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81阅读
  • 37回复

[南浦书香][原创]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聂大虎

30楼 发表于: 01-07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相信 你找得出从头再来的勇气
——给儿子
....... (2019-01-07 04:38) 

保卫生命

我每天都在吃鸡鸭
到镇上卤菜地方买滴
学习我从前的中医老师
坐诊之余
打开那炖好了的饭
里面香喷喷几片卤肉几片菜
简单的饮食
到处是 猪瘟
对于猪肉有了警惕
就瞄准 卤鸭卤鸡
我们的儿子交代滴
要保住生命
保住身体
否则
将要遭到更大的损失

每天走过医院的中心大道
经常出去倒垃圾
遇到那两只同一个父母的却生下来就没有了父母的小狗子
当时光溜溜像水里
爬出来的老鼠子
歪歪倒倒滴
可能有好心人照顾
医院里又没有孩子
顽皮
不知不觉可以对于不爱狗的我亲昵
我 怕狗啊
特别是 狂犬疫苗 竟然是造假滴
狂犬病是多么让人恐惧
咬了你不得狂犬病也吓死你
打死了狗狗也无济于事

两只比赛撒欢的小狗肥嘟嘟滴
像我童年时代喜欢找人亲昵
甚至找小狗亲昵
我每次严肃赶开了他们
就像那一天你们厂的一个小官
突然拒绝我的咨询
拒我千里
觉得我败坏他们领导的名誉
也可能暗示我赶快保卫自己的利益

古旧先生昨天也是这么对待两只小狗子
我说我前天送给他们鸡腿骨头
不敢让他们看见 老跟着亲昵
就像黏人的孩子
古旧说狗跟着是福气

我又准备几个鸡腿
想要表达对于生命的怜惜
好像我几十年 保卫生命做的努力
需要跟着那些信了主的人继续学习
听了儒家孔夫子
继续 伸着脖子让人欺
人善受人欺
难道我学医就不能 学 他人仅仅图利益
非要把 那 文艺人文知识结合一起
做东郭先生和和尚还是要 吃鸡
没有人吃鸡哪里还有人 养鸡
从前 一个江湖神医差点 做了我的接骨师傅滴
每个来接骨 的就安排 带着一只老母鸡
说腿骨要一点鸡腿
胳膊骨头就要敷上一点鸡翅
把 自己吃的肥嘟嘟 油腻腻中风而死
我的亮哥更是在保护鸟儿 时代 打鸟上万只
收获几万元落下了熬夜太多落下了糖尿病身体
像我这种专心救人养活很多 仇人闲人滴
倒霉受气
害的你还有我自己
遇上工伤还可能 被 当做 假想敌
攻击

不 放心你
打电话
我 保卫 生命 职业驱使
应该问术后多少 日子
回答十天
刀口是否平安 度过 感染 期
结果 都是令人满意

我 保护小狗的生命
我也 吃鸡
正如这个 世界
人人为自己
保卫自己的利益
不管他人的生死
人类的文明 啊
进入这个 时期
最好时期
最坏 时期
到底 该如何
度过这个人人自危的瓶颈期


































离线聂大虎

31楼 发表于: 01-08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保卫生命
我每天都在吃鸡鸭
到镇上卤菜地方买滴
....... (2019-01-07 08:27) 

保卫生命


——之二


我的儿子
我们曾经朋友般相处陪伴的儿子
似乎无数次
讨论这个世界上滴
父与子

各种意识形态
各种故事书籍
各种人生乐趣
最 让我难忘滴
是那了不起滴
卢梭大师
启蒙教育
教给我
他的童年听到父亲阅读的故事
父子连心
心灵感知
本是天理
何况经过那些人文的洗礼
把我们变得像个知识分子
遇到大事
可能有哈姆雷特的焦虑和迟疑

