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19阅读
  • 59回复

[潜坛写手]《潜潭村的恩怨》(更新至八章)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孤单小雨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2-15
— 本帖被 孤独的根号 执行加亮操作(2015-02-25)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第一章:潜潭会议

长江中下游流域,有一片富饶的土地——江汉平原。在江汉平原的腹地,有一座美丽的城市叫汉江市。在汉江市的中心地带,有一个乡镇叫替工镇,替工镇有多个自然村,其中最有影响、最具实力、非前谭村莫属。以下依次是论坛村、在线村、都市村、家园村,我要讲的是发生在这几个自然村之间的恩怨故事。
先来说说这前潭村的组成结构,一共有十个组,民生组、美食组、水吧组、水乡组、艺苑组、摄影组、这六个组归村委管辖;另外四个组:单车组、宠物组、游泳组、晨跑组、为独立组。表面上隶属前潭村,但平日自行安排生产,人事任免自行决定。也就是听宣不听调。尽管如此前潭的经济还是首屈一指,非其它村可比拟,这一切功劳跟两任领导人有很大关系。这前漂村前后共有两任支部书记,由兄弟俩依次担任,似乎有点家族模式。但这两任书记都非常能干,为前谭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很受老百姓拥护。前任书记李威、我们暂且不表、先来说说现任书记李冰,脑门瓜子好使、发财点子多、村级建设、招商引资搞得是有板有眼,头头是道。的确是一位英名的领导人。
这一天李冰书记,招集支部各成员开年终总结会。出席会议的有:秘书调调、治保主任老贾、副书记许威、会计老胡,列位一定要问村长怎么没来呀?这要表表村长"朗哥",这人形踪不定、狂傲不羁、孤芳自赏,因此不受代见。
10点会议准时开始,李书记先作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述,总结了过去一年的发展,挨个对成员表扬了一遍。台下欢声雀舞、掌声雷动。过场走完之后,开始走入主题:"年关将至,又到了忙碌的时节,上级各个部分都要有所表示,这是很大一笔开销。必须搞些赞助。到哪里去弄呢?找村里的企业!这些人自从落户我们村,赚得是金银满山。所有的一切,归于我们提供的良好平台,和优质的配套设施。知恩图报,他们也应该意思意思嘛!我的话讲完了,大家都发发言,看有什么好的想法没?”
李书记话音刚落,秘书调调急不可耐的发话:“李书记的讲话干练简洁、却又鼓舞人心,让我受益非浅。我在这里表个态,坚决拥护李书记的决定。”
会计老胡嘟嘟嘴:“你这不等于没说吗?李书记是让大家提意见。”
调调甩了甩头发说:“老胡你什么意思,李书记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你就一墙头草,外带马屁精!”治保主任老贾讥笑秘书调调!
调调不愿意了,“我倒要听听老贾的高见!”他故意把高见两字语气加重,意思是说,就你那点能耐我还不知。
“你们都不要吵了,听听许威怎么说?”李书记不愧为老板,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立马制止了这场口水战。双方都不在言语,内心里却各自骂开了。说什么呢?大多是脏话。
