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451阅读
  • 24回复

长剑在手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剑在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8-01-28

一,伏击
  姓名:铁恨。
  武功及专长:传说是篙阳铁剑门的传人,未考证。擅使一支铁剑,兵器谱上排在第三十位,曾在五岳剑宗决斗中打败华山二老,一人一剑一夜之间扫平第一天帮太平帮长江分舵。后因赈银事件被太平帮众追杀,不知所终。
  姓名:柳如风。
  武功及专长:师门不详。兵器谱排名第二十七位。据说他有一次和江湖第一神偷妙手司空摘星的大弟子空空儿比轻功,看谁在荷叶上睡的时间长,输者喝对方的洗脚水。结果空空儿喝得好几天腹泄。后因赈银事件被太平帮众追杀,不知所终。
  李星合上眼前的卷宗,无语。能让号称天下第一名捕的李星沉默的,无疑是个大案子,实际上,只要需要请到李星出手的,也应该是惊天动地的事。
  要知道,眼前的这些消息,无论哪一条传到江湖上,都足以轰动江湖;上面这些死者,无论哪个到江湖上,都是一方英雄。
  可是他们现在都和普通人张三李四王五麻子一样。
  只有一个原因能让这些英雄们和普通人一样,那就是死。
  死是这个世上仅有的公平的事之一,死神到来时,无论你是达官贵人,还是乞丐流民,下场都是一样的。
  一夜之间,这些人都神秘的死了。
  这些人都无一例外地与十年前江湖上第一大帮太平帮赈银被劫案有关系。
  这些人都是当时的镖师。当时都是劫镖嫌疑人。后来一起失踪。
  这几个死时一定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柳如风死灰一样的眼球到现在还在眼眶外,口努力地张着——他想说出什么?

  他不用说什么,因为铁恨在临死前用自己的血在地上写下了两个字——杀手。
  这就是答案。
  因为,自中原一点红隐居海外后,江湖上配称杀手的,到现在为止,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就叫——杀手。
  杀手无姓,无名。师门不详,武功不详,外表不详,兵器不详。
  李星的手头所有关于杀手的资料。
  杀手无疑是古往今来最成功的杀手之一。因为江湖上从来没有哪个人能在杀死兵器谱上排名靠前的十三人(算上今天两个,应该是十五人了)。杀手做到了。
  而且到现有,没有一个人知道哪怕一点他的资料,原因只有一点。
  因为所有见过他的人没有一个人还活着。
  太平帮帮主,兵器谱上排名第四的龙天曾悬花红六百万两只求知道他所用的兵器。江湖上至少有几千人想得到花红,可是没有一个能得到。
                 
  夜。
  深夜。
  三个人。
  三种完全不一样的人。
  有一种人,即使在千千万万的人当中,你也可以一眼看到他。
  李星无疑就是这样的人。他只不过随便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长衫,长衫蓝得就象是深秋晴空下的海水。他也并不英俊,只不过身材笔直。他笑起来坏坏的,鼻子微微皱起。
  就这样一个人。
  在众人之中,你第一眼看到的绝对是他,坏坏的笑,好象是刚偷吃了两只老母鸡的狐狸。
  龙云,四十八岁。世袭二等候。江湖第一大帮太平帮帮主。四岁时在风大师门下习刀。在十八岁淮北没有对手了,他当时使一把四十斤的钢刀。一年后,他用木刀击败了风大师本人。再四年,他只用一把纸刀。到现在,他己是手中无刀。
  但刀仍在,刀在心中!

  列兵器谱的半目大师曾说,其实他的武功不在第一名之下,要是他再多一点磨难,无疑可以……
  龙云的人生哲理是,能躺的时候绝不能坐,能坐的时候打死也不站着。
  所以,龙云就舒服地躺在他的虎皮坐椅里,手边永远是从古老的波斯运来的葡萄酒,用最好的夜光杯装着;身边永远是最美丽的女人。
  象龙云这样的人,即使只有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他也有一种威风,仿佛身后是千军万马一样。
  成功的男人,无疑就是象龙云这样的人。
  简单刚是个简单的人。
  简单的意思就是说,只要他站在任何一群人之中,你就再不可能找到他。有时候你会发现他好象会变色,树叶,草丛,都可以是他的样子。
  你会发现他好象没有任何特点。没有特点的人,当然谁也不会注意他。
  简单,二十岁。有人说他根本没有武功。他父母都是猎户,在他十三岁时,强盗杀死了他的父亲,轮奸了他的母亲。他也被强盗追杀。
  他一个人在森林里,用陷井,用弓箭,用绳子……用一切能杀死人的东西杀死了那七个强盗。
  最后的一个强盗是被他用牙咬死的。
  简单就是这样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他没有任何招式,他只会杀人。所以半目大师在排兵器谱时沉思良久,没有排上他。
  没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可以轻视他。
  毕竟,杀人才是最好的武功!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成为了龙云的影子。
                 
