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97阅读
  • 7回复

[分享交流]王广义、方力钧、周春芽、何多苓、张晓刚、岳敏君8位顶级艺术家入驻青城山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金的书声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11-08
— 本帖被 金的书声 从 章华艺苑 移动到本区(2017-04-14) —

国内第一个当代美术馆群落户青城山


——周春芽、何多苓8位顶级艺术家入驻———


 


方力钧: 著名油画家,其创造的一批在蓝天白云下打哈欠的光头肖像非常引人注目。


何多苓:著名油画家,其作品《春风已经苏醒》曾被视为美术界的标志作品。


岳敏君:著名油画家,其作品《画家和他的朋友们》曾在香港被拍出2048万港币。


王广义:著名油画家,作品《大批判》影响力深远,作品《圣母子》被亚太博物馆收藏。


吴山专:中国艺坛最重要的观念艺术家之一,创作了诸多波普语言艺术等实验艺术作品。


张培力:著名当代艺术家,被称为“中国录像艺术之父”。


张晓刚:著名油画家,油画作品“大家庭”系列是其代表作,曾被称为“中国最贵的画家”。


周春芽:著名油画家,油画作品《绿狗》《桃花》是其代表作。


 


该项目的总策划人是著名当代艺术批评家、策展人吕澎 ——转载于四川美术学院

离线金的书声

沙发  发表于: 2007-11-08
何多苓~~
隔着我内心的时代太遥远了
问:在你的作品当中,看不到你同时代画家那样对时代直白的表达。
何多苓:意识形态的东西我不会直接入画。我最早画的《春风已经苏醒》被很多人附会和改革开放有关系,要么就是作为一种批判现实主义,表现民间疾苦,实际上我本无意于此。我本质上应该是个诗人,但是我不会写,我就会用笔来画。我从那个时代开始实际上跟罗中立他们已经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了,他们是真正直接表现,或者是表现民间疾苦,或者就是表现民俗。我从来没有把民俗作为目标,因为彝族这个符号是我借用的,第一我下乡在那儿,印象很深;第二我觉得彝族人作为一个意识形态很原始的民族,实际上它比藏族更原始,因为它连宗教都没有,就只有一种拜物教、多神教这种很模糊的,完全是原始的宗教意识。所以从本体来说,他们和自然是非常融合的,他们坐在山上,黑色的,就像一块岩石一样,一坐几个小时,我特别喜欢把它作为一个符号。从那开始,我觉得我就没有受到过中国当代潮流的直接影响。
何多苓,中国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画家的代表。上世纪80年代初,他即以油画《春风已经苏醒》、《青春》、连环画《雪雁》等作品引起轰动。1992年,其作品《今夕何夕》颠覆其一贯恪守的焦点透视法则,首次使用双重空间的处理手法,作品风格更为趋近中国古典绘画风格。
有这样一种艺术家,他开始提笔作画,就为他自己一生的创作定下了基调。何多苓就是这样的例子。
离线金的书声

2楼 发表于: 2007-11-08
周春芽~~
问:通常人们描述艺术家的传奇的时候是这样的——大时代会才产生大艺术家,或者清贫反而会产生好的作品。但现在的艺术家们都迅速的使生活优裕起来了,变得很舒服了,而人是有弱点的,那会反过来影响艺术家的创作吗?会使得他们变得没有生命力了吗?
周春芽:这个现象肯定有,不少的艺术家就被这种情况整垮了。但我觉得经得起考验的艺术家才是好的艺术家。可能象我们这代人遇到贫穷反而不怕。一个是我经历过富有,我也经历过贫穷。我是从贫穷走过来后达到一个经济比较好的阶段,我知道这个社会带来的好处,再回到贫穷我是无所谓的,真的。
问:艺术家也是跟女人关系最特别的。
周:艺术家可能说话有意思,而且一般好的艺术家不会说假话,比较真实。很多女的喜欢和艺术家交朋友是因为觉得他们说话还是很真实的,因为艺术家必须真实,如果你不真实了你就会反映在作品上。虚伪是艺术最大的敌人,艺术要绝对朴实、单纯,包括文学也是这样、音乐也是这样。其他行业可以稍微虚假一下,说些假话,但是艺术一假就能看出来。

