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805阅读
  • 88回复

[南浦书香][原创]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来贵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10-19
        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不见一个字

那就见过你写好了
可我当心
那首诗会跟你远走
 
离线初夏

沙发  发表于: 2007-10-19

那就见过你写好了

这句有点不懂呀.

离线来贵
2楼 发表于: 2007-10-19

想表达:希望见到梦中的人,跟她交谈。

3楼 发表于: 2007-10-19

    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只见湿枕的泪

 

    就算是见过你了

    就算是泪干成诗吧

    怕只怕泪干了

    诗也随你走了

    心碎了...

跟贴也是一种幸福!
离线初夏

4楼 发表于: 2007-10-19

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不记得一个字

只记得你娇羞的样子

让我的心也彷徨

莫非

那些文字,它们也随你走远?

 


 

5楼 发表于: 2007-10-19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跟贴也是一种幸福!

6楼 发表于: 2007-10-20

文浅而意深。

初夏所说,可能是作者随手写下,没来得及推敲。

离线潜坛游客
7楼 发表于: 2012-05-16
回复:[原创]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s:103]  [s:107]  [s:106]  [s:105]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1]  [s:102]  [s:103]  [s:99]  [s:98]  [s:94]  [s:93]  [s:92]  [s:96]  [s:97]  [s:98]  [s:99]  [s:103]  [s:102]  [s:101]  [s:100]  [s:104]  [s:105]  [s:106]  [s:107]  [s:103]  [s:99]  [s:95]  [s:94]  [s:93]  [s:92]  [s:96]  [s:97]  [s:97]  [s:98]  [s:98]  [s:98]  [s:99]  [s:103]  [s:107]  [s:107]  [s:106]  [s:106]  [s:106]  [s:105]  [s:105]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s:104]
离线斯人

8楼 发表于: 2012-05-17
回复:[原创]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前面一段很好,后面可以删掉。
世界因你简单而简单,因你复杂而复杂。
离线潜坛游客
9楼 发表于: 2012-05-22
回复:[原创]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不记得一个字
只留下你的清香
弥漫在我的心坎
莫非
那些文字连缀成衣裳
为你遮挡风寒
离线潜坛游客
10楼 发表于: 2012-05-22
回复:[原创]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为你遮挡异地的风寒
离线clp

11楼 发表于: 2012-05-28
我在梦里编织着梦,一场梦接着一场梦。
在那半梦半醒之间。想接着梦不愿醒来。
[ 此帖被高粱在2012-05-29 07:49重新编辑 ]
人生何处不相逢
离线斯人

12楼 发表于: 2018-12-16
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不见一个字

正如你的美
只能在梦里意会
不可在人前言传
世界因你简单而简单,因你复杂而复杂。
离线聂大虎

13楼 发表于: 2018-12-21
回 斯人 的帖子
斯人: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不见一个字
正如你的美
....... (2018-12-16 23:32) 

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不见一个字

北国风光
三十五年前的记忆
模糊而又清晰

山城女人们公认的七仙女
天生应该嫁给我这个董永为妻
男人们公认的林黛玉
偏偏不喜欢什么梦什么诗
只想好好过日子
不想变成我的一首忧郁的诗

一万多个日子过去
你拥有了你的日子
还有他在网络上的许多 头衔
正面和负面
而我
一贫如洗
还在梦中写那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不见一个 字

我还可不可以
学当年那个被你当做白马王子的翩翩少年
唱着那有名的一无所有
在梦醒之后
骑着那驮着我自行车上笑着的踝关节摔碎了的
和你一样只想好好过日子的我的妻
我的七仙女
拦住你的宝马还有他的秘书或者司机种种老爷的威仪
找到梦中的你
看看我的诗我的林黛玉
然后
北方的狼
还有我这个披着狼皮的羊
自行车和宝马
殊途同归
奔向同一个结局













