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726阅读
  • 57回复

[潜坛写手]借粮湖外传——2014强势发布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衫武奇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4-04
— 本帖被 admin 从 稀饭水吧 移动到本区(2014-05-13) —
第一章:黄有章的来历


公元1970年农历7月初五,立秋日,历史上著名的怪才 ‘衫武奇’ 诞生了。
在此,我要隆重介绍这个操劳一生,吃亏当福,福至心灵的苦命孩子。

他主要体貌特征:骨骼宽大,大脑袋大脸,表情憨厚,较帅。
主要性格特征:心胸宽广,有勇有谋,礼贤下士,吃得亏禁得宠,鬼话连篇。
主要传世佳作:《酒国英雄》,《装逼犯的幸福生活》,《宝哥与香姐》,《黄有章的故事》,《借粮湖之子-李祖灿》,《借粮湖之子-世伦是个人》,《借粮湖之子-怀堂怀鬼胎》等已在潜江人论坛和大众文学网发表并广为流传,大部分作品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在借粮湖电视台热播。
主要获得奖项:2013年2月31日由潜江人论坛特约评论员 ‘包租婆’ 颁发的 ‘借粮湖草鱼文学奖’。
主要家世背景:他爹是借粮湖畔著名的幽默大师  ‘黄有章’  的独生子,他娘是借粮湖畔著名的私塾先生 ‘明成老祖’ 的长女。

此人生来不凡,具备神鬼莫测的忽悠潜质。
此处有诗为证:
借粮湖畔一棵草,本是观音手中宝;
凡人俗士我一瞧,便知是龙还是鸟。

往事抒情:
                  每个成功的日博佬背后都有一段心酸的往事,衫武奇的童年无疑也应该是悲惨的!
                  但当我们采编组工作人员(貌似只有我自己一个人),采访衫武奇时,衫武奇同志神情恍惚,思虑再三很沉痛的告诉我们:
                  “我真的想不起来小时候有什么悲惨的往事了,我印象中的童年都是快乐的。
                 要说悲惨,最悲惨的莫过于我6岁那年,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了。
                 最遗憾的就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爹爹(爷爷)和我的噶爹(外公)。”

好了,人物介绍就先到这了,下面我要开侃了。
既然衫武奇同志印象最深,最遗憾的事情是没见过他的爹爹和噶爹,那我们就帮他从他爹爹,少年‘黄有章’开始讲起吧,话说一九,不不,应该是一八几几年吧?
究竟是公元几几年有待考证,惭愧惭愧!

他爹爹少年时候已无从查考,我们就从  ‘黄有章’ 这个外号说起吧。
话说历史上的某一天,黄有章同志,不,那时候还没有这个外号,那时候衫武奇的爹爹(爷爷)戴德章同志,已经是当地的一个著名的,相当于阿凡提一样的人物了,以他一贯的幽默诙谐名扬四方。

这天戴德章同志带领着本族一帮男青年出外去砍‘青泛’,就是到野外无主的荒地去割一种青草回来做农家肥。
那时候交通不发达,短短的几十里路就让人感觉很遥远了,兵荒马乱的,一般没有亲戚是不会随意走动的。
但遇有过路的异乡客,主人家都会热情相待。想要歇个脚喝口水,随便就近找一人家,一般都能够满意而归。

那天砍青泛砍累了的戴德章带着族人到就近一户人家歇荫,讨口水喝。
德章同志边喝水边四处打量,一眼看见了这户人家神像前供奉的祖宗牌位,那时候的戴德章眼睛特别好使,一目十行很快记住了祖宗牌位上面的姓氏及辈分排列,最后一组是 ‘克成有义士’。

德章同志暗记在心,出屋后暗暗叮嘱同来的族人:“等一会主人要问你们,你们只说自己姓黄,我名叫黄有章,你叫黄义勇,你叫黄某某,你叫·······”
如此这般一安排,德章同志再与主人道谢攀谈时,便告诉主人自己姓黄名有章,很自然的知道了对方也姓黄,主人家最老的那个已经80岁了的,正在躺椅上晒太阳的长辈叫黄士仁,论辈分 ‘黄有章 ’应该是这个老人家的爷爷。

晒太阳的老人家一惊而起,拉着 ‘黄有章’ 的衣袖不肯松手了,赶紧请 ‘黄有章’ 进正堂落座,吩咐孙媳妇上好茶,经过一番仔细盘问,在 ‘黄有章’ 同志面不改色的侃侃而谈中,老人家确定了一个事实:这是一个跟自己家没有出五服的家族祖爷爷。
这还得了,赶紧高桌子低板凳,大肉大鱼大碗酒,给我的祖爷爷摆起来。  