周春芽:1955年春生于重庆。1977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专业是版画。1981年凭油画《藏族新一代》获得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二等奖。1982年从川美毕业后成为成都画院专职画家。1986年赴德国留学,1988年年底从卡塞尔综合大学美术学院自由艺术系毕业,1989年1月回国。现居成都,任四川省美协副主席、成都画院副院长等职。代表作有《绿狗》、《太湖石》、《红人》、《桃花》等,在国际、国内多次举办个展、联展,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
离线金的书声

3楼 发表于: 2007-11-08
周春芽身价过2亿
[img]四川画派的张晓刚在市场上“一画千金”,人们也更加关注目前风头正盛的四川另外一位代表艺术家周春芽。对于周春芽作品目前场上的表现,圈内人士看法不一。
  洪磊(艺术家):
  周春芽在美术史上应该算作一个承前启后的人物,他把中国文化向视觉化的方向推动,并且不缺乏观念性。如果从这层面上说,我个人认为他的作品价格还远远不够,再到2,000万、3,000万都不为过。
  吕澎(美术史学者、评论家):
  周春芽的市场价值不能从哪一次上涨看,要从过去一二十年看,从历史的方面看。现在有大的市场背景支持这段历史。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价值升涨,一定程度上是搭车。而周春芽应该上涨,这是时代大形势带动的,如果国家的政治、经济状况正常的话,他在价格上还能向上发展。历史地看,他的画的价值是稳定的。
  伍劲(艺术市场投资专家):
  周春芽涨幅比较大这是事实,但是这也是表面现象。说到周春芽作品的价值和价格是否相等,在现在这个相对混乱的市场情况下很难去衡量。从周春芽在当代艺术家中的地位看,他的作品2006年年度拍卖总成交额是8,862万,私下成交额大约3,000万,这样总共大约是1亿的成交量,在全部当代艺术中仅次于张晓刚,排在第二位;而周春芽的媒体关注度是排在前十位稍后的位置,这样分析看来,市场也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潜在。
离线金的书声

4楼 发表于: 2007-11-08
张晓刚~~
张晓刚生于1958年,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北京。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以表现主义风格的绘画活跃于中国艺术界,90年代以后,他以家族和旧照片为母题的作品先后参加了一系列重要的展览,如“中国现代艺术大展”、第46届威尼斯双年展、第22届圣保罗双年展、亚太艺术三年展、“中国当代艺术学术邀请展”以及“蜕变与突破:中国新艺术”和“新形象:中国当代绘画20年”等。
张晓刚:我原先是排斥中国文化的,到学校之后,开始对西方现代主义的一些东西产生怀疑,恰好看到一本日本人写的《禅与精神分析》,觉得东方的智慧特别好,从那个时候我开始接触东方神秘主义的书,所以后来就画了《梦幻》系列。
我一直生活在一种白日梦的状态里,白天按照学校的要求上完课,晚上就回家画一些小孤独、小伤感、有点诗意的东西。生命的悲剧性和人心的孤独、惶恐对我来说就是现实。自从1989年之后,我就对自己有了个清醒的认识,我不属于文化型的艺术家,我对大的问题不敏感,我也做过很多实验性的艺术,然后发现自己也不是科研型的艺术家。我和王广义恰好相反,他从整体出发想问题,而我属于卡夫卡那种负责内心的艺术家,总是从人性的背面去想问题,从个体的角度去挖掘内心。
张晓刚至今已有18幅作品的拍卖价超过500万元人民币,跻身世界当代油画高价之列。美术评论家栗宪庭评价他说,张的意义不仅在于作品,还在于他的经历,十分典型地见证了中国当代所有社会变革,是“当代美术史的一个缩影”。
张晓刚于1993年创作了后来拍出千万天价的《天安门》。他是这样解释《大家庭》的创作观念:“在那些非标准化的‘全家福’中,打动我的除历史背景外,正是那种被模式化的‘修饰感’。家庭照本应属于‘私密化’的符号,却被意识形态化了。我们都生活在‘大家庭’之中,需要学会如何面对各种‘血缘’关系——亲情的、社会的、文化的——在各种‘遗传’下,‘集体主义’观念已深化在我们的意识中,形成了某种难以摆脱的情结。”张晓刚对中国式家庭关系的准确把握,得到西方评论家的高度评价。
离线落花无声

5楼 发表于: 2007-11-10
回复:周春芽、何多苓、张晓刚、岳敏君8位顶级艺术家入驻
坐个沙发,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default3:
我以为天是蓝的,其实夜是黑的,我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醉的。
离线金的书声

