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998阅读
  • 55回复

[潜坛写手]《宝哥与香姐》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衫武奇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7-05
— 本帖被 金的书声 执行加亮操作(2014-05-11) —
宝哥香姐
文|衫武奇

宝哥第一次见到香姐时眼睛一亮,在心里暗下决心要跟这个女孩在一起生活一辈子。
那时宝哥年少,但少年老成,胸怀万千,对自己充满信心。
当时香姐跟宝哥的堂姐一起, 在浩口的一家纺织厂上班。
能从农活中解脱出来到工厂上班的人,都是家庭条件比较优越的,有门路的。
像宝哥这种穷小子是想都不敢想的。
每次看到这些一放假就跟一群燕子一样飞来飞去的女孩子,宝哥比当年董永看到七仙女时还要激动!
当宝哥装着若无其事找堂姐打听这个女孩的事情时,被更加少年老成的堂姐一眼识破。
很快,宝哥喜欢香姐的传说就在那些男孩女孩们之间流传开来。
宝哥看上去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其实正中下怀。  
香姐却对宝哥没有眼缘,一直嘲讽宝哥是相貌堂堂的天蓬元帅,一幅大脸满身穷光。


宝哥是我老爸,我一直觉得他长得还可以,威武壮实,憨厚气派,很有人缘嘛!  

宝哥经常跟我和我弟弟聊关于幸福的话题:“幸福是一种包容,是一种日积月累的沉淀,人际交往中避免不了的磕磕碰碰,感情生活中欢笑烦恼,乃至挫折,当你心平气和不经意回首时,过往的一切都成了有趣的回忆。人一辈子就应该多些包容少些挑剔,无论对谁都一样。”  
宝哥给我们灌输这些自以为充满智慧的经验之谈时,都故意大声点想让忙着洗洗擦擦的香姐听清楚,并能够贯彻实施他的正确指导思想。但往往这美好的气氛都会在香姐的断喝中改变性质:“老子只对自己的儿子姑娘好就行了,其他哪国是你滴哀爷姆妈?哪国会真心对你?”

香姐是我老妈,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在家里整天对着我们大叫大喊,一幅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恶霸地主形象。
香姐脾气比较急躁,总能不断从我们身上挖掘出众多的缺点。
心情不好时能够将我们批评的一无是处,让我们无地自容。
我若稍有反驳,让她无话回应时,香姐气急了就会骂:“跟你滴个死爹儿一样滴个逼, 将之会嚼。”
香姐心情不好时是蛮不讲理的,任何人的劝告都听不进去。
这时候的香姐能从任何亲戚朋友身上挑出对不起自己家的点点滴滴,甚至有时候我和弟弟也成了不可靠的养老保障。
这一特征成了宝哥的心头大患,总是想找机会驯化驯化香姐,但往往事与愿违,最后总是被香姐数落得大败无言。  
当她被宝哥哄得开心时,也会反省自己不该怎么怎么,应该怎么怎么。
就会使劲想一些我们的好处,一些有趣而好玩的事情。
这时的香姐身上闪耀着女性智慧的光芒,母爱的宽厚和妻子的温柔展现无遗。
宝哥这时候也会一幅蛮有成就感的样子,好像觉得是自己用智慧激发出了香姐的温柔善良的本性。

