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02阅读
  • 34回复

[潜坛写手]《潜城网事》(小说连载)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无边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03-01
潜城网事
文 | 无边
1
再回潜城已是2000年的春天了,街道旁的法国梧桐开始伸展出小手掌般的嫩叶。
在这样春光明媚的中午,我喜欢浪迹于平原上的这座小城,喜欢看小城街上花枝招展的女人。那些女的有的是少妇,有的是二十左右芳龄的风情万种的女子,还有些是初出茅庐师范女生。记得有位贪官说过,各段年龄的女人都有各自的味道。我对此深信不疑。
其实,我也只是在街上走马观花地欣赏,即使动点心事那也谈不上。这么说吧,我也才是个愣头青,十七岁出去上学了,在武汉白上了两年大专,连一个女人都没尝到,这也是我所遗憾万分的事儿。
这段时期,网络开始普及开来,潜城一夜间就冒出了几家网吧。刚开始我是觉得无聊,跑去文化宫下面的一家网吧学着聊天。
不光是我,其实好多人都认为网络确实是个好东西,最实在的就是可以和许多异型聊天,交流,以及通过它钓到女人或者男人上床。改革开放了那么多年,恐怕互联网才真的让国人彻底的在某方面勇往直前地开放了。
我学会玩QQ还是网吧的女老板教会我的,理所当然她也是我的第一个网友。她也可能是老板的女儿,也可能是老板娘,长得其貌不扬,我没动她的心事。但她好像有点动我的心事。
事情是这样的,某一天晚上十点左右,她约我去酒吧。喝点小酒后,她就说不想回家住了,叫我帮她找间旅馆。
我问,你不照看网吧了吗?她说和家人闹了意见,不想守在那了。
不得已,我带着她到红军路找了间旅馆,在她上去前我就开溜了。
说良心话,不是我不想上个女人,而是觉得上她太对不起我的第一次了。这恐怕是大多数童子军的想法。
2

我在武汉上的那狗大专,什么也没让我学到,专业不对口,工作不好找。美名其曰:国际贸易。操T奶奶的,一个读了两年的专科生哪有机会去接触国际上的贸易?何况在潜城,一个连国内三线城市都谈不上的地方。都怪当初我听信了皮子的话,皮子是我高中到大专的同学。这下可好,我和他一毕业就失业了。

我去找他的时候,他的娘说他正在楼下上网。
他的家在市木材公司,父母已下岗,晚上的时候在巷子里摆个摊做麻辣串的小生意,混点生活费。有点积蓄的或者能耐东拼西凑钱的下岗职工就在楼下开起了网吧。
皮子这狗r的也自学成才玩起了QQ、反恐……我来的时候,他正和一美媚聊得火热,都老公老婆的叫上了。我问进展如何,他得意地说:快了,快了,就要见面上床了。
他这话我信,跨入新世纪,时代的确不同了。做那些事情双方都不再扭扭捏捏了。
我为什么敢这么说呢?我这人平时生活中是个沉默寡言,说话谨慎文雅的人,一到QQ里聊天,什么话我不敢说?管TM的,反正你见不到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开口就可以说做爱去。咋的啦?无非是有些正经的女孩骂:你去死。或者:犯贱。或者:滚。
滚就滚有啥了不起的。没了你,我还就不信找不到女人了。
才一挂上Q,一女头像就摆得神采奕奕。
打开一看,不得了,这叫小小酷儿的女孩说要我去和她开房。
一问哪的人,才知是四川资中。MD,那么远,我咋去?但也不能扫彼此的兴,先和她老公老婆的叫上,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说了。
3

在泡妞方面,现实里我是有心栽花花不开,网络里却无心插柳柳成阴。好几个女的都有意和我关系更进一步。
天门是邻近潜城的一个市。那边一小女生要求我过去帮她摆平几个小男生。
我当然是满口答应了,而我的条件是她得做我的女朋友,她也是乐意。
我赶过去就开了间房,她也是迅速地从网吧过来和我见面。
她那模样也还算好,就是年龄小了点,但在网上聊后才得知她也不是头一回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三言两语后便彼此脱光了衣服,干起了那事。
当然我最终也没去帮她教训人,当天下午我就回了潜城。
我注意到一女的空间里挂满了照片,乍一看还真不赖,肤白而丰满。关键是此女年龄虽说只有十八九,可空间里的用语有意思。什么老公不要只晓得骗我上床老公你要乖,不然咋地咋地
据我的经验判断,这无疑是个骚货,呵呵,那就是好泡。
我在珊瑚版的QQ上发现她长期在一名为帝客的网吧上网,也就是皮子家楼下,而我偏跑去一溜冰场的旁边上网。直夸她长得貌美性感,你究竟是天天吃些什么长得那么好呢?这女的还和我玩起视频,其实我心里是痒痒的了。
没过几日就约她去玩,她还故意逗我玩点什么呢?我当然是直入主题。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比这刺激点呢?她不是也说喜欢刺激吗?