那天的电话里
你说为了保卫你母亲的生命
面对工厂对于工伤见死不救的心理
万分焦急
就刷信用卡饮鸩止渴滴


我哪里知道
信用卡怎么回事
直到昨天打球和人说起
才 知道你说的必须当月还上的意思
原来这东西
可以和高利贷扯在一起
不是随便可以碰 滴

我想起昨天一个妇女
一个病人
曾经在你母亲的工厂做过 官 滴
看病时候带了政治
本来从前称呼亲戚
现在 打招呼突然不想理
吓得躲在黑皮后面恨不得缩着脖子
看见我如同看见 疯子
生怕我疯狗一样乱咬一气
因为我曾经和她的老公前任纱厂一把手说了
他们工厂不管滴
很多渠道她也可以得知
他自作多情以为我没有城府
狗皮膏药粘着她的身体
自作聪明的女人啊
你们腰间揣满这个 时代的红利
跟着老老爷饕餮大餐撑破肚皮
面对倒霉的生命你们唯恐避之不及
就 是 幸灾乐祸也不是稀奇
我们弱势群体
想要保住自己
指望你们老爷牺牲既得利益
哪怕一点同情怜悯
也是与虎谋皮
于是她板着面孔对我半个小时
和黑皮对话就耐着性子
走的时候她打招呼不看我我还是假装不知热情有礼

我们是 弱势群体
可是
我们也有生存的权利
这个 种植园有贩毒滴和打干部滴杀人滴
偏偏没有贪污腐败滴
抓住了都是可以变成借钱滴
坐牢枪毙成了你们圈子外面 人的专利
感谢你们夫妻
曾经对于我从前伺候你们的老人很满意
用一包好烟表达过对于医生和亲戚的情义
只可惜我没有能力掺合到您们的圈子里
你才看见黑皮突然和 我拉开距离
因为他有家人仍然在种植园很 高的位置
你们必须随时随地牢记

我的儿子
我没有 办法在这个地方
混成他们的等级他们的神气
他们的圈子有靠山支持
一万个老百姓咒骂也无济于事
因为他们说就是要做的有魄力
那个被打昏的老头子
也无能为力
恨自己好身体没有被打死
引起老爷们重视
而他们就是要像驯服牛马一样驯服你
让你万马齐喑
乖乖受死
像南京历史上的绵羊
几千只等着两三个豺狼全部杀死

我至今记得啊
我的儿子
我在和你母亲相识时候说起
我啊
没有本事
真是害怕
我们结婚有了孩子
再做了我和我父亲一样的奴隶

母亲说
几千年过去
大千世界
除了少数人
几个不是奴隶
牛马一样过着日子
只要活着
都是开开心心滴

但愿这一次
法律和 真理
真有神力
验证你母亲的
乐观主义
让你正能量的母亲
一直能够阳光灿烂
乐观主义
要知道啊
她活下去的动力
就是接受了我弄大了她肚子的事实
得到你这个优秀的儿子
用生命保卫你
她努力活着
做奴隶
但是
为了保卫你
她也不怕
死去



























































离线聂大虎

32楼 发表于: 01-09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保卫生命
——之二
....... (2019-01-08 08:46) 

保卫生命

每天都有愁云惨雾
每天都有凄风苦雨
每天都有零度左右的冷空气
几乎莫名其妙滴
我产生了所谓的忧郁
一种莫名其妙滴 情绪
只是因为工作狂的本质
只要遇到和我投缘滴
不是太老
不是太小
无论男女
需要中西医调养滴
可以让我显示所谓本事滴
或者让我自己
意淫一下
所谓成绩
我就能废寝忘食
忘记
所谓忧郁
虽然被人当做怪异
孔乙己
而我的心中
不以为意
一如我少年时期
模仿过当年的成功人士
浩然
小学三年级
找到写作的乐趣
陈景润
大学毕业
为一道数学题
都成了怪人
神经兮兮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像那百年孤独滴古怪男女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辣妹子
我的妻
我告诉你
我的哥们黑皮
每天都和我讲些男女之事
作为他一个礼拜没有女人陪伴的慰藉
炫耀他打球好色做饭的乐趣
怀疑我现在这样
离开你过日子
不出一年就会死
真是夏虫语冰
子非鱼
不知鱼的乐趣
正如网友说滴
孤独吧
他人是地狱
不如和动物在一起
比如你和我
我能够接受你暴躁脾气
你对于我却是
和外面人一样
不想多说一句
原因是话不投机
不是知己
大约是我的梦想
胡思乱想
杞人忧天
多愁善感
不是你们要的鸡汤
让你们感到怪异不适
你都如此
更不用说外面人对于我
冷漠
势利
弄得我真才实学被歪曲
黑皮哥除了变色龙眼镜王心理有底
外人还真的看不出 是充数的滥竽
如果昨天那个京城杀孩子滴
真才实学
和我一样
勤劳肯干
反而遭到失业的待遇
这个病了的社会
专门做黑白颠倒的游戏
制造匪夷所思的悲剧
应该如何医治

