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588阅读
  • 61回复

[潜坛写手]《通顺奢梦》原创连载—已更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香烟之殇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7-17
— 本帖被 孤单小雨 执行加亮操作(2015-07-18) —
序   言
通顺只是一条河的的名字,在汉江流域所有的支流中名不经传,充其量只能算沧海一栗。可是它秉承了汉江的清澈、安宁、和美丽,水流平缓,河床宽厚、鱼肥虾盛。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江汉百姓。这是一条母亲河,承载了老百姓所有的希望,这是一条生命河,主宰了沿岸所有村民的兴盛于衰败。于是围绕着这条河,发生过一系列的故事。
江晨的出现,注定让这条河不在平凡。那所有洒在河水里的欢笑和哀愁,并没有随着河水而流淌,反而日积月累沉淀了下来。终于有一天,这个不甘平庸的追风少年,迈出了离开的脚步。从创业到爱情;从纯真到市侩;从英雄到魔鬼,一段段的经历,一步步的改变、似乎在告诉我们人性的蜕变与沉沦。喧嚣的世俗、尔虞我诈的社会,忘却情感的自私自利,这个社会怎么啦?
突然有那么一天,江晨幡然悔悟。当他再次回到日思夜想的通顺河边时,暮然发现河水浑浊、油污弥漫、鱼虾绝迹。江晨仰天长叹:“是谁改变了这一切?为什么?为什么再也回不到从前!......”
当通顺河的梦变成了奢望的梦,我们的故事开始上演!

     很早就想写一篇关于家乡的连载,那些萦绕在脑海里的人和事总是时不时在眼前闪现。挥之不去、也刻画不了。主要是我知道自己的文笔和思路,离写手还有很大的距离。常常有论坛网友问我,香烟你很忙吗?我沉思片刻:“忙,迷茫!”
     今天终于动笔了,也会坚持的写下来。别人写连载是来自积累和灵感,而我完全来自梦境。所以作品的好坏与我无关,要怪就怪我的梦吧!大家可以自由评论,欢迎真诚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谢绝人品低下的辱骂和毁谤。
    喜欢每一位付出真心的朋友,你、我、他,潜江人论坛因此而精彩。
                                
