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764阅读
  • 64回复

[名家名作]我不是卡通画家|刘野作品集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冲冲冲

45楼 发表于: 2011-03-19
刘野《普蓝》 1999年 60x45cm


刘野《蓝》 2002年 布面丙烯、油彩 100x80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46楼 发表于: 2011-03-19
刘野《张爱玲》2004年 91x67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47楼 发表于: 2011-03-19
刘野《B.B.G》2008年 丝网版画 96x77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48楼 发表于: 2011-03-19
刘野《邓丽君》版画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49楼 发表于: 2011-03-19
刘野《黄》2000年 布面丙烯、油彩 46x38cm


刘野《黄》2000年 布面丙烯、油彩 100x80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0楼 发表于: 2011-03-19
刘野《淡粉色》2003年 90x90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1楼 发表于: 2011-03-19
刘野《自画像》1994年 200x170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2楼 发表于: 2011-03-20
红色的童话 刘野访谈摘
冯博一

冯博一:你的画中有几个因素是我比较感兴趣,也是我认为比较有特点的。一个就是你的画与你个人成长经验密切联系,是比较个人化的、有感而发的。一些重大题材、社会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似乎和你的作品没有太大关联。
刘野:我画中的题材似乎可以发生在50年前,也可以发生在50年后,没有时效性。但和当下发生的某一具体时间保持距离是我一贯的策略。我需要时间来对某一事件做出判断,过早地下结论往往犯错。我觉得我们经常犯速度过快、反映过早的毛病。丑小鸭长成天鹅需要时间。
冯:另一个我印象比较深的元素是,这些符号在你的作品结构中,转化成一种荒诞的幽默感,而这不仅仅是可笑的,更多的是带给大众一种荒诞感。
刘:稍微有一点戏谑的成分,有些像喜剧。一些事件带给我们太多沉重的记忆,让我们苦不堪言。我们能不能站在历史的角度去看这些问题,有时候退得远一些,有一些距离,可能更客观。比如“文革”,它带给我们巨大的伤害,如果我们只是痛哭流涕的谴责,被灾难与痛苦压得翻不过身,它就还在伤害着我们。我们更应该好好想一想,为什么会发生“文革”,这个事件在历史的长河中的位置和意义,我们每个人应该得到什么教训。我很佩服邓小平,他在“文革”中是受到伤害的,但他处理这个事件的哲学,是很值得我们参考的。
冯:你的作品有喜剧和戏谑的成分,但我常常发现里面还带有一种伤感的情绪,比如《阮玲玉》等作品。
刘:我小时候看的第一部喜剧是卓别林的《城市之光》,这是一部让人捧腹大笑的电影,也是一部让人落泪的电影,它是用一个喜剧的形式来讲一个悲剧故事。你笑得越厉害,那个小人物的悲惨命运就被衬托得越凄凉,谁也不会看完以后仅仅一笑了之,那真是一部伟大的电影。我画中运用了许多可爱的孩子形象,借鉴了卡通的语言,但我不满足她们仅仅是卡通画,还应有话外音。
冯:所以你的画所表现的并不是像表面那样乐观,欢乐背后总是潜藏着恐惧。
刘:谁又能完全把握自己的命运呢?正像阮玲玉、周璇、张爱玲一样。
冯:说到卡通,我意识到你的作品属于雅俗共赏的范围,并不晦涩,使人容易产生情感的共鸣。
刘:我父亲是一位儿童文学作家,他经常说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深刻的道理是最难的。后来我也发现一流的唐诗宋词都不难懂,深刻的艺术并不一定很晦涩。我看了许多宫崎峻的电影,他们大多是用好看的故事讲道理,像《龙猫》、《再见,萤火虫》,我从他的电影里学到了很多。
冯:你受到了很多卡通亚文化的影响。
刘:是的,像荷兰的Dick? Bruna,日本的宫崎峻等等。我觉得他们和达·芬奇一样伟大。
冯:你画中经常出现蒙德里安的作品,这又是一种什么用意呢?
刘:这和我学习工业设计的经历有关,当时我画了大量的工业图纸,完全是手绘的,横平竖直,像印刷的一样。这种训练是残酷的,但完成之后又有一种快感,我后来也长时间沉迷其中。在蒙德里安的画中我感受到了相同的心理状态,一种平衡、优美、单纯的画面,带给人内心的宁静。他的画对我是一种心灵安慰剂。
冯:其实,蒙德里安与维米尔的画中也有相同的气氛,他们两人的作品非常相似,结构完全相同。
刘:宋人画作中也有这种气氛。
冯:我观察到你个人的生活状态和你的画作也很相像,和人们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相当稳定。
刘:一定距离有利于独立思考。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3楼 发表于: 2016-08-24
《禁书2号》刘野 2008 布面丙烯 80x100CM

