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70阅读
  • 14回复

流水帐.从凤凰到德夯(一)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剑在
 
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03-05
<P>主人冬眠中</P>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14楼 发表于: 2007-09-30

藏了。。。。凤凰是俺的第二梦想 第一是蹦极。。。已经实现了 这个给我当指南刚好 楼主有QQ没 加我好不好 我的是605038001

也许啥时候我们有了时间 会骑车去呢。。。。。。

兴奋一个先

只要路选对了..成功近在咫尺~~~!

请你死活都要顶哈我的帖子啊~~~!!!!
[img][/img]
离线彩蝶旋舞
13楼 发表于: 2007-09-29

本想看看潜江的驴友们十一都会克哪西克,没想到却误闯进来了,既然来了索性就看哈子咯!

[em20]
[img]http://www.qjren.com/space/upload/2009/02/27/12076020937744.gif[/img]我脾气好 并不表示我没脾气!
离线理想罗盘
12楼 发表于: 2007-08-28
写得不错!
◥█▄▃▁
.......◥█☆█▅▄▃▁▁▁▁▁▁▁▃▄▅中国▅▄▁
〓▇█████ ████潜江代表队████████▅▄▃▁▁
〓〓〓█████████████◤
炸死改贴的龟儿子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轰炸过
离线qq150137775
11楼 发表于: 2007-08-27

我嬲

青春的岁月,身不由己!
10楼 发表于: 2007-08-19
╰─┼D到今天纔髮現早已習慣妳的味道ゞ┇ゞ除暸妳還是妳灬妳ё名оメ字╭→永遠刻在我Dè心底.
离线油焖大虾
9楼 发表于: 2007-08-16
蛮不错的,支持
离线海星
8楼 发表于: 2007-08-15

看完了,很不错,剑在,有点熟悉啊,今年我们去的时候,是138元一个人,导游还说是打了折的。。。。

离线卡布基诺
7楼 发表于: 2007-08-14

写得不错,还有卡文采咧,没看出来,呵呵,继续努力啊!!希望以后还有更好看的东东写给我们欣赏哈子!

都是狼何必装羊?
离线甩酷甩酷
6楼 发表于: 2007-08-14

看完``````比我还会记流水帐``````````汗死``

离线论坛功勋
5楼 发表于: 2007-03-05
不错哈,支持!
离线剑在
4楼 发表于: 2007-03-05

流水帐.从凤凰到德夯(五)

早晨进被棒槌的声音惊醒的,躺在床上推开窗,两座青山映入的的眼帘,晨雾笼罩着山顶,如诗如画。房东己经在小溪边洗衣服了,我蹭过去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青山,晨雾,小桥,流水,浣衣的美女房东,鸡犬相闻。还有早起的孩子们在溪边搬开石头,捉螃蟹和小鱼,景不醉人,自醉。房东告诉我,对面的山也能上去,景色比那些景点的还要好,只是路很险,要爬半天,我揉了揉腿,还有些酸,作罢。在她的提议下,我决定了今天的行程:早晨十点有个婚嫁表演,在这之前二三个小时可以到天问台一个来回,顺便可以到集市上买些纪念品,至于篝火晚会,周三和周末才有,看来我是没时间等了。

