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3566阅读
  • 84回复

[潜坛写手]《荒草湮没的年代》(随笔连载)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0
— 本帖被 小牛哥 从 稀饭水吧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
(引:文中所述人和事源于生活但不代表真实,请勿对号入座,若有雷同应属巧合,本人概不负责。)
    第一辑:荒草蔓延
    第二辑:散草集
    第三辑:荒草湮没了年华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13 22:46重新编辑 ]
5人来点“赞”金钱+101
通缉 金钱 +20 优秀文章 2016-05-31
circle 金钱 +11 原创内容 2016-05-25
大雨打鱼 金钱 +20 优秀文章 2016-04-17
您好 金钱 +20 - 2014-10-29
小牛哥 金钱 +30 优秀文章 2014-01-30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沙发  发表于: 2012-12-20
第一辑:荒草蔓延
南瓜全宴
那一年,祥子在外面发了一笔横财回到潜城,便迫不及待地买了一辆本田商务车。在一个周末祥子约我们这些难兄难弟聚一聚。我明白祥子的心思,知道他挺得瑟,可不是吗,当时的我们都是靠拿死工资在混日子,唯独他长了本事,出去才两年光景就发达了就开始以车代步了,我们每月才三四百块的工资,要涨到猴年马月才能买得起四个轮子的?
我在乡下还有三间平房,空置多年久无人住,作为召集人,我便邀他们到乡下玩。那天早晨祥子就开着他的新车在城区转悠,把我们一个一个接上车。都是二十上下年纪的小伙,自然是恋爱的时节,除了祥子都有女朋友。我那时的女朋友是来自荆门的一个叫阿萍的女孩,在潜城郊外的小学里做代课老师。我们是最后去接的她,当时车内都挤满了,女的都坐在男友的大腿上,阿萍理所当然地也坐在了我的大腿上。一上车她就激动得像只小麻雀,夸祥子有本事,免不了还要水我们几个一顿:你们这些人什么时候买车子啊?买不起车买套新房也可以嘛。
阿萍的唠叨是我所不喜欢的,可是我没敢表露出来,只有忍气吞声,谁知道以后能不能走到一起嘛。我想,她也是这么想的,喜欢、爱着,并不代表会结婚会过一辈子。
来到老房子所在地后,我们纷纷钻出车子。阿萍朝我吐了吐舌头,又指了指村里那些光鲜的小土楼房,笑道:“你瞧瞧,你的房子好落伍!”我辩解道:“我又不住这里,建个楼房作摆设啊?再说呢,在城里我住的也是楼房。”
屋里固然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便安排好分工:祥子和强子去钓龙虾,当然还有强子的女友文晶;我、阿萍、召熊、燕子去钓鱼;剩余的两对去菜园子挖红薯、野菜,总之负责素食。
老房子的后面是我家的池塘,不过早已经没养鱼了,长了一些水草,野鱼还是有的。不出所料,我和召熊不多会儿就钓上几条黄灿灿的鲫鱼,闹得阿萍和燕子一个劲地鼓掌欢呼。我这人,不太专注干一件事,鱼钓得差不多了,便另发奇想,脱掉牛仔裤就下水了。他们还不知道我在干啥呢,等我一把一把地从水里捞起螺蛳才恍然明白。召熊说:“这玩意好吃!”我骂道:“你TM的还蹲在上面做什么?快下来!”召熊就扔掉鱼杆穿着裤衩下到水来,他一下水就摸了几个大河蚌,说是弄汤好喝,可以丰乳,惹得燕子在岸上朝他扔土块。我说:“你们先忙着,我去检查一下其他人的情况。”
我先到祥子那视察了一下,足足钓了一桶龙虾,可以搞一锅油闷大虾了,他们的任务基本完成,文晶就先随我回来去厨房干活。在菜园子里的几个人见到我,却抱怨除了红薯没什么菜嘛。我道:“没什么就没什么吧,摘几把红薯梗子算了。”
在房子的后坡沿下居然生着一堆南瓜蔓子,我不知道是母亲在春天种下的,还是它们自然生长的,反正无人来管理,却结了十来个大大小小的南瓜,有的黄黄的完全熟了,有的还是青瓜溜儿。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先摘了一个老南瓜。文晶说:“还摘点南瓜梗吧,炒的好吃,还有南瓜花,油炸!”这主意不错,“那我们就来一个南瓜全宴吧!”我说。