如果七号报道十九岁少女美容死
是和你 摔跤一样意外滴
愿打愿挨滴
双方冒险有目的
那么
八号报道
不知第几次在我们热爱的大地
乡村和城市
杀孩子出气
却是没有一点天理
那些孩子
如同我的童年期
就在我们被那乙亥年洪水冲过的老台子
看到几个男女大孩子
以为是亲戚
被他们殴打调戏
拖到陌生的领地
永远记得我哭喊的恐惧
那次
面对狰狞笑声的恶作剧
不知道大我六岁的小舅舅
微笑的面具
产生的记忆
和魅力
让我移情到另外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具
差点造成死亡的悲剧
以为他们也是孩子
只要用他们手中的镰刀铲子
把我像对付猫狗虫子
我必死无疑

这位面熟的校工
被校方和劳务公司抛弃
腰里揣着锤子
若无其事出现在校园里
不会引起任何人警惕
何况天真活泼的孩子
就那么
莫名其妙滴
男孩子女孩子
二十多个遭到了
铁锤的锤击

你要锤醒谁啊
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弱势群体
你这样像怒触不周山一样发泄怒气
同样伤害的是
弱势群体
他们和你相比
只是在下游喝水的小羊
你不能说他们的父母可以伤害你
他们将来长大了可以伤害你
是一个狼的道理
反正要拿小羊出气


到底是什么
让我们这些可怜的好人
老实人
弱势群体
一心只想活下去
不想把生命放弃
难道就是只有那金钱利益
房子车子

巨大诱惑力
那些资本的东西
物资的东西
竟然那么有力
改变了人性
改变了世界
父子反目
同类相残
弄的朗朗乾坤
太平 世道
富人喝茅台
穷人喝鸡汤
或者豆汁
还有人想剥夺穷人可怜的利益
兔子急了要咬人
狗急跳墙
古往今来的道理

网友说
这个穷途末路滴
应该找到校方和中介公司
有权滴
不能拿孩子出气
不过轰动一下
发泄怒气
到底养不活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辣妹子
我的妻
我真害怕为了你的事
我们也会遭到 这种 抛弃
这种扯皮
劳资纠纷
工伤官司
因为我们也是弱势群体
就像凭着劳动受到尊重
寄托希望在法律
坚决不向潜规则把头低
你还记得八年前
我在医院里
遭到工伤后
眼镜王对于我精神上
种种卑鄙无耻
逼得我不得不妥协委屈
至今被黑皮还有身边男女
孤立
我似乎不以为意
因为我自命为文学青年
当做天将降大任的事
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的时机
死猪不怕开水烫
赤脚不怕穿鞋滴
嬉皮笑脸死皮赖脸活下去
在那悲观绝望时
孤立无援走投无路告状被和谐的时期
也有同归于尽的心理
也表达过让仇人全家死光断子绝孙的毒咒
可是我舍不得我的被他们抹黑的价值
舍不得你们的善良和美丽
斗争着忍耐着
活下来
终于面对了这一次所谓困局
我相信
困不住我们 滴

这个校工啊
劳务公司滴
让我想起
春节里
我和儿子
坐动车到了大上海
你和儿媳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租借空间里
合租人回家过年
让我们一家人很美气
就是水电有些问题

工人来了
带来工具
水通了
灯亮了
劳动人民的成绩
每个项目都有明细
开口收费他多说了二十
儿子眨眼不准我们大家表示
和刚才聊天一样
欢声笑语送出去

即使错了
帮助人也是应该滴
他们打工不容易
如果投诉别人更是伤天害理
而且
以后还要麻烦别人物业滴

后来敲门声音起
那个中年人进来了
连声对不起
坚决还了拿错的二十

人性啊
为什么不能
老是这么善良
动不动互相仇敌
最终会
改变我们
多么善良的儿子
哪怕身不由己也没有改变善良的本质

































































离线聂大虎

33楼 发表于: 01-10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保卫生命
每天都有愁云惨雾
每天都有凄风苦雨
....... (2019-01-09 08:39) 