在集市上,讨价还价半天,买了一个狼牙的吊坠和一把牛角的梳子,花了我五十元。隐隐有些头晕,意识到是昨晚的电扇吹的,还撑得住。胡乱地找了些食物,一看时间,八点了,于是上了到天问台的山路。今天的山路比昨天的要陡得多,有落差,爬起来就比较吃力,幸好同行的还有几个MM,同行的几个同性开始讲些半荤半素的笑话,讲完后群狼就一起回头看MM们的表情,这一路上倒也不太累。进山越深,就越显得人迹罕至,山路弯弯曲曲的在草丛中若隐若现,几次都怀疑路要走完了,尽头才发现山路拐了个弯又通向远处,有诗为证: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看到一个路标:距天问台三百米,大家都轻松起来。后来才发现,这个路标纯属扯淡!我当时的心理活动是,如果当时有一架飞机,从天上看下来,我们倒是隔天问台只有三百米,不过那只是直线距离,那蜿蜒向上的山路,只怕五公里还不止!爬啊爬,爬啊爬......十分钟后,所有的MM全军覆灭,五分钟后,一半的男士挂了,我是冲在第一个的,又过了十分钟,我回头一看,身后只有二个人了!有几处的坡几乎到了九十度,山路上布满了蚕豆大小的光滑的黑颗粒,细看,应该是动物的大便,莫非......野猪?狼?在一个拐弯处,莫名地起了一阵阴风,令人后背发凉,风过处,豁然出现一只吊睛白额大虫!武松酒刹那醒了一大半,操起齐眉棒定睛一看.....从体积上应该不是大虫,眼睛大大的,眼红红的,原来是一只兔子,黑黑。又拐了N个弯,如爬行动物般四肢着地勉强通过,然后天问台就真的在眼前了。

天问台是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圆形石台,孤零零的伫立在群山之间。向下看,深不可测,头晕,脚发软,山风拂过,极凉,周围群峰耸立,如刀削斧砍般陡削,自然太伟大,人太渺小,怪不得屈原曾在此问天!我忽然想发表一下感想,“啊”,一声吼出,群山回应......同行的两位也吓了一跳,目瞪口呆地看着我,“TNND,真凉,象开了十匹的空调!”发完感想,我觉得有些对不起两行饱含期待的目光,敢忙发烟。躺在洁白的石板上,吹着山风,会当凌决顶,抽着精白沙,夫复何求?天人己合一矣!

下山就快得多了,在山脚,所有来的人都汇齐,一看手机,民俗表演的时间要到了,大家就走得更快。一群人跌跌撞撞地来到表演场的时候,音乐己经响起来了。我己经观察好了,一般来讲,表演的时候都会从观众中找出几个人来配合,根据昨天的经验,坐在中轴线这个看台的第一排抽中的机会要大得多,此处面对着舞台,我抢了个此处的座位坐下来。果然,表演十多分钟,新娘新郎就找中了我当大舅爷,然后从我旁边找了二个观众当二舅爷三舅爷。不过最有面子的还是我,今天大舅爷是牛X的职业,看见婚礼上的美女可以随便表示好感,而表示好感的方式就是踩那姑娘的脚,如果那个姑娘也有好感的话,就会回踩。这个刚好是我的强项,我一眼就看中了一个盛装的大眼妹,然后跑上去就踩,她跑,我跟着赶了差不多半个表演场,还是没赶到,累了我一身的汗!后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的十几个姐妹赶上来,对着我一通狂踩.......可怜我新买的耐克!打打闹闹后就是学跳苗舞,拉着我跳的正是那个被我赶了几里的美女,我天生没有艺术细胞,我知道我的动作有多难看,美女花了半天,我还是不得要领,呵呵。表演完毕,我得到的奖励是一个很漂亮的手织包和一个卤鸡蛋,一碗米酒。跟美女合影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表演场。回到客栈,在房东那吃饭,结帐,衣服也干了,收拾行李跟房东告别,她正在烤螃蟹,又吃了几串,不贵,一块钱一串,香,辣,脆。步行到寨口,上了到吉首的车,上车的时候,刚好有一帮游客到了,他们一个个两眼放光,来来往往,和我一样,都是匆匆的过客。

车上,经过正在兴建湘西人民政府,高大雄伟,也经过那些低矮的石头房子或者是草房子,很强烈的对比,让人很快能理解湘西贫穷的根源,心里有些惆怅。到了吉首火车站,原以为还要先到怀化再到武昌的,没想到刚好有临时增加的车到宜昌,2288号列车,十点半发车。买了些水,水果和卤菜,很快的上了车。车是从广州站发出的,目的地是襄樊,车上条件很差,到餐车找到列车长,加了四十五补成卧铺,气味很大,于是开了窗。明天就可以到家了,我心一沉----又该面对那些永远忙不完的琐事了。风很大,窗外是无边的黑,对着黑暗,我点上一支烟,忧伤得象国产电影中的男主角。(完)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剑在
3楼 发表于: 2007-03-05