我和文晶回到厨房就开始忙碌起来。她负责理菜,我负责洗刷锅碗瓢盆。文晶倒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孩,把事情做得井井有条,我忙完了,她还蹲着在细细地整理。不经意间我看见了她丰满白皙的乳房,便红着脸说:“文晶你真好看。”文晶抬头看着我也脸红了,似乎意识到什么反而把身子往前倾露出更大一片白来。我却不敢看了,坐到一旁去了。文晶笑问我:“难道阿萍不好看吗?”我不知道说什么为好,便拿刀去切老南瓜,切好后装进一只煨罐里放些水和调料,架起火烧起来。
文晶帮我往灶堂里递柴,我则掌勺,俨然一大厨师。有时候烟雾熏得我们泪流满面,却满心欢乐。炒好南瓜梗后,我就按照文晶的指导,先把南瓜花醮上糖醋、鸡蛋清,然后放入滚烫的油锅,等炸到黄酥酥时再一只只捞起来。我们试着尝了一只,真的是又香又脆又爽口哇!我们一边快乐地劳动着,一边聊着。文晶说她和强子马上就又要去汉口做衣服了,做那活儿非常辛苦,有时候熬夜到天亮,中午还得起来继续做。我说我在学校里教书拿不了几个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像祥子一样出去闯荡一番呢。文晶鼓励我,说:“你那么优秀,那么聪明,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的!而且会超过他们所有的人!”我被她逗笑了,说:“你真会开玩笑,何以见得呢?”文晶挺认真地说:“相信我所说的,绝对不会有错!”
当我和文晶做好南瓜全宴的时候,他们陆陆续续地回来了。看到金黄的油炸南瓜花,一个个像馋鬼似的都要伸手去拈,却被文晶打了回去。我继续施展我的厨艺,做油闷大虾、爆炒田螺、红薯煮河蚌、红烧鲫鱼、清炒红薯叶梗。
祥子和强子去了小店,扛回一箱箱啤酒。我们的聚餐正式开始了。尝遍所有菜后,大家一致推举南瓜花最好吃,南瓜汤最好喝,南瓜梗最爽口。当然了,我做的油闷大虾也是绝对地道的,不亚于小李子。那一天,我喝醉了,所以后面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记得的是,在场的那几对恋人里面,只有强子和文晶最终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强子和文晶后来在汉口开了几家服装厂,汉正街上有他们的服装档口,生意做得越来越大。
某一天我漫步在潜城的街上,见一辆红色宝马停了下来,伸出一张脸庞来,我才发现是久别多年的文晶。
文晶说:“你好吗?”
我也说:“你好吗?”
我们都很好,保存在我们记忆里的是那一次南瓜全宴。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5 11:29重新编辑 ]
4人来点“赞”金钱+80
若凌 金钱 +20 鼓励分享 2016-06-02
衫武奇 金钱 +20 优秀文章 2015-09-17
谎言就是谎言 金钱 +20 终于来了..不着急..写细腻卡.呵呵. 2012-12-20
章华路 金钱 +20 优秀文章 2012-12-20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2楼 发表于: 2012-12-24
我的前世和后世
如果在十八岁的时候没去那座城市,我是不会相信我有前世的。那是个冬季的雨晨,我走下火车的那一刻,就感到那是我所熟悉的地方,街巷、古塔、江河、还有远处朦胧的山峰我都能在视野里准确地捕捉到它们的方位。特别是那座城市里纵横交错的街道,对于初到的人来说一定搞不清哪条路是通往哪的,肯定也会向路人打听自己该怎么到达到目的地,然而我却无形中能辨别该走的道路该去的方向。周边的一些小镇、小村落的名字我一点也不觉得陌生,路旁几百年的古树像我熟识已久的朋友。
