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39阅读
  • 3回复

很感人的狗故事——黄嫂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3-02
— 本帖被 收藏人生 执行置顶操作(2013-04-09) —


    黄嫂不是人,是一条流浪的母狗。它的毛呈灰黄色,每年都要下一窝崽,人们就送了它一个外号——黄嫂。
    黄嫂是什么时候来到学校的,从哪里来的,也说不太确切,应该有十来年了。刚来的时候,那可是青春年少,毛色发亮,双目有神,长一副似狐狸般的脸庞。和家养的狗不同的是,它的双耳总是警惕地竖着,不时地左右侧目;它尾宽毛长,总贴两股间,很少见它高高卷起。遇见人的话,它就远远地躲立在远处,或轻脚快步地移开,从未见其尾左右摇摆,向人示好过。
    打小就流浪的狗,长期远离人群,对人就一种天生的畏惧。它也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四处漂泊让它最终选择了学校作为它的落脚处。它知道学校人多,它所受到的威胁就大。但它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里它可以从地下觅得食物,混个半饱,比在别处整天饿着肚子强。人类不是也有一句俗语叫做“人为财死,狗为食亡”么?即便殉难了,同类也不至于耻笑。
刚来学校的黄嫂,也给学校领导和老师带来过一阵恐慌,生怕它伤了学生,也曾计划赶走或打死它。它也经常在学校上演鲁滨逊式的历险记,过着如履薄冰的日子。最恐怖的一次是,它在学生食堂的后面寻食,师傅以猪皮为诱饵,抡起铁锹不停地向它劈去,它生吞下口中的半片猪皮,拖着被打瘸的的一条腿,汪汪惨叫的逃脱了。都以为它即使跑了,也活不了多久的,可一段时间后它又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腿还一瘸一瘸的。这以后,它更远远地躲着人,尾巴夹得更紧了。那个用锹劈狗的师傅,看到那狗还活着,都有点敬畏起它的生命力来了。殊不知,狗是属土的,它只要接到地气,就如有了源头的活水。难怪老百姓家生个娃子,取个什么二狗子或狗剩子之类的名,都是想沾点狗气,好平安养大。黄嫂本着不折腾不对抗不与人为敌的想法,时间一长,也没有谁见黄嫂在人面前摆过狰狞的面孔,或有过敌意的吠叫,人们也在慢慢地接纳它。
黄嫂每到发情的时候,总会招来周围农户的一些公狗,也难怪,一家养狗百家求。发情期的公狗,特温顺,遇到校内的人都用待主人般的规格接待,摇头晃脑,尾巴摆出花来般迎进送出。这些公狗爱意迷离,放松了警惕,以为是在自家自留地里遛弯,忘了自己毕竟是人家桌上的一盘菜,时常发生一些悲剧,被一些贩卖活猫死狗的人逮住。那些人,嘟着嘴还拉起哨子,博得狗的欢心。可怜的狗以为是有好的食物等着它,摇着尾迎了上去,没想到一个天大的陷阱等着它。藏于那人身后的一个8字形的铁钳正张着血盆大口等狗靠近,瞬间亮出,合上,深深地钳住了狗的脖子,然后向上猛一提起,狗四腿悬空,被扔到停在路边摩托车后的铁笼内。等狗从这噩梦中醒来时,只剩那无力绝望的嘶吠,随后嘶吠也被铁笼撕成了碎片,抛在了空中。撕裂人心的呼叫,引来同类的狂吠,一起扑向那人,那人一手高高举起8字形铁钳,一手启动摩托,等狗们追到校门时,那人早已绝尘而去。远处的黄嫂,看到这一切,也“汪,汪汪……”的一阵声援。狗对气味是特敏感的,后来听说,只要那个骑摩托带铁笼的人一出现,狗们都会追着一阵啸吠。
黄嫂要当狗妈妈了,最初它把狗娃们的家安在学校一栋教师宿舍楼的一尺多高的防湿层里。可这栋楼的地势特低,一遇暴雨,沟满渠满,人都难以上楼。于是下水道、涵管、闲置的猪圈、柴垛等,都成了黄嫂和它的狗娃们的临时的家。黄嫂既要护着它的狗娃们,又要觅食补充奶水,固然辛苦,它却在狗娃们的生长中获得了一丝丝狗生的快乐。狗娃满月了,总要跑动,打小就生活在一个不见光不见人的环境里,怯生生的更怕见人,也难免晃人的眼。于是口口相传,某处某处有一窝狗娃,小屁孩知道了,看着胖乎乎的狗娃子好玩,就相继去围堵;大人知道了,耽心后患,策划起谋略来。就这样,小狗娃有的夭折了,有的被戕残了,没能有一只长成成年狗。这十多年来,黄嫂下了多少只狗娃,遭了怎样的厄运,尝了多少次失子之痛,它也记不清了。
