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2733阅读
  • 241回复

[潜坛写手]《潜城那些事儿》(长篇连载)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9
— 本帖被 金的书声 从 江汉民生 移动到本区(2016-05-04)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仅供潜城百姓茶余饭后消遣)
潜城那些事儿
绝对的绝对

第一章
公元2000年的一天,中国中部一个小城里挖出了一块石碑,碑上记载一个小故事,说的是在好几百年前有个叫陈小苟的青年在此处打架斗殴、寻滋闹事,被官府逮住责罚了五十丈棍,为警告世人特立此碑。
在石碑重见天日的那天,潜城文物局的同志们都赶去了,原以为出个惊天宝贝呢,哪知道就这么点小屁事,也就没放心上。
陈小苟出事的地方现在叫堤街,以前叫潜水河边。
潜水在古云梦泽的时候开始拓展它的流域,从现今的河南一带发源,跨汉水汇洞庭湖,蜿蜒几千里。在别的地方它并不叫潜水,过了汉水后它才被称为潜水。河水流过汉水后进入古云梦泽的范围,此范围本是沼泽,一望无垠,稀泥、杂草丛生、蝇虫飞舞,渺无人烟。等了千余年后,沼泽逐渐隐去,变为平原,土地肥沃起来。西边的一群原始人(现今湖南常德一带)用简单的木筏子过长江,一个一个的小部落开始占据云梦泽消失后留下的沃土成为这里最早的移民。
潜水,是条怪河。流淌几千年,云梦泽消失后,它并没有阴魂骤散,时不时地发点水,时大时小。直至后来,成了条干河。你可别以为它没水了,半夜里它就可能河水满满的,怎么说呢,表面其实平静,地下可是波涛汹涌呢。潜水,因此也是条阴阳河。
阴阳河边在某朝代修筑了堤坝,挡挡水。堤坝上还是条主干道,乡下的人来赶集,很多就是沿堤坝走旱路而来。
陈小苟所处的朝代,已经距离先祖很遥远了。这儿是有个码头的,人来人往、商船云集,当然也是小青年们闹事的好地方。就像邓小平时代的各个电影院门口,小青年们为摆阔气、为争得姑(此处被和谐2字)、为看不惯谁谁等等大打出手不在话下。
陈小苟在潜城算是一个小霸王,家里有点钱,父亲贩卖布匹,在县街有店面。当时的霸王也不止陈小苟一个,西门有袁霸子、东门有廖克兵、北门有王耀扬、南门有蔡金波,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官府的人见了都避让三分呢。那为啥陈小苟就栽了一回呢?
我们先来细数陈小苟家的关系网,陈家没啥重大的、铁杆的关系,一切均由银子打点。陈父挣得多花的多,处处得打点,官府没亲朋好友,都只是酒肉朋友,说帮忙就帮忙说不帮就不帮。不像人家西门的袁霸子亲舅爷就是县令,也不像人家东门的廖克兵是县令的干儿子。
陈小苟是怎么出事的呢?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章
陈小苟最大的嗜好就是色,不管在潜城哪个地方看到有点姿色的女子,他就情不自禁,把持不住“小弟弟”。要是个单身女子的话,他就上去软磨硬泡、死皮赖脸,再就使点钱花言巧语直到弄上手为止。要是有人陪伴的女子,花容月貌的话,他一时下不了手就悄悄跟着,派人打探那女子的住处,花再大代价也要风流一回。按理说,这陈小苟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他(此处被和谐1字)子不以为然,知道他性子还没收敛过来,即使是完了婚事,也是外甥打灯笼照旧鬼混,弄不好家庭不和,那也就随他风流快活几年吧,等到年岁大了自然能明白,性子自然改过来。
话说这陈小苟也快十天半月没沾女人了,正是饥渴难耐之时,傍晚时分来到堤坝上溜达,一双贼眼四处张望。恰巧从堤坡下走来一二十左右的风韵妇人。为啥说她风韵呢?她是从下往上走,腰身猫着,而陈小苟却是站在坝子上,已是五月份的天了,路人衣裳渐薄。这妇人也是一身薄薄的粉衣裳,一对大奶子就在胸下抖来抖去,一勾腰,让陈小苟看了个明明白白,心猿意马。还未等那妇人上到坝上来,陈小苟连忙下去扶,一脸馋相地问道:“小(此处被和谐2字)子,这是要去哪呀?”那女子似乎心领神会,道:“公子,我一路累了想找个地歇会儿。”她一双媚眼勾得陈小苟欲火难焚。陈小苟赶紧指着西堤下的一片柳林道:“那里凉快!”于是拉起这小(此处被和谐2字)们就直奔柳林。其实这小妇人长相也就一般,倒是细皮嫩肉的,如果是饥渴难耐的人见了,那送上门来的快活事就巴之不得了,如果是不愁那活的人看了这副相倒作呕。陈小苟不一样了,本是半月没挨腥了,哪有不上之理?