咱们书说简短,总之戴德章同志带领族人在异乡砍青泛,受到陌生人当祖宗一样的热情款待的故事在借粮湖畔不胫而走,借粮湖畔的人们无论男女老少都改了口,亲切的称呼他老人家  ‘有章爹 ’  。

从此  ‘黄有章’  这个外号就理所当然的跟着戴德章同志走完一生,并且在他老人家仙去多年后,还有不少后人在传扬 ‘黄有章’ 的故事。


未完待续。。。。。。。。。。。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4-07-21 10:12重新编辑 ]
5人来点“赞”潜币+5金钱+71
猫泽西 金钱 +20 你太牛了 2014-04-09
都市放牛娃 金钱 +20 借粮湖畔的日白佬 2014-04-07
年年 金钱 +11 快点更新吧~ 2014-04-05
聪明的笨笨虎 潜币 +5 太有趣了,好喜欢你哦。 2014-04-05
梦的衣裳 金钱 +20 鼓励分享 2014-04-04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衫武奇
沙发  发表于: 2014-04-04
借粮湖之子---  李祖灿


公元19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某一天,‘明成老祖’家也迎来了‘除四害’的红卫兵。
打谷场上堆满了搜出来的书籍字画,‘明成老祖’也被两个年轻力壮的红卫兵架着‘飞机’。
口号喊得震天响:“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毛主席万岁!林副主席万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不远处的田埂边,放牛娃李祖灿眼泪汪汪的看着老恩师‘明成老祖’受着折磨,心爱的书籍堆在场上熊熊燃烧着.
祖灿同志心里清楚,这帮狗日的红卫兵打着捍卫毛主席的旗帜胡作非为,没人敢出头反对他们。
银牙咬碎和泪吞,看在毛主席的份上,老子忍了!
老子明天就上武当山学艺去,等老子学成归来再找你们算账。


少年李祖灿最终没有去成武当山,依然在借粮湖畔放牛喂猪,栽秧割谷。


祖灿同志有个亲哥哥,名叫李祖焕,也和弟弟一样在家务农。
兄弟俩在一起老爱掐架,谁都不服谁,经常争得面红耳赤,打得鼻青脸肿。


一起憧憬未来时,哥哥李祖焕:“你别看哥哥我现在这样,只要有信念,总有一天我癞子头上也能放豪光。”
弟弟李祖灿:“你要癞子头上放豪光,那我就是东边升起了红太阳。”


哥哥李祖焕长大后,顺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做起了养殖业养鸭子,很快就致富了,成了远近闻名的鸭司令。
弟弟李祖灿也不甘落后,在家里开了一个工艺美术厂,用棉花麦秆做成江山图匾卖钱,也做得风起云涌。


兄弟俩聚一起喝酒时,哥哥李祖焕遥望着河边的鸭棚,无比自豪的吟诗一首:“我手拿长枪,呼喝中,指挥千军万马。”
弟弟李祖灿嗤之以鼻,喝一口酒,起身左手捂胸,右手向自己做的工艺匾使劲一挥:“我胸藏大志,谈笑间,规划江山社稷。”

太有才了!灿锅,加我QQ,我们切磋切磋。
可惜那时候没电脑不能上网,不能聊QQ,潜江人论坛也还渺无踪影。
没有中国达人秀,也没有非诚勿扰。
但是,祖灿同志的才名还是声名远播,就连远在北京的李谷一也成了他的粉丝。
怀春少女李谷一遥望着借粮湖的方向,深情滴唱到:“一条大河波浪宽,岸上住着李祖灿,朋友来了有好酒,如果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祖灿同志对待朋友绝对是有好酒招待的,但是,豺狼也真的来了,北岸的谢家兄弟,江苏的螃蟹大王..............
祖灿同志家里祖传的猎枪早已被政府没收了,眼看着自己苦思幂想的借粮湖开发落入了别人手。
借粮湖是我的家,叫我怎能不想它!
祖灿同志一夜白了头。


借粮湖水呀,狼呀嘛浪打浪,借粮湖岸边是家乡。
清早船儿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仓。
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借粮湖鱼米乡!
含着眼泪唱着歌,灿锅卧床不起整三天。


