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959阅读
  • 229回复

滇藏线上的故事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新名片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8-01
— 本帖被 先来后到 执行加亮操作(2012-08-03) —
<div bg2?="">

<a onclick="return false;" href="javascript:void(0)" rbor3?="">


我不停地告诉自己,想做的,就去做。
                              --------题记

       D1::2012年6月28日晨6点30分,我和风雨、晓理、小亮、木鱼、乌鸦、蚂蚁组成的骑行团队准时从云南丽江启程,正式拉开了挑战滇藏线的序幕。我们一路绕玉龙雪山骑行,经拉什海、雄古风景区、长江第一湾等风景名胜区后离开丽江进入迪庆州境内。金沙江,长江的上游部分,是滇藏线上第一江,我们逆江而上,用了半天的时间抵虎跳峡风景区。我们在虎跳峡镇的一家饭馆吃完中餐后,便商量游览虎跳峡的有关事宜。经过反复斟酌,按照预定的行程,我们第一天应该可以到达第一站宝山,于是,我和风雨、晓理等3人决定到景区看看虎跳峡风光,结果在离景区还有9公里的地方工作人员要我们买票,我们说先进去看看,再决定是否买票,然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一下子所有的兴致一扫而光,加之来回要走18公里的山路,算了,我们决定放弃。从虎跳峡开始,我们顺冲江河一路西下,晚6点左右抵宝山村宝山客栈。这天总行程106公里,除了10公里的下坡和虎跳峡一带11公里的烂路外,其余似乎全是缓上坡,总的感觉很累。
       D2:6月29日晨7点,我们打点行装,从宝山客栈出发,向香格里拉挺进。在经过15公里的爬坡之后,我们在一处观景台远眺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由于大雾蒙蒙,观景效果不甚理想,不过,总的感觉还不错,两座著名雪山呈“一”字矗立在远方,那种朦胧的意境也别有一番味道。还得赶路,继续前进。在离开观景台不久,山谷中一片片绿洲展现在我们眼前,这就是传说中的西藏的江南吗?可西藏还没到咧!不管是西藏还是云南,先拍几张片片再说。我收起卡片机,拿出单反,似乎不想放过一处我喜欢的景致,不停地搜寻着每一个美丽的角落。这里不仅有绿油油的青稞,蓝白相间的天空,美丽的雪山和草地,在炎热的7月,你还可以见到美丽的油菜花、麦子和荞麦。西部,就是这样神奇!
        我完全陶醉在这美丽的世界里,我真的忘掉了一切。当我收起相机准备赶路的时候,同行的车友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我加速直追,在迪庆州州府所在地香格里拉县的进城处赶上了大部队。风雨笑着说:又拍照了?我说:是的,这么好的景致,不带几张片片回去可惜。会合后,我们一行7人连带途中遇到的大头下榻在了香格里拉国际青年旅馆。 在香格里拉,我们没有逗留的计划,当晚参观了著名的月光广场,一睹了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与藏族同胞一起跳了 约一个小时的锅庄舞,算是完成了在香格里拉的所有游玩计划。
