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086阅读
  • 30回复

[潜坛写手]当天3小小说选集 (五篇)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当天3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9-09-29
蛋炒饭哪蛋炒饭
文|当天3

吴佐吟今天过7周岁生日的儿子赵毛毛,从早上八点,一直等到将近中午11点,才把他那有床不睡而老喜欢坐在地板上睡觉的妈妈叫醒了。这个年轻漂亮的妈妈,自从老公去年因贩毒坐牢去了之后,这一年多来,就从未在床上睡过觉。
有钱购买使用毒品的时候,她觉得只有这种背靠床沿坐在地板上睡觉的姿势,才能最大限度地让毒品带来的高度浓缩的幸福,经由血液的流动稀释,在自己身体内得到迅速而流畅的渗透、蔓延和扩散。
而当她没钱买毒,毒瘾折磨得她死去活来的时候,床对她来说又完全是一样多余的东西。她只能在地板上痛不欲生地扭动、翻转、打滚,滚到精疲力竭滚不动了,她才象死了一样,就地躺着,和衣而睡。这一睡,短则一天一夜,长则要睡三、四十个小时。不管无依无靠、胆都快要吓破了的小毛毛怎样哭喊、怎样拉她推她用力拍打她,她都不理不睬、纹丝不动,顶多偶尔眨动一下眼皮,算是让小毛毛知道她还是活着的。毛毛的眼睛哭肿了,嗓子喊哑了,最后只能饿着肚子从床上爬下来,紧靠着妈妈席地而睡。睡梦里又因饥饿而再度对弃他不顾独自昏睡的妈妈又哭又喊起来。
他饿醒了哭,哭累了睡。
饿极了,这可怜的孩子就在屋子里翻箱倒柜找吃的。
可最终他还是只能去厨房里,打开那扇他已经不知打开过多少遍的冰箱的门。在茶淘饭和生鸡蛋实在吃得他反胃想吐的时候,他终于开始动手自己为自己炒蛋炒饭吃了。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无师自通,熟能生巧,把蛋炒饭越炒越好吃了。他说:病中的妈妈可以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了。我会炒蛋炒饭了,再也不用担心会饿死我赵毛毛了。
可今天他不得不叫醒妈妈的原因,却是冰箱里一个鸡蛋都没有了,米缸里也没米了,剩饭昨晚就吃完了。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从早上八点起床,等到眼下快中午11点了。他这个今天过生日的小寿星,早饭没吃已经饿得够难受了,如果他再不叫醒妈妈,午饭又得接着再饿一顿。他不敢奢望自己今天能象别人家过生日的小孩那样得到家长的重视、收到心爱的生日礼物,他只希望过生日也能象平日那样能有蛋炒饭吃就行了。
被儿子叫醒的吴佐吟,坐在地上,直了直身子,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然后对儿子说:“好久没睡过这么香甜的觉了,干吗急着叫醒妈妈呀。”
赵毛毛说:“妈妈,我好饿。家里没蛋没米了,我们今天吃什么呀?”
