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495阅读
  • 17回复

[潜坛写手]《小灵》 [潜坛原创穿越小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天涯苦旅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2
— 本帖被 天涯苦旅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2-11-13) —

文:天涯苦旅

一、神秘少女
二、时空陌客
三、狭路相逢


一、神秘少女
那天我从末班地铁上走下来,穿过空荡的出站大厅,就感觉到身后有个影子在晃来晃去。
我快它也快,我慢它也慢,就像是我的小尾巴,总和我保持着不离不弃的距离。
我冷冷笑了笑,猜想这应该是个笨拙的小偷。居然敢打上我的主意,他可真是不知死活!话说本公子可是1.8米的个头,体校的跨栏健将,若非时运不济,恐怕取代刘翔出名的就是我了。想起这事,我心里就有些不平。于是,我就打算把因这不平而产生的一丝嫉妒与嗔恼发泄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偷身上。
在人迹冷清的出口处,我猛地转过身。这家伙逃无可逃,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她大概是吓了一跳。瞪大牛一样大而且水汪汪又无辜的眼睛望着我。
是个少女?我一时间很错愕。眼前的少女看起来就像是从哪个橱窗里逃出来的芭比娃娃,栗色的波浪卷儿的公主头,一袭洁白的纱裙,那脸蛋儿粉嫩得就像是羊脂玉似的。这是小偷吗?如果是的话,她应该算是这个城市里最漂亮的小偷吧。唉,真是可惜了。
我摇了摇头,戏谑地对她说:“你想干嘛呢?”
她楞楞地望着我,对我的话毫无反应。
“少来这一套。”我心想,“想装聋作哑蒙混过关么?”
不过看在她这么漂亮的份上,我也不想做个粗鲁的人。我拿出我的绅士风度,摊摊手,耸耸肩,对她说:“你走吧。你选错人了。”
她依旧什么也不说。“嘿,还真以为我拿你没辙么?”我转念一想,“算了,正所谓好男不跟女斗,更何况她也没得手,算了,我走。”
不再理她,我扭头就走。我以为她必定马上就会开溜,谁知道,她又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而且比之前离我还近。
“嘿,摆明吃定本公子了是吧?”我终于变得有些生气,转过身,竖起眉毛瞪着她。
我这副生气的尊荣曾经吓退过三条狗,我想这下她应该魂飞魄散了吧?谁知道她依旧面无表情。等等,不是面无表情,而是表情中竟然多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说真的,若在平时,有个这么漂亮的少女,朝我这么淡淡的微笑,我一定会心旌摇曳,难以把持。但当下我只能感到诡异和不安……
到底怎么回事?难不成有人在拿我开涮?我四下里张望了一番,试图去发现摄像机或者照相机的蛛丝马迹,我知道这个城市里经常有人爱搞些恶作剧,整蛊路人。但入夜的马路上几乎看不到别的人影,除了她,只剩下那些寂静的路灯及绿化植物。
我苦笑一下,今天可真是有趣,歪着脑袋,直直地盯着她。再次发现这可真的是一张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并且极具雕塑感。
“我说,你别再跟着我啊,我可不是善男信女啊。”我摇了摇我的拳头,做出要扁人的姿势。她从头到尾就是一声不吭,只是在那里淡淡微笑。
“难道她是个傻子?”我变得狐疑起来,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但看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有神采,一点也不像智障人士。
“我说你到底走不走?” 有些黔驴技穷的我叉起腰,正准备真的给她一些颜色看。
