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032阅读
  • 48回复

[潜坛写手]《杜鹃,杜鹃》战争题材短篇小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03-06
《杜鹃,杜鹃》
杜官恩

离青城不远,有一座大山叫青龙山。青龙山上到处都开着一种好看的花儿:杜鹃花。因为奶奶的原因,我们一家人对杜鹃花情有独衷。不仅仅因为它开得满山遍野绚丽壮观,更因为它与奶奶年轻时一段情事有关,准确的说,它与我们从来没见过面的连奶奶也叫不上名字来的祖父有关。
奶奶是青城一位富商的千金,在女子师范读书时爱上了一户铁匠家的儿子,并追随他一起到中原参加了新四军。奶奶爱的这个人叫鹏奎,如果他不在那次侦察行动中牺牲的话,就成了我们的祖父。因为那一次行动前,组织上已经批准了俩人的结婚报告,只等胜利归来。
一九四九年三月,奶奶和鹏奎随解放军大部队回青城,打垮了据守青城的国民党顽军。但有一部分散兵游勇逃进深山老林,与当地土匪勾结,对我刚诞生的红色政权形成了极大威胁,尤其盘踞在青龙山上的匪军势力最大。部队首长下决心要剿灭这股匪军,派出奶奶和鹏奎进山侦察敌情。奶奶和鹏奎装成一对回娘家的小夫妻,一路唱着山歌往青龙山上而去。
当时正值五月,远远近近,层峦叠幛,葱翠欲滴。在一些向着太阳的山坡,尤其杜鹃花开得烂漫如霞。奶奶采来杜鹃花,要鹏奎帮着插在头上,花俏人更俏。鹏奎禁不住在奶奶脸上狠狠呷了一口。
奶奶甩开歌喉,一首甜甜的山歌飞向远远的山峰。
  “姐儿生得像蔸菜,青枝绿叶惹人爱。买菜哥哥早些买,莫等花谢起了苔,青春去了不再来。”
鹏奎自打进城念书后就没吼过山歌了,听奶奶唱得如云雀婉鸣,也尽情亮开嗓子唱开了。
  “桃子没得李子圆,郎嘴没有姐嘴甜。前年六月亲个嘴,今年六月还在甜,甜了一年又一年。”
就在奶奶和鹏奎唱山歌的时候,我们的祖父出现了。奶奶只记得祖父完全一副山里人装束,就坐在离奶奶不远的山坡上歇脚,身边放着一篓做雕花手艺的工具。
既是山歌人,来了兴趣开嗓就唱,不管面对的是山坳还是姑娘。
  “朝天一望天有云,朝姐一望姐有心。天有云头难见日,姐儿有心难拢身,相思病儿害得深。”
这首山歌明显是冲着奶奶来的,按山里人规矩,不回是不行的,于是奶奶回唱。
  “想郎想得心里慌,把郎画在枕头上,翻身过来把郎喊,翻身过去喊声郎,一夜喊到大天亮。想郎想得挨门站,眼泪流了千千万,掉在地上拣不起,拣得起来用线穿,留给情哥回来看。”
山歌对起来没完没了。祖父看出奶奶边唱边走,知道还有事,笑了笑,背起篓子隐进山林。
奶奶和鹏奎凭借会唱山歌,过了匪军的一道道哨卡。越往里走,哨卡越密,盘查得越严。在一个山坳口,奶奶和鹏奎的身份被一个狡猾的匪军排长识破了。
当时,守卡匪军检查完奶奶他们的包袱准备放行,突地从哨棚里钻出一个匪军排长,围绕鹏奎转了两圈,突然伸手扯下鹏奎头上的黑围巾。额角上因为长期戴军帽留下的一道细白箍痕暴露无遗。匪军排长一阵狞笑,命令士兵押着奶奶和鹏奎回山上领赏。