流水帐.从凤凰到德夯(四)

早晨起床的时候头仍然痛,其实我很早就意识到自己的这个缺点,我曾经很努力地练过酒量,甚至用到过最古老的偏方----生鸡蛋兑啤酒喝,结果还是没有任何提高,哪怕是一丁点,依旧是白酒一杯便倒,啤酒一瓶就挂,昨晚,己经是很出色的完成技术动作了.起床,想找个地方喝点粥,找了半条街都没找到,只好找到一家牛肉粉馆,味道很好,够辣,也不贵,四块.顺着青石板小道上街----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到这儿来玩,得带点土特产回去.信步逛着,小街上人流如织,在"老爹弥猴桃干"店里,正好有一队观光客在这里疯狂采购弥猴桃干,大袋装的,一百二十块钱一袋,在门口尝了又尝,尝到店里的小姑娘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的时候,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于是还价到八十,很有成就感地买了两袋.继续逛街,到某家又看到散装的弥猴桃干,问价,才发现我的两袋的份量在这里只需要花四分之一的钱就能买到......吐血三升.回到客栈,我双手己经拎满了战利品:两袋弥猴桃干,姜糖若干,蘑菇干若干,同时,腰包也瘪了许多.

跟老板结清了房钱,顺着沱江走到了大桥上,到了要跟凤凰说再见的时候了.在大桥上我回头看着沱江和笼罩在沱江水气中的古城,没有人跟我说再见,但我知道我一定还会回来,也许十年后,也许二十年后,不知道那时的我能不能找的到今天的我留下的哪怕是任何一点小小的痕迹?到那时我会跟谁一起出现在凤凰?想着,心里有某种悸动----我知道,这种悸动叫伤感.

颠簸二个小时后,我回到了吉首,在车站旁很顺利地找到了到德夯的公交,还是很破的车,车价本地人三块,俺六块.车里充满了陈年的汗味,问司机什么时候出发,司机看了看表说还有二十分钟,俺翻开<边城>,太热,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就这样熬着,大约过了三个二十分钟的时候,车上的人终于坐满了,破旧的公交才排着黑烟带着我们上了路.一路上无非青山绿水,小桥人家,眼睛倒也不寂寞,一个小时,车在一个青山包围的小村里停了下来,德夯到了.

进入德夯苗寨的门票是六十,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凤凰都不要门票......而且游客极少,心里明白,这门票是很赶走了些人.口渴,到某小店买了一瓶绿茶,居然开价四块!这种上当的感觉就愈强烈,刚好一个旅行社带着上十个游客下车,到一家饭店吃饭,两个苗族小姑娘在门口打起了鼓迎客,便凑过去看热闹.先是对歌,对不上不让吃饭,旅行团里有个胖子勇敢地站出来,其歌声几欲杀人;接着是进门酒,每人一碗米酒,必须喝完才能进去吃饭.折腾完了,这群人终于嘻嘻哈哈地进去转着桌子坐了下来.我看得有些心痒,也跟着进去吃饭,老样子,一荤一素:苗家腊肉和炒豆腐,问价,要三十五!这是景点,可能消费是要贵些,可是没有人叫我对歌就让我有些愤怒了,而且也没有人给我打进门鼓,没人请我喝进门酒!愤愤不平地喊了那个眼睛比较大的苗家小姑娘过来问,她小声地告诉我:那些都是要钱的,从菜饭钱里加,你要不要这些服务?小姑娘一脸无辜地看着我,我苦笑......