三天后,白了头的祖灿同志没有去北京上访,也没有在市政府门口拉横幅。
热爱祖国热爱党的好人李祖灿,在吐过几口血之后,认清了一个事实:不是共产党没王法,是**********。
咱斗不过他们,咱另辟蹊径。


顿悟后的祖灿同志开始潜心研究借粮湖的人文地理,在湖边立了几个标志性的人文景观。
深入挖掘借粮湖周边的古老传说,镇湖神牛,三丁观,观音神像等应运而生。
有古老传说的要上,没传说的创造传说也得上。


衫武奇看在眼记在心,也决定帮他的‘灿锅’挖掘一下民间传说。
别人用的是大型挖掘机,衫武奇同志只有小铲刀。
那个艰难啊! 可想而知。


三五七牌小铲刀,谁挖谁知道!耶!


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4-05-06 09:05重新编辑 ]
1人来点“赞”金钱+20
猫泽西 金钱 +20 原创内容 2014-04-09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衫武奇
2楼 发表于: 2014-04-04
引子---前情

引子
       已做神仙很久了的陶渊明和李白这一天打了一天卡十七,晚上在一起饮酒时,赌输了的陶渊明闷闷不乐,赌赢了的李白却狂放不羁,就像千年后的狂夫兰大侠一样,口无遮拦洋洋自得:我真佩服我滴姆妈,她老人家是枪朗玛把我生的整聪明滴,把耸马子都算滴清清楚楚。我说老陶,你不要不服气,尼玛,我要不赢你,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玩?我又不是闲的无聊!又不是憨头!

陶渊明:哎!你少牛逼哈行不行。
李白:不行,老子牛逼惯了。
陶渊明:老子输了认栽就是了,老子滴大徒弟跟你的大徒弟一起转世投胎,给你大徒弟做牛做马,让你的大徒弟骑,这些老子都认行不。要不这样行不行?让我的二徒弟兰大侠也跟你的大徒弟一起投胎去吧?让他们兄弟一起公平竞争,继续推广发扬 三五七文化行不行?
李白眼一瞪:不行,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你的大徒弟就得给我大徒弟当牛做马,至于你的二徒弟能不能转世脱人身,你可以找我的大徒弟衫武奇去商量商量,只要他同意,朗玛都行。

据说后来,仁慈善良的衫武奇同志禁不住前辈陶渊明的苦苦哀求,同意了让陶渊明的二徒弟脱做人身,跟自己同台竞技,好让自己苦闷的人生增添些许快乐!但不允许投胎在借粮湖畔,只能在西荆河以东。

公元1987年冬,与衫武奇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缺鼻子老牛,就是陶渊明的大徒弟,在一个牛贩子的无名毒药攻击下,在衫武奇悲痛欲绝的哭声中与世长辞,享年17周岁,那时候的衫武奇还未出道,还在跟着姐夫学瓦匠,搬砖活水泥。

21世纪,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衫武奇同志也凭着一股耐劲,硬是挤进了城里。

2014年的某一天,投胎在西荆河边,已经长大成人了的,陶渊明的二徒弟转世的兰大侠一身傲气,号称三高人士--高智商、高素质,高血压。冥冥中自有天意安排,终于找到了比他早投胎三年,与他同住一小区几年居然互不相识的日博佬专家衫武奇,从此,在本地房地产界,在三五七文化交流中心,随处可见兰大侠同志牛逼哄哄的身影,具体言行,请看正传。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4-04-10 10:32重新编辑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衫武奇
3楼 发表于: 2014-04-04
借粮湖外传之‘卷锅’的故事


卷锅不姓卷,本姓刘,借粮湖畔古城村刘家嘴人氏。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黄有章’ 带领着本村几个青壮年出远门到荆门沙洋去揽活,其中就有这个本姓刘的小伙子。

小刘同志是个虚心好学的好青年,时刻关注着身边的点点滴滴。
前面到了一个地名叫张家岭的地方,有一个岔路口,众人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在路口彷徨。
路边地里有一个中年农夫正在挖田沟,‘黄有章’走上前彬彬有礼的问道:“张哥,请问我们到沙洋应该走哪条路?”
挖田沟的农夫很是热情的给大家指了路,并邀请大家喝了自带的三匹罐凉茶。

走了不久又到了一个名叫‘杜噶佬桥’的岔路口,还是‘黄有章’主动找人问路:“杜哥,请问我们到沙洋应该怎么走?”
如此这般,过李家嘴时‘黄有章’同志问路时会称呼对方李哥或者李叔,过杨家湾问路时,‘黄有章’又会称呼对方为杨哥和杨嫂。