  
宝哥第一次近距离见到香姐,是在去介绍人家路过香姐家门口时见到的,当时香姐正跟她妈和妹妹们在卧巢滴晒太阳抓色子(跳蚤)。

宝哥故意上前问路,仔细看了香姐,香姐当时也知道宝哥是来看她的,所以不好意思低着头,宝哥见到了满头的白发(香姐是遗传的少白头)。  
第二点让宝哥灰心的是,宝哥觉得香姐没有幽默感,一个精心构思的笑话在香姐面前讲出来,却得不到共鸣。往往宝哥自己都忍俊不住时,香姐还是一脸茫然。
这一点我随我老妈,经常在别人早就把肚子都笑痛了,我还在问我老爸:“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但起码你是笑着问的。”----宝哥这样评价我。  
宝哥是个开心人,在他生活的圈子里,人人都把他当做好朋友(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宝哥也能把我当做好朋友,有什么事情都爱跟我聊聊,他跟我吹牛说当年追他的女孩子排成排,但是他却认定了香姐,说自己前辈子肯定欠香姐的,这辈子注定要还的。  
宝哥说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规划过自己未来生活的蓝图,终极目标是成为有车有房,可以在屋里拉屎拉尿的城里人,现在所有的儿时梦想都变成了现实,这都是一步一步稳打稳扎的在自己一手掌控中实现的。
我开玩笑问宝哥:“你和老妈结婚也是你规划好的人生计划中的一步棋吧?”
宝哥愣了一下,若有所思但很坚定的否认了:“当初跟香姐谈恋爱时,开始是有点动摇,但当我有一次坐在香姐闺房里无话可说,香姐装睡时,我仔细打量她那粉红的小脸时,我真真动心了,跟当初在堂姐那里第一次见到时一样滴怦然心动,这应该属于典型的‘一见钟情’。”  
宝哥陶醉在对往事无限怀念的柔情里:“有时候幸福就是细如发丝般的一个小小眼神,你一个无心的小过错对方能够一笑而过,就像品茶,由最初的浓烈热情到清淡随和,个中苦涩甘甜得慢慢体味! ”
起初宝哥也和所有的丈夫一样,希望将自己的妻子改造的更贤惠更善良。
心想凭着自己智慧的大脑和持久的耐心应该是小菜一碟。
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和不懈努力,虽然有些许成效,但与宝哥的理想还是相差太远。
有时甚至会大意失荆州,自己本来宽容一切的胸怀,竟然莫名其妙的跟着香姐一窝白扯斤斤计较。
宝哥的性格行为严重缺少劳动人民的无产阶级大志向,工作中不老老实实种地,偏偏爱好投机倒把。
生活中也是小资情调十足,从小就喜欢鼓捣琴棋书画,可惜没机会深造!
对艺术半懂不懂似通不通的宝哥,一辈子挣点钱大部分都投资到了书画收藏上。
每当宝哥陶醉在自己营造的书香气里吹笛拉琴欣赏字画时,香姐会不合时宜的来上几句嗤之以鼻的嘲讽:“看不得捏个鬼样子,还蛮欢起装哈儿列-冷兰!”
每当我照镜子摆弄衣服臭美时,香姐就会说:“跟你滴个爹儿一样滴,枪妖精。”
当我和弟弟不愿意认真学习宝哥给我们买回来的各种乐器及练习毛笔字时,宝哥总是皱着眉头摆着他那自认为满是艺术细胞的大脑袋,满面悲痛的说:“两个鬼都跟你滴老妈一样滴,一点艺术细胞都没得,哎!”
有时宝哥把香姐调教的得心应手时,宝哥会语重心长的商量香姐:“以后找儿媳妇一定要找一个会读书特别精明能干的女孩子,这样生的后代会聪明点,就是怕娶了这样的媳妇,以后儿子罩不住。”
香姐虽然听出了宝哥言下之意,但一点也没觉着不对,也大逆不道的附和着:“哎呀,只要给我生个聪明的孙子就行了,他们怎么都无所谓了,不会读书的伢子太让人伤神了。”
虽然过后香姐也会怪宝哥损自己,但他们基本还是统一了一个思想----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下来会打洞。正是因为他们自己基因不行不爱读书学习,所以生的我们姐弟俩才会见到书本就脑阔疼。


宝哥说当初生了我,去亲戚家把信时(报喜),我奶奶的姐姐,我的姨奶奶问宝哥生的啥,宝哥说是生的姑娘,我姨奶奶赶紧安慰他:“哎呀好啊,儿子姑娘都一样啊!”
“我又没说生姑娘不好,姨奶奶安慰我,正说明他们自己重男轻女。”宝哥后来这样告诉我。
那时候正流行独生子女,宝哥和香姐起初也是想拿一个独生子女荣誉证书的,可后来经不住爷爷奶奶的劝说,过了好几年还是生了我弟弟。
我爷爷在我妈生了我之后,很快就私下花钱把二胎准生证都办好了,经常拿出来当有力的劝说武器。
但主要还是宝哥自己没坚持住,宝哥对我们说过,当初姨奶奶的一句‘儿子姑娘都一样’的安慰,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宝哥的儿子,我的弟弟是牺牲了宝哥香姐的独生子女荣誉证书,及响应国家号召的伟大理想换来的,比黄金还要宝贵!