       D3:6月30日这天,我们早早地就起了床,可这天麻烦不断。晓理的法嘴胎没带备用胎甚至连同型号的气筒也没有带,我车子的货架断裂且后飞轮卡壳,大伙左右忙碌,总算找到了一家有类似气筒的店铺,但老板不卖,说是留自己用的,经反复商量,方才同意出售,但要价30元。我也找到了一家店铺,在潜江卖60元的货架,在这里要价130元,没办法,车子不弄好是不行的,只有放血了。等把车辆整好,已是正午时分。快点上路吧,我们推起车子就走。当行至“纳帕海”一带,迷人的田园风光在两边峡谷的村托下显得十分秀美,可路况就不能恭维了,好烂。我们停下来一边用餐,一边拍照,打发烂路给我们带来的困扰。约晚7点左右,我们抵达奔子栏,按当天的行程安排,是必须要抵达书松的,虽说天已黑,且还有20多公里的山要爬,我们在奔子栏用完餐后没有歇息继续赶路。晓理、木鱼、大头、乌鸦、蚂蚁行走在前面,我和风雨、小亮走在后面。突然一辆大客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问:去书松吗?考虑到路况太差加之天色已黑,我和风雨、小亮商量后决定上车。当车行至书松时,司机再次提醒我们:愿意到德钦吗?不加你们的钱。风雨作为队长,还要考虑另外几个人,便决定在书松下车,并主张我和小亮乘车到德钦算了。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和小亮速度比他们几个慢,加之我还想拍一些片片,便决定与小亮提前赶往德钦。
       看来我的决定没有错,书松至德钦不仅路况差,且道路陡峭,非常危险。路途上,司机告诉我们他姓鲁,24岁,经常跑这条线路,我们才放心下来。小鲁人很不错,不仅把车上的零食拿出来供我们品尝,在一些重要的景点部位还主动停下车供我们赏夜景,可惜天色太晚,拍得一些片片效果都不理想。一直到7月1日凌晨零点30分左右,我们才抵达德钦。虽说是坐车,可上下左右不停地颠簸,加之心情紧张,其实也蛮累的,我们选了一家稍好的旅馆----德钦商务旅馆住宿,算是过了半个晚上的“贵族”生活。
       D4:本应该在德钦等等风雨他们的,在飞来寺情况却发生了变化。这天,我还是和小亮早早地就起了床,向人打听游览梅里雪山的路线,坐在家里也是玩,不如出去转转,于是决定去看梅里雪山。后来我们得知去拉萨要走飞来寺,看梅里雪山也要走飞来寺,走就走吧,我们干脆到飞来寺去一边休整一边等风雨他们,我们的日程就这样定了。到了梅里雪山,天空没有一丝的风,浓浓的白云将梅里雪山笼罩着,梅里雪山可是我此次西藏之旅要看的非常重要的景点啊,我跪在那儿向上帝祷告,就让我们看看梅里雪山的尊容吧,可上帝没有显灵,带着失望,我和小亮在观景台上久久地徘徊了近两个小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去。没有一睹梅里十三峰的尊容,心情感觉特别的不爽,我对小亮说,我们走吧,看来前面的路大部分是下坡,快点走的话,是可以赶到盐井的,我们走的慢,就在前面边走边等风雨他们吧。我和小亮毅然作出了先走一步的决定。这天,我们顺澜沧江一路西下,晚九点三十分左右抵达盐井,半天行程108公里,提前进入西藏境内。



