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249阅读
  • 110回复

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政协委员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8-03-13
— 本帖被 admin 从 江汉民生 移动到本区(2013-08-05) —
[img]马荣华是清白的!?[img]----[img]关注湖北焦点案件![img]
.4Ob?ZS(  
[img]——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img]
<ABN/nH  
[img]尊敬的审判长: 6}^0/ 76^,  
[img]审判员:[img] :acnrW>i[@  
[img]早在西周古人便知“以五声听狱讼,求民情”。通过法庭十多个小时的举证、质证、法庭辩论,凡有良知的人都会在内心确认马荣华蒙受了冤屈。关键证人滕贵荣、贺德华的证词漏洞百出,其陈述行贿过程中的关键情节、场景、过程、对话等重要细节无一得到证实;所谓贿赂标的物——[img]26000[img]美金、[img]19000[img]港币和[img]50000[img]元人民币行贿款没有任何痕迹能证实其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真实、客观地存在过。[img] W$LaXytmak  
[img]“物质虽然能够变化,但不能消灭或凭空产生。”认定马荣华收受了腾贵荣、贺德华的贿赂违背了这个千古的定律。[img] a7'.*H]  
[img]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马荣华曾经是省级后备领导干部,全国人大代表,侦查部门如此大规模和彻底的搜查进一步查清了马荣华的清廉和党组织对他选拔任用的正确。马荣华是一个清官。反腐倡廉是民心所望,但不可借此伤及无辜,更不能成为某些人报复的手段。[img] hNBv|&D#  
[img] oT2h'gu")  
[img]一审法院以马荣华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八年的判决是错误的。请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宣告马荣华无罪![img] /.<%y 8v  
[img] l'=H,8LfA  
[img] *O-1zIlp  
_[;>V*?zp5  
[img] fkE4 [X7f  
[img]
v#*9rNEj0  
[img]审判长、审判员:[img] <>/0 ;J1<  
[img]黄冈中院于[img]2007[img]年[img]8[img]月[img]14[img]日[img]以马荣华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八年。在第二审法庭质证中检察官又列举大量“铁证”,以证实马荣华罪有应得。按照检察官指控,马荣华果然“罪恶深重”:[img] taOD,}c|$  
[img]仅[img]2002[img]年[img]8[img]月底[img]9[img]月初,在机会非常难得的中组部举办的各省仅选派一名省级后备领导干部参加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专题研究班》的一个多星期内,马荣华不顾自己一个市委书记的身份和脸面,不惜在上下班高峰时间北京最拥堵的时间段和路面之一——万寿路至建国门——连续打车往返三天,去向一个公司的副总索要[img]3[img]千美金、[img]5[img]万人民币。[img] 1gk{|keh  
[img]2003[img]年[img]3[img]月马荣华作为人大代表在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还马不停蹄地大肆收取他人钱财:出发前收取属下肖运香[img]2[img]万人民币,到了北京开会期间收取付小安送的高级西服、收取马兴进送的[img]2[img]万人民币,收取滕桂荣送的[img]2[img]万美金。几天的人大会成了马荣华赚取不义之财的大好时机。[img] WLGk  
[img]马荣华俨然一个贪得无厌的小丑。[img] \jLn5$OW  
[img]然而,另有确凿的证据证实,就在检察官指控马荣华于[img]2003[img]年[img]9[img]月以去美国考察为由向贺德华索要贿赂款[img]3000[img]美元的同时,从美国考察回国的马荣华来不及脱下行装,飞机落地,就去参加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第二届中华环境奖》颁奖仪式,马荣华是该奖的个人奖得主,获得了国家颁发的[img]10[img]万元人民币奖励。然而爱财爱得连[img]3000[img]美金也伸手贪的马荣华,却将这名正言顺得来的价值[img]1[img]万[img]2[img]千多美元的[img]10[img]万元人民币立刻捐献给了鄂州市环境保护基金会。[img] ,] HH%/h  
[img]就在检察官指控马荣华于[img]2003[img]年[img]2[img]月[img]16[img]日[img]去深圳收受贺德华[img]19000[img]元港币的前两天,马荣华曾主动向鄂州市纪委上缴完全不被人知的礼金人民币[img]7600[img]元。[img] <)n8lIK  
[img]自[img]1990[img]年马荣华先后担任潜江市市长、市委书记、十堰市市长、鄂州市委书记的十多年间,马荣华不知拒绝、退回了多少礼金和贿赂款项,仅上缴给纪委有据可查的财产折合人民币就达八、九十万元之多。[img] 1L722I @  
[img]2003[img]年是检察官指控马荣华大肆受贿的一年,然而就在这一年马荣华却始终马不停蹄的工作几乎没有休息日,终因过度劳累导致他肺梗塞生命危在旦夕不得已被送进医院抢救……。[img] 6 ,jp-`  
[img]马荣华到底是贪官还是清官?[img] 5bU[uT,`6  
[img]一、马荣华的家[img][img]2007[img]年[img]9[img]月[img]25[img]日[img]武汉市的气温高达[img]32[img]度。人民法院的办公室里开着空调。我们来到了马荣华的家——一个受贿数十万元贪官的家。一进门热浪扑面,这才发现马荣华家没有空调。客厅顶上有一只廉价吊扇,餐桌旁边摆放一只摇头风扇。直到走进马荣华夫妇的卧室,才看见窗户上有一台老房主留下的基本不能用的国产窗式空调。[img] UHr0J jQK  
[img] ;Zfglid  