这不算什么我的兄弟

阴雨
零下的天气
北风呜呜滴
没有暖气
睡眠中梦境也是阴沉沉滴
在长城一样的高大路基旁边

我的兄弟
出现在我的梦里
出现在我最近经常梦见死去的老人的梦里
我和他们那么亲密
和你也很 亲密
虽然我们
是因为同病相怜
相知不久的兄弟
我们像孩子
完全忘记白天那些 关于穷苦关于绝望的话题
在那个上等人在那个长城一样的制高地
俯瞰
我们找到的路基旁边的光滑小路
就像我的妻子
在那厂里车间洗手区
看到运纱路下边那点水泥路基
情急之下把风险忘记
我们是把白天的愁苦忘记
就像聊斋故事里
精神上十分惬意
哪里走投无路
这小路白晃晃滴
带着我们飞呀
好像脚下有个轮子
糊里糊涂前面那个白色的东西
我的父亲在那里指引我厕所在哪里
似乎还在埋怨我
因为没有理解他的手势
不知道他要 拉屎
要我学前几天帮他掏屎
离开他不到半小时
他因为用力拉屎
痰干气落
用完最后一口气
把自己拉的干干净净滴
人生自古谁无死
父亲用他的死
常常在梦里提醒我
别忘了拉屎
就像 童年少年时
到了半夜里
老人们谁醒了
就要提醒尿床的我赶快把床起
在这样的冬天更加要注意
尿罐子上坐着的我赤条条滴
独眼龙逼着我必须弄个泉水叮咚滴
叫你 尿你不尿
天天都要下汉口
小心我打死 你
父亲似乎在拉稀
他告诉我都是猪瘟病毒害滴
我养猪几十年而且懂医
你们以后要注意
就化作一团白光带着我
我们跟着他跑到山城 地区
那个白色就 贴在一个有花纹的陡峭的水泥糊上的山体
我觉得自己很 聪明 说

父亲
你的坟地在山里
你进去了
到了你本来的位置
可惜我们前一天梦里
一家三口到处找不到你

我的兄弟
我的同我一样出生在六二年冬天
曾经饥寒中 长大的兄弟
我 昨天 看见 你和黑皮 一起
笑眯眯 滴
我不知道你因为孙女
可爱的孙女
把许多愁苦忘记
就是觉得我们有 什么交集
特别是我这一次意外遭遇
就觉得 你和我是一个阶级
笑容里还是有些倒霉之气
直接找到你


上次 说 过 滴
不怕死
各种烦恼
逼着你死
应该就是你

你 笑笑
多谢你
是 有这么回事
和你还有黑皮説滴
我们再一次把那 上次的话题梳理
再一次 伤口撒盐
诉说那些 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上一次是
听听故事
这一次感觉你
我的兄弟
就是我自己
你的焦虑
你的无奈
是我们这些 和黑皮 他们 两个 世界的可怜人
朝不保夕
让一个打工仔乱杀孩子
我 问你 这个新闻你说 看了标题
想起小孙女
自己 虽然也想死
儿子 在外地
三胞胎还遇上母亲没有 智力是白痴
竟然没有奖励和救济
多次 打电话说想死
偏偏我们没有 能力管他要丢下的老婆孩子
现在这个一岁多孙女
是小 儿子 滴
而我自己
癌前病变很多 年
本来 在胃里
吃药把肝脏弄坏死
本来 活得没有意思
昨天
女儿带我做ct
心肺也有问题


我的兄弟
我告诉你
你的妻子好好 滴
带着孙女
多么美丽 的孩子
红 棉衣
花鞋子
亮晶晶 大眼睛躲闪的看着 你
你妻子叫她喊我爷爷
我也 想起 自己 小孙女

你说找了 低保要求
总是 说 有楼房
女婿有车子
不敢我的实际
就想死
拉两个 垫背滴
因为不像你们现在有工资
还有社保滴
值得活下去
不会拖累孩子


我以后慢慢告诉 你
我的故事
我的兄弟
你可以 说说而已
还是 要 好好治疗
保住身体
就像我
哪怕每天奢侈滴
吃几块 鸡
避免猪肉带来什么问题

保住身体
说不定 碰到好运气
真的
只要不死
这不算什么
我的兄弟





































离线聂大虎

34楼 发表于: 01-11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这不算什么我的兄弟
阴雨
零下的天气
....... (2019-01-10 08:21) 

