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527阅读
  • 134回复

[潜坛写手]《我是凶手》--疑犯接龙小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金的书声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5
前面的话:昨晚,岁末,南浦网友16人自发小聚。彼此间常在线上嬉笑打骂,线下见面倒也是免了俗套;相聚甚欢熏熏然至后会有期。一觉醒来尤忆,出个命题作文刁难各位一下。是为开头。点进来了吗?谢谢你,当然谢谢不是重点,请接龙。
我是凶手--疑犯接龙小说

一.  一觉醒来
金书一觉醒来,想起昨晚网友聚会的情景来,忍不住回味了一下,哼起歌儿去刷牙。
他不经意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散乱的长发、消瘦的脸盘村托着一副桀骜不逊的神情,这正是他要的状态。

他索性用手饶有兴致地整理起乱糟糟的头发来。这样的好心情随着警察的来到,一切都改变了。
“佐佐死了?!!”金书简直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警察才不管他的感受,继续询问着。
金书尽管不喜欢这警察看他的神态,象是在审讯着罪犯,这使他的自尊和高傲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可他还是想从警察口中多了解下佐佐的死因。
佐佐是个刚从大学毕业、好爱广泛的小伙子,他在潜江市并没有朋友和亲戚,单独租了房子,白天忙着搞摄影,晚上就上网、写点文章。经常上本地的论坛,在论坛上认识一些了文友,参加文友们自发组织的“潜江文友见面交流会”后猝死于家中。
一向很清高冷静的金书在警察走后,陷入了深深地惊恐中。昨晚参加“文友会”的网友大都是第一次见面,佐佐热情开朗,和自己性趣相投,交谈也很多,他竟然就死了。
尸检报告的结果是谋杀,死亡时间是在子夜。现场有2个杯子,其中有个杯子内有无味无色的剧毒化学药品,死者系饮用了这种药物中毒导致迅速死亡;现场没有留下痕迹指纹脚迹。
谁是凶手?初步定格在当晚参加“文友会”的16个人中一位。
这几天,金书郁闷难当,一是经常被警察叫去问话,二是他也实在想不出这16人里面,到底是谁杀了佐佐?

二. 单独去喝
九万里风云比金书更郁闷,因为当晚上是他联系的佐佐,更因为他是个走路都绕着蚂蚁走的老实人。
当警察在找到他时,单位的同事都不惜去使劲拧自己的肉,以为看错了。九万也以为自己听错了。
尽管他没从沙发上跳起来,可他颤抖的手竟然把烟灰弹到了警察的水杯里了。
他回忆了一下,尽管只是昨晚的事,可看得出来,他听到了佐佐的死讯显得有一丝丝慌乱。

当晚文友们兴致都很高,酒也喝了不少。由于大家经常在论坛上交流,彼此都没有初次见面的陌生感,相反显得很亲切和投机。
聚会持续到了10点30分,大家才陆续告辞,先走的有天涯苦旅、刘玉、朱明安、灰色的壳、杜官恩、旗旗这六人,可也不能说他们不是杀人嫌疑犯啊!还有后走的10人中,最后和佐佐顺路一同步行回家是落花无声和梦哥有聊...想到这,九万猛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还记得在酒桌上,佐佐对落花无声说过:等会单独去喝个痛快!
落花无声在一医院当药品研究员,搞到剧毒药物也是很容易的事...
九万那颗善于思考的脑袋,此时,没有意识到落花无声给警察的描述,令他几乎进入了绝境。

落花无声是凶手,在大家心里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她的疑点太多了。

三. 你管我滴
当初夏在学校的办公室里被门房叫出去时,看到警察后兴奋得小跑了过去。她天真地以为那个被盗的单车有消息了,来通知她去领取的呢。
警察似乎在怀疑她谋杀了佐佐。当然,这只是初夏从警察的神色语气中捕捉到的信息,她很害怕,从心里涌出的害怕,瘦弱的肩膀都在颤抖。
“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是来调查一下情况。”
“我没杀人,你们走吧...快走吧。”她的语气急促而慌乱,估计她自己都没听清楚说的什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据落花无声反映的情况,你曾单独和佐佐交谈了很久。”警察的语气冷酷严肃,初夏知道,他们再等自己的回答,他们没得到想要的,看来是不会走了。“请你说下,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没...什么都没说,不...就说了下怎么写诗词的事儿。”初夏明显地撒谎了,估计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佐佐和你还说了什么?”
“好像...没说什么。”初夏头都大了,只想快点结束这次谈话。
其实,佐佐和她说的话怎么可以告诉给第三个人呢~~
佐佐对她说话时的眼神还那么地清晰,他身上的温度和他激情澎湃的语言都是那么的撞击着她...做为神交已久的网友,初夏很欣赏佐佐的才气和犀利的文笔。
初夏隐瞒了佐佐对她所说的中间的话,只是告诉给警察,他最后给我说的话是:“他说....你管我滴...你快走!”
啊?你管我的?你快走?
麻烦大了,没人可以听懂。“请你配合!说出你所知道的,是你该尽的义务。”警察对初夏这种避重就轻的态度很不满意。“你知道人命关天的事,是来不得半点马虎的。”
初夏委屈得眼泪都掉出来了,“我现在很乱.....”拭干了眼泪。“佐佐给我说——他藏在心里很久的一个秘密,他想.......”
“落花无声?怎么又是她?”警察自言自语的说。“她们之间谁说了慌?为什么?”