香姐经常抱怨:“这个儿子真是个害人精,在老娘肚子里就乱踢乱打,生他疼了几天几夜才生出来,长大了也一点没让人省心过。”
除了香姐假装讨厌这个儿子,我和宝哥还是很喜欢这个小家伙的,虽然后来长大一点后老喜欢和我吵架。
我第一次见到我弟弟时,看他就像一个小肉球,黑红黑红的,第一感觉特丑,哭起来声音嘹亮,白天睡觉半夜哭闹,经常一哭就是一整夜,天一亮就安静了。
生了儿子,宝哥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出差时在火车上有时候都能暗暗笑出声来。
我弟弟从小就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放暑假回老家时,在爷爷的路边农资店里,将爷爷装凉茶的矿泉水瓶喝光之后,突发奇想,一泡尿拉到瓶里,很殷勤的递给忙的满头大汗的爷爷,让爷爷赶紧喝。
爷爷当时感动得热泪盈眶,连道几声乖孙子乖孙子,懂事了懂事了,猛灌几口后才感觉出不对来。


我弟弟上幼儿园时吃了不少打,香姐打,宝哥也打,死活就是不去,把宝哥气的把他一把抓起来就往地上摔,差点没摔死。
但这家伙特别耐打,一点不长记性,我小时候经常目瞪口呆看着香姐毒打他。
俗话说 ‘伢儿看极小’,且不论我弟弟以后长大了是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从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出端倪,在他还只有三四岁时,特别喜欢看芭蕾舞剧 ‘ 天鹅湖 ’,端个小板凳,仰着脑袋看的眼睛都不眨。
宝哥特高兴,跟香姐吹:“这孩子跟我一样,看来天生就有艺术细胞,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香姐笑眯眯的问我弟弟:“阿姨演的是小天鹅,好看吧?”
我弟弟憋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句话:“ 阿姨裙子下面穿短裤了没有啊?是光屁屁吧?”
香姐大吃一惊,照着儿子屁股,扯起就是几巴掌:“你个小砍脑阔滴,卡卡逼不学好,跟你的个爹儿一样滴个逼。”
从此宝哥也父凭子贵染上了好色的毛病。
宝哥很不高兴:“我怎么好色了就?”
“你还不好色?走到街上眼睛盯着美女头都扭不过来,涎水能滴出半里地,老娘观察你好多次,有时候装着不扭头,其实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你是没得钱,你要是有了钱,早就把老子们伢儿婆娘一脚蹬开了。”
宝哥对香姐的不用思索打草稿,连篇累牍不带喘气的指责,总是显得语言苍白,气急败坏了会大喝一句:“···”


香姐学会上网后,开始检查宝哥的QQ,经常能找到自认为证据确凿的一些东西。
宝哥曾经在一个女网友的空间留言里,写过一首酸诗:
清风气爽无去处,小窝深处电脑旁;
或将影音来作乐,异或酒后发狂飙;
心下憋闷难激昂,且把思念当鸡汤。
这首打油诗,香姐背得滚瓜烂熟,并做好笔记,宝哥回家时受到了严厉的审讯,老虎凳辣椒水都上了。
但宝哥不屈不挠,一副共产党员悍不畏死的姿态,不论如何就是没承认跟女网友有猫腻,极力解释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作的诗,跟这个女网友是什么什么关系。
宝哥说:“其它的什么事都可以让步认错,这种事可不能马虎。我要是懒得解释,胡乱认了,那香姐心里就留下了一个大疙瘩,那我这辈子还怎么过?主要还是怕香姐承受不了,别看她说得很好,说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会原谅你,没什么大不了。其实,以她的性格,如果真有这种事,估计她会急成神经!”
到最后,就连是不是在心里暗暗喜欢那个女网友都没有承认,可见宝哥的定力还是相当强的。
这一点我特别佩服宝哥!不像有些不负责任的男人,与外面随便哪个女人在一起打过一次牌,喝过一次酒跳过一次舞,就到处吹嘘谁谁喜欢自己,自己又找到了一个红颜知己。
宝哥说:“这样的男人,太骚包!”
从此,宝哥再也不在网上跟美女聊天了,QQ只当谈业务的工具使用了。