场景是静谧的,色情的意味犹存,但更多地是在唤起一种爱怜之感,或者说,经由画家心理能量的结构性转化,我们发现,色欲具有了一种纪念感。好像是在为某段往事创造一种可铭记的质地,这尤其表现在这幅令人惊叹的《禁书2号》里,女孩身体的每一段仿佛经过了缜密的数学计算,达到整体的完美,其轮廓接近于雕像的性质,仿佛已不可能再简化,近景中的桌面如同一座卧像的基座,既是构图中的水平指示,又是一种窄化的舞台空间的幻现——它不作朝向远方或天际线的无限延伸,而是起孤立和突显的聚焦作用:背景中的墙面则是画家对于佩特克斯·克里斯蒂——那位绘制过“北方的蒙娜丽莎”形象的古典艺术家的一次致敬。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4楼 发表于: 2016-08-24
《禁书4号》刘野  布面丙烯

女孩的额头在长发里稍稍露出,跪立的姿态更为垂直于地面,臀部也不像一幅作品之中暗自地绷紧了色情的张力,而色调恢复到《禁书2号》式的暗沉,画面情绪也趋于和缓。这两幅《禁书》里的女孩原型,很可能出自巴尔蒂斯1937年绘制的《孩子们》之中,但是,经由刘野的转化之后,形体更具有音乐的流动性,头发、衣裙与裸露的小腿如同分段的乐章,构成了色块之间的合奏。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5楼 发表于: 2016-08-24
刘野《Snow White》2006年 210x210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6楼 发表于: 2016-08-24
《Banned Book》刘野 2006年 100x80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7楼 发表于: 2016-08-24
《Who is afraid of Madame L》刘野 2005年 100x80CM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8楼 发表于: 2016-08-24
《花1号》刘野 2011年 布面丙烯 160x140CM
画家仿佛是在凝视过院中的竹子之后,关闭了画室的窗户,并且使自己进入到遗忘的状态,当他开始绘画之际,与其说还有一竿竹子的姿影摇曳在他的头脑里,不如说,他听见聊一种纯粹的呼吸与生长的节奏,这种节奏是无形的,但称之为宇宙最基本的单位一点也不为过。
就没有新的吗
离线冲冲冲

59楼 发表于: 2016-08-24
《剑》刘野 2001-2002年 180×360cm
在这幅画中,红色作为主调而存在,几乎覆盖了整个画面:乍看之下,就像那个年代的政治宣传画的再版。红色,对一个成长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人而言,那真是再熟悉不过了,正如刘野自己所说:“我成长于一个被红色所覆盖的世界,红太阳、红旗、红领巾;而青松翠柏、向日葵也经常是红色象征的衬托”。不妨说,那是一种别无选择之色,是我们一旦忆及童年就不得不回到的色彩,在一个红色专政的世界里,并无其他色彩可言;然后,假如说这是在重奏一曲红色的儿歌,一切已经在暗中变了调。
因为,他要带回的并非那个年代的童年,而是童年本身;他仅仅是以自身的童年为质料,裁剪出人类的童年。这片红色的江山不过是一具意识形态的空洞骨架,一座为童话准备的旧舞台,在其中已经看不到当年领袖的形象、赤贫的生活、癫狂的人群、盛大的游行、批斗、呐喊、毁灭、流放,那种种残酷而血腥的现实内容......
只有两个小女孩站立在山崖上,长着同样的大大的脑袋,小小的身躯,显得如此稚弱天真,剑在她们的手中,与其说是利器,不如说是道具:尽管她们恍然是那个年代的装束,却已经成为漫游奇境的爱丽丝了。这个场景充满游戏感,恰如从一部动漫武侠片中截取的某个片段,而她们如同古代的侠客般,仅仅是为了证实自我,准备在此一分高下。在这种比试里边,没有阶级之间的巨大仇恨,没有敌我之分,没有意识形态的对立,我们可以注意到她们的形象宛如镜像般相互映照,出自一体。她们的相貌以及辫子、白上衣、绿裙子、黑布鞋,都正如一对孪生的姐妹。
与之相应的是,红色获得了自由,它已非昔日专政的色彩,它变得抽象,如同舞台的红色帷幔一般承载着更为广阔的时空,或者说,它回归到自身所具的本义里,那里有着极为丰富的调性......红色,它可以是血液的色彩,是激情的色彩,是神话的色彩,是梦幻的色彩......它可以像一座穹顶般容纳下有关红色的所有回声,当它兼有这一切时,恰好就是对那个年代的专有指涉和象征含义的取消。
就没有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