就让活在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梦里

昨天早上和很多早上 相似
上班的时候有些 姗姗来迟
黑皮害怕感冒不开空调
病人越来越多温暖了冰冷的空气
黑皮的名气人缘西医的知识看起来煞有介事
我想到自己遭受的许多打击
再也无心阻挡他忽悠来的人气
每天迟到半小时带来许多名利损失
都是为了这点 打字的乐趣
再说
几十年来我就因为工作狂的性格做事喜欢靠兴趣
还有毅力
就在昨天下午我为一个病人
一个初中学生
父母因为他经常头晕乏力
烦恼不已
我面对下班半小时带着他们把四个科室流程
都找到证据
不是十万火急不能说的父母和孩子太大压力
只好模棱两可留下余地
安排今天复查
缓兵之计
一天之内各种病人
都很焦急
只能轻言细语
揣摩心思
讨价还价
坚持原则
双方满意
电脑破旧
崩溃死机
习以为常
应付各种催逼
不愿意学黑皮
下班提前四分之一小时
门诊女人比如司药和会计
看见我看见病人就粘上去
都不那么欢喜
哪里懂得我几十年都主张
不能在病人面前把我下班我休息
说的那么气壮理直
这种黏住病人打破砂锅问到底
让我得到无数做学问的乐趣
因为忘记和黑皮片子哥打球
经常惹的他生气
好在我和他没有同性恋
他可以找女子玩打球以外的游戏
让人不怎么爽的是
一个龙虾种植成功的哥们
各种毛病
看病的钱不是问题
可是 他进入种植园上等阶级
化验室某某也是龙虾大户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生意
让这富起来的农民兄弟享受好多免费待遇
男人有钱真爽
和有钱人一样
来到我们这个破烂医院
不花钱也是一种抬举
可以发发脾气
居高临下看着我们这些
从前一样穷的兄弟
现在成了他任意挑选的奴隶
我看见他走进车里
还是要弄清他头疼如裂的原理
他说打针之后十分舒适
不需要去做什么ct
说了谢谢扬长而去

夜晚没有梦见这个兄弟
也忘记了前天那个活不下去的兄弟
我梦见了美女
阿美啊
你是一个任性的男孩子脾气
因为艳丽
交友随意
演了一次第三者插足
差点当后妈的闹剧
可能对任何男人
都喜欢撒娇撒痴
大约前天还是昨天路上遇见你
互相关心也是说话随意
你问候了你的家门我的妻子
我也问候你的麻烦事情因为父母干预
和那个可怜的离婚带孩子的男孩分手
有没有遗留问题
不知怎么昨天你就到了我的梦里
就像红楼梦贾瑞被凤姐招手而去
让我自己
也感觉稀奇
不用说非分之想
我觉得生活的压力
早就逼得我像太监一样
又像奴隶
面对弱肉强食
无比恐惧
只恨自己不是一个迷人的小美女
找到一个干爹大老爷拉关系
哪里敢学这些做干爹滴
把你们这些小美女
带着做游戏
可是我要感谢梦神
感谢上帝
让我不是每天梦见死去

那些僵尸
哪怕你们这些美女
是莫言写的蛇变滴
还是让我满心欢喜
总是没有成好事
我也满心欢喜
愿意吃白菜加点卤鸡还有自留地的红薯萝卜
孤独的冰雪般寂寞滴
生活在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梦里























































































离线聂大虎

35楼 发表于: 01-12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就让活在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梦里
昨天早上和很多早上 相似
上班的时候有些 姗姗来迟
....... (2019-01-11 08:19) 

忏悔录

我在昨天上班时
注意路上积水和垃圾
再次看见两只小狗在嬉戏
如同看见权健人员看到他们的公司发财的信息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得那么没有出息
不顾老婆孩子的大事关注小狗的生死
就因为前一天只是看见小狗一只
就以为另外一只有什么糟糕的遭遇

本来以为自己遇到多么大个事
记得你的踝关节摔骨折没有几天就在汉口大巴削顶多伤死
今天看见三年前权健人员幸福之时也要这个遭遇
慈善家民营榜样和什么奶粉疫苗大公司
披着羊皮
在这个满嘴仁义满肚子诡计的骗子横行的时代
我们弱者怎么能保护自己
和自己可怜的利益
大佬们啊
你们疯狂的拿我们的身家性命做赚钱的游戏
不需要考虑自己的良心在哪里
我们还必须做那个很有良心的大傻子
那些权健人员还有记者看见他们慈善家正义之师的样子
全民腐败的现实让他们看见传销模式
如同看见冠冕堂皇的各种公司
骗人也成了天经地义
出了车祸忽悠说赔偿只有不承认几十人隶属权健公司
过后装聋作哑背信弃义
大骗子忽悠小骗子
占了天时和地利还有威风凛凛的人气
墙倒众人推的时期
才还原所谓事实