. 去找他们
警察这次第2次来局里找他了,他年轻有为,很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工作上一直是兢兢业业的,态度一直是积极向上。
这不,刚从小科长提升到了主任,局里很多人正眼红着呢,偏偏这期间警察老来找他,惹得办公室的同事们对他议论纷纷,闲言碎语说他什么的都有。
他一回到家,把公文包使劲地甩在沙发上,把妻子吓了一大跳。“得去找找他们!”


五.  怎么可能 --落花无声接龙
和平时一样,8点整,落花来到单位。只是有人比她更早,居然有几个警察?
她心想:难道又是那个讨厌的人,说了不理他,还不死心,居然找来了说客?哼,就算找再多人来也没用,说过分手就分手了。
她傲慢的走进办公室,警察尾随而至。
“请问你是落花吗?”“是我,有何指教”落花口气不太友好。
“是这样的,昨晚你是否参加了南浦书得以文会友的聚会?”
哟,不是他?那警察找我干嘛?落花滴沽“是的。”
“昨晚与你们一同聚会的佐佐在家中被人谋杀,听说是他送你回家的。我们想找你了解情况。”
落花闻讯顿时大惊失色、泪如雨下:“这怎么可能呢?你们一定在骗我”
昨晚的一切还历历在目,佐佐说过要永远和她在一起,她也想用生命来爱佐佐,怎么可能就这么去了呢?
警察对泣不成声的落花说:人死不能复生,请你节哀,仔细回忆当时的情景,这对我们破案有帮助。
只见落花犹豫了半响,神色飘渺,那些话是该说还是不该说呢?这可是佐佐告诉她的秘密,落花承诺过对谁都不说。
警察: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落花说:对不起,无可奉告。警察愤怒了:你这同志,怎么能这样呢,你知道,你也有作案嫌疑!只有你把情况说出来,才有可能洗刷你的嫌疑。
落花疯了一样:你们给我滚,你们说是我杀的,拿证据来,好,就算是我杀的,你们毙了我,佐佐死了,我也不想活了!5555555...
警察走后,落花回忆着:那天晚上,大家玩的很高兴。但佐佐情绪比较低落,落花一直在安慰他。
最后走的时候,佐佐要送她,落花也想和佐佐单独谈谈心,可是天涯非要送,说是专从深圳回来看她。见此情景,佐佐生气地走了,谁料到,竟成永别!55555...
究竟是谁杀了佐佐,难道是他?

六. 女人相片 --刘玉接龙
“你还别说天涯,我也想起了一件古怪的事情。”
刘玉惋惜之余,努力回忆说:“3天前,我到佐佐家里找他借长焦镜头,看到书房里晾着一张女人相片,好像是远处拍的,本想凑过去看看,看这花小子又盯上了哪家姑娘。不想佐佐一把扯下了相片,还瞪着我,要我少管闲事。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爱把漂亮妹妹照片拿来炫耀的。不过,我还是看清楚了相片里的人。”
“谁?”
“落花。”
刘玉沉默了三秒,接着说:“天涯,你分析下,佐佐的死是否和这张照片有关呢?”
“这是个重要线索啊,要是能找到那张照片,对案子会有帮助,你赶快去报告.....”天涯说了一半,慌忙改口说,“不不不,你跟谁都不要讲。电话里不宜细谈,等我回来再说!”
天涯平时就最爱看破案电影、推理小说,常说自己是服尔魔师,一遇到复杂的事件就兴奋地三天三夜不睡觉,更何况这与朋友相关的重要案子。放下电话,天涯给公司请了假,打车到了机场,坐了最快的航班直赴武汉。一下飞机,他又包的,马不停蹄,直赶潜江,那里,有个人正等着他。

七. 宝贝,你就是我的天堂 --天堂接龙
刑警办公室内,气氛凝重,简直压得喘不过气来。
“彭队,这是我们了解的初步情况,您看看”小崔边说边将整理好的材料交了过去。
一个三十来岁的人接过材料,此人便是彭队。说起此人可了不得,三十岁便是刑警大队的队长,一周前刚从江汉市调过来,刑警队的警员在私底下议论纷纷,他的后台一定很强。
“我们潜江市很久没有发生命案了,局里对这个案子很重视,局里要求我们刑警队务必在一周内破案,好给老百姓一个交待。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加强社会建设和管理,切实维护社会稳定……