第一章

       时间要追溯到1995年,那是一个初秋的中午。天气依然炎热,看不到一点风的影子,蝉儿欢快的放声高歌。丝毫没考虑江大嫂的感受。“叫!我让你叫!”江大嫂拿起旁边的笤帚,使劲地掷向屋前的那颗大杨树。蝉儿打了个盹,展翅飞到了另一颗树上,叫声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更加畅快了。貌似在向江大嫂说:“来呀,抓我呀!”
       江大嫂也不示弱,转身进屋搬了架梯子,捡起笤帚就往杨树上爬。渐渐地、慢慢滴、她离秋蝉越来越近,狠狠举起。“啪”这一击该有百斤之力吧,身体一时控制不住,随着梯子一歪。“轰”江大嫂结结实实地摔了下来!“啊、哟!我的命怎就这么苦啊!呜、呜、呜、、、、、、”江大嫂一边呻吟,一边放声大哭。仿佛受了天大委屈!
       哭声传到屋内,只见两个小女孩围在一张木板床旁边。大的有十五来岁一头短发,小的有十来岁扎着两条小辫子,均是面带梨花泪两行。在木板床上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这个少年似乎已然不省人事。双眼紧闭,全身浮肿,犹如粽子一般动弹不得。尤其是小腿处,灰褐色的一片淤青,这分明是中了蛇毒,而且毒性随着血液蔓延全身,已经濒临死亡了。
       小女孩开口了,“珊姐姐,你去看看江阿姨。我听见刚才外面有声音,不会出什么事吧?”
       被换做珊姐姐的大女孩没有回头:“我才不去了,保不准又得挨骂?要不?雅琳妹妹你去看看?”
       “好吧!你好好看着江晨。要是他醒了,你要叫我。”雅琳依依不舍地走出院子。仍然不住回头看看人事不省的江晨。
       门外大杨树,江大嫂痛的晕死过去了。“江阿姨!你怎么啦!”雅琳惊呆了:“珊姐姐快来,江阿姨摔倒了!”
       江珊快步跑出来,语带哽咽“妈,你怎么啦?妈,你别吓我。”
      “江阿姨!你可不能死。都是我不好,害得江晨身中蛇毒,现在又把你害死了。额、咳、咳、、、、、、”雅琳也跟着放声大哭。
       这喊声呼天动地,远处一男子狂奔而来。“怎么啦?珊儿、琳儿,大嫂怎么啦?”
       “二叔,妈妈死了!”江珊哭喊道
       “瞎说,我看看。”中年男子用手狠狠地,不停掐江大嫂的人中。不一会儿,只听一声“哎!”江大嫂睁开眼睛。一阵迷糊:“我这是怎么啦?”
       “嫂子!你刚才从梯子上摔下来,晕死过去了。”中年男子说
       “是吗?”江大嫂迟疑片刻,指着江珊骂道:“你这丫头片子,不在屋里看着弟弟跑这干什么?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我拿你开刀。”
       “我、我这就去。”江珊害怕地爬起来,拉起雅琳跑进了屋。
       “我说江安,你还愣着干嘛?医生找来了?”江大嫂回过头对着中年男子说
       “没、没找到。”江安唯唯诺诺地说,看得出他很怕江大嫂
       “没找到,你回来找K。快给我去找,找不到别回来。”江大嫂把火力直接对准江安,后者是一身冷汗,七魂跑了六魂。
     “嫂子,你别生气,我这就去找。”江安机械地拿腿往里走。
     “傻子、啊你,跑屋里做什么、门在那边,方向都错了。”江大嫂厉声呵斥:“真不知你哥,怎么会有你,这个没用的弟弟,空有一副架子,一点用都冒得。”江大嫂越说越气。
       “是、是、是,嫂子别生气,我没用。我这就去找医生来给晨儿治病!”江安低声下气地说,仿佛对女王一般的恭顺。
       “你这木头,快扶我起来。哟,不好,腿断了。啊!”江大嫂一声惨叫
       “嫂子,你没事吧?忍住!我这就送你上医院。”江安扶着江大嫂
       “我这点伤,还扛得住,可晨儿恐怕熬不过了。呜、喀、喀,江晨,我的儿啊,你叫娘怎么活哟、、、、、、、”江大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倾盆而下。
       “嫂子,你别哭、你一哭我更难受了,要不我们让那个乞丐试试?”江安说
       “他分明就是骗吃骗喝,你还相信他。”江大嫂边哭边说
       “现在我们除了相信他,也没有别的办法。我保证,假如他治不好晨儿,我一定、呸!呸!我乌鸦嘴。他一定能治好晨儿的!”江安说话语无伦次。
       “那也只能这样啦!你告诉他,医不好我儿子,我跟他没完。”江大嫂止住哭喊声。
       “行!我先扶你坐好。”江安扶起江大嫂后,转身向村头的抽水房狂奔而去。