起初我无法解释怎么会有那么多似曾相识的感受,慢慢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些人影来。有大人也有小孩、有些是亲人有些是朋友。我开始去相信,那就是我前世呆过的地方,正因为能准确地给自己的定位以后,我的前世种种便更多的被唤醒在我今世的大脑里。在这座靠近南方的内陆城市里,我有过妻儿老小,还有份体面的工作,一生充满了平淡,直至满足、淡泊、安详、宁静地离开了人世。我的妻子貌美如花、知书达理,我们彼此都很相爱,共生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能清楚的记得,在我临终的那一刻,妻子和儿女守在床旁边,我要求他们将我安葬在一座高高的山岗上。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前世在大脑里被唤醒,诚然,不可能前世的一切清清楚楚,譬如我至今搞不明白我的前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我的后人叫什么名字身在何处。也许,在过奈何桥的那一刻,孟婆递我一碗汤,我咽下了,却在转身后偷偷地用手指抠喉咙将其全部吐了出来,致使前世不能完全在我今世的记忆里清除。甚至前世的前世都能模糊的泛出一些零星的影儿来,前世的前世我只活了二十岁,是个战士,死在军阀混战的年代,被人随手掩埋在一座坑里。我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做事也就另类,我相信过桥的那一刻在孟婆背后耍了点小聪明。
我轻易地就找到了那座熟悉的山岗,从山底往上看,根本就不会让人发现那是一座葬满几千人的坟头山。沿着一条林荫小道盘旋而上,在半腰即可见到枯黄的茅草丛里一座座墓碑排列有序,一律面朝南方。我穿过一排排坟墓终归徒然,因为我无法知晓哪一座墓碑是我的。但我在无数次的梦里,清楚地感觉到墓碑上有我的双眼,通过墓碑上的眼睛我能望见山下的学校、医院、部队营房、川流不息的车流、绕山而过的一条清澈的江……在每日清晨,我甚至能听见打渔人的歌声。在那样一个洒满阳光的午后,我坐在墓碑丛里沉思许久,是在对前世的缅怀吗?还是在解今世的遗憾?或是在对后世的瞭望?我无从知晓答案。
前世能间断地出现在脑海,那么,后世的影子不久以后便接踵而至了。前世在潜城的南方,后世却在最北方。因为,在无数次的梦中,都有一座小屋飘移而来,小屋身处林莽之中,白雪皑皑,那些林木多半是白桦树。我却是冒险中的一个,拥有三个妻子,一个具有母性的温柔,一个具有知己的心心相通,一个具有小妹的娇气。在那么多的冒险人当中,我只是其中一个,每天早晨出门,晚上归家。夏天淘金、寻找宝石,冬季打猎,不能不说这是我今世喜欢并向往的一种职业,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我的三个妻子每日晚上都点着灯火在小屋院前翘首盼我平安归来,我的归来就是她们每天的惊喜,然后给我一个又一个的拥抱。抖落满身的积雪,我进屋,坐到大炕上大碗喝酒,给妻子们讲述天方夜谭的故事,然后拥着她们在温暖的被子里入眠。对于后世,我只了解了这么一点,但已足够。
现实里,许多人不会相信有前世后世,只相信有今生,其实大可不必在意,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思维方式,旁人不必去评说,反之,旁人也不必断然地否定我的前世后世,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自有归途。也许,前世你只是一条狗或是一头猪,后世你可能成一条快活的鱼儿或自在的鸟儿。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5 11:30重新编辑 ]
1人来点“赞”金钱+20
游园惊梦 金钱 +20 平安夜的惊喜. 2012-12-24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3楼 发表于: 2012-12-24
有时,梦似乎会变成现实,看着梦里的场景一幕幕上演.内心里是非常害怕的.没法解释.难道那就是前世.
天青色等烟雨

4楼 发表于: 2012-12-24
三个老婆,怎么相处.
