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89阅读
  • 9回复

[潜坛写手]杀手三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剑在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11-21
一,飞刀前传

刀长一寸三分,刀柄短.
刀锋薄而锋锐,他的手指修长而有力。
他的手指轻轻地从刀锋上拂过,就象多情的少年抚上情人滚烫的躯体----他的手热切而充满期望.
这当然是他的刀,他的手曾无数次地抚过刀锋,对于刀的熟悉己远远超过情人的身体,但每一次他都掏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和刀己经成为一个整体,刀己经成为他身体的一部份.就如他的手,他的足.

本来他是个很普通的年轻人,普通得一走进人群你就再也找不到他.就象一滴水,当它融入大海的时候,你还能分辩出刚才从你的手中划落的是哪一滴?
刀在手,他就好象换了一个人一样.
他神彩飞扬,就算在千军万马中,人潮人海里,你第一眼注意到的一定是他!
三钱五一件的蓝衫,在他身上变得比千金裘还要光鲜!
只是因为,刀在他手.
刀尖仿佛被神下了咒语一般,颤动.
莫非刀也有了自己的生命力?

他知道,他的猎物会在半柱香之后经过他前面的那条路.
猎物的车会在那颗大槐树前一丈处莫名地震动一下----当然不是'莫名的'震动,他为挖好那个不深不浅的坑花了大半个时辰.这个坑刚好足以使车轮暂时的停住而不会让车倾倒.
他的猎物会从短暂地从车窗里探出他的头----一个忙着赶路的人会探出头看看是什么阻住了他的行程.
短暂是个多长的时间?
他不知道,不过这段时间己足以让他的飞刀钉上猎物的喉.

他无疑是个最好的猎手.
他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杀手.
他的身体很稳.稳得就象桓古不变的化石.

一只蝴蝶甚至飞上他的头,轻轻的停驻.
他眯起眼,看着蝶.
蝶的翅膀在阳光下幻化成七彩的光芒.
美丽的翅膀,美丽的触角.
杀手能看到蝴蝶触角上细细的绒毛.
蝴蝶停在杀手的头.
杀手醉.

蝴蝶碎!
蝴蝶忽然变成碎片,一片一片落在杀手的身上.
蝴蝶的生命就在刹那枯萎.

因为猎物己经出现!
有车的声音吱吱响起, 一辆单马拉着的车出现在路的尽头.

老得头昏眼花的车夫。
瘦得皮包骨的老马。
破旧的马车,辐轮发出吱吱牙牙的声音。
如果有阵风吹过,一定会吹走这车。
杀手冷笑,绝对没有人想到这车会值十万两。
不是银子,是黄金。
银票很实在地帖在他的胸膛。

他的头想得有十个大也想不出这辆车会值这么多钱。

杀手忽然有些紧张。
他手心有些湿润----作为一个杀手,这肯定是致命的,汗水会影响出手的力量,方向和一些微妙的感觉。
他的刀上曾经染上过四十七个人的血,而这四十七个人,无一不是兵器谱前一百名的高手。

为什么?
他拿出一方洁白的杭帛,仔细地擦干他的手。
幸好,这感觉只是一瞬,很快的他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刀,他的意志就如他的刀一般锋利而坚韧。

车一震,停下。
赶车的老汉仿佛从梦中惊醒,伸手揉眼屎。
杀手也一震,他的刀魔一般地在手中跳跃,他喜欢这感觉。

一个风烛之年的老者从车掠开车帘下来。
颤微微地。
他在坑前深思。

天高云淡。
这实在是个杀人的好天气。
杀完人后洗个热水澡,在天香楼叫上几样精致的小菜,红袖在怀,赏花呤诗,也不枉此生。
杀手却发现的的刀己然不能发出!

他占尽了天时地利,而发不出致命一刀!

那个老者就那样背着手站着看地下的坑,若有所思,全身都是破绽,却全无破绽。
他的刀根本就找不到目标!
他面对着的,是空灵,空虚,空白。
他的手上起了青筋,骨节因用力而发白。

他是好的猎犬,猎物就在他的嘴前。
他下不了口。
因为他的猎物刚好是一只刺猬。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而杀手的神经却一点点松驰。
刀在手,他却全无杀气。

到底谁才是猎物?

杀手甚至知道,老者正含笑看着他。
他看到是老者白衫后的背。
老者的眼光从背后看着他???
不知道,反正老者犀利的目光注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杀手的暗器是刀。
飞刀。
飞刀是暗器。
人家看着你,你的暗器就成了“明器”,飞刀也不能称之为刀。
甚至比小孩子的玩具还不如。

不是玩具,还是刀!
一柄九环金背大砍刀!
赶车的老汉忽然挺直了腰,变得如猱般灵敏。
刀斩向老者,却全然没有刀声/刀气/刀势,只有----刀意。
没有人可以把这么可怕的一招使得如此空灵.
除了一个人.