第二章


       初秋的通顺河,是那么的宁静与安适。清澈的河水缓缓潺动,载着片片落叶轻轻漂浮。一望无际的芦苇林随风摇摆,偶尔闪出几只精灵的小鸟。碧绿青翠的水草丛中,鱼虾欢快的追逐着。一幅碧水蓝天的画面。
       在河边废弃的抽水房里,周老邪歪靠在墙角处,依然沉静在梦乡。“的(音di)确良”衬衫,经不住岁月的洗礼,已然变了颜色,隐隐有几处不明显的疤痕,显然经过人工缝补。虽然做工还算精细,但还是缝合不住,有只胳膊肘露在外面。裤子似乎不太合身,半截长、半截短,双膝处布满了极不规则补丁,这补丁的手法跟衬衫的缝合,显而易见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前者、巧夺天工、后者敷衍了事。
       那只黝黑且满是伤疤的右手上,仍旧夹着一只没有过滤嘴的劣烟。烟火在靠近手指处熄灭,剩下一小点犹还拽在手里。仿佛宝贝似的,舍不得扔掉。犹见周老邪爱烟,胜过杜甫爱诗之狂热、李白爱酒之痴迷,已然到了忘我的境界,唯烟可相伴今生然。
       再看那左手,握着一筒“水麻酥”(一种食物),已经所剩无几。周老邪无意识地动了动,左手随即散开,水麻酥掉在地上。在食指和无名指之间有一节缝,俨然缺少了中指。只是不知道是天生缺陷,还是后天人为。苍老邋遢的脸上,已经流满了梦涎,嘴角发出“蒲”“嗯”“狠"的鼾声。唯一精神的是那双眼睛,虽然在梦乡,但似乎炯炯有神不容亵渎。
       江安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看周老邪睡得正酣。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推醒周老邪。“周老邪,不,周神医,您快去救救我家侄儿吧!”
       "你干什么!扰人清梦。你看你把我的水麻酥撞到地上?哎呀,我的烟哪!啧、啧、啧、你赔我的烟!”周老邪随即捡起那截残烟,起身找火柴去了。许是上潮的缘故,无论他怎么划动,火柴都无法点燃。他狠狠地把火柴盒扔到地上:“哎!有烟无火哟!”
      “周神医,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行行好,救救我家江晨吧!”江安不住地哀求。
      “不去,就是不去。谁叫那疯婆娘拿笤帚打我!”周老邪不停地摆手。
      “周神医,你看这好男不跟女斗。就饶过她这回吧!”江安不住地哀求
      “不去、就是不去,你喊破天我也不去。”周老邪态度没有丝毫的改变
      “真不去?”江安问
      “真不去!”周老邪一口回绝
      “那如此,只好得罪了!”江安一个箭步快上来,扛起周老邪就往外跑。
      “姓江的,你敢耍横。我周老邪也不是好惹的!”只见周老邪双手合拢,死死掐住江安:“快放我下来!要不我掐死你。”
       江安丝毫不做理会,腾出一只手来,握住周老邪掐脖子的双手,轻轻一扭。“哎哟哟,快断了。放手,放手,我去还不成吗?”
       江安闻言,放下周老邪,深深一鞠躬:“多有冒犯!只要您肯去医治晨儿,要杀要剐随便你!”
      “切,杀你剐你又有何用。你要有心,好烟、好酒、好菜、伺候老子。”周老邪说
      “你放心,一定少不了你的。”江安说
      “如此甚好,我们走吧!”周老邪不知在哪翻出一个药箱来“我说姓江的,敢情你是练家子。”
      “学了几年三脚猫功夫!”
      “你可不许骗我!”周老邪一再嘱咐后,才随着江安而去。
(待续...)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4-16 13:33重新编辑 ]
4人来点“赞”金钱+92
行云流水. 金钱 +20 优秀文章 01-06
衫武奇 金钱 +20 优秀文章 2015-09-17
不系之舟 金钱 +30 鼓励分享 2015-07-20
孤单小雨 金钱 +22 原创内容 2015-07-18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离线qj1234

沙发  发表于: 2015-07-17
沙发占位
离线香烟之殇

2楼 发表于: 2015-07-17
       很早就想写一篇关于家乡的连载,那些萦绕在脑海里的人和事总是时不时在眼前闪现。挥之不去、也刻画不了。主要是我知道自己的文笔和思路,离写手还有很大的距离。常常有论坛网友问我,香烟你很忙吗?我沉思片刻:“忙,迷茫!”
       今天终于动笔了,也会坚持的写下来。别人写连载是来自积累和灵感,而我完全来自梦境。所以作品的好坏与我无关,要怪就怪我的梦吧!大家可以自由评论,欢迎真诚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谢绝人品低下的辱骂和毁谤。
       喜欢每一位付出真心的朋友,你、我、他,论坛因此而精彩。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离线香烟之殇

3楼 发表于: 2015-07-17
回 qj1234 的帖子
qj1234:沙发占位 (2015-07-17 12:15) 