天青色等烟雨

5楼 发表于: 2012-12-27
我与果园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独自去一个地方。我与这个地方一见如故,如同梦里的故乡,又如同我心灵小憩、抚慰灵魂的港湾。沿着潜城到谢场的公路行有三里,便到一个叫戴滩的村庄,有一条凹凸不平的水泥路往西延伸,行至一个村落,这就是果园场。一条小河至西向东将村落分割成两半,小路的南侧隔三岔五地生长着槐树。到了一个丁字路口水泥路没了,一边是往西,一边是往东。下坡往西行是石子路,几十米远处,有一株树,这树的半腰长着一个活灵活现的女性生殖器,裸露着面向路人,我第一次见到时便哑然笑了,想拿出手机拍照吧,不太好意思,心想拍了传到网上吧,怕人笑话,骂我低俗。我喜欢的还是往东去,这是一条土路,那边有三排人家,门牌号上印着“果园场3—”。
这三排人家的房子一律被北朝南,各有特色。最前排的是近几年建设的小楼房,右侧是一片李子林,李子树龄起码有二十年了,李子林旁有小块地的橘子树和橙子树。在春天,李子树上一片雪白,宛若梦境,南风吹来人醉其中,花瓣飘落如雪片纷飞。橘子则成熟在秋天,一个个水灵灵的挂在绿色枝叶间,走近便有橘香扑鼻。橙子则挂在冬天的冰雪里,我不知道是主人有意而为不去采摘,还是橙子原本就该在寒冷的冬季成熟。冬天本该是萧瑟的,此地却因为有了橙子树的绿意浓浓生机焕然,让这里的冬天眼前一亮。那些橙子个头真大,压垮了枝桠,黄澄澄的让人看着喜爱。果园场名副其实,但果园场已经不是以种果树为主了。除了我提到的那些果树,还有一片稀稀疏疏的梨园,那些梨树似乎风烛残年,无人顾及,每到夏天还能勉强结一些梨子。面对日渐稀疏的果树,我只有在想象里,去揣测果园场二三十年前的辉煌,去追寻它果实累累的季节。
我最初无意间来到这里,是被它迷人的乡景、古朴的房屋所吸引。上了一些年代的房子都处于第二、三排,有楼房也有平房。那样的楼房在潜城已经少见了,也可称之为“土楼房”,即楼面未经妆点,未铺瓷砖、粉刷,仅是发白的水泥或是红砖,第二层顶端直接盖瓦,这种房子显现出了江汉平原的农民们简单的一种建筑思维——两个房子上下一叠就是楼房了吧?这些土楼房大多已无人居住,它们的主人要么外出打工了要么是嫌它土气,喜新厌旧重新在前面盖了新居吧。房子前后生满了杂草,房前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几丛翠竹点缀周围。红砖黑瓦盖造的平房似乎还有人居住,看到这类屋子使我怀想童年,那个时侯我家也是这样的房子,所处年代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在这年初夏,我作为一个陌路人闯入这片领地,看到的景象是路旁槐花挂满枝头,一窜窜的花朵似恬淡的笑脸迎风招展摇摆于枝头惹人怜爱;小河清澈,河边有绿色芦苇、蒿草、艾草正繁茂生长,一群群鸭子嬉戏于小河中央。将车停于一块青草地上,我站于天地间酣畅呼吸这乡野的空气。沿一条林荫道,漫步向东而行,那里已无人家,四周是绿油油的田野,一只只野鸟儿欢快的在头顶掠过,回头望那辆红色的思域车,她正安静地歇在绿草地上、开满金银花的篱笆旁,似在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一举一动。这是我真正意义上花自己钱买的第一辆车,我喜欢她线条的流畅外形上的动感,我想她能猜透我那刻的心思,在人世的纷杂里,她也一定愿意陪我走过困境、孤独、烦恼,分享我的欢乐与喜悦,随我漂泊浪迹天涯……即使我失去了所有,即使我一生再无人陪伴,我想以后只要走到这里便能唤醒我往昔的一切,因为身边的一草一木已与我熟悉,我向它们袒露了心迹释放了压抑,这一片小小的天地足以安放我的灵魂以及那颗历经许多事儿想过许多事儿存放过许多事儿忘却过许多事儿的心。
再一次来到果园场是在秋天,父亲的责怪母亲的唠叨原本还一路跟随缭绕在耳际,可见到这里的一切融入到这里的一切,我已耳清目明,心灵像洗过的一面镜子。关掉手机,谁也不知道了我的去向。田野里稻子金黄一片、棉花正争先恐后地绽放,农人们的房后挂满红似火的柿子,碧蓝的天空里有两朵雪白的云正一步步靠拢,我抬眼看着它们慢慢的融汇在一起,似两团互相爱慕的心结合在了一起。
如果可以,我愿意做果园场上空的一片云。
如果可以,我愿意是果园场路旁的一株草。
我想,生活在果园场的人们一定是幸运的,他们拥有洁净的空气、拥有绿草蓝天、拥有绵长的小路、拥有欢欣的小河、拥有无边的田野、拥有挂果的树木,拥有一片自由自在的天地。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5 11:31重新编辑 ]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6楼 发表于: 2012-12-27
图画都出来了.