[img]仔细端详马书记的家。装修十分简易,看似红木的沙发,实则是普通木头制作,工艺粗糙,沙发的接缝处掉了红漆,露出里面白色的腻子,简易木头电视柜上摆放的是一台长虹牌[img]21[img]遥电视机,漆着灰色油漆的铁管床,好像回到了八十年代普通老百姓的家。竖在墙角每年热天拿出来用的又黄又黑的凉席已经使用了[img]30[img]年,至今还在使用。包裹凉席用的包袱皮儿,则是六十年代的破床单,上面补丁摞着补丁。[img] 3[8F:I0UL  
[img][img]我们不相信这就是当了近二十年市长、市委书记的家。[img] hE.NW  
[img]经了解得知,这个家是马荣华[img]2004[img]年调到省发改委以后租赁的房子,马荣华的家在鄂州。所以,当我们看到马荣华家里还摆放着只有在大学生宿舍和打工仔宿舍才会看到的两个布质简易活动衣柜、一个铁管衣架、两个滚轮塑料箱子时,还以为这是马荣华[img]2004[img]年调到省发改委以后临时购买的家具,一问才知,这些简易衣柜、铁管衣架、塑料箱子都是马荣华还在潜江当市长、市委书记时使用的,二十多年来一直随他到今天。[img] tMM *m  
[img]我们到了马荣华在鄂州的家,房间基本是空的,大部分家具已经搬到武汉,多年来一直使用的双人床是马荣华妻子娘家人自己用废角铁焊的床架,用渔网线和破棉絮制成的嫁妆。马荣华[img]2000[img]年便调入鄂州,但其家人直到[img]2001[img]年才全部迁到鄂州,鄂州的天气实在热的难以忍受,特别是来客人坐在客厅里总是一身大汗,他们这才自己花钱买了空调。在这之前马荣华一家从来没有使用过空调。曾经有人看到马荣华书记家没有空调,给其送来三台空调,被马荣华给退了回去。在马荣华家看上去唯一奢侈的东西就是客厅里摆放的一个根雕和一些观赏石头,通过了解才知道,根雕是马荣华去房县下乡回来路过大川镇看到一农民准备劈成柴火的“树篼子”,马荣华从农民的手里买下的,而那些石头则是龚时清自己到山里去捡的。[img] EHpIbj;n  
[img]2008[img]年[img]2[img]月[img]27[img]日[img],正月二十一,春节的气氛还没过去,辩护人到武汉准备开庭,在马荣华家发现了一个一米多见方的红地毯,是湖北省高级法院放在电梯间里的,平常人家放在浴室里滤水防滑的那种红色塑胶地毯。这是前几次到马荣华家没有看到过的。原来,这就是马荣华家的地毯,十多年了,因为是红色,龚时清每逢春节便把它拿出来摆放在客厅的正中央,用那一点红色增添春节的喜庆,春节过去便收起来待来年再用。[img] ?VC[%sjwn  
[img] gG"W~O)yv  
[img]这就是堂堂一个市长的家。一个夫妇二人均为厅局级以上干部、工龄总计[img]87[img]年的市长的家。[img] JkT , i_  
[img]二、搜查马荣华的家[img][img]外表貌似简朴,实则巨贪的贪官大有人在。一审起诉书指控马荣华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价值[img]60[img]余万元,一审判决认定马荣华受贿[img]30[img]余万元,这数额不小的受贿赃款究竟在哪儿?[img] r![RRa^  
[img]众所周知,“物质不灭定律”又称“[img]质量守恒定律[img]”,其概念可以概括为:“物质虽然能够变化,但不能消灭或凭空产生。”这是[img] 1756[img]年俄国化学家罗蒙诺索夫把锡放在密闭的容器里反复煅烧才发现的,该定律自[img]1777[img]年法国的拉瓦锡经实验再次证实后,为世界所公认。[img] Yphru"\$  
[img]受贿犯罪同样离不开这个定律。[img] Nb.AsIR^  
[img]大家都知道,受贿犯罪行为,实际上是由行贿与受贿两个行为共同构成的,没有行贿就没有受贿,没有受贿就没有行贿,行贿与受贿是共存的关系,缺一不可。如同日常生活中的买卖交易行为,没有买就没有卖,没有卖也谈不上买。这种行为有人形象地称之为“交接型”犯罪行为,即行贿人把“特定物”从自己的手里移交给受贿人。因此,检察机关在办理贿赂案件时,要证明这种交接性质的行为成立,通常会找证据证明行贿人首先持有了“交接物”,再证明受贿人也随交接行为而随后持有该“同一”交接物,理论上他们应该存在共同持有的那一刻。因此,在贿赂犯罪中证明“特定物”——贿赂款客观存在以及证明行贿人与受贿人先后持有同一“特定物”的行为通常是侦查机关侦查的重点,也是法院定罪的核心问题。[img] Jpi\n- d!  
[img]2005[img]年[img]7[img]月[img]16[img]日[img]马荣华被“双规”,同年[img]11[img]月[img]8[img]日移送检察院,至[img]2006[img]年[img]10[img]月本案起诉到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其间侦审时间长达[img]15[img]个月。办理马荣华案件的专案组可以称得上能力、水平过硬的专案组。从侦查卷宗可以看出,他们有相当的力气下在了查找本案贿赂款的来源和赃款的下落上。在向行贿人调查的笔录中几乎每一份都可以看到侦查机关向其了解行贿款项的来源,而向马荣华讯问的笔录中也都不厌其烦地向其了解受贿款项的下落和去处。据了解,在本案侦查初期,有关部门即对马荣华、马荣华妻子龚时清及其子女的银行存款进行了认真仔细的外围调查,未发现任何异常收入。[img] JNY;;9o  
[img]是不是马荣华将受贿的钱财藏在了家中?这是很多贪污贿赂犯罪分子常用的伎俩。[img]2005[img]年[img]12[img]月[img]8[img]日[img]检察院在立案不久立即对马荣华人身及住所等进行了全面的搜查。[img] `[T|Ck5  
[img] bWc3a  
[img]侦查人员撬开了马荣华家卧室的地板(图为修复后的地板),凿开马荣华家室内门的夹层,搜查之细无懈可击。但搜查的结果却是除在马荣华书房笔记本里找到出国访问剩下的[img]1000[img]美元外,竟然找不到其他任何一笔大额现金。这[img]1000[img]美金与受贿六十万元相差甚远。从搜查记录、搜查清单中我们可以看到在马荣华家除了搜查[img]1000[img]美元外,还搜查出了两个存折,一个是农业银行存折,一个是工商银行的存折。这两个存折至今没有被检察机关拿到法庭上作为有罪证据出示,是因为这两个存折所显示的都是正常的工资收入,搜查的结果是,马荣华家的全部存款和现金累计起来共计人民币[img]5[img]万多元,美元[img]1400[img]元。[img] .j*muDVQn  
[img]是不是马荣华把受贿来的钱财藏在了其亲属家?证据显示,侦查人员在[img]2005[img]年底搜查之后又奔赴天门、鄂州等地进行深入的明察暗访,马荣华及龚时清两家的远亲近戚二十余人直接接受了调查,甚至龚时清的妹妹早已死去十多年的前夫的单位也在调查之列。[img] H|a9};pO\  
