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9701阅读
  • 242回复

[潜坛写手]《潜城那些事儿》(长篇连载)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潜江客
29楼 发表于: 2012-01-20 , 编辑
都三天了,还没更新啊~~
很期待的!!

30楼 发表于: 2012-01-21
哪有时间更新啊?不过,会抓点时间写出来的啊,在脑子里已经过了一下,要写出来就半小时吧,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syb20030728
31楼 发表于: 2012-01-21
期待。。
离线潜江客
32楼 发表于: 2012-01-22 , 编辑
后几章已明显不如前了!

33楼 发表于: 2012-01-22
第九章
刘县令回府后的几天里冥思苦想,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他想啥哩?他心里一直有个心结,那就是尽快为小女找个好的婆家。前几日涂家花园一日游,涂家公子涂雨雷的影子在他脑子里晃来晃去,此人倒是一表人才值得栽培,可惜他早就有了妻儿呀,该咋办?想另觅人吧,目前还没个影子。再一想,罢了,先把情况向女儿诉说一下吧。
这刘县令千金年方十八,听老爷子把情况一讲,倒欣然答应了。
刘县令就托了个媒人去涂家了。
涂家老爷倒是没啥情绪,涂雨雷犯起难来。他是个重情之人,妻子也是个美人儿、贤惠且懂得体贴,要是再纳个小的,于他于她都不是啥好事,可这刘县令也是得罪不起呀。再说,这刘千金不定是个么骄狂之妇呢,来到这园子后岂不是翻天覆地?涂家老爷知道儿子的心思,便过来劝慰一番,好歹娶了他千金,以后也算有了一门靠山,今后不开罪人家就是了,作为男人嘛,要拿得起放的下。就这样,此事成了。
刘千金在几日后被几台大花轿抬入涂家花园。
洞房花烛夜,涂雨雷与刘千金对坐。刘千金的头脸被红盖头所覆盖,涂雨雷迟迟不愿去揭开。他怕失望来得太早,起身徘徊,吟唱道:“两叶眉头,怎锁相思万种愁。”不料,刘千金立即接了后句:“从他别后,无心挑绣,这般证候,天知道和天瘦。”
涂雨雷微微惊诧,扭过头,轻轻去掀开了那红盖头。
新娘可用八字形容:沉鱼雁落、闭月羞花。
日后才知道,涂雨雷与刘千金可谓男才女貌,天造地设一双,一大家口人过得和和睦睦。
刘县令小女有了好的归属,刘县令在工作上自然起了干劲,在潜城四周处处大兴土木、开挖水利建设。
有一处得提一提。此处距离潜城闹市区约十来里远(现今潜城火车站南面千余米开外)。下级人员按照统一部署,组织人工在此开挖河流,前一任县令胡县令的干儿子廖克兵出大头,支援水利建设,闹得刘县令很是开心,大有仿胡县令之式收廖克兵为干儿子。
话说那河即将挖完的时候,突然一道金光从天而将,直射入长排沟沟内,人群顿时混乱不堪,有的扔了铁锹就往家跑,有的胆子大点的就蹲在不远处的树林里观望。金光射了后,天空突然转阴,倾盆大雨哗啦啦地下个不停,一直下了七天七夜,河道内水自满。附近村民们惊恐万分,不知道凶吉。一日夜,有一村民在河畔见一金光闪闪之物,顿时害怕起来,便要往回跑,却见那物体在动,他便跑到一棵大树背后躲起来,怀好奇之心朝那发光之物看去。那东西也不知道有人在偷看,却爬上岸坡来,蹦蹦跳跳。村民眼见这物体从眼前跳过,斗胆一看,却似一条金光鱼、又似一条小龙之类的东西,随后,又有个相同的东西从河道内跳起,只是颜色呈银白色,追随而去。两个小东西在岸上追逐嬉闹好一会儿才双双跳入河内,看得此村民目瞪口呆,我的乖乖,可能是一公一母呢。
此后,两个神物经常出没附近,时间一久,村民们习以为常,都觉得甚为吉祥。因此,此河便唤作:金银河。一度,此村也叫“金银河村”。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34楼 发表于: 2012-01-24
第十章