柳林里有一大碾盘,这碾盘有必要给各位看官说明一下,过了几百年后依旧完好无损,已被移到如今潜城南门河游园的一棵水杉树下。各位可能不知道,这大碾盘上有关陈小苟和唐春花的交媾之事。这对男女到了碾盘上就双双拉下裤头,采取的是男上女下姿势。唐春花的大白屁股在碾子上硌得生疼,连同陈小苟迫不及待地行事风格,造成了唐春花的叫唤呻吟。不到十个回合,陈小苟败下阵来。于是双双散去。
陈小苟也明白了,这唐春花也是水性杨花之人,对待性事满不在乎,双方彼此需要嘛,也就没挂在心坎上。本来他玩的女子不下百人,何况这么个货色呢?
人家唐春花可没把这事忘记。约两月后,唐春花主动找上门来了,还夸张地挺着个大肚子,说要找陈家人讨个说法。陈府位于南浦边上,大宅大院,家丁还有勤杂人员好几十人。其中有个家丁在陈父与唐春花的交谈中就认出了唐春花。原来他也上过她。唐春花在东城一带名声不够好,只要是个男的,给点好处都可以上她,就一公开的娼妇。
这还了得,说什么陈家也不能娶她进门呀,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何况这大户人家?唐春花是坚决要陈小苟娶她过门,陈家是坚决不答应。
既然达不成协议,那就上官府告去。县太爷叫胡不字,是东城廖克兵的干爹。这廖克兵早就打了招呼,叫老爷子惩治一下陈家。陈父还自以为是偷偷摸摸地送了胡县太五百两银子。哪知判决下来傻眼了,判赔偿唐春花五百两银子,以弥补她的精神损失费和打胎费,另外还要责罚陈小苟五十杖棍。陈小苟被打得皮开肉绽回了家,自然不心甘,于是回家躺在床上叫几个人到潜水码头又把唐春花揍了一顿。
不由分说,县太爷知道此事大为光火,这陈家太不识抬举了!便派人来抓陈小苟入大牢,陈家深知惹不起,于是又乖乖地缴纳了五百两银子换回少爷性命。官府为了压压陈家嚣张,于是县太爷下令:刻一石碑把陈小苟勾引良家妇女打架滋事写上去,让他永世臭名远扬。当然面子上是说要教育后人,予以警示。
廖克兵这回就算出了口气。这件事从头至尾就他设的一局。廖克兵办了一镖局,生意不好不差,本想丈着干爹之势,把陈家护送布匹的业务拉到手,哪知陈家居然不给面子,那也好,让他们家吃点苦头吧。从此,陈小苟萎靡不振,街上遇见了廖克兵的话,立马就消失得远远的了。
潜水河边人来人往的,见了石碑都驻足观看品头论足。于是引发了沿河两岸人们的灵感。觉得这也是个流芳百世的点子,当然陈小苟那点事就不算了。潜水里乌龟王八多,河水一退,都往上爬。当时人们都想不到它们的营养价值,不懂吃,一般是捉两个系在绳子上给小孩当玩具。人常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有人便捉了乌龟在上面刻字:赵四与李梁氏乃夫妻。还有人刻:黄龙与张权乃结拜兄弟。城内有一胆小鬼,老婆女儿都被人强奸过,也不敢放个屁,活得很窝囊,他不想下辈子还如此,于是也捉了只龟在上面刻了如下几个字:胡江民乃天地大英雄!
刻字的乌龟王八都统统放回了潜水。
公元1980年,潜城有人建房子打地基曾经挖起过背上刻字的乌龟。
此话不提也,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章
潜城内有一湖,此湖从城北的马昌湖引入活水。马昌湖是一天然的大野湖,蒿草丛生,野鸭成群,白鹭尽情觅食,一望无垠。城内的乃人工小湖,从城北延至城南,宽阔处十余丈,窄处仅一丈有一桥相接。桥名曰:荷仙桥。
