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9024阅读
  • 378回复

[潜坛写手]《云梦沧桑》长篇小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朱明安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09-15
云梦沧桑
朱明安

目     录

引   子
第一章            乱世才子梦
第二章            江城遇佳人
第三章            孤身返故里
第四章            创办“民安堂”
第五章            红色歌谣风波
第六章            洪灾袭来
第七章            冬眠的蛇开始苏醒
第八章            小娥私奔
第九章            沙洋救人
第十章            盛世神医
第十一章          私情
第十二章          龙灯
第十三章          先生订亲
第十四章          龙舟赛背后的阴谋
第十五章          治阳痿绝招:让女人放羊
第十六章          良宵
第十七章          惊涛骇浪
第十八章          逃难
第十九章          采药的女人
第二十章          龙虎斗
第二十一章        花痴
第二十二章        偷袭
第二十三章        人质
第二十四章        沧桑潜江
第二十五章        省亲
第二十六章       “毒虫瘟”下的荒凉
第二十七章        三枝花
第二十八章        夜劫
第二十九章        驱马
第三十章           踩点儿
第三十一章        烽火情缘
第三十二章        劫色
第三十三章        抗战“三陪女”
第三十四章        叶龙出走
第三十五章       “空城计”
第三十六章        哭,也得嫁
第三十七章        绑票
第三十八章        空袭
第三十九章        仙桃败北
第四十章            强暴
第四十一章        火烧吴家湾
第四十二章        决战百子桥
第四十三章        熊口战役
第四十四章        重操旧业
第四十五章       “马颈项”堤防
第四十六章        亡命天涯
第四十七章        事不过三
第四十八章        探访“大肚子村”
第四十九章        大迁移
第五十章            白露湖上
第五十一章        落魄女人回娘家
第五十二章        一日三省
第五十三章        找个男人做依靠
第五十四章       “反标”事件
第五十五章        寡居
第五十六章        失传
第五十七章        裁缝部的春天
尾   声
《云梦沧桑》题外的话


更多原创小说请浏览>  我是写手--致潜坛写手十周年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6 12:42重新编辑 ]
朱明安胃病专科联系电话13607221897
坐机:6849079
离线朱明安
沙发  发表于: 2007-09-15

引    子


云梦泽是一片连绵不断的湖泊与沼泽。长江至此,呈缓缓流态,江湖难分。这里的水位,随着季候的变更而自然的消涨。云梦泽全盛时期的水面大得很,说有数万顷之大。这地方,可以调蓄长江和襄河来的洪水。因此,在那时,我们这里很少淹水。云梦泽所指,长江以北为云泽,长江以南为梦泽。这里,其实当属云梦泽的中心。古时所谓九百里云梦泽,北以襄河为限,南则缘以大江。也就是当今的监利、洪湖、江陵、沔阳所辖的方圆之地。宋代大诗人陆游曾有一首《楚宫行》写的就是当时我们脚下这片土地:

汉水方城一何壮,大路并驰车百辆。
军书插羽拥修门,楚王正醉章华上。
璇题藻井究丹青,玉笙宝瑟声冥冥。
忽闻命驾游七泽,万骑动地如雷霆。
清晨射猎至中夜,苍茫元熊纷可藉。
国中壮士力已殚,秦寇东来遣谁射?