离线聂大虎

14楼 发表于: 2018-12-25
回 聂大虎 的帖子
聂大虎:我在梦里写一首诗
朦胧中诗意盎然
醒来却不见一个字
....... (2018-12-21 08:52) 

歇歇吧,我的陀螺



如果不是要研究你踝关节摔碎的原理
我哪里敢违抗的禁令
走近那些几十年来吸引你的机器
虽然你此刻躺在中心医院的外科大楼
一个靠很多机器机器人开动起来的一个庞大的赚钱机器里
痛不欲生
也忘不了自己不过是这些机器的奴隶
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破坏了做奴隶的规矩
千叮咛万嘱咐
生怕我的耳朵离开了你视如珍宝的华为手机
不要横着膀子走路
见了厂长要客气
还有车间主任轮班长许多兄弟姐妹
也必须彬彬有礼
摔碎了踝关节是坏了运气
摔了那么多人那么多次
就是鬼使神差难改恶习
走啊走啊
围绕机器四个小时
然后
走到那个可以换衣可以喝水可以洗手
还有更多方便更多阳光诱惑着的空间
已经感觉到重重门帘隔绝的厂房外面的大饭厅的气息
可惜人有三急
上口下口都不能委屈
都要解决问题
换衣喝水洗手上厕所然后到饭厅
用大锅饭充饥
转身伺候那比你更可怜的机器
一台又一台
逼着它们日夜不停的旋转着
织啊织
是布匹
却有画布的美丽
梦幻的神奇
不是山水
不是仕女
是画那些山水的大师不屑一顾的
车子房子票子
多么好的程序
只是因为你立志要和
这个不过三十多年就衰老破败的
庞大的风烛残年的女人般赚钱机器
一起衰老破败
还有死
这个机器的零件坏掉了
奄奄一息
奉献了数不清的真金白银房子车子女子锦衣玉食
达官贵人们早已不需要这种玩具
去玩那辉煌灿烂的公司然后上市
把它们这些大小机器
还有你们这些围绕机器日夜旋转的小小陀螺
需要上口吃喝下口排泄的陀螺机器
无情抛弃
破烂机器破烂摊子破烂管理
因为弱肉强食成王败寇高压强权制造的规矩秩序
人情道理
掩盖真理
弥漫了各个角落的空气
也不妨碍你们这些陀螺机器
做一个说话只做事的奴隶
你们 知道 对于 奴隶说话是 大 忌
甚至思考都 不容许
听天由命逆来顺受就是本分就是规矩
护栏而已两个字
最简单的措施
当你们走到那两堵高墙组成的直角区域
踏上那颤巍巍的塑料或者木头的铺的阳光道
或者直角墙角边半米宽两米长的便于接近水桶洗手池的水泥预制板平台
就不会害怕两尺高的这些悬崖峭壁
绝对安全的去喝去洗
也可以避免通过从前认为方便后来发现危险的那个
延伸在水桶前方可以通向厕所的莫名其妙的水泥斜坡
诱惑着你们尽快享受便溺的快意
改不掉几十年走湿漉漉斜坡的危险的游戏
摔了许多人的斜坡
有躺了几个月的陀螺机器从此告别这里
也只是让大家笑嘻嘻
更多的是摔的晕头转向
爬起来拍拍泥水
照样笑嘻嘻
好像自己不是一个可怜的陀螺机器
与生俱来的乐观主义
让你们开心的像大雪天的那些不断摔倒爬起来的孩子
有好像昏君杨广
欣赏的豆粒镜面舞的那些反复摔倒反复爬起来
爬不起来就 抬走的美女
总是笑嘻嘻
好像奴隶在博取主人的欢喜
你就是一个摔倒了
爬不起来的美女
谁让你和那些奴隶
那些陀螺机器
一个模子
想不出护栏二字
说不出护栏二字
或者认定说了皇帝不穿衣服的只能是小孩子
不懂事的小孩子
否则
如果大人说了就是疯子
就是找死
远处那个不是捷径的附加的东西
像恐怖的吊桥旁边弄了两级梯子
明明是台阶是楼梯
据说是摔了很多人之后
才在最近做出的
伟大的设计
伟大的创举
可惜不够完善
闭门造车的设计师
抑或喜欢看摔倒斜坡上的美女
抑或正在想念自己初恋的那个美女
就是不知道这个危险地带
和那些没有护栏的摔死许多人的阳台楼梯
很有一比
更不会有什么作家诗人的无聊的想象力
有一番攀爬武当山的经历
就能够在这个地带联想起那里的悬崖峭壁
下坡的恐惧