吃过饭,走到一个广场上,问了人才知道,下午三点有一场免费的民俗服装秀,有两个景点步行各要两个小时才能来回,一看表演的时间快到了,于是跟着人群到了表演厅.表演很一般,就是一群养眼的姑娘们穿着种种苗服在走秀,表演完了是拔河,由游客中的八个猛男对走秀的十二个苗家阿雅(小姑娘的意思),我自认为还算猛,冲上去,结果我们八个猛男被她们拉得一败涂地,一泄千里.表演完后心情好了些,想到流沙瀑布去看看,大包小包的不方便,还是得找个客栈住下来,逛了一会儿,在接龙桥附近找到一家临着小溪的客栈,住下,老板是个长相甜美的小阿嫂,一夜的房租五十.放下行李,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走,开始两边是稻田,有农民用一种古老的器械打着稻谷;继续前行,人烟便稀少起来,沿着曲折的石板前行,每隔一里路左右就有用稻草搭成的亭子,里面无一例外的有一个行动迟缓的老人,卖着一两个西瓜,四五个蕃茄,七八个梨子,每个老人都用期待的眼光看着我,装作没看见----唉,我实在是不饿.

山路尽头是一个深塘,而因为降水太少,瀑布水量就不大.这里居然也有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太太,租民族服装照相,一脸的苍桑,用剩下的那只眼看着我们三二个游人----我对这个实在是不感冒,有些内疚.塘水很凉很清,让我想起柳宗元的<小石塘记>:塘中鱼可七八许,皆若空游无所依......呼一口饱含着水汽的空气,整个人都有些空灵的感觉,这个时候,对着山谷暴吼应该是个比较好的发泄和放松方式,可是游人不止我一个,吓着人就不好了,只好把这种冲动压抑在心底.

回到客栈的时候己经是暮色苍苍,阿嫂正在做饭,我让她加了两个菜,跟她边吃边聊,原来她以前也是在景点表演歌舞的----怪不得这样眉清目秀.爱人在广州打工,独自一人带着四岁的孩子,生意是一年不如一年,我跟她分析,这里景色其实比凤凰不会差,只是官方的操作有问题,六十元的门票纯属强买强卖,而且东西卖得贵,这样就会造成不好的口碑......我讲得眉飞色舞,她却一言不发,呵呵,看来我还是话多了一些,这个时候谈这些确实不太好.热水器是坏的,只好用一个很大的木盆打水,洗了澡,把衣服交给她去洗,然后自己上楼,被子很干净,没空调但有电视和电扇,电视正在放<人皮高跟鞋>,看完后推窗一看,到处都是黑洞洞的,看不到一点亮光,似乎每个角落都有可能出现某个东东......火速关窗,把自己投到软软的被子中,一夜无话.

(待续)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剑在
2楼 发表于: 2007-03-05

流水帐.从凤凰到德夯(三)

早晨,被一阵轻脆的山歌从梦中唤醒,一时间竟不知道身在何处。头还有些隐隐作痛----都是拜昨晚的糯米酒所赐,酒己经醒了,酒意还在。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堆开临江的窗,晓风犹在,而残月却无,不由的生起几许惆怅。沱江氲氤在凌晨的薄雾中,而江愈远处,雾气愈浓,最远处干脆就跟远处的青山边弥漫在一起,分不清哪里是江,哪里是雾,哪里是山----而你也无需去辩别,也许桓古以来,这江,这雾,这山就是连在一片虚无与混沌。 

江边的浣衣女早就起了,浣衣女的轻歌和棒棰击打衣服的声音惊醒了沱江和我的梦。在这样一个清晨,还有什么事比点上一只烟发呆更惬意呢?烟,竹制的躺椅,弥漫的思绪.....整个人莫名地陷入一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伤感和寂寞中,被自己感动得一踏糊涂。 