这副书记许威,外号智多星,有经天纬地之才,强过水浒梁上吴用、非诸葛孔明可比,是前谭村的军师。一直不见他言语。其实他在等待机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这许副书记终于开口了:“搞个联欢晚会,邀请各企业参加..."话还没说完,就被调调打断了。“切、这办个晚会,企业会赞助多少钱?”这秘书调调,很是了不起,认为自己是美男子,而且高等学府毕业,从来就不把这帮草莽英雄放在眼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你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只知道拍领导马屁,还把自己装成一只,不可一世的大尾巴狼。这不跟各路诸侯搞好关系,有朝一日终究会让你出局。
许威白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我还没说完,你就插话了,要不大家先听你说?”
老胡大声呵斥调调:“就你多话,什么都搞不清瞎机吧开口!”
“老胡,你骂人,你混蛋”两人隔着桌子吵了起来,谁也不服谁。”你们再吵都给我出去!”李书记实在忍不住,制止了两人的争吵,大家终于安静了,一起望着副书记许威。他会说出一个什么样的方案,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二章:评选方案
所有的人,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许威,而他却若无其事地抽着烟。停顿了片刻,他终于开口了。“各位!我想在晚会的基础上,增加一些特色。”大家都瞪着眼睛,等他继续说,可是他一个劲抽烟,就是不言语。会场静悄悄的鸦雀无声,李书记埋头想着心事,其它的人却坐不住了。老贾开口了:“我说老许,你倒是往下说!”许威镇定自若:“不及,等李书记发话。”
李书记抬起头,从兜里摸出一包软珍,挨个耍了个遍:“许威~接着往下说。”许威抽了一口烟:“我们不是有十个组吗?就搞个《杰出村民》的评选活动。一来、抬高一下人气;二来、提高村民的积极性;三来、可以找企业多拉些赞助。”
老贾又问:“这评选活动,咋就有这么多道道呢?”老胡说话了:“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老许的脑门瓜子,就是好使。“
李书记伸出大拇指:”老许,好样的,这事就交给你去办。”许威不紧不慢地说:“李书记,这事我可办不好,必须给我找几个帮手。”李书记信誓旦旦的保证:“老许,你放心,村委会的人,包括我都听你调遣。”
“谢谢李书记,这粗活就不用你干了,这事让老胡和老贾帮忙就行。”许威说话,用眼神看着二人。似乎在征求他们的意见!老胡和老贾点点头,似乎在说:放心好了。
调调不高兴了:“那我呢?我做什么?”许威不露声色,尽管内心非常不喜欢调调,表面上装作无所谓:“如果手里头没什么要紧事,你就过来帮忙好了。”
李书记说“老许,那散会后,你给大家讲讲具体方案。"
李书记简单交代几句走了,留下四个人面面相觑。许威不愧为军师,办事能力强,他开始有条不紊地开始分配工作:“老胡,你召集所有的组长开个会,传达一下方案;老贾、你去联系企业、多给他们讲讲活动的细节,关键是要让他们知道,赞助的钱花滴值得。”
“老许,那我做什么?“调调问。老许思考一会,用商量的口气说:”你是笔杆子,要不由你来搞宣传。”调调极不情愿的点点头,看出他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
老胡又问:“那人选这么产生?”许威说:“先让每个组,搞个内部初选,确定二个推荐名额,最后在公布候选人名单,让全体村民投票!”调调提出反对意见“这不是麻烦吗?每个组直接给个名额就行“老胡立马反对:”你懂啥,什么叫炒作,没有了悬念,谁还会关注这活动。没有人关注了,到哪去找企业要赞助。“
调调生气地说:”老胡、你为嘛老是跟我过不去。“老胡不屑的说:”我是就是论事,又不争对你。”调调大声地嚷道:“我看你就是看我不顺眼,处处排挤我。”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又吵开了。许威连忙拉开两人,让调调先回去了。