这一切都被还没走远的祖父看得清清楚楚。
祖父知道,奶奶和鹏奎落在匪军手里就没了生还机会。也不知道祖父当时是怎么想的,也许是奶奶刚和他对过山歌吧。祖父敏捷的像只山兔,快速朝山坡那边窜去。那边有一条道是匪军必走的。在一个山坳口,祖父扯来几根老山藤拴在树上,压着山藤迭放起一搁一搁石头。祖父手握板斧,眼睛紧紧盯着坡下面的小路。
看着奶奶和鹏奎刚移过坳口,祖父挥起板斧砍断山藤,大大小小的石头顺坡骨碌骨碌滾下去,在山谷里发出可怕的轰隆隆的回响。匪军被砸得喊爹叫娘,惊惶失措的四处躲避。
混乱中,祖父从树林里跳出来,拉起奶奶就跑。
鹏奎因双手被捆,摔了几跤。祖父折回来,将鹏奎双腕按在树上,一挥板斧,绳索齐刷刷断裂开。
山坡下,匪军们重新纠合,大喊大叫的追上山来。祖父从篓子里拿出一把铁凿交给鹏奎,自己也别了一把,顺势一脚将篓子踢下山谷,扛上奶奶一阵猛跑。
在一个岔口,鹏奎和奶奶他们跑分开了,跑上一处断崖。等祖父发觉,鹏奎已来不及往回跑了。
就在生死相隔的瞬间,鹏奎非常镇定,用坚毅的表情面对奶奶。奶奶知道这是在对她说:一定要完成任务!
奶奶撕肝裂胆,想喊,被祖父用手捂住了嘴。
鹏奎故意蹬垮了一堆石头弄出响声,并从树隙里现出身影,吸引着匪军朝他追去……
青龙山的匪军被剿灭后,部队曾派人在断崖附近搜索,只看到断崖下面是个深不见底的谷涧和挂在崖壁上的一些红红的杜鹃花。
祖父的家就在青龙山脚下,这一次刚刚到外面做完活回家,碰上了奶奶。祖父把奶奶背回家,守着奶奶过了一夜。通过这一夜的了解,奶奶觉得祖父可以帮助她完成任务。
第二天,奶奶要求祖父陪她上山。祖父不知道奶奶为什么一定要上山,奶奶也不能说,但凭着山里人的豪爽,祖父答应了。说青龙山上住着他一位远房亲戚。奶奶和祖父再次装成小夫妻,祖父还找了一些雕花工具背上,以做掩护。
这一次,奶奶很顺利上了山,侦察到她所需要的全部情况。就在奶奶准备下山时,匪军闯进祖父亲戚家抓走了奶奶,说奶奶是女“共党”,要押到一处山坡处决。是祖父喊了山民,以救“媳妇”为名要匪军放人。
那个恶毒的匪军营长对祖父说:“只要你能证明你们是夫妻,我就放人!”
一些不明就里的山民也说:“这没什么,就做一次给他们看。”万般无奈的祖父只好领了奶奶走入一片开得很红很烂漫的杜鹃花丛。
奶奶和祖父只有过这么一次事实,回部队后,竟然发现怀上了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我们的父亲。奶奶跟父亲取名叫留红,就是把青龙山那大片大片的红杜鹃留在记忆的意思吧,那里有她挚爱的战友,有她奉献的青春。
解放后,奶奶回青龙山祭奠鹏奎英灵时,曾试图找过祖父,但因为叫不出祖父的名字,民政部门始终查不到这个人。
奶奶一生最强烈的印象就是杜鹃花,她临终时,要我们在她身边放了许多许多杜鹃花,好让她在杜鹃花丛平静安详地笑着离去。2007-03


