做的,所以我什么家务都没有做过。可能是担心我年纪小又不会做家务等事情,几个姐姐轮番拉着我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讲着诸如缝被子、洗衣服及注意身体之类祝福的话语。


爸爸一直跟着送行的人员走着,因为我能够当兵、特别是作为当年潜江城区唯一的潜艇兵,他的喜悦是可以想象的。送行的人员将宽阔的马路站成了一排,眼看就要到集合地点了。此时,爸爸从旁边挤到我的身边,要我“保重身体,练好军事,学习文化,积极进步”。我爸是一个非常严格且十分注重学习的人,总希望我们兄弟姊妹都有知识、有文化、有作为。但由于我们努力不够,常常令他一再失望,自己也觉得很愧疚的。


从我家到集合地点,不过一公里的路程。可是离别亲人的路,却觉得太短太短。到了集合地点,我从亲朋手中接过背包,同大家一一握手后,登上了送军专车。汽车出发前,所有新兵的亲朋都在一旁等待着。已经上车的新兵,则将车窗打开,尽可能地和亲朋多讲几句话,因为一去至少三年不能与他们见面。我找好座位、放好被包后也将车窗打开,我的几个姐姐又跑到车窗下,再一次和我握手,再一次送我祝福。


不时,汽车已经鸣笛启动,我和战友们向所有的亲朋挥手道别。随着汽车速度加快,我们与亲朋渐行渐远,直到视线模糊。


离开了家乡,战友之间开始相互自我介绍,并假想潜艇及海上的浪漫生活。由于我不知道潜艇“长”的什么样和真正的海上生活是如何有趣,也无从妄议与讨论,只是频窗眺望远处的风景,更多的是对家中父母的牵挂。


在潜艇部队服役的几年,我先后随部队辗转于青岛、上海和广州执行任务和学习,荣立三等功一次,被海军北海舰队评为“理想在岗位上闪光先进个人”,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保送到海军舰艇学院舰船指挥系舰长班深造。许多生活的碎片,许多难忘的记忆,仿佛发生在昨天,这些碎片串成了我人生永恒的话题,给我的人生增添了几分精彩的传奇。
                                                                                  201511于武昌水陆居




[ 此帖被孤单小雨在2018-03-20 09:04重新编辑 ]
闵鸣: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商银行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湖北省金融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离线闵鸣
沙发  发表于: 03-17
闵鸣:《潜艇老兵的故事》之二     《惊魂回澜阁》
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可是至今也忘记不了,可以说,这一辈子也忘记不了。每当回到家中,看到悬挂在墙上的、用红木框镶着的,自己曾经佩戴过的帽徽、领章和肩章,自己曾经荣获的军功章和奖章,心情就无比激动,甚至久久难以平静。特别是许多人们觉得非常神奇、神秘和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们从前只能通过收音机、后来通过电影电视、现在通过微博微信才能视听到的传说,我却亲身经历过,亲身体验过。这,就是我人生履历中最重要、最荣耀、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潜艇生活。
                                                                                        ——潜艇老兵 闵鸣


惊魂回澜阁

       红瓦黄墙, 绿树碧海,这是海滨城市青岛的特点。
到青岛旅游过的人,都知道青岛的“前海栈桥”。栈桥,实际上是帝国主义国家侵略我国停靠舰船的码头,最早是木桩夯制,后来用钢筋水泥浇制。栈桥长数百米,好像一把利剑直插胶州湾,非常壮观。放眼望去,她又像蓄势待发的箭,紧紧地贴在由其右侧的团岛和其左侧的小青岛“揉”成的弓上。栈桥最前端一个两层楼的回澜阁,就像箭头上带倒钩的箭峰,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发光。
      
       1984年的建军节那天,我和战友早早地请好假,从部队所在地乘车直接前往栈桥方向。说实话,自当兵到达青岛大半年,还从来没有到过栈桥。我和战友此次外出,是想从栈桥开始,经八大关、鲁迅公园、水族馆、汇泉湾、第一海水浴场等景点好好游览一下。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和战友在中山路下车,径直沿中山路走到海边,就到栈桥景区了。虽然当时是九点左右时辰,可是到栈桥游览的游客,已经将栈桥挤的满满的,络绎不绝。好多游客驻足留影纪念,我和战友则靠栈桥右边用粗粗的铁链拦着的护栏,跟着游人往栈桥的最前端回澜阁方向慢慢地走去。