小崔一听到这些大道理,就埋起头,心里犯嘀咕“天天都讲这些,烦都烦死了”,他抬头看了看其他的同事,禁不住笑起来,呵呵,和他都一样埋着头,就象挨训似的。这一笑,哪能瞒得过彭队,“小崔”,小崔经彭队这么一喝,立马耷拉着脑袋,嘴角隐隐的动了动。
“小崔啊,你对这起命案有什么看法,说说。”
“经过我们初步的调查,我觉得这起命案可以定性为情杀案。”
“既然定性为情杀案,你有什么证据。”
“死者名为佐佐,是个外地人,现在租住在潜江红军505号,据我们对房东的了解,佐佐这人朋友不多,和别人没有仇,也不是那种社会上混的,据此可以排队仇杀。但出事的前一天晚上,房东看见一个女人来找过佐佐,基于这个疑点我初步判定此案为情杀案,不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我们正在查,相信查到这个女人,这个案子就会好办了。”
“嗯,说的有点道理。”
“还有,死者生前曾和几个网友见过面,而且还相处了不少时间,我们对这几个都做了详细的笔录。其中落花无声的嫌疑很大
“落花无声?”彭队心里嘀咕道,不会是她吧。
时光倒退八年,那是一个阴雨朦朦的下午,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说“我们分手吧,我们在一起也不会有将来的,长痛不如短痛”。男孩望着女孩渐渐离去的背影,留下了伤心的泪水,此刻泪水化作雨下满天……
天堂哥一个身着警服的女孩子叫道,彭队听这一叫恍然醒过来
“天堂哥,我爸叫你今天下班后到我家吃饭去”女孩一双深情的眼神望着他。
“吃饭啊……”
“你到底去不去呀”女孩嗔娇道。
女孩是局长的千金,名叫稀饭,难怪可以对大队长这么说话。还有更深层的原因,稀饭一直暗恋着天堂。
难道她对他是一见钟情?其实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日子也不算短,那时稀饭在警官学院毕业后再江汉市实习过一年,天堂当时是稀饭的老师,所谓日久生情,情窦初开的稀饭爱上了天堂,可天堂对稀饭始终是以妹妹相待。
“天堂哥就去吧”小崔笑嘻嘻地说。
稀饭脸上顿时泛起了一片红霞。
“就你话多,做事去。”彭队喝道。
“稀饭,你看我这里事又多,如果能抽出时间我一定过去。”
“随你的便”稀饭说完头也不回撒腿就往外跑。
天堂又陷入了深思中……想着她曾经对他写的情书宝贝,你就是我的天堂。

八. 初恋难忘 --天堂接龙
大队长彭天堂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显示605分,想想也不早了,拿起警帽戴在头上。当他走到单位门口准备回家时,稀饭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正站在面前。