第三章:老胡的心事
许威终于连哄带骗地弄走了秘书调调,老胡和老贾长嘘了一口气。三人关上办公室大门,把空调打开,沏上一壶好茶,然后开始你来我往地办起了烟局。功夫不大,烟盔缸里收获不少。还是老贾打开了话题:"老胡,最近生意如何?"
老胡扔掉烟蒂,重新点燃一根、默默地叹口气:“一言难尽哦!"

老贾脸上满是疑惑,“你这是睁眼说瞎话,前不久刚看你签了几笔生意!莫不是怕我们要你请客,忽悠我俩吧!"
老胡不乐意了:“我是咧小气人吗?你们有所不知,我的几笔生意都让这秘书搅黄了。"
老贾更疑惑了:“这调调有么子能耐,还能打击到你!"
老胡又说:“这你就不明白了,像他这种人,放盐不咸、放醋还蛮酸咧!"老贾总算听明白了:"你就没得法子制他?"
老胡无奈地说:“他是李书记的亲信,又管着印章。我又靠着村委的招牌吃饭,得罪了他,不给我开绿灯,我还做鬼滴生意!"
老贾哈哈大笑:“你老胡还有怕狠滴时候,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咧!"
老胡说:"不是兄弟我不待见,却是因为我看不惯他那副德性。水火不相容啊!"
老贾说"既然不是一路人,那干脆把他拉下马。以后就没有人妨碍你发财啦!"
老胡说:"我又何尝不想咧,可这也太难了吧!"老贾默不出声,只是向正低头玩手机的许威努努嘴,意思是要老胡向许威求救。
老胡心领神会,立马掏出软珍烟:"许副!帮帮忙吧!"
“这种事别找我,李书记多次讲过,要团结,不要内哄!"许威并不买帐。老胡急了,一把鼻滴一把泪:"我的哥耶,你这是见死不救。想我们三个也算生死之交,虽没嗑头拜关老爷,但我一直拿你当大哥,你就忍心看着我,被人家欺侮吗?"
许威不耐烦地挥挥手:"恕我爱莫能助!"老贾出来圆场了,"许副,都是自家兄弟,能帮就帮吧!总不能看着他去死!"
许威笑说:"说滴核死人,一个破秘书,能把他咋地!"老胡连忙抹了眼泪:"哥哥,救我!"许威指了指窗户外面的信箱,"自己去想吧!"窗户外面的信箱,有个好听的名字,—举报箱。意思大伙都明白,可至从这箱子成立以来,却很少派上用场,大伙都麻木了,根本不相信这类小儿科的玩意。
老胡一头雾水,"哥,你这是折磨我不是?我怎么会明白其中的道道!"许威又气又恼:"我说你这人,做生意古灵精怪,谈到正事就缺心眼!你难道不会在上面做文章。"这下说得在明白不过了,老胡恍然大悟,高兴地伸出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第四章:举报信
星期一的早晨,前谭村的李书记,晃着清瘦的身影,带着那副高深莫测的眼镜,走进了村委办公室。看得出李书记的心情特别的好,这也难怪,自从他就任书记这六年来,虽然谈不上一帆风顺,但也有惊无险。村委的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企业的税收是一年更比一年强。村委富了,有钱了、李书记的心里就有了底气,做什么事不在畏首畏尾。
更令他开心的是,村委的那一群刁民不在上访和闹事,安安静静的呆在村里,选择做了顺民。尤其是前几任村委干部,至今不在过问江湖,都忙着自己的事业,这对李书记来说,是喜闻乐见的。库里有钱了、事业蒸蒸日上、村民安居乐业、反对者销声敛迹,李书记的官位是越做越稳,越做越顺,简直一片光明。真是人逢喜事精神shuang!
李书记高兴地哼着小曲,掏出钥匙准备打开办公室的门。无意中看到举报箱里有半截信封露在外面。这是怎么回事?李书记感到纳闷,这举报箱都好久没开了。以前虽然会隔三差五的打开,但一直空空无有。老百姓们都习惯了,明知道说了白搭,也就不在做费力不讨好的事。久而久之、李书记也习惯了,便不在碰举报箱了,这东西也就成了闲置物品。
今天这么突然冒出一封信,让李书记百思不得其解,他决定打开信箱看看。翻遍办公室每一个角落,最后在抽屉里的最底层找到了信箱钥匙。可能由于很久没有使用的缘故,钥匙有些锈斑,好在终于打开了。李书记吓了一跳!举报箱内塞满了信,足有七八封之多。李书记忐忑不安地打开这些信,不看还好,一看气得火冒三丈。所有的举报信矛头全部指向调调,什么工作玩忽职守、对村民恶语相加、犯了多少错误......一条条、一段段、有理有据。不用说,这些信都是老胡搞得鬼,目的是整秘书调调。李书记激动地拨打秘书调调的电话,电话那端却是无情的语音:"对不起!你所拔打的电话已转入来电提醒,系统已经记录本次呼叫,已经通知对方......"这个鬼东西死那去了,李书记心里一阵痛骂,骂完之后又是一阵难过。
李书记为什么要难过呢?回头简单介绍一下调调来历。话说这调调可是李书记的忠实骨干、和铁杆成员。从李书记就任以来,一直鞍前马后的服侍,为村委发展立下过很多功劳。算得上是李书记的嫡系人马。而且调调工作认真负责、对自己更是忠心耿耿。尤其是那一手唯命是从的马屁功夫,让李书记很是感动和不舍。这样的人难道开始居功自傲、还是堕落腐化?
这会、李书记也静下心来仔细地想了想,他觉得事情有蹊跷,举报信有待核实。因此他决定暂时不公开处理,先把事情弄清楚在说。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找到调调,弄清楚事情真像。可这调调去了哪里呢?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呢?