香姐爱看那些卿卿我我罗里巴说的电视剧,特别羡慕上面那些有一个体贴入微老公的女人,觉得那样才叫生活。
香姐也希望现实生活中老公能够浪漫点,对自己体贴一点。
宝哥却很古板,从来不做什么亲密举动,也很少会主动照顾香姐。
有时候香姐亲昵的拉着宝哥的胳膊,都会被宝哥不好意思,甚至有点粗暴的甩开,很伤香姐的自尊。
他们一起上街一般都是吵着回来的,总是不欢而散。
宝哥走路比较快,香姐必须一路小跑才能跟上,每次香姐都骂他:“枪头驴子,就往前面之冲滴,你就不晓得慢卡?”
宝哥也很烦躁:“你要买什么东西先就想好啊,老是挑来选去拿不定主意呢?”
一次香姐拿着两套衣服问宝哥:“我穿哪套好看?”
宝哥很认真的分析:“这套红色的年轻一点的人穿比较合适,不适合你。这套白色的,穿起来显得高雅,但容易现出你脸上的雀斑及黑色素。”
香姐脸都气白了:“要你参考一哈,你就光会挑老子滴缺点,本来看好这件白色的都好长时间了,你这样说就算了。”
宝哥赶紧改口:“ 哎哎,这件白色的确实不错,赶紧买了吧,我去付款。”
“人噶说好你就说好,你就不能有卡主见?”香姐扭头出了店门。
后来,宝哥学乖了,香姐再问他意见时,就不再随意发表看法了,必须先摸清楚香姐的意图。
认真揣摩领导的想法很重要,关键不是你心里想什么,而是领导心里怎么想。
说出自己的想法不是本事,能一下子说出领导心里的想法那才叫真本事。
“你的眼光真不错,这件红色的很能体现你的健康秀气,能让你更加青春靓丽。这件白色的雍容华贵,你穿上绝对优雅大方。”
宝哥一本正经的评价让我们旁观者都不忍耳闻,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香姐却觉得特别受用。
马屁谁都会拍,但能够说得跟真话一样自然,并且还发自肺腑的为之高兴,谁能与宝哥争锋?
宝哥没细心,不会嘘寒问暖关心人,但只要香姐提出要求,宝哥还是会做得很好。
经常听到香姐训斥宝哥:“ 起眉动眼一卡都不好,就是个 ‘猪油灯盏’,拨一哈亮一哈。”


因为香姐的爸妈只生了三个姑娘没生儿子,香姐又是老大。
而宝哥却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理所当然宝哥成了上门女婿。
婚后不久生了我之后,香姐就跟着宝哥住到了宝哥上班的工厂宿舍里,做起了全职主妇。后来通过宝哥的不懈努力,我们又搬到了城里,一直没跟我爷爷奶奶住一起。
但宝哥还是坚守承诺,从没动过另立门户的念头。
我爷爷也觉得宝哥是个好女婿,不肯再为另外两个小女儿在家招女婿了。我的两个姑姑都先后嫁了出去。
我爷爷看得很远:“假如我再留一个女儿在家,那阿宝有了卸挑子的理由,就会动心思,就有可能不再全心全意对我们了,那我们老了就会多出许多烦恼!”
我和我弟弟都跟香姐姓吴,宝哥也占我们的光,经常被我和我弟弟的同学们喊吴叔叔。
“你是嫁给我的,要是在旧社会,你都得改姓吴!”
香姐担心宝哥想不开,经常这样开玩笑训导宝哥。
刚生了我时,我爷爷奶奶见是个孙女,就抱着还想再要一个孙子的私念,极力撺掇让我跟宝哥姓。
而宝哥香姐以前是想拿独生子女证的,所以坚持让我姓了吴。
后来有了我弟弟,我爷爷奶奶还是鼓励宝哥把我改成跟他姓。
宝哥却说:“改啥呀!懒得烦!要是这个小的是个丫头,那直接跟我姓还差不多。偏偏是个儿子,跟我姓又影响家庭团结。”
宝哥很大度,并不觉得上门女婿有什么不好。
只要自己认真孝敬双方父母,不管在谁家都一样。
宝哥的姆妈我的巴巴(奶奶),也一直以这个幺儿子为骄傲的!
宝哥也特别孝敬老娘,在哥哥姐姐们面前做好表率,经常督导他们要常看望老人。
“至于孩子们,不管姓啥,都是我的儿女,我老了能像我孝敬父母一样孝敬我就行了!”宝哥时常这样对人说。