[img]马荣华自[img]1984[img]年任中共天门市委副书记[img]6[img]年、[img]90[img]年担任潜江市市长、市委书记[img]7[img]年多,[img]1997[img]年调任十堰市当市长[img]6[img]年,[img]2000[img]年调任鄂州市委书记。十三年县官,十年州府,远亲近戚数十人,马荣华没有为其中任何一人走过后门。调查结果令人震惊,赃款一分钱没有发现,反而调查出龚马两家的家族里至今下岗人员[img]12[img]人,没有固定职业[img]11[img]人,吃“低保”的[img]8[img]人。马荣华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他的穷亲戚中没有一个因为他当了“官”而因此得到什么恩惠。[img] y*ae 5=6(  
[img]龚时清告诉我们,他们收受他人馈赠的美金只有[img]400[img]美元,是[img]2005[img]年其女儿马明的男朋友到北京接马明去美国时送给马明奶奶和母亲每人[img]200[img]元的见面礼。是年轻人对长辈的一点心意。[img] *E"QFirk0  
[img] ]y*AA58;  
[img]物质不灭是千古的定律,物质可以变化,但不会消灭也不会凭空产生。本案至今没有找到贿赂款,是马荣华隐匿的好,还是马荣华根本就没有收到该款?本案所谓的贿赂款是否客观存在?行贿人是否真实的持有贿赂款,然后通过行贿行为移交给受贿人?受贿人是否随后也持有该移交的贿赂款?贿赂行为和贿赂款是我们审查的重点。[img] .~#<>  
[img] VgfA&?4[  
[img]三、 sflH{!;p  
[img]滕贵荣的行贿行为及所谓贿赂款2万美元是否客观、真实存在? BMlnzi  
[img]本案的证据看似很多,但具体到行贿人是否向马荣华行贿的关键事实上,除马荣华曾经供认有罪形成一对一的供证外,没有其他直接证据。因此,查清行贿人是否实施了行贿行为,本案所指标的物——所谓的贿赂款项是否真实、客观存在,是本案的不可缺少的关键证据。如果不能证实行为人实施了行贿行为,不能证明贿赂款是客观存在的物体,则贿赂罪就不能成立。[img] Q+e|;Mj  
[img](一) w7Do#Cv  
[img]滕贵荣是否实施了行贿行为?其用于行贿的2万美元是否客观存在? 20[_eu)  
[img]为了清晰地展示滕贵荣行贿行为和贿赂款物是否客观存在,辩护人将腾贵荣所谓行贿过程用慢镜头回放:[img] 1+;Z0$edxz  
[img]1[img]、滕贵荣自称向马荣华行贿的理由是:[img]2002[img]年下半年龚大姐到北京,半开玩笑说,马明出国,你借我点钱,我说借什么,我赞助点。[img]而事实是马明[img]2002[img]年[img]11[img]月才第一次申请去美国的签证并当时被拒签,该次出国是商务签证——受公司委派参加美国泊车协会年度企业展览,行程仅仅[img]15[img]天,全部费用由公司支付,不存在为出国借款的问题。而龚时清性格刚强,能吃苦,其一生没有向任何人开口借过钱。因此,滕贵荣所称龚时清以马明出国为由向其借款理由不充足。[img] s7RAui  
[img]2[img]、滕贵荣自称[img]2003[img]年3月两会期间,我从公司账户上取了20万元人民币,钱取好后我给马明打电话,问她妈妈在什么地方,她说她妈妈在赛特,之后我与龚大姐取得联系,找到龚大姐,马明也赶过来了,我就陪她们逛赛特购物,她在一套西服“登喜路”前转悠了好长时间,我就提出给马书记买一套,她没反对,我就买单买了一套1.5万元。然后我陪着他们到了官园桥附近住地。[img]而事实是,两会期间滕贵荣只请马荣华一家及鄂州农行的人一块吃了一顿饭,根本没有陪同逛赛特。特别是[img]2003[img]年春节期间即[img]2003[img]年[img]2[img]月滕贵荣右脚骨折,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在[img]3[img]月时走路非常吃力,站立十分钟都困难根本不可能逛商场。并且他也从来没有给马荣华买过什么登喜路西装。因此,滕贵荣称其陪同马明、龚时清逛商场完全是在虚构事实。[img] s&vREx(  
[img]3[img]、滕贵荣自称[img]逛赛特后陪同他们(龚时清、马明)到了官园桥附近住地,从汽车后备箱内拿出该20万元给龚时清,说给马明准备了20万元,龚时清没有接受。[img]事实是,[img]2002[img]年[img]7[img]月龚时清到北京参加女儿的硕士毕业典礼,滕贵荣曾到官园桥马明的住处看望龚时清。但[img]2003[img]年[img]1[img]月马明已经搬家离开官园桥,搬至北京东北四环方向的康城花园,康城花园与官园桥相去甚远,完全不是一个地方。但她们并没有把搬家的消息告诉滕贵荣,滕贵荣在向侦查机关作证时不知道马明早已搬家,所以他说在[img]2003[img]年的[img]3[img]月份送马明、龚时清回家到官园桥附近的住处向其行贿[img]20[img]万元人民币,显然是在凭印象编造事实,因不知马明搬家而漏出了伪证的马脚。[img] C3|(XChqC  
[img]4[img]、滕贵荣自称[img]在官园桥附近马明的住处将20万人民币给龚时清,龚时清没要。[img]事实是:该情节不仅在所发生的地点上不能被证实,在是否给龚时清的情节上也仍然不能被证实。侦查机关曾于[img]2006[img]年[img]7[img]月[img]18[img]日[img]将龚时清拘留,其后逮捕,羁押[img]78[img]天,换了[img]6[img]个看守所,以后又监视居住[img]6[img]个多月,至今仍在取保候审。但龚时清的供述始终如一,滕贵荣从来没有给过龚时清[img]20[img]万元,马荣华也从来没有给过她一分美元。[img] Hm=!;xAFX  
[img]5[img]、滕贵荣自称[img]将龚时清母女送到了官园桥附近的住地从汽车后备箱里拿出20万元给龚时清,龚时清不要,自己也不想给她。[img]考虑马书记拿这么多钱不好看,我就去中国银行北京分行门口,找到一个叫阿强的倒汇贩子兑换了2万美元,一百元票面的。[img]事实是:直到今天那个叫“阿强”的倒汇贩子是否真实存在无法证明,滕贵荣云山雾罩用一个虚幻的证人证实自己兑换[img]2[img]万美元的真实性。这是本案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也是一审法院认定滕贵荣向马荣华行贿[img]2[img]万美元的关键情节![img] r|rOIAo  
[img] C[h"w'A2  
[img]一审法院认定滕贵荣向马荣华行贿[img]2[img]万美元是该[img]20[img]万元人民币兑换而来的。但是这[img]20[img]万人民币是怎样变成的[img]2[img]万美元呢?这个环节如果不能被证实,[img]20[img]万元就不能与所谓的[img]2[img]万美元发生关系。滕贵荣不仅说不出[img]2[img]万美元的来源,还说不出[img]20[img]万元人民币如何变成了[img]2[img]万美元的具体细节,兑换汇率是多少,剩余的钱是多少?剩余钱的去向?因此,在这个重要环节上,[img]2[img]万美元至今没有真正现身。[img] \(9hg.E  