第五章:挥泪斩马谡
此时的村委秘书调调,正蒙头大睡。昨晚喝了太多的酒,一直醉醺醺的,半梦半醒之间他做了个梦。在梦里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气,依旧是幺五喝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红人。所有的村民见到他都点头哈腰,同事看见他也是毕恭毕敬;商家和企业更是陪着笑脸。他不由得放声大笑,可是醒来后除了四堵冰冷的墙,就剩下枕边没有抽完的香烟和手机。这是怎么哪?调调问自己。为什么自己会落得众叛亲离?
点燃一支烟,调调开始思索起来!
至此那次和老胡吵架之后,他基本被排除在筹备组之外。找了几次许威,都吃了闭门羹。调调也明白了,这是人家有意挤兑自己,既然如此也落个清闲。
嘴上这么说,心里是一万个曹你马。想当年李书记刚刚上任,要不是自己鞍前马后的辛苦工作,哪来今日之成就。说起来自己也是元老,打江山的悍将。比起现在的这些人,自己那是开国功臣、劳苦功高。可是现在他们联合起来排挤自己,李书记又放任不管。常此以往,终有一天自己会掉进他们的圈套中,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最可恨的是那些入驻企业和商家,那一个不是自己跑前跑后的张罗,安排地皮、联系版面,调节资源。可他们如今站稳了脚跟,就把自己晾在一边不再理睬。
真是世态炎凉啊,调调不由得发出感叹!
是不是该起床了,调调扔掉香烟,起身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没电了,或许是自己忘了充电。他连忙拿出充电器,接连到手机上。头一阵发晕,酒劲又上来了,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一点。打开手机一看,N个未接电话,全部是李书记打来的。坏了!调调喊道,起身往外跑。
村委办公室里,调调气喘吁吁地推开门,李书记一脸愠色地看着他。印象中李书记永远是一张笑脸,除了忍不可忍、或者准备K人时才有这副表情。
调调已经预想到自己要倒大霉"李...李书记,您找...找我有事?手机没电了......"很明显调调已经语无论次了。
李书记用手推了推眼镜,打量着调凋,不由得深深摇摇头—衣服穿反了,鞋子一样滴一只、眼屎尚未清理、头发像鸡窝。"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像被捉jia似的,没了人样。"调调也急了:"李书记是我不好,是我错了。"他以为只要道个歉,李书记不会在深究。李书记心里好一阵失望,心想:我还没说,你就认了,看来举报信的事八九不离十。原来还怕冤枉他,现在真像大白了,自己也只好挥泪斩马谡"既然事已至此,我也保不了你,你交出钥匙后可以走了"
李书记,您这是什么意思?要赶我走吗?我对您可是忠心耿耿。"调调说
李书记长叹一口气:"作为支部的重要成员,我的亲信,命令的执行者。你不思进取、好高骛远,据功自傲,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也保不了你。“
李书记,我、越听、越糊涂了,我、只是迟到而已,您就要开除我?“调调问
李书记从抽屉里拿出一叠信,扔给调调:”自己犯的事心里有数,非要我给你看看!“调调拾起信件,粗略看了个大概。”李书记明鉴,我是被冤枉的。“调调放声大喊。
李书记习惯性地推推眼镜:“冤不冤,你我心里有数,你看你衣冠不整,目光呆滞,整个一秃废形象。看着就恶心!“调调带着哭腔喊道”李书记,李书记!我是被冤枉的,你要相信我。”
李书记不耐烦的挥挥手;“我相信你有什么用,众怒难犯。你还是走吧!我会告诉大家,你是自愿辞职的。”