“走吧,我爸在家等你,他老人家还有事对你说呢。”
看着稀饭那充满哀求的眼神,天堂最终答应了:“嗯,自从调来潜江市,还没拜访过局长,今天借这个机会,去向他老人家学习学习。”
“那就快走吧”稀饭高兴的拉起天堂就往前面走,一点也不顾什么礼仪,完全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到了局长家门口。天堂提着一盒茶叶,听说局长爱喝茶,特意在超市里买了一盒。第一次到局长家,天堂显得有点紧张,不过镇定还是占了上风。
饭桌上的气氛很热闹,局长和天堂聊的很投机,稀饭则在旁边静静听。
“这丫头非要去你那儿,说能从你那能学到不少知识。”
“局长,稀饭挺聪明的,而且很能干,还是您教导有方。”天堂心想,她到底想干什么,放着轻松的工作不做非要到刑警队来,真是伤透脑筋啊。
稀饭一个劲地在旁边傻笑,天堂是没有办法呀,只好举起杯子敬局长。
回到家后,天堂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理了理思绪,落花无声总是在他的脑子里闪过,还有稀饭的那张笑脸,但最重要的还是人命案,才调来一个星期,就出了人命案,顿时觉得肩上的担子好重,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九. 冬雨洗不去的记忆 --梦壑接龙
醉意被不远处小学校出操的军号声吹散时,梦壑仍然紧闭着双眼。他眼睛睁开都有些吃力,口中呼出的乙醇分子,提醒他昨晚喝多了。在厨房做早餐的妻正好走过来,不无怨恨地说:“两天不惩罚你,你就想上天了!”
“怎么了我?”梦壑随手掀开被子,呼地坐起来。
“怎么了?你们昨天晚上究竟做什么了?”梦壑没有注意到,妻这次一改往日的单人称,用上了“你们”。
“不就是几个朋友在一起聚了一次吗?大惊小怪的!”梦壑一边穿衣,一边说。
“昨晚你手机差不多响了一夜,吵得我觉都没睡好,你看看你的手机,肯定有什么事。”妻口气缓和了一点,担心地看着梦壑穿衣服,顺手将一双白色的棉袜递过来。多年来,梦壑已习惯了每天由妻安排行头。妻是不看梦壑手机的,就算手机响到没电她也不会接。而晚上经常有电话打来找梦壑,他的手机晚上也是不关的。曾经有一次,因为手机没电了不知道而关机,梦壑曾被老板罚款50元。50元啊,对于梦壑这样的穷男人,可是一个大数。但除了老板的电话,晚上梦壑也是不接电话的。
梦壑听妻这样一说,顾不上系领带,趿上棉拖鞋,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起来。12个不同的未接来电排了一长溜!这就是说,昨晚有12个不同的人给自己打电话。梦壑想,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事了,不然不会这样的,可以说这样的事史无前例!
金书的电话排在最上面,也就是说金书是最后一个给他打电话的人。梦壑就回拨了金书的电话。
“梦大哥,出事了!”没等梦壑开口,金书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听语气,急促而焦虑。
“出什么事了?慢慢说,不要急。”
“佐佐死了。”
“啊??开玩笑吧,昨晚我们还在一起喝酒了呢,出门时还是你、还有天涯、落花和他一起走的。”梦壑面带笑容,根本不相信佐佐真的死了。
梦壑凭直觉,佐佐不会这么快就死了。如果佐佐是个好人,或者是只做一般的坏事的人,梦壑也许会相信他可能出现这样的事;但毕竟佐佐是个坏人,而且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佐佐不同于其他恶人之处,就在于他学历高、智商也不低,在做坏事事极其善于伪装,就算杀人放火也做得不露痕迹。记得刚到警局管档案的稀饭昨晚就谈起过,警局居然没有佐佐这么一个大恶人的犯罪记录!他会这么快就死吗?肯定不会。
“梦大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说的千真万确,今天一大早警察就找我问话了。说他是中剧毒身亡的。我有点怀疑昨晚有人学宋江了。”
“什么?学宋江??”梦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来梦壑看《水浒》就只是当消遣,根本没象金书那样刻苦钻研。他不知道宋江的什么作派与杀佐佐有联系。
“你忘了?我曾谈起过宋江招安后用毒酒诱骗兄弟们喝下的事?”
哦,想起来了。金书确实谈起过这事。但宋江作为老大,是为了朝廷,也是看透朝廷,这才出此下策的。昨晚就算要学宋江,也只能是九万,或者初夏,再不济也只能是天涯,他们的身份才与宋江相符。不过,梦壑觉得天涯从深圳大老远跑回来聚会,没有理由专为杀了佐佐。金书这样说,是否是在暗示什么呢?
“嗯。我想起来了,好象九万在聚会散了和我一起回家时,说过一句什么话。”
“什么话?”金书好象很想找到什么。
“当时我喝醉了,也没怎么记住。好象是说录音什么的。”
“啊?这就对了!”金书说,“有次佐佐曾对我说,想摔了九万的手机,说他总是用手机录他的音。”
“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你忘了?九万酒量那么高的人,才喝了半杯。昨晚他还说是胃不好,前几天才找在药房工作的落花,弄了什么新药治胃。鬼才信呢!现在什么都不多,治胃病的药到处都有,他为什么找落花弄药?这里面一定有问题!”金书停了停,又补充道:“梦大哥不要忘了,据说佐佐是被一种管制药品毒死的!”
“啊?未必是……”梦壑不敢想了,以自己与九万平常的交往看,他不相信九万会对佐佐有生死之仇,非要置佐佐死地而后快。
“快上班了,还在讲什么!”梦壑妻见他衣服也没穿好,催促道。
梦壑只得匆匆穿好衣服,走到餐室,胡乱拨拉了几口剩饭,准备出门上班去了。——梦壑不习惯吃面点,早餐一般都在家里吃米饭的。
走在上班的路上,冬雨绵绵,可昨晚的记忆却无法洗去。梦壑想,是谁杀了佐佐呢?他拿出手机来,再次查了一下未接来电,居然发现12个电话中,没有九万!