6楼 发表于: 2010-04-24
谁是最红艺术家? 中国当代艺术是否应弃西向东?
谁是目前中国最红的艺术家?前不久发布的《2010胡润艺术榜》,按去年公开拍卖市场作品总成交额统计,89岁的赵无极首次登上胡润艺术榜榜首,91岁的吴冠中和72岁的范曾分别为榜眼、探花。而去年排列前三的当代艺术家张晓刚、岳敏君和曾梵志全部跌出前五名:曾梵志排在第6位,张晓刚排在第13位,岳敏君跌至第22位。
《胡润艺术榜》从2008年发布,到现在不过三年的时间,比较一下这三年的榜单和走向,也能读出很多的信息。
当代艺术在国际市场的高烧退去后开始走低,总成交额持续缩水。往年“胡润艺术榜”的主流始终是油画和雕塑艺术家,国画家所占比例不到两成。今年的“胡润艺术榜”有了此涨彼消的态势,这次涨的是国画艺术家,消的是油画艺术家。
从今年的行情看起码有两个走向:一是艺术家越老越吃香。二是当代艺术出尽风头的日子好像过去了,现在轮到传统艺术家“伸伸脚了”。眼光敏锐的艺术评论家们则敏感地提出:中国当代艺术能否弃西向东?
巧合的是,早在2010年的1月22日,在深圳美术馆就有为期一个多月的《你东我西——中国当代艺术展》。策展人俞可有意选择了一些逐步游离于西方的价值模式、具有一定实验精神与独立意识的艺术作品,使得这次展览有着号召中国当代艺术“向东走”的意味。有识者认为:中国当代艺术能否摆脱西方的阴影向东走这是一个问题。而向东到底是向传统回归还是回归当下又是另一个问题。
但无论如何,种种现象都表明: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到了该摆脱西方标准、重新审视自己方向的时候了。

中国当代艺术是按西方的审美标准和逻辑迅速走红的一个新型的艺术门类。中国当代艺术在国外拍卖市场比国内的火,国外评论家和收藏家对它们的熟悉程度比国内要多,从西方的角度来说,中国当代艺术家倒真是“会念经的外来和尚”。但对国内的观众和市场来说,中国当代艺术家不管是作品还是名头甚至行情,走的都是由外至内的“返销”渠道。
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中国的当代艺术像一场特殊的嫁接,貌似在中国,事实上开花结果都在西方。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国人对当代艺术的极端评价,有人认为它是一个谎言,有的则说是一场骗局。就是置身其中的人,也对这种曾经高烧不退、虚火上身的艺术形式颇多微词。
同样被称为当代艺术家、在西方市场上被认可的徐冰,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批评就一直没有停过。虽然有人认为他从当代艺术中获得了好处仍然攻击它有点忘恩负义,但他认为正是因为参与了,才有了清醒的认识。去年他在深圳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他觉得西方的当代艺术挺无聊,框架并不完满。相形之下,我们有非常优秀的文化元素和符号。这与现下探讨的弃西向东的趋向是非常一致的。
更难得的是,徐冰不仅仅是一个理论家,更是一个身体力行的艺术家。他自己的作品中就有着浓厚的东方因素,而且在西方非常成功。在徐冰看来,中国当代艺术家在西方的成功是因为满足了西方人对中国的想像,成为一种奇异的景观,而不是艺术本身在起作用。客观地评价,中国当代艺术家创造力缺乏,对艺术语言的贡献也有限。再加上中国当代艺术大环境的浮躁,艺术批评没有建立自己的体系,是西方的粗略的、概念的照搬,还没有真正建立适合讨论中国艺术、文化和现状的一种话语方式。
作为圈内人,徐冰的看法和观点应该是识之深,责之切。想想看,一个没有自己话语方式和评判标准的艺术门类,就算我们圈外人也知道这种艺术形式走不了太远。
奇观也好,骗局也罢,中国当代艺术作为新型艺术门类,在虚火退去后,仍然面临再度出发。向哪里去?如何走?仍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艺术家的高下当然不能以胡润艺术榜来评判,但市场毕竟可以反映出收藏者的趋向和爱好,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公众的趣味。不管是来自何方的艺术门类,如果在自己的土地上扎不了根,无论如何也长不成参天大树。
摆脱西方的标准和框架,从传统中汲取艺术的滋养,也许可以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家重新出发的路径。(来源:深圳商报 时间:2010-04-12)
离线金的书声

7楼 发表于: 2010-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