  简单介绍了三年前的赈银事件,他的介绍如他的名字没有一个多余的字。
  这是江湖中近百年来最大的最离奇的案子。
  和三个人的名字有关。
  踏雪无痕柳如风。
  嵩阳铁剑铁恨。
  伤心枪欧阳残。
  这三个人三年前在江湖上的名气可以说是如日中天,特别是欧阳残,他使枪,枪名霸王,列兵器谱第七。当年他的同胞兄弟在长江一代被强盗杀死,他一气之下,一夜之间平了长江十二水路,杀人四十八,伤人一百余。生擒匪首长江帮龙头九命狐狸。
  可是这三个加起来,也比不上第四个人的一个手指头。
  第四个人叫暮蓉秋水,在兵器谱上以一手“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排在第二位!
  有人说,其实即使小李探花重出江湖,两人也很有得一比。
  可惜没有任何人能看到这场龙虎斗了!
  因为,暮蓉秋水死了!在那次押送一千万长江水灾灾民的赈银途中,死了欧阳残,柳如风,铁恨三人失踪。
  传说这三个人跟赈银的失踪有很大的关系,江湖中至少有几千人在查这三个人的消息,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他们。
  这三个人仿佛是一滴水,蒸发在空气中!
  直到前天,有人发现了柳如风和铁恨的尸体。
  他们都死在自己的的兵器上。半目大师亲自看了他们的伤口。然后迷惑的走开了。
  半目大师虽然只有一只眼,可是他比世上大多数两只眼的人都看得多,看得远,这一次,他的眼中竟也充满了迷惑。
  因为柳如风死在他自己的成名绝招——回风拂柳;而铁恨死于嵩山剑法的最后一招——高山流水。
  两大高手都死在自己的成名绝学上!
  并不是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关键是能做到这点的人,三年前己经死了!
  除了暮蓉秋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还有谁能做到呢?

  “我们计算过,不说用他们自己的武功杀死他们,即使是能杀死他们的人,这世上也绝对不会超过四个,而这四个人,都没有时间。”
  没有一个人怀疑简单的话。
  有人说过,在太平帮的眼里,这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绝对没有。
  有一回,皇上怀疑一个大官有叛乱的迹象。委托龙云去调查这件事。第二天皇上就知道了这个大官家里晚上发生的一切事——包括他的大老婆咒小老婆不得好死,小老婆骂了大老婆的全家,小Y头偷吃了一块咸鱼,看门狗阿黄生了一对花狗仔……
  你说太平帮的调查有多可怕?
  “那只有一个可能!”
  简单和龙云都看着李星。
  “那就是——他们杀了自己。”李星笑了。他笑的时候鼻子愉快的皱起,仿佛是刚偷吃了两只老母鸡的狐狸。
  龙云笑了,屋顶仿佛都在震动。
  简单也笑了。如果这世上还有什么的笑声比哭更可怕的话,简单无疑是最有效的一个他笑的时候,窗外听到了鸟飞走的声音。
  实际上,这几年,他一直是太平帮辖区内小儿啼哭的方法之一,小儿哭时,大人一般都会说——再哭,简单来了。
  有效的很。
  他看着李星,发灰的眼仿佛都有了神彩,发出噬血的野兽一样的光。
  他的手握着刀柄。
  刀冷。
  他的眼比刀更冷。这一刹那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深夜,夏日的深夜。
  照说此时应该听到昆虫的叫声,可是在简单的眼盯上李星时,这个夏日的夜晚仿佛变得格外的安静。
  莫不是小虫都害怕这种杀气?
  李星身为天下第一名捕,一生历险无数,他曾经被四十七名杀手围在山中——布满了陷井的山中;追杀一个杀人屠夫时他到过一个森林,曾一个人对付过一百多头野猪。
  他从没怕过。可是面对着这样一个人的眼,他却没有必胜的把握。
  因为他面对的己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疯子,一群野兽,外加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兵器谱排名第三的龙云?
  一片落叶落在两个人的中间,竟无声的碎了。
  杀气。
  他的手也握住了剑。剑出时剑的主人还能不能活着?
  没有人知道。
  因为这时龙云喝住了简单。
  “李捕头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不得无礼。”
  “李捕头,杀这两个人的人一定跟赈银失踪案有莫大的关系。请李捕头放手去调查此事,有用得着太平帮的地方,敬请吩咐!”
  “送客。”
  李星走出太平帮的议事厅,手心里竟满是汗水。
                 
  他看着满天的星斗,第一次觉得外面的空气是如此的清新。
  他从来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
  他会为了一片秋日的落叶而驻足,他会为了一支断翅的鸟而伤心,他会因为一朵夕阳下的云彩的消失而叹气,甚至于下雪时,他为了一片洁白的雪不被污染而绕行,哪怕因此会弄脏了新卖的鞋。
  朋友会说他诗人的气质多于做捕头。可是他首先得是一个成功的捕头。
  也许这也是人生的无奈之一?
  他想不清这些问题。一想到这些问题他的头就有十个头那么大。
  通常他头大时就去喝酒。
  陪酒?有谁比霓儿和铁衣更好呢?
  这么晚了他不想去找霓儿,所以他只好叫醒了梦中的铁衣。
                 
  李星这样的男人,他的一生远比一般人的一生更加的多姿多彩。
  他的朋友,他的敌人,都是你永远想不到的人。他最好的朋友,竟是一个贼!
  天下第一名捕,他的朋友是个贼?
  是的。他们根本就是在一个案子里认识的。一个离奇的案子。
  那一年,御膳房连连被盗,龙颜大怒。后来调动大内二十八高手守在御膳房。第二天,御膳房还是被盗了三样东西————杭洲天香楼送来的五香牛肉干,天津王老实的狗不理包子,北京全聚德的烤鸭。东西虽然不多,但是都是当地官员用快马运来的;再说,强盗能进御膳房,那下毒岂不是轻而易举?