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起初我还以为是碰到了哪个哥们,回头一看,眼前是个比我年轻许多也高许多的陌生青年。只看了一眼,便感觉他和我周围的那些哥们儿有些不一样。细看,才发现他的头发和蹑踪我的那位少女一模一样,栗色的,微卷着。同样的,五官也极具雕塑感,精致得无可挑剔。如果说我算个帅哥的话,那他真的可以算作超级无敌大帅哥了。只不过,这么帅气的脸上,同样的冰凉无颜色。
“难道这俩是一伙的?”这两个形同鬼魅般的人不由得让我心生纳闷,“我这是遇到了雌雄大盗?嘿嘿,管你是谁?尽管放马过来,今天碰到我,只能算你们倒楣了。”
想到这,我干脆双臂交叉于胸,面露不屑地对他们笑了笑。至于他们能否分辨出我笑里的含义,我才不管。
却见那青年招了招手,那少女便向他慢慢靠近。
“怎么的,这是要出手了么?”我警惕地往亮处挪了挪,拉大了与他们的距离。不过,想着曾经英雄救美以一敌三最终赢得我前女友的芳心,这俩也还是没怎么入我的法眼。
不见他们有任何言语的交流。只见那青年牵起少女的手,拔弄了一下她手腕上的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紧跟着一道白光闪过,我甚至还来不及抬手去遮住我的眼睛,便顿然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幽幽醒来。
似乎感觉那道其亮无比的神秘之光还在眼前,所以不敢睁眼。用手摸了摸躺着的地方,还好,温暖且柔和,不是荒郊野外。动了动胳膊,然后又伸了伸腿,一切都好,尚能动弹,也没感觉身上有哪里不适。
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
因为在我晕厥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很怀疑,他们是不是要窃取我身上的某个器官,比如我的肾。那少女瞅起来有点非主流的感觉,难道她要盗我的肾去换iphone5?
缓缓睁开眼,“噢,这是怎么回事?”发现竟然躺在家里,躺在自己的床上!想抽动胳膊,却发现臂膀上还枕着一物,软玉温香的,很是舒服。
我斜眼一看,差点魂飞魄散。OH,MY GOD!那个神秘的少女居然躺在我的臂弯里,而且睡得香甜可口、不亦乐乎。
我如坠五里云雾。“他们是怎么把我弄回来的?怎么知道我的家?她又怎么会和我睡在一起?”
色诱!我突然想到了色诱。莫不是对我使了迷/幻/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讹诈于我,从而敲诈我的钱钱?
“啊,天!要真是那样,你们可就要失望了。”
我是个漂荡在这座城市的异乡人,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租来的房子里最值钱就是台那台破旧的IBM电脑,若不是放不下我喜爱的文字,这电脑早就可以当破铜烂铁卖了。我浑身上下,除了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之外,几乎毫无价值可言。不用说,这戒圈里刻着我深爱的女人的名字,虽然此时,我并不能肯定她在温暖着谁的心,可恨的是让我念兹在兹、柔肠百结的却还是她!
我下意识地抬手一看,戒指还在。“噢,等等,这是什么玩意儿?”我的左手腕上的多了一块表,金灿灿的,款式有点类似我曾戴过的一款欧米茄。只不过,它的钟面上没有指针,我正在疑惑现在几点钟了?这表上立马显示出一组数据:地球时间2012年10月19日晚21.08分。
“哦!天啊,这手表有感知能力!它知道我在想什么!这未免太可怕了。”可这奇怪的腕表是打拿来的呢?难道是她送给我的?这不大可能吧?又送我腕表、又主动投怀送抱?而且还是这么如花似玉的少女,不是她大脑短路就是我大脑短路了。
可现实就是,这如花似玉的少女的确就躺在我的怀里,这金灿灿来历不明的手表的确就戴在我的手上。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遭遇,让我感到我的智商是如此不够用,因为我想破脑壳也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我看着怀里美丽的少女,在想要不要弄醒她问个水落石出的时候,我家里的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幽灵般地飘了进来……
(注:此节部分文字为梅花朵朵香提供,在此深表感谢。)