外一篇
《锣人》
杜官恩
爷爷姓杜,苇子沟人为什么都叫他锣爷呢?起因是我们家藏有一片大铜锣。锤头是用麻布裹的有碗口大,锤杆是用槡树轧的和擀面杖一样粗,尾部嵌系的红绸布也十分耀眼夺目。爷爷潇洒地一挥胳膊,红绸布在锣边画出一个又一个迷人的圆圈,锣声便响彻云宵。

至于这片锣是怎么来的,爷爷也说不大清楚。因为铜锣太大跟古时候为官辇开道两个喽啰抬着边走边敲的那种差不多便认为祖上有人当过不大不小的官而私下截留了一个;还有人说祖上是做大生意的用一船黄豆换回来用于保家护院的。作为后代的我研究认为这全是先人们往荣华富贵方面的附会,尽管唐朝时出了个大名人但却是文官后来也没落了。倒是这片铜锣最真实的流传了下来,给爷爷脸上带来无上荣光。
因为失去了两个人抬的条件,一个人一只膀子执起锣来需要很大的臂力,于是爷爷挑水劈柴担谷子全部用单手,硬是练出了像扁担一样柔韧结实的膀臂。平伸出胳膊吊起锣还能钩两个人。爷爷敲响的锣声能惊飞满苇子滩的阳雀老鸦,还能绵延到很远很远的滩外与大佛寺的钟声媾合。
苇子沟的富绅邹其祥曾花了一黄桶绿豆请城里的铜匠铸了片锣用船运回来和爷爷同台比擂以此想煞煞爷爷的威风,谁知他的那些家丁轮番上阵敲得眼冒金星双腿发软全部瘫倒在地,爷爷依然威风凛凛立在台上引来阵阵喝彩。
爷爷的年代兵荒马乱,苇子沟逐渐组织起以爷爷为中心的锣队以后才给人一点点安全感,加入进来的人有一个特别的称呼:锣人。除两个鼓乐班子的锣外,平常殷实一点的人家也卖片小锣加入进来。抢个火抓个强盗赶个土匪作用还比较大。
有一次,耿叔家遭了贼人盗窃。开始耿叔还是一个人在悄悄地追,不过他出门时习惯性的取下了挂在门旁边的小铜锣。眼看贼人就要进入苇子滩了,耿叔慌忙操起锣锵锵锵地一阵猛敲向爷爷报信。苇子滩生长着一望无际仿佛跟天连在一起的苇子,是野鸡野兔野獾的天堂是苇子沟情男情妇幽会倾诉的地方当然也是贼人逃命的生死场。
爷爷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像麻猫子上树一样敏捷地爬上屋脊,执起锣,用不断变换的锣音调动起苇子沟锣人四面八方朝耿叔围了上去。
待锣人围住贼人,爷爷钻进去一看傻眼了---原来贼人偷的是耿叔的老婆。
这事在苇子沟成了笑谈。爷爷气得吹胡子瞪眼。不过这事之后,苇子沟名声也越来越大,那些想打苇子沟主意的歹人说,“连偷个能跟着跑的活人出来都很难,别的就更不用想了。”所以苇子沟相对要平静许多。
不过后来这种平静冷不丁地就被打乱了,自从邹其祥的儿子邹文国回来以后。

邹文国从小就在外面读书,每年只往家里寄过一两封信,几乎断绝联系。最近邹其祥接二连三接到几封信:说是邹文国因为追一个不爱他的女人,精神崩溃了,变成了花痴,在马路上看到女人就嬉笑追逐。邹其祥只好派管家乘船下汉口接回了疯疯癫癫的儿子。
下船榫头时,苇子沟的好多人都去看了,包括爷爷。
邹文国蓬头垢面,被管家强行穿上的长衫给撕成了一条一条露出里面更加破烂的衣衫。
邹文国的母亲当场落泪了,“我的儿啊,你怎么落到这步田地了啊!”
邹文国不认识母亲了,看到母亲只当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女人,围绕着母亲转着圈跳着脚拍着手像在唱儿歌:
“花娘子,我娶你
掀盖头,抱枕头
舒舒服服叼奶头……”
邹其祥大怒,上前一个耳光,“你个爷丈的,这些年的书读到牛py里去了……”。邹文国被煽得天旋地转摔在地上大哭起来……。
“作孽呀作孽!”人们一片哀叹。
邹家应该说只是个大户,靠做生意起家,用钱买了苇子沟一多半的地而成为大地主。
为保家护院,他成立了一支护院队。前两年,新四军从襄北而来,邹其祥吃不准新四军的政策随国民党跑了。现在,新四军退出襄南邹其祥回来当上了国民党的保长也只是收回了土地,并没有实施清算,所以同老百姓并没有深仇大恨。
邹家是典型的江南四合院,大天井百叶窗三合门,大门口有石狮,正厅在后面,东厢西厢两排长房间住满了家人和家丁。所有房间都用圆木铺垫成隔潮地板。靠厨房的那头还留有两间地下室。因是全木结构,邹家格外谨慎烛火,一旦失火便无交可解。
偏偏,邹文国回来不好好睡在房间的大床上,而是大抱大抱地抱进稻草铺在地下室里,吃喝拉撒。任管家怎么用好话哄他劝他都无效。
从这里可以看出,邹文国回家前就是这么生活的,随便一个旮旯就能凑合一夜,痛得他老娘眼泪汪汪。
邹母时刻担心儿子会干出傻事,吩咐管家时刻盯着邹文国。邹其祥心里倒放得开:如果出事就是他命该如此。
邹文国吃饱喝足也不干别的,就是到村里南边北边疯跑。东头的酒坊掀个晒酒麯的簸箕,西头的豆腐坊推翻个泡黄豆的水缸,南边的絮铺偷个木磨盘滚圈圈滚下堰塘。不过损失都不大,家人赔个不是就过去了。
邹文国同我家爷爷产生联系是在一个婚宴上。
苇子沟的婚宴有个习俗——打暴锣,就是逼迫新郎新娘拿出礼水来谢大伙。
爷爷和耿叔各执一片锣,在新郎新娘耳朵边猛烈敲击,两人一唱一和好不开心。
“张点灯,李摸壁
周家的娃儿倒抱起
娃儿娃儿你不哭
妈脑壳(奶头)汆在piyan里……”
锣人们正在兴头上,邹文国突然出现在婚宴上,他拖了根棒子冷不防朝爷爷手里的锣袭来。爷爷用胳膊一挡,咔嚓一声,棒子折成两截。邹文国反被弹倒在地下。
人们一起驱赶邹文国,但邹文国口里嘟嘟噜噜着“锣……锣……”。
爷爷见他可怜,也相信锣他邹文国摔不坏,索性将锣递给邹文国玩。
好在邹文国并没有在婚宴上瞎闹,手舞足蹈敲打了两圈后离开了,上了村里的大路。
疯儿子喜欢锣,邹其祥就将先前和我爷爷比擂过的那片锣取出来交给了邹文国。锣重,邹文国拎不动,就在路上边滚边敲,被锣人喊着滚锣。
邹文国神经错乱,锣点子不着边际,不会和锣人们所用锣谱混淆,便任由他疯去。
此后,苇子沟不分时辰不分昼夜冷不丁响起滚锣音,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该干吗照样干吗。