让我们能相信什么啊
公权力不和他有腐败关系可能 不睬不理
连食品药品保健品都因为相信关系不怕法律让我们恐惧
好多人啊不能维护自己的受损害的权利
装聋作哑的老爷们啊你们做多少亿的大事
我们经常有工厂养殖基地
还有旅游区各自亿万打造的运动区
劳动休闲多少生命的乐趣
只可惜
关键时期
看不到我们自己的权利
比起你们
两只可怜的小狗
我可能有些自己的生存的权利
可是啊
如果大老爷看中了你
我恐怕还不如你

很多名利场失利的男女
关心流浪小动物安慰孤独的自己
难道我也这么没有出息
就在昨天
我们医院的劳资纠纷
没有你交代的什么纪委调查
演变成他们拍片之类功能科室
根据双休制度声明明天全天休息
再不是半天休息
要知道这半天礼拜六休息给
我们经济损失
诊断难度治疗处理
就是很大压力
赶快报告眼镜王
预料之中他重演故伎
忽悠我冒险支持
什么你每天收住院八到十
创造毛收入一万余
好像我真的有什么出息
好像我不是弱势群体
难道他不知
我上个月就差点给人排毒吃了官司
好在那个人有大医院检查证据
我是循证医学有根有据
现在逼着我做赤脚医生怎么做下去
几十年功名功亏一篑你们若无其事
说不定暗暗欢喜

到处是陷阱
不知道你的工厂会不会再次把我们逼
既然他们看望你
明确表示
医疗费没有问题
其他有商量余地
民不与官斗
几千年的老道理
钞票时代
男人打死妇女可以不枪毙不判无期
造成妇女儿子二十多年后手刃仇敌
再次有生命提前消失
然而钞票时代是最好的时代谁敢质疑
没有钞票没有关系
无冤无仇的工厂老爷你就把最好的员工
当假想敌
雪上加霜落井下石
如同当年
我医院的眼镜王
对待我的工伤故事

我没有本事
进入你们的圈子
你们就逼着我和你们为敌
然后你们觉得你们很有本事
把两只可怜的流浪狗害死
损不足而奉有余
竭泽而渔
种植园让你们折腾的毫无生机
我却没有出息
抱守残缺
帮助你们保卫这块领地

我的老婆孩子
我没有出息
我保护不了你们
甚至
保护不了我自己























离线聂大虎

36楼 发表于: 01-13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忏悔录
我在昨天上班时
注意路上积水和垃圾
....... (2019-01-12 08:06) 

忏悔录

我的好友亮哥真能
或者他的父母很能
那个年代
七十年代
他的父母不过普通农民
却让一个喜欢吹拉弹唱又五音不全的高中生
所谓回乡知青
变成我们医院所谓亮医生
亮医生不看病
全身都是文艺性
自然最爱和女人胡混
后来还喜欢跟着领导混
吃喝玩乐很开心
可惜他花的钱刚好失去体温
总有办法让他回到垃圾人的原形
十年打鸟十年闭门拉琴
我最不屑一顾的大玩家想不到变成我的恩人
因为他的老婆水蛇腰做保险成精
三下五除二能够把专门欺负我们老实人的眼镜王搞定
我发现自己跟着眼镜王不如跟着这种玩家混
单是业余学保险参加培训
看见他们夫妻大把捞钱反而成了那些花钱者的恩人
拿钱手软的眼镜王专门充当无数闲人吸血鬼的保护神
我就看出来
我天生无能
成为一个殉道者了却残生
连这样的奢望都美梦难成
可是自然有很多穿白大褂的聪明人
捞钱的智商不会逊色这些女人
越来越多的雾霾
越来越多的聪明人
这个曾经绿水青山却破草棚是常见风景
的土地
靠着各种各样的彩灯
精彩纷呈
毒奶粉毒大米毒生姜转基因
伴随很多被毒害的心灵
被老板们的毒招玩成的残疾人
最后
保健品食品和药品
各种科技大奖赫赫有名
就是不能把大家安全保证
说明高人后面还有高人
各种信息触目惊心
消费者信息哪里能够和操盘手对称
疫苗不合格还不能说是造假
产品不过硬的国货怎么和别人竞争
有钱人选择进口货
只要没有新的国产包装出口再进口蒙人
就可以轻松躲避疫苗害人
穷人们的孩子只能 听天由命
回头一看十年来都经常使用过期产品
南方某地的最新疫苗事件和北方煤矿事故死了二十多人
同样触目惊心
南方的某地
北方的某地
还有某部长黑白两道让人打残废三个告状村民
更加北方的某地
是不是和种植园一样
曾经没有雾霾
看起来世外桃源美景诱人
因为
各种毒雾
各种毒物
各种恶人
变得道路以目
鸡犬不宁