十. 疑云重重 --九万里风云接龙
听到佐佐的死讯,最伤心的是九万里风云。
佐佐是个好同志啊!想当初九万里风云来南浦拓荒,面对的是一大片沼泽,到处是丛生的芦苇和杂草,死气沉沉。九万曾向很多朋友求援,可他们都只是说几句“真佩服你的精神”之类的套话,然后耸耸肩,手一摊,露出个爱莫能助的神情,摇摇头就走开了,让九万尝尽了世态炎凉。
那天,佐佐背着画夹到南浦写生,被九万的精神打动,于是放下画夹,主动地帮起了几万。今天播一粒种,明天灌几桶水,没想到两个月过去,南浦居然姹紫嫣红,生机一片了。
昨天佐佐本来是不想来的,因为他答应要帮梦壑做一件什么事,时间很紧。可是九万非要他来,他抹不下面子,就来了。没想到这竟成了最后的晚餐!
九万是个比较沉静的人,他仔仔细细回想了昨晚的情景。一个场景突然浮现在他脑海:大家都忙着请朱明安签名赠书,合影留念,可是梦壑却和小芳躲在暗影里,交头接耳说了很长时间。
吃饭的时候,是小芳在斟酒,她先拿的是一壶中药泡的酒,酒液红褐色。但给九万斟满后,却莫名其妙地换了一把壶,酒色成了白的,然后倒给九万旁边的梦壑。
九万当时还问了一句:“梦壑兄,你不是天天喝滋补酒的吗?今天怎么换白的了?”
梦壑脸色霎时变了,然后才说:“医生说我这几天不适合喝药酒的。”
继续回想,九万突然不寒而栗了,又一个细节浮了上来:酒喝完后,他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当时没在意,现在想起来了,那壶不是小芳给梦壑倒酒的壶吗?
疑点又有了。从红军酒吧出来后,梦壑邀九万送小芳回家。在路上,梦壑接了个电话,九万还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嫂子查岗啦?”梦壑说了句:“她今天上深夜班,早晨六点半才下班。我可以乘这个机会玩大半夜了。”
后来他又说手机没电了,借九万的手机打了七、八个电话。
九万有点惧内的毛病,老婆打电话催他快点回家,他就拦了两的士,在钻进去的时候,小芳也说手机没电了。九万心急火燎的,随手把手机弟给小芳,然后就走了。走之后,梦壑和小芳又去做了什么呢?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梦壑为什么要说谎呢?还有,出了这么大的事,小芳怎么就销声匿迹了呢?难道这其中有什么惊天大秘密?这两个人都是九万的好朋友啊!想到这里,九万的心里一阵冰凉。

十一.我踏月色而来 --剑在接龙
天涯听见刘玉在楼里发出一声闷哼,当下一个鹞子翻身就要纵上三楼,不料发觉自己根本就还在地上,还踩中了一泡牛屎@#$%。他把自己想象成踏月留香的楚香帅了,忘了自己现在并不是在刀光剑影鲜衣怒马美人如玉剑如虹的小说中。
天涯苦笑,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咋就这大咧?他顺着绳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爬上楼,他一下子呆住了:屋子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刘玉赫然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天涯颤抖着把手伸向刘玉的鼻子,发觉他己经气息全无,他的眼却睁得圆圆的,直勾勾地看着墙上,天涯转过头:墙上是一行黑迹酣畅的柳体字:我踏月色而来。
一阵寒风透过开着的窗子,天涯打了个寒颤,他忽然后背又是一阵发凉,有被人注视的感觉,他回过头,是佐佐的画像,慈详地看着他笑着...
天涯拿出手机拔打了110,然后强忍着内心巨大的恐惧和伤感,合上刘玉的眼,当他的目光转到刘玉的手上的时候,发现他的手紧紧的捏着,里面好象有东西,天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的手打开,原来刘玉临死前抓住的是一颗麻将:九万。

十二. 要他签名 --园林路卖烧烤的大娘说我长得蛮象刘德华接龙
他在烧烤摊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园林路上来来往往的美女们,而且他还知道,从美女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左脸四十五度轮廓分明的脸和忧郁的眼神,然后他点从左边口袋里摸出一只白沙烟,很深沉地吸了一口:老板,五毛钱的锅帖,一碗花饭。
他熟悉这里的一切,就象他熟知左边是自己抽的白沙烟而右边口袋里永远装的是上班抽的黄鹤楼一样,可是这样一个夜晚,他坐在这个一个熟悉的角落里,他却无法象平时一样轻松下来。花饭里炒得很香,锅帖里的咸菜也酸得恰到好处,可是一旦他想起这几天里连续发生的命案,他的胃还是不由的收缩了一下。
他当然就是负责这起案件的刑侦大队长彭天堂,这个烧烤摊几乎就是他的半个家,因为他的大部分晚餐都是在这里解决,管摊子的大娘每次夸他张得蛮象刘德华的时候,他都哭笑不得:刘德华长得有我这么帅么?大娘还是坚持每天都要他签名,嘿嘿,因为他月底才能发工资结帐。
今晚刑警队己经把参加了那次聚会剩下的十四个人全部集中起来进行调查,他现在必须让自己理清一个头绪。
世上有无缘无故的爱,但绝对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二个人死的时候都留下了一些线索:一般人很难弄到的毒药,一张九万的麻将牌,还有一手漂亮的书法:无论如何,那个在墙上行吟的诗人绝对也和刘玉的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杀人动机呢?为财?为情还是为仇?
想了半天,他还是想不出一点头绪,心情却更坏了。
这是个死条狗都会有百把人围观的小城,现在一下子出了二起命案,小城里人人自危,参加聚会的那几个更是紧张,听说天涯在托人买坦克,金的书声今天在找人当保镖,朱明安把自家的架空层都在装十厘米厚的防盗门,九万每天坚待睡在床底,把被子里放了个枕头当真人,更离谱的是村里的小芳,居然在摩托车的后备箱里装了一个弹弓,还到公安局打听有没有防弹衣卖...
局长昨天被省里来的人骂得狗血淋头后,又把刑警队的人骂了个猪血淋头,不破案,工资一分钱也别想!看来,一会得去批发一条君键的烟到家里了。
走的时候,大娘口气很不好:警官,你哪一次给我结一次现款好不好?他签名的时候用了很大的劲,恨不得把心中的不平都发泄在纸上:园林路卖烧烤的大娘说我长得蛮象刘德华。