进入西藏的标志:滇藏纪念碑

          D5:盐井,是我们进入西藏的第一站。总的印象:这地方就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其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就是狗特多。虽说这地方不大,可警察不少,要进去,是要经过安检的。走出安检大门,不远处就是一家小旅馆------纳西民俗村。天已黑,我们不想对旅馆进行过多的挑剔了,就在这儿过夜吧,我对小亮说。来到纳西民俗村大门,三条狗呈“品”字睡在一张印有“欢迎光临”的红色的地毯上,我和小亮顿时毛骨悚然,这狗究竟是在欢迎我们还是在威胁我们,这时,老板娘出来了,风趣地对我们说,如果住他们的旅馆,狗就是在欢迎我们,如果不住他们的旅馆,狗就是在威胁我们了。原来如此,看来西藏的狗是特别通人性了。老板娘将我们迎了进去,我们很快在纳西民俗村安顿下来。不一会,风雨来电,问我们能否和他们在盐井会合。我回答风雨说,这里的环境太严酷,7、8个人一个大通铺,没水洗澡,更没有可供休闲的地方,在芒康会合可能要好些。就这样,我们形成了一致的意见,决定第二天各自赶路。       7月2日晨9点,我和小亮向芒康进发。这天,真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早就听说翻越红拉山非常艰难,这次,我们算是真正领教了。一出盐井,就开始爬坡,坡陡且长,这应该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过的了。我们翻越了一个又一个的伪垭口,就是不见山的尽头。好在我们遇到了两个很人,这两个很人给了我和小亮很大的鼓舞,一个是岳阳的洪哥,一个是汕头女孩。洪哥曾经走过川藏线,这次是专门奔茶马古道来的,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听他讲了不少自己的经历和故事,从他的谈吐中,我们认识了这个强人------一个很坚强的36岁的单车英雄,因要赶路,洪哥和我们同行了一会儿后就依依惜别走到前面去了,汕头女孩是一位20多岁的中学教师,红拉山几乎是全程推上去的,我们看她非常吃力,就建议她乘车越过红拉山,终于等到了一辆商务车,小姑娘在已经没有能力继续骑行或推行的情况下极不愿意的上了车(在以后的旅程中,我们不止一次的遇到过这个小姑娘-----这真是一个勇敢的女孩)。洪哥走了,女孩也走了,又 剩下我和小亮孤独地行进在山上。约下午六点三十分,我们到达红拉山顶。一到山顶,突然间狂风大作,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我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不仅要确保自己的安全,还要把小亮安全带出红拉山。我们穿上冲锋衣,带上棉手套,整理好安全帽,开始匀速向陡峭的山下滑行。眼看就要到达山谷了,老天突然再掀风浪,不仅风速不减,还大雨倾盆。在非常危险的紧要关头,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洪哥打来的。洪哥在前面知道我们肯定遇到了麻烦,便在一户藏民家里顾了一辆面包车,将我们接到了20公里以外的邦达乡毛尼村。岳阳车友洪哥和藏族同胞达瓦的鼎力相助, 让我们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终于找到了歇息和吃饭的地方。来到毛尼,来到达瓦家里,我似感这是一片远离尘世的土地,没水洗澡,更没有电灯,给人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荒凉。不过,这又是一片火热而又纯净的土地,是洪哥和达瓦以及他的女儿们将我们从大山深处的狂风暴雨中接到家里,像亲人一样照顾的十分周到,不仅让我们躲过了滇藏之旅的第一次大劫,而更让我不能忘怀的是藏族人的善良和乐于好施的品格。  

<i style='background-position: -983px -17px; margin: 0px 5px 0px 0px; padding: 0px; left: 0px; top: -1px; width: 16px; height: 16px; font-size: 0px; 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block; position: absolute; background-image: url("http://ctc.qzonestyle.gtimg.cn/qzone_v6/sprite/blog_app.png?max_age=19830211&d=20120727171918");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no-repeat;' icon_praise?="">

[ 此帖被新名片在2012-08-02 09:28重新编辑 ]
离线石子

沙发  发表于: 2012-08-02
大大的沙发。
我爱骑游(骑车、游泳与旅游)。
离线石子

2楼 发表于: 2012-08-02
祝三位英雄胜利凯旋。
我爱骑游(骑车、游泳与旅游)。
离线新名片
3楼 发表于: 2012-08-02
:

       D6:第二天早晨7点左右,我和小亮还有洪哥简单地和达瓦一家寒暄道别后就匆匆上路,我们这天的目的地是芒康。芒康,是藏东与云南接壤的最边远的一个县城,是G214与G318的交汇处,也是单车爱好者的聚集地。毛尼至芒康只有40公里左右的路程,我和 小亮商量今天赶到芒康,下午休整半天,等待风雨一行,会合后再继续前进。我们也征求了洪哥的意见,恳请他和我们一道休整半天后一起走,洪哥就了我们的意思,决定和我们一道在芒康休整半天。在芒康休整的过程中,洪哥因曾经走过川藏线,对路况特别熟悉,建议我们坐汽车越过芒康至左贡这段路,主要理由有三:这段路有一大半是沙石路和土路,正处在修整中,不仅走不出来路,而且很费力,这是其一;其二,这段路总里程160公里,虽说路线不长,但要走整整三天时间,不划算;特别是觉巴山,虽说不是滇藏线上特别大的山,但坡陡路窄,有许多危险的变数,这是最主要的一点。听了洪哥的建议,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便给风雨去电,建议后面的几位也跳过这条路线,风雨说,还是想骑过去,我说也行,不过这建议我还是要给你提一提。后来晓理来电,说车况不行,也想放弃这条路线,我说可以,还是实事求是好,不要人为自虐。我向风雨建议,由于这160公里的路,使我们之间至少要掉三天的时间,由于间隔的时间太长,我和小亮不如边骑边等,万一不行,干脆在拉萨会合。风雨说,可以。芒康-----便成了我们分开骑行的转折点。