今天有任务,得看完凤凰的官方景点。我把自己从感动中拉出来,找到昨天的小吃店,还是老样子,一荤,一素,一汤,点菜的时候就早早的说了自己要学生菜单上的份量,所以只花了二十元。然后花九十八元买了张套票,上面写了五个景点,分别是:沱江泛舟,沈从文故里,熊希龄故里,虹桥和杨家祠堂。在游玩中发现,其实除了沱江泛舟得用到门票之外,其余四个景点根本就不需要门票,都可以从后门进去。而沱江泛舟只需要三十,其余的六十八等于丢进了沱江!在参观虹桥时我做了个试验,从后门进去,果然没有一个人找我要检查我的门票!后来自己想,这就象是到菜场里买菜,买座头肉总要搭售一些杂骨内货什么的,谁让人家有沱江泛舟这样美味的一块座头肉呢? 

从互联网上搜索“凤凰图片”几个字,得到最多的便是沱江泛舟的图片。沱江在凤凰古城的地位有如天子峰之于张家界,故宫之于北京城,兵马俑之于陕西,阿飞之于小李飞刀,荆无命之于上宫金虹......呵呵,罗罗索索说了这么多,一句话,沱江是凤凰之魂。从浣衣女的小石墩开始,到黄永玉画室为止,这一段的沱江美伦美焕,绝非庸脂俗粉所能相提并论的,同船的游客有人把漓江泛舟拿出来比,我个人觉得这样比较对沱江本身就是一个侮辱。 

下了船,便在古城的小巷中寻找沈从文,熊希龄故里和杨家祠堂。这时有些后悔没找一个好的向导,因为根据导游图你根本就无法找到这三个景点,别指责我的智商和看图识路的能力,因为小巷实在是太多了,稍不留心就窜到了另一条几乎一模一样的胡同中,小小的古城早己是全民皆商,到处是X氏姜糖,XX蜡染,XX银饰,XX客栈......店多,但绝不庸俗,每个店都有自己的特色,就算雷同的商品也有不一样的内涵。比如姜糖店,你大可以在门口尝个痛快,老板总是笑咪咪地看着你,但是别想还价还价,一个子儿也别想少;我就看到过一个银饰店,经营的银饰也没什么特别,但门口飘着蓝底蜡染的幡让我一下子记住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己不仅仅是幽默,更是一种层次。经过一个古城门的时候,正巧有一帮学画的学生在这儿写生,免费给人画像,我也学过二年,就有些技痒,借来铅笑和白纸,画一个羞涩的苗族美女,自以为比他们的老师画得还要好,然后在一片欣赏和惊艳的目光中飘然离去。相比较这些乐趣而言,这三个景点就要乏味得多。无外乎就是某人用过的桌椅啊,睡过的床啊,复制的手稿啊什么的,让我心中那种鸡胁的感觉愈加浓重,仅此而己。 

虹桥也几乎是古城某个角落的复制品,青一色的商铺,大多数商户经营着貌似古色古香的真真假假的工艺品和民间工艺品,但绝不至于让人审美疲劳,行走于其间的时候,我甚至想到也在此地开个小店,一年能赚个丰衣足食足矣,只要能天天能面对这如画美景......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而己,想想,又不会犯罪,你说是吗?走到桥下的时候,很多人在那里穿着苗家阿哥的民族服装照像,我一般是不做这等没有品味的事儿的,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实在是架不住苗家阿妹的盛情,穿上一件蓝色的民族服装,又戴上一圈一圈的头巾,在江边按阿妹所说的摆了几个POSS,现洗的,阿妹说十三张,要一百三十块钱。我一看照片上的人,怎么看怎么象土匪,就有些郁闷,说不洗了,你给我拷到我的记忆棒上得了,阿妹一下子变脸了......花了我半个小时,总算从一百三还价到五十,阿妹一脸的一高兴。天啦,就这样用数码相机拍几下,拷一下就赚了五十,比抢钱还快啊,她居然还不满足,唉,人心不古。 