小刘青年把‘黄有章’佩服得五体投地,忍不住问:” ’有章爹‘,这些地方冷男又从来没来过,冷男是枪朗玛晓得人噶姓耸马子滴呀?“
‘黄有章’:” 你个憨逼耶,尼玛张家岭的人姓张,杨家湾的人姓杨,杜噶佬桥的姓杜,这还是个迷子啊?“
”哦!“ 小刘青年恍然大悟:” 那这样,有章爹,下个路口我去问路,让我锻炼一下行不?‘
有章爹欣然同意。

不久,前面到了一个叫’ 卷场桥‘ 的岔路口。
小刘青年枪个彻宝,赶紧主动去找路边耕地的农夫问路:“卷锅,请问冷男,我们到沙洋应该走哪条路啊?”
耕田的农夫一愣:“冷男说耸码子安?冷男刚才喊我耸马子安?” (您说什么啊?您刚才叫我什么?)
小刘青年:“ 喊冷男卷锅啊,冷男不姓卷么?” (我叫您卷哥,您不是姓卷么?)
“ 卷尼玛逼卷,你滴爹儿才姓卷。”(卷你妈逼卷,你爸爸才姓卷。)耕田的农夫扬起鞭乌子(赶牛鞭),使劲抽向小刘青年。
‘黄有章’等人赶紧跑过来劝架,待问清缘由后,黄有章哭笑不得,赶紧给人道歉:“这位大哥,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他以为冷男们这个地方叫‘卷场桥’,冷男们就应该会姓卷。我们要到沙洋去做活,这里有个岔路口,请冷男帮我们指下路吧。”

从此后小刘青年有了这个不是很体面的外号,不管他本人接不接受,这个外号还是很迅速的流传开来。
但人们一般也只在背后这样称呼他。
这个外号还有一个含义,就是不明白事理的意思。
经常会听到有人这样说别人:“你朗玛枪尼玛个卷锅啊?”
意思就是,你怎么像你妈个二百五啊?




未完待续。。。。。。。。。。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4-04-14 22:09重新编辑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衫武奇
4楼 发表于: 2014-04-04
借粮湖外传之世伦是个人


                                      引子

猛然一看题目,有人会不舒服,忍不住要问我:“为什么要说是个人,掉了一个字吧?你是不是想说世伦是个人物?”
列位看官请了,我今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几个字,就是想告诉大家一个事实:世伦就是一个人,一个食人间烟火长大的凡人。
一个有理想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他,不是神!

                                                              第一章 下海了

世伦笑了,笑得很灿烂。
我下海了!

时间:公元1988 (待考)
地点:潜江市积玉口镇机械站
人物:戴世伦、李祥华,胡孝英、田祖文、许启贤等
QQ签名:原来看别人下海,我心想,真牛逼,竟然敢下海!现在我也下海了,我去,我是被逼的!


乘着改革的翅膀,我们飞翔。
乘着下海的风帆,我们破浪前进!

既然是下海,那就一定会有风险,远在借粮湖畔的老爹戴万洪还不知道。
据我所知,万洪老人家知道大儿子下海后的当天,跳着脚骂了整整一个晚上,整个戴家咀上空都弥漫着老人家悲痛欲绝的控诉声。
据可靠消息谣传,多年后,已成亿万富豪的世伦同志给老爹上坟时,一边烧纸一边述说:“叔儿,冷男当年不允许我下海,我下了,冷男当时把我骂的狗血淋头,如今冷男在天之灵应该能看到,儿子没有选错路吧?”
说完这句话,世伦同志突然感觉有两滴雨水滴在了脸上,抬头一看,晴空万里,忙用手指一擦,放到嘴里一唆,有点苦有点涩。
一瞬间,百感交集,世伦同志热泪盈眶,扑通跪倒在老爹坟前,大喊一声:“冬锅、新五,快来,叔儿显灵了,叔儿掉眼泪了。”
(注:冬锅、新五是春锅的两个弟弟)


。。。。。。。。。。。。。。。。。。。

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世伦同志是个很孝顺的人。
这一点是衫武奇最佩服的,衫武奇同志在借粮湖博物馆翻遍了史书,书籍中记载的戴世伦,是一个忠孝双全、德才兼备、孝敬父母爱护子女、为祖国为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完人。
但原名不叫戴世伦,原名叫戴世能。