    这天,有件与狗有关的事还是要提起来说说,因为发生在很人身上-----洪哥身上,所以显得特别不可思议。从毛尼至芒康的路上,不仅吃讨的孩子特多,狗也是很多的。洪哥长期远行,该经历了多少风雨,不想在这里却栽在了狗的手里。有一只颜色黑白相间的狗,只追洪哥,却不缠我们,直至将洪哥的驮包抓住,也没有丝毫放过洪哥的意思。最后洪哥人车倒地,俯首称臣,那狗才善罢甘休。我想,遇到洪哥这么厉害的人,这狗都这么猖狂,若遇到弱者了,那还了得!
    D7:7月4日,我和小亮还有洪哥早早地就起了床,于7点30分乘坐芒康至昌都的汽车向左贡方向前进。下午1点左右,抵达左贡。本与晓理约好,我们在左贡等他,可晓理来电,说因汽车班次的影响延误了乘车,只能与风雨等在左贡会合了,我说也行,我们就在拉萨会合好了。就这样定了,洪哥因走茶马古道要和我们分手,我和小亮在左贡街上买了点修车用的工具,在左贡休整了半天,决定第二天继续向邦达方向挺进。
    D8:今天早晨起来,发现车出了问题,前面的大、中盘完全失灵。已经走出旅馆大门的洪哥看我们在弄车,又转回来替我们修理,修了约半个时辰,还是没有解决问题,这时湖南郴州的小三走过来帮我们反复诊断,问题还是没有完全解决,只是上了点油,便开始上路。我想,走山路,也很少用大、中盘的,就用小盘慢慢骑吧,看看眼前准备上路的72岁的老者,再想想昨天吃中饭时遇到的13岁的福建少年,就是把车子推过去我又有什么理由觉得自己有受不了的呢!走,我向自己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福建少年:13岁穿越川藏线



    今天的路程110公里,没有很大的坡爬,道路起起伏伏的,逆风不小,感觉还是很累。今天遇到了两个年轻人,使我很爽的度过了一段行程。一个是刚刚高中毕业的天门的小鹏,一个是浙江舟山群岛刚刚大学毕业的何良。我与这两个小伙子同行的时间虽说不长,但他们却给我留下了非常难忘的印象。后来小鹏是在我前面抵达拉萨的,我们在拉萨的第一个晚上就是他给预定的旅馆,我与小鹏在拉萨共进过一次晚餐,但没在一起玩什么,感觉很后悔的,他先于我们离开拉萨,去了广州。何良大学毕业后提出了援疆申请,是一个有志向的青年,因事要提前回家,在怒江桥一带与我们分手,坐车去了拉萨。 这天,我们有辛一起在海拔4000多米高的邦达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人虽说很累,与小伙子们在一起感觉却十分轻松。
    D9:7月6 日,我和小亮继续赶路。走出邦达,就开始翻山。今天的路很怪,这要分三个层次来说:先是翻业拉山,虽说海拔4800多米,但绝对高度不高,因为邦达的海拔4100多米,整个爬坡也就15公里的路程,感觉并不是很吃力。特别要提到的是那只通人性的野狗,从我们一上路就跟着我们,我们也只不过施舍了一块面包,它就对我们死心塌地了,它一直把我们送至业拉山顶也没有往回走的意思,看来,狗也不是全坏的。我们毕竟不可能把它带到拉萨去,若让它继续跟我们走,可能还会害了它,我对小亮说:甩掉它。我们加快速度,不一会,就和那狗拉开了距离。紧接着,就是下山,走著名的怒江72拐。其实怒江72拐并不是怒江这条江有72拐,而是从山顶下到怒江在山上要拐72道弯,也有说99道弯的,我没有数,总之,弯多、坡陡、道长,记忆中好像下行了三个多小时才看到怒江。怒江气势磅礴,特别在怒江桥一带看怒江,显得尤为壮美,可惜的是此地为军事禁区,严禁拍照,让我们感到遗憾。接着就是穿越怒江峡谷,虽说怒江峡谷地处林芝地区,但山里植被不多,应该算是一道饱经沧桑的峡谷,两岸高山耸寺,谷中涛声阵阵,江边悬崖万丈,很赖看、很赖品,很赖人寻味。如果不遇到大风,骑着单车在山谷中走走还是蛮有意思的。我等运气欠佳,这天不仅风力大,车子骑不动,还在“神山”一带被大风掀翻了单车,将正在拍照的我弄得措手不及,扶车时被风吹得四脚朝天,膝盖还被刮伤了一大快。虽说这路蛮吓人的,天黑之前,我们还是赶到了八宿。
    在八宿青年旅馆,我们找到了下榻的地方。这天总的印象,感觉骑车的人特多,旅馆中央的场子里摆满了单车,应该不下百辆。还有一个好现象不得不提及一下,这里的公安部门到了晚上就开始灭狗,游人对狗非常痛恨,这里的公安部门已经把灭狗作为一件大事在抓了。