[img]5[img]、滕贵荣自称[img]在中国银行北京分行门口找到阿强倒汇后,[img]他还带我到银行里面把美元检验了一下确认了一下真伪,银行人员把美元包成两扎,每扎一万元[img]。[img]这是滕贵荣拿到所谓[img]2[img]万美元后其它证据能否证明这[img]2[img]万美元客观存在的又一个重要[img]情节。非常遗憾的是,不仅得不到任何证实,而且充分的证据证实滕贵荣所述中国银行北京分行工作人员帮助检验美钞真伪,并帮助包扎成捆的行为恰恰为银行所禁止。[img] I$@0FSl  
[img]审判长、审判员:[img] 8r@_b  
[img]滕贵荣所述行贿[img]2[img]万美元的过程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出现证据的断裂或缺失。其在关键事实情节上的陈述要么是虚构的、要么是不符合客观真相的、要么就是没有任何证据证实的。而本案行贿款——[img]2[img]万美元始终没有出现。滕贵荣所述的一连串行贿行为不能得到任何证明。因此本案证据链上不是一个环节的缺失,而是一连串重要环节的缺失,或者说这条证据链根本就不存在。[img] 9pN},F91n:  
[img] mfHZGk[[  
[img](二)对中鼎国威公司有关20万元的财务帐的质疑 T%kr&XsQX  
[img]1[img]、对该公司[img]2003[img]年[img]3[img]月[img]14[img]日[img]的[img]20[img]万元人民币现金提款的质疑[img] Ew>E]Ys  
[img]众所周知,任何一家企业都会随时发生各种业务往来,即便是在“两会”期间,企业的经营也不会因开“两会”而停止。从中鼎国威公司银行对帐单可以看出,自[img]2003[img]年[img]1[img]月至[img]2003[img]年[img]4[img]月底整整四个月期间,中鼎国威公司共有[img]5[img]笔支票入帐和[img]11[img]笔现金出账,共计[img]67[img]万元,支票入账与现金支票的出账笔笔对应。请看:[img] ?[#nh@mI  
[img]转账支票入账
Y<lJj"G  
[img]现金支票出账
aw z(W >  
[img]03[img]年1月23日[img]入账5万元 o+e:H jZZ  
[img]03[img]年1月24日[img]以2470430号支票支取现金 5万元 wO6 D\#  
[img]03[img]年2月26日[img]入账5万元 APydZ  
[img]03[img]年2月26日[img]以2470431号支票支取现金5万元 *c<=IcA  
[img]03[img]年3月14日[img]入账22万 WEgJ_dB  
[img] }GV5':W@WG  
[img]03[img]年3月14日[img]以2470432号支票支取现金20万元、3月17日以2470433号支票支取2万元,两天共计支取现金22万元 rr/0pa$  
[img]03[img]年3月25日[img]入账8万元 Fk01j;k.H  
[img] neN #Mo'A  
[img]03[img]年3月25日[img]以2470434号支票支取现金8万元 wxy. &a]  
[img]03[img]年4月21日[img]中鼎公司入账27万元 p%;n4*b2  
[img]03[img]年4月21日[img]—4月29日,以2470436——2470442号6张支票分6笔 共支取现金27万元[img] 5Oh>rK(  
[img]本案所指腾贵荣[img]2003[img]年[img]3[img]月[img]14[img]日用于行贿的[img]2470432[img]号[img]20[img]万元现金出账恰好与[img]2003[img]年[img]3[img]月[img]14[img]日[img]的一张[img]22[img]万元转账支票进帐相对应,即:中鼎国威公司在[img]3[img]月[img]14[img]日[img]收到该进帐[img]22[img]万元的当天,即以[img]2470432[img]号现金支票提出现金[img]20[img]万元,随后在[img]3[img]月[img]17[img]日[img]又以[img]2470433[img]号现金支票提走剩余的[img]2[img]万元。中鼎国威公司的这一有规律的行为昭示着[img]2003[img]年[img]3[img]月[img]14[img]日用[img]2470432[img]号现金支票提取[img]20[img]万元是该公司这一系列提款行为中的一部分,与当天进帐的[img]22[img]万元相关联。[img] 8UY[$lc  
[img]2、 |$AoI  
[img]对中鼎国威公司的“其他应收款”帐页的质疑[img] v#yeiE4  
[img]滕贵荣称,[img]我每年有几十万元的业务招待费,这个钱算是我的业务招待费[img]。但中鼎国威公司在填写该[img]20[img]万元人民币现金支票的款项用途时,填写的却是“差旅费”,而中鼎国威公司的会计帐却将该[img]20[img]万元列入“其他应收[img]款”项下的“滕贵荣[img]3[img]月份借款”。滕贵荣用言辞证明的“业务招待费”既与书证现金支票的用途“差旅费”不相符合,也与书证“其他应收款”帐页项下的“借款”不相符合。[img] i7N|p9O.  
[img]特别令人质疑的是,该会计帐页记录的是[img]2003[img]年[img]2[img]月至[img]2003[img]年[img]12[img]月的会计帐,共计[img]16[img]笔账。但这[img]16[img]笔账的记帐日期却全部发生在[img]2003[img]年[img]12[img]月[img]31[img]日[img]这一天。且从会计人员书写的字迹看,不同内容和不同时间的账目其记录的字迹、墨水、使用的黑色墨笔却具有连贯性和同一性,从目测即可初步判断该帐册是一次完成的,而不是按照会计法规定在业务发生时完成的。换句话说,该会计帐册是被人后来制造的,而不是原始的会计帐册![img] 6|h~pH  
[img]3、 $CT 2E  
[img]对会计凭证和会计帐簿的质疑[img] Qf HJZ7K.4  
[img]根据会计法规定,财务帐包括会计凭证、会计帐簿、财务会计报告和其他会计资料。其中会计帐簿包括总帐、明细帐、日记帐和其他辅助性帐簿;会计凭证包括原始凭证和记帐凭证。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和《会计法》的制约,中鼎国威公司财务起码应当具备会计凭证和会计帐簿,而不可能像滕贵荣所说的想怎样就怎样。要说清该[img]20[img]万元的真实用途,检察机关至少要向法庭提供该笔业务发生的原始会计凭证和会计记帐凭证,并应提供现金日记帐和明细帐。但本案侦查机关没有向法庭提供该[img]20[img]万元的任何原始会计凭证及会计记帐凭证,也没有提供该业务发生时的原始总账和现金日记帐。一审法院作为证据使用的从银行调取的现金支票和银行对帐单,根本不属于会计凭证,也不足以说明该[img]20[img]万元的真实用途。[img] FVi7gg.?  
