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60阅读
  • 11回复

[城事]湖北日报“潜江裁缝”系列报道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qjren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2-12
超三成“潜江裁缝”回乡谋发展
      (来源:湖北日报)
      “两年前,还有一些广东、福建的老板开着车来这里接工人,但现在几乎看不见了。”昨日,潜江市王场镇裁缝舒代梅指着镇路口方向说。
      1994年,22岁的舒代梅和工友们踏上南下的列车,在广东、福建等服装企业打工。如今,40多岁的她已结婚生子,在家门口的“强宇制衣”厂工作。
      1998年,潜江推出“阳光工程”,着力打造劳务品牌,将服装大军以“潜江裁缝”的品牌整体输出。期间,该市财政、农业、劳动、妇联、教育等9部门联合成立了“潜江裁缝”劳务品牌指导小组,通过精心培育和引导,让15万农民“洗脚上田”,掌握一技之长。潜江裁缝凭借人数多、技术好、勤劳诚信等特点,纷纷下沿海、闯海外,形成闻名全国的一支劳务大军。“潜江裁缝”于2007、2008年连续两届入选“中国十佳劳务品牌”。高峰时,潜江人在外创办服装企业逾1000家。
      星移斗转,势异时移。来自该市经信委的统计,15万潜江裁缝中,已有5万余人回到本地发展。
      在该市张金、渔洋等乡镇,沿途不时可以看到各种服装加工企业的招牌,这些遍布城乡的中小服装厂和作坊,几乎都是由回归的“潜江裁缝”所创办。
      近两年,这里的服装厂如雨后春笋涌出。初步摸底,仅张金镇就有近200家作坊和中小服装企业,吸纳就业过万人。
      从凭一把剪刀出门饱肚子,到举家返乡挣票子,回归“潜江裁缝”选择背靠本土大企业,以“合作伙伴”的身份融入当地服装产业链。2014年,田辉正、田红英夫妻从广东打工回来,在家乡张金镇创办“正荣制衣”。这个600多平方米的小厂附近200米范围内,就有6家小服装企业。
      湖北奥瑟夫制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焱说,公司每年订单有近半分包给回归就业、创业的潜江裁缝,“他们有手艺,质量能保证,我们的经营不再是过去订单、生产、销售等一条龙,分工更细了。”
      潜江热情拥抱回归游子。记者从该市商务局等相关部门了解到,该市已着手制定《潜江市纺织服装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去年7月,该市与武汉纺织大学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旨在经济新常态下,推进纺织服装产业转型升级,实现服装产业从“潜江裁缝”到“潜江服装”的跨越。
qjren为您解决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全心全意为论坛网友服务。
离线qjren