正当我和她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她说你往身后看看。
我这才发现来了十几个小伙,围在我周围。奶奶的,上了这女人的当!
人群中一小伙怒火冲冲地把我从椅子上揪起,就要抡起巴掌打过来,我急中生智地抓起旁边一汽水瓶,这时网吧老头过来解架。
好不容易扯开,后面几个小子可不依不饶,还要上来伸手舞脚的,我不得不又砸碎一瓶子,准备单枪匹马地跟他们干。

你想想,这帮家伙对付我不是小菜一碟?那我还能咋办?我也不能贸然先动手,就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掏出手机打了110,好汉不吃眼前亏。那帮家伙也就自然而然地跑了。
那女的还是在视频里笑淫淫,既然我摸清了你经常在哪上网,我还得和你慢慢玩。你倒好,说我没种,报了公安,还说有种下次不报警。ma,我能长出几只手来对付你那帮老公呢?这女人最终还不是和我上了床的。
此会先不急着说出来,那都是好久以后的话了。
4

我长期游荡于潜城的网吧,连地址名称都记了个滚瓜乱熟,诸如月光网吧、情缘网吧、帝客网吧、有间网吧、火狐狸网吧、精灵网吧、南蒲网吧、快乐网吧、新潮网吧、环宇网吧、虫虫网吧……一来是为了找到该女提高时间效率,二来是为了寻找目标。
只要我站在某女后面,只需几秒钟就可把该女的QQ号码记住。因此,潜城美女的QQ号码均在我的名下,换句话说潜城的美女都和我有联系!
这天我又开始寻找目标,来到了南蒲网吧,见一女姿色不错,便站在其后,她旁边还有一女嘴里不断地哼着波斯猫守着它的爱恋,波斯猫……”反反复复就是那两句,可笑!
我掏出手机假装拨号码,实际是在记这女子的QQ号。刚记完准备转身选台电脑上网,不料该女突然放了个响屁!真令人败兴,就连坐她旁边的同伴都朝她痴笑。
这两女子都施粉妆,我再一想,可能是网吧对面华康大酒店的鸡。简直太粗俗了。
我倒不是说人不能放屁,人体之气哪有不放之理呢?关键是你得看场合呀,如果是没人的地方你大可不必在乎,尽情舒畅地排气。但大庭广众之下实在憋不住了,你就得讲究方式和策略。
比方,你是坐着的话,就应当把一边屁股支开,让肛门留点缝隙;如果你是站着的话,那你最好是把屁股掰开再放,这样不就没声音了吗?这是我们从学生时代就应当掌握的基本的放屁技巧,咋她就不会呢?
因此我也可以毫不犹豫推断该女没文化没上过几天学,连这么基本的东西都不懂。

从一个人的放屁方式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基本文化素养,这话绝对没错。人体的阀门不多,但掌握要得体。
对放屁女我是不感兴趣了。
要说我感兴趣的还是一个叫风信子的女子。二十左右,长发披肩。谈到容貌,应该是我在潜城见的最美的女子,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因为仰慕她的美貌以及她那种文雅的谈吐举止(当然大部分是在网上所见),我生怕哪句话说错了,更不敢讲半句粗脏或者越轨轻挑的话使她不悦。
也许是美到极至,爱到极至,对于能不能和她有身体的接触,我从来没有丝毫的欲望。有时候甚至害怕哪一天和她遇见了,怕显露出我在这样一个美人面前的相形见绌。
虽然风信子还告诉了我电话号码,但是我从来不敢拨打,但也从不敢遗忘那个号码。
哦,风信子,这样一个美人儿有时候令我茶饭不思,你究竟是生活在怎样一个世界里?
5

皮子把他的第一次奉献给了油田的嫂子。
潜城有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会玩的玩嫂子,不会玩的玩biao子。
可我就不信皮子是会玩的那种,因为在床上的好多基本动作要领都是那位油田的嫂子教会他的。
油田是在潜城的最大国企,自它诞生的那天起,几十年来,油田的男人们和潜城的男人们就口诛笔伐,矛盾没消停过。
但奇怪的是,油田的女人却爱和潜城的男人睡到一张床上去,潜城的女人好多却找油田的男人组建家庭。
我是研究过这个问题的,油田工人们一年四季长年在外探井打油,妻子寂寞难耐,只得求助于潜城的小伙了。潜城的小伙也真TM不成气,一个个就知道泡网吧,没几个有正式工作的,整天游手好闲。