[img]因此,检察院仅用银行留存的[img]20[img]万元《现金支票》、企业对帐用的《银行对帐单》以及事后制作的某账页来跳跃式地证实滕贵荣持有行贿[img]2[img]万美元行贿款在证据学上根本讲不通,在逻辑学上也根本推不出,因此不具有任何说服力。[img] nQy%av$  
[img] C"X; ,F<  
[img](三)马荣华是否客观真实的收受了2万美元贿赂款 ?<3wks|C  
[img]马荣华是否收到了这[img]2[img]万美元?[img] ~57.0?IK  
[img]马荣华在多份亲笔辩护中说,腾贵荣确实在[img]2003[img]年两会期间去看过他,但绝没有给其一分钱(详见马荣华亲笔书写的辩护材料)。辩护人认为即便抛开马荣华现在的辩解,按照其在纪委和检察院侦查期间的有罪供述,也仍然无法得到任何证实。[img] Ze?(N~  
[img]对这[img]2[img]万美元马荣华的有罪供述是:[img]2003[img]年去美国带了[img]1[img]万美元,[img]2003[img]年[img]9[img]月到美国考察带[img]1[img]万美元,用了[img]3000[img]美元,在美国丢了[img]1000[img]美元,回国后给马明[img]5000[img]美元,[img]2004[img]年[img]9[img]月到日本韩国,带了[img]5000[img]美元,其中给老婆孩子买化妆品花[img]4000[img]美元,其余买纪念品[img]1000[img]美元,买[img]27[img]把剃须刀花[img]1000[img]多美元,剩下不到[img]5[img]千美元,给马明[img]3000[img],剩下[img]1000[img]美元。按照这一供述,检察院从马荣华家搜查出来[img]1000[img]美元,似乎恰好完美地证实了马荣华确实收受了这[img]2[img]万美元。[img] J 'qhY'te  
[img]而事实是:[img] ;:)1:Dy5  
[img]1、 P LHiQ:  
[img]根据干光星证实:[img]2003[img]年访问美国行程非常紧张,跑了很多地方,连坐飞机都是在晚上,很辛苦,没有专门安排购物时间,没有看见马荣华购买大件商品。龚时清、马明也均证实马荣华没有给她们购买值钱的东西。正如马荣华所说,其供述在美国购物把贿赂款花了或丢了完全是被逼迫所言。[img] T~&9/%$F  
[img]2、 -Y?C1DbKz  
[img]马荣华供述说其[img]2004[img]年[img]去日本,购买了[img]27[img]把剃须刀,花了[img]1000[img]多美元,而实际情况是,根据[img]2002[img]年[img]与马荣华一块儿随团访问日本的外侨局局长许崇祯证实:[img] 2002[img]年[img]5[img]月许崇祯与马荣华等人曾随团到日本三条市访问,回来时购买了[img]12[img]把剃须刀,总计[img]2000[img]多元人民币。但这[img]12[img]把剃须刀的钱并不是马荣华掏的,而是许掏钱购买的。回国后马荣华拿了[img]9[img]个,送给鄂州市政府的几个领导和同事。马荣华把发生在[img]2002[img]年的事说成是[img]2004[img]年,把他人购买的物品说成是自己购买,表明其供述[img]2004[img]年购买[img]27[img]把剃须刀的事实根本不存在。况且[img]2004[img]年马荣华已经调到省发改委,没有理由再购买[img]27[img]把剃须刀送给鄂州市的几大领导。[img] ;";#{B:  
[img]3、 e#R'_}\yj  
[img]马荣华供述自己[img]2003[img]年[img]10[img]月从美国回来将[img]5000[img]美元给了马明,马明并不证实这一事实。[img] 295U<  
[img]4、 b~5Q|3P9  
[img]按照马荣华的供述,马荣华在[img]03[img]、[img]04[img]年在美国、日本总计购买了价值[img]9000[img]美元的物品,[img] 9000[img]美元在美国、日本也不是一个小数,马荣华[img]2005[img]年即被双规并被拘留,当年对马荣华的家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搜查,如果马荣华确实购买如此大量的物品,至少应当在其家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搜查却没有发现任何与出国大量购物有关的物品。[img] n#\ t_/\  
[img] VH>?%aL  
[img]上述事实显示,滕贵荣所述的行贿在每一个细节上得不到任何印证,所谓的贿赂款[img]2[img]万美元始终没有一个合理的借口出现,马荣华所谓受贿的[img]2[img]万美元找不到任何下落,所谓出国挥霍[img]9000[img]多美元“疯狂购物”的事实根本不存在,所谓“疯狂购物”的物品经大规模细致的搜查至今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行贿[img]2[img]万美元全凭滕贵荣在被拘留、逮捕并被羁押数月以后的口头陈述,收受[img]2[img]万美元并消费掉[img]2[img]万美元的证词全部来自马荣华在双规点和琴断口监狱的“禁闭室”内“自证其罪”的口供![img] /kK%}L_D  
[img] q8Z,XfF^S  
[img]四、 x{|`q9V~ N  
[img]贺德华向马荣华行贿行为及所谓贿赂款6千美元5万人民币是否客观、真实存在? I7[F,xci  
[img](一)、贺德华所证马荣华在[img]2002[img]年[img]8-9[img]月期间在北京连续三次往返万寿路到建国门,收受贺德华[img]3000[img]美金,并索取贿赂[img]5[img]万人民币的行为不真实,贿赂款物也不是客观存在[img]  ~[wh  
[img]1[img]、贺德华称连续两天晚上请马荣华吃饭,[img]第一天是马荣华要求他请付思和等十多人吃饭,第二天又是马荣华要求请赵恩州、姬斌、等人吃饭。[img]而事实是:马荣华仅参加第一天晚宴,吃饭有付思和、姬斌参加,从没发生第二天吃饭的情况,也从来没有与赵恩州共同吃饭。检察院至今也不能提供马荣华与赵恩州共同吃饭的任何证据。因此该事实是贺德华虚构的事实,其所称马荣华在与赵恩州吃饭后向贺德华索贿的情节当然也就不存在。[img] @xBw'  
[img]2[img]、贺德华称:[img]马荣华在第二天晚[img]饭后,我送他们走的时候跟我说,你能不能给我准备点现金,我在北京办事要用。我说我回去看一下,你明天早上跟我联系。第二天早上我还没有起床,房间的电话就响了,先是女服务员告诉我有一个姓马的先生找我,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马荣华,接着就听到马荣华的声音,他问我起来没有,他已经在我酒店了,我告诉他我马上下去,他告诉我让我到妇女儿童中心那里去,他在妇女儿童中心门口等我……然后赶到妇女儿童中心门口[img]。[img]马荣华不在隐蔽的宾馆住房内要钱,却跑到几百米以外的人来车往妇女活动中心门口向贺德华索贿,贺德华陈述的这个情节不合常理。[img] cD!y d^QE  
[img]3[img]、贺德华称[img],我把手一伸表明5万元的意思,问马荣华:够不够?马荣华说够了,他把装有5万元人民币的纸袋接了以后,我给他拦了一辆红色奥迪出租车,送他走了[img]。[img]拦“红色奥迪出租车”送马荣华走这一重要情节,是贺德华反复多次明确强调的具有鲜明特征和意义的重要情节。在湖北省检察院在[img]2007[img]年[img]12[img]月[img]5[img]日[img]再次向贺德华核实证据时,拦“红色奥迪出租车”送马荣华走这一重要情节进一步被贺德华固定。但实际情况是:北京根本就没有红色奥迪出租车。这个被贺德华反复证明的重要细节明示着贺德华杜撰了一个行贿的故事。[img] kN'.e*  
[img]4[img]、关于[img]3000[img]美金的来源。贺德华称:[img]3000[img]美元是集团奖励我和我夫人出国旅游,我以自己的工资收入兑换的[img]。事实是,这[img]3000[img]美金的来源没有任何人能够证实,按照宝安集团公司规定,对担任副总的贺德华奖励必须经董事局办公会决定,但检察院曾多次向宝安集团公司调查,却从未向得到宝安集团公司奖励贺德华及其夫人出国旅游休假的证明。[img] Z2.S:y.  