吴佐吟这才如梦方醒,不等儿子把话说完,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她迅速摸遍了自己身上的所有口袋,一个子儿也没找着,她又把自己的钱包仔细翻找了一遍,在空荡荡的钱包里,找着了一个1元的、一个5角的总共二个硬梆梆的硬币。
她口不漱脸不洗,一边匆忙用手捋了捋头发,一边对儿子说:“妈这就去买米买蛋,今天你生日,妈妈要亲手为你炒个蛋炒饭,你等着”。
她往楼下的超市跑去。
超市保安在视频里对她的举动洞若观火。她急冲冲进入超市后,又突然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了起来。随后,她走到散装米专区,用白塑料袋装了一小袋大米,接着又去禽蛋专柜用红塑料袋装捡了三枚鸡蛋,然后随身带着这一小袋大米和三枚鸡蛋上了趟厕所。
可保安发现她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手中只拿着装有三枚鸡蛋的红塑料袋,那用白塑料袋装着的一小袋大米不见了。
难到被落在厕所里了?保安产生了疑虑。
当她付了1.5元蛋钱,匆忙从超市出来的时候,被保安拦在了门口。
保安要求检查她攥在手里的那个钱包。
吴佐吟白净的脸蛋儿顿时憋得通红了。
保安打开她的钱包,鼓鼓的钱包里面没装一个钱,装得是满满一钱包大米。
保安当众把大米倒出来过称一称,正好一公斤。
按当时的市场价算,大米1.4元一斤,这一公斤大米,共值人民币2.8元。2009-09-29)
断指戒赌
文|当天3
这个被家人称之为狼心狗肺、禽兽不如的赵旺坚,在年关将近的时候非常意外地接到了他母亲叫他赶紧回家去过年的电话。
他一时把持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拿着电话半天说不出话来。
用赵旺坚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一个用金子堆起来的人,他花掉的钱,别人一辈子甚至几辈子也花不完。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光是现金,他在赌桌上就输掉了二百来万。他还私自抵押和转卖了并非属于他个人所有的三套住房和一个店面,这些财产是他和他的哥哥姐姐们共有的财产。他因此被扫地出门,最终落到众叛亲离、背井离乡的下场,也就真是一件太顺理成章,太水到渠成的事了。
有好多年了,一到了万众欢腾的过年时刻,他就鹤立鸡群般地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他只能在别人喜庆的鞭炮声中,关门闭户,自斟自酌或独自饮泣。
几根劣质烟,二杯烈性酒,一碟花生米,就常常是他的真实的年夜饭的全部内容。
这个曾经一掷千金的赵旺坚,不得不习惯了把每一分钱都看得像汽车轮子一样大了。
但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不管他身在何处,不管长话费有多么昂贵,他总是迟迟不肯挂断与母亲的长途通话。他的母亲总要为此再三催促他:“快些挂了吧,省到点话费,多买点菜吃啊!”
他做梦都没想到,这回他大哥终于同意让他回家去过年了。他手拿着电话,眼泪咽住了喉咙,他的老母亲在电话那头也是泣不成声、时断时续地向他通报了这个天大的喜讯。他母亲最后在电话里叮嘱他:“要是哥哥姐姐他们要骂你几句,要给你点脸色看,你得理解和体谅他们哪!”
母亲在哪,家就在哪。他离家太久了,他已经在回家的路上走了整整十年了!
这年大年三十的下午二点,他终于叩响了那扇他既熟习又陌生的门。
为他开门的是他的大哥。
头发已经开始斑白的大哥看着眼前这个阔别经年、“禽兽不如”的弟弟,默然无语,眼眶里慢慢地溢满了浑浊的眼泪。
这眼泪再一次诠释了“手足之情打断骨头连着筋”这句古老格言天荒地老不变的含意。
站在大哥身后那瘦得皮包骨头、简直就和一具站着的尸体没什么分别的老人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母亲吗?
她嘴里已经没有一颗牙齿了,满头闪着银光的白发像针似地刺得赵杰眼痛心痛。
他可是曾无数次地在内心呼喊过:娘啊,您慢些老啊!