  李星理所当然地接下了这个案子。
  他一直守了七个晚上,前六个晚上小偷没来。
  最后一天,他故意放出风出去,说御膳房到了一百多桶波斯送来的葡萄酒。他知道这样小偷一定会现身的。
  他一直追了二百多里路,才赶上了小偷。
  其实也不是赶上了,是两个人都累倒了。
  这就是李星第一次见到铁衣时的情况。
  后来两个人成了朋友。
                 
  铁衣和李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他自小在市井长大,他有一百多个江湖师傅。他的师傅有街头卖艺的,有走乡的郎中,有乞丐……有一个甚至是马上要砍头的死囚!
  他在兵器谱上没能排上名,他没有兵器。他的兵器就是他的拳头。
  但如果江湖上要说几个让人胆寒的东西出来,他的拳头一定能算上一个。
  他没有拳法,他只会拼命,能挨得住打。有一次他和人打架,中了二十七刀,有人说他一定挺不住了,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在天香楼跟人大碗的拼酒。
  他绝对是一个好玩的人,一个真正的朋友。
  他可以三天三夜的赶路,累死好几匹快马,只是为了和李星喝最好的竹叶青;他也可以几天不吃饭,只是为了等着看半目大师和清风道长的一盘棋……
  他无论以什么方式出现在李星面前,李星都不会敢到奇怪。可是这一次,李星见到他时,他竟然一个人站在山上看流星。
  你吃错药了?李星叫了他几声他都没回答,只是指了指地下,要李星坐下。
  在星空下,李星又听到了一个故事。
                 
  铁衣原来不是姓铁,他姓郭,全名是郭铁衣。
  姓郭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世上还有比这奇怪一万倍的姓。
  姓郭的人千千万万,出名的只有一家。
  嵩阳铁剑郭家。
  铁衣也是嵩阳铁剑的后人。只是不幸的是,他只是一名小妾的儿子,因此他不得不在家规的阴影下长大;因为他是小妾的儿子,他受到很多不公正的对待。他不服气,有一次狠狠的揍了大娘的儿子一顿。
  也因此而浪迹天涯。
  小时候被他打的那个人,正是郭铁恨。
  前几天死得不明不白的铁恨。
  他同父异母的兄弟。
  “虽然他和我并没有感情,可他毕竟是我的兄弟。我要查出真凶,为他报仇。”
  “我们毕竟都是郭家的人。”
  为了一个毫无感情的人报仇,这是不是也是人生的无奈之一?
  李星本来就是因为头痛才来找铁衣的,现在两个头痛的人在一起,就只有一种药能治了。
  酒。上好的竹叶青。
                 
  酒店。楼上楼酒店。
  喝酒还有什么地方比楼上楼更好呢?这里除了喝酒,你还可以做好多比喝酒更好玩的东西。
  在这里你可以尽情的赌,遇到出手最阔气的客人;如果你要听歌,你可以听到柳永最新的小调;如果你是为了口腹,你可以吃到方圆一百里最有名的厨子做的菜;你甚至可以找到从事着世上最古老的职业的女人……
  总之,只要你能想象出来的娱乐,你在这里都能享受到。
  当然,前提是你口袋里的银两足够多。
                 
  夜己深,可是这个地方刚好是它最繁华的时候。
  屋子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人:赌红了眼的赌客,在桌子骚首弄姿,等着抽红的女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江湖人,卖唱的瞎子爷爷带着小姑娘在赚几个糊口的小钱,在人群中穿行送菜的店小二,形色可疑做着各种各样合法非法买卖的生意人……
  李星和郭铁衣就坐在近窗的一张小桌子上。
  上好的竹叶青,四碟精致的小菜。
  两个人都是这样,菜吃得少,话说得更少,酒喝得多。还有什么比这样喝酒更容易醉呢?
  这一次铁衣比李星醉得快,不过才喝完两坛,铁衣己经两眼发直了。
  李星也好不到哪里去。
  耳边是热闹的人声,空气中充满了各种人的汗味,酒菜香,女人头上的刨花油的香气……
  两个喝醉了的浪子。
                 
  他们每次寂寞时都会在这样最热闹的地方喝醉,希望能减轻自己的内心的空虚。人最多的地方只能带给人更大的痛苦,更深的寂寞。
  你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你永远不会理解这种寒透身心的寂寞。你只能看到那些江湖人士鲜衣怒马,快意江湖的日子。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楼外楼里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咳嗽。
  在众人喧哗的声浪中,如果你的耳朵不够好,你绝对不会听到这一声咳嗽。
  这声咳嗽声后,一切都变了。
  赌红了眼的赌客,在桌子骚首弄姿,等着抽红的女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江湖人,带着小姑娘在赚几个糊口的小钱的瞎眼爷爷,在人群中穿行送菜的店小二,形色可疑做着各种各样合法非法买卖的生意人……都变成了可怕的杀手!
  赌客随手就抽出了短刀,江湖人掀开桌子就发出了雨点般的暗器,小姑娘一低头,又粗又长的辫子就变成了杀人的兵器,店小二一扬手,手中的盘子就变成了最好的暗器,瞎眼爷爷从胡琴里抽出了长剑……
  这些人的动作是如此的一致,肯定是经过千万次的配合才能做到这一点。
  他们的目标只有两个人,李星和铁衣。
                 
  这两个醉鬼!
  不要说是两个醉鬼,就是清醒得要命的人,能接下这些人的攻击的,普天之下绝对不超过十个人。
  暗器如雨点,长剑如毒蛇。
  李星和铁衣无疑己是死人。瞎眼爷爷都不禁露出了喜色,就等着剑锋切入肉体的快感。
  他发白的眼球都似乎充满了噬血的兽意。
  李星和铁衣都死了,如果他们面前没有一张桌子的话。
  不幸的是,他们面前刚好有一张桌子立了起了,桌面就好象是一个盾牌,所有的攻击都落到了桌面上。
  桌子没有脚,当然不是自己立起来的。让它们立起来的是李星的手。
                 