谁都不曾想,邹文国滚锣还为他滚来了一个漂亮媳妇。
邹其祥接到乡长张应山的命令:说有人发现苇子沟东头酒坊里的一名洗衣娘是新四军一个中心乡的副乡长,新四军撤退时留了下来就地隐避……要邹其祥抓住她送往乡公所。
邹其祥指挥家丁抓了洗衣娘,用牛车拖了正往乡公所送。队伍行进到一个拐弯处被躺在路上的邹文国挡住了去路。邹文国发现有女人,嘴里嘟啷着爬起来滚着锣一边敲一边冲过来,围绕着洗衣娘团团转,并唱起他才跟着小儿子们学会的乱歌:
“咚咚锵花姑娘
嫁到婆婆的喝米汤
米汤喝不完
就是两扁担……”
因为是少爷,家丁们不敢乱来,只能躲着他始终不能前进。
管家对邹其祥说,“张乡长抓人的证据也不足,不如留下来给邹文国当媳妇,也了却了您的一桩心事。”
管家的话正戳在邹其祥的痛处。邹文国回来后他出重金请了四方郎中也没有医治好儿子的病。他就这么个儿子,如果娶上亲生个一男半女,也算邹家有后了。
为此,邹其祥来到洗衣娘面前说,“你目前的处境很不妙,我也不是真心想把你交给张乡长。我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如果你能嫁给这个儿子,成了我们家媳妇,我就有理由在张乡长面前保你逃过这次劫难。”
准确地说,邹其祥只是财心重一点,对政治不怎么热情,答应张应山当保长也是出于对家庭财产的保全。像眼前,如果洗衣娘不与他家相干他就有可能交出去。如果与他儿子发生了联系,相信他会出手相救。
邹文国似乎听懂了爹的意思,锣滚得更来劲了。周围围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村东头又冷不丁响起凌乱的锣声,人们知道那是邹文国在瞎胡闹。
天亮后,人们在昨夜响锣的地方发现了一具男尸体,头被什么砸扁了。是村东头酒坊里放酒的锅工。人们不解:邹疯子与锅工有什么过节?
但这只是猜测,没人看到就没有证据。
(关于这段,真实的历史是:爷爷听酒坊的师傅说,邹疯子怀疑洗衣娘是锅工出卖的,拿枪将锅工逮着押往苇子滩上。爷爷急忙朝苇子滩上赶去准备去救锅工,但半路上听到一声枪响,知道已经迟了便折了回来。)