六、议哥再现江湖
退出体制外的调调,每天过着借酒浇愁的日子。俗话说无官一身轻,调调却想不明白。整天憧憬着飞黄腾达时的美梦,想想都掉眼泪。这人啦,活在仇恨中也不是个事,时间长了迟早会憋出病来。这不,怒火中烧,调调还真的一病不起。
这可急坏了一个人,谁?调调他娘。一心想着儿子成个家,再给自己生个孙子,早点了结一桩心愿。可如今看着儿子整天愁眉苦脸,长吁短叹。调调娘语重心长地说:“儿啊!俗话说;伴君如伴虎。没了这身官皮,从此挺起胸膛做人。娘再也不用担心,走在路上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了。”调调是个孝子,对娘说的话,尽管不赞同,但也没反对。只是叹了一口气:“娘啊!儿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你又能咋地?谁叫我们朝中无人?”娘说:“要是有人帮衬,凭我儿本领,混过镇长还不是手到擒来。”
“帮衬?”调调重复一句,猛滴一拍大腿:“娘啊!我的亲娘啊!”说完,一咕噜爬起来,起身往外跑。调调娘在后面追着问:“儿啊,你去哪?”娘啊!你就别管了,我去找人帮衬。”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调调前去找的帮手是谁呢?前任村委成员,这不、马上要改选了,调调如若想东山再起,唯一的方法只能重新站队,通俗一点来讲,只有更换村委领导班子,调调才有出头之日。
可这谈何容易啊?这些人已经不在职,且离开前谭村委多年,虽然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能翻盘吗?调调在心里梳理了一遍名单:前任村长议哥、前任妇女主任小姚、前任副书记王羽、前任治保主任严途、前任组长星光等等。
剑在弦上,不得不发。调调决定破釜沉舟,孤注一掷。管它的,不成功便成任。只要把这些人找齐,翻盘还是有希望滴。调调精心挑选了几份礼物,趁着天黑悄悄滴出发了。第一站前任村长议哥家中。话说这议哥乃前任村长,年青有位的好干部。在上一届村委选举中,高票当选为村长。可见这老百姓对议哥的期望有多高!这议哥也不含糊,上任后兴修水利、修桥铺路,着实为老百姓办了不少实事。但这议哥性格孤傲、固执、爱较真、也不合群。在村委中没得人缘,以致许多工作开展不开。
起初,李书记对议哥百依百顺,大事小事一概放手去做。看到议哥工作风生水起,任劳任怨,李书记也很高兴。为了拢住人才,李书记又是发福利,又是安排酒宴。但这议哥就是一块榆木脑袋,软硬不吃。一回、两回、三回、回回如此,久而久之李书记也就作罢了,不在对议哥抱有拉拢之心。
议哥是清高了,可苦了下面这些马仔,捞不到一点好处。更可气的是议哥爱管闲事,到处行动,见不得一丝不平之事,手下的干部经常被议哥骂,久而久之,议哥把所有人都得罪了。除了几位老干部,和部分村民。议哥几乎没得朋友了,这让他的工作举步艰难。如果这个时候议哥含糊一把,何许还可以混下去。但他偏偏不转弯,数次为小事公然挑战李书记权威。最后两人不欢而散!某一次,两人又爆发激烈争吵,最终李书记忍无可忍,下最后通牒解除议哥的所有职务。
调调的出现,让议哥很是意外。“什么风把您老吹到了我的寒舍,莫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您老迷路了,误打误撞到了我这里。”
“议哥,不、村长,其实我很早就想来看您,只是村务繁忙。"调调陪着笑脸!
“打住,秘书大人,小人一介村民,怎敢劳您大家。您老,还是请回吧。公务要紧!”议哥不客气下了逐客令。
“别,议哥,我是真心实意滴来拜访你的。”调调说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屁还是快放,放完走人。”议哥没好脸色地往外推调调。
“议哥,其实我今天来,是想、是想请你出山选村长的。”调调拉住门框不松手。
“打住,你可以走了。”议哥猛滴一把,调调被甩出门外,接着大门轰滴关上了。小门打开,调调买的礼物被甩出老远。五粮液、黄鹤楼,满地都是。
“不识抬举的东西,几年了还是那臭脾气。我就不信了还,没了你、我就熬不成膏药。走着瞧,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调调悻悻地拾起东西,转身往回走,他呀,会去哪呢?去找谁呢?前任妇女主任小姚。