  后来听当时刚好在楼上楼喝花洒的王二麻子说,就在他为这两个醉鬼担心的时候,只见一个淡淡的身影晃了一下,所有的人都躺在地上,站着的人只有三个。王二麻子的话只有一句反复的说,真是见鬼了。从此不敢上楼上楼喝酒。
  只有三个人还站着。
  铁衣的脚下踩了一地的暗器,龙精虎猛,哪里有一点喝醉的样子?
  李星的剑指着瞎眼爷爷的脖子,笑眯眯的皱着鼻子,仿佛是一只刚偷到两只母鸡的老狐狸。
  “不可能,你们不可能躲过去的!这里的每个人都在白天就做好了准备,你们不可能知道!”瞎眼爷爷嘶着嗓子。
  “很简单,我常来这里喝酒,换了店小二我不可能不知道。而且,瞎子看见我时怎么又会向别人发出暗示?卖唱的小姑娘根本就不会唱柳永的曲子,走江湖的艺人怎么会唱错词?就算我真的是瞎子,我也会认出你,简单!”李星对他说。
  “大爷我再喝二十坛酒都不会醉,怎么会只喝了两坛酒就醉呢?你们也太小看我的酒量了。”铁衣开怀大笑。
  简单的脸变成了死灰色。
  杀人本来就不能有半点差错,他们错误的估计了敌人,也没能很好的保护自己,除了输,他还能说什么?
  “我不杀你们,你们只是一群狗!”李星看了一眼躺了一地的杀手,又看着简单,“你比狗都不如,你是野兽,你不配是人,杀你污了我的剑!”
  李星收剑,剑清呤,似一首惊艳的诗。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初夏

沙发  发表于: 2008-01-28
回复:长剑在手
欢迎剑在!先抢个沙发再过细看.:default15:
离线流星
2楼 发表于: 2008-01-28
回复:长剑在手
拜读了
莫问前程,但求无悔!
博客:http://qjbswh.blogcn.com/index.shtml
QQ:704049993
Email:qjbswh@163.com
离线苹果
3楼 发表于: 2008-01-28
回复:长剑在手
是英雄莫问出处,剑在好身手.
离线蕙风
4楼 发表于: 2008-01-29
回复:长剑在手
:default7: 期待下面的
离线初夏

5楼 发表于: 2008-01-29
回复:长剑在手
剑清呤,似一首惊艳的诗。

6楼 发表于: 2008-01-29
回复:长剑在手
剑在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能让四座惊叹
离线剑在
7楼 发表于: 2008-01-29
回复:长剑在手
二,烟雨.江南

烟雨。
江南。
柳絮飞。
路的尽头,桃树下掩映着一间精致的小楼。楼名“听雨小轩” 。
正是初春,叶儿还没有长出来,桃花却开了。满树的桃花胜过夕阳中的晚霞。比满树的桃花还要美的,是倚在树下的人儿。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情此景,李星和铁衣醉了。
陶醉。

“你们两个大男人,还在门口发什么呆?进来喝杯茶。”吐气如兰,比花香还醉人,不是霓儿是谁?
两杯清茗。
“我老郭最讨厌人掉书袋了,茶就是茶,听你说的这么悬乎。”铁衣笑道 。
李星委委道来:“茶叶挑气候,过干的环境下的茶叶太燥,喝来上火,本地只有翠云山涯有几棵好茶树;至于水,方圆几百里只有饮马涧为最,而饮马涧上游水过浊,下游水至淡,只有中游水,温而不媚,润而不湿,入口甘醇,煮茶最为合适。加上天下第一巧手姚霓的烹煮,我就是爬也要爬来喝一杯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老铁还要喝一大壶!”
“呵。。。。。。。。象你这样喝,简直是暴殄天物。喝这茶,第一为赏气雾,第二为闻清香,第三为回味,第四方可饮。上次半目大师为了喝这茶,北出少林三百里,破了不可出关的例。也只喝了一小壶,你这样喝霓儿要心痛的。”
这世上还有什么话比最心爱的人的赞美更能打动少女的心呢?霓儿双腮通红,又怎能一个美字了得?
霓儿一双妙目看着李星:“你该不是只为了喝茶才到这里来的吧?现在茶喝完了,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李星摸了摸鼻子,脸红了。他实在是一个不习惯撒谎的人。
“是不是为了赈银的事?”幸好霓儿一句话解了他的围。
“关于那个神密的杀手,我能得到的资料不会比你们知道的多。”
“这个我明白,这个杀手无疑是近百年来江湖中最神秘的人物之一,做了这么多的案子,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长相,武功,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用的兵器。”李星的神情如他的表述一般的迷茫。
铁衣不以为然的说:“我觉得他也没有你们想象的这样神秘,到现在我们至少知道一点。”
李星和姚霓同时看着他。
“你们说,柳如风和我大哥都是怎么死的?”
当然都是死在自己的成名绝招之下。这一点就连刚闯江湖的毛头小伙子都知道。
公开的秘密。
“能做到这一点的江湖上只有一个人----暮蓉秋水。也就是说,杀手和暮蓉秋水有莫大的关系。或者说 ----杀手是暮蓉家族的人。”
“如果杀死柳如风和郭铁恨的人真的是杀手,这个结论应该是对的。”李星微笑着看着姚霓,在这些问题上,姚霓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见解。

整件事就如一团理不清的线,如果还有一个人理清头绪的话,这个人无疑应该是姚霓。
天下第一巧手己无数次的证明不是浪得虚名。
姚霓被她看得脸都红了。
绯红。
“我也去看过他们两人的遗体,”姚霓用手指绞着发梢,“他们的伤口,从表面上来看,的确是死于自己的兵器。可是,我却从他们的伤口中看到了另外的东西。”
“什么?”
“刀意!”

“刀意?”