二、时空陌客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高帅的神秘青年。
我一瞬间便从床上弹坐起来。怀里的美少女被我的动作惊醒,终于也懒洋洋地醒过来。
然后她站起来,以一种毕恭毕敬的神态,对那个青年发出一串古怪的声音。
这声音与其说是在说话,倒不如说像在唱歌。不过听起来,到让人觉得十分悦耳,俨然如吴侬软语。
青年偶尔报以类似的声音,不知他们在交流些什么。不过那青年神色冷峻,似乎是对什么东西颇感不满。果然,他们交流了一会,那青年便把两道冷电般的眼光扫向我。这眼光出奇得冰冷,尽管是九月的天气,燥热未退,也顿然让我感到不寒而栗。
“你为什么不碰她?是她不够美吗?”青年诘问我。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这样问人的吗?
“不,她很美……”我说。
“很美你为什么不碰她?”青年咄咄逼人。
我无奈地摊摊手,对他的问题表示很无语。
“你是不是地球人啊?”我反问道,“这种事是要有感情才能做的,岂能随便而为之呢?”我虽然好色,但还是很有原则的。迄今为止,这种事情,我也只和我的前女友做过,而前提是,那时候我们如胶似漆、恩爱绵长。
青年似乎若有所思。他和美少女面面相觑。
“实不相瞒,你说的很对。”青年突然看着我,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是R空间人。我叫伊图,她叫小灵。”
我只能瞪大眼睛,一脸茫然加苦笑。
“其实在地球上,有多个空间存在。”伊图看我一脸怀疑,正色解释道,“这就好比一条高速公路上,前前后后行驶着许多汽车,每个汽车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你不能因为你呆在汽车里,看不到周围的汽车,就否定了这条路上还有其它汽车存在。你的汽车、我的汽车都会通过同样一个路标,而不同的是,我们通过的时间点不一样。不同的时间体系导致了不同的时空出现,我们的时间体系比你们提前了300年,300年前我们曾经生活在这里。你可能有些费解,打个最简单的比喻说,我现在就是一个清朝的人在和你一个宋朝的人说话,而有一天,你也会来到清朝,只是你们的时间系统还没有让你们的空间来到那个点……”
我听得一知半解,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好吧,我不是物理系的高材生,也不想当爱因斯坦,我的偶像是刘翔。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直截了当,你们来找我干什么?”
伊图似乎有些不快。
他继续说:“在我们R空间,科技极度发达,一切都已进入程式化。但科技是把双刃剑,程式化的社会让我们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日渐淡漠,直到最后,几近消失。现在情感于我们而言,有点像你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稀缺。因为情感的消失,我们的人类越来越不快乐。痛定思痛,我们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通过时空穿梭,来到了你们的空间,锁定一批情感达人,决定向你们学习情感,你就是我们锁定的情感达人之一。我们知道你有丰富的情感经历,我们调查过你从出生到现在的一切情感经历,最终得出你的情感指数为95分,这是个相当高的分数,而在我们的空间,最高的才50分,甚至更低,比如小灵——她是我们精选出来的人选,她现在几乎是一张白纸,情感指数只有5分,只有最原始和最基础的情感感知力。”
青年面色凝重地看着我,似乎委以重托:“而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教会她喜怒哀乐,教会她丰富的人类情感,让她成为一个情感专家。时间嘛,只有一个月。”
“一个月?”我哭笑不得。这不是开玩笑吗?再说,情感这玩意怎么教?我还真是摸头不是脑,别说R空间,地球空间也没这门课程啊。
姑且相信伊图的话是真的。但这里还有个新问题,那就是我是否愿意。我还要回体校参加锻炼,迎接年底的全国锦标赛,我的目标可是冠军。时间紧迫、时不我待,我哪有闲工夫陪这白痴一样,对不起我说话一向比较直,白痴一样的小灵妹妹呢?
伊图古怪地一笑。这笑容阴测测让我有些心惊。
他扬了扬他手腕上那块和我手腕上似乎是同一款的手表:“我能感知你的想法,这手表具有感测和传送你心力的作用。你不可以拒绝我的任务。”
我有些气急败坏:“凭什么?我卖给你了?我要拒绝会怎样?”
伊图嘿嘿一笑:“就会这样。”
“啊!”他的话声未落,我就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痛不欲生的嚎叫……