十三. 真爱无言 --梦哥有聊接龙
接到警方的再次传讯,梦哥脑门的汗直往下淌,千怕万怕,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审讯室里,彭警官目光如炬,看得梦哥心里一阵阵发毛,脑海里一片空白,一路上想的些借口都像长了翅膀,转瞬间都飞得无影无踪。
“梦哥有聊,我再一次问你,聚会当天晚上你究竟干了些什么!”彭警官一声怒喝,差点把梦哥从椅子上吓落下来。
“警察同志,我没杀人,真的没杀人啊!”梦哥一脸无奈地申辩道。
“你态度放老实点,我跟你讲,我们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不会再次把你请到这里来,”彭警官一脸严肃,“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招了,再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梦哥一听,鼻涕眼泪一下子汇聚在了一起,可他顾不上风度,仍反复念叨道:“警察同志,我真的是清白的啊!”
“那我问你,聚会结束后,你是不是和落花以及佐佐一起回家的?”
“是,是——不,不,不是!”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彭警官把桌子猛地一拍,“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九万早已经招了,他证明你们三个人最后是在一起的,要不要我把九万的证词给你看看。”
铁证面前,梦哥的心里防线完全崩溃了,连声说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警察同志,你能不能给我支烟。”(没办法,这都是电视看多了)
梦哥大口地吸完烟,然后开始机械地回答问题。
“那你把当天晚上的经过完整地讲一遍,记住了,每个细节都不许放过!”
“是,是,是。那天聚会结束后,落花说书声这小子太小气,十几个人只点了两个火锅,加上梦壑肚子大、九万个子高,好吃的都被他们抢光了,肚子里饿得咕咕直叫,我就说请她去影城吃烧烤。落花高兴地答应了,可不知咋地佐佐偷听到了我们谈话,也嚷着要去,我心里虽然很不情愿,可又不好意思拒绝。”
“你为什么不情愿,佐佐和你有什么过节吗?”彭警官逼问道。
“没有,没有。只是佐佐这家伙一直打落花的歪主意,我看不惯他的死皮赖脸相,所以有些厌恶他。”
“你搞错没有,人家佐佐可是落花的男朋友,你吃什么醋?”
“他们是好过一阵,可后来他又喜欢上了稀饭,落花知道后很生气,骂他是个花心大萝卜,总是极力逃避他。”
“所以你借这个机会,和落花走到了一起,并俘获了她的芳心。”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没带上其他任何杂质。”梦哥极力辩解道。
“那佐佐知道你和落花的关系吗?”
“知道,所以他很恨我,说我抢了他的女人,并多次扬言要找人做掉我,听说是找了一个叫什么天涯的杀手,让他从深圳潜回潜江借机干掉我。”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和佐佐已经是死敌,所以你就先下手为强,趁在影城吃烧烤之际,神不知鬼不觉地下了毒药……”
“冤枉啊,冤枉啊,警官!我们在影城点了些东西,可我和落花根本就没到那儿吃,而是打了包带回去吃的,佐佐什么时候走的,我根本不清楚。”


十四. 重要情节 --初夏接龙
窗外秋雨绵绵,雨打在雨棚上,滴答,滴答...让人心烦。
这样的黄昏最容易让人回忆往事。
佐佐那英俊的面容,凌乱的长发,深邃的眼睛,嘴角那抹邪邪的坏笑,又浮现在初夏的脑海。
“他怎么就这样走了呢?”初夏到现在还不愿相信。昨天警察的来访,让她的心情坏透了。
初夏和佐佐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在她的心目中,佐佐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他们通过网络成了很好的朋友。

昨天南浦书香的文友聚会,佐佐也去了,他好象没有多少话。初夏注意到,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就是落花。看他的样子,好象有很多话想和落花说。可是落花却一直被九万和梦哥他们围绕着,谈笑风声的,并且一直没有朝佐佐看一眼。
佐佐坐在角落里一副很失落,很失意的样子,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让初夏看了就很心疼。想去安慰他,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于是只有端了一杯咖啡给他,没想到,这竟是初夏给佐佐的第一杯,也成了最后的一杯咖啡。
当初夏端着咖啡走过去的时候,曾经问过佐佐,佐佐告诉她,说落花是他的初恋情人。这就是佐佐告诉她的那个秘密。
“早知如此,我应该陪他多说会话的。也许我当时和他一起走就不会出事了。”初夏望着窗外昏暗的雨天,自责地想。
昨天,聚会完后,她看见佐佐好不容易拦住了落花,看样子是想和落花单独走,可是,书声和梦哥好象也跟着去了。那两个也是落花的仰慕者。
是呀,还看见他们三个推推拉拉的!初夏过去劝的时候,佐佐就说:“说卡别滴,你快走吧。”她看他好象喝高了的样子,就要书声照顾哈他,自己就先走了。
哎呀,这样重要的情节怎么忘了告诉警察呢!初夏回过神来,来不及细想,拿起雨伞就冲进了雨幕之中。


十五. (待接龙中...)