说到名字,咱们还得从戴万洪与文氏夫人贤伉俪说起。
那是公元195*年的立春后某一天(具体待查),文氏难产,当肚里的孩子像蜗牛爬高速一样慢慢腾地面世的时候,文氏夫人已经虚弱得快不行了,这个苦命的孩子就是后来叱诧风云的红顶商人戴世伦戴老总。

老爹万洪书读得少,就依着季节给这孩子起了个乳名‘春儿’,至于起大名,那是一件很矫情的事。
四年以后,隔壁的私塾先生‘明成老祖’摸着‘春儿’的头,对春儿他爹说:“阿洪啊,你这孩子骨骼清奇,天庭饱满地额方圆,以后是一个济世安民的好材料,绝对会是一个造福一方的大能人。给他取个名字叫世能吧。”


于是乎,春儿便有了个暂时的好名字--=戴世能。

春儿六岁那年,该进学堂了,‘明成老祖’经过查考书籍,掐指暗算,觉得这个‘能’字有碍孩子长大后的发展,又跟春儿他爹说:“这孩子名字这个能字还是不妥,你看啊,能字拆开来,上面和旁边就是三把匕首,意为他会有很厉害的手段,但是再厉害的手段,让别人事先都知道了,就不算是手段了,就成为别人的笑柄了,匕首围绕着一个月字,意为可以按月领俸禄的锋芒毕露的公家人,几十年以后人们称为‘公务员’,一个锋芒毕露的公务员那是不会有好的下场的。”

明成老祖叹口气,继续语重心长的对春儿他爹说:“给孩子改成‘伦’字吧,让他上边旁边都有人帮他,并且把它那些成大事必须要使用的手段,也就是匕首的匕字,给他藏起来,让他在无形中成就大事业,而且还不会留下后遗症,没有敢公开亮相的敌人。”

又于是乎,春儿改名了,改成了这个可以流传千古的名字--戴世伦。

多年后,世伦同志跟小弟衫武奇在一起喝酒时,提起这段往事,感慨万千:“小弟啊,当初你噶爹,要不把我的名字改一下,也许我现在已经到省里或者都到中央管乡镇企业去了。不过也有可能。我会和‘忠文’一样,老死在这个乡镇企业局的公务员的位置上!哎,这就是命啊!”
注:前面已经介绍过,‘明成老祖’是衫武奇的姆妈的亲爹儿,叔儿的老丈人,也就是衫武奇的噶爹--外公。

闲言碎语休多讲,言归正传听我言。
苦命的春儿刚学会爬,便跟着叔儿姆妈在田间地头

未完待续。。。。。。。。。。。。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4-05-06 09:15重新编辑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郑毅

5楼 发表于: 2014-04-04
等续......
湖北艺灵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商务会议展览、婚庆策划、影视制作、新媒体广告、文艺演出、礼仪庆典、房地产开盘,团购,灯光音响租赁、舞台设计实施、舞美器材租赁、摄影摄像、公关策划、礼仪模特服务,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发布于一体的综合性活动策划公司。
客服热线:17307291812

6楼 发表于: 2014-04-04
呵呵   写有的意思!
离线我一朋友
7楼 发表于: 2014-04-05
牛逼借粮湖
离线年年

8楼 发表于: 2014-04-05
坐等更新。

9楼 发表于: 2014-04-05
难怪叫三五七,原来喜欢打花牌。光精
我也喜欢这三个数字。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衫武奇
10楼 发表于: 2014-04-06
土匪张子华

在借粮湖畔,近代史上最牛逼的霸主。
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日本鬼子,而是张家岭的张子华。
有人曾这样形容过这个土匪武装:坐如松,快如风,窝边扰民法不容!要发威,远处凶,走过路过不留葱。
快马快枪,以一当百,在荆沔沙(荆门、沔阳,沙市)一带横行无敌。
但历来坚持一个原则:兔子不吃窝边草。

估计有人想问我:衫武奇同志,你这些话当不当真?  
答:你看着办。


所有人都知道,衫武奇就是一个日博佬专家。
专家的意思,就是很专业。
日博的意思就是瞎扯蛋。

所以,请各位《借粮湖外传》的粉丝们,不要太顶真
不要因为衫武奇同志讲的某一件事,与您老人家知道的不一样而大发雷霆

。。。。。。。。。。。。。。。

张子华有一个得力助手,外号 ‘作强矮子’ 。
至于‘作强矮子’ 具体姓甚名谁,请同志们不要深究。
因为,这个我真不知道。
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敢公布出来,担心‘作强矮子’的后人找我麻烦。
因为我下面要讲的故事,是在我们借粮湖畔流传很广的,大部分都是真实可信的。