这个是真正在的?春天的时候去可以找到?
天青色等烟雨

7楼 发表于: 2012-12-27
去找吧,但愿能带给你心灵的洗礼和震撼!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章华路

8楼 发表于: 2012-12-27
很享受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
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去找吧

9楼 发表于: 2013-01-04
表舅
2001年的三月八日,我第一次踏上广东的土地。之所以来到这陌生的南方,是因为全中国人都以为这是个创造奇迹和财富、实现梦想的地方,年少轻狂的我也不例外、脱不了俗念,不顾家人的反对和忠告,孑然一身登上火车。到达广州是终点,下车时间是凌晨。出站半小时后,身上仅有的五百块钱被骗走了三百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不得不感觉到外面世界的可怕,对未知的路途充满了恐惧。还好,我之所以敢于来到这里,还是有张底牌的,那就是尽快找到表舅。表舅在这边待好几年了,我曾对他说过,要是在家里呆不下去了的话,我就去广东先在他那待些天数。
说到这个表舅,其实在平常我并没有过多的接触机会。他原本是村里的电工,后来被人带去了东莞,负责组装一种搞电镀用的机器设备。当我在东莞东城区一个叫石井的小村见到表舅时,心里那种茫然感消失了。表舅当时已经四十出头了,家人也不在身边,每个月有两千多的工资,可抽的烟却是两块钱一包的“金芙蓉”。
表舅的厂子很小,除了老板,他就是负责人,厂房是一间门面,阁楼上是办公室兼宿舍。我就先在阁楼上入住了下来。白天,我拿着简历四处找工作,心高气昂的我一心只想找份坐办公室的活儿,以为自己有几把刷子便想寻个大集团或大厂子做个厂报编辑。哪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连寻了四五天也没个影子,哪有什么招聘编辑的?去了一些职业介绍所,结果都是骗子,连表舅给我的几百块钱也被骗得精干。还有那些电杆上、墙壁上的招聘广告,不管是招普工还是招技术工、文职员十有八九也是骗人的鬼把戏。我不好意思向表舅借钱,尽管他每天都过问我需不需要钱,其实我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了。到了晚上,心灰意冷的我就跑到石井的街上独自闲逛。那里的街道霓虹闪烁、笙歌艳舞、服装店面数也数不完,下班后的工厂里的花季女孩子们三五成群结伴在穿梭,看得我眼花缭乱。在这样光鲜、繁华、自在的世界里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没有我生存的空间,原本抱着极大希望来广东的我,被现实击碎了一个个五光十色的梦团团后,失落会有多大呀?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走遍了石井村的角角落落,直到街上的人稀稀疏疏了,路灯照在紫荆花树上投射下一片片奇形怪状的影圈儿,我却还没意识到已经很晚了,没意识到这里的治安其实很混乱。街头的一些小混混们已经干上了,惊叫声、奔跑声打破了夜的宁静……表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面前,拉起我就走,一路数落我不该乱跑。
后来表舅打听到深圳宝安一带招聘厂报编辑职位的比较多,就让我过去找找。
也许是阴差阳错,或是原本命运就该如此,厂报编辑没找着,在路过一所外来工子弟学校时,遇见了一个六十岁左右的校长,那人有长者的风范、父亲的慈爱,我们交谈甚欢,于是,我又操起了老本行,吃起了“粉笔灰”。在拿到一个月工资后,我赶回东莞如数还了表舅给我的钱,还给他买了一罐铁盒“红双喜”。其实,离开的那么段时间里,我很想念表舅。常常记起表舅指着自己头上的某一处,坚决如铁地对我说:“来,将这根白发给我拔下来!”我笑着说:“老了嘛,拔它做什么?”我那时不明白、也没有想过、更没有注意过表舅虽然身处社会的底层其实也是很注重仪表的人,珍惜的生命的人。他明白自己的一双儿女都还未成家、他还没有完成人生中应该尽到的责任,他还需努力地去挣钱养家糊口。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再也没有去东莞看望过表舅,在那个岁末当我决定要离开宝安打道回府的时候,想起了表舅,于是就打他的电话准备过去看看,可一直处于忙音状态。我想,马上就是春节了,表舅肯定也会回家,到时候见也不迟。
可当我经过一夜长途车的颠簸到家后,噩耗就传来了:表舅因煤气中毒已经身亡东莞了!