他上前一步,重重地双膝着地,跪在了母亲面前,双手抱住母亲那枯树枝一样干瘦的双腿,泪流满面。
母亲伏下身摸摸他的后脑勺,又摸摸他的脸,重复着说:“崽呀,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这一声“崽呀”叫得赵旺坚哭得更像个孩子了。
赵旺坚永远不会忘记,十多年前的那个冬天,他在监狱里饿得半死,期盼能有人来接见他、接济他,最后连一个亲友的影子也未能见着,当他怀着这种被亲友彻底抛弃了的绝望的心情、从A监狱被转押到B监狱去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了孤另另在寒风中伫立的母亲。不知在牢门外守候了多久的母亲,一见着赵旺坚出来,便猛然冲破狱警的阻拦,一下子跑到赵旺坚身边,把一小袋子热乎乎的肉包子塞到了赵旺坚戴着手铐的手上,说:“崽呀,娘知道你饿,快趁热吃吧!”也就是这样一声含泪带哭的“崽呀”,当时就把赵旺坚的喉咙都叫硬了,任他怎么使劲也无法把已经塞进嘴里的一个肉包子咽下去了。
在当晚年三十的家宴上,赵旺坚喝醉了,话多了。他发誓要写一本叫做《母亲》的书,来细诉母亲那天高地厚、取之不竭地慈爱。但他也深深地懂得,关于母亲,关于母爱,那将会是一部永远也写不完的书。
从初一到十五,有不少亲朋好友轮番邀这位曾经的“职业赌徒”上桌来“小赌怡情”一把,都被赵旺坚毫无商量余地的、表情尴尬的一一谢绝了。这十五天来,他一直陪伴着母亲,替母亲叠床铺被,给母亲捶背,为母亲洗脚。
母亲的视力虽然大不如从前,但她老人家凭感觉终于还是发现了赵旺坚的左手的异样。
在母亲的再三坚持下,赵旺坚不得不把这些天来尽量拳着以避开母亲和家人注意的左手掌伸展开到他的母亲面前,苦笑着说:“我当年剁掉这两根手指只是为了表明戒赌的决心,并没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娘呀,你就放心吧。”
母亲这才看清了他左手掌赫然残缺的食指和小指。
这二根手指双双下岗已经有十多个年头了。
这十多年来赵旺坚确实戒绝了赌瘾,从未上过赌桌了。2009-10-04
寡言敏行赢芳心
文|当天3
那天晚上我为一件很小的事,在马路上和别人大打出手。那些雨点般落在对方头脸上的、情急之下胡乱挥舞的拳头全都不在调上不怎么靠谱,没怎样伤着对方,倒是我自已把自已的右手掌打成了掌骨骨折。
一时间我喝酒得用左手举杯,这倒也还仍然不失情趣。可一觉醒来之后,我发现用一只手洗脸拧不了毛巾,用一只手也濑不了口。更为糟糕的是,我一只手侍弄不了电饭煲也洗不了锅碗瓢盆,于是,这些居家过日子的小事使我心里油然而生了这样的感慨:我需要一个女人相帮着和我一起过日子!

我连夜草拟了一份征婚启事:本人,养殖专业户,收入中等偏上。业余文学爱好者。系中国南方网络文学爱好者协会副干事。现觅身高1.55米以上、心地善良、热爱文学的劳动妇女为侣。
征婚启事刚发到网上不久就有一个叫小薇的女人跟贴说,“仔细看了你因为打架而写的征婚贴子,喜欢你说话的口气。男人就要敢怒敢哭敢骂敢打,男人不能缺乏粗狂的男人味和阳刚气,是吧?”