       来到回澜阁,我们已经置身海湾的中间,跳跃着的海浪就像我们当时的心情,无比激动。临阁而眺,由近及远,只见舢板冲浪,玄之又玄,心惊肉跳;豪轮出没,高傲霸气,令人向往;偶见舰船,倍感神秘,心中自豪。回望大陆,高高耸立且风格特别的“双子座”基督教堂,直指兰天;红瓦黄墙的别墅,参差散落在苍松之中;栈桥上不同衣着的人流,形成了一处特别的风景。
       日已向午,气温也上升了许多,在太阳下稍作停歇,便有灼热之感,游客们也耐不住烈日的烘烤,纷纷撤离回澜阁,向大陆方向走去。
    
     “让游人少一些再走吧”。我和战友商议,接着继续欣赏栈桥景区的风景。不一会,海风乍起,海浪升高,咆哮着的海浪跳起来扑向栈桥。此时,回澜阁像一只小船,一会儿被抛向浪尖,一会儿被压到波谷。我和战友正要离开回澜阁的时候,更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我拉着战友,指着小青岛方向的海域说:“你看,怎么回事,那边的海水怎么鼓得那么高?”战友顺着我指示的方向一看说:“是啊,怎么比我们站的这里高那么多。快跑,朝我们这边压过来了!”说时迟,那时快。没等我们跑几步,高高隆起的海水一下压了过来,将我们从头到脚全泼湿了,幸亏我们将海军帽抓在手上,要不帽子都要掉到海里去了。


        后面的景点是看不成了,马上回部队住地也不可能。我和战友迫于无奈,不停地在栈桥上来回走动,边走边拧衣服,希望海风再大一些、太阳更火烈一些,早点将我们的衣服弄干。


        一位海军老兵看见我们湿透的衣服,觉得我们的囧样十分好笑,同时作为军人,又觉得我们肯定非常难堪。于是,老兵凑过来和我们搭讪,问我们是那个部队的、老家哪儿的等等,顺便给我们“普及”了一点关于海的常识。老兵说:“海水是每天一小涨一小落,每月一大涨一大落。早上那会儿你们正好碰上涨潮的时候,加上海上突起大风,你们又没有来得及撤退,所以将你们的衣服打湿了。没事,天气不冷,站一会就干了。”老兵还说:“你们今天是碰到涌了,涌和浪是不一样的。浪会渐起水花,而涌会让大面积水域起伏跌宕,涌比浪厉害多了。”我和战友听后,觉得蛮新鲜的,将来上了艇再遇到类似情况,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聊着聊着,感觉衣服也好像慢慢干了。由于经过了“海的洗礼”,加上太阳的烘烤,海中的盐粒都粘在了身上,浑身麻麻的、痒痒的。兰色的海军服上,白一块兰一块的,跟汗汁晒干后留下的汗斑一样。
后来,我和战友聊起在部队的第一个建军节遇到的囧事,觉得还挺有意义的。不仅让我们了解了海的变幻无常,还了解了浪和涌的区别,特别是还品尝到了海水的滋味。这些对一般人来讲没有什么意义,但对一个年轻的海军战士来说,意义就有所不同了。
[ 此帖被孤单小雨在2018-03-19 17:00重新编辑 ]
闵鸣: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商银行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湖北省金融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离线中华有为

2楼 发表于: 03-19
楼主不仅是书法家,还是作家
离线孤单小雨

3楼 发表于: 03-19
赞一个!有网友建议适当增大字体,所以冒昧帮楼主重新改了。见谅!
人活世上一张弓,每每朝朝逞英雄。有遭一日弓弦断,英雄也是一场空。
离线襄江评论

4楼 发表于: 03-20
在部队当上舰长了么?
阳光有时风雨前有时风雨后,大多时候不见彩虹!你装逼的话,就说总有彩虹!
离线海之澜

5楼 发表于: 03-22
期待更新!
离线一剑

6楼 发表于: 03-23
期待更新!
离线江杉

7楼 发表于: 08-07
老弟很优秀,军人出身,是书法家、作家,还是银行家。我也住过水陆街,有机会我要认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