TMD,话也得说回来,要怪怪领导,怪*家造成这么多年轻轻的人没工作没饭吃。因而女人要找有份相对高收入的拿铁饭碗的男人的话,那么油田工人是不错的选择对象。所以,我要说,潜城的女人要比潜城的男人聪明一点。
话也得说回来,潜城的男人也不是吃素的,要G就搞那些油田的嫂子,还能赏点零花钱爷们花花。也许潜城的这类人算不上是纯爷们,总有点吃软饭的嫌疑。
我和皮子都是没工作的人,一点零花钱都靠父母给。皮子的状况比我要差一点点,我呢,能想方设法找点理由骗个三五百,而他也就能在他老娘那一次弄个十块八块的。
皮子还为我介绍了个油田嫂子。
见面是在夜晚,当时我没看清具体面容,只觉得身段还行。
后来在白天,我和嫂子去茶吧喝茶,才发现这位油田嫂子眉心有颗大肉痣,和*主席的一模一样,只是主席他老人家的是长在下面,她的是长在上面,有点像观音。
嫂子并没像想象中的那样给钱我花,原来她还是潜城本土人嫁过去的。
其实给不给也无所谓嘛。嫂子还说了,她家的钱都被婆婆控制着,今儿个出来还是背着婆婆跑出来的。
她也开导了我,如果找讲普通话的油田嫂子就是另外一种状况了。

至于她说的是哪种状况,我想是各方面都不怎么受约束的那种吧。
过了几年后,我还发现这位与我交往过的嫂子开始自食其力了,在中百下面的移动营业厅卖电话卡呢。
其实人家也是位正经的女人,没你们想的那么坏。
要说坏的还是潜城师范的小女人们。
潜城高中、中专就那么五六所,就数师范的美女最多,鸡最多。
我的QQ里就有一部分是师范的女生。有些是我在网吧特意找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加进去的。反正聊了几次,她就说是她师范的了。有的女孩很正规,有的就不规矩不老实了。只要你喊她去玩,她马上就答应在某天周末见面。
一到见面这天她就领一大帮子同学来帮你消费。
等你哪天和她单独跑到一个房间去了,干完事情,她开口就找你要钱。
开口的时候还带点婉转让你一时晃不过神来的话:你说,我能值多少钱?
6

有一师范女生我是这么认识她的。
我本是在网吧上网,旁边坐一小屁孩,一副穷酸样,穿着双假跑鞋,上网就交了一块钱,半小时时间。
我这人眼睛有点不老实,就爱看旁边的人聊些什么,当然他就是我关注的对象了。m的,一看吓我一跳,和他玩视频的居然是一美女,说的话还有点暧昧。
我一想,他凭什么?凭什么就能和她聊那些?老子哪点不如他了?所以我就把他那个叫亲亲小宝贝的网友加到了我的好友栏里。
我这么做是有点阴险,但情场上不阴险点能行吗?当然他在时,我不敢和她聊,一时给他个面子,二是免得他在其中捣鬼。
等他到时间了一走,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跟着他进了卫生间。

你猜我看见什么了?这小子口渴了,居然在捧自来水喝!你说这小子是不是犯J?没钱你跑来上什么网?更要命的是你还在网上泡美女。
这我就有信心胜过他了。
亲亲小宝贝约我去师范直接找她去。
我当然是去了,是在夕阳无限美好的黄昏。
走进师范,一个个美女令人应接不暇。因为是周末,她们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外出。
亲亲小宝贝就在教学楼后面等我哩。我一去她就笑开了花,因为我帅嘛,看上去有些气质。我才和她谈了几句,那小子就带着一帮人赶来了。二话不说就过来要打我,亲亲小宝贝一边拦住他一边对我喊:快跑!
我立刻就往校门口跑,够狼狈的了。
我一直想打探出追赶我的小子叫什么名字,也就是那天我在网吧遇见的家伙,但也只能得出他是护校队的。
师范女生多,男生稀有,连他这狗r的也开始做学校的看家狗了。其实他看的不是学校,而是女人哩。

我还是有点没弄明白,他明明和亲亲小宝贝是同校的,他咋就不直接追呢?难道是在网上搞自我精神安慰?
亲亲小宝贝死活不肯说出那小子的名字。我哪能在喜欢的女人面前那么丢失面子呢?这仇我哪能不报呢?一学期马上要结束了,我只能等到下学期了。
亲亲小宝贝和我是在正月十三日单独相处的。
那天她们正好开学报名,晚上全城有燃放焰火的晚会,地点就在曹禺公园。

这一天也是我的生日,亲亲小宝贝还送了我一幅画,上面满是夕阳,她说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夕阳下,所以叫我铭记。
看完焰火,亲亲小宝贝理所当然的回不了学校了,我们也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睡觉了。
那么晚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也就蜗居在汽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我俩的动静太大了,惹的隔壁的旅客都醒了,也难怪,条件不好,我俩都很尴尬。
我还是套不出那小子的名字,她怕牵连到自己。
后来我又认识了亲亲小宝贝的同学王蓉。

我每次打电话去她们宿舍十有八九都是王蓉接的。一来二去,王蓉和我好上了。王蓉经不起我的说教,只告诉我那小子姓罗。
这样我有了大致的找人方向。
在一个周末,我就带上我的堂弟和几个小混混,径直去了师范的路口,专等护校队的同学。

