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3924阅读
  • 84回复

[潜坛写手]《荒草湮没的年代》(随笔连载)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30楼 发表于: 2013-02-13
回 绝对的绝对 的帖子
绝对的绝对:消逝的婚礼
一个人最美好的回忆是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事情无不例外的都发生在童年。俄国诗人叶赛林说:“你想成为诗人吗?那就到你的童年里去寻找吧……”有位中国作家也说过类似话,一个人的童年丰富与否决定了他能否写出异彩纷呈的作品来。可见,童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是 .. (2013-01-26 11:22) 

哪天去吃完酒后,说不定能牵一头大白猪回家呢。那一年要牵多少头猪回去啊

31楼 发表于: 2013-02-18
绝对,期待一篇过年的记忆!

内容来自[手机版]
离线人生是苦
32楼 发表于: 2013-02-20
http://www.1ting.com/player/b5/player_552919.html
美文应配好歌!
离线人生是苦
33楼 发表于: 2013-02-20
应配凤飞飞   西湖春
34楼 发表于: 2013-02-24
回 绝对的绝对 的帖子
绝对的绝对:我与果园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独自去一个地方。我与这个地方一见如故,如同梦里的故乡,又如同我心灵小憩、抚慰灵魂的港湾。沿着潜城到谢场的公路行有三里,便到一个叫戴滩的村庄,有一条凹凸不平的水泥路往西延伸,行至一个村落,这就是果园场。一条小河至西向东 .. (2012-12-27 10:44) 

果园场还有个名字叫肖垸,我的父辈就是在那个地方生活的,我的叔伯兄弟还有好几个就是该村人,而我已未曾到那里许多年。
35楼 发表于: 2013-02-24
回 绝对的绝对 的帖子
绝对的绝对:表舅
2001年的三月八日,我第一次踏上广东的土地。之所以来到这陌生的南方,是因为全中国人都以为这是个创造奇迹和财富、实现梦想的地方,年少轻狂的我也不例外、脱不了俗念,不顾家人的反对和忠告,孑然一身登上火车。到达广州是终点,下车时间是凌晨。出站半小时后,身上仅有 .. (2013-01-04 21:05) 

大约在2001年的2月18日吧,我也是第一次踏足广东这块土地,当时的想法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在这里有改变命运的机会,然而在经过最初的新鲜感过后,就是迷茫;在接下来的4年里我经历了人生中太多太多,欺骗、懵懂、无知、这些东西在我建立价值观人生观的时候充斥着我的脑海,出生农村,从小没人告诉我人情世故怎么做、我的人生应该怎么走,也许就这样沉沦了;但是转折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最终我花了3年时间重新改造世界观,直到现在定居广东,我时常在想,如果我当时的选择是继续从事咱们潜江人最多人从事的职业,我的今天又该是什么?

36楼 发表于: 2013-02-24
回 珠海潜江人 的帖子
珠海潜江人:大约在2001年的2月18日吧,我也是第一次踏足广东这块土地,当时的想法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在这里有改变命运的机会,然而在经过最初的新鲜感过后,就是迷茫;在接下来的4年里我经历了人生中太多太多,欺骗、懵懂、无知、这些东西在我建立价值观人生观的时候充斥着我的脑海,出生 .. (2013-02-24 18:12) 

每个走出去的人,应该是为了更好地回来。树挪死人挪活,君不见很多外地牌照的豪华车在春节回来不就是很好的证明吗?
记住,走出去,是为了更好地回来!!
想搞谁就搞谁的狗官终究会搞错对象惹一身骚!