后来,云梦泽逐渐演化为荆江大堤,保护并形成了今天的广袤的江汉平原。为什么演化成了大堤呢?大河有九穴十三口,可供分泻流洪,宋朝以前诸穴皆通。分洪的同时,大量泥沙淤塞了九穴十三口,分流作用递减。后人将此九穴十三口先后封诸筑堤,这才有了我们江汉平原大片可以来种植之沃野。到这个时期,古云梦泽全部消亡。
东荆河与潜江的关系密切。关于潜江有两种说法,说是大江冲出三峡抵达荆州以后便分道奔流;一路沿主河道滔滔南下,一路却漫出河道向东浸溢。漫出主河道的分支有多条,其中主析一条自江陵东南流出,经古华容县东流入汉水。水流季节性强,夏日大水暴涨从而英姿勃发、滔滔不绝,故称之为夏水。冬天,水落潜藏,波澜不惊,故其东段为潜江。
吴家湾,是江汉平原东荆河畔的一个月亮形码头。
吴家湾街,二、三百间高大的房厦,依东荆河西堤上下对筑,形成一条不宽的街道,称之为上街、下街。街道在两里外弯成一片曲尺状的建筑群,便是堤街与河街了。房屋一律松木梁椽,杉木厢板,桐油浸过,呈褐黄色,厚实的墙板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青色的布瓦覆顶,雕栋翘檐,门窗也一律镂花,双层套合。厅堂为店铺,厢房后厦为卧房,正堂后一个天井,院墙和厨房将其围成院落。街人喜欢绿色,院后杨柳依依或竹翠欲滴。街的西南方向是一片湖塘,数千亩见方,高处苇蒿,低湖荷塘,人称西湾湖。每至六月,南风拂过,红荷绿叶翩翩起舞,莲藕清香沁人心脾。
出街,有两条道儿与外界相通。
东头,是东荆河码头;西端,有一条逼仄的土路连接刘家场。由此可北上李场、夏桥、莲花寺,南下面河湾、田李和老新口,西进赵家垴和荻湖,与白露湖相接。东头,天南地北的商人云集至此,奇装异服,南腔北调,谈生意,进出货;西端则逊色些,出入此地的多为农闲时节前来游玩和购物的老乡。
街上最高大也最奢华的店铺,当数两间当铺和一间戏楼。当铺每年都要接待几拨戏班子,几十上百号人吃住,一般小旅馆是难以承载的……在外人眼里,吴爱湾是东荆河上一个热闹非凡的大码头;而在乡下人眼里,它则是一片令人仰慕的富福之地。
这里一度成为东荆河中段西岸最为繁华的乡镇码头和农副产品集散地。它的上游泽口是汉水的出口,与汉口、湖南通航,下游直达监利新沟嘴、周老嘴,西邻熊口、龙湾,南与沔阳接壤。小街又分上街、下街和河街,河街紧挨东荆河沿儿,出门便可见码头上,有数百艘大小帆船停泊,各地商贾纷至踏来,川流不息。
鸟择良木而栖。吴家湾的昌盛与富庶,自然引来更多的人前来赏游观光,有的留了下来,僻穷之地的人把女儿嫁了过来。大量美女的入境,给吴家湾带来的不仅仅是香火,也带来了优秀的子嗣,避开了近亲繁殖的危害。因此,便有了“嫁女就嫁吴家湾,三亲四戚有吃穿;生的男伢能富贵,得了女伢美如仙”的顺口溜儿。然而,美女没能成为吴家湾更加繁荣的资本,频发的洪水、连绵不断的匪患和凶险的血吸虫病,令吴家湾在20世纪40年代渐渐走向没落,人气衰败、田园荒芜、百业凋敝。有史料记载,自1840年至1949年的100年间,东荆河受灾76年。虽如此,这里的女人们依然鲜活地行走于大平原上,见证着中国农村的历史变迁,演绎着悲喜交加、可歌可泣的人间故事……

朱明安胃病专科联系电话13607221897
坐机:6849079

2楼 发表于: 2007-09-15

笔调舒缓从容,的确是长篇的气派。

精彩,期待中……

离线无所事事
3楼 发表于: 2007-09-16
这个论坛人才还真不少呢!
我并不是立意要错过
可我一直都在这么做
错过花满枝丫的昨日
又错过了今朝
离线愚拙
4楼 发表于: 2007-09-16

问好明安君!!!

