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2211阅读
  • 180回复

[名家名作]时代肖像 十年画一人|毛焰作品选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金的书声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具有的希缺性,是指他不但有超常的素描功夫,还有神经质的敏感性。
毛焰已成为当代最重要、也是最难归类的艺术家之一。毛焰一直蜗居于南京郊区的画室,醉心于他的肖像画,画出中国水墨山水的意趣。80年代末,毛焰考入中央美术学院,1992年完成的《小山的肖像》,在当年举办的“广州艺术双年展”上获得“学术奖”,令毛焰名声大噪。一幅《记忆或者舞蹈的黑玫瑰》卖出千万高价,让24岁的毛焰跻身于“千万俱乐部”。当时,毛焰曾放言:“我希望画面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局部都充满表情。”评论家栗宪庭撰文:“毛焰的作品放在欧洲任何博物馆的大师作品前,都毫不逊色。”

离线金的书声

沙发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作品

毛焰《一清先生的哈欠》1997年 布面油画 60×50cm(成交价:952000.00

离线金的书声

2楼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作品

毛焰《花卉》 1995年 布面油画   尺寸:73×54cm


毛焰是中国当代油画界的一位怪杰,以极其敏感细致的观念性肖像画而倍受世人瞩目,早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求学期间,他就以出类拔萃的艺术感受力和创作能力闻名于世。如果说中国当代有影响的油画家,大都以观念取胜,以从不同的角度切入社会问题而找到自己的位置,在形式上多少显得有点不够精心的话,那么,毛焰便是极少数在形式探索方面极尽精妙的画家之一。《花卉》是毛焰创作高峰期的作品,色彩绚烂,笔法流畅,此类题材在毛焰作品中极为稀少,更显珍贵。

离线金的书声

3楼 发表于: 2007-11-11
回复: 金书说画之毛焰作品
毛焰:1968年生于湖南湘潭。199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于南京。
离线金的书声

4楼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相貌平凡,个头不高。很多学生考南艺,就是为了他~~ 希望可以读懂他其中的内涵!2007年的毛焰:

离线金的书声

5楼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是当代油画界的一个怪杰,以极其敏感细致的观念肖像画而备受世人瞩目。. 毛焰是极少数在形式探索方面极尽精妙的画家之一~~~~有人说, 毛焰的人物肖像极其冷峻、生硬、极端,似乎把整个世界的冷酷与神经质都凝固在其中,令人望而生畏。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这种效果,来自他对形式语言的独特体悟,作为一个敏感的画家,他十分注重提炼绘画语言的迷离感,选择了高灰色调为载体,在这种难以捕捉的色调中寻求色彩冷暖、虚实的微妙变化,从而造成了虚无缥缈、迷离不定的效果。不仅如此,他还弱化了人物的立体感,并将人物与背景之间的分界模糊化,让人物肖像渐渐地隐没于背景中,这种处理方式使得他所处理的人物都像是灵魂,而不像是实体,这样一来,就造成了一种极其微妙的、观念性极强但有不甚明确的效果。所以,毛焰的画给人的整体感觉,是一切都包藏在迷雾中,有形可见、但无迹可寻。

毛焰——低冷沉静,心境丰富,层次分明

毛焰笔下的人物,处处显得低冷。或许可以说,毛焰的感情是很洁癖性格,这点从他的人物作品身上,倒是就能够看的相当清楚。毛焰对人的观视比较深沉,外相性的直观,对他不见得是留存的记忆。他把人推回到一种记忆的氛围,或许也可以说是似梦的情境中,企图在这样的环境中还原人的性格。在画面上,毛焰通常只突显人的脸部,几乎很少触及到头部以下的描述。

毛焰把作品的色彩减到最低,单纯的颜色却往往被敷以层层的描绘,使得单一的颜色也能产生厚度与层次,将人的脸部肌肤质感细致提现出来。

在毛焰的作品中,好难嗅得到欲望,他好象把所有的细节都计算得很工整、很滴水不露,但我们又看不到他笔触中的那股刻意,我们只能看到他笔下的人物了无波澜,置身在一个好象无菌状态的时空胶囊,只有自己,无视于外面的繁嚣喧哗。

毛焰笔下的人物,外形退居其次,精神的描述成为他的主旨,画面中的人物没有精致描摹的五官,而是全身心地付诸于人物神情的细微变化、或者夸张难以捉摸的动态。

这幅于1996年创作的《X的肖像》属于毛焰九十年代中后期实验性语言趋于成熟阶段的典型之作,对于画面细节的关注,对于形象内外轮廓和每一处转折处的着意意强化,对于拉长身体所造成的生命的紧张感,以及对于人物精神状态的深度挖掘,无一不被精彩地演绎于其中。与这一时期的大部分作品相同,在《X的肖像》中,一位身材削瘦的年轻男士摆出了极为自然、放鬆的姿态,侧身站立,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兜之中,锋利的外轮廓经由刻意突出的堆叠的衣服褶皱显现出一种力透纸背的雕塑性和永恒感。随之,深红色、黑色结合的上衣,配以灰色的裤子,亦展示出画面色彩的醇厚与稳定。然而矛盾的是,作为画面视觉中心的清瘦男子的形象,却凭借著他那坚定、鄙夷甚至带有挑衅意味的目光望向画外,成为画面观照的视觉中心,呼应于画作左下方同样冷漠神情的小像,以其特有的神经质特性有力衝破著这一切的稳定和永恒,令人感到无所适从。在肖像背后,承载著九十年代后半叶巨大变迁时代下,人们极为敏感的精神症候。一系列高密度而不失有序的光斑成为毛焰塑造人物时的另类言说,弥散于画面之中,与大笔晕染而成,与画面色彩相匹配的抽象化背景一起,将人物从具体的时间、空间之中抽离出来,从而,最终指向了一种超自然的、精神性的所指。