沙发  发表于: 02-12
曾经的漂泊 现今的踏实

      南下打工求生存,重返家园谋发展。是什么让“潜江裁缝”绕了一圈又回到故土?他们重返家乡,生意做得如何?
      连日来,记者追寻回归潜江裁缝的足迹,倾听他们的心声,感受市场变幻,触摸时代脉搏。
南下的不安
      2014年春节过后,40岁的王场镇裁缝胡菊凤没有再追赶那趟熟悉的列车。
      沿海,对胡菊凤的吸引越来越小。尤其是2013年,她开始感受到强烈的不适:面对的不再是做不完的订单,而是“被动”地接受各种假期……这一年,由于收入减少,加之日常开支增加,年底从广东带回的钱不到1万元。
      令她焦虑的,还有老板们的热情减退。10年前春节一过,家乡的街头总会有操着异地口音的老板来招人,有的甚至预付好工资,将一沓钱塞给打工者。
      即便是在5年前,元宵节一过,成群结队的大车小车鱼贯而出,“潜江裁缝”在家乡交警的护送下重返沿海地区打拼。“现在,老板想的是尽快把厂房迁走。我们能选择的就是回来。”她说。
      对沿海地区产业转移感受更强烈的,是企业经营主。
      2014年,在深圳开办服装企业的潜江籍老板黄发安的日子不好过。企业有3000人,为了接到订单,黄发安参加美国沃尔玛服装接单会,情况却不乐观。沃尔玛方面开出的订单种类多、数量大,但价格太低。
      随行的生产高管不断提醒他:国内的人工成本比东南亚国家超出1倍以上,对方开出的订单价格已经超出国内企业能够承受的底线。
      再三犹豫的黄发安还是接下一笔100万件的服装订单,临走时他不断听到美国人说:“你们做得了吗?”
       回来后,全厂工人全部加班,终于在一个月里完成了订单。最后一算账,除去支出,企业压根没赚到钱。
      黄发安心里清楚,明知道订单赚不到钱,也不能让工人们闲着――没有工人,企业就真完了!
      此后两年,这种纠结几乎变为习惯,黄发安愈发不安:还能熬多久?
      2016年,随着湖北比帆制衣有限公司在潜江成立,黄发安踏上回迁之路。
抱团好取暖
      “服装生产,就是跟着工人走――我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去东南亚,要么回家。”湖北奥瑟夫制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焱说。
       数据显示,2005年,潜江人在广东创办各类大小服装企业有200多家,而今,潜江本土服装企业数量已达400余家,规上企业60余家。
      裁缝纷纷回归,加快了企业回迁的步伐。回到家乡,新的烦恼便摆在面前。
      2012年落户的湖北奥瑟夫制衣有限公司企业员工数量一度达到1000人,投产后人员却始终不稳定,越是到生产旺季越难招到工人。
      原因何在?他们调查发现,中小服装厂和制衣作坊大量兴起,在用工高峰,有作坊老板高价挖人。
      矛盾如何化解?在沿海市场经受过大潮洗礼的潜江裁缝们尝试抱团合作,一批“兄弟企业”,“伙伴企业”纷纷涌现。
      仅奥瑟夫公司,就与当地数十家小型服装厂合作,将公司每年近半订单外包出去,“一件衣服代工费40元,如果自己做没利润甚至亏钱,外包出去一件能有5元纯利润。”
      这一新型关系颠覆了过去企业接单、生产、销售一条龙的模式。对于奥瑟夫这类龙头服装企业来说,数量庞大且可靠的“伙伴”足以帮助其完成更多订单,自己仍有利可图。
      细化分工,利益均沾,企业更多地在管理上寻求利润空间。仅奥瑟夫一家企业员工数量就从千人规模缩减一半,国内订单占比过半。“船小好调头”成为在家门口生存的一大法则。记者了解到,若在广东开办一家3000人规模服装企业,各类管理人员需近百名,仅此一项每年成本支出就达数百万元。
“新衣”的磁力
      武汉市多福路汉正街龙腾第一大道,一座“翡翠座”大楼内,大批年轻人伏在电脑前,润色服装设计底稿。
      这里,是去年成立的汉正街创意设计中心――通过引进广州、杭州及武汉三地的优秀设计师团队,成为汉正街转型原创设计服装设计展销的核心区。
      “原创设计是服装行业的魂。”非池中物设计工作室负责人阳俊说,大批原创服装最后通过实体店或网店集中展销,市场反响强烈。
火爆的订单,迅速“烧”及100多公里外的潜江。急迫的武汉客商慕名来到潜江寻找生产伙伴,当地各类大小服装厂几乎都是马力全开。
去年10月,位于潜江市渔洋镇的湖北远之瀚制衣有限公司的70余工人白天几乎没离开过车间,3000多件汉正街服装订单在一个月内赶出。公司执行总裁刘强说,原以为是利润薄、品质差的订单,但版型打到厂里,大家都吃了一惊:“设计、款式、用料……都十分讲究。”
      汉正街龙腾服装商会秘书长刘在军说,汉正街商户正迎来“80后”和“90后”接班潮,“他们不再满足于前辈人卖‘仿版’、‘地摊货’,转而追求品牌、原创设计。”
      记者从汉正街创意设计中心方面获悉,汉正街今年秋冬款服装交易量同比增长20%以上。
      新业态、新机遇,汉正街“新衣”的故事仅仅只是我国服装业转型的缩影。近年来,UR、ZARA等快时尚品牌及原创个性品牌入驻国内,也为回归的潜江裁缝开启了越来越广阔的市场大门,更开启了他们对这场“迁徙”更深的思考:回归,不再是重复南下时的低端、简单的老路,而是顺应时代发展,不断扩展生存空间。
      “我们不走回头路。”刘强说。
qjren为您解决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全心全意为论坛网友服务。