众位看官,如果你以前曾关注过我在本论坛发过的一些小贴子,应该还记得有这么一篇《揭秘潜城郊外一件稀世珍宝的面世》,那么,写潜城事的话,我觉得不应该省略这一笔。那篇贴子发完后,有网友说:“日白哩!”我回曰:“咋不日你呢?”话虽粗鲁,可我性格直率,这种性格不见得使人喜欢。这回我学聪明点,首先申明了本故事纯属虚构,倒是没谁个来挖苦讽刺了。看来说真话要像说假话那样才可以哦。还有网友说那只不过是件金银财宝,不是什么稀世珍宝,此话我爱听,一语击中要害。本论坛里也有不少其它网站的密探,抑或是别个网站的管理人员,曾给我发消息道:“把这篇文章加以润色,让我发到某网站上去。”我答曰:“无心润色,就这么地吧,你爱发就发不爱发就算了。”
下面,我们玩一下时空穿越。
让历史的镜头定格一下公元1990年初秋的某一天。这是个风和日丽、宁静平淡的日子。
家住潜城西郊梅嘴村的一个放牛娃,像往常一样赶着牛儿去东荆大堤上吃草。在路过一片田野时,朝阳下一道刺眼的光芒向他射来。
小孩嘛,顽皮,没多想便顺着发光地方去了。到地一看,原来是只蛤蟆,口里还含着一串珠子,这蛤蟆静静地躺在那儿,小孩以为是铜铸的,便捡去玩耍了。
后来这放牛娃把蛤蟆带回了家,被他父亲看见了。这父亲是个识货的,问明来历后,叫儿子不许对外人说,便把这货真价实的金蛤蟆藏进了米缸里。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早就有人见放牛娃在路上拿着蛤蟆玩耍过,便有好奇村民来过问。哪知,这父亲装作不知道,说没这回事。他这么说不打紧,倒让人们疑心更重了。附近村民们四处口口相传:梅嘴某某的儿子放牛时捡了只金蛤蟆……
这事的宣传力度就扩大化了,没几日,上面来了吃国家饭的几个干部。(具体是哪级部门的,我没考究过不好评说)干部对其父反复讲明政策,晓以道理,总之软硬兼施吧,这朴实的农民不得不服了,乖乖地交出了那神秘之物。据传,附近许多村民都去围观了,那些饱了眼福的村民们回去后又是一番天花乱坠的宣传,此事轰动了好一段时日。过了二十年后,放牛娃已到而立之年,当好奇之人再问起金蛤蟆的事时,这小子就开始装傻了,一问三不知。
附近人们倒是知道在久远的时候,那片田里是有个庙的。估计是庙中曾供奉过的东西吧。
那么我就来讲讲这座庙吧。
时光再次穿越,回到刘县令执政潜城时期。
刘县令比他的前任胡县令口碑稍微好那么一点,再加上他运气颇佳,几年里潜城辖区内风调雨顺、年年丰收,一片和谐盛世。刘县令就有点飘飘然,有下属就马屁连篇、高唱赞歌,为此刘县令让人处处大兴土木,其中就包括了兴建了梅嘴村内的观音庙。这庙是建成了,可惜没啥内容。于是刘县令不断动员各乡绅各名望贵族支援一点、再支援一点,好歹给我个面子。他这么苦口婆心地发话了,谁不好歹给他点面子呢?
庙里就有了金子做的观音像、玉香炉、还有那件金蛤蟆等等好东西,庙里还有几个从外地请来的婆娘们,负责打理庙中事物。此庙坐北朝南,修建的由头就是为了消灾祈福,曾几度香火甚旺、名气大增。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此庙烟消云散。我的估计是战乱或者洪水火灾之类导致的吧。
时光再穿越一下,回到我身上吧。
就在去年,我路过梅嘴村,望了那一片田野,才发现有一座建筑物豁然耸立在那里。看似是一座庙,又像是个存放骨灰的灵堂。我没好意思问谁,如果我说错了的话请别介意,因为我也没敢进去看。只能望见那建筑屋檐上装饰了一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似画的云带又似丝绸之类。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江客
35楼 发表于: 2012-01-29 , 编辑
祝 楼主 新年快乐
楼主啊 我知道大过年的 您一定挺忙的能否尽量快点更新啊 好贴啊
离线老李

36楼 发表于: 2012-01-29
楼主辛苦,新年吉祥!

各位看官安康如意!
离线HB~QJ

37楼 发表于: 2012-01-30
绝对过年都要埋头写作,辛苦啦。
枪不杀人,人杀人!

