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828阅读
  • 52回复

[潜坛写手]《傲剑狂刀》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流星
 
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9-04-26
作者手记:最近网络武侠颇为流行,又因近日休息闲来无事,遂有了写一部武侠的冲动,权当练笔,还望各路高手不吝赐教。
一剑笑苍穹,卷地狼烟贯落虹。驰马斜阳曾几度,匆匆,酹月江潮尽向东。
还忆少年中,儿女情长对梦空。谁教痴心皆懵懂,孰同,霞晚云浮寂无声。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21 12:39重新编辑 ]
莫问前程,但求无悔!
博客:http://qjbswh.blogcn.com/index.shtml
QQ:704049993
Email:qjbswh@163.com
离线流星
沙发  发表于: 2009-04-26
傲剑狂刀

(一)
大漠。风很紧,血一样的残阳。
石头像是烧着了一样,见不到一根野草。
大地干裂着,一道道的沟痕,纵横。
远处一阵尘土飞溅,裹着马的嘶鸣,呼啸而来。
两匹马,两个人。
一袭的黑衣、黑靴以及腰间黑色的剑鞘。
马渐渐的慢了下来,其中一人身子一侧,翻落马下。
血,被贪婪的黄土拼命的吸噬着。
“寒星!”另一黑衣人大喊着,满眼的血丝中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血泊里的那个人一动不动,马儿不停的轻跃前蹄,仰颈凄嘶。
马原地打了两三个转,黑衣人没有下马,似乎是怕着什么,长啸一声,哀鸣而去。
此二人正是寒山剑派的“星月双剑”,武功相当了得,以手中的邪月剑、飞星剑自创“星月幻影剑”,二人行走江湖多年,在中原鲜有对手。可“星月双剑”为何会出现在这廖无人迹的大漠?而且,又是如此的狼狈和恐惧呢?老大寒星更是倒在了血泊之中,那僵硬的脸上,一双圆眼怒睁,即使是死人,也从未有过如此的恐怖之感。

是什么,让“星月双剑”如此的胆寒?
尘土依旧飞溅着,忽然,一声极厉的尖鸣刺破苍穹。
是鹰?!
不可能!这个连草都不生的地方,怎会有鹰?
寒月听到了这声尖鸣,本来红的发黑的脸庞刹那间变得苍白,两颗死鱼般的眼珠再也不会转动,连泪都流不出了,直盯着前面的土坡上方。  
一名白衫剑士负手傲然立于土坡之上,杀气顿生。
他,从不轻易杀人,但他却是天底下最可怕的杀手。他曾十三岁仗剑独游天下,十七岁便以一已之力击杀了“江南七盗”,手中的“思昭剑”已享誉江湖十余载。
“傲剑……龙吟风……”当寒月颤抖着说出这句话时整个身躯早已僵直,马也不再动弹,只有喉节还在剧烈的上下抖动着。
一道极快的寒光闪过。慢慢的,血从寒月的脖颈处渗出,一点声息也没有,就这样不停流淌着……

(二)
夜。沉寂,星月无语。
九匹马,踏破青山,一路息翠落红。
九个人,一语不发,径自赶路。
忽然,一曲箫怨溢来,平波碎月,竹颤风生。
声尽处,万点竹叶如雨,更似箭,四面飞来,直向那一行人。
“不好!”但见一行人中为首者,枣面银须,未见竹箭,已闻雨声,大叫道:“杀气,大家小心。”话犹未落,人已纵身飞起。后面众人急勒缰绳,右手握剑而举,屏息待发。
那银须长者,乃京城应天镖局总镖头关项忠。此次应襄州太守曲阳之邀前往襄州接镖,却不料于此地遭遇埋伏。
那竹叶箭雨呼啸而来,关项忠上下翻飞天罡刀,叶落无数,来势却不减,见他左手一扬,大喝一声:“裂光千刃!”早见无数碎光洴出,击叶处团团火光,诺大个竹林幽谷顿时明亮如昼。
百忙中,关项忠沉声向身后的副总镖头叶长风问道:“此为何处?”
叶长风神色凝重道:“天狼山!”
“是‘狂刀’?”关项忠大惊之下不失冷静,大叫道:“挡住左右竹箭,伺机行事。”

忽然,那箫声又自响起,却尽收杀气,悠扬哀婉异常,那万点竹叶箭雨,却似训练有素的兵士一般,听得这箫声,全自落下,无声无息。
竹叶因箫而起雨,又因箫而尘落,关项忠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般凶险。他斜目深思:“狂刀”诸葛雄久居天狼山,手中的八极刀除“傲剑”龙吟风的思昭剑能与之一较高低以外,天下间已罕有敌手。应天镖局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为何要在自己的栖身之地伏击我等?
想到这里,关项忠不免打了个寒颤,调过马头,沉声道:“此次应镖,必将十分凶险,刚才竹叶来袭,非要吾等性命,似在警告我们什么,大家今后行事务必万分小心,我们走!”
一行人渐渐消失在夜阑深处……