七:前任妇女主任小姚
调调拾起被议哥摔出的礼品,心疼滴用衣角不停滴擦拭。还好,除了有些凌乱之外,包装还是完整的。我的个亲娘哎,这可值一千多元人民币,半个月的工资。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可这议哥既不识抬举,也怪他无福消受吧。狗咬吕洞宾!
前任妇女主任小姚的家,在村子西面,是一栋独处的小楼。夜已经很黑很黑,冷风吹得树枝“哗哗"作响,调调的胆怯地张望着四周,深怕黑白无常会冷不丁冒出来。我说:你没做亏心事,怕什么呢?难道是调调先生心中,担心什么不是?
小院里一丝光线也没有,想必小姚已经睡下了。调调清了清嗓子:“咳、咳!姚姐,你睡了吗?”这不废话嘛,这么晚谁没睡啊!连喊两遍,都不见人回应。调调壮着胆走上前,轻轻推推院门,开了。根本没锁。调调轻手轻脚地走进小院,冷不防迎面冲出一个人影来。只见一身黑色的衣服,一脸披肩的长发。我的妈呀,黑无常!调调转身欲跑,嘴里喃喃地说“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院子的灯光亮了,从房间传出一声厉喝:“谁在外面大喊大叫?”接着房门打开,一个老者提着一根棍子走了出来。听到人说话,看到灯光,调调反而平静了,不怕了。
“是姚伯伯吗?”调调问
“你是哪个?”老者听闻是熟人,放下了手中的棍子。
“我是调调,村委秘书。”调调说
“哦!是秘书大人啦。没事那您就回吧,我要休息了。”老者说完,转身关好院门,准备回房。
“姚伯伯,您先别关门,我找姚姐有事。”调调几步上前,阻止老者关门。
“我的秘书大人,她已经不在村委任职。你就别为难我们家小姚了。”老者恳求道。看得出,这秘书在大家心里,没得个好印象。
“你找我有什么事?”突然传来一句话,紧接着一个黑影走了过来。
“你、、、”“鬼呀”老者和调调不约而同地说
“调调!平时看你对村民凶巴巴的,一到关键时候怎么就怂了。”黑影说话
“小姚姐吗?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怕走夜路,尤其怕鬼。”调调心有余悸地说,不停滴用眼扫射四周,估摸看有没有鬼。
“你一定是亏心事做多了,给吓得。”小姚呵呵一笑
“哪能呢?”调调甩甩头发:“我都是为村民办实事滴!”
“小姚,这么晚了,你不睡。跑外面干什么?”老者一脸的惊恐,拉着小姚问
“爸!我睡不着。出来走走!”小姚说:“调调,你找我有什么企图?”
“姚姐!您不要把我想的那么肮脏行不?我就不能来看看您!”调调说
“几年了,都不见你来看我,这大晚上地跑来,准没好事。”小姚说
“瞧您说的,这几年我为村里的事东奔西走,披星戴月,不是没顾上嘛...”“说重点!”调调话没说完,就被小姚打断了。
“小姚姐,果然快人快语,那我实话实说。这次来是想请您出山,选村委主任。”调调一口气说完。
“谢谢你的好意,离开村委多年,我算明白了。无官一身轻啊!”小姚语重心长地说
“别呀,小姚姐。你还年轻,有能力,村民需要你,也相信你。”调调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拼命地不想放手。
“我劝你还是别折腾了,你是扳不倒他们滴。”小姚说
“姚姐,您都知道,我就想帮村民办些实事。这届村委都是些垃圾角色。集懒、贪、庸于一身,办事推诿、村务邋遢、好处争先、工作靠后...”调调一口气数落村委诸多不是,仿佛救世主一般。
“不要把自己标榜的多么高尚,你也曾助纣为虐。现在的基层干部,那个是好东西。一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肯蒙拐骗样样精。可怜那些老百姓!哎!造业...”小姚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在黑夜里凌乱滴调调。
“还要去找王羽吗?这可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调调问自己。