“是的。就如同书法,从小练柳公权的帖,长大后,无论这个人如何掩饰,他的笔意中也有柳书的意;又如厨艺,做多了川菜的大师傅,即使是他做一碗清汤,不放一点辣椒,也让人感到麻辣火锅的热。”
“呵。。。。。。就如我老郭,再怎么样的绫罗绸缎穿在身上,也改变不了江湖浪子的本色。”
“是的,郭大哥真是会举一反三,”姚霓含笑,“这意,说起来很悬,可是道理就是如此。”
李星沉吟:“这就奇了,看来这个案子更复杂了,有一个人在背后操纵这件事,这个人还是个使刀的高手。使刀的高手,能杀死兵器谱排名靠前的两大高手。。。。。。”
“他?”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叫出来,虽然都没叫出那个人的名字,但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谁。
三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无言的沉重,凝重。
还有哪个人能叫这三个人如此?
江湖中练刀如过江之鲫,有名声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三千,可是能叫人胆寒的不到十个人。能杀死柳如风和铁恨的,只有一人。
三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推断不是事实。 没有一个活着的人愿意去对付这样一个人。
因为要对付这样一个人,就意味着对付一个帮派,一个严密的组织,一个近百年来江湖中最成功的组织。

可是,三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些事,一定要有人去做。
有些人,一定就是做这些不可能的事的人。
他们三个人就是这样的人。
有所为,有所不为!!!!!!!!
初春的风,乍冷还寒。可是三个人都有意的面对着寒风,是不是要借助这初春的寒风,来激热自己的血?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能不能复还?


泥炉煮茶,红袖添香。
深夜。听雨小轩。
一灯如豆,灯下是对弈的人。
当然是李星与姚霓。
这些日子他们无时不在追查案子的线索。无时不在调查太平帮的罪证。
可是什么也没有。
包括那笔几百人一辈子也花不完的赈银,也如沙漠中的一滴水,蒸发的无影无踪。
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有几次,铁衣都忍不住了。要去拼命,李星拦住了他。李星说的是,要拼命谁都会,可是这样去,不但有去无回,还师出无名,死了也只是白死而己。等待,没有证据,再急也没有用。
有时候,等待往往比拼命更要勇气。等待比的是智力,而拼命比的是蛮力。
而这正好是英雄与蛮夫的区别。
其实生活中也是如此,成功者往往是那些会等待的人。
李星自己更急。他消除急燥的最好办法就是喝茶,下棋。
当然是喝姚霓煮的茶,和她下棋。其实在他心里,在意的往往不是茶,不是棋,是她的这个人。
只是每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他就会告诫自己,你只是一个浪子,没有根的浪子,浪子天生是孤独的。
可是,还是不能控制自己去找她。

炉上是新焙的茶,对面的弈者是心中的人。
就是空气中也充满了温柔的气味。
可是这种氛围很快就被破坏了。
眼前一花,屋里多了一个人。
一个标枪般的黑衣人站在那里。
是一个消瘦的中年人,修长而骄傲。眉眼中充满了孤独。站在那里,一刹那,仿佛连灯光都暗了几份。
月落。霜满天。

乌鸦的叫声都停住了。
李星眉一挑:“霸王枪欧阳残?”
中年人的神色一凛:“想不到我三年不出江湖,还是有人记得我!江湖中你这样的年青人不多见了。”
李星朗声说:“欧阳大侠当年一人一枪独挑长江十二黑道,至今长江再无水盗。就是长江两岸的百姓,至今都还记得欧阳大侠的大德。”
“呵呵呵。。。。。。”欧阳残的你上更多了几份寂寞,“俱往矣!不要叫我欧阳大侠,我现在是太平帮右护法。”
李星也收起了脸上的敬佩之色:“即如此,我有个问题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直说无碍,反正你活不过明天。”在欧阳残的眼光下,仿佛李星己经是个死人。
“即然铁恨和柳如风都死了,欧阳护法又何必独活?”
欧阳残仰天长笑,却比哭还难看:“我们不用口舌称利,你能击败简单,你应该不是个太差的对手,只要你能破我的霸王枪,我什么都可以跟你说。”
“请出招。”李星说这话时,脸上全没有平时的笑意。无论如何,面前这个人都是个值得重视的对手。言毕,李星出剑,漫声说:“剑名太清,长一尺八寸,重八斤七两。”
欧阳残两手一分,手里出现了一只枪,他抖出一股枪花:“枪名霸王,长四尺,重五十斤。”

两人对对方的都充满了尊敬。是英雄重英雄!
欧阳残一声长叹:“我们其实可以是很好的朋友。”
李星说:“现在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吗?”
“各为其主,我想这也是人生的无奈吧?”
两个人,必须有一个人得躺下,虽然这并不是他们自己的本意。
对峙。

无声。

夜色仿佛在听雨小轩中堆积。越来越重。
到了两人的面前,夜色己浓得化不开。
两人都没有动,但他们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充满了力量。每个人的注意力,精力,体力都到了最佳的状态。
不动则己,一击必中!

两个人还是没有动。
杀气在两个人之间荡漾。灯己灭。
灯灭的那一刹那,李星不由得回头看了姚霓一眼----这一回头无疑是致命的!
因为在他回头的一瞬间,欧阳残己找到了他的破绽。
出枪,霸王枪!
枪出之际,竟隐有风雷之声。枪如闪电,可闪电远没有枪的轻灵。

要命的一枪!揉合了风之迅,雷之猛,电之利。
天下有人能以肉身挡住风,雷,电吗?
没有。李星也不能。所以他能做的只能是退。 李星的身形飞退。他的身子碰到了桌子,茶几,屏风。。。。。。无一不飞溅;就连碰到墙壁,上面也被他撞出个人形的大洞。李星的人在转眼间己到了屋外。
枪尖始终距他的咽只有三尺的距离。他甚至能感到枪尖透出的寒意。
听雨小轩本来就坐落在半山。李星退到屋外十几丈时,己经快到悬崖边上了。
可是他不能停下,只要他稍一慢,他的脖子上马上就会多出一个洞来。血洞。
他也不能再退了,再退就要落下山崖。
没有人能救他,铁衣不在,听雨小轩里只有个不会武功,自顾不暇的姚霓。