2楼 发表于: 02-12
年纪轻轻夺几年衣服,身体搞坏了

来自:潜江人Android客户端


3楼 发表于: 02-12
有单子做的时候忙不过来,无单做,人跑光,再来单,招不到人。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浩口人民
4楼 发表于: 02-12

我不看好家里的这些企业和加工坊,原因如下

1地理位置不好,潜江或是江汉平原都是农业为主,加上地方保护主意太强。交通运输成本,货源的来源地等 等最直接重要的因素。有人会说武汉是服装批发市,但是这都是档口货(水货)没有正规和大品牌或服装公司做为服装厂的靠背。往往从外地发回来那单价都是打了七折还要多。

2工资待遇,只有湖北老板厂里存在这种问题,一个不懂行的门外汉,弄个六七个人会踩电机的就可以到厂里做管理级别的人物,每个月拿着与职位和技术不符的高额的工资。

3管理混乱, 每个组厂安排每个车位做的做,基本上所有服装厂都是一样,划算的就给自己亲属,那些工价低的就给不太熟的人做,倒置最后组的里工资就出现很大的差距。这也是大厂难招人的重要病因。
  大厂接几百件的小单还不够发管理员的工资。,接大品牌的大单工价又极低,只能跑量,工价低了员工的工资却是少之又少,(比如一件衣服10元钱,厂里要提走约4元做开支,车间主管班长又要提走1至2元,还要在提出5毛做备用金,比如返工,杂工之类的,最后不到3.5元才给组里的员工分)

众观潜江所有服装厂都是以加工方式进行生产的,大厂找江浙广大公司要单,小加工坊又靠着附近的大加工厂生存。有些小加工坊的老板以在江浙广东这带接单通过快递方式来去,这样成本上又增加了不少。
为何湖北企业做不大,很大的原因是家族式企业,难以引进真正有技术量的人才。真正有技术有经验的管理层难以发辉实用。各部门的主管都是自家亲戚。你招个懂行有技术的人家在你这又说不了什么话。发不了什么权。



如今行业大单的单价极底,以AC(以纯)森马  佐丹奴,东越,这些大品牌来说,数量是大,一个款动不动就上万件,但是价格呢,说个例子,羽绒服我们在广东这边接临工包款,基本平均都是给80元一件,但是他们上万件发回去的单价一件才45元左右,把开支除外基本上没什么钱赚了。

当初这些服装厂就不该当初听信政策搬回去。
离线上补习班
5楼 发表于: 02-13
黄发安,提起这个人以及比帆服饰,几乎一半的潜江裁缝师傅都知道,此人黑心,对工人苛刻,都是讲的映象工资。有关系的玩死工资都高,没有关系做死也就那么一点钱。年底发工资,说发多少就是多少。曾经有车工去理论,他就叫黑社会的人打人家。。辞工一毛钱都没有
离线上补习班
6楼 发表于: 02-13
在广东,特别是深圳宝安,只要是湖北老板开的厂都是黑厂,不知道赚了多少黑心钱,小编居然无耻的说他不赚钱
离线江南·风
7楼 发表于: 02-15
往前看,黑心资本金都是革命的对象,往后看,带动就业促进经济,都是政府扶持的对象。老百姓好就是真的好
离线水无常形

8楼 发表于: 02-15
日白不打草稿
离线黄飞花

9楼 发表于: 02-17
潜江服装产业要想做大,必须搞一个大的服装产业园,上中下游配套链要搞齐全。这样才能方便厂家降低成本,增加竞争力。如果代工居多,还要搞一个快速物流基地。毛嘴都有一个大的服装产业园。
离线蓝可
10楼 发表于: 02-19
潜江人的创业精神和经营头脑真心不如周边县市,好像一直以来搞不赢别个,不懂得抱团发展,为了个人私欲和小团体,眼红嫉妒,只会窝里横,自已人砸自已人牌子。
离线ajiu0099

11楼 发表于: 02-20
服装业工序那么多,然后每个工序加一点,成本就上去了。除开潜江可以从辅料面料染整车花钉珠刺绣洗水包装纸箱等所有的工序都能自己做。。。。。
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珠宝小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