香姐只要一看中央十台的健康栏目,就会出现与上面讲的一些绝症出现相同的症状。
“完了,我肯定是长脑瘤了,最近头痛的厉害,应该是脑瘤的前期症状。” “完了,我肯定是胃癌,我的胃肯定烂了。”香姐口气的权威性与不容置疑,常把宝哥吓得寝食难安。
大小医院去过无数次,最终,总是会从医院拿点‘斯达舒’,‘三九胃泰’,去痛片啊之类的常用药回来。
根据宝哥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女人大部分时间都喜欢自言自语,你要是专注去听,会被搞得神经错乱,最后会出现与他们一样的症状!
男人要是听女人的话,时间会浪费一半,如果你还要做出相应的反应出来,那你就浪费了整个生命!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宝哥在香姐漫长的自言自语生涯中,越来越敷衍了事了。
以至于最后连耳朵都懒得出了,只三部之一用鼻子出点象声词就够了。
不过,象声词要用得恰到好处才行,如果在香姐期望得到反应时而没有及时出现,那后果也相当严重!


香姐搽着晚霜,顾影自盼,即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冲着躺在床上看书的宝哥问:“我现在是不是老了很多?”
“嗯?”宝哥心不在焉,边翻书边回应。
“我是不是脸上皱纹太多了,一笑起来就是一个老太婆了?”
“啊?”宝哥没回过神来。
“听说现在大医院都可以做拉皮手术,可以将老太婆拉成小姑娘。你看那些演员明星主持人们,个个都是皮光水滑,其实年纪比我还大。”
“是不是啊?”宝哥顺口跟上。
“你看我跟王小丫比,哪个显得更年轻一点?”
“列是滴。”宝哥习惯性地回答。
香姐一脸坏笑,走进宝哥,一把揪住宝哥耳朵说:“是滴是滴,是什么啊是滴?老子刚才说的什么话?你就说是滴是滴?”
宝哥迅速从书中回过神来:“老婆大人说的什么话都是圣旨,一句顶百句,就是错了也要认真执行。”
香姐把手中的耳朵根使劲一扭:“老子什么时候错过?你举例说明一下!”
宝哥嬉笑着拿手护着耳朵回应:“没错过,没错过,我家香姐一直是我家英明领袖,哪会犯错呢?”
香姐踹宝哥一脚:“尼玛个牛逼脸,将只想腾拜老子的!”


“你是巍峨的青山,我就是潺潺的小溪,我想绕你!你是水里的鱼儿,我就是钩上的诱饵,我想钓你...” 宝哥饭后靠在客厅沙发上,声情并茂的给正在拖地的香姐朗诵诗歌。
“切,这也叫诗?你这种狗屁诗,我张口就能来一大段。” 香姐边拖地边嗤之以鼻。
“ 那你来上一段我看看。”宝哥不服气道。
“ 啊,你是火烧粑,我就是区米茶,我想泡你!你是麻将,我就是赌博佬,我想打你。” 香姐左手杵着拖把,右手斜伸向天花板,做陶醉状。
“ 佩服,佩服!” 宝哥扑倒在沙发上,做五体投地状。
“ 啊,你要是陈世美,我就是秦香莲,不,我不做秦香莲,我就是包青天,我,我先骂你再铡你!我铡你,我铡你个忘恩负义,不认前妻的陈世美。”
香姐得寸进尺,一屁股坐在宝哥背上,左手一把抓住宝哥的头发,右手握住拖把在宝哥久晃滴(颈项)做铡刀状,狠狠滴比划着。
(待续)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7-04-09 14:21重新编辑 ]
1人来点“赞”金钱+30
2.22 金钱 +30 好玩好玩.过瘾过瘾. 2013-07-05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沙发  发表于: 2013-07-05