更要命的是,悬崖边还在一个黑衣人,静立。
没有人背后能有眼睛,李星也没有。哪怕悬崖边的那个人不会武功,也只需把剑伸出,等于是李星在往剑上撞!
悬崖边的人在暗中,只能看到他的眼在黑暗中发出绿光。
夜色更重了,月儿也隐入一大片乌云中。莫非老天也不忍看到这一幕?
李星没有死,这时他只做了一件事。
他出剑 。


如一首忧伤的诗。
如一声幽幽的叹息。
如一句伤感的曲子。

剑光飞过。



过。

这一瞬间,剑光划破了夜的黑幕。
如流星。
你如果没有亲眼见过,你不会想象出流星逝去时的伤感,寂寞,忧伤与无奈。
剑出时,有时连李星也无法控制它的力量。
流星过后是黑暗。
一声惨嚎,悬崖边的黑衣人己不见,地下只留下一只持剑的手。
欧阳残的霸王枪掉在地上,嘴角有一丝血迹。
他还是站着,只是没有平日的骄傲与孤独。

有的只是憔悴。

李星的你上有几份无奈:“出剑时,我都不能控制它。”言毕收剑。
“我输了。 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我不知道简单会在这里有埋伏。你当时就知道他在这里,你有意把我引到这里来。你不是被我逼过来的。只是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
“我相信欧阳大侠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我只是感到这里有杀气,我对危险有一种天生的敏感。这么静的夜,听到一个埋伏的人的呼吸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我输了,我会把我知道的告诉你。”欧阳残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整件事就是个天大的陷井。。。。。。”欧阳残刚说完这一句,忽然李星发现有点不对劲。

此时己是四更,夜色更浓。一股比夜色更诡异的紫烟在他们三人的面前弥漫。
毒烟。烟经过的过方,树叶马上变成了枯黄。一片片落下。
恋爱中的女人经常会问男人,如果我和你老娘同时掉到水里了,而你只能救一个人,你救哪一个?
此时,你会救哪一个呢?
李星只能救一个人。

李星只是个人。
在毒烟弥漫的刹那,他做了三件事:一飞冲天,拉起姚霓,把姚霓放在最高大的一棵树上;从树上斩断一根最大的树枝,扇走下面的毒烟;出剑挥向一块大岩石后。
李星有着野兽般的本能,他对危险有一种天生的敏感。这三个动作在瞬间完成。李星的这些动作绝对超过了人体的极限。
动如脱兔.

可是他的动作还是至少有两个失去了意义。
岩石后面没有人。只有杀手得意的笑声渐行渐远。
当他抱起欧阳残时,欧阳残己经脸若紫金,气如游丝了。前后不到半柱香。
好历害的毒 !
欧阳残挣扎着:“我是被迫的。。。。。。。。我女儿在他手上。。。。。李大侠以后请救出她。。。。。。她的名字叫雨儿。。。。。。。。拜托。。。。。。。。”
李星紧握着他的手,只说了两个字:“放心!”
欧阳残喉咙动了动,还是没发出声音,可是当他闭上眼时,他的脸无比安详。
有的人见了一辈子也形同路人,有的人你一见面就能托付你最宝贵的,李星无疑是后者。
他走得安心,可是李星却无法放下心来 .

这件事本来就是千头万绪,现在唯一知道线索的人又死了。
而且他还多了一项责任,把欧阳雨从太平帮救出来。尽管托付他的人不是他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他的对头。他完全可以放手不管。
这世上有些人总是生活在包袱里,这个包袱可以是一句承诺,甚至是一个眼神。这样的人无疑是最累的。有人叫他们英雄,有人叫他们傻子。李星不幸就是这样的人。
姚霓看了看被紫烟毒枯的树叶,沉默。
良久,她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漫天花雨雨如烟,唐笑。”
李星:“真的是他?”
“七步追命,紫烟断魂。假不了,除了唐笑, 没有人可以发出如此霸道的毒烟。”

在遥远的川中,有一个神秘的家族----蜀中唐门,擅使毒。最近几十年来声势渐弱,少有高手出现。他们很少有弟子出走江湖,可是一旦是可以出现在江湖中的,一定是可以在江湖上独挡一面的高手。
唐笑是蜀中唐门近几十年来少有的高手。他的出现本身就是江湖的灾难 ,这十年来死在他的暗器下的高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唐笑的暗器在兵器谱列第五!
李星的脸更冷了:“没想到唐笑也成了龙云的爪牙,太平帮不知还网络了多少兵器谱上的高手。欧阳残,铁恨,柳如风.......太平帮的势力只怕还在当年的金钱帮之上。”

“看来我们要用一些比较特别的方式了。”李星回头看着姚霓,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他的手依旧坚定。
(未完)

五年前的一篇老文,修订中,谢谢大家支持。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梦壑

8楼 发表于: 2008-01-29
回复:长剑在手
剑在的古龙版武侠小说!

我说的。
《格律诗词写手》是本人自编的诗词写作软件,在华军软件园和我的网站上可下载。<BR> 本人博客glscxs.blog.tianya.cn本人QQ13907434
离线秀夫
9楼 发表于: 2008-01-29
回复:长剑在手
古龙,古龙,又见古龙!
我们就这样 在午夜 隔着花香 彼此温暖
我的博客:http://wenray.blog.sohu.com
离线苹果
10楼 发表于: 2008-01-29
回复:长剑在手
是名士何惧风流,剑在美名留
离线初夏

11楼 发表于: 2008-01-29
回复:长剑在手
剑在还很懂茶道呀.
看得好过瘾,期待下集.
离线剑在
12楼 发表于: 2008-01-30
回复:长剑在手
  三,时间.流水

太平山庄。太平帮总舵。
  最舒服的虎皮坐椅,最醇香的美酒。银质的餐具在檀木桌上闪闪发光。
  坐得最高的当然是龙云。
  伴酒的是最美丽的女人。庭前的跳舞的是方圆百里以内最出色的舞女。可是这些女人都加起来,还抵不上另外一个女人的一个手指头。
 