见了男生,挨个问是不是护校队的?姓什么?平日在学校这帮看家狗牛皮得狠,到了学校外面都把尾巴夹着,老老实实的,真像个学生。
搞了半天也没查出个屁来。我又打电话到宿舍,随便问一人,才知护校队有个叫罗柳军的。
我便叫进校的一小男生去喊他出来,一看才知不是,我便说找错人了。没料罗柳军说,你是不是找罗远东?
我说,护校队几个姓罗的?
他说就他俩。
我说那肯定是他,我是他远房表哥呢,只知道他小名叫狗子。
罗柳军进去后,我就静候佳音了。
7

罗远东出来时,贼眉鼠眼的东张西望。我们几个一拥而上就是一顿暴打,路人纷纷躲避,几个经过的师范女生尖叫了起来。
我的堂弟捡起路边的一块砖砸向了罗远东,当时罗已经倒地,他这么砸下去就把祸闯大了。
我们迅速地逃离了现场。
家我是不敢回了,我就躲在城北的一家旅社。
才住下,王蓉就给我打来电话,说罗远东已经送进医院了。她还说亲亲小宝贝发誓不再理我了,而且会痛恨我一辈子。说这些话时,王蓉既紧张又兴奋。我叫她不要声张,叫她来城北找我,并且把我的行踪不要告诉任何人。
王蓉偷偷摸摸的找到我后,我们就双双坐在床上,什么话也不说了。
我看见她把嘴翘得老高,就一下子抱着她狂吻了起来。最后把她剥得一丝不挂,才发现她是个白虎
完事后她说了句堪称经典的话:你说,我能值多少钱?
我还了句比较艺术的话:你的身体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她急了:你给我一百块钱!
我说:原来你是只鸡?
……
她前脚才走,我后脚就偷着出了门,此地已不安全也!
我该去哪呢?走到潜城的每一个角落仿佛都有双眼睛在盯着我。
我觉得警察是抓不住我的,在我的印象里潜城的警察大腹便便,动作迟缓脑瓜可能也愚笨,可我还是有些担心,于是拦了一辆的士就往城南方向而去。
在的士上看着司机的背,我又开始懊悔起来。

就在前不久,我上了一个的士司机的老婆。其实开的士的确实很辛苦,尽管全城的老百姓都在骂他们贪小便宜,不打表,漫天要价。可是人家连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老婆都顾不住!自己戴了绿帽子都不知道,还在辛苦地努力地挣钱,不容易啊,我的司机大哥!
我真想问一问司机大哥:你的老婆喜欢上网不?
如果她喜欢上的话,你可要管好她了。不然的话你在外面拉客,你的老婆可能在拉某个靓仔在床上一起做运动哩!
8

我在快要出城的时候,给我父亲打了电话。
他说警察都找上门来了,他还去医院垫付了两万元的医药费,紧接着对我一顿臭骂。最后他想到我也是有苦难言,只怪我不争气,便叫我在外面躲段时间再联系。挂电话后,我取出卡扔了。
罗远东的生命暂且没危险了,可是生殖器被我堂弟的那块砖砸坏了,弄不好我还得去坐牢,想到这些我有点后怕。
下了的士我又转乘一辆开往监利县的客车。车到半途我又下了,就沿着潜监公路漫无目的地走。
天色暗淡下来,我饥渴难耐,公路的一边是农田,一边是一排民居。民居那里亮着灯,是一小卖店。我踯躅片刻,走了过去。
在小店买了几块面包和两瓶矿泉水,我又想起了一个不能令我忘却的电话号码。
我第一次拨打了这个号码。
风信子的声音仿佛从一个空灵缥缈的世界传来。
我说我落难了,好无助。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真想落泪,就像风信子此刻是我的大姐姐或者母亲。
风信子还是像在网络中那样非常关切我,安慰我,还问需要她的帮助吗?
我当然求之不得,除此以外还能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吗?
风信子,是我最尊重的女性,最信任的知己。
感谢网络让我遇见了她。
我在一片豌豆地里躲了起来,准备第二天赶到风信子那里。
望着头顶满天的星星,我想风信子就是最亮的那一颗!
9

在田地里度过的这一晚是我有生以来最难熬的,反正一般人是没那种感受的。
天才蒙蒙亮,我就出了豌豆地,转到一条小河边。我这人就是爱干净,何况就要去见我倾慕的女人?河水不干不净的,我捧起一把就往脸上抹。人哪,总是有受困的时候,想当初我还在笑人家捧自来水喝呢。

我倒没去喝这小河沟的水,倒是洗完脸后,又弄了点水把我的头发整了个型,相当于洒了点啫喱水。
我是步行去的苏湖。
风信子告诉我她在那里的一所小学教书。
我总算知道了她的职业。在潜城这样一个内陆的小地方,教师这个职业对于女性来说再好不过了,人人争着脑壳往里挤。
我一路走一路打听,穿过一片片绿色的田地,又沿着一片片白花花的池塘走。