肖伯舞刀,意在无声!
赶车人是天下第一刀肖伯?

肖伯是个刀客.
他从事的也是世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妓女和杀手本就是世上最古老的职业.

"你不是一个人在行动,配合你的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他会出现在他该出现的时候."

这个人当然是肖伯.
老者的注意力完全被杀手吸引,当然不会看到身边的小人物.
他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犯错误的人通常只有一个结果.
死.

早春,蝴蝶的轻灵在空气中流淌.




尾声:

你救了我.
是的.
你是来杀我的.
不错.可是我杀不了你,我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

即使你杀不了我, 肖伯的那一招我还是躲不过.
是的.
为什么?
我不是在救你,是在救我自己.
不错,救一个人比杀一个人更快乐.
你现在己经明白了这一点?
谢谢你.
你现在可以杀我了,你明白这一点后,我不再是你的对手.
我知道.
动手吧.
如果我能杀你,我就还不是你的对手.
哈哈哈,年青人,我比你晚二十年才明白,英雄出少年啊.
我走了.
为什么?
因为我该走了.

你是不是叫杀手?
以前是.
现在呢?
夜夜赏月,处处寻欢.以后,我叫李寻欢.

(完)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剑在
沙发  发表于: 2007-11-21
回复:杀手三题
二,杀手的初恋

一.
杀手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很幸运地躺在一只小白免身上。

这是一个洞穴。
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一个猎手设置的陷井。
洞口很小,而洞很深。
潮湿。
小白免血淋淋的穿在削得很锋利的竹片上。
昨天晚上,黑暗中杀手一头跌了下了,幸好,有小白免来垫背。
所以小白免死了,而他还活着。
虽然身上被刺了几个大洞,左腿也好象不听使唤,血也流了不少,但还不至于毙命----活着,比什么都好。

杀手打量了一下洞穴,觉得很满意。
这个陷井设计得很巧。
洞口也很隐蔽,外面的人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的。
杀手简单地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感觉好多了----事实上,以前就是远比现在还大的伤口,他也是象现在这样用口水混合一点泥土敷在上面,三两天就会结一个疤。
此时外面也很安静,洞中温暖而潮湿,很象.......很象娘的子宫。
天底下还有什么比娘的肚子还安全呢?杀手很惬意地吐了口长气,把自己的身体躺得更舒服。

二.
他的“同伴”们应该没他这么幸运。
他们一共是二十四人。
二十四名杀手。
应该是二十四名准杀手,他们还没成为真正的杀手,是因为他们还没通过一个考试。
现在考试己经开始。
这是这个杀手组织的惯例,每一个人在经历了搏击,应变,埋伏,适应,鲜血,意志等方面的训练后,还要经过这次考试,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杀手----杀人,获取报酬,然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花掉这些钱。