我还没看,反正很开心这个人发贴.先抢沙发.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衫武奇
2楼 发表于: 2013-07-05
香姐是我老妈,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在家里整天对着我们大叫大喊,一幅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恶霸地主形象。
香姐脾气比较急躁,总能不断从我们身上挖掘出众多的缺点.
心情不好时能够将我们批评的一无是处,让我们无地自容.
我若稍有反驳,让她无话回应时,香姐气急了就会骂:“跟你滴个死爹儿一样滴个逼, 将之会嚼。”  

香姐心情不好时是蛮不讲理的,任何人的劝告都听不进去。
这时候的香姐能从任何亲戚朋友身上挑出对不起自己家的点点滴滴,甚至有时候我和弟弟也成了不可靠的养老保障。
这一特征成了宝哥的心头大患,总是想找机会驯化驯化香姐,但往往事与愿违,最后总是被香姐数落得大败无言。  
当她被宝哥哄得开心时,也会反省自己不该怎么怎么,应该怎么怎么。
就会使劲想一些我们的好处,一些有趣而好玩的事情。
这时的香姐身上闪耀着女性智慧的光芒,母爱的宽厚和妻子的温柔展现无遗。
宝哥这时候也会一幅蛮有成就感的样子,好像觉得是自己用智慧激发出了香姐的温柔善良的本性。  

················  

第一次近距离见到香姐,是在去介绍人家路过香姐家门口时见到的,当时香姐正跟她妈和妹妹们在卧巢滴晒太阳抓色子(跳蚤)。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3-07-05 23:19重新编辑 ]
1人来点“赞”金钱+30
2.22 金钱 +30 在发.接斗发.坐等. 2013-07-05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3楼 发表于: 2013-07-05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衫武奇
4楼 发表于: 2013-07-05

第一次近距离见到香姐,是在去介绍人家路过香姐家门口时见到的,当时香姐正跟她妈和妹妹们在卧巢滴晒太阳抓色子(跳蚤)。
宝哥故意上前问路,仔细看了香姐,香姐当时也知道宝哥是来看她的,所以不好意思低着头,宝哥见到了满头的白发(香姐是遗传的少白头)。  

第二点让宝哥灰心的是,宝哥觉得香姐没有幽默感,一个精心构思的笑话在香姐面前讲出来,却得不到共鸣。往往宝哥自己都忍俊不住时,香姐还是一脸茫然。
这一点我随我老妈,经常在别人早就把肚子都笑痛了,我还在问我老爸:“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但起码你是笑着问的。”----宝哥这样评价我。  

宝哥是个开心人,在他生活的圈子里,人人都把他当做好朋友(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宝哥也能把我当做好朋友,有什么事情都爱跟我聊聊,他跟我吹牛说当年追他的女孩子排成排,但是他却认定了香姐,说自己前辈子肯定欠香姐的,这辈子注定要还的。  

宝哥说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规划过自己未来生活的蓝图,终极目标是成为有车有房,可以在屋里拉屎拉尿的城里人,现在所有的儿时梦想都变成了现实,这都是一步一步稳打稳扎的在自己一手掌控中实现的。


我开玩笑问宝哥:“你和老妈结婚也是你规划好的人生计划中的一步棋吧?”