[ 此帖被新名片在2012-08-03 08:19重新编辑 ]
离线新名片
4楼 发表于: 2012-08-02
回复:滇藏线上的故事
      
    D10: 今天,八宿至然乌,92公里。路不远,但难骑。总的感觉,几乎是一路的缓上坡,一路的逆风,连下行都要推着走。小亮说,感觉没办法骑了,建议找个车坐过去算了。我说,我们不能坐着等汽车,就慢慢推慢慢等吧。就这样,我和小亮边推边环顾后面有没有汽车跟上来,如果有的话,即便剩下20公里的路,也真的不想骑了,因为的确是骑不动了。我看了看后面跟上来的江西女孩(路上遇到的骑友,也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孩),忍不住问她:你还能骑吗?不想坐车吗?女孩回答说:我的确是骑不动了,可我不甘心坐车过i去,就那么一点点的路了,我就是爬也要爬过去的。说实话,那一刻,我感到十分地汗颜。看到身边的小亮,他毕竟也还只是个20岁的孩子,突然间,在软弱与坚强的较量中,软弱终究还是占了上风,我和小亮就还差那么几步路也没有挺过来,最后坐上一辆过路小面包,向然乌方向驶去。在我回头看见江西女孩还在吃力地冲刺的一刹那,我在想,成功与失败往往就在闪念间。江西女孩,滇藏线,应该属于她。
    然乌,虽说是一个小镇,但这里却似乎汇集了藏东南地区所有的美丽。这里有举世闻名的然乌湖,有密布的湿地,有绵绵的雪山,有千百万年演变下来的冰川。这么好的地方,再怎么说我也是不会放过的,一定要看一看。我下了决心,一定要在然乌休整一天,好好地看看然乌。这一天,可以说是在我的整个行程中度过的最开心的 一天了。我不仅饱览了然乌的美丽,特别是在游览来古冰川的过程中,我又一次有幸近距离地走进了藏族同胞的生活。在来古冰川附近,我见到了一位美丽的藏族姑娘,她抱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我被这对母子吸引住了,于是上去搭腔,看得出,这姑娘也是很想和我们交流的,然而,由于语言不通,我们始终没有找到默契点,后来从她公爹那里得知,姑娘不会汉语,所以我们是没有办法交流的。照张像,留个纪念吧!我向姑娘比划着手势,姑娘很乐意地答应了。真的,这是我今天从灵魂深处发出的第二次震撼:这么美丽的姑娘,如果能走进学校的大门识几个字该多好!