那个让演员在见字如面的节目读信评论两个新闻
发表精致利己主义理论
教授
看到了人心被毒害的后果
人心被毒害的过程
看到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大家只能在波浪中游泳求生
几乎别无选择
除了投降死神

不是一个县
不一定跨县跨省
黑皮大哥说
不过是一个乡镇
一个只有一个卫生院的小乡镇
黑皮大哥的意思
这个事件是偶然滴
小范围滴
不一定是有组织滴
虽然当地县级主管难逃干系

男人杀女人
女人杀男人
坏人杀好人
好人杀坏人
病人杀医生
医生杀病人
是什么把天使变成魔鬼
大家心知肚明
乡村医生
城里医生
内外妇儿
各科医生
落魄江湖
只好骗人
八仙过海
各显神通
必须让医院老爷们如土挥金
自己家人穿金戴银
偏偏只有小医院门可罗雀的病人
对比着大医院人满为患还是负债经营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的一样老爷出此下策
自欺欺人
掩耳盗铃
东窗事发
肯定会假装不知情
黑皮大哥啊
如果你我不幸做了公共卫生
的医生
能不能守住底线
不参加杀人
让我们扪心自问
当我们经过洗脑后
还会不会把坑蒙拐骗
当做罪行
真真假假
看谁走运
庸医杀人
早就不是新闻
那些被扣起来的医生
早已逼良为娼
回头不能
想起初心
不能始终
欲哭无泪
如同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故事里面的枯骨们
小小人物怎么掌握得了自己的命运
彻查到底
网友声音
导演悲喜剧既得利益者照样一将功成

就在昨天
网友揭发权健模式的十几个几十个大佬们有的几年内玩死百余条人命
闹得网上沸沸扬扬却因为有许可证
还有许多像我表哥那样高干退休的老革命
真真假假的喜欢他们的产品
如同谁是腐败分子不在这个人本身
只能靠栽不栽的运气来定
庞氏骗局酸碱理论游戏一样诱惑人
各种网贷买马似乎可以让你的老板梦发财梦瞬间成真
我和一个老农民说到
某某小护士的家人两百亩龙虾池
金钱和血汗一年拼
百万利润
咸鱼翻身
可是看见一个种虾失败的年轻人血本无归痛不欲生
逼着带着三个月和十岁孩子没有帮手的妻子同意他出门翻本
老头说
生活是赌博
弄不好是我们那里最近的那对小夫妻的命运
赌输了对方要钱几天不到就胳膊离身流血而死了
逼着大肚子妻子给钱
最后杀了大肚子妻子
可惜我没有问老头这个男人自己的结果
只是听说他们南方打工闹了这一出
娘家父母只是找他父母要了十万
留给十岁的儿子长大成人再找女人

我房子的南边窗外是不高的楼房和阴沉沉的天空
更远的田野有总部和你的厂
不错的风景
可惜那些障碍挡住眼睛
偏偏我想看风景
只好看后窗的后面
围墙矮房子小河不高树木挡不住田野新开的很多龙虾池
那些稻子已经割了
那些虾子扎的很深
需要等待来年用生命答谢养他们的主人
看起来那么简单的水和田
听起来怎么龙虾的生命
市场的行情
那么捉弄人
那些舍钱舍命伺候虾子的种虾人
喂养虾子的时候吊胆提心
多了要死
少了没有利润
各种疾病动不动如同猪瘟
失去的成本可是比猪惊人
虾苗长成的时候最有利润
毕竟遍地开花的龙虾池边
蹲着许多做发财梦的新入局的人
谁也不知道这种股票一样的精灵
带给未来什么样的命运
只知道大江南北
规模不等
大小老板
大小车辆
还有各种水产公司工厂
每天几百吨大活鱼来自外面省份
那些杀鱼剥虾子的工人告诉我
他们在流水线热火朝天宰杀生命
如同你们在那些几乎再也没有人愿意伺候的机器旁拼命
还有那些田里伺候庄稼山上伺候果木的老百姓
甚至围着病人转的护士医生
常常感到一种在任人宰割的命运
不知道为什么吃亏的多半是劳动的人
我就常常鼓励他们
找资本
赌龙虾
说不定很快就是人上人
而我自己
如果是个公共卫生的医生
肯定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如果刚好是那个医院的一名
这次疫苗事件
会不会像西部某省那个外科主任
上吊
还有一个输液死了病人的赤脚医生
跳楼
我只要一想起
自己在从前的从前
产生过莫名其妙的恐惧
最近的最近
遭遇过有惊无险的恐吓
对于自己承受灾难和压力
的神经
是否真的像从前和同学玩刀子那么
迟钝
当他们把伤员送到医学院附属医院
我觉得一件大事完成
惩罚了违背誓言的人
说杀人就杀人
一觉睡到
准备坐牢或者被死刑也没有想过自己结束
自己的生命