我说我粗糙粗狂有余精细秀气则特别不足。她说这不碍事。
我们一拍即合,很谈得来,从晚上十一点不知不觉就聊到了第二天的凌晨四点。
而且从此一发而不可收,经年累月,我们彼此之间在网络上的坦诚对白,让我们感觉我们的关系正日益朝亲密无间的方向发展。
她体态娇小匀称,模样端正秀气,跟她交往的越久,就越觉得她独具魅力。
我记得,她在网上发给我的第一张照片,是四个年龄相仿的女人的合影,我从中一眼就认出了她。她问我凭什么?我说凭直觉。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容貌,比我想像中的她要漂亮文静的多。
网络很不可靠。她陆续发给我的五、六张照片,还有我和她在网上的珍贵的聊天记录,都在我那台破电脑偶染病毒的时候,突然之间烟消云散了。
我对她说:我照片上的爱人永远消失在网络的虚空中了。救命啦。
她说:“没事,几张照片丢了就丢了,我会再拿真人给你看的”。
她就这样突发奇想,要接见我了。我喜出望外。
记得我乍一见她,就在心里惊呼:她比照片上的她还要美丽可爱一百倍不止。我不敢正视我面前的这个真实的要命的她。我就这副德性,我只配在深夜里在我的蜗居中盯着她的照片,无耻地久久地不肯把目光移开。
我本来就不善辞令,在这个仙女一般的人儿面前,我紧急拼凑集合起来的字词句,一从我的嘴巴里冲出来,就溃不成军,毫不中用。
我的窘迫当然逃不过她的慧眼,她偶尔对我宽容的笑一笑,好像在说,你在网上可蛮能胡说八道的呀。有时她又从容大方的对茶座环境顾盼自如,她也许是想借此给我一些时间,好让我重新梳理一下思路,有话好好说。可我终于还是将我这套笨嘴拙舌、辞不达意的把戏淋漓尽致的展示到了见面的最后一分钟。
将要分手的时候,她很自然的拒绝了我的挽留。我说:那就让我最后送你一段路吧。她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说:“好吧,送到那个路口就好”。
我估摸着这路程也就五分钟的光景了。我陪着她在路上走。她的脚步轻盈安稳,双臂随势均匀摆动。
我决定要在这最后的五分钟里走完我几个月来一直未走完的路。我要握一下她的手,哪怕只握住一秒钟。也算是完成了我和她之间从纸上谈兵到肌肤相亲的质的飞跃。
于是,我伸出我粗黑的手,试探性的去触碰她细嫩白皙的手臂。她发现了我的企图,机敏的快走二步,拉开并保持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假装无意的想碰一碰她都不行,公然握住她的手,自然就更是痴心妄想了。
五分钟的路能有多长?
但最后分手的时候,她却给我留下了这样的话:“你比我想像中的你还要粗些黑些!但不碍事。你要记住,我们这次心血来潮的突然见面也许对你我的一生有里程碑似的意义。”
这次分手仅三个月后,我们在我所在的城市举行了婚礼。婚宴上发生的因某位宾客责骂酒店上菜太慢而引来酒店保安粗暴的喝斥和推搡的事情,又让本来就喝高了的我怒火中烧,情绪失控,一拳打落了酒店保安的二颗门牙,我当即被公安治安裁决拘留15天,在牢房里度过自己的新婚之夜。
可她当时却对我耳语说,你出拳咋那样快那样狠呢?象电闪雷击快的我都没看清,我要的就是象你这样呐于言而敏于行的男人。你别牵挂我,别没出息,放心去坐你的牢吧,人家都说,没坐过牢的男人不算完整的男人,回来把牢里的情形再说给我听。2010-07-29
赵旺坚的故事之4
文|当天3
赵旺坚曾经也交过好运。他刚下海经商不久,就在一个同学一次偶然的引荐下,从一个实力雄厚的印度华人手上,一口气拿下了三万套釉上彩餐具的订单。一夜之间,他就成了景德镇彩绘瓷厂倍受青睐的贵宾。那个当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有着美陶大师称号的彩绘瓷厂厂长率领一帮子属下,象众星捧月似的天天围着他转,冲着他手上那份沉甸甸的订单,他若是说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们恐怕也会搬楼梯去帮他摘的。他前后奔忙了不到二个月的时间,订单上的全部货物就都装箱起运了。他从中净赚了50多万元人民币,这对于赵旺坚这个前不久还在学校靠每月100元工资活命的教书匠来说,无疑是信手拈来了一笔天样大的横财。
他一时自己都不知到自己是谁了,晕晕乎乎就挂牌成立了一家陶瓷销售公司,他说这叫趁热打铁。他自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挣来的钱陆续全投进去了,还不够,他又在银行借了几十万。可那知他信手拈来的这笔横财和守株待兔中农夫检来的兔子一样,是绝无仅有、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的,从公司成立到倒闭的二、三年中,他没有做过一笔像样的生意,他的压力一天比一天大,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而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他借口小赌减压,染上了赌瘾,逐渐越赌越大,越输越多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光是现金,他在赌桌上就输掉了二百来万。他后来还擅自抵押和转卖了并非属于他个人所有的三套住房和一个店面,这些不动产是他和他的哥哥姐姐们共有的财产。
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真的是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得出来。他借口生意上需要资金周转,一次一次的骗他的母亲,骗光了母亲一生的积蓄,吸干了母亲的血汗。正如他哥哥姐姐们说的那样,他已经变得禽兽不如了。
可多年以后他母亲却私下里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你开公司的那会儿,每次骗我说生意上要钱周转,我其实心理都清楚,但总是觉得你面前有了坎,不帮你,你迈过不去,总认为你会成熟起来,你会改”。
天底下,也只有母亲才拥有这种可以永远宽恕原谅儿女们一切罪错的胸怀!