三、狭路相逢
一股巨大的刺痛从我手腕上的手表处急速地散发至我的全身。天啊,这是一种怎样痛彻心扉的疼痛呵,似乎是被一只奇毒无比的蝎子给蜇了一下。
万幸的是,这疼痛虽然让人难以忍受,但它只持续了那么一两秒的时间就立即消逝了。——啊,我宁愿承受满清十大酷刑,也不愿意再次品尝它的滋味了。
我想,这该死的疼痛应该是来自那块该死的手表。于是,我气急败坏地想要取下它,但不管我如何用力,它就像是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一样,箍在我的手腕上纹丝不动,那感觉就像是嵌入了我的肌肤里。
哦,真的很该死。
“怎么样,滋味不好受吧?”伊图朝我嘿嘿冷笑。
我瞪着眼睛望着他,真想狠狠臭骂他一顿。但看在小灵的份上,我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我可不能在这么漂亮的小女生面前说脏话,这是我的一贯原则。
伊图面露得意地道:“你要拒绝我的任务,或者中间想玩什么花招,以及对小灵不太客气的话,你就会经常品味适才的滋味。老实说,你刚才的形象可真的不怎么样啊。”
他的话让我有些咬牙切齿,但面上却不敢有所表露。怎么办?唯有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配合他们所谓的计划吗?可是,我还要去体校啊?要不然怎么给我的教练交代呢?
可恶的伊图再次截获了我的思维,他怕了拍我的肩头道:“你放心吧,一个小时之前,我已经给你的教练打过招呼了,给你请了一个月的长假。”
“什么?”我不敢相信他的话,“你……你怎么说的?”
伊图怪笑一下,道:“我说你要带你女朋友去堕胎,然后需要时间陪护他,而我,就是你女朋友的哥哥。”
我真的要吐血了,气道:“我说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当然可以这样。”伊图冷然道,“我们R空间的人,为达目的,会不择一切手段。”
我愣了愣,似有所悟地道:“明白了,我明白你们的人类为什么没有情感了……”
伊图凝眉道:“你说什么?”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喃喃道:“没什么,没什么,你要知道其中的意思,你也不会来找我了。”
就这样,我就被可恶的伊图挟持了,成为了一个可悲的试验品。
打那天开始,这个白痴一样的小灵就彻底“驻扎”进我的生活,对我是寸步不离,甚至是上洗手间或者洗澡的时候。
一个月的时间,要和这么白痴的人相处一个月的时间,还要教会她所谓人类的情感,喜怒哀乐?我真欲抓狂。
头两天我真的唉声叹气,连门都不想出。到第三天的晚上,家里的能吃的东西都被我解决了,不得已我出了门。想去公园透透气,然后去超市买点食物。
小灵当然就跟在我的后面。
小区的邻居们用诧异的目光注视着我们。原因可能是我带着一个貌若天仙的女生,本该是件值得显摆和开心的事情,但我的脸上却写满沮丧,一脸的不情愿。
而那些淘气的小孩子们却显得对小灵兴趣十足。他们跟在她的后面,叽叽喳喳不停地谈论她的头发、裙子,夸她长得漂亮。
我不想引起更多不明真相群众的围观,于是抓起小灵的手,一溜小跑逃离了小区,来到小区不远处的公园。那里虽然也人来人往,但毕竟认识我的人不太多。
我用力地深呼吸,就仿佛是逃离了一个无聊的牢笼。那些平时懒得看一眼的花花草草,此时似乎都充满无穷乐趣。
唉,原来自由对一个人是如此的重要呵。有些东西不失去还真难察觉它的重要性。
我漫无目的地踯躅。小灵就像我的影子,和我形影不离。
我回头望了望她,她脸上依旧是那种半笑不笑的僵硬表情。我忍不住调侃道:“我说妹妹,你可不可以换个其它的表情,三天了,总是这副样子你不累吗?”
小灵望着我,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样子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唉,这也不怪她,那个伊图都说了,她的智商只有5分。5分的智商,那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屁孩儿吧。想到这里,我唯有无奈加无语。
在路过一个石拱桥的时候。我发现一直紧紧跟随我的小灵突然停下了脚步,把眼光投向头顶苍穹上的满天繁星。半晌不动。
她怎么了?这可是我从没有见过的表情。我满心好奇地走过去,发现她的大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状貌惹人疼怜。她望着茫茫天际,居然流下了泪水。这是什么意思?我一时间大为不解。
不过我的智商还算不低。转念一想,我猜她是不是想念她的爸爸妈妈,或者什么朋友了?毕竟,她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想到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微微的内疚。内疚这三天来,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确实没有什么好脸色。可这能怪我么?要怪,就怪那个冷血无趣的伊图!
一阵夜风吹过,小灵的身子似乎发出微微的颤抖。我看在眼里,心里确实有些不忍。脱下我的运动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小灵抬起泪眼汪汪的眼睛望着我,我能从里面看到那么一丝的感激。呃,看来,她和那个伊图虽然都是R空间的人,但至少本质上还是有所不同的。
公园里似乎越来越冷清。我想小灵应该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时空的环境,为了不让她产生更多的不适,我决定还是带她去超市买点食物后,尽快返回相对暖和的家里。
就在我牵着小灵的手,走入超市的一瞬间,我的眼前突然一亮。
就像一个长期流浪在黑暗中的夜行人,倏尔见到了黎明的曙光。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19 23:01重新编辑 ]
但求问心无愧
离线路人假