终于在中午一点左右到达了风信子工作的小学。
风信子还是那么的美,美得叫人产生距离。只是她脸上的笑容,她几句亲切的问候让我化解了那段距离。
她领着我穿过校园的林阴道,来到她们的宿舍,一排红砖建成的平房。
说真的,我真不好意思,在落寞的时候来打搅她。
她叫我先在她这住几天,而她暂时到隔壁的同事房间去住。
我说,真的麻烦你了!我等家里把事情处理好了就离开。
她出去上课后,我才仔细打量起她的房间,整体评价就是洁净无比,如她的人一样。
小小的单人床上都散发着一种女性独有的芳香,我就是在这样一种气息里不知不觉的睡着的。
10

我一觉醒来,风信子就下班了。她领着我来到小学对面的苏湖街上吃晚饭。
在这里我有必要介绍一下苏湖这个地方:一个小乡集,周围都是大片的鱼塘,据说古时候这里是一个大湖,后来陆续有外地人来到此地,经过改造围垦,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风信子其实是潜城人,只不过师范毕业后就分配到了这里。
我问风信子:在这里生活习惯吗?
风信子说:刚开始当然是不习惯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家里又没什么硬关系,调不进城,只能在这呆一天算一天了,总比那些没工作的或者在服装厂上班的女孩要强吧?
我说:那是,我想做老师,别人还不要呢。
风信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说:男人最好别做老师,整天和一帮小孩子打交道有什么意思?
我说: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风信子沉默了,我们便开始吃起快餐来。
饭后,我要风信子带着我随便走走。风信子也说她傍晚都会出去散步。
我们沿着一条乡间小路一直走去,天边的晚霞通红一片,像是要烧着了。
我们走走停停,我会忍不住地看一眼风信子,说是看,其实是欣赏,那如黑瀑的秀发、那动人明亮的双眸、那恰到好处的身材,无不让人心跳。

她有时见我在看她,我们的眼睛就那么一对视,她就会略带羞涩地会然一笑。我想,她是知道我喜欢着她。
她说:你有什么打算?总不能老是泡网吧泡妞吧?
我真不知该怎样回答她,但又不能令她对我充满失望。我说: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出去做生意了。
她又问:做什么生意呢?
我说我爸是做钢材生意的,赚了一些钱,现在缺人手,能不要我去做吗?
风信子说:也是的,有其父便有其子嘛,希望你能成功!
我最他妈妈的烦别人问我将来打算做什么了,可是面对她,我不敢发火。

我哪能知道将来能做什么?都没到将来,计划不如变化快,我还希望将来做国家主席呢。那我能说吗?说了鬼也不会相信,连我自己都觉得是异想天开。没想到在谁的面前谁都不能讲句实在话。
我又和她站在一片鱼塘的坡岸上看人家撒网打鱼,现在我是没的网上了,却看起别人撒网,我以前在电脑上撒到网里的是女人,别人撒到网的现在是鱼哩。
转到日落,天变黑,我俩回小学去了。
这里的夜晚异常的寂静,躺在风信子的床上,我翻来覆去,总是无法入睡了,我决定明天就回潜城。
11
一大早,我就起来了,风信子还在旁边的房间里睡觉呢,我不想打搅她了,在她的书桌上写了几句告别的话就走了。
这次我是坐车回的潜城。
一下车,我就跑到一条巷子里给我的父亲打了电话,他说事情正在处理中,还给我讲了罗远东的家庭状况不好,开口就要我赔偿他二十万这事才能作了结。

我的父亲也有难处,做的是点小生意,一下子拿二十万还是很心疼的,毕竟那是几年下来的积蓄。再说人家罗远东连命根子都叫我给废了,这一辈子恐怕无生育的能力了,也没心事找女人了,二十万又算什么呢?能换回正常人的幸福么?唉,这都是给亲亲小宝贝那女人害的,男人都好面子,这个面子摆在这里就值二十万。
我还是不能呆在潜城,我还得离开。这事不作了结我不能公然露面,还是个逃犯。
我在电话里叫我父亲赶快把钱凑齐了送过去,只要公安不来抓我就行了。

父亲又是对我一顿臭骂,其实我是知道他能够把钱送过去的,可是他心疼钱啊!谁叫他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呢?
我坐车去了武汉。我想在那里找点事情做做。
在离宏基车站不远的地方有个网吧,我进去就打开人才网,寻找适合的工作。
哪能有适合我的工作呢?在家的时候我父亲就骂我不在潜城找份事做,光靠倚奈他是不行的。
我的回答是,潜城地方太小,没有适合我的工作。

我父亲一听这话就火冒三丈:哪有适合不适合你的事?只有你去适合工作,我还觉得总书记的位置适合我呢。
反正就是跟他说不清,他其实也明白。他也这么说,警察适合你吧,税务工作,银行工作适合你吧?但人家是铁饭碗谁不想要?你有那个能奈吗?即使是送钱给那些当官的他还嫌少看不上眼,给多又不敢要啊也搞不定呀!现在什么年月了,都是人吃人的社会。
我的确想在潜城弄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比如警察、政府公务员、最差也得是个人民教师吧?操,想法是好的,只能说跟不上时代了,只怪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了!