38楼 发表于: 2012-02-25
Re:潜城那些事儿(连载)   荐
第十一章
记不清曾经多少次,我徘徊于潜城的大街小巷,我一直试图努力去寻找古人远去的足迹,哪怕寻找到古人留下的一片小小的建筑,或者他们曾走过的路。可是,路,早已不是从前的路了,各色建筑朝夕非彼。现今,我只能在脑海里搜刮一下稍微近一点的影像,给各位看官作一个记号,一个想念。潜城本有四座大门,即东南西北门,在潜及熟悉潜历史的人,往往口头里叫着东门、西门的,可又有多少人还记得那四座门?真正见过那四座门?九零后的人恐怕连最后那一座仿建的门都没有看到。三十来岁的青年,如果稍有印象的话,应该还记得最后一座门——东门是在九零年代初拆除的,确切地址在除尘设备厂门口。其实此东门,不是在原城墙处搭建,它只是在清代末期建造,早已不是清代以前的那座门。而我提到过潜城东面是潜水河,可能有人认为潜水河对岸就不属于潜城的闹市区了,错,潜城城区的范围是包括河两岸的。河的东岸有不少民房、街巷,一直持续了两三百年。这东门一带也就是指的潜水河的东岸,当时是廖克兵的势力范围,设有赌场、妓院、茶楼等。
在一个有雨的日子,我打着伞穿过建设街东路。这是一条小巷子,算是潜城稍微有点历史的街道。它的旁边是文昌中学,我想文昌这个名字的由来就是当初此地有个“文昌阁”而得来的吧。取其名,看来潜城还是有人记得一点历史的,只是,原本路上的青石板早已不知去向。若是从高空俯瞰潜城,在错落无致的民房、商铺之中,稍微气派点的建筑就是县衙,前后三个院组成,均坐北朝南。(现今老邮局即几百年前的衙府所在地)用了这些文字将潜城旧时面貌作了一个简单的描绘后,我本想翻过一页,翻过那段历史,写写另一段时期潜城的故事,但我又总觉得不知道该怎样合适地跳跃过去,再去写唐春花的淫荡、陈小苟的好色、县太爷的趣闻已不合适宜。我在本文的第一章就交待了当时潜城的几个小霸王,除了袁霸子死了,陈小苟除了色一点已无胆欺压乡邻外,再就是蔡金波亡命天涯,还剩下廖克兵、王耀扬。那我就讲讲后两个的下场吧。
廖克兵虽八面玲珑、与官府老爷认干爹,但潜城老百姓都清楚他是个么样的人,他的财力从何而来,都不过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再则,王耀扬,原本是北门一带小混混,早期跟着蔡金波跑跑腿,在金波出事的那会儿,他早就与金波断交了没了往来,因此没伤到他皮毛。王耀扬青出于蓝胜于蓝,他后来通过打闹加恐吓霸占三江一带、西城郊外一带的制砖窑场,财力蒸蒸日上,导致刘县令修建什么东西都要有求于他。这让刘县令窝一肚子的火,官府倒没什么窑场,反倒受制于一个恶霸。这刘县令不比先前的胡县令,刘县令看上去温文尔雅,实则城府较深,善忍。火山总有爆发的那一刻,那一刻一发不可收拾,先是廖克兵的赌场出了命案,再接着王耀扬指派手下打残了一个小工头。顿时,累积多年来的怨气在潜城百姓中像火种一样四处点燃!到县衙告状喊冤叫屈的人络绎不绝,门槛都快踏破。这刘县令是个识时务者,经过周密的计划部署,在一个晚上就将两霸王及手下全部捉拿归案。刘县令之所以在关键时刻出手,一个重要原由在于他即将离开潜城到黄州去做官了,因此来了个大手笔,何乐而不为?廖克兵、王耀扬被斩于西门口,当时潜城大街小巷的童叟男女全部去屠场观看了那一惬意之事、纷纷拍手称快,廖、王的人头在西门城头足足挂了三个月之久、一是威慑作用、二是让百姓解心头恨,直到新县令来后人头才被扔弃。雁过留声,人走留名,总而言之,刘县令在潜城百姓心目中是个难得的好官。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过期作废
39楼 发表于: 2012-03-02
Re:潜城那些事儿(连载)   荐
道德标准的沦丧
离线潜坛游客
40楼 发表于: 2012-03-20
回复:潜城那些事儿(连载)   荐
有意思