宝哥愣了一下,若有所思但很坚定的否认了:“当初跟香姐谈恋爱时,开始是有点动摇,但当我有一次坐在香姐闺房里无话可说,香姐装睡时,我仔细打量她那粉红的小脸时,我真真动心了,跟当初在堂姐那里第一次见到时一样滴怦然心动,这应该属于典型的‘一见钟情’。”  


宝哥陶醉在对往事无限怀念的柔情里:“有时候幸福就是细如发丝般的一个小小眼神,你一个无心的小过错对方能够一笑而过,就像品茶,由最初的浓烈热情到清淡随和,个中苦涩甘甜得慢慢体味! ”



未完待续
`````````````````````
1人来点“赞”金钱+30
2.22 金钱 +30 有其父才有其子. 2013-07-05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5楼 发表于: 2013-07-05
上面的图片是宝哥和香姐?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衫武奇
6楼 发表于: 2013-07-05
起初宝哥也和所有的丈夫一样,希望将自己的妻子改造的更贤惠更善良。


心想凭着自己智慧的大脑和持久的耐心应该是小菜一碟。


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和不懈努力,虽然有些许成效,但与宝哥的理想还是相差太远。


有时甚至会大意失荆州,自己本来宽容一切的胸怀,竟然莫名其妙的跟着香姐一窝白扯斤斤计较。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7楼 发表于: 2013-07-05
回 衫武奇 的帖子
衫武奇:是的。
我是他女儿 (2013-07-05 22:56) 

'
嗯,好啊,女儿快续.看得好有趣列.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衫武奇
8楼 发表于: 2013-07-05


宝哥的性格行为严重缺少劳动人民的无产阶级大志向,工作中不老老实实种地,偏偏爱好投机倒把。


生活中也是小资情调十足,从小就喜欢鼓捣琴棋书画,可惜没机会深造!


对艺术半懂不懂似通不通的宝哥,一辈子挣点钱大部分都投资到了书画收藏上。


每当宝哥陶醉在自己营造的书香气里吹笛拉琴欣赏字画时,香姐会不合时宜的来上几句嗤之以鼻的嘲讽:“看不得捏个鬼样子,还蛮欢起装哈儿列-冷兰!”

每当我照镜子摆弄衣服臭美时,香姐就会说:“跟你滴个爹儿一样滴,枪妖精。”


我和弟弟不愿意认真学习宝哥给我们买回来的各种乐器及练习毛笔字时。
宝哥总是皱着眉头摆着他那自认为满是艺术细胞的大脑袋,满面悲痛的说:“两个鬼都跟你滴老妈一样滴,一点艺术细胞都没得,哎!”

有时宝哥把香姐调教的得心应手时,宝哥会语重心长的商量香姐:“以后找儿媳妇一定要找一个会读书特别精明能干的女孩子,这样生的后代会聪明点,就是怕娶了这样的媳妇,以后儿子罩不住。”


香姐虽然听出了宝哥言下之意,但一点也没觉着不对,也大逆不道的附和着:“哎呀,只要给我生个聪明的孙子就行了,他们怎么都无所谓了,不会读书的伢子太让人伤神了。”


虽然过后香姐也会怪宝哥损自己,但他们基本还是统一了一个思想----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下来会打洞。正是因为他们自己基因不行不爱读书学习,所以生的我们姐弟俩才会见到书本就脑阔疼。



未完待续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衫武奇
9楼 发表于: 2013-07-05


宝哥说当初生了我,去亲戚家把信时(报喜),我奶奶的姐姐,我的姨奶奶问宝哥生的啥,宝哥说是生的姑娘,我姨奶奶赶紧安慰他:“哎呀好啊,儿子姑娘都一样啊!”


“我又没说生姑娘不好,姨奶奶安慰我,正说明他们自己重男轻女。”宝哥后来这样告诉我。


那时候正流行独生子女,宝哥和香姐起初也是想拿一个独生子女荣誉证书的,可后来经不住爷爷奶奶的劝说,过了好几年还是生了我弟弟。


我爷爷在我妈生了我之后,很快就私下花钱把二胎准生证都办好了,经常拿出来当有力的劝说武器。


但主要还是宝哥自己没坚持住,宝哥对我们说过,当初姨奶奶的一句‘儿子姑娘都一样’的安慰,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宝哥的儿子,我的弟弟是牺牲了宝哥香姐的独生子女荣誉证书,及响应国家号召的伟大理想换来的,比黄金还要宝贵!


未完待续
···················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3-07-11 11:18重新编辑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10楼 发表于: 2013-07-05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衫武奇