厂长车间主任轮班长
都会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甚至鼓励你
去和我们打官司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公和私的角力
就是要和你奉陪到底
谁让你 倒霉
谁让你摔不死
为什么别人 都没有碎了踝关节
就是你有这种运气
如同战场上的伤员
你摊上了坏运气
就是拖累
做了俘虏更不如去死
如果你摔死
可以把你当个烈士
最可恨就是活不活死不死
一年到头扯皮
完全没有了从前逆来顺受与世无争任劳任怨的素质



你为什么鬼使神差难改陋习
急着享受那解决三急的快意
现在好了
躺在外科楼上的病房里哭天抹地
对着催款单无能为力
他们却突然学会了管理
厚黑学阴谋诡计
无所不用其极
对付可怜人不亚于任何一台管理机器
从前那些鼓励奖励都因为你没有后台弱势群体
成为变色龙放的几个香屁
指望一个老弱病残维持几天的破铜烂铁的 大机器能够多大福利
你真的不如一下摔死
让大家都称心如意

你这是他们说的意外吗
你这是老弱病残走投无路
做了一个庞大机器里面许多小机器的附加零件
一个小小陀螺的命运
能够要求那么完美吗
这种庞大的机器
无论破烂或者完整
落后或者先进
都是遵循一个 规律一个原理
你要他的钱他要你的命
有飞蛾扑火的勇气
才能得到你 喜欢的
房子
车子
票子
这么个没有机器的休闲的角落
不过造成几个美女摔倒拍拍屁股
卧床不起
而已
而那成百的机器带来的数不清的断胳膊断手断指头
就像车祸
就像医疗事故伤医杀医
司空见惯的事
游戏规则而已

你的问题
是能不能当做在机器上切割伤挤压伤一样处理
不用说提前垫付医药费
能不能报销都是问题
什么误工费营养费更是免提
不是离开围着转的机器的陀螺
就不能享受哪些致残的重伤的机器陀螺的同等待遇
虽然伤的更重
却也重不至死啊
只能是意外或者运气
甚至自己找死

想起童年的经历
村里那个蒙着眼
在大石头磨盘边
像你围绕你的那些高大的机器日夜不停旋转
不过吃点草料的驴子
突然
和你一样
和许多你的姐妹一样的陀螺机器
老弱病残
那样突然一头栽倒在地
再也爬不起
主人还抽了几鞭子
可恨这畜生这奴隶
还是没有力气
只好恨恨的卸磨子
然后
然后你知道那个驴子的结局

想开点
我的摔断脚脖子三踝骨折的妻子
让我长了很多 见识
终于知道你热爱几十年的那些机器 那些布匹那些 姐妹
的命运
喜怒哀乐
天灾人祸
什么手外伤足外伤截肢断肢再植
都不是他们的专利
即使我几十年提心吊胆
积德行善
也无济于事
该来的总要来
一下子摔了个结结实实