离线朱明安
5楼 发表于: 2007-09-16

1.乱世才子梦

吴家湾民国年间出了个名女人,她是盛产美女的吴家湾女人中的一个。所不同的,是她并非真正的吴家湾后裔。她叫吴希宁,是本埠名医吴济国先生的养女。她的天生丽质和她的卓尔不群,注定了她的命运走向。她成年后辗转于匪首和国民革命军一二八师高官之间,引发轩然大波。于是,她终于没能依父母所愿,继承父业,让父亲的中医世家的梦想化为泡影。她的人生,随着外侮的发生,从而偏离轨道走向颠沛流离和坎坷凄凉……
1898年8月的一天晚上,荆河街下街的一家吴姓盐铺里,一个男伢呱呱坠地。
接生婆向老板吴原海道喜:“恭喜吴老板!恭贺您喜得贵子!更值得恭喜的是,在为他剪完脐带起身泼水时,我看见天上有一颗星星落了下来。仔细一看,那是颗文曲星哩。古书上说,大凡出生时有吉星高照,出生后有文星飘落,此人非富即贵,定成大器……
“哗啦”一声,吴老板喜得眉开眼笑。他递过超过正常接生资费十倍的银子,打发接生婆出门。那一夜,吴老板彻夜未眠。他想着:文曲星意味着什么呢?读书?为官?对,就是读书为官,富有何用,贵才为上。富而济民,贵能济国。索性就取名济国吧……
盐铺的生意虽然清淡,但吴老板仍是一脸的喜气洋洋。
满月酒,他把所有吴家湾的头面人物和亲戚朋友都接到了。一片恭贺声中,他竟忘了自己今天的主人身份,轮番敬酒和自斟自酌让他大醉一场。是呵,他有儿子了,而且接生婆和算命先生都预言他儿子将来必成大材。他如何不高兴,又如何能把住酒量?酒不醉人也要自醉呵!
吴老板生性懦弱,为人谨慎。做生意童叟无欺,从不缺斤短两,吴家湾街上口碑甚好。盐铺生意之外,他代收草药。草药,大平原上遍地皆是,便宜如柴草。那些从汉口、沙市和潜江城来的药材老板总喜欢把订金交给他,因为他实诚,收的货不仅便宜而且质地上乘。汉口的表弟陈铎也跟他联络上了——他在汉口开了一家中药店。陈铎不付订金,要什么货,就让水客阿四捎封信,写明品名、数量和价格。吴老板常年收草药,结识了不少乡民,传话下去,不日搞定。不过,陈铎的货,他是不收佣金的。什么价收上来,什么价交出去。
陈铎于心不忍,就想找个机会补偿。
机会终于来了。济国的出世,礼金之外陈铎又赠小济国一只金项圈。陈铎声明:这是赠礼,不作为人情!也就是说,亲戚家办事,赶人情的礼金是台面上儿的事,有来有往的,而赠品,则要除外。
十三年后,吴济国已是潜江城一个私塾里学童中的佼佼者了。
济国十三岁里,东荆河就发大水7次,吴家湾周遭的农民饱受其害。流离失所的年轻人被逼无奈,白天转悠,晚上拦路。抢来之食太容易,更加助长了他们的淫威,他们三五一伙,成立一个组织,买枪造刀、打家劫舍,危害一方。一时间,乡街搞得乌烟瘴气,百姓夜晚不敢入眠。如此,往来的客商也退避三舍。盐价上涨,还没让吴老板高兴三天,铺子里就断了货。
“唉,就是这盐价成天涨,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呵!”吴原海在盐铺断货半月后得意地对老婆说:“幸亏我没听你这妇人之见,让济国留下来打理盐铺生意,让他日后子承父业。乱世之下,生意难做呵……”
眼看着生意差似一天,好容易从别处转进的一点盐,也很快告罄。吴原海想到把盐铺暂转出去,让别人代为看管和经营,自己去潜江干点别的营生。
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铺子又不能关门。没办法,吴原海只好高价又进一批私盐入库,边维持生意,边物色转让对象。他想到了吴家自己的宗叔吴平君。