37楼 发表于: 2013-03-28
春天,春天,蚂蚁默默无言


当我已经习惯寒冷的时候,春天却像一个成功的偷袭者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它带来的泪水濡湿了我的思维,使我的脑袋沉重地耷拉下来。早春的天空总是那么阴暗,那么了无生气,似乎在强迫我回想人生中的暗淡时光:童年的恐慌、少年时代的忧伤、青年时期的失恋……一切苦难都跟春天的轻浮和骄狂有关。像一个碎嘴老太婆聒噪不停的春雨正让人无比必厌烦,突然从天而降的晴日,把大地上的油菜花燃成一大片轰轰烈烈的火焰,我的心头刚刚萌发一点点暖意,所有的火焰又在风吹雨打中熄灭。这是老天故意在揉搓和捶打我的灵魂。忧伤、快乐、欣慰、希望、失望、绝望、惆怅、寂寞……像一个个锯齿轮流折腾着我的心灵。呵,时光易逝,青春一去不返,梦想……永远是梦想。在梦想中耗去的是生命,是梦想本身,是一个又一个稍纵即逝的春天。
当我把她领上那条被油菜花覆盖的隐秘小径,天蓝得太玄乎,花热烈得有点矫情,草和叶绿得像要渗出汁液来,她的笑容灿烂,我的脚步轻盈……但是,前面的小河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只好从原路返回,再次拨开那一丛丛火焰,有几朵颓然落地——这次小小的碰壁成为一个神秘的隐喻,一年后我挥泪作别油菜花和纯情。在春天步入爱情是危险的。春天是一个陷进,或者是一个迷宫。春天的嫣然一笑宛如希腊神话传说中美杜莎的目光。为了不让自己变成石头,我在春天常常垂下头颅沉思或者忏悔。我几乎忘了一项春天的活动叫作“踏青”。春光明媚、桃红柳绿之日,携三五友人去郊外作潇洒之游,或高谈阔论,或浅酌低吟,是古代文人的风雅。对我来说,寻找三五趣味相投而又同时得空闲之友,实非易事。几乎所有的人都忙得像马达一样转个不停。他们忙得忘记了一切季节,而我太难忘记春天,因为春天使我神经过敏,春天让我惶惶不安。
谁提起到乡下“挑马兰头”的话题?青青的马兰头布满田头和路边,一把剪子、一只竹篮,一个两小无猜或者情投意合的伴侣,一些阳光和一些笑声……快乐并不在于马兰头的实用价值,而是挑马兰头的过程中,那无比清新芬芳的空气和话语,那流淌在天地间的情爱和阳光搀和在一起的迷人气息。但一切的诗情画意都已远去,让我吟起:“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的诗句黯然神伤。啊,总是孤独,孤独……甚至不敢把“孤独”说出口,怕有人指责我无病呻吟,指责我附庸风雅,指责我把孤独当作高级玩具。一天天躲在蜗牛壳似的居室里,面对无穷无尽的文字……无论它们出自别人的笔下还是出自自己的笔下,很少能散发马兰头那样清新的芬芳。有时我厌倦了这些没玩没了的文字,真想一头扑到长满马兰头的大地上,拼命地嗅那销魂荡魄的气息……
谁让我在饱经风霜的岁月里顽固地保留对季节的敏感?在开满油菜花的大地上放风筝的一瘸一拐的残疾儿童,宁静的夏夜在二胡苍凉的旋律中回首沧桑的盲人,在深秋的寒霜里踽踽独行的漂泊者,白茫茫雪地上一只麻雀的血迹……这一切总是让我怦然心动。在季节的转换中,生与死、苦难与欢乐争相拍动它们的翅膀,比赛着谁飞得最高。虽然结局早已设定,但过程依然充满悬念,每一个细节都曲折动人,每一滴泪水背后都站着一个海洋。
哦,春天,春天,蚂蚁默默无言……

想搞谁就搞谁的狗官终究会搞错对象惹一身骚!

38楼 发表于: 2013-03-28
今天状态不佳.
明天细细回读.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而我只能这样.

39楼 发表于: 2013-04-06

宛如风筝

踏入而立之年,我还在有限的弥足珍贵的岁月里享受着单独的快乐。从前两年开始,我的朋友们一边在埋怨着婚姻是围城的同时一边就像排了队似地纷纷成为新人,我开始一次次的赴宴,直到前些日子最好的玩伴也定下婚约。亲朋好友也愈益关注我的生活,以中国人特有的热情和让你不知该如何应对的热情。总之最关键在于想让我明白在对优秀与幸福的抉择时一定要高度明智。
我还记得小时候听大人讲故事的情景,那时所听到的最美的地方就是天堂。后来有人把美满的婚姻也比作天堂。幼时的我对天堂的理解是:天堂一定很美,要不去的人为什么没一个愿意回来?想到即便是得到幸福也将是要去走一条不归路,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惶恐。
当我真正长大时才明白,要去承当一个人的感情或是将自己的情感托付一个人都不是件简单的事。爱或被爱是一种近乎奢侈的幸福,我可以不在乎很多东西,但我珍惜幸福,而真正的幸福实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无数的琐碎、平凡去一丝一毫得以慢慢兑现的。我从没怕过爱情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怕的是即使是真挚的爱也有着无可弥合孤独的裂缝。
过完二十岁生日以后至今的岁月,我都忙着成为一个父母师长眼中优秀的孩子而不敢懈怠,读不完的书,求不尽的完美,生活被忙碌压成一张薄薄的书签。寂寞也是要有空间得以舒展的,而我的寂寞刚刚一抬头还未来得及张扬就被压回了头。我一边咀嚼着单独的洒脱一边吮吸着孤单的落寞,一来一去的时间就在不经意中流过了。我以为,人的一生的每个阶段都有着属于它的美好的东西,我相信爱情是存在的,那些不相信爱情的人是不相信曾经有过现在已不复存在的人。这样不是太过简单就是太过贪心。在我可以无限接近爱的内核的时候将尽全力去做,如果有一天当我跨进婚姻的界限都无法企及爱的本质, 我也不会去否定爱情,只会埋怨自己。
有时候和朋友聊天,我才会觉得自己的心态就像一个飘摇的风筝。飘啊飘得,而那个线团不知道散落在哪一个不知名的角落。终有一天这个线团会被一个人不经意地遇到,就在那一刻,于千百人中的那一个,那一时,那一地,她能拾起那个线团然后以耐心以沉静以爱开始收线,这只风筝开始回来,那一刻,他会明白:风筝飞得再高,那根细线将是他的全部。
想搞谁就搞谁的狗官终究会搞错对象惹一身骚!