【花絮】戳鸟大拐.我是凶手 --园林路卖烧烤的大娘说我长得蛮象刘德华接龙
“超现实主义魔幻史诗艳情武侠巨片《戳鸟大拐-我是凶手》第十五场,摄影师准备,演员准备,嘎事!”金书趿着拖鞋上场。
“卡!群众演员也是演员好不好?”金书发火了,“刘玉,不就让你装个死么,躺在那里一会儿抠脚趾头一会儿挖鼻屎搞个么事?你看人家桑枣子死得多专业,从她的表演中我们完全能看到一个死去的人对这个社会黑暗面的强烈控诉与对生命的向往,表情自然到位,肢体舒展得体,有张力,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算了,刘玉反正你也不想死,那你就别死了,安排你当个更重要的角色!有台词的哦!”
刘玉一个黑鱼打挺跳起来:“我可是群众演员里的大腕,我需要一个有台词的角色。”
“起码十句,”金书看着剧本,“一会我们镜头转到街上,你扮演买卤鸡蛋的路人甲,台词为----五香麻辣卤鸡蛋,五毛钱一个,味道好得很,反复吆喝十次。”
“什么?为什么吆喝卤鸡蛋?别个卖卤鸡蛋的初夏出了七八十块的广告费的好不好?摄影师,镜头转向路边的小摊,记得给刘德华的烧烤摊子来个特写,剧组这几天的宵夜就有着落了!”
“园林路的牛皮癣专家门诊是制片人潜江人滴舅倌锅的大姨妈的姑爷的三儿子的外甥,我们得在那个场景加拍一场戏,是佐佐中毒后被九万拉到这里急救,什么?应该在人民医院急救是吧?差不多就行了嘛,祖传老中医,除了治牛皮癣还不是一样救死扶伤。”
音乐响起,《丧礼进行曲》。

镜头晃动着,从远处的人群拉到“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联系人:失声的八哥”的大牌子上,特写,然后落在佐佐苍白的脸上,他奄奄一息滴躺在床上,嘴巴象刚捞上岸的鱼一样一张一哈,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你说,告诉我,是谁要毒死你?”九万哭滴稀里哗拉,使劲地摇着佐佐--台词是剧本上的,可是摇人的这个动作是从《情深深雨朦朦》里学来的,九万痛苦得象失去紫薇的尔康一样。
佐佐挣扎着,咬破了口里早准备好的塑料袋,吐出一口鲜血,可是说不出声音来。
“到底什么事你告诉我啊?是不是想说出凶手的名字?”九万泣不成声,“告诉我,是谁想毒死你?我一定饶不了他!”
失声的八哥到底是号称“夜蚊子飞过克都分得清公母”的老江湖,皱着眉着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拿出笔和纸:“他的喉咙一定是让毒药烧伤了,所以说不出话,但是应该可以写出来。”
佐佐抢过笔,用劲全身力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又咬破另一个装满了鸭血的塑料袋,然后“噗”地仰头吐出一大鲜血,挣扎着一命呜呼。
纸条摇摇晃晃地从佐佐的手中滑下来,落在地上,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九万你个王八蛋,你踩着我的氧气管了!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5 17:53重新编辑 ]
离线落花无声

沙发  发表于: 2007-11-15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
书声,有好事想着落花妹妹,疑凶这种事情还是离落花远点吧!想我纯洁善良,走路都怕踩死蚂蚁,佐佐的死,肯定与偶无关!--------落花申明:default6:
我以为天是蓝的,其实夜是黑的,我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醉的。
离线金的书声

2楼 发表于: 2007-11-15
二. 单独去喝个痛快
九万里风云比金书更郁闷,因为当晚上是他联系的佐佐,更因为他是个走路都绕着蚂蚁走的老实人。
当警察在找到他时,单位的同事都不惜去使劲拧自己的肉,以为看错了。九万也以为自己听错了。
尽管他没象金书从沙发上跳起来,可他颤抖的手竟然把烟灰弹到了警察的水杯里了。
他回忆了一下,尽管只是昨晚的事,可看得出来,他听到了佐佐的死讯显得有一丝丝慌乱。