八:王羽是何人
不知道调调秘书是怎么回家的,连续的碰壁之后,仍不见他打退堂鼓。在他的言语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所依仗的各位大神——前任村长议哥、前任妇女主任小姚、前任副书记王羽、前任治保主任严途、前任组长星光等等。现在议哥和小姚基本被排除在外,重量级的大神终于浮出水面了。王羽大哥究竟是何许人也?惹得各路大神如此膜拜?尤其是从来对谁都不服气的调调秘书,更是对其寄予厚望。这该是多么举足轻重的一个人啊?不?应该是神?至少能拯救调调命运的天神?
现实往往与理想差距甚远,此时的王羽正徘徊在仕途的边缘?不禁要问?这怎么回事这是?且来慢慢细说。
话说这王羽,曾是前谭村开村元勋,重量级的人物,没有之一。要观察其履历,还得从前任书记李威讲起。细细数来,前文表述前谭村从独立建村以来,也就九年光景,一共经历了两任书记,这王羽就是跟着第一任书记打江山来的。历任前谭村副书记,村长、仅次于书记的第二号人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犹如大汉之韩信、三国诸葛亮、这么说来吧,没有王羽,就没有前谭村的鼎盛时期。列为一定要问,前谭村还不够鼎盛吗?答案是肯定滴。暂且不表,接着述说。就是这样一位前谭村的标杆,旗帜性人物, 就是这么骨灰级的一位大神,可后来却退隐了,不得不说是前谭村的一大损失。至于退隐原因,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老王身体抱恙,一再请辞。
王羽请辞后,跳槽到烟草公司当了一名科级干部。总算托下村官服,转到了肥缺单位。不需我多言,列为一定知道这烟草公司的干部有多么牛X。可这也没过几天安稳日子,一纸调令把王羽拉回了解放前。
话说这汉江市领导,有一天心血来潮。决定从替工镇现有的自然村中,分出若干自然组,成立论坛村,直属市委管辖。这几乎等同于皇太子,天生高人一等。前期准备工作就绪就差村委领导班子的搭建,用何人出任论坛村的代言人?领导着实费了一番脑筋、经过再三考量,他们想到了一个人,谁呀?王羽呗。于是一纸调令,王羽走马上任,前谭村首任村支书。
村委领导班子搭建以后,市领导又给安排了两位驻村干部。明为协调工作,实际上等同于钦差大臣。你说这小小的一个村委,搞这么多花哨的东西干嘛呢?虽然说人多好办事,但这领导层拥堵以后,严重地制约了论坛村的发展,很多决策和政令,在层层上报与下传中,失去了先机。以至于约束了本该很快的发展,遏制了上升势头。
上任之初的王羽,本是满腔热血,一心想大展宏图。也勾画了一幅、发展的宏伟蓝图。凭着自己的良好口碑,王羽从前谭村请来了好几位曾经的村干部,又收编了家园村支部。一时可谓兵强马壮,大将云集。大有与前谭村一较高些之心。逐鹿中原,指日可待。
只是有一点他没想到,驻村干部和他之间的落差。这从何说起呢?驻村干部都是局级,下调到村委本就是锻炼来着。几年后还不是升官走人。也就是村务好于不好,干部工资照拿,福利照领,升迁继续。既然不劳而获也没什么损失,反而名利双收。又何必搞所谓的改革,提心吊胆。闹不好一不小心,影响自己的仕途。干部想通了,王羽想不通。无论他如何折腾,论坛村的发展就那样,半死不活的。时间久了,大家的满腔热血被时间一点一点地消磨殆尽,也就丧失了本该有的激情,人心离散,各奔东西。最失望的莫不是收编的家园村支部的几位干部,曾经擦拳磨掌、万分努力,试图在竞争中击垮前谭村,一雪前耻。
可如今一番努力付诸东流,怎不让人心寒.君要问这家园村和前谭村有何恩怨,且听我下回分解。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3 17:31重新编辑 ]
2人来点“赞”金钱+40
行云流水. 金钱 +20 优秀文章 2017-01-06
文艺青 金钱 +20 优秀文章 2016-04-17
人活世上一张弓,每每朝朝逞英雄。有遭一日弓弦断,英雄也是一场空。
离线李拼拼
沙发  发表于: 2015-02-15
呵呵,有点意思]
离线李拼拼
2楼 发表于: 2015-02-15
我怎么感觉说的是论坛的事情,调调是D调吗?老胡,老贾,许威是那个
离线孤单小雨