但是,‘作强矮子’ 是以反面人物的形象出场的。

推推以推以推推,推推以推以推推。
在出场小钩锣的优雅曲调中,作强矮子画着大花脸,提着三八大盖,一步三摇蹦蹦跳跳的亮相了。  
当然,这只是潜江花鼓戏的一个片段,饰演‘作强矮子’的演员是借粮湖农民艺术团的著名丑角-明香呆子。


话分两头,大家请先离开戏台,随着日博佬专家衫武奇轻快的步伐,步入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公元1935年,具体待考。

这位看官开始不耐烦了:你什么都待考待考,那你还讲个球啊!*
您先别着急,听我慢慢道来

衫武奇话未说完,板着脸扭头走向后台,他也烦了。_

观众席里一片shao乱,衫武奇的粉丝们愤怒的站起身。
冲着那个惹衫武奇生气的没素质的看客怒吼:“滚出去!滚出去!”

。。。。。。。。。。。。。。。。。。。。。。。。。。。。

曹禺大剧院,可以容纳三万人的剧场里,座无虚席。
重新出场的衫武奇很牛逼的环视一下全场,姿势优雅的端起把缸子,喝了一口泡得很浓的三皮罐,继续开侃:


‘作强矮子’ 是一个难得的闯将,在百里圈外,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煞星!  
回到圈内窝边,因为张子华管的很严,近处的人们都不怎么了解他的凶狠残暴。  
但此人天性野蛮暴躁,为人挺差,不会处理邻里关系。



。。。。。。。。。。。。。。。。。。。。。。。。。。。。。。。。。




江陵县,长湖岸边,鸡噶台, 一个小土包上。
张子华与手下百八十号人马被国民党第四军沙市剿匪大队围困在此。
三面都是敌人,后面是一望无际的湖水,看来子华同志插翅难飞了。
在一通喊话后,国军阵营里一阵泥土飞扬,一辆美制吉普飞驰而来。
一个很神气的国民党军官下车,做出很勇敢的样子,伸手示意自己没带武器,冲土包上挥挥手大声喊道:“我们是国军第四军沙市剿匪大队的,我是大队长刘德一,请英雄张子华出来讲话,我这里有你侄子‘张恒久’的书信。”

这一幕,张子华看在眼里,他动心了。
他动心的不是那个军官,而是那军官身后的吉普车。

于是,子华同志扭头对作强矮子说:“你看他那个铁牛车,不吃草却能到处跑,真牛逼!”
作强矮子一听,立刻道:“我去给你抢来。”说着,起身就往坡下冲。
子华一把拉住小作说:“你这是想搞么逼?我就是夸他车一下,至于让我的猛将去冒险么?”
作强矮子不听,死活要去抢。
子华同志坳不过他,只好说:“不要蛮干,人家是来讲和的,想收编咱们,咱们也顺坡就驴,给他来个先礼后兵,你去想办法拖到天黑,天一黑咱们就给他玩个乾坤大挪移。”

这个时候,就该‘作强矮子’大显身手了。
只见作强矮子努力伸长着他那精致的小身板,一副感觉很帅的神态。
在张子华的授意下,也卸下武器,一步三摇的走下土坡,出面跟刘大队谈和去了。

这一谈,居然谈了几个小时。
作强矮子和刘大队靠着刘大队的吉普车,抽着刘大队的万宝路香烟,听着刘大队吹嘘着沙市城里的万花楼。

流着口水抽着烟,作强矮子把刘大队羡慕得死去活来。
两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相见恨晚,都有人生难得一只鸡的感慨。
临近天黑的时候,趁人不注意,矮哥捡起吉普车轮下用来防滑的一块板砖,一板砖把相见恨晚的知己刘大队送去见了阎王,又用这块板砖逼着司机将吉普车开到了土坡上。

远处的国民党士兵们没看明白,也没多想,只知道大队长跟对方一个小矮子谈的很投机,现在直接开车过去了,估计是到对方地盘喝酒烧烤,商谈具体招安事宜去了。

“哎嗨呦,还要往下摸,喂嗨哟,还要往下摸,还要往下头摸哟!” 作强矮子手持板砖,脚踩刘大队慢慢冰冷的尸身,嘴里哼唱着十八摸,坐着吉普车,凯旋了。
作强矮子回到了华仔身边,献上了华仔喜欢的铁驴车,让华仔很是感动。