荷仙桥上常有一白面穷书生卖画,画也不算高水平的,再加上潜城小,文雅之士不多,生意也就惨淡。白面书生三十左右年纪,卖画已有十多年了。在桥上做小买卖的不止他一人,还有卖鱼的陈老二。陈老二家住城湖南浦边,靠打渔为生。原先陈老二只管打渔,卖鱼则是他老婆,与书生自然熟识。十多年后,陈老二老婆也不卖鱼了,派陈家老大荷花姑(此处被和谐2字)来卖鱼。陈老二共两个女儿,还有个小的叫金莲。两个姑(此处被和谐2字)都生得美若天仙,才十六七岁的年纪就把潜城街上的愣头小伙们勾得神魂颠倒。荷花自然是清高,与那些后生从不搭理,金莲就不一样,喜欢和他们胡哨几句。金莲也就仅仅停在嘴皮子上而已,从不和他们动真格的。家里人都知道金莲要找个家财万贯的主,没好的物质条件的人想和她谈婚论嫁一切免谈。陈老二反倒觉得小女儿有主见,一切就依着她,盼望着好人家早点到来。
让家人捉摸不定的倒是老大荷花,从不表露心思。可在桥上桥下做生意的小贩们都知道,十七岁的荷花喜欢上了卖画的穷书生。他俩早就情投意合了。书生的衣服破了,荷花会偷偷带针线出来补,卖不完的鱼都给书生拿回家孝敬他瞎眼的老(此处被和谐2字)了。俩人好了一段时间,就被陈老二老婆知道了,荷花自然就被关在家,不许出来了。金莲就出来接替她姐姐。这金莲可不是做生意的料,鱼没卖完就爱东跑西跑,哪热闹往哪钻。恰好一天,湖边横堤路上有家茶馆开业典礼,金莲甩下没卖完的鱼叫书生照看,便自个逍遥去了。
金莲在人群中是(此处被和谐2字)群鹤立,被站在台上的老板袁霸子一眼看上,自此眼睛就咕噜咕噜一个劲地往她身上瞅,金莲不多会也知道了台上那大黑胖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县太爷外甥。当晚,袁霸子就来金莲家提亲。这事就成了。金莲一心想嫁给有钱人,而且袁霸子既有财力还有势力,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呢。事后才知道金莲嫁过去原来只是一妾。小老婆就小老婆吧,反正如愿了。
当袁霸子带着金莲回来探(此处被和谐2字)家时,这才知道,金莲还有一如花的姐姐荷花。袁霸子越看荷花越是觉着喜爱。那个心里痒啊,像猫爪子不住地挠一样。心里那个恨啊,怎么不把她先娶过来呢?金莲算什么?太俗了,哪有荷花那份清高,那份雅致,那么有品位啊!
趁金莲家人没注意时,袁霸子悄悄钻入荷花的房间,荷花被他的突如其来吓一跳。袁霸子一副淫笑样儿,荷花什么都明白了,连忙羞愤难当地跑了出来。袁霸子见顺其自然不行,也清楚这荷花不比金莲,不那么好上手。回府后就派一下手来荷花家再次提亲,说要娶了荷花,让她们两姐妹都跟着他享福也好有个照应。
这下就难为了荷花父母,家虽穷,但可不能让别人捞闲话背地里嚼舌头根子。荷花更是不答应,这该如何办为好?于是先打发走袁霸子的人在家想对策。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19 17:28重新编辑 ]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置顶 (来自207楼) 发表于: 2012-11-06
— (admin) 执行 帖内置顶 操作 (2012-11-14 22:10) —
《潜城那些事儿》章节目录名
第一章:石碑现天日
第二章:与大碾盘有关
第三章:南门河人家
第四章:荷花化仙女
第五章:县太爷之高
第六章:袁李不分家
第七章:孽情烈火
第八章:涂家花园
第九章:男才女貌结姻缘   电闪雷鸣金银河
第十章:郊外的宝物
第十一章:觅远古迹    斩潜城恶
第十二章:紫月庵的风花雪月
第十三章:三板桥鬼事
第十四章:石人石马之前
第十五章:论美
第十六章:东城烟柳
第十七章:汉水河边的穷兄弟
第十八章:北门武斗
第十九章:弟风流    兄惨死
第二十章:丁湖练艺    潜城报仇
第二十一章:相遇
第二十二章:相思
第二十三章:无果的爱
第二十四章:女人不是用来追的
第二十五章:小孩说事
第二十六章:食色潜城
第二十七章:刘市的邪子
第二十八章:鬼村往事
第二十九章:梅姓人家
第三十章:人为钱死鸟为食亡
第三十一章:梅嘴后续
第三十二章:白莲教
第三十三章:舍不掉
第三十四章:人民呀人民
第三十五章:童年影像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4 17:22重新编辑 ]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半夏