找了家酒店吃饭后,天己经全黑了,而古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所有的店和景点都挂满了红色的灯笼,整个古城笼罩在温暖的红色色调中。信步走到一家酒吧,抬头看,店名是“古城守望者”,门口挂满了喝完的啤酒瓶,显得店主的品味与众不同,颇有几份仙风道骨,我决定进去喝几杯。我找了个临江的座位,坐下,就有个美女向我款款走来,脸上的微笑让我心跳加速,莫非......艳遇?美女在我耳边吐气如兰:“先生,这里的座位最低消费八十。”我悻悻地换到了吧台,叫了只二十五一瓶的银子弹,喝起闷酒。酒吧里的人不多,旁边只有几对情侣在摇骰子喝酒,二个歌手抱着吉它唱着老歌。有些无聊,我抬头看,木制的屋顶上有很多人留的帖子,于是找老板要来笔和指写了一张帖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我的帖顶起来。很快一瓶见了底,我竟然还没有一丝醉意,又叫一瓶,中途有二个北京来的书商加入,我们划拳喝酒,和着音乐大声地敲打着桌子。一会儿,三个人都喝得脸通红,抢着结帐,我一向善解人意,把这个表现的机会留给了他们,黑黑.两个书商一脸的暴发户气质,把大把的钱用酒瓶压着点歌,然后我们跑上台去抢麦克风唱歌,歌手也趁机下去泡MM,说实在的,我们三个人都五音不全,而且都只会唱老歌,一首一首的来,沧海一声笑,恋曲一九九零,把根留住,天涯......放浪形骇,这又有什么重要呢?明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哪怕你是一只狗,也没有人会在意,这就是凤凰,你永远无需伪装自己。 
(待续)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剑在
沙发  发表于: 2007-03-05

流水帐.从凤凰到德夯(二)

车在一座堆满了黄沙和水泥的桥上停下来----凤凰到了.从桥上往下看,清澈的沱江把小城隔成两个片断,远处还有座古色古香的桥又把片断连成一个整体.数不清的吊脚楼,桥下的浣衣女,青山,还有薄雾......还有什么比这更引人神往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食物!毕竟对于一个长途跋涉,又累又饿的人来说,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的诱惑远比眼前的美景实在.背着行李,顺着公路,穿过一座古老的城门找到一家小吃店,叫了一份牛杂粉,四块,每个桌子上都有一碗可以自己加的泡辣椒,我加了很多到面条里,味道真的很好.

吃完后又回头从桥上走下来,那些吊脚楼就这样真切地出现在我面前了.行李有些重,昨晚觉睡得不好,又有些困,得找家旅馆,我要求不高:一,干净,二,必须在沱江边,三,吊脚楼.记得网上介绍过名气最大的是包二爷的沱江人家客栈,顺着曲曲折折的小街前行,看到些莫名其妙的店名:高老庄客栈,潘长江酒店,呵呵,莫非老潘和老猪也有后人在此流落凡间?好不容易找到沱江人家,可是包二爷不在,有个中年妇女可能是包二嫂,一脸歉意地说客满了,只有六人间了,倒是很便宜,只要二十元,而且是男女混住的,不习惯,而且怕人劫财劫色,告别了包二嫂,在旁边的黄永玉画室照了张照片,自己去找客栈.路上碰到个推荐自家游船的小姑娘,模样清秀,说自己家也有客栈,可惜不是吊脚楼,我看她说得诚恳,就跟着她到了另一家她熟悉的客栈,是吊脚楼,名叫"临江居",就在江边,有空调和卫生间,开价一百八,我还到一百五,住下.告诉她,我今天很累,明天再去她家坐船,留下了电话,说好我要坐船时再短信联系.洗了个澡,把空调打开,坐到阳台上,看着江边的人家和江上来来往往的船,又点上一只烟,世界一下子清静下来.