听司机介绍,这铁驴车是大有来头的,他以前的主人身份很特殊,因为他是国民党里最牛逼的人- - - 委员长蒋光头。

堂堂的剿匪大队长,居然被一个土匪小喽啰,用一块板砖搞定了,这让我们牛逼惯了的刘大队以后怎么见人啊!
天下还有比这更丢脸的事么?绝对没有!
但刘大队不用操这个心了,因为他以后不用见人了,他直接见鬼去了。
作强矮子那一板砖用力过猛,将他好不容易找到的知己大哥直接送去见了阎王。
这小矮子太生猛了!
矮锅,冷男平时都吃些什么东东啊?帮我列个菜谱。

话说二天一早,惊醒过来的国军们惊讶的发现了躺在岸边早已断气的大队长。
子华同志和他的兄弟们失踪了,神秘失踪的还有那辆蒋委员长送给刘大队的吉普车。
就连那块要了刘大队性命的板砖也不翼而飞。
作强矮子是一个非常敬业的杀手,作案工具一般不会遗留在作案现场。
几十年后的今天,这块划时代的板砖被收藏在了借粮湖土匪博物馆里。

至于那天晚上,华仔是怎么带领弟兄们失踪的,这一直是个谜。
衫武奇通过时空穿梭机为此事做了一个专访。
这时的张子华已经在侄子‘张恒久’的劝说下,加入了国民党,时任国民党第四军沙市支部司令员。


衫武奇:“华爹,冷男好,我外号衫武奇,戴家咀的,我爹爹是‘黄有章’,我是从未来的21世纪的《潜江人论坛》专程过来采访冷男滴,能告诉我,冷男那天晚上是怎么逃跑的么?”
张子华:“你先不着急,你刚才说后来共产党赶跑了国民党?共产党得了天下?”
衫武奇:“华爹,冷男要相信事实啊,我们这代人现在跟着共产党,生活的很幸福!冷男那天晚上究竟是怎么跑出来的?”
张子华:“等等等等,你刚才好像说过我们最后要到台湾去?我的张家岭街会慢慢消失?”
衫武奇:“是啊华爹,历史就是这样。冷男那天晚上究竟是怎么跑出来的?”

张子华慈祥的抚摸着身边的美式吉普车:“你说你们现在家家都有铁驴车?比我这个更先进?你吹牛逼吧?“
衫武奇:”华爹,冷男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带冷男到我们未来世界去看看,冷男那天晚上究竟是怎么跑出来的?“
张子华:”娃儿啊,你着啥急嘛!听我一巴巴慢慢讲沙,你是聪明人,我只给你透露三个字:‘我有一个船队’。“
衫武奇恍然大悟:”哦,明白了,华爹冷男多说了两个字,我先告辞了,各位亲爱的观众,今天的《面对面子华访谈》到此结束,下期节目再见。“


张子华:“哎哎哎,你先别着急啊,我多说了不知两个字。我还有话问你列,你说过。。。。。。。。。。。。。”
衫武奇:“好好好,华爹,冷男说得太好鸟,再见拜拜三个牛没得妈齐。”
张子华:“哎哎哎哎!!!!!!!!!!!!!!”

一道金光闪过,张子华与他的臣民们眼睁睁的看着衫武奇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有张子华和少数几个亲信,莲花婉、张恒久、作强矮子等,知道这个很牛逼的年轻人是从‘未来世界’ 过来的。
远处围观的人们都不知所以然,以为是哪路神仙下凡,张子华们也故意缄口不言。
可想而知,这件事过后被炒得那叫一个火!

衫武奇啊,成了人们口口相传的神仙。。。。。。



未完待续。。。。。。。。。。。。。。。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4-05-06 09:23重新编辑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桩子
11楼 发表于: 2014-04-06
坐楼继续
离线衫武奇
12楼 发表于: 2014-04-07
女中豪杰- - 莲花婉
莲花婉是个人,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
是张子华的老婆,爱人之一。
张子华是个男人,一个发育正常的男人。
所以,他老人家也和旧社会的绝大多数有权有势的恶霸一样,有众多的老婆。
那么,我就要提个问题考考大家了:张子华有那么多爱人,哪个是她最亲密的爱人?
当然是‘莲花婉’ 连二当家。
这位同学答对了,请坐下。