[img]5[img]、关于[img]5[img]万人民币的来源,贺德华自己供述本身就自相矛盾:他一会称:[img]这5万元人民币是我在到北京之前准备的,有的是我出差备用的,有的是我自己从工资卡里取出的,我一共准备5万多人民币。[img]一会又称:[img]送给马荣华的5万元人民币是我在红莲湖公司借了一部分钱加上我自己身上的一部分钱凑起来的。在集团以虚开的票据报销了2万多元钱,然后以付现的形式还到红莲湖公司冲抵我的借款。[img]实际情况是:侦查机关对这[img]5[img]万元下了相当的力气查找它的来源,他们多次到红莲湖公司查找账册,将贺德华在红莲湖公司[img]1[img]万元以上的票据都进行了复制和提取,但检察机关并没有向法庭提交他们调查的这些票据。为什么调查了不向法庭提交?因为他们在红莲湖公司没有调取到任何能证明这[img]2[img]万元借款曾经发生过的有罪证据。[img] 83|7#L  
[img]对于贺德华所称从工资卡中提取的现金,一定能在银行记录中找到凭据,我们也相信检察机关在拘留、逮捕、审查贺德华期间对其有关收入支出情况进行了调查,但侦查机关没有向法院提供有关贺德华从工资卡中提款的证据,表明贺德华所述不能得到印证。[img] doj$chy  
[img]6[img]、贺德华称[img]5[img]万元中的一部分是通过虚报票据得来的。法庭上检方也出示了贺德华自称是虚报的有关凭证,以证实贺德华确实虚报了账目。但是这种牵强附会的证明方式仍然不能证明这些钱就是给了马荣华;([img]1[img])这些票据全部发生在所谓的行贿行为之后的数月,不是当时发生的;([img]2[img])这些票据全部是与本案完全无关的贺德华自己消费的餐费和住宿费,不能证明是送给马荣华的;([img]3[img])这些票据的金额无论单笔还是累计都无法与本案所谓行贿款 L{i,.aE/nO  
[img]“吻合”,不能证明与行贿的关联性;([img]4[img])这些票据的用途贺德华还可以有更多乃至无穷尽的解说,我们永远都无法排除贺德华侵占或用于其他用途的可能性。[img] f(}AdW}?  
[img]7[img]、关于马荣华“认罪”的录像资料。庭前一审法院向二审法院提交了侦查机关对马荣华预审时的同步录像。根据马荣华介绍,录像日期是[img]2006[img]年[img]8[img]月[img]18[img]日[img],录像时间全长应当在[img]8[img]小时左右。马荣华告诉我们,[img]2006[img]年[img]8[img]月[img]18[img]日[img]上午黄冈检察院同步录像时是让我背诵的,当我背诵完这两笔受贿后,该检察院的吴处长问我,贺德华头天送你[img]3000[img]美元,第二天你又找人家要[img]5[img]万人民币,你当时怎么想的。我脱口说道:“那里来的这回事,贺根本没有给我行贿,都是在专案组的逼供指供下违心交待的……。”[img] InCJ4D  
[img]为此,辩护人首先查找[img]2006[img]年[img]8[img]月[img]18[img]日[img]的同步书面讯问笔录,发现在移送的卷宗中没有该份记录。辩护人又将一审法院移送的全部录像进行了全面的核实整理,发现该录像资料从上午到下午是复制在一个连续的录像片中的,因此,只需一个电子文件即可,但辩护人从二审法院看到的录像资料却被切割成了[img]7[img]段,分别放在[img]7[img]张光盘内,累计时间也只有[img]4[img]个多小时,马荣华的大部分陈述是莫名其妙地开始,然后在陈述中途被突然掐断。马荣华所述的“那里来的这回事,贺根本没有给我行贿,都是在专案组的逼供指供下违心交待的……。”的内容在录像资料中没有找到。[img] L6jD4ec8  
[img]辩护人不禁质疑:也许马荣华告诉我们的不对,但同步录像为什么要被截成[img]7[img]段?那些被掐掉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剪切该录像资料的人为什么要掐掉这些内容?被掐掉的内容中究竟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img] $ M8ZF(W  
[img]侦查机关擅自剪切、更改原始审讯记录,是一种严重违法的行为,由此应当推定侦查机关在对马荣华审讯过程中实施了逼供指供的行为。[img] `62iW3y  
[img]8[img]、关于赃款的下落[img] #+ <"`}]N  
[img]根据马荣华的有罪供述,马荣华将[img]3000[img]美元拿回家,将[img]5[img]万人民币中[img]3[img]万多元在[img]2003[img]年[img]9[img]月出访美国前让秘书吴力胜兑换了[img]4000[img]美元。这样马荣华应当有[img]7000[img]美元。至今马荣华这[img]7000[img]美元没有任何挥霍或者消费的出处,就应当在马荣华的家里或者身边,但侦查机关缜密的搜查没有发现。[img] T*'?;u  
[img]对马荣华所称[img]5[img]万人民币兑换美元后剩余的[img]5000[img]元给了其患癌症的堂弟一节,根据天门市工人疗养院证明和火葬场的火化证明,马荣华患癌症的堂弟叫马长华,是在外打工的油漆工,[img]2001[img]年被医院确诊为肝癌,同年[img]7[img]月[img]28[img]日[img]死亡。马荣华所称给其患癌症的堂弟[img]5000[img]元就是给的这个堂弟,但还在“阳间”的马荣华怎么可能用[img]2002[img]年的贿赂款去看望早已在[img]2001[img]年死亡进入“阴间”的堂弟呢?马荣华说,他之所以做出如此的供述,实在是经不住逼供而胡说八道的。[img] lCznH?[  
[img] .dM|J'`g  
[img](二)贺德华称[img]2003[img]年[img]2[img]月在深圳向马荣华行贿[img]19000[img]元港币的事实不存在,[img]19000[img]元港币来无影,去无踪[img] ZtFOIb*  
[img]1[img]、贺德华多次称[img]19000[img]元[img]港币来源是我春节前到香港用自己的收入兑换了2万元港币,准备在春节期间用。我已经花了1000港币,只剩下19000港币。[img]而事实是:[img]2003[img]年的农历正月初一是公历[img]2003[img]年[img]2[img]月[img]1[img]日[img],根据检察院提供贺德华往返深圳、武汉的火车票,贺德华曾于[img]2003[img]年元旦过后即[img]1[img]月[img]2[img]日[img]、[img]5[img]日两次赴香港,[img] 200316从深圳赴武汉,至126,即农历腊月二十四日回到深圳。从农历腊月二十四到春节初一(12621)有5[img]天的时间。与贺德华出入香港的边境记录比对,贺德华在春节前的这些日期内没有去过香港。因此,贺德华所称春节前去了香港以及在香港兑换的港币的事实情节根本就不存在。[img] ];n3H~2  
[img]2[img]、贺德华称[img]在山水宾馆[img]马荣华住在一个敞开式的套间里,我把装有19000元港币的信封掏出来给他,他没接,我就顺手把信封放在他房间床的枕头下面,然后跟他一起出去等陈少俊[img]。山水宾馆是否有“敞开式套房”,贺德华能否“顺手”将钱放在马荣华的枕头下面?辩护人亲自探访了深圳市山水宾馆。调查结果是,马荣华所住山水宾馆根本没有敞开式套房,只有里外间式套房。套房外间是会客区,有三个沙发、一个茶几和一台电视机。贺德华作为客人拜访年长于自己、官高于自己的市委书记的住房,无论从礼节还是习惯,都应当坐落在外面的会客区。从外间会客区到卧室的床头,需要绕行沙发走一个拐角才能进入里屋,走进里屋也需要走到墙的对面才能到达床头的枕头,这是一段并不顺畅的路线。贺德华称顺手把信封放在枕头下面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img] C@7<0w  
[img]3[img]、贺德华与马荣华有罪供述在内容情节上相互矛盾,贺德华说是在吃饭前,而马荣华则供述是在吃完饭送其回宾馆时给的。[img] [RqL0EP  
[img]4[img]、在检察院向法院提交的录像资料中显示,马荣华甚至说不清楚该笔款项的具体金额是多少。请看马荣华在录像中的陈述(节录):[img] h>A~..  
