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9742阅读
  • 242回复

[潜坛写手]《潜城那些事儿》(长篇连载)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4楼 发表于: 2012-01-13
原帖由 游客 于 2012-1-12 16:38:00 发表
烦请楼主快点更新啊 急啊

这样吧,我请论坛另一才子续写,可以吗?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15楼 发表于: 2012-01-13
第六章
袁霸子死后,袁家无了正宗的传递香火之人。袁家老爷还有两个女儿,也就是袁霸子的妹妹们。袁老爷就在附近招了一户李姓人家的儿子做了上门婿。上门婿名叫李德轩,家境并不好,人却挺有志向。来到袁家后刚开始隐其锋芒,一切任劳任怨,帮着打理袁家各处生意。慢慢地,取得了袁家人的信任,袁家老爷年事渐高,最终就将事物都交由李德轩打理了。平常,胡县令也是特别关照外甥女婿,因而李德轩的势力起来了。
后来,胡县令就被调到外地去做官了。
胡县令一走,他家沾亲带故的人也都失势了,有的就搬回了原籍,唯有李德轩留了下来,不过袁家老爷思念故土,还是带着另一女儿和老婆回了老家。李德轩继承了袁家在潜的生意和部分财产,日子就过得舒心起来,虽然没了县太爷撑腰,但毕竟财大气粗,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
李德轩在袁家忍气吞声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现在做了真正的老爷。首先,他把自己的双亲接进家门,又要将儿子的姓改姓李。俩个老的进家门,袁千金心里虽有意见但嘴里没说就算默认了,可要将儿子改姓她死活不同意。由于舅舅不在此地做官了,父亲又回了老家,一时无了依靠,便想起了舅舅的干儿子廖克兵。这廖克兵土匪一般,霸气十足,听到此消息,便让人带话给李德轩:小子,别太张狂,欺负我妹等于欺负我,你看着办吧。
这李德轩万万没想到,小霸王廖克兵插了一杆子进来,只得服了。嘴上服了,心里没服,于是抓紧时间又生了个儿子。这个儿子理所当然地姓了李,其他人也就都认了。为了姓李或姓袁,李德轩和袁家人的关系不如先前那么和谐了。为了弥补这裂缝,李德轩就有意无意地在各场合宣扬:袁李不分家!袁李是一家人嘛。
这小子,其实也是惧怕袁家的势力,因为袁千金的舅舅胡不字还在官场上,虽不是现管,但只要他使点关系,照样让你李德轩吃不了兜着走。还算李德轩聪明,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现今的潜城袁桥村是李德轩老宅子所在地,后人大多居住于此)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博爱
16楼 发表于: 2012-01-13
确实听说过“袁李不分家”这一说。
ZF说,麻将晃晃馆要打击,赌博机子要多销毁。于是潜江大街上清静了三天。三天过后,步行街的麻将馆又是人山海了,木材和红军路粮校的赌博机又开始上分了。我反正当你什么也没说,说你放屁那是对屁的侮辱!