同志们(包括借粮湖畔的人们)也许对莲花婉了解的不是很立体,在这里我要专门对其性格特征做一个全面剖析。
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莲花婉不是张子华明媒正娶的,是出嫁那天,花轿经过张家岭时,被抢来的。
说到这里,我的感觉有点奇怪。
按常理,我应该要感到愤怒,应该要破口大骂才对!
因为,莲花婉本来是要嫁到戴家咀,嫁给我的一个长辈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不是莲花婉,不是她老人家的坚贞不屈和她那与生俱来的聪慧善良。
我现在也许会在心里暗骂:“你个杀千刀的张子华,你强抢民女该当何罪?你你你---“
但是,历史改变了一切,包括我们后来人的思想。
所以说,历史是个坏东西,它不分青红皂白,它只知道让你喜不喜欢,不分对与错。

我的一个网名叫‘金的书生’的哥们曾经这样淳淳教导我:“ 我喜不喜欢你,跟你是不是人们眼中的好人坏人没关系,因为好人坏人的区别只在我们自己心中!我喜欢你,想跟你一起喝酒聊天,舞文弄墨飘风撒野,别人要是说你是什么人,我也就是什么人,因为,物以类聚!”
虽然是酒后,我还是有点鸡痱子之瑟滴(浑身起鸡皮疙瘩),但我理解我哥们的感受。

我啰嗦了半天,意思就是让大家不要片面去看世界,这个世界本来很精彩,不要因为你个人的想法而从门缝里把人看扁了。

莲花婉的花轿经过张家岭,并被‘作强矮子 ’ 强抢过来之时,其实张子华并不知情。
作强矮子带人把花轿抬到张子华大门前时,张子华正在读黄埔军校的侄子送来的信件。  
仆人来报,说作强矮子抢了一个新娘子,想见大哥,张子华一听,怒火万丈,冲到门前,拔枪就要枪毙不听教诲的小弟 ‘作强矮子’。  
机灵小不懂 ‘作强矮子’ 赶紧一把掀开新娘子的红盖头。  

握枪的手软了,眼睛直了。
人,失去了意识。
虽然朋友们都知道我有点‘好色’,但是应该不会有人认为是我,因为我正在编辑本故事,没时间细瞧。
我说的是我们华爹,著名的张家岭霸主--张子华。
他老人家,手软了!

。。。。。。。。。。。。。。。。。。。。。。。。。。。。。。。。。。。。。。。

借粮湖水清又纯,莲花婉儿动春情;
湖中新荷偷月色,岸上杨柳身姿轻;
方圆百里论逸情,华哥婉妹用真心;
郎情妾意何须问,出众风流最有名。

这是一首很有名的诗歌,被完整的收藏在《借粮湖近代诗歌选》里。
作者:莲花婉。
地点:借粮湖渔船上。
作者心路历程:本来我以为,他,就是一个大老粗,一个不解风情的强盗而已。可现在,他,彻底的颠覆了我原来的观点。

稀饭水吧灌水版
猫泽西:”这是什么?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调情!“
衫武奇:”是,就是,那有怎么样呢?“
猫泽西:”你把一个土匪恶霸的私生活描写的这么诗情画意,你是什么意思?别忘了这个老婆是抢人家的。“
金的书声:”顶楼上的。“
高粱:”也顶一个,看你衫武奇怎么收场。“
庄小芸:”路过,回头顶一个。“
彭超:”喝着啤酒唱着歌,彭大侠我专门路过。“
泰勒:”我顶衫武奇,土匪也是人,恶霸也有情!“
茄子:”我是来打酱油的。“

。。。。。。。。。。。。。。。。。。。。。。

从这首情诗上来看,莲花婉不但不恨把她强抢过来的张子华,反而从内心深处深深的爱上了他。她常常拿一双晶莹的勾魂眼望着欲火焚身的华仔,让华仔心跳加速,思考减速。
泰勒曾经问过我:为什么张子华有那么多老婆,却那么专情于莲花婉呢?
答案就是:莲花婉儿有功夫。

莲花婉确实有功夫,不是床上功夫,也不是法轮功。
是实实在在的内外兼修的,武林几乎失传了的连家独门武功。

未完待续。。。。。。。。。。。。。。。。。。。。。。。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4-05-06 08:53重新编辑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13楼 发表于: 2014-04-07
有点晕,囫囵着看一遍只觉着好有趣可又什么都没能记住,人物也好绕,好绕,晕
关注更新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宽心

14楼 发表于: 2014-04-08
有意思
乐者行之,忧者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