沙发  发表于: 2011-12-09
我想起以前蔡湖那边的菜红子,游子哥
几乎不上潜江人论坛
离线博爱
2楼 发表于: 2011-12-09
历史新编啊
离线潜江客
3楼 发表于: 2011-12-09 , 编辑
来看看潜城有哪些事

4楼 发表于: 2011-12-10
已编辑至主楼。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4 17:28重新编辑 ]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江客
5楼 发表于: 2011-12-10 , 编辑
明知道是日白,但是文中有些东西又确有其事,比如南门河游园那里的一个大碾盘,多少年来风风雨雨,朝代更替,物象变换,世易时移,它一直都在那里,默默地躺着,成为不变的唯一。
再如,对潜江最初移民来自湖南常德的这一说法,好像很是那么回事,潜江人的方言与仙桃天门不一样,与常德话基本是一样的,我以前很奇怪这事,原来我们潜江土著最初是常德迁来的?
楼主有一定的驾驭文字的功底,对潜江野史很熟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所述之事完全适合人们茶余饭后之消遣。而将虚构的故事粘贴在潜江历史遗物上,做成一种潜江标签,也算是楼主对潜江洒下一片深情了。

求继续。
离线缘哥

6楼 发表于: 2011-12-10
强烈支持,求下回分解

8楼 发表于: 2011-12-12
第三章(已添加至主贴)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19 17:29重新编辑 ]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江客
9楼 发表于: 2011-12-12 , 编辑
楼主每次就那么点东西,几天才一次,吊胃口,求快速,求大量!

10楼 发表于: 2011-12-12
第四章
话说这袁霸子也不是好惹好糊弄的,得不到荷花,他也不会善罢甘休。陈家人想出的唯一办法就是在一两天内赶快为荷花找好婆家,定下一门亲事,这事也就能过去。这样一来,平时沾亲带故、左邻右舍的人都来出主意。人的嘴是很难遮掩的,就差把话传到袁霸子耳朵里去了。
话虽没到袁霸子耳朵里,却到了另一霸王蔡金波的耳朵里了。蔡金波是志在必得,他是看着荷花长大的,垂涎她的美色不是一两天了,既然陈家能把金莲嫁给袁霸子做小妾,那么也能把荷花嫁给他做小妾。他立即派人送来厚礼,单刀直入地说要纳荷花为妾。陈老二俩口子哪敢得罪?想推脱另一霸王却推脱不了这一霸王。无可奈何下,就答应了蔡金波。
荷花又气又急,就派人去给卖画的书生送信。穷书生内心割舍不了这份情,赶到陈老二家求着见荷花。再怎么求,陈老二俩口子的心硬如磐石,把荷花嫁给这穷小子还不如嫁袁霸子呢。
书生这么一闹腾,就让蔡金波的眼线看着了,金波派人追到书生家,将书生的几根肋骨打断,扬言如果他继续纠缠的话就烧了他家,要了他(此处被和谐2字)俩的性命!
就在半夜,荷花偷偷地溜出家门,直奔书生家。看到书生被打在床的样子,便粉腮抽动,眼泪如断线之珠哗哗而落。
书生不忍她这样,道:“荷花,咱俩是有缘无份,还是了断这份情吧。”
荷花只是一个劲地哭道:“我不可能嫁给任何人,除了你!如果我的夫君不是你,我活着没意思,不如死去!”
书生道:“我有何能耐娶你呢,先别管你家答应不答应,即使你跟了我也是受苦受累,让人笑话。你还是嫁给那姓蔡的吧。”
书生这一番劝说也是为了安慰荷花,他何尝不想得到这么个美妻呢,但他也有自知之明,他逃脱不了蔡金波的爪牙,破坏蔡金波的好事那就是不要命了,自己孤身一人力量单薄,加上六十几的老(此处被和谐2字)还是一累赘,既办不成事又解不了心头恨还尽不了孝道。
荷花见说不动书生,便提出和他私奔。
书生苦苦地说道:“我不是没想过,你看我现在被打成这样,还动得了吗?再说我(此处被和谐2字)跟着跑得动吗?丢下我(此处被和谐2字)一人在这里,蔡金波会放过吗?这些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办得出来。”
荷花绝望地走了。
一个人沿着城湖失魂落魄地徘徊。月上中天,柳梢拂面。天上满月,湖中月满,遥相呼应。
那个徘徊于岸边的女子如一缕轻纱飘落于湖中,湖面溅起几圈银色的波光便恢复平静。
第二日早晨,人们在湖里发现了荷花的一缕衣裳,才知道她已投湖自尽。
陈家人在湖中打捞了三天三夜也没找到荷花的尸身。
待到第七日清早,原本满是水的湖,一夜之间长满碧绿的荷叶,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荷叶衬托下的那一朵朵娇嫩、淡雅、大气、精致的荷花。荷花有粉的、白的,还有粉白相间的,在晨雾里,朝阳里,在微风里熠熠生辉。
潜城人都说陈家姑(此处被和谐2字)荷花变成了仙子,有人在深夜里看见一身披白纱的女子在湖面翩翩起舞。
自此,陈老二也就告别了打渔的营生。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江客
11楼 发表于: 2011-12-13 , 编辑
宁愿相信楼主的鬼话!