脚还有些酸,决定先休息好,明天再去游玩.沱江就这样在脚下静静地流着,对面停着的小船上有个苗家女孩,盛装打扮,每当有游客的船经过的时候她就唱歌,有民歌,也有些曲子蛮熟悉的流行歌曲的曲调,结束语都是拉得长长和尾音:依哟喂~~~~~路过的一些男游客们就疯狂地回应,其声如狼嚎.我也大声地嚎:依哟喂......下面安静下来,苗家女孩和船上的游客都回头看着吊脚楼上的我,我发觉我的分贝高了些,而且我在楼上,声音传得远,再看我自己只穿了内裤,实在是煞风景,红着脸进房音穿了长裤和短袖,再出来,下面又恢复了一唱一和的平静.我一边欣赏着美景,听着歌声,就开了手机上的QQ,居然有人在,聊了会,睡意又来了,进房倒头就睡.

睡到三点多钟,不甘心今天就这样过去,下楼吃饭,是血粑和苗家豆腐,血粑是用鸭血和糯米做的,跟老家的糯米粑味道差不多,苗家豆腐味道还行,只是不够辣,有些贵,老板要三十,发现菜谱上的价格和门口的价格不一样,老板解释门口的是学生菜价,我说我也是学生,老板就打了五块钱的折,我花了二十五,又叫了碗糯米酒,我以为跟米酒差不多的,结果有些酸,而且酒味太浓,而我是不喝酒的,号称是一杯倒,喝下后就有些醺忽忽的了.买了地图,研究了一下路程,决定先到沈从文墓地去看看.沿着沱江边的青石板往下游走,一路上数不清的酒馆和饭店,客栈.没有行李的束缚,一下子觉得很轻松,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模模糊糊地想起一句诗:又得浮生半日闲.

墓地依山伴水,游人不多.顺着石阶拾级而上,半山腰有块石板,上面很苍劲地写着: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家乡,我比较同意第二种选择.继续往上走,路有好几条,也不知道哪一条是通往墓地的,问几个游客,别人也不知道,而且没有指示牌,象没头的苍蝇乱找一气.酒意上来了,背上全是汗,好不容易爬上山顶,还是没发现墓地,山风一吹,背上的汗全干了,居然有了些寒意.下山的路上,有几个游客围着一个老人,我也凑上去,原来那块提字的石板下就是沈从文的墓,下面就是是大师的骨灰!花两块钱,买了个花环,献上.回去继续听老人吹牛,老人越说越来劲,原来当年沈大师回凤凰,就是他撑的船,然后他站起来,说我的船就在下面,要坐船的每人十块......

生平最恨人吹牛,特别是把自己和名人进行捆绑式的吹,我偏不坐你的船.给昨天推稍自家的船的小姑娘发了个短信,她半天没回,可能是没看到,坐船的大部队又走了,只有我一个人,于是跟船工讲价,他说人多了一人十块,现在我一个人坐船至少要三十,讲价,二十块,船工很不情愿地开了船.手伸到河水里,很凉,有游泳的冲动,忍住.船到江心收到小姑娘的短信,说她家的船正在路上来不了,我回短信说不好意思,我己经上了别家的船,然后说抱歉,她回短信祝我一路平安,让我很感动.一路上风景很好.路上,遇到几个学生模样的游客,往我的身上用船桨打水,我笑着回击.青山,绿水,我是无牵无挂的过客,一丝快乐在我的心底滋长,回来的路上,我只要看着游船我就用船桨跟别人打水仗,来来往往的船上总是女游客多,所以我总是占上风.直到最后一个对手,看起来是一家人,我用船桨击水过去的时候,男主人冷笑着拿出一个水泵,泵了我一身的水,而他们的船隔我远,在我的船桨的射程之外,我一边扭着衣服上的水,一边冲着他们喊:不公平,我的是常规武器,你的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们的船在得意的笑声中远去.

回到城里的时候,己经是暮色沉沉.江边有很多人在放灯,放灯许愿应该是杭州的风俗吧?看来凤凰人还是蛮有经商头脑的嘛.看着江上的灯光点点,我想如果花两块钱就能许下一个愿的话,又何必这样固执的追根究底呢?花两块钱许个愿吧,就当是放飞一个梦想,做人没有梦想,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待续)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