原以为邹文国结婚后花痴病会有所好转,谁知他还要睡他的草窝,空留个媳妇在房里。管家将邹文国关在房里,他却从窗户跳了出来。
邹其祥日夜给祖上和菩萨上香,祈求神灵让他的儿子早日开窍,好延续邹家香火。
唯一发现邹文国不是真疯的还是我们家爷爷。邹文国经常缠着爷爷要敲锣,爷爷没事时便有意无意教一些锣谱给邹文国。邹文国用心默记的那副神态完全暴露出他与正常人没什么不同。
爷爷也没有戳穿邹文国,因为他知道邹文国装疯自然有他装疯的理由。
尽管洗衣娘成了邹家媳妇,张应山还是不放过。有一天,张应山带了几个乡丁来到邹家要人。
邹其祥不硬不软地顶着张应山,“我调查过了,这姑娘是经常来苇子沟贩酒人的丫头,家里失火烧光了才来朋友家借住的,根本不是你所说的新四军。再说进了邹家的门就是邹家的人,张乡长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也不让你白跑,要多少你开个价。”
平时张应山是见钱眼开的,这一次态度却异常硬,“我能看你的面子,但县党部却不看我的面子。这种事上面追查得紧,弄不好就掉脑袋。邹保长是个明白人,县党部说新四军一个中心县的my部长潜回了本乡,命令本人严查所有近期从外面回来的人,令公子是真疯还是假疯,只有邹保长的心里最清楚。”
说实话邹其祥从来没有将儿子同新四军联系到一起,也没怀疑儿子是否真是疯子,张应山这么一说,倒说得他疑疑糊糊了。不过,邹其祥想保护儿子的心情此刻占了上风。
无可奈何,邹其祥只得交出了洗衣娘,同时暗地里吩咐管家赶紧去找邹文国。如果邹文国施以救援,就证明儿子确实是正常人,他也会伸出援手。
此时,狡猾的张应山说,苇子滩的地形复杂,常有野物出没,希望邹保长能够将他们送出苇子沟。
这不是明摆着拿邹其祥当人质吗?
邹其祥无计可施,只得听从命令带了护院队一起押送洗衣娘。
苇子滩是苇子沟人进出的必经之路,也是事情多发地段。野风一来,苇子沙沙沙地响,间或各种各样野物此起彼落地啸叫碜得人头皮发紧心里发慌。
张应山感觉苇子里潜伏着杀机,他命令队伍快速通过苇子滩。
张应山话音未落,身后突然传来震天价响的锣声。锣点急骤像暴雨倾盆而来,呐喊嘶叫的声音也似狂风如浪袭来,整个苇子滩和前面不远的苇子湖一起波涛汹涌。
苇子沟上空升腾起滚滚黑烟。
管家大惊失色,“不好了,家里失火了……!”
邹其祥面如土色,急忙命令家丁折回去救火。
张应山面露狰狞抽出sq对准邹保长的胸口,“邹保长,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如果出事你我都性命不保。”
邹其祥也不甘示弱,抽出sq抵在张应山的脑袋上,“老子家产烧光了,也等于性命丢了。伙计们,你们先撤!”
呼啦啦,押送洗衣娘的队伍少了一大半,张应山带来的几个乡丁陷在惊涛骇浪里惊恐万状。
随着苇子里叭叭叭的几声响,一个乡丁倒地乱嚎,一个乡丁滚进臭水沟,其他乡丁则抱头趴在地上。
等张应山再抬起头来,洗衣娘已不见踪影,满眼只有苇子在晃动。他踢了那个嚎叫的乡丁几脚,“gr的,起来给老子追!没死嘛,你乱嚎什么?”
乡丁爬起来,胳膊腿都看了一遍,又摸了摸脑门,“我没中枪啊?”
滚到臭水沟的那个乡丁被苇叶子划破了脸血流满面狼狈不堪。
张应山顺着枪响的方向搜了一截,发现了几根粗壮的芦苇被拦腰折断。他抓起一根用力一撇,发出清脆的如同枪一样的响声,顿时如丧考妣蔫在一边。
这里已经不用讲大家也明白了:放火烧邹家的是邹文国,他点燃了自己睡的草窝;敲锣的自然是我爷爷和那些锣人;一呼百应的当然就是苇子沟的那些老百姓了。
最后一笔交待:邹文国正是新四军撤退前襄南根据地一个中心县委my部长;洗衣娘正是义兴乡的副乡长。
邹文国在苇子滩救下洗衣娘以后,顺着动物到湖边喝水的通道来到湖边,寻找这条通道的技能正是我爷爷教他的。他的父亲邹其祥令管家撑来一只船早早地等候在了通道口。2011-09