12楼 发表于: 2012-01-11
第五章
袁霸子没把荷花弄到手,把一股怨气全撒到了蔡金波头上,认为是他破坏了好事。潜城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明了人一看就知道蔡金波要倒血霉了,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蔡金波也是知道袁霸子是县太爷的外甥,因此不敢去招惹袁霸子,但金波也是血性之人,如果袁霸子做得太过火,他金波也不是只病猫。可袁霸子就是盛气凌人,仗着有县太爷撑腰在潜城就天不怕地不怕,喊了一帮人就把金波在南门外的赌场、茶馆砸了个稀烂。
金波的家业被毁,得罪了袁霸子就是得罪了县太爷,在潜城已无立身之地,既然如此,金波也就释然了。释然了是为了更好地报仇。
在风高月黑的晚上,金波带领两个武艺好的手下,来到袁霸子家后院围墙外,采用铁锹轮番挖洞,不多会儿就打通了。三人顺着地洞入到院来,院内看护早已迷迷糊糊。直到金波一干人摸到袁霸子床前,袁霸子还抱着金莲鼾声如雷,毫无察觉。
金波用手捏住袁霸子的大鼻子,使得他无法呼吸,一下子惊醒。金波的尖刀便明晃晃地压在了袁霸子的喉管上。
金波厉声道:“姓袁的,到了阎王那边你记住,是我蔡金波把你送过去的!”金莲也惊醒过来,只见金波刀子一抹,袁霸子来不及叫一声,鲜血便喷射到床被上,金莲“啊”地一声晕死过去。袁霸子一干人迅速地逃离了,从此潜城再无他们的行迹。
县太爷到处追捕金波等人,但一无所获,只得拿住了一些平常跟金波往来较为密切的人,打入大牢,还觉得不解恨,又派人抓了金波的兄弟姐妹老父老母,烧了他家所有东西。以教唆儿子杀人的罪名,将金波的父母处决于南门口(现今潜城电大附近)。
县太爷的所作所为让全城人惊了一惊,看来胡不字确实不好招惹!
胡不字本是外省之人来到潜城做官,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就都来投奔他了。袁霸子是在小的时候就随父母搬迁而来的,也是家中独子,从小娇生惯养,他的死无疑给了胡不字里里外外巨大的压力,导致胡不字痛下决心大开杀戒。
这事被闹得不大不小,后来上面来了一位大人下来巡视,胡不字岂敢得罪?不断送金送银送美人,哄得那位大人开心有余,也就没胡不字啥麻烦了。
话说这大人也是风雅之人有风雅之趣,喜欢画画喜欢书法,当然也都不入流,不过也是妆点一下个人外表而已。在大堂上见了胡不字的签名及一些令状,觉得胡不字写的字真不耐!便要胡不字送他一副字或一首诗留念。
胡不字顿时急出一身冷汗,外人可能不知他底细,可他自己是哑巴吃馄炖心中有数。这个县官还是他花大钱买来的呢。他没上过学,只会写只会认“同”和“意”,再就是他的名字“胡不字”。还是在他上任前一位算命先生教给他的。那位算命人说胡不字做官大有前途,尽管你没上过学,但只要会写“同意”和“不同意”、会签名就行了。
事实如此,这么多年来,胡不字就只会写同意和不同意,其它东西自然有属下去办。长期下来,胡不字把几个简单的字写得出神入化、遒劲有力、别具一格,难怪此次前来巡查的大人对其字赞赏有加!
胡不字可不想暴露底细,又不好推托,急中生智在脑子里拼命地转动脑细胞,忽地,拿起笔在纸上写道:
字同意不同
意同字不同
同字不同意
同意不同字
写完会心一笑,胡不字签完大名盖好印章后,抹了抹头上的冷汗,道:“大人,这是小人对汉文字的一点点体会,让您见笑了!”
巡视大人见了胡不字的作品,大喜,高举大拇指道:“胡县令,高!高!确实是高!”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4 17:29重新编辑 ]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江客
13楼 发表于: 2012-01-12 , 编辑
回帖是必须的
烦请楼主快点更新啊 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