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72阅读
  • 2回复

永远的故园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两柳居士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9
— 本帖被 天涯苦旅 执行加亮操作(2012-11-19) —
       午上的时候,收到二兄发来的短信,邀约春节回乡间老家聚会,我内心猛感到一阵窃喜,因为自母亲前年迁居省城后,我已有两年没回了,只留下世居多年的老屋空荡荡地守望着那片田园,想到不久将要回归久违的故乡,童少生活的点滴情状又浮在眼前。  
       故乡位于湖北省中部的一片平原向山冈过渡的丘陵地带,村后隔条公路有座水库,叫吴岭水库,终年碧波荡漾,村南不远处有片坡岭,叫区壁山,弥布着满眼随势起伏的卧石浅草,就在这山水的东侧,缀饰出一团绿树环抱的房舍,那就是我们童少温馨的家,屋前,竹林、堰池、菜地井然,远望无际的田畴山影,四时变幻着不同的景色:春的迷离,夏的火热,秋的丰获,冬的寒华,伴度出许多多彩难忘的童年时光。
  我们那时最大的乐趣大约是捉鱼,夏天雨后和初秋稻熟季节,正值鱼虾繁忙时候,沟渠田坎中,到处有游动的野鱼,随便就可捕获颇丰的,装在桶里提走噼啪地响,它们大概以鲫鲤居多,也不乏弓背肉激的翘嘴刁和红眼团身的鳊鲂。菏花凼口的芦苇丛中棋布着几眼水牛躺出的泥坑,每每暑期炎热的中午,我们总喜欢往去刨泥鳅,泥底里接二连三地夹起来,间或也翻腾起滚圆的黑鱼,溅满一脸泥点,沼虾大抵不要了,它们裹在水草间,耐不得烦拾,横行的蟹喜和老实的龟同居,它们的穴是不敢随手触摸的,因为那里时常藏有团头纹身的蛇。
  童年在故乡,家里共九口人,父亲在手工社做工,每天早出晚归,大哥在县城的文工团工作,祖母年迈,家中务农劳力只母亲一个,加上孩子多,总吃不够,但因了长辈们能干,兄妹间的亲热,我们却总能无时不感受到幸福,暮春树草浓绿时,伙同玩伴们上山采蘑菇,我们挎着竹篮,尖叫嘻闹,满山林钻寻,有时就干脆仰面八叉躺地朝天,看白云掩映着的蔚蓝,生发出许多莫名的奇想。隆冬大雪封山的日子,就跟在兄弟们后面上山逐野兔玩,看它们迅捷钻进石缝,俯身看时,却是狗獾,两只眼睛在暗处熠熠放光。
  童年在故乡,每逢春节临近,家里总要自切麻糖,用瓷坛装了过年吃,切麻糖的夜晚,孩子们最高兴了,在旁捞吃使唤,那时祖母也还健朗,她坐在灶膛口添柴把火,母亲在灶台混拌,把烧热化开的糖饴和炒米拌和端出,父亲专在堂室主刀切,他极熟练地将料整平,捶打,夯实,两侧划出断角,中间细切片状,最后还用芝麻和桔皮精制小坛的麻叶。三嘴油灯的黄光映照孩子们幸福快乐的脸,一直到很深的夜里。
  那时候,弟妹们最大的盼望就是大哥的回来,每当这天,全家便过节般高兴,我们从田沟里抓来鱼,从菜地里拔来新鲜蔬菜,洗净焙炒半熟,又从后园林里捡来枯棒,或者干脆攀树摘鸟巢拆柴,架起铁锅炖炉烧煮起来,开饭了,满屋弥散着鱼菜的香气,全家人围坐一起,沉浸在欢会的喜悦中。
  我在十三岁那年,读五年级了,为攻初考,就到学校寄宿,故乡小学是一排红黄砖瓦的房子,四周有松林农田,在这清新自然的环境中,我们快乐健康地成长着,老师严爱,同学们也友善,课内,我们专心听讲,课外,我们尽情玩乐,我对学习产生了浓厚兴趣,也暗立起人生理想,可惜五年级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小学毕业后,不得不到镇里去读初中。
  我十六岁时,又到县里读高中去了,很少回家,只在节假日,才有机会回去看看,那时故乡还未历改变,一如童少状貌,而祖母却老病了,每次离开,总依依不舍。十九岁起,我又到更远的武昌去读大学了,离家时间更长,只有寒暑假才能在家呆段时间,四年间故乡经历了两次大变化,先是搞多种经营,改稻田为鱼池,荷花凼不见了,童年时代俯视即是的野生鱼们也没有了踪影,后来公路裁弯取直,正从屋后经过,后园树林毁了,叽喳童少的雀鸟也不知飞向何方,而此间又永别了料理幼少的祖母。大学毕业后,我又分配到遥远的京城去,此前后兄妹们也都大学毕业,在省会或南方的都市安了家,我们多次劝说年迈的父母随居城市,但他们仍不愿舍弃那片田园,婉拒了,我们只好遵从,让两个老人相依守望着那片故土庐墓。
  前年父亲死后,在省城早已事业有成的二兄再次劝说孤独的母亲搬到城里,母亲强扭不过,答应了。母亲离开后,两年间,我再也没有回去,但我总难忘怀生养我等的那片故园,有时候夜深人静独处,脑际总浮出许多亲人们的音貌和故乡生活的情形来,也就更增添了我奋斗前行的动力和勇气了。
离线天涯苦旅

沙发  发表于: 2012-11-19
回复:永远的故园
文笔洗练
饱含深情的回忆
令人动容
难得一见的好文

但求问心无愧

2楼 发表于: 2012-11-21
回复:永远的故园
楼主应是京山钱场人士啊
[ 此帖被绝对的绝对在2012-11-21 09:31重新编辑 ]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