当他把自己的意图说与吴平君时,对方竟然婉拒了。
吴平君的托辞十分婉转。本意如何,吴原海不得而知。他说:“原海贤侄,眼下兵荒马乱,去哪里做买卖都不顺当。再说,你家这风光百年的吴家老店,若是断送你手,就不怕落下骂名?”
吴原海不知深浅,来了个折中:“这样吧!您不愿接,我也舍不得让。犬子济国在潜江读书,我和他妈妈想去陪上一阵子,也就是半年。这铺子就交给您的伙计替我看着,本利归您,我免收租金如何?”
吴平君一掐算:铺子里有部分库存,按平价进行折算,利润不薄。过些时日,进行下调,市价不变再卖一阵子,无风无险,何乐不为。在假意推辞一番之后,他当即草拟两份协议,签字画押。协议书很简单,意为吴原海将盐铺暂交吴平君经营、免收租金、房产不变、租期半年……
翌日,吴原海两夫妇乘船进了城。
其实,吴原海还有一番打算:城里有他小舅子开的一家餐馆,生意不错,早就捎信请他俩前去帮忙。他可以边帮小舅子打理餐馆边谋划别的营生,同时,也可照料儿子读书。他认为,身处乱世,经商是下策,读书而入仕,然后凭自己的学识和权利改变世界才是上策。济国自幼聪颖好学,记忆力非凡,若是进得仕途,必然是栋梁之才。
在城里落脚之后,吴原海每天上午在餐馆里帮工,下午待客人散去,再去私塾堂里打探济国的读书情况。
一日下午,客人散得早,他携小舅子一道去了“钟道私学”堂。
私学课堂里一片朗朗读书声。钟先生正手捧书卷坐在廊沿下的暖阳里,眯起眼睛打瞌睡。
“钟先生……”远远地,小舅子轻声唤先生。
先生并未熟睡,闻声起身。三人作揖致礼,一阵寒暄。
先生说到“吴济国”,眼中大放异彩:“孺子可教。这孩子平素不事张扬,性格内敛,却是胸怀大志之人。我教之课文,他过目不忘即能诵之;抄写两遍,竟能默写之。释意和讲、读、看、写、作五项,全是学童中的第一名。作文中的起、承、转、合把握得当,谴词造句华丽巧妙……我看这伢子慧光逼人,绝非凡夫。钟某现在只得在正常科目之外,单独为他加课业。依我之见,若经济宽裕,可送省城深造……”
“先生过奖。我家伢子仰仗先生教诲才会有今日。能否成材,看他的造化如何。请教先生,如今经商和走仕途,哪条道才适合我们这些平民子弟?”吴原海问钟先生。
钟先生不假思索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千古名言。若逢太平盛世,读书为上上策;若逢饥荒乱世,就难说了。不过,多读书、多明事理、有条道路、多个机会,总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钟先生带着他们从窗户里偷看几眼学堂里的济国。
他们发现,济国没有像别的学童那般高声朗读,而是在认真地翻阅一本厚厚的书。先生悄悄告诉他们:“那是我给他的。今天的课他早就背熟了!”
回到餐馆,吴原海就跟家人商量来年送济国进省城念书的事。家人都赞成他的想法。
半年后,吴原海回吴家湾继续做盐生意,因为小舅子的餐馆半年里经营状况江河日下:白吃白拿的多了,几次被抢和进店人少,资金周转不灵!就连他放进去的股金也打了水漂儿。一家子再待下去,确是难事。
济国的学费没了着落,只好就地转学中医。
见儿子不悦,吴原海苦口婆心地劝济国:“济国,济世是男人的梦想。上医医国,下医医人。自古便有不为良相为良医之说。悬壶济世,功德无量。若学得医技在身,一可养家糊口,二可救民于疾苦。你学问深,悟性好,一定学得好。常言道,秀才学医,脸盆里抓鸡嘛……”