3楼 发表于: 2015-02-15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人活世上一张弓,每每朝朝逞英雄。有遭一日弓弦断,英雄也是一场空。
离线xiao1002

4楼 发表于: 2015-02-15
董事长兼书记是老李     还有一位姓李的专门帮老李操办春晚
离线xiao1002

5楼 发表于: 2015-02-15
期待续集
离线范冰冰
6楼 发表于: 2015-02-15
有看头,我看出来了,许威应该是徐伟,哈哈,强烈要求版主高亮加精,
离线范冰冰
7楼 发表于: 2015-02-15
按照村一级的班子应该还有妇女主任,民兵连长,副村长,有大点的村还有住村干部,都要安排角色,

8楼 发表于: 2015-02-15
表示已阅~
心若不定,便是流浪…
离线孤单小雨

9楼 发表于: 2015-02-15
回 范冰冰 的帖子
范冰冰:有看头,我看出来了,许威应该是徐伟,哈哈,强烈要求版主高亮加精, (2015-02-15 12:14) 

      请你淡定~别蛋疼,聪明反被聪明误。
人活世上一张弓,每每朝朝逞英雄。有遭一日弓弦断,英雄也是一场空。
离线孤单小雨

10楼 发表于: 2015-02-15
     识字滴看字,不识字滴看稀奇;请别胡言乱语,请勿胡思乱想。
人活世上一张弓,每每朝朝逞英雄。有遭一日弓弦断,英雄也是一场空。
离线xiao1002

11楼 发表于: 2015-02-15
回 孤单小雨 的帖子
孤单小雨:     识字滴看字,不识字滴看稀奇;请别胡言乱语,请勿胡思乱想。 (2015-02-15 13:21) 

偶也想成为你笔下的一个小角色

12楼 发表于: 2015-02-15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xiao1002

13楼 发表于: 2015-02-16
第二章呢 还没出来吗  等着看呢?
离线游客
14楼 发表于: 2015-02-26
其实我只想知道楼主是谁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