他死的时间恰好是我打电话给他的那一会儿。
我一直后悔,为什么我不能提前一点时间给他打个电话,那么他或许就不会死。
几天后,表舅的骨灰盒被运了回来。
表舅的母亲依然健在,我喊作“前外婆”。在他们的村子里,原本我有四个外婆,家住外婆左边的和右边的外婆都已作古,目前健在的也就剩下两位了。办理丧事的那几天里,“前外婆”被提前接到外地亲戚家玩去了,这是为了不让她知晓儿子已经离开了人世。而“前外婆”一直最挂念的就是这个出门在外的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于“前外婆”|来说打击会有多大可想而知。纸却又包不住火,隐瞒了有一年多的时间后,“前外婆”才知道真相。我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象当时外婆是怎样去婉转地对“前外婆”说出这件事情的。
表舅离开人世十年了,写下此文,以作纪念。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5 11:32重新编辑 ]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10楼 发表于: 2013-01-05
又上大戏了
奕讯传媒独家代理项目--影院映前视频广告 | 网站图文/视频广告[潜江资讯网、潜江人论坛、潜江房网、潜江车网、潜江美食网] | LED视频广告  电话:+86-728-6252345 ;6891234 网站:http://y-sun.com.cn

11楼 发表于: 2013-01-05
绝对的文字,说起女人来,说好听点呢叫比校张扬,说的不好听呢叫流氓。
说起曾经的童年,成长.亲人.朋友.对现实社会的认识和感受又是那么的沧凉和惆怅。
总像一首忧伤的曲子回旋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而我只能这样.

12楼 发表于: 2013-01-05
回 谎言就是谎言 的帖子
谎言就是谎言:绝对的文字,说起女人来,说好听点呢叫比校张扬,说的不好听呢叫流氓。
说起曾经的童年,成长.亲人.朋友.对现实社会的认识和感受又是那么的沧凉和惆怅。
总像一首忧伤的曲子回旋 (2013-01-05 10:44) 

这个网名不是换成了游园惊梦么?另外还舍不得再注册了啊?
关于女人,你对我的理解怎么就那么爱专挑个别地方来看待呢?
关于曾经,关于生死,关于朋友、亲人,我的文字,应该说你的理解还不错。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13楼 发表于: 2013-01-06
远去的河流
最近两年来,我的业余时间多了起来,好似个退休的老头儿,寻思着给自个儿找点乐趣。先是买来几盆花喂养,以为是件简单的事情,以为每天浇浇水、施点肥料就能养好,却事与愿违,那些花花草草命短的只活了个把月,命长的活个半年就留下了一堆空钵子在客厅里、在阳台上。我空叹道:“这些花草的命怎就这么娇嫩不经养呢?想当年在乡下我随手往地里插一根栀子条都能活出一片灿烂的花朵来。”罢了,看来我不是养花的人物。见一些老老少少都跑去钓鱼,我便萌生了钓鱼的念头。转念一想:妈拉个巴子,现在哪还有什么鱼钓啊?到处的河流都被污染了,估计都是在人家的鱼塘里钓吧?可一打听,大部分人还都是寻找河渠在野钓。这样一来,有了可行性,我便上街买钓鱼装备。还别说,卖渔具的小店在潜城越来越多了。
有了一套完整的钓鱼装备后,我就开始寻找河流。寻找没被污染并且有鱼儿的河流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好在家里有辆闲置的四轮车子,我便开着它到潜城郊外的村野里四处转悠。凡见到有人持杆在某条河垂钓,我便驻车下来一起钓,这个搞法时间长了就有了新想法:别人吃过的“草”不新鲜了,鱼儿不多还很精明不易上钩,每次收获不大,甚至连一碗鱼都钓不到,白白浪费了油钱。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再去寻吧,再去转悠吧,越偏远越无人涉足,越能有收获越能有惊喜,于是,潜城郊野里的以及邻县市的沟沟渠渠都让我目睹了风采。