回到吴家湾的吴原海再次遭遇难题:吴平君没有践约把盐铺归还给他。原来,吴原海一离开,盐源就开通了,进价大降,盐铺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吴平君舍不得归还了。吴平君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官府有人,匪道上也有人,方方面面都打点到了,就连被查抄的私盐也一股恼运了回来。自然是以低于市价抛售,如何不生意火爆呢?
据理力争的吴原海手里没钱,府里没人,乡邻中也没有得力的帮扶之人,几次与吴平君争执不下,抑郁成疾,不久,喷血而死。
济国闻讯赶回来时,父亲已被街坊入殓完毕,设灵堂于大厅。
济国涕泪四流,信口诵来一篇祭父文:
呜呼!痛维吾父,年仅五旬。偶染微恙,一病身亡。嗟余不孝,祝延严君。哭天泣血,泪洒沾尘。哭吾父,毕生艰辛,出生微寒,世代清贫。日夜奔忙,勤耕苦耘。艰苦创业,俭朴忠信。处事有道,克己恭人。和睦邻里,敬重乡亲。养育吾辈,爱护如珍。胡天弃我,夺吾父身。魂游冥府,哭唤不应。养育之恩,吾向何陈……
“头七”之后,妈妈方才道出父亲病亡的前因后果。济国怒发冲冠,上门跟吴平君理论。一介书生,怎是吴平君的对手?虽有字据在手,无奈对方赖帐。正当他准备拿着诉状去江陵时,一帮身份不明的男人把他掳到了苇荡之中。
双眼被蒙、毛巾堵口的吴济国,被一群人挟持到一条船上,不知走了多久,才被解除身上的障物。眼前是一个湖中的小岛。岛上丛生着野茅和芦苇,几间茅草屋搭建的棚寮里站着一群手持火把的黑衣男人。他们都荷着枪,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个头儿模样的三十多岁黑皮的男人,正坐在济国前面的木椅上抽烟。
“你就是本地才子吴济国?早就听说吴老板有个聪明绝顶的独生儿子,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瞧伢那熊样子,还文曲星下凡哩……“黑皮男人哈哈一笑,众人也哄堂大笑起来。
黑皮说:“听说你要去告吴平君?你告不准的!实话告诉你,在江陵这地界上,我倪大头还没有听说谁告赢过我!这盐铺已转入我的名下,吴平君只是替我打理而已。今后你再纠缠此事,老子灭了你。要想活命,马上从吴家湾消失……”
三日后,济国被蒙着眼睛送回了吴家湾。
舅舅在家里等他。舅舅说:“你走吧!盐铺没了,但总要回来的。只是眼下吴平君有土匪撑腰,暂时不想还咱,赎你的银子我出了,我们也答应了倪大头要让你离开吴家湾。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尽快随我去汉口陈铎表叔那里读书,继续学医,等有朝一日,咱们再荣归故里,看他们哪个敢欺侮我们!”
才子梦是美好的,然而,乱世中的才子又能有怎样的作为呢?济国长叹一声,踏上了去汉口的木船。他想:无论怎样,学医之道,不管能否圆梦,终归是一种安身之命的技艺,只有先安身立命,然后才能有其他呵!
木船上客人稀少,大多是去汉口谋生的乡下人,间或,有几个穿着长袍马褂的生意人。他们的言谈都是一个话题:某某乡某某被绑,交赎金多少;某某镇某某家遭劫,损失几何……大家坐在船上,激愤又无奈,焦急而恐慌。