[img]马:……贺老总到宾馆找我说:“你们来拜年,我们陈总非常感激您对我们项目的支持。”按照我们的礼节人家来了要给个红包表示一下,然后就丢在房间里了。他走了以后我看是1900块港币。 aJmSagr69C  
[img]审:是1900元吗? Tw{}Ht_Qq  
[img]马:是1900块 O8\dMb  
[img]审:你再想想,是1900元港币吗? ?m RGFS  
[img]马:是1900吧,我也搞不清楚 1F*3K3T {  
[img]审:面值多大 oQ=v:P]  
[img]马:1000的 &:3uK`  
[img]审:1000的怎么会有900元呢? ev$\Ns^g$3  
[img]马:(想)现在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反正,900吧?不是1000?那是1万9吧? a(qij&>  
[img]审:让你自己回忆,你问我们!你自己想,你刚才说面值是1000,怎么会有900,这个事情你好好回忆一下 L7}dvdtZ0  
[img]马:(想)那可能是1万9吧,当时就是,1万9吧,我记得有个9 [#}0)  
[img]审:面值是什么呀 G(n e8L8  
[img]马:我现在也记不清楚了。应该是……那可能1万九吧?总不会是一千九吧?一千九就不好说了。一万九,我记得是在我家给了8000,8、9两万七,好像是这样一个数儿。 )C@O7m*.4  
[img]?这个钱给谁了 YEg(QOn3Q  
[img]:给老龚了 5vfzSJ  
[img]难道马荣华收受[img]19000[img]元港币的有罪供述就是这样炮制出来的吗?[img] ~o+:M0)}  
[img]5[img]、关于[img]19000[img]元港币的下落。根据马荣华有罪供述,[img]19000[img]元港币给了龚时清。在一审庭审质证中,控方没有提供任何马荣华消费港币的证据,在此期间马荣华也没有去过香港。侦查机关、专案组对马荣华的家进行了彻底的搜查,对马荣华的亲属进行了大规模的明察暗访,但没有找到一分港币。龚时清证实:她活了[img]60[img]岁,至今她还没有见过港币是什么样![img] 0pC}+ +  
[img]因此,在该起事实中,不仅贺德华行贿行为不能得到证明,并且贺德华用于行贿的[img]19000[img]元港币,也是来得没影儿,去的没踪。[img] 323zR*\m  
[img] aR2Vvo  
[img](三)贺德华在鄂州市凤凰广场向马荣华行贿3000美金事实 d"P\ =`+  
[img]1[img]、[img]贺德华自称[img]2003[img]年8月[img]一天,马荣华到红莲湖高尔夫会所来搞接待活动,马荣华暗示他去美国需要一些美金,所以我就在回深圳的时候,找集团公司借了2万多元人民币,到深圳的口岸商店的黑市兑换成了3000美元,用一个横开口的信封装好,放在身上备用。在9月初的一天上午,我在武汉市公司办事处给他办事处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要到凤凰山庄,叫我到凤凰山庄找他,我自己开车去了凤凰山庄。[img]贺德华在这里界定了一个时间范围,即:[img]2003[img]年[img]8[img]月得知马荣华要出国,然后到深圳集团公司借款[img]2[img]万元人民币,到深圳口岸商店兑换了[img]3000[img]美金,在[img]9[img]月初的一天向马荣华行贿。贺德华在多次证词中均证实这个时间范围。因此,贺德华向公司借款[img]2[img]万元并兑换美元[img]3000[img]元的时间可以固定在[img]2003[img]年[img]8[img]月。然而,根据贺德华[img]2003[img]年出入香港记录和贺德华在深圳宝安集团公司报销账记录可见,贺德华[img]2003[img]年[img]7[img]月下旬从深圳返回武汉,到[img]2003[img]年[img]9[img]月中旬左右回到深圳,在[img]2003[img]年[img]8[img]月期间根本没有去深圳。因此其称[img]2003[img]年[img]8[img]月到深圳集团公司借款[img]2[img]万元并到深圳口岸商店兑换美金的事实完全是虚构。[img] h8ikM&fl  
[img]2[img]、[img]贺德华自称:[img]2003[img]年9月初的一天,我给马荣华打电话,马荣华叫我到凤凰山庄找他,我自己开车去了凤凰山庄,我到的时候,马荣华正坐在大厅里,他看见我到了就主动迎到大厅外面来了,我们一起走到凤凰广场右边靠近湖边的地方,我就把装有3000美元的信封塞到他的口袋里,跟他说,马书记,你要出国了,这是给你准备的出国的零花钱,你留着用吧[img]。这是一审判决书认定的证词。[img] ;?*`WB  
[img]贺德华所描述的事实和场景完全违背常理:马荣华所供职的鄂州市政府大楼坐落在凤凰广场,广场右侧距离市政府大楼数十米远处便是洋澜湖的一角。而凤凰山庄则在距离市政府大楼东北方向步行近[img]1[img]千米[img]以外的洋澜湖中央的小岛上。按照指控马荣华约贺德华到凤凰山庄的目的是向贺德华索贿[img]3000[img]美元,为了索取这[img]3000[img]美元,马荣华作为鄂州市市委书记从自己的办公大楼出发,跑到近一公里以外的凤凰山庄,见到贺德华以后却不急于拿这笔钱,然后又与贺德华步行近一公里返回原来的出发地——自己办公的政府大楼前,面对着鄂州市政府[img]9[img]层办公大楼的[img]280[img]多个窗户[img]30[img]多个阳台,公然收受他人贿赂。[img] /F(wb_!  