您的动作太快了!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离线香烟之殇

4楼 发表于: 2015-07-17
                                           第一章
       时间要追溯到1995年,那是一个初秋的中午。天气依然炎热,看不到一点风的影子,蝉儿欢快的放声高歌。丝毫没考虑江大嫂的感受。“叫!我让你叫!”江大嫂拿起旁边的笤帚,使劲地掷向屋前的那颗大杨树。蝉儿打了个盹,展翅飞到了另一颗树上,叫声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更加畅快了。貌似在向江大嫂说:“来呀,抓我呀!”
       江大嫂也不示弱,转身进屋搬了架梯子,捡起笤帚就往杨树上爬。渐渐地、慢慢滴、她离秋蝉越来越近,狠狠举起。“啪”这一击该有百斤之力吧,身体一时控制不住,随着梯子一歪。“轰”江大嫂结结实实地摔了下来!“啊、哟!我的命怎就这么苦啊!呜、呜、呜、、、、、、”江大嫂一边呻吟,一边放声大哭。仿佛受了天大委屈!
          哭声传到屋内,只见两个小女孩围在一张木板床旁边。大的有十五来岁一头短发,小的有十来岁扎着两条小辫子,均是面带梨花泪两行。在木板床上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这个少年似乎已然不省人事。双眼紧闭,全身浮肿,犹如粽子一般动弹不得。尤其是小腿处,灰褐色的一片淤青,这分明是中了蛇毒,而且毒性随着血液蔓延全身,已经濒临死亡了。
       小女孩开口了,“珊姐姐,你去看看江阿姨。我听见刚才外面有声音,不会出什么事吧?”
        被换做珊姐姐的大女孩没有回头:“我才不去了,保不准又得挨骂?要不?雅琳妹妹你去看看?”
       “好吧!你好好看着江晨。要是他醒了,你要叫我。”雅琳依依不舍地走出院子。仍然不住回头看看人事不省的江晨。
       门外大杨树,江大嫂痛的晕死过去了。“江阿姨!你怎么啦!”雅琳惊呆了:“珊姐姐快来,江阿姨摔倒了!”
        江珊快步跑出来,语带哽咽“妈,你怎么啦?妈,你别吓我。”
       “江阿姨!你可不能死。都是我不好,害得江晨身中蛇毒,现在又把你害死了。额、咳、咳、、、、、、”雅琳也跟着放声大哭。
        这喊声呼天动地,远处一男子狂奔而来。“怎么啦?珊儿、琳儿,大嫂怎么啦?”
        “二叔,妈妈死了!”江珊哭喊道
        “瞎说,我看看。”中年男子用手狠狠地,不停掐江大嫂的人中。不一会儿,只听一声“哎!”江大嫂睁开眼睛。一阵迷糊:“我这是怎么啦?”
        “嫂子!你刚才从梯子上摔下来,晕死过去了。”中年男子说
         “是吗?”江大嫂迟疑片刻,指着江珊骂道:“你这丫头片子,不在屋里看着弟弟跑这干什么?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我拿你开刀。”
        “我、我这就去。”江珊害怕地爬起来,拉起雅琳跑进了屋。
        “我说江安,你还愣着干嘛?医生找来了?”江大嫂回过头对着中年男子说
        “没、没找到。”江安唯唯诺诺地说,看得出他很怕江大嫂
        “没找到,你回来找K。快给我去找,找不到别回来。”江大嫂把火力直接对准江安,后者是一身冷汗,七魂跑了六魂。
  “嫂子,你别生气,我这就去找。”江安机械地拿腿往里走。
  “傻子、啊你,跑屋里做什么、门在那边,方向都错了。”江大嫂厉声呵斥:“真不知你哥,怎么会有你,这个没用的弟弟,空有一副架子,一点用都冒得。”江大嫂越说越气。
       “是、是、是,嫂子别生气,我没用。我这就去找医生来给晨儿治病!”江安低声下气地说,仿佛对女王一般的恭顺。
       “你这木头,快扶我起来。哟,不好,腿断了。啊!”江大嫂一声惨叫
        “嫂子,你没事吧?忍住!我这就送你上医院。”江安扶着江大嫂
        “我这点伤,还扛得住,可晨儿恐怕熬不过了。呜、喀、喀,江晨,我的儿啊,你叫娘怎么活哟、、、、、、、”江大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倾盆而下。
       “嫂子,你别哭、你一哭我更难受了,要不我们让那个乞丐试试?”江安说
        “他分明就是骗吃骗喝,你还相信他。”江大嫂边哭边说
        “现在我们除了相信他,也没有别的办法。我保证,假如他治不好晨儿,我一定、呸!呸!我乌鸦嘴。他一定能治好晨儿的!”江安说话语无伦次。
        “那也只能这样啦!你告诉他,医不好我儿子,我跟他没完。”江大嫂止住哭喊声。
        “行!我先扶你坐好。”江安扶起江大嫂后,转身向村头的抽水房狂奔而去。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离线那轮明月
5楼 发表于: 2015-07-17
老兄,在潜江这河也叫通顺河吗?好像在仙桃那边才叫这个吧?
离线香烟之殇