我父亲也说了,给你买个三轮摩托去拉货吧,要么你去水牛城做保安吧……这不是丢人现眼吗?还亏别人说你是个大老板呢,你还叫你儿子干那些鸟活?哎呀,现在我才觉得生活呀不容易。真TMD不是个事儿。
打开网页流览,大部分都是招技术活或者体力活的。要么就是招聘啥鸡八平安保险、太平洋保险业务员的。
虽说我对武汉并不陌生,可是我找谁去推销那些保险?只好罢了。

好不容易发现有家杂志社招聘通讯员的还有提成。这让我灵机一动,我得去试试。
坐着公交车穿街过巷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了位于武昌梨园处的那家名为《教育先锋》的杂志社。我抬头一望,隔壁几栋楼上还挂着今古传奇新华社湖北分社的一些牌子。看来这家杂志社办得还有点规模哦。
接待我的是一秃顶老头儿,我先是一吹,我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作品有几百篇。
老头笑了笑,说他们这并不太在意文笔的好坏,最主要的是会跑业务,也就是给杂志拉广告。
我正在心里骂,又是鸡八跑业务的!
可他又乐呵呵地说:你要是跑得好的话,一月也有万把块的收入。
接着他又详细地给我介绍起工作的性质和内容来。
说穿了就是找各个学校的校长们,让他们在这本名为《教育先锋》的杂志上露露面,吹一吹他们的个人能力及学校取得的各项成绩。
我一寻思,还是有搞头的。拉到一个是一个,广告费对半分。一次一万多,我最少一次也分得五千吧。
就这样我成了杂志社的通讯员。
接受几天简单的培训后,我欣然领起任务杀回潜城。
这次回家有点荣归故里的感觉,我不再是逃犯了,我的那位守财奴父亲还是交钱给我摆平了麻烦。
12

到了潜城,我首先是联系到皮子,让他给我做个帮手,有了好事当然不能忘了哥们,反正他也是没工作的人,现在对于当初听信他的话读个鸟国际贸易的事我并不耿耿于怀了。
皮子听了我的一番介绍后,还不太相信,哪有那么好的事,一月万把块?我便掏出我的通讯员证件给他瞧,他也就半信半疑了。
我俩在一起研究一番后,决定首先去潜城职业高中拉业务。
为什么选择此校呢?我们一致认为哪个校长爱吹牛皮爱gao些名堂的话,对于我们洽谈成功的机率就要大。
我叫皮子回家换了套光鲜的衣服,我自己呢也是西装革履,阔步来到了职业高中。
我自认为是了解职业高中侯校长为人的。
先进门,我就自报了家门:侯校长,您好!我们是湖北《教育先锋》的记者,有件事想找您谈谈。
我一边说一边恭恭敬敬地递上我的通讯员证件。虽然不是记者,但是我想侯校长也不一定非要计较这个文字之差。
侯校长接过证件就叫我和皮子快请坐。
看完证件,皮校长递还了我,问:有什么事呢?
我便说:是这样的,我们杂志是专门介绍和报道湖北教育界一些好的典型事例的,其一是为了推广先进的教育理念带动我省的教育向前不断发展;其二也是为了宣传贵校提高知名度。
我一说完,皮子就从包里拿出了几本样刊递了过去。
侯校长一边点头一边翻看杂志,还噢了几下。
我俩坐在那专注地看着侯校长,只见他看得还是挺认真,当然他也不是傻子,过了几分钟就问:你们来我们学校的目的是什么呢?想了解什么?
我当然是一番恭维的话:我觉得潜城职业高中在省内来讲是一所非常有特色的学校,杂志社领导也叫我专门来拜访您一下,想把贵校及您的治校理念报道一下……这对于贵校是有好的反响的。当然,由于我们杂志是自负盈亏,省教育厅下拨的款项不多,所以,还请贵校出一点点该期的赞助经费,等刊物印刷后我们将赠送贵校一千册。
侯校长接着又向我了解了需要多少经费。略作思考后便道:两位记者,是这样啊,那我们将召开校委会讨论一下!
随后,我和皮子起身和侯校长握手告别了。
走到街上,皮子就泄气了,说:希望不大哦。
我想也是的,关键是要学校拿钱,这就很难说了,但一想,这权利还不是握在校长手里。只要把老侯这一关通过,其他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他的家我是知道的,于是在晚上我就买了两条中华,一瓶茅台直接敲开了老候的门。我就不信他侯校长不给这个面子,奶奶的又不要你掏一分钱,还给你脸上添光,给你政绩加分的事,老子还下这么大本给你行贿,你有什么理由反对?
果不出我所料,侯校长不仅笑纳了,还拍着胸脯说这是好事,把我送出门时还一个劲地说有空常来玩。
过了个两三天我就打电话到杂志社,说与潜城职业高中的合同签了业务搞定了。那边听后也是相当满意,派出了记者来到职业高中拍照、采访。
一个月后,潜城职业高中的校容校貌以及侯校长身着西装坐在办公桌前的大照出现在《教育先锋》的封面,其后是整整两页纸的先进事例报道,可让他们风光尽了。
他们风光,我呢,就领到了五千元提成。
杂志社那老头总编,拍拍我的肩膀道:小伙子,好好干,前途无量啊!
我一边点头一边想:你的个老母,再有前途你也不会把你的位置给我坐呀!
我没有及时回潜城,先是跑去附近的网吧玩,偶然在QQ里发现了那个Sao货,也就是在网吧找人要打我的那丰满女子。