40楼 发表于: 2013-04-06
女不过三十.男不过三十五.这是我的标准.
不然都是错误. 祝福绝对.
天青色等烟雨

41楼 发表于: 2013-04-06
可惜我传不好歌,不然就配那首你喜欢的未日不孤单.
好.我们来听歌.只有人教视频上传.那就先传视频.

[ 此帖被瞬间空白在2013-04-09 08:22重新编辑 ]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而我只能这样.

42楼 发表于: 2013-04-08
回 瞬间空白 的帖子
瞬间空白:可惜我传不好歌,不然就配那首你喜欢的未日不孤单. (2013-04-06 21:51) 

我也传不好啊?咋办?你请人去吧
想搞谁就搞谁的狗官终究会搞错对象惹一身骚!

43楼 发表于: 2013-04-12
雀斑女孩


茫茫人海里,脸上长有几颗雀斑的人并不少见,但脸上长了比较多的雀斑的女孩却不多见。在我的小学时代,班上就有一位长了雀斑的女孩。在那样的年代,男同学和女同学都不怎么说话。在我的印象里,班上所有的男同学都不敢和雀斑女孩多说一句话,而我更加不敢。至于是什么原因,我想,一是因为雀斑女孩虽然脸上带有一些雀斑,但并不影响她的美丽;二是因为她是个特别敏感的女孩,和男同学一讲话就会脸红。我从小也是个非常敏感的人,对人对事都特别在意,谁谁说了某句话我都会联想好一会儿,猜想是不是在说我呢。那么小的年纪,我们似乎都懂得了男女授受不清这句话的的含义。我能感觉到班上大部分男生其实都喜欢着雀斑女孩,但这种事儿谁也不敢挂在嘴上。至于雀斑女孩的心里喜欢着谁,大家都不可能知道。有一回,班主任调整座位,把我安排成了她的同桌。然而我们只做了三天的同桌,座位就又被调换了,在这三天里我们没说过一句话。她也知道我是个害羞的男孩,彼此之间在写作业的时候生怕挤过了红线。
在懵懵懂懂里我们过完了小学,上到初中雀斑女孩居然又和我同一个班级,但是我们再也没做过同桌,原因是我一直个头不高,总是坐在前三排的位置上。正处于青春期的年纪,雀斑女孩似乎放缓了发育的步伐,除了瘦弱以外,其它方面都比不了其她女孩子的那种朝气蓬勃。因此,她在班里男生心里面的位置也就不那么显眼了,她想什么说什么也就没人去关注了。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处于中上游,若是还在小学的话,她的成绩还能排在前几名,样子还算好看,因而能引起大家的注意,但转眼间她成了一个平凡的女孩。上学的时候我想过,雀斑女孩是不会喜欢我的,原因是那个时候的我一直搞不懂我究竟长得好不好看,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上到小学五年级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排到了倒数十名,还经常被老师打骂,爱哭鼻子,这样一个男生怎么能引起女孩子的兴趣呢?
弹指一挥间,我们初中毕业了,各奔东西。雀斑女孩上了一所中专,我又去上高中,再后来我离开了家乡,我的印象里早已没有了雀斑女孩。再说了,像我这样一个富有想象而又多情、敏锐的男孩子心里曾经不知道装有多少个少女的美丽形象,她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离家三年以后回到家里却能意外地再次看见雀斑女孩。那是一个天晴的傍晚,雀斑女孩倚靠在一辆自行车旁,似乎在等待谁。待到我下到楼来,她猛然注视着我,我一时不知所措,心里想着: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该不该上前打个招呼呢?
最终我还是放弃,我想要是她先打招呼就好了。她可能也想着,应该是男孩子要主动点。我们的性格决定了我们只能默默相视、擦肩而过。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马路的斑马线上,她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我知道那是她的孩子。现实与过去已经相差很远了,她和普通的农村妇女已无二样,看她的背影,最大的变化是屁股很大了,很大了,随着双脚的迈动,无所顾忌地摇摆着穿越马路。
或许年少时有过那样的经历,对于脸上明显长了雀斑的女孩,我天生有种过敏的反应,而恰恰在我遇到的每个雀斑女孩中,她们对我的态度不约而同的极其相似。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早已不是那个腼腆的小男孩了,在岁月的磨练里,早已改变了当初的自己,而对于这些雀斑女孩我天生的谨慎甚至畏惧,生怕碰疼了哪一根神经。有个雀斑女孩原本是性情活跃之人,原本在平日里就和男同事打情骂俏、勾肩搭背,但一见到我马上晴转阴,似乎刻意地保持着某种距离。我不信邪,主动和她说话,但收效甚微,得不到半点好,反而更加冷漠。为什么?其她的女孩子、女人都能和我正常的相处,而这样一种雀斑女孩却似乎命里与我相克,形如水火、冷若冰霜?但求一高人,能给我一个答案。
想搞谁就搞谁的狗官终究会搞错对象惹一身骚!

44楼 发表于: 2013-04-12
你自己有心结吧.有时候情绪都是可以感染到对方的.
[ 此帖被瞬间空白在2013-04-12 23:56重新编辑 ]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而我只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