家里骗不到了,他就去外面弄一些明知用了会烧手的钱,最后是越走越远,无法收场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东躲西藏或进出牢房就成了他赵旺坚的主要的生活方式。而他过得这种非人的日子,首先伤害的却是他的母亲,她老人家为了他,寝食难安,提心吊胆,差点把眼睛都哭瞎了。有时某个亲友深夜来访的敲门声,也能吓得她老人家心脏病发作,以为他在外面又出事了,公安又来抓人了。
一个原本以他母亲为主心骨的富裕和睦的大家庭,从此被搞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了。他每次出事,都是他母亲担任救火队长,她老人家有时是硬逼着他的哥哥姐姐们出钱出力去救他的。他们看在母亲的份上,一边骂他禽兽不如,一边又总在关键时刻拉他一把。但任谁也受不了象他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没完没了地瞎折腾。连赵旺坚自己都说,“我真搞不明白,一个人的一生怎么可以犯下这么多的错误?”
他因此被扫地出门,最终落到众叛亲离、背井离乡的下场,也就真是一件太顺理成章,太水到渠成的事了。
那年夏天,他的哥哥姐姐们砸锅卖铁最后一次拼尽全力救他出来的时候,就向母亲提出了这样的条件:老母亲必须让他滚蛋走人,永无归期,并从此断绝母子关系……
就在他背上行囊准备上路的时候,他母亲把一块一寸见方的刻有观音菩萨的玉佩挂在了他的脖子上。这个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从此贴在他的胸口,不离不弃,迄今已经十多年了。
母亲说:“这是我来回跑了三百多公里,从宁都县的永宁寺专门“请”来保佑你的,你要日夜贴身带着,千万莫要弄丢了。娘老了,哥哥姐姐们也都尽力了,没人再能帮你了,今后你孤身一人远走他乡,就全要靠这个菩萨来照应你了。”
听到这,赵旺坚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溢出了眼眶,他当时真想扑进母亲干瘪的怀里,再放声痛哭一回。
但他还是头也不回的转身出门了,母亲的叮嘱声追着赶着往他耳朵里灌:“崽呀,你要记住,永宁寺的菩萨是特别灵验的,是真正的救苦救难的菩萨啊,她会保佑你平安无事的!”
这块观音玉佩浸透了他母亲对他的牵挂和关爱,带着这块观音玉佩,他脚踏实地地走过了十年风雨,终于走进了今天这样风平浪静的安稳生活。
赵旺坚出生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文革时期,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他不相信这世上真有观音菩萨,他相信是母爱把他从苦海中渡上了一条风雨无阻的人生之船。
他说:“我的母亲才是我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2010-05-15)
张阔嘴
文/当天3

一个姓张绰号叫“阔嘴”的死刑犯就睡在我紧隔壁铺上。对这样的人,我始终怀有敬畏和好奇之心。我忍不住问他,张阔嘴,你就快要死了,对于这个死,你现在的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呢?