无疑,在《X的肖像》中,毛焰对于画面的控制和语言的转换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对于语言的不断锤鍊让他于并不炫目的表皮之下施展著自己的技艺,儘管在当代艺术中,技术似乎已经被归为一种“传统”的代名词。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毛焰处,技艺已经成为一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必要手段,从而服从于其精神性肖像的塑形以及与社会现实的密切介入。正如毛焰从来不认同于将自己的绘画列为标淮意义上的肖像画,而是更为深刻的个体经验:“我从来不是个肖像画家,只不过我的认识通过肖像的方式来呈现。我作品中带有一定敏感度的东西,我觉得艺术家应该关注社会,保持敏感性,但我希望把它表现在作品中的时候,不是某种过于直白或粗浅的东西。”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8-11-16 23:06重新编辑 ]
离线金的书声

6楼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作品

毛焰《小山的侧面像》1997年 60×50cm 成交价:672000.00

离线金的书声

7楼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这十年都画了托马斯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8-11-16 18:42重新编辑 ]
离线金的书声

8楼 发表于: 2007-11-11
栗宪庭评毛焰~
他的作品,其独特之处在于一系列神经质般的人物肖像,以及特有的凹凸不平、斑驳的笔触,我们毋宁认为这是一些世纪末的人物肖像,当中国经历的数不清的运动和生存价值的失落之后,作为毛焰感觉自己中的人影不堪重负而变得瘦骨嶙峋和神经兮兮,虽然我们已经走进新世纪,但是他最近的肖像作品所呈现出怪异的角度、失神的神情,更加成为他内心灰色意象和情绪的符号,仿佛即将消失、幻化、腐化……这是一个个表情正在消失的时代肖像。
离线金的书声

9楼 发表于: 2007-11-11
皮力评毛焰作品~~
在艺术趣味上,毛焰是古典的。
他如此坚持于要画出“好”的画,有品味的画,甚至是高雅的“画”。
这是他和所谓当代艺术家的最大区别。但这些丝毫不损害他作品中的当代性。在毛焰的作品中,并没有具体的人的存在。从表面上看,这些人物似乎都有一个原型,但是从一个广义的范围上看,他们却有是没有具体的身份所指的。他们是当代人中的一份子,而毛焰所试图展示出来的是一种精神性的东西。这种精神性的东西敏感、脆弱但是不乏尖锐。也正是处于这个原因毛焰绘画的对象并不多,而且往往是以一个人为对象反复描绘。对于画家来说,这种反复描绘是一个对人的研究过程,是对人的多面性的把握。当然这个过程首先还是对技术和语言的一种锤炼过程。但恰恰是因为这种过程,在毛焰作品中出现的不单单是某个人的肖像,而是整个时代的“精神肖像”。
毛焰用一种古典主义的方式接近并且揭示了当代人的精神世界,这便是他的当代性之所在。在这些绘画中,我们可以直观地感觉到艺术家对于纯净的偏爱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人物特征的把握和精神气质的传达知识作品的一方面,从另一方面看,在这些作品中画家发挥出了特有的语言特点,即对形体节奏和微妙的色彩的把握。他的每一个笔触都是随着形体的一个结构来完成,但是在笔触和笔触之间却具有一种“奏鸣曲”似的节奏关系。如果你有机会能亲自和画家交往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些并不是理智思维的结果,而纯粹是处于一种艺术家的感觉,确切的说是一种“才华”的自然流露。
离线金的书声

10楼 发表于: 2007-11-11
回复: 金书说画之毛焰作品

学生时期的毛焰 强调轮廓和形,画面很平,不太讲究笔触和色彩


毛焰 1990年作 《肖像》尺寸:40×30cm   2006-6-4 北京保利  成交价: RMB:165000.00




离线金的书声

11楼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作品

毛焰 1991年作 《女朋友》尺寸:59×59cm


2007-3-21 NY苏富比  成交价: RMB:396960.00


离线金的书声

12楼 发表于: 2007-11-11
毛焰作品

毛焰《我的诗人》1997年作  ( 2006-9-20 成交价:1190880.00)




离线落花无声

13楼 发表于: 2007-11-11
回复:金书说画之毛焰作品
欣赏了!不敢说话.:default1:
我以为天是蓝的,其实夜是黑的,我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醉的。
离线金的书声

14楼 发表于: 2007-11-12
毛焰作品

人物周刊:1995年,你画了《青年郭力》,副标题是“缅怀德拉克洛瓦”。


毛焰:我是古典情结非常浓重的人。法国的德拉克洛瓦、西班牙的戈雅、德国的丢勒以及荷兰的维米尔,这4个画家是我一生的挚爱。他们的高度令人敬仰,是我精神上的指标,我愿意我这辈子的绘画都是向这些大师致敬。在他们的作品面前,我觉得艺术家的个人性并不是那么重要。我曾经看过弘一法师抄的一个佛经,最大的体会是,他肯定不是在写书法。那么大的一个佛经,他写的所有字都是一个字,每个字没有任何区别,一丝不苟,工工整整,没有去表现所谓的“书法的魅力”,或者对经书的感悟。过度证明自己是很可悲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