寻找河流的目的是为了垂钓,钓到鱼心情自然不错,越钓越来兴致,可钓不上鱼来的时候、鱼漂没有动弹的时候,我只能两眼望着河流。有的时候,是在某条长满荒草的小河边、有的时候是在某条流淌的大河边,我持杆与河对视,静止的小河里水草随着风儿摇摆,偶有蜻蜓飞来落于杆上;要是流动的河流,我在它的岸上站久了就有随它而去的感觉,像是一条漂浮的小船,河水托起我去往未知名的地方,两岸的树木、杂草、田野在视线里逐渐后退、后退,乘风破浪,或勇往直前或迂回盘旋穿行在大地上;闭上眼睛,想象蓝天白云、白云下的飞鸟,它们和我结伴一起去寻找远方的秘密……困了,就在河岸的草坡上打个盹吧,聆听大地的声音、感受河流的温柔,大地的胸膛宽厚、河流的情丝缠绵。我想,鱼儿们肯定不是河流的主宰者,它们只是一群群渺小的生灵而已,能带给人们一点乐趣,能改善一下人类的胃口,唯有传说里的水鬼们,它们或许能主宰每条大小河流。在众多的水鬼类里,我感兴趣的还是红伢儿,那是一群生活在水里,偶尔也能上到岸坡上来的红色小孩,水底是它们栖息的巢穴,在那阴暗的世界里有它们的乐园,它们是富有灵性的生物、通晓河流、深潭的语言,懂得水与岸的关系,也一定掌握着所生活的那一片水域的秘密。在小的时候,我对红伢儿充满着恐惧,现在却在想象里满是对它们的敬畏之情。
浏览过大大小小的河流后,我对每一条河都有着深深浅浅的感触。它们,有的满目疮痍、所到之处臭气熏天,好似一个患有绝症的人,不停地呻吟着;有的保有着难得的活力,鼓起精神、怀着坚定的信念奔向远方;有的好似一个稳重的男子横亘在田野里思考着问题……其实每一条河流都有生命,它们有的活得很精彩也有的活得很艰辛还有的活得很颓废。就拿我们潜城市区人所熟悉的城南河来说吧,在它流经城区的这一段,近几年来被妆点得有模有样:河坡上修葺了人工大理石砖、围了护栏、栽上了观赏苗木、建起了别致的凉亭,可它的水质让人不敢恭维,不知道有多少个排污口对着它在肆意开闸放水呢,水里不仅没有鱼儿,连苍蝇蚊虫都不敢贸然靠近,这是我所说的城南河上游的景致。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它还能起死回生,上游虽然被人为地扼杀了生存的空间,可在它流出市区六七十里后,慢慢地还原了一条河流应该有的本质,河水逐渐由墨转浊,由浊转绿,由绿转浑黄,水里有了大大小小的鱼儿。当我寻到渔洋镇与总口农场交界处的一片林地里的时候,发现了一条不大不小的流动的河,周围没有人家,岸上的林间有野兔和刺猬,河中有打渔人划着小船,虽然那一段水域的鱼挺多,水质不是很好,有点营养过剩,但也许是鱼儿们正是适合在这样的水质里存活吧,鲫鱼、黄蛄、草鱼、鲤鱼、鲶鱼还有其它杂鱼多得数都数不清。找人一打听,此河正是每天从我们楼宇之间穿越而来的城南河。
要想读懂一条河流,需要我们去追随、去跋涉,需要我们用心去聆听、去阅读、去感受。
每一条远去的河流,如一本书,记载着故事;如一个人,有着思想和情怀;如一条生命,能活出一片灿烂抑或精彩。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7-11 09:45重新编辑 ]
1人来点“赞”金钱+20
游园惊梦 金钱 +20 喜欢. 2013-01-07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天一

14楼 发表于: 2013-01-06
要想读懂一条河流,需要我们去追随、去跋涉,需要我们用心去聆听、去阅读、去感受。
[color=red][size=7]潜水,深水,潜深水,深潜水![/size][/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