[img]时值上班时间,假设鄂州市政府大楼的窗户和阳台前有[img]10%[img]的人向外看,则将有[img]30[img]多人看到他们的市委书记正在办公大楼前公然受贿!这是一个非常滑稽也非常荒唐的描述,既不符合行贿人的心理特点、行贿行为特点,也不符合受贿人的心理特点和受贿行为特点。除非马荣华与贺德华的脑子都进了水,否则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img] #JOWiO0>  
[img]3[img]、该[img]3000[img]美金的下落[img] o)(N*tC  
[img]马荣华在有罪的供述中说把这[img]3000[img]美金装在上衣口袋里去了美国,事后忘了回到国内龚时清洗衣服时发现口袋里有钱,当时马明在旁边说,爸爸的钱被妈妈搜走了。实际情况是:([img]1[img])龚时清从来没有在给马荣华洗衣服的时候发现过钱;([img]2[img])自[img]2003[img]年[img]2[img]月至[img]2003[img]年[img]12[img]月,马明正在北京上班,不可能出现在鄂州的家里看见妈妈给爸爸洗衣服搜出美元的情况。([img]3[img])[img]3000[img]美金至今没有踪影。[img] mr4W2Z@L  
[img]五、关于认定马荣华收受[img]26000[img]美元有关问题的综述[img][img]即便按照检察院审讯马荣华的有罪供述计算,马荣华收受他人美金并到国外挥霍美金以后,也不可能只剩下[img]1000[img]美金。即:马荣华于[img]2002[img]年[img]8-9[img]月份在北京开会期间收受贺德华美元[img]3000[img]元,[img]2003[img]年[img]3[img]月收受滕贵荣美元[img]2[img]万元,[img]2003[img]年出访美国前又收受贺德华美元[img]3000[img]元,为了这次出访美国,马荣华又将在北京中组部培训班时收受贺德华的[img]5[img]万人民币让秘书兑换了[img]4000[img]美金。因此,马荣华手中应当有[img]3[img]万美元,而不应当只有腾贵荣的[img]2[img]万美元。检察机关试图通过大屏幕展示从马荣华家搜查出来的[img]1000[img]美元,来说明马荣华收受了他人贿赂美元,这搜查出来的[img]1000[img]美元就是马荣华挥霍剩下的。[img] t7t?xk!2  
[img]其实这是一个小学生都可以计算的算术题,即便按照马荣华的供述:在美国花了[img]3000[img],丢了[img]1000[img],给马明[img]5000[img],去日本购化妆品[img]4000[img],买剃须刀[img]1000[img],又给马明[img]3000[img]。那么,这[img]3[img]万美元也不可能只剩下[img]1000[img]美元。[img] n%SR5+N"  
[img]现在我们把本案与美元有关的信息全部汇合到一起,就会发现除马荣华于[img]2005[img]年将多次出国剩下的[img]4000[img]美元中的[img]3000[img]美元(该款来源和用途均清楚,是马荣华的合法收入中的正常款项)送给女儿马明尚剩余[img]1000[img]美元外,其余认定受贿的[img]26000[img]美元不能得到任何证实。即:[img] 'V*ixK8R0  
[img]1[img]、马荣华曾经供述的在美国、日本等地疯狂购物价值达[img]9000[img]美元的事实既无人证,又无物证;[img] ]ZkR~?  
[img]2[img]、马荣华曾经供述的[img]2003[img]年[img]10[img]月从美国访问回国参加中华环保奖颁奖仪式时将受贿款[img]5000[img]美元给了女儿马明,不仅马明证实该事实从来不存在,而且马荣华当即将获奖的[img]10[img]万元人民币(折合美元[img]12000[img]多元)捐献给环境基金会的行为进一步表明该事实不具有合理性;[img] MR) *Xh  
[img]3[img]、剩余的[img]12000[img]美元至今马荣华没有任何说法,搜查也找不到任何下落。[img] j o7`DDb  
[img]因此,一审法院认定马荣华收受了[img]26000[img]美元贿赂款没有任何证据,因而无法成立。[img] ];3]/b)&  
[img] <l:c O$ m  
[img]五、 :RxWHh3O  
[img]马荣华的有罪供述与程序违法 \$g,Hgp/<  
[img]1[img]、马荣华在法庭上大声疾呼:上述两起受贿的指控全部是莫须有的!马荣华有罪供述是如何炮制出来的,在他亲笔辩护中已有详细说明,辩护人不再重复。辩护人仅提请法庭注意:检察院将一次录制而成的录像掐成[img]7[img]段儿、侦查人员在二审法庭出庭作证时,明显掩盖侦查期间纪委人员参与审讯的情况。这些都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侦查机关在审讯马荣华过程中采取了不正当的手段,印证了马荣华呼喊其“冤深似海”的由来。[img] fP:n=A{  
[img]2[img]、[img]2006[img]年[img]12[img]月[img]12[img]日[img]一审法院以“被告人马荣华对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并自愿认罪”为由,对被告人马荣华采取了“普通程序认罪审”的简化审理,该简化程序完全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以下简称两高一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被告人自愿同意适用本意见”的精神。[img] a/ k0(  
[img]3[img]、马荣华被投放到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的禁闭室内关押至今已近[img]1000[img]天。按照《监狱法》规定,对罪犯实行禁闭的期限为七天至十五天。按照看守所条例有关规定,看守所对于违反监视的人犯,情节严重,经教育不改的,可以予以禁闭。禁闭期限一般为一至十天,最长不得超过十五天。但马荣华却在没有违反任何监规的情况下在这禁闭室内被整整非法关押了近[img]1000[img]天。马荣华所谓有罪的供述也大部分来自这些非法关押的地点。有关部门严重侵犯了马荣华的人身权利。[img] Z4"SKsJT/>  
[img]4[img]、根据《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的规定, 对于不需要逮捕、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传唤到犯罪嫌疑人所在地市、县内的指定地点或者到他的住处进行讯问。提讯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在看守所或者人民检察院进行讯问。马荣华已于[img]2005[img]年[img]11[img]月[img]8[img]日[img]被检察机关批准拘留,但在[img]2005[img]年[img]12[img]月初检察机关却在双规点湖北省技术监督局培训中心对马荣华进行审讯,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img] :EkhF6B/  
[img] b3zxiq x  
[img]六、 L/YEW7M  
[img]关于认定马荣华收受肖运香2万元人民币的性质认定 2!}:h5   
[img]根据肖运香的证词和马荣华的供述,从马荣华对该[img]2[img]万元的主观认知到该[img]2[img]万元的使用用途,都不应当认定为受贿。[img] :4&q2-  
[img]
离线潜半夏

沙发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不好说不好说:default2:
离线宽心

2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难道是得罪谁了?
乐者行之,忧者违之。
3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不好说,但他在位时还干了点实事
离线HB~QJ

4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听说加估计是另有内情....:default5:
枪不杀人,人杀人!
5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搞清楚就好啊,大家也弄个明白
离线潜江渔夫
6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 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潜江之所以发展速度不快,就是因为象马荣华这样的"贪官"在潜江的时间太短! 41<.e` {  
作为潜江人民中地一个,我怀念马荣华这样地为潜江办实事的"贪官"!让哪些道貌岸然的"清官"见鬼克。
7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官就看他给老百姓干不干实事,把老百姓搞富裕了,贪死我愿意,相反,老百姓越来越遭业,清又有啥用呢
8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说实话,就算贪也贪的不多.是不是站错了队呀?
9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不晓得哦,政治的东西谁说的清白哦
离线一马平川
10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政府要治你,你就别推赃了,那么多贪官不抓,偏抓你马荣华,看来也不是只好马,只怪自己得罪人了。
离线一马平川
11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发这个贴子的人好像是别有用心,近段时间在很多论坛都看到了这个相同内容的贴。
离线一马平川
12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不知道马家在武汉帅府酒楼赚的钱那去了。
13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不管他啥政治,就马还干了点实事,比那个张强得多
离线汉江大学
14楼 发表于: 2008-03-13
回复:转贴:马荣华是清白的!?----关注湖北焦点案件!听张燕生律师详说马案
马书记在潜江是做了实事的。没有马书记,就没有整整给潜江撑了10年门面的“章华大道”。潜江城市建设也许还在“大镇”上继续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