11楼 发表于: 2013-07-05
香姐经常抱怨:“这个儿子真是个害人精,在老娘肚子里就乱踢乱打,生他疼了几天几夜才生出来,长大了也一点没让人省心过。”


除了香姐假装讨厌这个儿子,我和宝哥还是很喜欢这个小家伙的,虽然后来长大一点后老喜欢和我吵架。


我第一次见到我弟弟时,看他就像一个小肉球,黑红黑红的,第一感觉特丑,哭起来声音嘹亮,白天睡觉半夜哭闹,经常一哭就是一整夜,天一亮就安静了。


生了儿子,宝哥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出差时在火车上有时候都能暗暗笑出声来。

·································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衫武奇
12楼 发表于: 2013-07-05


我弟弟从小就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放暑假回老家时,在爷爷的路边农资店里,将爷爷装凉茶的矿泉水瓶喝光之后,突发奇想,一泡尿拉到瓶里,很殷勤的递给忙的满头大汗的爷爷,让爷爷赶紧喝。


爷爷当时感动得热泪盈眶,连道几声乖孙子乖孙子,懂事了懂事了,猛灌几口后才感觉出不对来。

我弟弟上幼儿园时吃了不少打,香姐打,宝哥也打,死活就是不去,把宝哥气的把他一把抓起来就往地上摔,差点没摔死。

但这家伙特别耐打,一点不长记性,我小时候经常目瞪口呆看着香姐毒打他。

俗话说 ‘伢儿看极小’,且不论我弟弟以后长大了是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从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出端倪,在他还只有三四岁时,特别喜欢看芭蕾舞剧 ‘ 天鹅湖 ’,端个小板凳,仰着脑袋看的眼睛都不眨。


宝哥特高兴,跟香姐吹:“这孩子跟我一样,看来天生就有艺术细胞,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香姐笑眯眯的问我弟弟:“阿姨演的是小天鹅,好看吧?”
我弟弟憋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句话:“ 阿姨裙子下面穿短裤了没有啊?是光屁屁吧?”
香姐大吃一惊,照着儿子屁股,扯起就是几巴掌:“你个小砍脑阔滴,卡卡逼不学好,跟你的个爹儿一样滴个逼。”

从此宝哥也父凭子贵染上了好色的毛病。


宝哥很不高兴:“我怎么好色了就?”


“你还不好色?走到街上眼睛盯着美女头都扭不过来,涎水能滴出半里地,老娘观察你好多次,有时候装着不扭头,其实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你是没得钱,你要是有了钱,早就把老子们伢儿婆娘一脚蹬开了。”


宝哥对香姐的不用思索打草稿,连篇累牍不带喘气的指责,总是显得语言苍白,气急败坏了会大喝一句:“ 未完待续·············”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衫武奇
13楼 发表于: 2013-07-05
站位
改天再续

香姐学会上网后,开始检查宝哥的QQ,经常能找到自认为证据确凿的一些东西。
宝哥曾经在一个女网友的空间留言里,写过一首酸诗:
清风气爽无去处,
小窝深处电脑旁;
或将影音来作乐,
异或酒后发狂飙;
心下憋闷难激昂,
且把思念当鸡汤。
这首打油诗,香姐背得滚瓜烂熟,并做好笔记,宝哥回家时受到了严厉的审讯,老虎凳辣椒水都上了。
但宝哥不屈不挠,一副共产党员悍不畏死的姿态,不论如何就是没承认跟女网友有猫腻,极力解释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作的诗,跟这个女网友是什么什么关系。

宝哥说:“其它的什么事都可以让步认错,这种事可不能马虎。我要是懒得解释,胡乱认了,
[ 此帖被衫武奇在2013-07-06 07:55重新编辑 ]
1人来点“赞”威望+10
2.22 威望 +10 就明天好了,马上12点.嘿嘿 2013-07-05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14楼 发表于: 2013-07-05
我也来凑个热闹,深夜发帖,欢迎“衫武奇”
心若不定,便是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