藏族女孩的眼神:新奇和渴望


    D11:7月9日,我们沿着然乌湖向波密方向继续前进。这里的地貌是典型的藏东南地貌特征,山高谷深,但植被葱郁,虽说今天要骑行140公里的路程,可应该说强度不大。走了约20公里的路程,小亮突然对我说:风哥,我双腿一点力也没有了,看来今天是没办法骑了。我一边叫小亮打起精神,一边鼓励他说:小亮,我们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来挑战滇藏线,从现在起,我们再大的困难也要坚持骑行,不为别的,我们要对得住我们自己。我接着对他说,你在前面慢慢骑,我在后面一边拍照一边赶你,怎么样?看来,人的精神往往还需要来点刺激,如果一旦刺激到了要害部位,所焕发出来的精神活力也往往是无穷的。小亮真是好样的,不仅骑行到了波密,而且提前我一个小时到达波密,到达波密后还把食宿全部安排的妥妥当当,我是一点心也没有操,真是太感谢他了。
    这天,我在一家淋浴房洗了一个热水澡,身体已经是一个星期没见水了,真舒服。
    D12:7月10日,波密到通麦,也是风景如画的一段路。与然乌到波密一样,今天的路也要穿过一段很长很长的茂密的深林,顺帕隆藏布江一直西下,就感觉人像在画中走一样。值得提醒的是,在大山深处,深林中有时人烟稀少,难免有些不安全的因素,建议不要独行,结伴而行最好。我一路上喜欢拍照, 与小亮时有分开,在深林里两次都是独行,真心话,我是害怕的,我的额头上是冒出了冷汗的。
    D13:最惊险刺激的一天,就是今天------通麦至鲁朗。其实,今天的总行程也就70来公里,为什么把这段路说的这样玄乎,一定是有它的道理的。这段路全程上行,不是很人,还真难走过去咧!通麦至排龙,25公里泥巴路,且路窄险峻,号称死亡地带,我们走这条路之前不久,就有一辆吉普车冲向悬崖和一名单车爱好者坠落悬崖,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活生生的事实。不过,我们走过来了,运气好。排龙至鲁朗,虽说是泊油路,但全部是上行,骑起来非常费力。说内心话,走这条路,真是让人有想哭的感觉。
    我和小亮这天虽说一路平安,可老天就是不让你十全十美地满意。过排龙不久,小亮在拿雨衣时不慎将单车翻入路边的草丛中,当时没有注意,车子翻下去时将杠包里的手机和照相机全部倒入了草丛,等发现时已经向前走了两个小时了。小亮心理非常不爽,我也知道,即便转去找,也是没有多大希望的,但相机里毕竟保存着小亮10多天拍摄的片片,那是他的心血啊。我说,你转去找吧,把东西卸下来放在我的车上,我一边慢慢推一边等你。一个小时过去了,小亮突然来电,说东西没找着,他已乘车到八一了,并对我说,包里有一副眼镜,还有一本骑行攻略的书要我帮他保管好,其他的东西甩了算了。我看看自己车上的东西,我真是欲哭无泪,照理说我应该帮他将东西带到八一,可我确实没有这个能力,除非我乘车到八一,但我怎么甘心乘车去呢?没法,最后只好狠心地将他所有的东西全部分给了途中遇到的其他车友。
    离开了小亮,我一个人摸着夜路到达鲁朗。鲁朗,因为小镇搬迁已经拆得乱七八糟,镇不像镇,村不像村的。我找啊找,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旅店,说是旅店,其实也不成其为旅店,就是用几块三夹板钉起来的房子,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寒霜的居所,但舍此而又没有其他的地方了。没法,住吧!你还不说,一人40元一晚,比城里的小旅馆还贵。
    D14:7月12日,雾锁群山,细雨蒙蒙。今天要翻越色季拉山,要越过鲁朗林海,还要一睹南迦巴瓦峰的风采,这样的天气,真是让我犯了愁,走吧,可能这些美丽的风景都会从我身边滑过,我肯定会终身遗憾,不走,天气明天会转晴吗?说不清楚。经过再三思量,我还是决定出发。我独自一人打点好行装,披上雨具,踏上了通往八一的路。
    雨,没有丝毫地减弱。从鲁朗到色季拉山山顶,有25公里的陡上坡,我奋力攀越,路过鲁朗林海也没有下车,到达山顶已是正午时分。我呼唤着:南迦巴瓦、南迦巴瓦、南迦巴瓦.....然.雾笼罩着群山,除了灰蒙蒙的天,没有回音。
    今天感觉特别的饿。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连中餐都忘了买点,好在我老婆在临出发时给我装了几块压缩饼干,还不说,这东西还真能填肚子,吃了一块,就感觉肚子饱饱的。嗯!可以了,穿上冲锋衣,戴上棉手套,整理好头盔,便开始向山下滑行。
    大约4点左右,我终于听见了尼洋河的涛声,顺利抵达林芝地区首付八一镇。小亮在八一等我,因为他已经计划提前返回家乡,我们便在一起吃了一顿便饭,算是送了一下小亮。在林芝,我和天门的小鹏又一次不期而遇,我们一起选择在蒋大姐的旅馆住宿,这天晚上,我们玩得还算逍遥。后来小亮给我发来短信,说他第二天就乘车到了拉萨,并准备于17日返回老家哈尔滨。在西藏之旅的整个行程中,小亮与我同行时间最长,也是我最不能忘记的旅友,在这里,我只有遥祝他一路平安了!