没想到她也来武汉了,我用另一个QQ号试探问她和谁来的,搞清楚就她一人后,就接着问清了她所在的具体地址。好在离梨园不远,我打个的过去后就和她开了房上了床。这女人还用说,伊伊呀呀地叫个不停,那样谁见了谁受得了?
回潜城后我甩手就给了一千块皮子。
这狗r的一下哪得到过那么多钱,一蹦三尺高,立马就要我带他再去联系业务。
我骂:联系个毛!职业高中才上了封面,难道潜城能有另一所学校就像跟屁一样接着就上?那我们杂志是什么玩意了?
我说的就是道理,皮子晃过神来也明白了,要联系业务暂且还得到潜城以外的县市去了。
13

我自跑业务弄得五千块以后,快活了一阵子。
钱花完后,又开始在潜城的各个学校跑了起来,可每次都吃了闭门羹,我和皮子百思不得其解。
外地学校我们不敢去,因为各个业务员有各自管辖的范围,我俩不能越界,去了人生地不熟也拉不到。

过后,我又作了思考,《教育先锋》充其量也就是个三流杂志,在那些光鲜的校长大人面前已不足以钓出他们的虚荣心了。在潜城,又能有几个学校有点闲钱往那方面投入呢?
我和皮子又无所是事了。
皮子开始玩他的网络游戏,我又开始在网上泡起女人。
日子在流逝,人一天天变大。
皮子终究耐不住父母的谩骂,去了浙江打工。而我也无心留念于网络中的女人了,在我看来那一切都只是落花流水,从来就不可能收获一份真感情,从来就只是无聊的男女寻找肉体和精神刺激的平台。
潜城这样一个小城,走遍它的每一个角落,你都会听到哗哗的麻将声音,你都会听到三两个婆娘聚在一起探讨地下六合彩的话题。作为像我这样从学校出来即失业的人太多了,他们只不过是潜城的一个过客,故乡是属于他们的,他们却不属于故乡。
潜城网事过眼云烟,我的前程我的往事又该去哪里寻找?
从此,我不再有故乡,开始四处流浪。
(全文完)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7 12:00重新编辑 ]
1人来点“赞”金钱+20
文艺青 金钱 +20 优秀文章 2016-04-17
离线爱谁谁
沙发  发表于: 2010-03-01
我是不是坐了传说中的沙发
做沙发看连载,福深如东海
离线没睡醒
2楼 发表于: 2010-03-01
那女的肯定长得不咋滴
离线无边
3楼 发表于: 2010-03-02
2
我在武汉上的那狗屁大专,什么也没让我学到,专业不对口,工作不好找。美名其曰:国际贸易。操他奶奶的,一个读了两年的专科生哪有机会去接触国际上的贸易?何况在潜城,一个连国内二线城市都谈不上的地方。还怪当初我听信了皮子的话,皮子是我高中到大专的同学。这下可好,我和他一毕业就失业了。
我去找他的时候,他的娘说他正在楼下上网。他的家在市木材公司,父母已下岗,晚上的时候在巷子里摆个摊做麻辣串的小生意,混点生活费。有点积蓄的或者能耐东拼西凑钱的下岗职工就在楼下开起了网吧。
皮子这狗日的也自学成才玩起了QQ、反恐……我来的时候,他正和一美媚聊得火热,都老公老婆的叫上了。我问进展如何,他得意地说:快了,快了,就要见面上床了。
他这话我信,跨入新世纪,时代的确不同了。做那些事情双方都不再扭扭捏捏了。我为什么敢这么说呢?我这人平时生活中是个沉默寡言,说话谨慎文雅的人,一到QQ里聊天,什么话我不敢说?管他娘的,反正你见不到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开口就可以说做爱去。咋的啦?无非是有些正经的女孩骂:你去死。或者:犯贱。或者:滚。
滚就滚有啥了不起的。没了你,我还就不信找不到女人了。才一挂上,一女头像就摆得神采奕奕。打开一看,不得了,这叫小小酷儿的女孩说要我去和她开房。一问哪的人,才知是四川资中。妈的,那么远,我咋去?但也不能扫彼此的兴,先和她老公老婆的叫上,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说了。
离线好逑
4楼 发表于: 2010-03-03
嬉笑怒骂似的好文
离线无边
5楼 发表于: 2010-03-04
3
已添加主楼。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7 12:01重新编辑 ]
离线无边
6楼 发表于: 2010-03-07
4
已添加主楼。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07 12:01重新编辑 ]
离线真衣
7楼 发表于: 2010-03-13
对放屁女我是不感兴趣的。所以请放屁女购买我部生产的“放屁坐垫”,省心大胆轻松的让您出气,包您出气满意。
离线我是朋友
8楼 发表于: 2010-03-13
呵呵 很嬉皮的文字,看着很开心
[font=微软雅黑][size=4][color=blue]我安静的走,并不代表我放手……[/color][/size][/font]