沙发  发表于: 2012-10-22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天涯斑斑,因为你帖子含有非法字符,显示不全面,所以我帮你编辑了一下,望请谅解。
我只是你的路人甲  不曾陪你蹉跎到天涯
离线天涯苦旅

2楼 发表于: 2012-10-22
Re: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引用第1楼路人假于2012-10-22 09:35发表的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
天涯斑斑,因为你帖子含有非法字符,显示不全面,所以我帮你编辑了一下,望请谅解。


呵呵,感激不尽。
但求问心无愧
离线我是朋友
3楼 发表于: 2012-10-22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有点味道,期待
[font=微软雅黑][size=4][color=blue]我安静的走,并不代表我放手……[/color][/size][/font]
离线红苕粑粑

4楼 发表于: 2012-10-22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一直在等,


发的好慢,求速度
离线在天上

5楼 发表于: 2012-10-23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现在都限字符流   写一篇稿子不容易啊   编辑到最后 都不一定显现的出来原文的味道
离线天涯苦旅

6楼 发表于: 2012-10-23
回 3楼(我是朋友) 的帖子
已更新,请继续批评指点。
但求问心无愧
离线天涯苦旅

7楼 发表于: 2012-10-23
Re: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引用第5楼在天上于2012-10-23 10:01发表的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
现在都限字符流   写一篇稿子不容易啊   编辑到最后 都不一定显现的出来原文的味道



是这样的、据说要十八大了。
但求问心无愧
离线天涯苦旅

8楼 发表于: 2012-10-23
Re: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引用第4楼红苕粑粑于2012-10-22 15:00发表的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
[表情] 一直在等,
发的好慢,求速度



看见你名字
有点垂涎欲滴
已更新、请多提意见
但求问心无愧
离线潜坛游客
9楼 发表于: 2012-10-23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穿越小说?呵呵,学习学习。很佩服楼主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离线红苕粑粑

10楼 发表于: 2012-10-24
回 8楼(天涯苦旅) 的帖子




你是没吃饱啊 ,还是饿了


这么难吃的食物!!!


我已经看了,不错,穿越了

是不是还有高科技哦

11楼 发表于: 2012-10-25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还没看,等至少三篇出来了在来细读.不然老惦记.急不得.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大漠浪子
12楼 发表于: 2012-10-26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天涯成了结婚狂

13楼 发表于: 2012-10-26
回复:[潜人原创穿越]小灵
没忍住还是看了.
她能看懂文字吗.让她先看看你写的文章,理论上了解一下感情.
然后你在让她实实践中找到真理.你是导师.
天青色等烟雨
离线潜坛游客
14楼 发表于: 2012-10-31
回复:[潜坛原创穿越]小灵(最后更新2012-10-30)
读楼主的连载,就象到一个生意太好的餐厅吃饭,厨师手艺不错,但因太忙,只能吃吃等等,等等吃吃,总感觉不太尽兴。就和楼上的朋友所言,真希望能忍住不看,等楼主全部写完后一口气读完。

楼主留言:

谢谢朋友的肯定
我会尽量加快更新进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