[ 此帖被新名片在2012-08-12 16:38重新编辑 ]
离线新名片
5楼 发表于: 2012-08-02
    D157月13日,我和小鹏等决定在八一休整一天。我是不适合独行的,一个人走了两天,还真有点不习惯。小鹏在旅途中结识了几个车友,有山西的,河南的,广西的,武汉的,几个小伙子都很不错,最大的33岁,最小的是小鹏,20岁。我很快和他们打成了一片,称兄道弟,推杯弄盏,好不热闹。小鹏说,要我干脆和他们组成一个团队,在一起完成后面的旅程,我说好啊,我很喜欢和年轻人交朋友的。这天晚上,我好高兴,第一次在旅途中喝的酩酊大醉。
    已经和小鹏约好,本准备第二天启程前往工布江达的。风雨来电说,他已到达鲁朗,预计14号可以到达八一,叫我在八一等候,我想,在八一会合也是很恰当的选择,几个人一起出来,总还要在一起走几天才好。我便对小鹏说,要他们先走,我在八一还想呆一呆,等待我们大部队的到来。不想,风雨等直至15日晚才到达八一,我不得已不得不在八一连续休整了三天。不过也好,多休息几天,后面的行程也会轻松一些,对于我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好事。 7月15日这天,我们原有的团队除小亮已经回家,大头中途离队,又增加了恩施的两位新车友,也就是说,我们还是8个人,终于在这天晚上团了圆。
   D16:7月16日,我们的车队继续向工布江达挺进。八一至工布江达约140公里,这段路,有一些起起伏伏的小上坡,但地势总得来说还是比较平坦。这段路风光不错,尼洋河经久不息地穿梭在山谷中,山谷里的绿洲就像水墨画镶嵌在尼洋河的河心和两岸,这里植被茂密,各种古树名木或屹立于山崖或倒映在水中,景色非常秀美。在这样的地方,你说不拍几张照,怎么也说不过去。我是狠狠地拍了一会的,木鱼、乌鸦和蚂蚁看我拍得非常尽兴,也禁不住停下脚步加入到了拍摄的行列。这里真美,假若我再到西藏,再走这段路,我还是要拍得。
    每天都有一些感动人的人和事,这天,我的确被两个藏族小孩深深地感动了。你说何故?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他们很亲切地叫了我几声叔叔,要说感动的理由,还得让我细细道来。当我们骑着单车正在飞速行驶的时候,突然山上传来了“叔叔,一路平安"清脆的童音,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小男孩手挽着手正在向我们挥手,我用手势礼节性地回答了他们,便继续赶路。”叔叔,一路平安“!童音继续传向我的耳门,延伸到我的心里,不行,我得转回去,我必须给点什么这两个孩子。我调转单车,来到两个孩子身边,听说在进藏途中是不能随便给孩子们钱的,于是,我将仅有的一包巧克力糖果塞在孩子的手里,并与他们聊了一会天,告诉他们一定要读书。后来得知他们已经在上学,因为放假没有去学校。这时,我突然间想起了一路上那些拦路要东西的孩子,再看看这两个孩子,他们显得特别可爱,我在想,大抵是因为他们已经是”文化人“了的缘故吧!
    D17:7月17日,我们开始向松多挺进。松多,海拔4300M,从工布江达到松多,虽说只有100公里的路程,却有50公里的上坡,也是一段很难走的路程。这天,我似感特累,在经过一处温泉时,我站在那儿犹豫了好久,又是一个星期没洗澡了,好想进去看看,但考虑到前面还有车友在等待,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我知道,在滇藏线上,想让自己的身体舒适,这只能是一种奢望。正所谓”净化了灵魂,劳累了身体“,这是每个翻越过横断山脉的人的真切体会,何尝又不是我的深切感受呢!
    D18:7月18日,是本次西藏之旅的最后一天挑战,也是最艰巨的一次挑战,之所以说这天的任务最艰巨,除了翻越本次行程中海拔最高的山峰米拉山(海拔5013M)外,还要征服180公里的山路。按照攻略上的安排,松多至拉萨本应该是两天的旅程,第一天松多至墨竹工卡,第二天墨竹工卡至拉萨,但我们一天走完了两天的路。不过还好,只是屁股有点疼。
    站在拉萨桥头,眺望远方,我禁不住发出了内心的呼喊:布达拉宫,我来了!