朱明安胃病专科联系电话13607221897
坐机:6849079
离线朱明安
6楼 发表于: 2007-09-16
如果有需要《云梦沧桑》作者签名本的朋友可致电13607221897或登陆潜江人论坛回帖[em29][em29][em29][em29][em29][em29][em29]
朱明安胃病专科联系电话13607221897
坐机:6849079
离线朱明安
7楼 发表于: 2007-09-16
余兄,你好,请你再为云梦烧一把火吧
朱明安胃病专科联系电话13607221897
坐机:6849079
离线水乡芝仁
8楼 发表于: 2007-09-16
[url=http://10000050802.8.sunbo.net/]潜江,您好!![/url]
离线朱明安
9楼 发表于: 2007-09-16
[replyview]水乡之人:可致电13593901093(灰色的壳)
朱明安胃病专科联系电话13607221897
坐机:6849079
离线落花无声

10楼 发表于: 2007-09-16

好文章!

我以为天是蓝的,其实夜是黑的,我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醉的。

11楼 发表于: 2007-09-17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离线朱明安
12楼 发表于: 2007-09-17

第二章    江城遇佳人

吴济国从泽口顺江而下,在汉口表叔家落了脚。
表叔陈铎是个药材铺老板。济国就在他那里打杂。他有中医基础,这一点让表叔喜出望外。不久,他便让济国跟坐堂的老先生抄方子、抓药。济国曾熟读四书五经,古文基础好。那些深奥的中医中药典籍,在他看来,信手拈来,丝毫不费气力。他熟读了大量的医理、药理古籍,对药性组方之类的教材不仅背得滚瓜乱熟,而且理解、运用也有独到之处。最后,老先生不在时,济国独自坐堂把脉,开方抓药,居然在街坊那里落下不错的口碑。一传十,十传百,济国很快在汉口有了名气。表叔是个开明的商人,他深知国医博大精深,但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慢!急症来求医,先生即便很快做出诊断,开出了方子,但那药尚得配、煎、喂等环节才能进入病人体内,更要命的是,进入体内之后发挥效力更是缓慢。有时候,药未煎好,人已西归。于是,表叔把他介绍到一个英国人开的西医诊所里见习。
聪明的济国半年下来,学会了简单的英语和诊断学。由于当时的英国诊所是全科医疗的模式,内、外、妇、儿都能应对。吴济国涉猎小儿科常见病、外科中的清创缝合和妇科中的接生。
正是这接生的手艺,成就了他的一段短暂却终其一生的情缘。
一天,济国正跟威廉老师为一个车夫进行破伤风针注射。忽然,一阵急促的叫门声传来,一个女学生模样的人很着急的朝内间招手。
济国开门后发现,台阶上坐着一个腆着大肚子的姑娘,正手捂小腹呻吟,头上脸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女学生说:“求大夫救命,她……她肚子痛得厉害!”
济国扶姑娘躺在检查床上,几番问询,仔细检查之后,他对女生说:“她没病,只是要生孩子了!”
女学生说:“那请大夫先替她接生,我去想办法弄钱!”
“她的家人呢?”济国发现,这个待产的孕妇很年轻,跟陪她来的女学生年龄不相上下,他疑惑地问。
“大夫别问得太多。我就是她的家人!”女学生说完又飞跑出去。
孕妇生下一个胖胖的女婴。
女学生来付钱的时候,产妇居然不见了。
这次可吓坏了济国,他和女学生找遍诊所的所有病房,连厕所和储藏室也找了,没有发现产妇的踪影。
这时,有人发现了案子上产妇留下的一张纸条——

黄琼:
你再来的时候,我已经离开汉口了。
我要去找他,去广州,去军队里找他。你暂时替我收养这个孩子,实在不行,寄养在别人家也行,总之,我不能尽母亲之责了。你马上也要毕业了,我劝你也投奔革命军吧!如果你没有想好,可以在汉口的医院先找份护士的工作。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周群芳