当晚文友们兴致都很高,酒也喝了不少。由于大家经常在论坛上交流,彼此都没有初次见面的陌生感,相反显得很亲切和投机。聚会持续到了10点30分,大家才陆续告辞,先走的有天涯苦旅、刘玉、朱明安、灰色的壳、杜官恩、旗旗这六人,可也不能说他们不是杀人嫌疑犯啊!还有后走的10人中,最后和佐佐顺路一同步行回家是落花无声和梦哥有聊...想到这,九万猛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还记得在酒桌上,佐佐对落花无声说过:要还想喝,等会单独请你去喝个痛快!落花无声在一医院当药品研究员,搞到剧毒药物也是很容易的事...
九万那颗善于思考的脑袋,此时,没有意识到落花无声给警察的描述,令他几乎进入了绝境。

落花无声是凶手,在大家心里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她的疑点太多了。
(下楼见朋友们~~戳鸟大拐-初夏拭泪)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4-28 13:06重新编辑 ]
离线初夏
3楼 发表于: 2007-11-15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
呵呵,落花已经着了慌。申明都写出来了。:default1:
离线落花无声

4楼 发表于: 2007-11-15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
本来好好的一次聚会,被书声这么一写,变成了最后的晚餐。好吧,就看他怎么忽悠。:default1:
我以为天是蓝的,其实夜是黑的,我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醉的。
离线金的书声

5楼 发表于: 2007-11-15
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初夏拭泪】
三. 你管我滴...你快走!

当初夏在学校的办公室里被门房叫出去时,看到警察后兴奋得小跑了过去。她天真地以为那个被盗的车有消息了,来通知她去领取的呢。

初夏没想到的是,警察竟然怀疑她谋杀了佐佐。当然,这只是初夏从警察的神色语气中捕捉到的信息,她很害怕,从心里涌出的害怕,瘦弱的肩膀都在颤抖。
“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是来调查一下情况。”
“我没杀人,你们走吧...快走吧。”她的语气急促而慌乱,估计她自己都没听清楚说的什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据落花无声反映的情况,你曾单独和佐佐交谈了很久。”警察的语气冷酷严肃,初夏知道,他们再等自己的回答,他们没得到想要的,看来是不会走了。“请你说下,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没...什么都没说,不...就说了下怎么写诗词的事儿。”初夏明显地撒谎了,估计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佐佐和你还说了什么?”
“好像...没说什么。”初夏头都大了,只想快点结束这次谈话。
其实,佐佐和她说的话怎么可以告诉给第三个人呢~~

佐佐对她说话时的眼神还那么地清晰,他身上的温度和他激情澎湃的语言都是那么的撞击着她...做为神交已久的网友,初夏很欣赏佐佐的才气和犀利的文笔。
初夏隐瞒了佐佐对她所说的中间的话,只是告诉给警察,他最后给我说的话是:“他说....你管我滴...你快走!”
啊?你管我的?你快走?
麻烦大了,没人可以听懂。“请你配合!说出你所知道的,是你该尽的义务。”警察对初夏这种避重就轻的态度很不满意。“你知道人命关天的事,是来不得半点马虎的。”
初夏委屈得眼泪都掉出来了,“我现在很乱.....”拭干了眼泪。“佐佐给我说——他藏在心里很久的一个秘密,他想.......”
“落花无声?怎么又是她?”警察自言自语的说。“她们之间谁说了慌?为什么?”

6楼 发表于: 2007-11-15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玄疑小说,引人入胜!好!
离线落花无声

7楼 发表于: 2007-11-15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我怀疑是金的书声杀了佐佐,晚上吃宵夜的时候,他和佐佐闹的很不愉快.我要向警察叔叔反映这个情况!:default3:
我以为天是蓝的,其实夜是黑的,我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醉的。
离线卧床听雨

8楼 发表于: 2007-11-15
回复: 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书声辛苦了
离线梦壑

9楼 发表于: 2007-11-15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嗯。铺开的不错。
只是……人家佐佐根本就不想见我们,你就把人家写死掉,严重抗议!:default3:
《格律诗词写手》是本人自编的诗词写作软件,在华军软件园和我的网站上可下载。<BR> 本人博客glscxs.blog.tianya.cn本人QQ13907434
离线刘天育
10楼 发表于: 2007-11-15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的确,佐佐好像失踪了几天了,还好,我和天涯没有犯罪时间。
悬念不错,金书加油!
不是好贴我不回!
11楼 发表于: 2007-11-16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呵呵 刚刚在做非编(关于聚会的视频) 来晚了 我晕 刚看到兴头上 别停啊 凶手是谁啊?:default3:
微笑面对生活的人
生活也会微笑面对他
12楼 发表于: 2007-11-16
回复: 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精彩!
微笑面对生活的人
生活也会微笑面对他
离线梦壑

13楼 发表于: 2007-11-16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刘玉兄弟不接下来写,恐怕是不行了!
《格律诗词写手》是本人自编的诗词写作软件,在华军软件园和我的网站上可下载。<BR> 本人博客glscxs.blog.tianya.cn本人QQ13907434
离线落花无声

14楼 发表于: 2007-11-16
回复:戳鸟大拐~~【情乱意迷之谁是凶手】疑犯接龙游戏
哈哈,有意思!继续期待中。。。
我以为天是蓝的,其实夜是黑的,我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