他扭转头,不理我。
这显然是一个愚不可及的问题。
死刑犯并不能等同于死人,真正死了的人不会开口谈死亡,他还活着,哪会真正懂得死亡呢!他对死亡的了解恐怕一点也不会比我们多。
我和张阔嘴在监狱里朝夕相处了三个多月。他平日里能吃能睡,神情淡定,加上他那高大的身躯和一部浓密的络腮胡子,外表就很有些视死如归的好汉派头。他为人和善,沉默寡言,从不会因为自己反正就要死了,而胡作非为,破灌子破摔,他自觉遵守牢里一切明的和暗的规章、规矩。
遭受过牢狱之灾的人都知道,坐牢就是挨饿,“吃”在监狱里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像张阔嘴这样一个从乡下来的没有任何接济的人犯,更是好像永远都没有能够吃饱的时候。所以,张阔嘴案件的经办警察,每次提审张阔嘴都用好酒好菜招待他,他也就吃了人家的嘴软,吃一回就吐露一段真实的案情,直到罪行累积相加到足以杀头的程度为止。
他的案件要是发生在今天,应该是罪不至死的。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他和另外几个农民工结成的盗窃团伙,在n市走街串巷专门偷盗临街平房住户的厨房用品,电饭煲,高压锅,钢精锅,煤气罐煤气灶之类的东西到底偷了多少,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最后仅把那些能落到实处、能和失主所失物件相对照的赃物累计相加起来,价值总计就已超过了20万元人民币,这用在当时六万元就够判死罪的刑法条款来套,就算是数额特别巨大的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盗窃案了。
大家时常取笑他,说他是一个典型的好吃不要命,饿极了不怕死的人!
对这些并无恶意的嘲讽,他一笑置之,并不争辩。
开饭时,若给他加一个豆泡,他会眉开眼笑,那津津有味的吃象,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死之将至的人,我如果再挟一块五花肉放到他碗里,他就真的可以把生死置之度外而欣喜若狂了。
豆泡烧肉,就曾经真实的好吃到了这种程度!
有一天清晨,天还未大亮,大家睡得正香,我忽然醒来,发现张阔嘴正蹲在墙角偷吃一个桃酥饼。这在牢里,就是犯了大忌,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件。他当时脸都敝红了,爬到铺上来悄声对我说:“昨晚失眠,一宿未睡,太饿了”。我侧转身,不吭声,不理他。如果我嚷起来,捉贼捉脏,他满嘴的桃酥还没能完全咽下去,那他所有的道行都将毁于一旦。牢里的人,个个翻脸比翻书快,他肯定会被大伙儿打个半死的。
我继续装睡。他为此对我感激不尽。
相处久了,我知道了,张阔嘴并不是一个视死如归的人,他是一个和我们大家一样贪生怕死的人。
当大家都去了放风间放风,他一个人留在仓房里的时候,他拿出他妻子的照片,反复地仔细地端详,总也看不够,看着看着,他就悄悄的泪流满面了。
那照片他给我看过,那是一个文静秀气的乡下女人。
有牵挂,就有对生的贪恋。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视死如归的人。只有实在活不下去,非死不可而放弃挣扎的人。
当最后的时刻来临,我们才知道死亡的脚步有多么沉重。那个秋天的早晨,牢门訇然开启。死神呼叫着张阔嘴的名字,我们光着身子,穿着裤衩全体起立,眼泪在我们的眼眶里打转,我们默无声息的为他送行。
当他就要跨出牢门的时候,有人哭喊了一声:“一路走好啊,张阔嘴!”