17楼 发表于: 2012-01-14
第七章
随着袁霸子的死,以及袁老爷的离去,袁霸子的妻妾就纷纷散了。几个妻妾无疑都得了些银两才走,否则李德轩也落不下个清静。在袁霸子妻妾眼里,哼,他李德轩算老几啊?
金莲自然是回到了城湖边的陈老二家。要说这金莲自跟了袁霸子后,身子完全长开了,胸部发育得像两对大白乳鸽,鼓鼓囊囊、波涛汹涌,腰细如水蛇,屁股圆圆翘翘的,整个人一笑一嗔风情万种,让潜城的那些个老光棍们眼馋得口水直流。一日,陈小苟在街上撞见了金莲,他整个人惊讶得口合不拢,眼珠转不动,步子迈不开了!心想:奶奶的,几天不见,这小娘们就成精了,简直就是人见人爱的小极品,他袁霸子没那个福气消受呢!还得我陈小苟上!
陈小苟颤声问金莲:“小姑奶奶,我请你喝茶去!”
金莲一看小苟这架势,就知道这只色猫又想要沾腥了,自然顺水推舟,应了他。毕竟她也离不开男人了嘛。
按理说,这陈小狗胆子也够大了,早就臭名远扬被胡县令立了碑,何况照陈家辈分来排的话,陈金莲还是陈小苟的祖母辈的呢。他们两家都住在南浦,早前曾一个祖宗,还是花尾巴亲戚,连她都敢上,各位看官,您们评价,这陈小苟的色胆是不是也忒大了点点呢?
连你陈小苟大户人家的公子都不顾廉耻了,那我金莲何必在乎呀?
于是这对男女双双来到了位于车皇康小茶楼上,喝茶是假,交欢是真,彼此心知肚明。
车皇康位置处于潜城城墙边上(现今的华康大酒店后面),此处茶楼酒馆妓院林立,是寻花问柳的公子哥们、衙役小吏们常去的地方。茶楼上有几间包房以供客人们休息、过夜。
陈小苟像只饿虎把金莲压到床上,金莲也是很久未近男人身了,全身热燥,一阵阵“嗯哼嗯哼”声从嘴里不断冒出。两人在茶楼上搞了个翻天覆地,还不解恨,从白天干到晚上,记不清多少次了,直到昏睡过去为止。
凌晨时分,陈小苟做了个恶梦,梦见雷电闪闪,天空中一个个滚动的炸雷撵着他赶,他到处躲避、奔跑,筋疲力尽、满头大汗,直到惊醒。这一醒却不得了,茶楼已身处一片火海中了,摇摇欲坠。情急之中,他猛地敲打了一下睡着的金莲,便自顾自地一跃而起,从茶楼跳了下去。金莲发出“啊”的几声后葬身于火海。而此时,陈小苟摔在了茶楼下,好在只有两层高,他只把脚脖子扭崴了一下,便趁天还黑,光着身回家了。
潜城的这次火灾导致几人死亡。店老板血本都亏进去了,还得吃官司。此事闹得纷纷扰扰,新县令还亲自带人查看过现场。当然,这一切的一切与他陈小苟鸟事无干。
就是可惜了,金莲死了。
金莲死了,陈老二两口子膝下无了儿女,孤苦伶仃,据说后来两老人一天到晚念叨荷花、金莲的名字,实在不行的时候就收养了个小乞丐做了儿子。
金莲在一茬一茬的潜城人心里没留下个啥印象,倒是荷花姑娘成了潜城人心里的一位神、一位仙子。几百年后,潜城脱胎换骨变为一座美丽的水乡园林城市,有个老干部就提议,在市中心修一座荷花仙女的白色雕像,成为了潜城的地标、象征。尽管潜城出过一些名人,如李德轩的后人李汉俊、李书城两兄弟,万家宝大戏剧作家等等,但我认为他们都比不上荷花,因为只有荷花姑娘是圣洁的象征,美丽的天使,人间的吉祥,只有她才是这座城市的魂。
荷花仙女刚修好的那年,我还小,不懂事,常去那里溜达。当时城市里没什么公厕,我就拉下裤头在雕像下拉尿。
我一尿尿,没想到荷花仙女就说话了。当然她只和我在说话,也只有我能听见。
她望着我的“小JJ”说:“小朋友,你要讲文明哦,不然不乖,姐姐不喜欢你的。”
我惊奇地抬起头望着荷花姑娘,呀,她怎么这么像一个人呢?是我梦中的某个亲人吗?心里却又没有具体的哪个人物,只感觉亲切万般。
我继续拉尿,荷花姑娘又说:“你看你,把姐姐的裙子都尿湿了!回家妈妈打你屁屁。”
我对着她翻了翻白眼,收起“小JJ”提起裤子走了。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江客
18楼 发表于: 2012-01-15 , 编辑
后续要注意趣味性和质量相结合。
离线潜江客
19楼 发表于: 2012-01-15 , 编辑
坐等楼主更新
才子啊 多写点可以么