拉萨之夜:布达拉宫

    后记:本次西藏之旅得到了家乡各界朋友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进入云南昆明后,昆明网友雪儿在百忙中接待了我们,在丽江,大雄老表也放下工地繁忙的事务接待了我们,在此,一并致谢!旅途中,我本人得到了团队朋友以及岳阳洪哥、郴州小三、浙江何良、天门小鹏、达瓦父女等的热情帮助,在这里一并致谢!






[ 此帖被新名片在2012-08-12 16:36重新编辑 ]
离线泰勒

6楼 发表于: 2012-08-02
回复:滇藏线上的故事
不管是谁,不管是那条路,骑行中的故事都很精彩,感谢风锅的分享,西藏,我的终极目标。
本人爱装13
离线新名片
7楼 发表于: 2012-08-02
回 6楼(泰勒) 的帖子
啊不,女中豪杰!!今年实现了穿越神龙架的行动,这应该是明年进藏前的预演吧!
离线南浦闲人
8楼 发表于: 2012-08-02
回复:滇藏线上的故事
学习了
9楼 发表于: 2012-08-02
回复:滇藏线上的故事
一个应该去的地方,一个可以去的地方!
离线石子

10楼 发表于: 2012-08-02
      “从虎跳峡开始,我们顺冲江河一路西下,晚6点左右抵宝山村宝山客栈。”
        如果说我没去过冲江河,这句话的问题是看不出来的,应该是沿冲江河一路西上,出虎跳峡镇就是近40公里的上坡;冲江河是金沙江的大支流,而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金沙江的上游叫通天河与沱沱河。
我爱骑游(骑车、游泳与旅游)。
离线温暖qj
11楼 发表于: 2012-08-02
回复:滇藏线上的故事
前辈让我感动!
离线新名片
12楼 发表于: 2012-08-02
回 10楼(石子) 的帖子
老师 严谨!
离线玉米
13楼 发表于: 2012-08-02
回复:滇藏线上的故事
看得我泪水涟涟:为你们一路骑行途中遇到的那些勇敢的人、执着的人、善良的人、互助的人、坚强的人、以及那条忠实的狗。也许风哥们出门前都没有想到能遇到这么多的人和事,所以说,只有真正的踏出了家门,才知道,前行的风景永远都是未知的!
漫漫骑行路,岁月任我行;大地有美景,人间有真情。
离线新名片
14楼 发表于: 2012-08-02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