考试很简单。
这里有一座山,二十四个人都在山上,能走下山的那一个就通过了这次考试。

规则也很简单。
你可以用任何方法生存下来。
然后,你要活着走下山。

二十四个人之中只能有一个人成功。

三.
昨天夜里他和另外二十三个同伴来带到山上。
黑暗里他听到有人惊呼,有人尖叫,有人痛哭。
他什么事也没有做,他跑。
没命地跑。
跑。
跑。

然后感觉脚下一松,跌了下来。
醒来里了现自己正在这个陷井中。

他很好地隐蔽下来,只是偶尔从洞口看一下外面的情况。

四.
第一天。
兔子肉生吃也别有风味。
兔子的血有一些腥。

三个人合力杀死了另一个武功最高的人。
然后这三个人中的两个人又杀死第三个。
剩下的两个开始残杀。

两个人的武功都差不多。
先是用兵器打,然后空手搏。
接着两人都全身受伤,不成人形,奄奄一息了还在用口咬,用手撕,用头撞。

最后两个人同归于尽。

五。
第二天只听到远处有人搏杀,有人惨叫,洞附近没有什么人过来。

也不是完全没有人,只有一个打柴的小姑娘经过这里。
小姑娘眼很大,头发很长,腰很纤细。
小姑娘打柴累了,在这里小憩了一会。

临走时,姑娘在这里小解。
正对着藏得很好的洞口。
他看到姑娘乌黑茂密的草丛和丰满红润的阴户。

六.
第三天。
免肉有些变质了,不过还能吃。
打柴的小姑娘没有来。

有两个关系很好的兄弟很在附近休息,一个喝水的时候,另一个把刀刺进了他的胸膛。
他倒在洞口,杀手看到他不敢相信的眼神凝固在脸上。
那是一种到死也不相信的表情。

所以他死了。

七.
第四天.
免肉是真不能吃了,也没有喝的,很渴。

姑娘来打过柴,脸上好象擦了点粉,脸上白里透出胭脂的红,很好看。

八.
第五天,外面越来越安静,剩下的人应该不多了。
杀手试着啃了一口洞口那个人的手臂,还不难下咽。带着血吃,口也不是那么渴了。

昨天打柴的姑娘把一块小手绢掉在这里。
明天应该可以出去了,一定要把手绢还给她。

九.
第六天。
杀手的身体己经完全恢复,他的动作很敏捷。

山上一共有二十二具尸体。
解决剩下的那个,只用了一招。

杀手找到打柴的小姑娘,把手绢还给她。
小姑娘的脸很红,红得就象是霜天的红叶,艳得就象是天边最后一抹残霞。

杀手微笑着看着她。
姑娘不敢看杀手的眼,扭过头绞着衣角。
杀手长叹,把短刀插进姑娘挺立的双峰之间。

十.
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走路很轻快,不象一个完全没有武功的村姑。
哦,这个理由好象不够充分啊。
不错。山上死了很多人,可是她一点都没慌。
她有可能没看到死尸。
当然有可能,不过,她就算没看到一具尸体,也应该听到过很多人的惨叫,不过,她一直呆在这山上。
她和你一样,在等。
等到最后的是我。
其实从一开始你们就有二十五个人,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回去好好睡一觉,你将是我们组织中最有前途的杀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唐斩。

(全文完)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剑在
2楼 发表于: 2007-11-21
回复:杀手三题
三,厕所里的杀手

十月二十。煞在西。不宜栽种。

夜色浓。
小屋。
灯昏黄。
两个人。
男人。
两个男人。

在这么深的夜里,一男一女在一起可以做很多事。
两个男人在一起,可以做的事就不多了。
确切的说,只有两件。
喝酒或者杀人。
他们当然没有喝酒。

他们的手上和脸上都有很多鲜血。
自己的,当然也有别人的。
这个世上本就只有一个真理:想杀死别人,自己就一定要流血。
这一点他们都很清楚。
他们绝对都是高手。

他们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骨骼,每一分神经都绷得很紧。
他们的状态都己经到最佳状态。
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石破天惊的一击。

可是他们都知道。
对方的想法也一样。
他们都在等对方先动。
一动,势必会留下破绽。
作为一个好的杀手,仅仅是要抓住这个破绽而己。
所以必须等。

他们用的姿势当然是所有等待方式中最省体力的一种。
能躺着就绝不会蹲,能蹲下就绝不会站。
这里当然不能躺。
所以他们都蹲着。
看着对方。

杀意在空气中弥漫。
有几只蚊子在飞舞,忽然象断了线的风筝掉在地下。
死了。
两个人面前都有厚厚的一层蚊子。

当当当。
更鼓响了三下。

“王小枪?”
“蝙蝠?”
“如果我是你,我早就走了。”
“我不走,要走的是你,因为我知道你不可能再坚持半个时辰。”
“我是蝙蝠,熬夜是我的强项。”
“这里蚊子很多,也很冷。而且我知道你的葡萄酒还温在炉子上,来自波斯的毛毯也应该比这里温暖得多。”
“这个我当然知道,如果你先走的话,你可以把酒倒在夜光杯里等我----只要你不钻进我的被子。”
“我没有这个福气,江湖人称我是每日一枪,而这一枪刚刚开始。”

......

夜更深。
两个人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厕所里更冷了。
两个人还是没有动,他们对面前的一张看起来比较干净的纸虎视眈眈。
因为他们都忘了带手纸。

而蚊子也更多了。

(某年前的搞笑征文)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3楼 发表于: 2007-11-22
回复:杀手三题
读是读了,可是能不能问问楼主,你哪篇大作能不提一个杀字吗??呵呵,让人感觉你好恐怖哦!:default5:

4楼 发表于: 2007-11-22
回复:杀手三题
搞笑征文的确搞笑:default6:
离线海子
5楼 发表于: 2007-11-22
回复:杀手三题
有意思!:default6:
离线刘天育
6楼 发表于: 2007-11-22
回复:杀手三题
好恐怖
不是好贴我不回!
离线初夏

7楼 发表于: 2007-11-22
回复:杀手三题
的确是杀手!:default9:
8楼 发表于: 2007-11-22
回复: 杀手三题
九把刀就是你吗?失敬失敬。
好文,加精!
离线刘天育
9楼 发表于: 2007-11-22
回复: 杀手三题
原帖由 天涯苦旅 于 2007-11-22 15:09:00 发表
九把刀就是你吗?失敬失敬。
好文,加精!

高手识高手!
不是好贴我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