中间抱着琵琶唱歌的女人。
  其实把她的五官分开来看,她并不漂亮。她的嘴有点大,皮肤不是太白,汗毛也显得有点密。可是只要她的五官组合起来,就有一种奇异的美。
  嘴大,显得特别的性感;微黑的皮肤正是那种奶油样的颜色,叫人无法移开视线;浓密的金黄色的汗毛更是让人有某种犯罪的欲望。
                 
  大弦嘈嘈,小弦切切。
  唱的竟是柳永的新词——雨霖铃。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
                 
  ……
                 
  美酒,美人,佳肴,新词。连空气中都有一种温柔的味道。
  进来两个人,与这种气氛完全不合的两个人。
  一个是面色苍白的年轻人,他竟然只有一支左臂,右手被利器切下,还有血从包扎的断处流下;另一个是一个中年人,他走进这个屋子的时候,连灯光仿佛都暗了一下,灯下,竟没有一个人能看清他的面孔,他仿佛天生就生活在黑暗中,他的面孔永远都背着光。
  有的人,本来就是一辈子也见不了光的,比如说唐笑。他从四岁开始就被父母关在黑屋子里,练视力,在他十岁时,能数清黑屋子里的每一只蚊子,才被交给唐家的掌门人,练暗器。
  唐笑一出江湖的时候,江湖中的白道人士就没有一个能笑出来。
  这样一个人,怎能不被黑暗所包围?
  另一个当然就是简单,被李星断臂的简单。
  这两个人一进来,所有跳舞的女人都走出去。唱歌的女人没有走。
  唐笑说话的时候,声音绝对比一只打破的砂锅发出的声音好听不了多少:“我们都打不过他,欧阳护法被李星杀死。”
                 
  唱歌的女人一下子晕倒。
                 
  她是欧阳小雨。
  龙云的眼看着简单,就如同一个精明的家庭主妇打量一只市场上要出售的老母鸡:“你受伤了?”
  “是的。”简单的话永远是那么简单,一如他的名。
  “受得伤还不轻?”
  “是的,我的左手还是好的。”
  “你受伤了,以后太平山庄的一切杂务就交给你了。”说罢,龙云再也不看简单一眼。
                 
  简单紧握着双拳,眼里发出野兽落入陷井里一般的绝望的光。
  这就是所有江湖人的悲哀。
  简单无言,退下。
  龙云对着唐笑:“以后你就跟着我,简单的位置就是你的。好好干!”
  “我知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我想知道他的武功可怕到什么程度。他没有我想象中那样历害,从简单的伤口来看,李星的剑并不是无隙可击。我们要提防的是另一个人。”
                 
  “杀手?”聪明人总是能接出主人的下句话,有这样的机会唐笑又怎么会错过?
  “是的。李星的剑法虽高,可总是有形,我相信他在我的掌刀下走不了五十个回合。可是杀手不一样,我现在连他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以前我怀疑李星就是杀手,看来我可以解开这个迷了。李星是李星,杀手是杀手。”
  “是的,李星用剑,杀手用暮蓉家的武功。”
  “当年暮蓉秋水死的时候,己经有个儿子,杀手应该是暮蓉秋水的儿子。”
  唱歌的女人己经醒来:“龙爷,你要为我报仇!杀死李星!”
                 
  龙云大笑:“李星是御前第一名捕,我怎么可以杀他呢?”
  欧阳小雨的神情变得无比坚毅:“我可以帮你杀死杀手,你能不能帮我杀死李星?”
  龙云的笑声不停,只是变得更加暧昧:“当然了,不过,你现在要帮我办另一件事……”
  欧阳小雨敛起刚强,又变得无比温柔:“龙爷,只要你能帮我报杀父之仇,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龙云大笑,唐笑也笑,知趣的退下。
  他们每个人都在笑,窗外有个人也在笑。
                 
  冷笑。
  他的笑声中更多的是凄凉。
  他是简单。
  他从没想到,龙云这么快就忘了他。在他有用的时候,龙云拍着他的肩膀跟他说,只要龙云有的,一定分他一半;与在他没用了,就把他当一只狗。
  他更没想到的是,龙云早就知道自己不是李星的对手,自己只是龙云拿来试李星武功的一个工具!
  自己只是一个工具!
  现在工具没用了,龙云就一脚踢开他。
  杂物总管?只差说赏他一口饭吃了。
  他的笑还有另一层含义。
                 
  他也有他的秘密。
                 
  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的左手剑远比他的右手剑更加快。
  如果说他的右手剑能刺中一只黑暗中的苍蝇,那么他的左手剑绝对能刺中苍蝇的眼!
  所有现在轻视他的人都要为这件事付出代价!
  龙云也一样!
                 
  楼外楼酒家。
  在这里,你可以喝到最好的酒,找到最豪爽的赌客,听到最好的歌,甚至可以找最美丽的女人陪你喝酒。
  前提是你口袋里的钱够多。
  即使你是最有钱的人,你也不愁在这里把钱花不出去。这也是楼外楼生意好的原因之一。
  不到中午,这里己经坐满了人。一掷千金的赌客,喝红了眼的酒鬼,拿着各种各样兵器的江湖人,神情诡异的买卖人,最当红的歌伎……
  忽然跑进来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
  他满面是血,浑身都是伤。等官府里的捕头闻讯赶来的时候,他己经说不出一个字来。只有死人是说不出话的。他己经是个死人。
                 
  他在临死前说了几个字,这几个字绝对是近年来江湖上最大的新闻。这几个字注定要在江湖上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他其实也只说了这样几个字——-“五通庙……暮蓉秋水……武功密笈……鬼啊……”
  在临死前,他的神情无比的惊恐,真象是大白天见了鬼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有三个人在楼上的贵宾室里目睹了这一幕。
  这三个人是龙云,唐笑,欧阳小雨。
  三人相视而笑。
                 
