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42阅读
  • 0回复

[南浦书香]原创 想象力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当天3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7-30

想象力
文/当天3
刚放暑假不久的一天上午,我在学校门口碰到了在我的视野中消失了两个多月的陈小铃。
作为她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二个多月来我一直想抽空去她家家访一次却始终未能成行。
她的语文成绩在班上的排名始终徘徊在第八、第九名之间的原因主要是被她偏低的作文得分拖了后腿,我曾把她的作文拿给其他的语文老师看过,他们都说我给她的作文评分偏低,有的老师还认为我的作文评分标准有问题,对她作文中(显现出来)那么多明摆着的优点和优势视而不见而夸大了一些也许对其他语文老师来说原本可以忽略不计的缺点和不足。
我始终隐约感到,她上个学期突然提出(因病)需要请假二个月,真正的原因很可能也许跟我那回在作文讲评课上对她的作文所作的那一通口无遮栏、有失偏颇的评头论足有关。
这个大眼睛透着朦胧羞涩而言行举止有时又稍显固执呆板的16岁的少女,因为偏爱文科、立志要当作家而给我留了深刻的印象。跟年轻时候的我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我是陈小铃的语文教师和班主任,在陈小铃之前我不说桃李满天下,我教过的学生,按每届平均二个班每班平均50个学生计,也已接近孔夫子弟子三千的半数了,这是让我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的一个数字,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到我退休的时候,在数量上(的成就)赶上并超过孔夫子是一件指日可待、毫无悬念的事情。但在我过往的成百上千的学生中,却没有哪一位同学能象陈小铃一样单单与我脑子里的“想象力”这个词汇粘连重叠的那样紧密无间不可分分割。
孔夫子是述而不作、深不可测的圣人,我的教育理念正好与孔圣人背道而驰,他老人家觉得为师道尊严计,老师光说不写是应该的和必须的,而作为语文教师我,长期以来对外的公之于众的主张则是:“要教学生写作文,教师自己先要写好下水作文。”报社后来时常有稿费单寄给我,就证明了我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这为我在广大师生中嬴得了才子的声誉,我也因此成了学校课外文学活动小组唯一的一位指导教师,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可当有文学的狂热分子出于对我的崇敬和羡慕而讨要我在校外发表的文章去看时,我总是借口语文课本中的文章才篇篇都是典范而我的东西不值一提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拒不示人。这其中的真实原因我是不会对外人说起的。
我从小就有当文学家的梦想。我大学学得也是中文专业,我从事的语文教学工作也跟自己的文学梦想是一脉相成息息相通的、至少是不相排斥的,我十多年来所写的文学草稿堆积起来也差不多接近“著作等身”的高度了。我也知到我的文字中规中矩无可挑剔,但我费尽心机所写的散文小说却屡投屡败,发表的只是少数。好在是网上投稿,这要是换在贾平凹的年代,那雪片般飞进学校、向我涌来的退稿信还不要活活把我羞杀死呀。直到前不久才有一位著名杂志编辑见我三年如一日的向他只投稿、不投降,态度谦虚诚肯,便忍不住发善心慈悲心给我发了封电子邮件,他在电子邮件中对我的写作状况作了真诚的点拨提醒,指出了我失败的关键原因是:“一言以蔽之,你写的东西构思立意四平八稳无可指责,叙述语言规范规矩,谴词造句功正确正规。致命的缺点,通篇沉闷呆板、灵性灵气天生不足,这一切皆源于作者你的缺乏想象力所致。”
是巧合还是报应,这跟我那回在作文讲评课上对陈小铃的作文所作的那一通口无遮栏、有失偏颇的评头论足何其相似乃尔,除谴词造句略有差异外,所要表达的意思差不多是完全一致的。

我提昌一本书主义,这辈子只写一本书,我们要珍惜文化环境 反对制造文字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