6楼 发表于: 2015-07-17
回 那轮明月 的帖子
那轮明月:老兄,在潜江这河也叫通顺河吗?好像在仙桃那边才叫这个吧? (2015-07-17 16:12) 

图与本文无关,切莫误导。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离线香烟之殇

7楼 发表于: 2015-07-17
回 香烟之殇 的帖子
香烟之殇:图与本文无关,切莫误导。 (2015-07-17 16:24) 

通顺河是我家乡的一条河,现在的情景惨不忍赌。被某某企业污染啦,可恨!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8楼 发表于: 2015-07-17
从开始到结束,从理想到现实,都是一种成长。
漫漫旅途,不为晋见,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离线香烟之殇

9楼 发表于: 2015-07-17
回 飞龙在天涯 的帖子
飞龙在天涯:从开始到结束,从理想到现实,都是一种成长。 (2015-07-17 17:01) 

这个成长的价格,未免太高了点。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10楼 发表于: 2015-07-17
回 香烟之殇 的帖子
香烟之殇:这个成长的价格,未免太高了点。 (2015-07-17 17:14) 

怎么降低才是好吧?
漫漫旅途,不为晋见,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离线香烟之殇

11楼 发表于: 2015-07-17
回 飞龙在天涯 的帖子
飞龙在天涯:怎么降低才是好吧? (2015-07-17 17:23) 