  龙云:“我相信,不会超过一天,江湖上所有的人都会知道这个消息。”
  唐笑:“侯爷英明神武,岂是常人能及?楼外楼本来就是江湖人最多的地方,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传播消息更快呢?”
  龙云大笑:“你们说,听到这个消息,谁会最先赶到那里去?”
  唐笑堆起满脸的笑:“当然是暮蓉秋水的后人了,五通庙里我们早就做好了安排,只要杀手来,一定逃不出侯爷的手心!”
  龙云显然对这句话很满意,打了个哈哈:“这件事你和雨儿一定要配合好,事成之后,你就是太平帮的副帮主。至于雨儿,”龙云转过头暧昧的对着欧阳雨笑:“只要你帮我做好这件事,你的杀父之仇我一定帮你报!”
                 
  欧阳雨点了点头,有几份寂寞,几份无奈,更多的是伤感。
  “属下有一事不明,想向帮主请教。”唐笑的表情毕恭毕敬。
  任何一个人在心情好的时候话都比平时多,龙云仿佛己经看到杀手落入自己布好的局,所以心情特别愉快:“说。”
  “传说暮蓉的武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所以对敌时往往能用对方的绝招来反击对方,天下真有这么神奇的武功吗?”
  龙云的表情变得严历起来:“绝对是真的。”
  “属下愚蠢,实在是想不出世上还有这样的武功。”
                 
  龙云:“我自小用刀,四十年后才做到心中有刀,手中无刀。而暮蓉秋水当年,做到了心中无刀,手中亦无刀,他人的刀即我的刀,我的刀是天下刀。我不是他对手。”
  龙云接着说:“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其实从道理上来讲并非不可能。”
  龙云用自己的把自己的双手拍了一下:“你们看,当我的右手击我的左手时,表面上看,是我的右手占了便宜,其实,这个时候,我的左手受力,右手也能感到一股相反的力量,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到。”
  “换句话说,当一个人的兵器击向另一个人的时候,他本身也会受到自己的兵器的反力。”
  “如果有人能把这种反力经过反复的修习达到收放自如的话,就能做到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了。”
  “如果世上真有这样的武功,这样的人存在,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
                 
  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多么可怕的武功。
  真有这样的人和这样的武功存在吗?
                 
  “叶儿,你说,这世上最刚最强的东西是什么?”
  “岩石。”
  “如果要你破坏一块岩石,你会用什么样的办法?”
  “我会用铁锤砸,用火烧……”
  “用铁锤砸会震痛你的手,用火烧可能引火自焚。”
  “大师,您的意思是……”
  “看到身边的泉水吗?比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东西都要柔软,都要弱。可这水边最坚硬的岩石上,到处都留下了它的痕迹。”
  “就如我们暮蓉家的武功,专门以柔克刚一样?”
  “不错,这泉水,越是狭窄的岩石缝,它的回力越强;越坚硬的石头,受到水的力量越大。”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水的力量是不是世上力量最大的?”
  “不是的。”
  “还有什么?”
  “时间。没有什么能比时间的力量更大。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辟如这天上的月,它又曾目睹多少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古今多少豪杰梦,都付江湖笑谈中……”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松下坐着两人,对弈中。
  一老一少,老者白衣如雪,鹤发童颜,竟是少林半目大师;少年黑衫如夜,以黑巾蒙面,唯见双目如电。
  半目皱眉:“叶儿,你今天杀气太胜,落棋刚猛有余,全然不留余地,你有心事。”
  少年眉目间神光暴长:“叶儿有事怎么可瞒过大师?近日江湖传言,有我父的消息在一庙宇出现……”
  “叶儿,你难道还不明白,这是个陷井?龙云布好这个陷井,就是等你去!”
  “这个我也明白,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查不到龙云的半点可疑之处,这刚好是个机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父亲当年临死前,要我传你暮蓉家的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秘笈给你,为的并非是让你去杀人,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仇恨太多,杀气太重。不敢和你以师徒相称。”
  “大师,父仇不共戴天。”
  “你这几年杀的人还少吗?光是兵器谱上的高手,你就杀死了十三人!被你杀死的人没有自己的家人吗?”
                 
  这少年莫非就是江湖中见尾不见首的杀手?
  “我杀人亦有道,杀的都是可杀之人。”
  “唉……天意如此,以杀止杀,此事何时能了?你一定要去?”
  “是的。”
  “除了龙云,你要小心两个人,欧阳小雨一直以为你是她的杀父仇人,她一定会用最可怕的方式来对付你。”
  “还有一个是谁?”
  “唐笑,这个人是唐门近几十年来最可怕的人。你的武功对龙云或可立于不败,可是要分心对付这两个人你的机会就会……”
  “叶儿记住了。”
                 
  谈笑间,两人仍然是落子如飞。
                 
  杀手点目:“不多不少,你又蠃我半目!大师弈术之高,天下无人能及,只是大师为何每次只蠃人半目?”
  少林半目大师号称弈术,眼光天下第一,生平对弈无数,无论对车夫,民间弈士,乃至国手,每局皆只蠃半目,故得半目之名。
  “得饶人处且饶人,须知太刚则易折,太强则易燥。阴阳相济,刚柔并重,才是为人之道。暮蓉家的武功更是如此。叶儿你要牢记!”
                 
  杀手若有所悟,领首。
(待续)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13楼 发表于: 2008-01-30
回复:长剑在手
剑在好文笔,欣赏!
离线流星
14楼 发表于: 2008-01-30
回复:长剑在手
不得不服~~:default6:
莫问前程,但求无悔!
博客:http://qjbswh.blogcn.com/index.shtml
QQ:704049993
Email:qjbsw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