他才像是从梦中醒来,突然停下了脚步,双手死死抓住牢门,嚎啕大哭起来。
这牢门就变成了真实的生死之门。
我们都知道自己会死,但又都觉得死离我们很遥远,遥远的让我们时常忘记了死。我们想过去,想现在,想未来,就是不肯想到死。死刑犯也和我们一样,在铁门铁窗内,在规定的时限内,他也有很多事情要想,想前想后想吃想喝想女人,也同样忙得没空想到死。
我们在空烟壳上钻三个洞,插上三根点燃的香烟,当着是香火,并把卫生纸当冥纸放在一个破脸盆里烧,就用这种土法上马的方式来祭奠刚刚离去的张阔嘴兄弟,祝愿他在回老家的路上能一路走好。 2010-05-29)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14 11:03重新编辑 ]
我提昌一本书主义,这辈子只写一本书,我们要珍惜文化环境 反对制造文字垃圾。
离线格林侠德
沙发  发表于: 2009-09-29
儿子还在家饿肚子呢!

2楼 发表于: 2009-09-29
故事的可读性很强,表现了社会的种种矛盾,也荡漾着缕缕温情。个人认为结尾和前面的基调有点不相符合了,似乎还有可斟酌的地方
离线当天3
3楼 发表于: 2009-09-29
回复 2# 格林侠德 的帖子
问格林侠德好,
是呀,她儿子还饿着肚子。
离线当天3
4楼 发表于: 2009-09-29
回复 3# 九万里风云 的帖子
个人认为结尾和前面的基调有点不相符合了,似乎还有可斟酌的地方
---------------------------------
让我好好想想,得空再来修改。
九万版主的点评是坦诚的、客观的,谢谢。
离线当天3
5楼 发表于: 2009-09-29
我把结尾作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修改,我相信小说是改出来的。
再次感谢九万里风云及时率直的提醒指点,这下我自己暂时也觉得更为满意一些了,
明天再来看看,再作修改,还希望大家能继续给我以批评帮助,
离线潜江客
6楼 发表于: 2009-09-29 , 编辑
相当耐看的小说。很精彩,忍不住回个贴!
离线当天3
7楼 发表于: 2009-09-29
回复 7# 游客 的帖子
谢这位游客朋友鼓励,
离线无心无心
8楼 发表于: 2009-09-29
看了觉得故事没结束~
[color=blue][size=3]★★★我说的话都是肺腑之言----但不是出于心里----因为我无心!★★★ [/size] [/color]

[color=indigo][size=5]该睡觉了 [/size] [/color]
离线当天3
9楼 发表于: 2009-09-29
回复 9# 无心无心 的帖子
看了觉得故事没结束~
-----------------
是的,我原想这题目就学欧亨利的也叫《没有完的故事》。
问好无心。
离线我是朋友
10楼 发表于: 2009-09-29
和楼上的有同感 这篇小小说折射出很多社会和人黑暗的东西 如果结尾来一个大气的手笔就OK了
[font=微软雅黑][size=4][color=blue]我安静的走,并不代表我放手……[/color][/size][/font]
离线hszjh

11楼 发表于: 2009-09-29
文笔很好!功底深厚,楼主非一般人才啊!!!
有三种东西必须挽救:圣洁,和平和快乐
有三种品质必须尊敬:坚毅,自尊和仁慈
有三种习惯必须培养:理性,谦虚和好学
离线hszjh

12楼 发表于: 2009-09-29
看了二遍。很好奇,想问问楼主,为什么叫吴佐吟?
有三种东西必须挽救:圣洁,和平和快乐
有三种品质必须尊敬:坚毅,自尊和仁慈
有三种习惯必须培养:理性,谦虚和好学
离线hszjh

13楼 发表于: 2009-09-29
感觉到这个“吴佐吟”蕴涵着一个秘密。请楼主解答。或许还有上篇没贴出来?
有三种东西必须挽救:圣洁,和平和快乐
有三种品质必须尊敬:坚毅,自尊和仁慈
有三种习惯必须培养:理性,谦虚和好学

14楼 发表于: 2009-09-30
楼上问得好,小说中的人名与其性格命运是有其内在联系的。这个秘密留待楼主来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