手机上很多新闻
终于出现我曾经疯狂想去寻访的
那个故乡的残疾人
因为我曾经天真的觉得
自己心理残疾的人生
身体虚弱的人生
需要一个成功后的残疾人同情
反正觉得那里的土地真的对于我有什么灵性
能够让我逃避这角斗士一样的命运
现在看起来
我的曾经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的人生
我的曾经像这个残疾诗人一样在自己世界梦幻的人生
包括你
我的爱人
你这么摔了一跤带给我的不同往日的人生
我敝帚自珍
至少我还没有遇到逼着我用过期疫苗杀人
那样折磨我灵魂
如何为了生存而斗争
或者保卫人品
或者出卖灵魂
炼狱般的处境





































































































离线聂大虎

37楼 发表于: 前天 08:19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忏悔录
我的好友亮哥真能
或者他的父母很能
....... (2019-01-13 17:55) 

忏悔录

——做你的 拐杖我不 丢人

或许是三天前
有些记不清
反正是最近
公卫科要我送去
文凭和职称
复印
我的二十三岁的青春
展示了一个侧影
给这些三十多岁的男人和女人
本来是我父亲反感的
不像书生
不像医生
可是

有颜值
桀骜不驯
拜伦模式的忧郁和冷峻
连女人都说
有这个模样的青春
堕落死了
睡女人
砍男人
是和现在大老爷大老板媲美的人生

三十岁以前
颜值和精气神
是父母带来的
如同半岁的婴儿带着父母的抗体抵抗疾病
三十岁以后
靠自己去争
做林肯做马云
让电影明星没有信心

我知道
戴眼镜的闷鼓哥暗示我现在
落魄的处境
落魄的书生
落魄的医生
却是我苦命的父亲
困难的医生
奢望的人生

颜值啊颜值
就在最近
网友因为一个亿万诈骗跑路的女人
靠着她太高的颜值
茫茫人海认出此人
愚蠢的女人
靠颜值骗了人
就应该毁容毁掉罪证
只可惜
女人就是女人
爱美胜过 爱生命

就在前天
也是最近
我作为一个太监一样猥琐的老人
和几个模样有个性思想有见地的男人
在你的工厂外面新翻修过的国道上
热烈讨论
你的病情
我说怎么摔了一个还赔款十万
用了运纱铁板路
还是很多捷径迷
不能吸取教训
而管理 人
就 那么放任
做不到加栏杆的小事
对方说湖上酒楼醉醺醺
官是官民是 民
你摔你的
我喝我的
惹出很大的笑声
无可奈何的笑声
夜晚的梦中
我也听到很大笑声
我也是湖上酒楼
食客一名
那么多食客
那么多山珍
我却就在附近
一个厕所
当做那些男女
他们头上顶棚上
一面照出各种饕餮大餐的巨大平面镜
录下来我尿向我的过去参加腐败的醉醺醺

你在那里
摔的屁股疼
就像一个愤怒的女神
对着我们
咒骂声声
要把你们
一泡尿
冲个干干净净
就可能用了救火一般的水龙
很快水漫金山
杯盘碗碟
男女食客
污泥浊水中
对于你这个
胜利女神
自由女神
高喊救命

昨天上午
接到你的电话
马上
厂里要送我回种植园
你准备
做好你老佛爷的
一个拐棍

我那时
想起当年杜甫
即将见到亲人
漫卷诗书喜欲狂
我也有些兴奋
默默念叨
归来吧
我的女神
做你的拐杖
我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