     有生,就有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有两窝狗娃的死,不得不让异类惊呼人的智商,人不愧为万物生灵的主宰。一窝狗娃,五只,未满月。黄嫂外出觅食,被人囊而有之,扔于滚滚南泄的朱家河水中。狗娃没能醒悟,已去天国,落得个安乐死,免去了许多生的痛苦,也算是一个解脱。待黄嫂鼓胀着奶子归来,其狗崽已不知去向,奶水胀得奶子生疼。另一窝狗娃,四只,皆已长成肥胖少年狗。时值深秋,人聚而闲聊,不知谁提起了这几只野生的狗崽,如醐醍灌顶,一语惊醒了梦中人,野味,喝酒,岂不人生一大快事?说干就干,先寻找目标,有人报告在涵洞内,快寻找木棒和竹竿。抡棒者,封锁涵洞的两端,使竹竿伸于洞内而趋之。左趋,狗崽右避;右趋,狗崽左避,狗崽就是坚守不出,还在洞内发出汪汪的反抗声。人急了,又扛来竹竿,左右同时开弓,狗崽左奔右突见难逃厄运,干脆抱成团猥琐在涵洞的中央,不发出任何声响。不见了动静,人更急了,研究起兵法来了。不知谁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火烧赤壁的影像,一个妙计产生了——火烧烟熏。熏,熏的你狗崽眉眼不睁、气热氧缺的,看你出不出!人忙碌了近一小时,一直不见洞内的声响,以为狗崽钻地逃逸了,慌忙偃旗息鼓,打寻狗迹。当人把狗的尸骸从涵洞内拖出的时候,狗腿弯曲成环抱状,毛皮被竹杠戳得血肉模糊,双目勾瞪,嘴角呲裂,鼻孔内淌出的一丝丝殷红血还没有凝固。人惊讶了,戏谑道,那时的革命党人,要多有一些狗一样的品格,该少出多少叛徒甫志高啊!
    狗娃没了,再下;下了,又没了。黄嫂就这样年复一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从欢心到悲绝,它深切地体会到了,天灾不如地害,地害不如人祸。狗娃们不见了,它到处寻觅,用它那狗鼻子的嗅觉寻找它娃的体味。它闻到了,会产生一阵短暂的欣慰,发出嗯嗯的轻呼,可接着是长长的静默和失望。它呆呆地蹲在原地,眼光凄迷。它不甘心,刚才都在眼前嬉戏,怎么转眼就不见了,它“汪——汪——”不停,一连好多天,仿佛祥林嫂在呼唤她的阿毛一般。
    最后一次见到黄嫂,是今年夏天。那天天气燠热沉闷,天空突变,雷雨大作,人们都在奔跑躲雨,黄嫂却耷拉着双耳,形如枯槁,步履蹒跚,缓行在学校门外的道路上。长长的尾巴依然紧贴在两股间,所不同的是,它不再躲避来往的行人。豆大的雨点打在它那本因脱毛而显稀疏枯黄的毛发上,更显凌乱。整个身体就剩一张皮蒙在几根骨上,风一吹来随时都有散架的可能。
     如今,黄嫂是活着,还是死了,没有人知道。听说,狗死的时候,它会找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不会让人去发现的。
1人来点“赞”金钱+30
收藏人生 金钱 +30 鼓励分享,狗永远是狗,人有时候却不是人! 2013-03-02
离线郑毅

沙发  发表于: 2013-03-02
       很感人!
湖北艺灵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商务会议展览、婚庆策划、影视制作、新媒体广告、文艺演出、礼仪庆典、房地产开盘,团购,灯光音响租赁、舞台设计实施、舞美器材租赁、摄影摄像、公关策划、礼仪模特服务,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发布于一体的综合性活动策划公司。
客服热线:17307291812
离线郑毅

2楼 发表于: 2013-03-02
鼓励分享,狗永远是狗,人有时候却不是人!
离线习文乐见
3楼 发表于: 2013-03-03
写得真好,也让我想起咱们家的撒灰,,也是那样悄悄的离开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