我也不知道额!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离线香烟之殇

12楼 发表于: 2015-07-18
                                                第二章
       初秋的通顺河,是那么的宁静与安适。清澈的河水缓缓潺动,载着片片落叶轻轻漂浮。一望无际的芦苇林随风摇摆,偶尔闪出几只精灵的小鸟。碧绿青翠的水草丛中,鱼虾欢快的追逐着。一幅碧水蓝天的画面。
       在河边废弃的抽水房里,周老邪歪靠在墙角处,依然沉静在梦乡。“的(音di)确良”衬衫,经不住岁月的洗礼,已然变了颜色,隐隐有几处不明显的疤痕,显然经过人工缝补。虽然做工还算精细,但还是缝合不住,有只胳膊肘露在外面。裤子似乎不太合身,半截长、半截短,双膝处布满了极不规则补丁,这补丁的手法跟衬衫的缝合,显而易见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前者、巧夺天工、后者敷衍了事。
     那只 黝黑且满是伤疤的右手上,仍旧夹着一只没有过滤嘴的劣烟。烟火在靠近手指处熄灭,剩下一小点犹还拽在手里。仿佛宝贝似的,舍不得扔掉。犹见周老邪爱烟,胜过杜甫爱诗之狂热、李白爱酒之痴迷,已然到了忘我的境界,唯烟可相伴今生然。
       再看那左手,握着一筒“水麻酥”(一种食物),已经所剩无几。周老邪无意识地动了动,左手随即散开,水麻酥掉在地上。在食指和无名指之间有一节缝,俨然缺少了中指。只是不知道是天生缺陷,还是后天人为。苍老邋遢的脸上,已经流满了梦涎,嘴角发出“蒲”“嗯”“狠"的鼾声。唯一精神的是那双眼睛,虽然在梦乡,但似乎炯炯有神不容亵渎。
      江安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看周老邪睡得正酣。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推醒周老邪。“周老邪,不,周神医,您快去救救我家侄儿吧!”
       "你干什么!扰人清梦。你看你把我的水麻酥撞到地上?哎呀,我的烟哪!啧、啧、啧、你赔我的烟!”周老邪随即捡起那截残烟,起身找火柴去了。许是上潮的缘故,无论他怎么划动,火柴都无法点燃。他狠狠地把火柴盒扔到地上:“哎!有烟无火哟!”
       “周神医,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行行好,救救我家江晨吧!”江安不住地哀求。
       “不去,就是不去。谁叫那疯婆娘拿笤帚打我!”周老邪不停地摆手。
       “周神医,你看这好男不跟女斗。就饶过她这回吧!”江安不住地哀求
      “不去、就是不去,你喊破天我也不去。”周老邪态度没有丝毫的改变
      “真不去?”江安问
      “真不去!”周老邪一口回绝
      “那如此,只好得罪了!”江安一个箭步快上来,扛起周老邪就往外跑。
      “姓江的,你敢耍横。我周老邪也不是好惹的!”只见周老邪双手合拢,死死掐住江安:“快放我下来!要不我掐死你。”
       江安丝毫不做理会,腾出一只手来,握住周老邪掐脖子的双手,轻轻一扭。“哎哟哟,快断了。放手,放手,我去还不成吗?”
       江安闻言,放下周老邪,深深一鞠躬:“多有冒犯!只要您肯去医治晨儿,要杀要剐随便你!”
       “切,杀你剐你又有何用。你要有心,好烟、好酒、好菜、伺候老子。”周老邪说
       “你放心,一定少不了你的。”江安说
      “如此甚好,我们走吧!”周老邪不知在哪翻出一个药箱来“我说姓江的,敢情你是练家子。”
      “学了几年三脚猫功夫!”
       “你可不许骗我!”周老邪一再嘱咐后,才随着江安而去。

本人从事园艺工作二十余年,现面向社会进行花卉盆景的租赁工作。其品种有各种盆景、并配各种形态的根雕花架、以及各种观叶植物。服务周到、价格实惠。
     目前已与章华花苑酒店、金色公馆等单位有业务往来。联系电话13593905943
离线孤单小雨

13楼 发表于: 2015-07-18
原创内容
离线孤单小雨

14楼 发表于: 2015-07-18
          这一节楼主对周老邪进行了大特写——“的(音di)确良”衬衫,经不住岁月的洗礼,已然变了颜色,隐隐有几处不明显的疤痕,显然经过人工缝补。虽然做工还算精细,但还是缝合不住,有只胳膊肘露在外面。裤子似乎不太合身,半截长、半截短,双膝处布满了极不规则补丁,这补丁的手法跟衬衫的缝合,显而易见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前者、巧夺天工、后者敷衍了事。
     那只 黝黑且满是伤疤的右手上,仍旧夹着一只没有过滤嘴的劣烟。烟火在靠近手指处熄灭,剩下一小点犹还拽在手里。仿佛宝贝似的,舍不得扔掉。犹见周老邪爱烟,胜过杜甫爱诗之狂热、李白爱酒之痴迷,已然到了忘我的境界,唯烟可相伴今生然。
       再看那左手,握着一筒“水麻酥”(一种食物),已经所剩无几。周老邪无意识地动了动,左手随即散开,水麻酥掉在地上。在食指和无名指之间有一节缝,俨然缺少了中指。只是不知道是天生缺陷,还是后天人为。苍老邋遢的脸上,已经流满了梦涎,嘴角发出“蒲”“嗯”“狠"的鼾声。唯一精神的是那双眼睛,虽然在梦乡,但似乎炯炯有神不容亵渎。
       看完之后,一个栩栩如生的周老邪呈现在我们面前。生动、形象!
人活世上一张弓,每每朝朝逞英雄。有遭一日弓弦断,英雄也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