摔的好啊
总算没有把你摔死
让更大的个赚钱机器
发挥他强大的马力
让对于这台机器很关注的你这个小小陀螺的另外一个
声称是你的奴隶被你打是亲骂是爱的那个主人那个差不多
每天 伺候 的 老爷
长了姿势
有了新鲜的话题
知道二十多年前学习的骨科知识
接不上这些
三维图像
螺旋ct
就像江湖医生感到神奇的接骨方法大部分被手术的螺钉钢板克氏针代替
不出三天
你表面转换的角色
从一个陀螺机器一样伺候各种机器各种人际关系的角色
变成一个被搀扶被伺候被抢救被拍片的伤病员
一个痛苦呻吟的血肉之躯
一个活生生的人
一个女人
以为会有多么关怀多么温暖
让你可以矫情一下表白一下委屈悔意压力
却 听到不能和别人的断胳膊断腿同样待遇
好像还恨你自己太不 争气
不能像老爷们那样哪怕留下一个个烂摊子照样会在很多疗养院
风景区保养自己
要死死在家里
或者别处死去
怎么 偏偏要摔在这个印不了几张钞票的破铜烂铁的废墟
惹得你愤怒生气
知道他们代表你声称自己不小心摔下自家楼梯
不过是防着另外一个更加庞大的机器
在修理你们 这些小小陀螺的时候
知道你后面有个印钞票的机器
用一个大大的吸管狠狠吸上一笔
至于你的生死他们未必在意
理由是你们是奴隶
是长了嘴巴吃喝什么的就是不能乱说话的的机器陀螺机器
垫付慰问
都没有先例
一句话不能和他们心中值得关怀的人相比
无理取闹我自然有黑白两道对付你
怎么应付接下来更加庞大的吸血机器
是你自己的事
我们可不是你们这种倒霉鬼的提款机
可是你偏偏没有钱
偏偏不服气
不能接受这种不公平不安全的待遇
要学别人借出钱先用了让对方打官司
也不能接受什么四百多元生活费加上承诺以后报销医药费
一万两万三万催款单一张借着一张
好像预报这些 自费病人的跳楼日期
合作医疗职工医保公私老板都来歧视
把劳动者的意外伤的报销范围当成有保险公司负责的车祸或者人与人互相伤害一样的歧视
心力憔悴的身负重伤的你
做不了一天的矫情的女人
只能羡慕着那些好命的 女人
就比如这冷漠机器老爷的女人
坐在宝马里怎么会摔断踝关节
虽然她没有如你这个像陀螺一样围绕机器
旋转几十年的女人那么好的脚力
在广场舞大赛给那个庞大的机器挣得荣誉
也没有你的美丽
你的女孩般的纯良的魅力
那摔断踝关节还梨花带泪别有 情趣的魅力
她知道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笑贫不笑娼的现实
只要不死
穷人和富人
主人和奴隶
宝马和自行车
就是不同的档次
不同的待遇
能不能成为那些曾经被人联想到天使
白色纯洁的庞大机器的被修理的对象
用那些螺丝
那些钢板
那些教授那些专家血盆大口
多少万的安装费用
最好卖掉
咬咬牙
卖掉
车子
房子
几十年风雨无阻
高温严寒
内伤外感
高烧腹泻
永不歇息的坚持
从笑魇如花到老美女
看到儿媳孙女
终于安居在某个城市
一个可怜老百姓最大的慰藉
眨眼间
因为一次摔跤
因为一个踝关节存亡得失
失去那个城市必须的蜗居
代步工具
弄的孩子们
流浪街头
或者回到包租婆的面前受那些嫌弃和闲气
争吵扯皮
贫贱夫妻
百事惨凄
最终分离
南柯一梦兮
何如
我们老夫老妻
绕开这个医院的高楼的所有的护栏
或者翻越它们
为了让他们她们都满意
再摔一次
我相信这一次
一定不会再面临修理 三踝骨折的困窘
一定可以像极了了那些
债台高筑的
面对调查的
老板们
老爷们
被描绘成抑郁症患者多少年
不堪忍受
还有遗书
感谢各种好人好意
还是选择


希望大家
尊重这对老夫妻的选择


某某殡仪馆到了
该下车的旅客赶快
下去
下去
有一个声音
女中音
娇滴滴滴
一点也不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