9楼 发表于: 2010-03-14
哈哈
我看了只想笑
楼主的生活还真多姿多彩
不过
我们不也是那么过来的吗
离线我是朋友
10楼 发表于: 2010-03-14
日子总是在嬉皮中过去,回头才知道我们能拾起的只剩模糊的记忆……
[font=微软雅黑][size=4][color=blue]我安静的走,并不代表我放手……[/color][/size][/font]
离线无边
11楼 发表于: 2010-03-14
以后的文字将由“我踏月色”续写.
谢谢关注!
离线xiao1002

12楼 发表于: 2010-03-14
不错。
离线我踏月色
13楼 发表于: 2010-03-15
由于第五章有敏感字眼需要审核.
喜欢文学故而多愁善感
崇尚真情故而寻寻觅觅
热衷网络故而迷迷失失
离线我踏月色
14楼 发表于: 2010-03-15
5
皮子把他的第一次奉献给了油田的嫂子。
潜城有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会玩的玩嫂子,不会玩的玩婊子。
可我就不信皮子是会玩的那种,因为在床上的好多基本动作要领都是那位油田的嫂子教会他的。
油田是在潜城的最大国企,自它诞生的那天起,几十年来,油田的男人们和潜城的男人们就口诛笔伐,矛盾没消停过。但奇怪的是,油田的女人却爱和潜城的男人睡到一张床上去,潜城的女人好多却找油田的男人组建家庭。我是研究过这个问题的,油田工人们一年四季长年在外探井打油,妻子寂寞难耐,只得求助于潜城的小伙了。潜城的小伙也真他妈不成气,一个个就知道泡网吧,没几个有正式工作的,整天游手好闲。妈的,话也得说回来,要怪怪领导,怪*家造成这么多年轻轻的人没工作没饭吃。因而女人要找有份相对高收入的拿铁饭碗的男人的话,那么油田工人是不错的选择对象。所以,我要说,潜城的女人要比潜城的男人聪明一点。
话也得说回来,潜城的男人也不是吃素的,要搞就搞那些油田的嫂子,还能赏点零花钱爷们花花。也许潜城的这类人算不上是纯爷们,总有点吃软饭的嫌疑。
我和皮子都是没工作的人,一点零花钱都靠父母给。皮子的状况比我要差一点点,我呢,能想方设法找点理由骗个三五百,而他也就能在他老娘那一次弄个十块八块的。
皮子还为我介绍了个油田嫂子。
见面是在夜晚,当时我没看清具体面容,只觉得身段还行。
后来在白天,我和嫂子去茶吧喝茶,才发现这位油田嫂子眉心有颗大肉痣,和*主席的一模一样,只是主席他老人家的是长在下面,她的是长在上面,有点像观音。
嫂子并没像想象中的那样给钱我花,原来她还是潜城本土人嫁过去的。其实给不给也无所谓嘛。嫂子还说了,她家的钱都被婆婆控制着,今儿个出来还是背子婆婆跑出来的。她也开导了我,如果找讲普通话的油田嫂子就是另外一种状况了。至于她说的是哪种状况,我想是各方面都不怎么受约束的那种吧。
过了几年后,我还发现这位与我交往过的嫂子开始自食其力了,在中百下面的移动营业厅卖电话卡呢。
其实人家也是位正经的女人,没你们想的那么坏。
要说坏的还是潜城师范的小女人们。
潜城高中、中专就那么五六所,就数师范的美女最多,鸡最多。
我的QQ里就有一部分是师范的女生。有些是我在网吧特意找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加进去的。反正聊了几次,她就说是她师范的了。有的女孩很正规,有的就不规矩不老实了。只要你喊她去玩,她马上就答应在某天周末见面。
一到见面这天她就领一大帮子同学来帮你消费。
等你哪天和她单独跑到一个房间去了,干完事情,她开口就找你要钱。开口的时候还带点婉转让你一时晃不过神来的话:你说,我能值多少钱?
喜欢文学故而多愁善感
崇尚真情故而寻寻觅觅
热衷网络故而迷迷失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