41楼 发表于: 2012-03-20
回复:潜城那些事儿(连载)   荐
第十二章
潜城南门外有一条官道,往南延伸达长江。此路向大致与现今章华南路接近。往南行三四里,路西五六百米处有一庵名曰:紫月庵。内住有三个尼姑,大尼姑四十左右,两个小的十六七岁,来自江西一带。大尼姑平日主持日常事务,接待香客。两小尼姑协助打理,烧水做饭,做些杂七杂八的事务。村内有一光棍木匠名叫徐四,生得五大三粗,肌肉结实硬硬邦邦,平时干活外出时总要偷着瞧几眼庵内。他看上了大尼姑,大尼姑的那对汹涌的乳房吸引得他迈不开步子,一看到那尼姑的胸部,徐四的腿就弹起棉花,软绵绵的实在走不起来。走不起来,就背着一箱子工具,靠着庵前的一棵大梧桐树歇会儿。有时候他掏出烟袋就那么靠着树吧嗒吧嗒几口,等晃过神来了,才离开。却说这一日,徐四又往庵前凑,恰那妇人出来担水,一时望见了徐四,徐四眼内即刻喷出火一样的东西。那妇人也明白了几分。往常也不是没注意到这木匠,可尼姑毕竟是初来咋到,懂些规矩不敢乱来。徐四瞅瞅四周没人,一时胆起,猛地起来一把拦腰抱住尼姑,尼姑尖叫起却又立刻止住了声音。
尼姑道:“这位大哥快放开我,别人看见不好。”
徐四气喘吁吁,虽生得外形彪悍,可胆子不大,也就松开了手。
徐四走后,出外干了一天的木工活,那一天他都没精打采,常常走神。回来时,星月高照,冷冷清清。徐四忍不住又在紫月庵前驻足片刻,正要离开却听见了吱呀地开门声,原来是那妇人。徐四顿时傻呆着了。那妇人过来拉起徐四闪入庵内。
徐四便与那大尼姑媾和在一起了。
徐四开始红光满面活得逍遥自在了,那尼姑也是整日面色红润笑眯眯起来了。
两人这么暗中往来数月,珠胎暗合,尼姑的肚子日渐大了起来。
大尼姑觉得就这么下去不仅要遭责罚还无脸见世人,在某个夜晚偷偷地打起背包离开了紫月庵,扔下两个小尼姑,还扔下了那个可怜巴巴的徐四,就那么悄无声息地走了。徐四噢,没日没夜地除了叹息,也无其它法子了。
大的一走,两个小的一时无了主见,呆在庵内过一天算一天,好在没有派来主事的人。村内几个小伙就有了机会,有事没事地都爱往尼姑庵去。小伙们的家长发现苗头不对就骂自己的儿子:不成器的东西,那是些什么人哩,你也去勾搭?
话虽难听,却还是有不怕死的,徐胜就是其中一个。徐胜一人去觉得孤单、感觉压力较大,就拉起同村的好友孙宏,两人同去庵内挑逗两小尼姑。
两个小尼姑夜晚都是早早睡下,徐胜和孙宏像猴子一样攀过院墙轻而易举地入到院来。贸然地敲打着小尼姑睡觉的房门,两个小尼姑刚开始不敢开门,胆小,可经不起两人的软磨硬泡,终于放他们进屋。开始都是中规中矩的,渐渐地有说有笑,到后来四人就挤到一块了,徐胜和孙宏说被窝外冷,就强行钻进被子里去,一人搂一个。接下来的事情,顺其自然了,古今中外许多泡妞的场景都是这么演绎的,我也不必细说了。
要说的还是后来事,两个小尼姑都被搞大了肚子。两个小尼姑一合计,想还俗,觉得潜城这个地方比起大山里的老家要好,就想跟这本地人成个家算了,分头去找徐胜和孙宏。徐胜很滑头,死不承认是自己的种,还说从来不去尼姑庵,又嚼舌根子说都是人家孙宏干的事。孙宏的家人虽说很来气,但觉得孙宏成个家了也好,便在旁人们的取笑之中娶了一个还俗之人入了门,反正不是啥大户人家的,管他说三道四。
徐胜不娶的那个尼姑还不了俗,肚子越挺越大。徐胜的家人视而不见,也不会同意徐胜娶个尼姑回来,何况徐胜这小子就是嘴硬心肠硬,玩过后,鸟事不管。小尼姑眼见无望,便在一天夜晚在房内上吊而死,舌头拉好长好长,去见了的人回来恶梦不止。(紫月庵旧址原老紫月小学)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42楼 发表于: 2012-03-20
回复:潜城那些事儿(连载)   荐
楼主对潜江野史很熟悉
离线漂泊在外
43楼 发表于: 2012-03-20
回复:潜城那些事儿(连载)   荐
河蟹字好多,没了原汁原味,不看了。天朝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