2011国庆献礼战争题材短篇小说锣人》小序:爷爷的故事很多很琐碎,这个锣人的故事便被淹没在其中。随着爷爷年事增高,他反复啰嗦的“锣人锣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便抽出时间,零星地收集着他那些零星的记忆。直到爷爷去世,我终于悟出了这些记忆的珍贵,才用拙笔留下了这篇《锣人》。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16 14:40重新编辑 ]
杜官恩劳保店
五孔桥往西200米笔架山社区门面,深河路口正对面,南边。
手机高德地图输入杜官恩劳保可以导航到本店。

电话:15327838917   

    
离线qjren

沙发  发表于: 2007-03-06

楼主好,我是铁皮田老五。

qjren为您解决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全心全意为论坛网友服务。

2楼 发表于: 2007-03-06

  您好,因为我是真面示人,不知您的真实姓名和年令,只能问好,希望朋友能提点不足之处,以便修改,准备上传统刊物的。

杜官恩劳保店
五孔桥往西200米笔架山社区门面,深河路口正对面,南边。
手机高德地图输入杜官恩劳保可以导航到本店。

电话:15327838917   

    
离线qjren

3楼 发表于: 2007-03-06

我铁皮跟您还是打过交道的,没记错的话我结婚时的对联就是您自编自写的。

qjren为您解决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全心全意为论坛网友服务。
离线论坛功勋
4楼 发表于: 2007-03-06

啥?你是铁皮田老五?哪跟哪啊?

我都搞糊涂了。

这些山歌写得挺美的。看老杜的文章,总是能够让人静下来。

仿佛在看一场发黄的老电影,内容却有一种残酷的美。

5楼 发表于: 2007-03-06

小说主要靠情节取胜,读罢这篇短小说,心灵确实能受到一次洗礼。有了好的故事核,文章就成功了一大半,从这个角度说这篇文章是成功的。如果说还有什么欠缺的话,我觉得开头是不是显得罗嗦了点。很多话其实不一定都交代的那么清楚,直接进入故事效果估计还好些。写小说我是外行,姑妄言之。

离线辛迅沬
6楼 发表于: 2007-03-07
  花开有枝,我认为老杜做的这个开头还可以,不能求全责备,现在的人读小说,很不容易静下来,有了一个提示式的开头,只当打一个伏笔,做一个悬念,也许正是他独具匠心之处。这是我的理解,不知对不对,老杜看了,不对的话,一笑了之。
7楼 发表于: 2007-06-22
这篇也精彩,顶下
离线可可西里
8楼 发表于: 2007-06-25

       故事不是很新鲜,但感觉是新鲜的。也许是在追求过程中的美感吧。

离线梦壑

9楼 发表于: 2007-06-30
写得有点味道。
《格律诗词写手》是本人自编的诗词写作软件,在华军软件园和我的网站上可下载。<BR> 本人博客glscxs.blog.tianya.cn本人QQ13907434

10楼 发表于: 2007-07-01
     第一次尝试写战争题材小说,有点手忙脚乱,但你们的鼓励会是我成功的动力。
杜官恩劳保店
五孔桥往西200米笔架山社区门面,深河路口正对面,南边。
手机高德地图输入杜官恩劳保可以导航到本店。

电话:15327838917   

    
离线水乡芝仁
11楼 发表于: 2007-07-02
看看
[url=http://10000050802.8.sunbo.net/]潜江,您好!![/url]
离线铁锅
12楼 发表于: 2007-07-03

不错的,现在充斥了太多的无病呻吟、肤浅情感表白、华丽文字堆砌的网络快餐文章,乏味。

看了老杜的,感受不一样,老杜一直笔耕不辍,很佩服!这个版就应该多些潜江本土作者的体现本土特色的东西。

离线辛迅沫
13楼 发表于: 2007-07-11

    顶一下,让这篇也接受一下风雨的洗礼!

离线潜江客
14楼 发表于: 2009-10-10 , 编辑
...真的很佩你
          超赞   推荐你供稿子去读者  太棒了  很美的一篇小说
   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小说!
                          -----软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