20楼 发表于: 2012-01-16
第八章
出潜城西南方向约四五里路,有一名噪一时的园子——涂家花园(现今百里渠边、红梅路旁)。潜城人常说潜城古时有八大景,而我认为那八大景均不过如此,甚至有些夸张编造的意味,而人们独独不提近在咫尺的“涂家花园”。或许,是因为此园仅是一处私宅,能进入一饱眼福的人甚少,又或许它存在的岁月短了点吧,容易让人忽略。
现在我之所以要写到这个园子,是因为继胡县令之后的刘县令要去此园赏花了。刘县令不同于胡县令大字不识,刘县令也算一风雅才子,喜好吟诗作词、赏花饮酒。
刘县令的大轿子被抬到园门前时,他便闻到馥郁扑鼻的花浓之气。下到轿来,只见白色的石雕园门上有一对联:
奇乎?不奇,不奇亦奇!
园耶?是园,是园非园!
刘县令赞叹道:“妙哉!定乃奇园也!”
涂家老爷早就恭候于此,忙将刘县令引入。真乃谓“刘姥姥进大观园了!”
刘县令一生赏景赏花无数,今日一来可谓大饱眼福。通往宅院的径道两边乃是各式品种的兰草种于此,有的叶子细细长长、有的叶子宽阔扁圆,还有的头上挂一串串花,花色或蓝紫相间,或纯白或纯蓝或大红,无法道尽。涂家老爷听就刘县令的吩咐,先带他赏花,一边引领着一边介绍着。
来到一片玫瑰园旁,刘县令道:“此花是何花?”
涂家老爷道:“这些花种是犬子从海外托人带来,是西洋人特别喜欢的玫瑰花,一次也就能带三五株,又不易成活,断断续续托人带了百余次、十年之久,现今总算成园了!”
刘县令道:“怪不得我在中原未见这类花呢。”又道:“这玫瑰下面刺还挺多呢!”
涂家园子的玫瑰称得上是潜城史上第一家栽种的,品种齐颜色齐。不仅仅是玫瑰,更有潜城地上少有的芍药、牡丹、山茶等等遍布整座大宅院、或成小园归类栽种或映衬于台阶旁、屋檐下、窗棂处。本地常见的花在涂家花园内是应有尽有、不甚枚举,光菊花的品种就达三十余种之多,花色几乎占据全部。
刘县令不禁问道:“这些花都是谁在侍弄?”
涂老爷笑答道:“早些年只因鄙人有喜花这一嗜好,后因犬子耳濡目染也爱上了养花,才形成今日之规模。鄙人虽无万贯家财,但一有点财力就搭在了种花之事上。此园光请花匠就五六人,好在都是附近乡邻过来帮衬要的银两也不多!”
涂老爷又向刘县令道,要把花养好很不容易,浇花用的水都是门前清潭里的水,容不得半点污染,平时连生活用水都不得在内取,专门派有人看管清潭。有些花到了天冷之时还得护暖,要扎草棚、做根部护理。
刘县令对涂家父子连加赞赏。在庭院之中有一凉亭,宾主入座后,一翩翩公子哥穿一袭白色长衣裳而来,涂老爷忙道:“雨雷,快来见过县令大人!”
这就是涂家少爷涂雨雷,年纪约三十有二,生得眉清目秀、貌比潘安。他忙向刘县令施礼问好,刘县令就吩咐他坐了下来。
几巡酒后,刘县令微微带有醉意,顺口吟道:
老景春可惜
无花可留得
莫闲柳浑清
终恨李太白
饮完一杯酒后又开怀大笑,道:“罢了罢了,要是能入得此园来,这诗也不该这么写了。”接着又道:“新景春色宜,数花常留得。”
刘县令道:“不知道胡县令是不是如我一般喜好点啥?”
涂老爷道:“小的们确实不知胡大人有啥喜好,因无缘往来,不甚了解。”
在一旁作陪的涂雨雷答话道:“大人您有所不知,就是胡县令没您这般文采飞扬。胡县令虽不会作诗,但百姓们为他编了不少呢。”
涂家老爷听到此处连忙向儿子使眼色,让他别胡说八道。可刘县令却来了兴致,忙催问道:“喔,贵公子可否给我念一首出来?”
雨雷不顾父亲眼色,微微笑道:“都是百姓瞎诌出来的,大人您别见笑。因胡县令说话不算数,又喜撒谎,便有人编了首扯谎歌。”说完,他像模像样念道:
灯笼果,滚上坡,三岁娃娃会唱歌。去时看见牛生蛋,转来看见马长角。刺包丛里鱼生子,急水滩头鸟做窝。四斤棉花沉下水,一副磨子泅过河。
刘县令又是会心大笑,道:“我小时候还念过此类儿歌呢。”接着念道:
月亮白光光,贼来偷火光。聋子听见忙起床,哑巴高声喊出房。瘸子快快走,瞎子也来帮。一把抓住头发,看看是个和尚。
刘县令这涂家园子一日游,兴趣焕然、眷念不舍,直到日头西下才打道回府。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江客
21楼 发表于: 2012-01-17 , 编辑
顶~~
写的很有意思~~~
离线潜江客
22楼 发表于: 2012-01-17 , 编辑
还没有更新啊
楼主啊 忙啥呢 快点更新 啊
离线潜江客
23楼 发表于: 2012-01-17 , 编辑
好!

24楼 发表于: 2012-01-17
你们怎么都是些游客同志在关注啊?能否署上大名???
我是狗官,想搞谁就搞谁!
离线潜江客
25楼 发表于: 2012-01-17 , 编辑
哈哈 游客关注不好么
我一直在关注啊我是游客 我好像注册了的 忘记账号了

26楼 发表于: 2012-01-17
可不要太J了~~
快卡更新撒,再次顶一下~~
离线潜江客
27楼 发表于: 2012-01-17 , 编辑
原帖由 绝对的绝对 于 2012-1-17 17:00:00 发表
你们怎么都是些游客同志在关注啊?能否署上大名???

署名麻烦,就这样很方便

28楼 发表于: 2012-01-17
原帖由 游客 于 2012-1-17 22:32:00 发表
[quote] 原帖由 绝对的绝对 于 2012-1-17 17:00:00 发表
你们怎么都是些游客同志在关注啊?能否署上大名???

署名麻烦,就这样很方便 [/quote]
你说了个实话,我也常常懒得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