有病家看见,一个头缠纱巾的女人被一个黄包车夫搀扶着走了。
女学生去付款的时候,被告之已有人付了账。女学生这才知道,周群芳是借故支开自己,乘机逃走了。
济国看着眼前这一切,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女大学生居然生了个没有父亲的孩子,生完之后就逃走了,这算咋回事儿?想来,这个叫黄琼的女学生是那个女人的好友,也是护校的同学。
他忍不住问:“这位同学,你是汉口护校的?”
黄琼点点头。
“那你准备把孩子怎么处理?”济国问。
黄琼不知所措。她问济国:“听说你们这里曾经接受过弃婴,有的送进了教堂,有的被他人领养。不知您能不能为我的朋友帮个忙?”
“这个……”济国把这些事情告诉老师后,老师很爽快地答应了。黄琼感激地为威廉先生深深地鞠了一躬。
送黄琼出门,济国欲言又止的样子,被聪明的姑娘发现了。
“吴大夫,您还有什么事吗?”黄琼被这个仪表堂堂的男医生吸引住了。
“黄琼,你也打算去广州吗?”
“是的,您想去吗?那里太需要医生了,特别需要像您这样中西医都懂的医生。”
“可是,我还没有毕业!”吴济国约黄琼晚上在他表叔家见面,说是为了商量女婴的去向和毕业后的理想。
黄琼如约前来。
在黄琼到来之前,济国早就做好了表叔的工作——收留女婴,膝下有子,却真的没有女儿。
黄琼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得跳了起来:“这下太好了,送给别的人家养,还真的不放心!”
原来,黄琼和周群芳是同班同学,也是关系最铁的姐妹。一年前,她俩参加前线救护时,认识了革命军的连长。连长在疗伤时跟周群芳产生了感情,一冲动,越了轨。可是就在得知女友怀孕消息的当天,部队要向南方开拨,于是两个人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周群芳一定要生下孩子再去追随她的男人,但学校毕竟不是乡下,她只得穿宽大的衣衫,勒紧腰身,避开人们的视线……黄琼没想到,周群芳如此急迫要去找她的心上人,连孩子也不要了!
济国问:“如果你是她,你会这样做么?”
黄琼说:“我会追随爱情,但我不会这么急地扔下孩子……”
“你毕业后去广州找革命军,家里人同意吗?”济国问。
黄琼笑了,伏在济国的耳边小声说:“我的父亲就是革命军!”
济国发现这个女学生上知天文地理,下知国家大事,有大家闺秀的矜持,更有小家碧玉的泼辣。那身段的妖,那长相的美,是他在吴家湾,在潜江城从未见过的。那个晚上,吴济国第一次因为一个漂亮女生的出现失眠了。
关于黄琼的家世,济国知道的不多,也不想深究。关于济国的情况,在他们相识后的一段日子里,黄琼倒是知道了不少。
“知道我的故乡吴家湾盛产什么吗?”有一次济国问黄琼。
“不知道。”黄琼有意引导济国讲他的老家,以及他本人的故事。
“出香米,出鲜鱼,也出芦苇和茅草。我们那里是一片富裕之地,可是连年水灾、兵荒马乱和匪患,如今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不过,有一种特产很多年没有改变:无论家乡变富了变穷了,也不论那土地变肥了还是变瘦了,她总是不断地出……“
“啥特产?“
“美女!”济国说着说着便笑了。他调皮地说:“不过,吴家湾的美女跟你不一样。她们没有出过门,读书少。不像你!她们的美是不能跟你同日而语的。那是两种不同的美。吴家湾美女,外形漂亮,生性妖媚,做生意帐头儿清楚,进入赔赚心中有谱;打麻将艺高胆大,输赢成败毫不含糊;对付男人,不需费尽周折,人家喜欢,自己又春心荡漾,当晚就会钻进荆河滩的苇林子里,任你折腾个够……不过,吴家湾的女人都有一个习性,那就是谁侵犯了自家的利益,大庭广众之下折了自家男人的脸面,她会跟你拼命,那股子泼辣劲儿,活像一只凶猛的母狮子。敢爱敢恨,爱起来柔情蜜意,恨起来凶狠无比。湾子里世世代代经商、种田、养鱼、植桑、富甲一方,男丁每到成年,就有媒婆接踵而至,把四乡八镇的美女送上门来。湾里的男丁自然地也要摆摆谱儿,东挑西选,看中之后下聘礼,择日订婚、完婚。世袭下来,这就形成了吴家湾出美女的气候。常言道,祖传祖传,好的越传越好,女人越来越美。吴家湾的盛产美女一说也就传开了。不少城里的达官贵人和外乡的富豪也纷纷前来以重金保媒。这美女一旦与高官富豪结了缘,何想湾子不暴富,何想湾子不出名……”
黄琼听得入了神,嗔怪道:“你把老家说得像世外桃源,那为什么你又跑到汉口来呢?”
“那是曾经……唉,一言难尽呦……”济国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朱明安胃病专科联系电话13607221897
坐机:6849079
离线初夏
13楼 发表于: 2007-09-17

14楼 发表于: 2007-09-17
如果一次能多发几章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