(三)
襄州太守府,听雨亭。
亭中红灯高悬,二人端坐手谈。
曲阳端详棋局,忽将手中棋子放入盒中,大笑道:“哈哈,不想今日与一真大师弈出三劫连环,胜负因一子尽消,不失为一千古名局啊!真乃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
一真大师道:“所谓三劫连环者,当为不舍,因不舍,则无胜败。”
曲阳若有所思,道:“如一真大师所言,若舍之,如何?”
一真大师道:“太守有此问,必有求胜心,胜,只在其舍不舍得。”
曲阳愈发入神,道:“敢问大师,吾欲胜之,当如何舍?”
一真大师道:“三劫者,唯每劫皆不能舍,因此劫又复劫,舍其一劫,必变幻莫测,非机关算尽不能胜券于胸。”一真大师拾起一子,接着道:“柳暗花明,只在此时。”语毕,一子粘劫,平衡顿失,棋局骤变。
曲阳身子前倾,紧盯棋盘,大师这一手消劫,虽有所得,但左上角大块尽失,如何也是得不偿失啊。不免大惑,道:“大师求败乎?!”
一真大师道:“请!”
曲阳虽疑惑,但见时机已到,一路大砍追击,大师则处处逃命,好不狼狈。正当他无比得意之时,突然大师白子一刺,黑棋刚才两路追击大军突然有被拦腰切断之势,可无论补哪边都将失去一路,眼见着白棋捕获黑棋一条大龙活出,曲阳自知败局已定,无奈推枰道:“大师,这是为何?消劫大损,却如何能反败为胜?”
一真大师道:“白棋消劫,必定漏洞百出,黑棋定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一定倾全力追击,毕其功于一役,白棋一路逃孤,却暗下机关,黑棋得意之时,如何识得这机关,败者心静当求胜,胜者心燥必速败。”
曲阳顿悟,道:“如此,白棋消劫时,就必胜乎?”
一真大师道:“若黑棋存一丝善心,不赶尽杀绝,只围其地,白棋休矣。”
曲阳听得此话,心中大为不快,却不好说出。正在这时,忽下人来报:“秉太守,应天镖局总镖头关项忠执文牒求见。”
曲阳道:“且安排鸾英阁候着,我稍后便到。”那下人领了命,自下去安排了。
曲阳转过身,道:“今日无比感激一真大师献上一番精彩对局,只是苗某现在有事要办,就不留大师了,我去安排下人备轿,送大师回去。”
一真大师道:“谢太守美意,太守办事要紧,老衲自此告辞,不必劳礼相送。”
曲阳道:“择日再请大师来叙,曲某这厢不送了,大师保重。”

鸾英阁中,曲阳换了正服,与关项忠、叶长风主次坐定。
关项忠拱手道:“太守大人,此次小人前来应镖,因文牒上有紧急字样,不敢怠慢,星夜赶来,恕打扰大人休息了。”
曲阳干笑一声,道:“关总镖头客气了。”
话毕,甩了个眼色下去,不一刻,有人端了一个木盒上来,长方状,琴盒一般,上面还附有一封信。
曲阳将信递与关项忠道:“关总镖头,信里有所寄之人详情,附银票一张,计两万两,事后再付两万两,请查之。”
关项忠接过信封拆开,银票不假,另附一纸,上书到:
送往京城禁军统制府,必由上官羽亲收。
关项忠收好信封,起身道:“请大人就此封镖,小人定不负大人所托,一定送到。”
曲阳朗朗一笑,道:“关总镖头果然雷厉风行,封镖!送客!”
望着关项忠和叶长风渐渐远去的身影,曲阳嘴角掠过一丝奸笑。

(四)
秦岭巍峨,华山天险。 徐风扶翠,斜阳饮血。 马踏在石土路上,声音显得格外清脆。 自从天狼山神秘人施放竹林箭雨之后,叶长风就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而且曲阳的眼神里总似含着点什么,但叶长风也说不清楚,仅仅就是一种感觉而已。他不敢跟总镖头说,他了解关项忠,既接了镖,就一定是要去办到的,无论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关项忠也觉得事有蹊跷,那个琴盒背在背上,感觉越来越沉,关项忠明白行规是不能打听镖货的,一朝廷命官为何要花数万两银子送一个琴盒呢?这琴盒里到底所呈何物? 想到这里,关项忠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天罡刀,心里沉沉的,就像西山上欲坠的斜阳。 蓦然,一声鹰叫,刺破苍穹,让人毛骨悚然。
关项忠急勒马头,沉声道:“停!” 众人也赶紧勒马,一股浓浓的剑气渐渐逼来,关项忠跨下的黄骠马突然使劲往后倒退,关项忠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妙,急道:“剑气,大家小心!”
话音未落,一名手执长剑的白衫蒙面人已傲然出现在华山这惟一通道之上。 “你是……龙……龙吟风?!”关项忠只觉得背心一阵阵发凉,这趟行镖竟然相继碰到貌似“狂刀”与“傲剑”二位当今绝顶高手之人,也算是晦气到了极点。 白衫蒙面人并非答话,只是冷冷地道:“要想活命者,留下盒中的追潮剑!”
关项忠众人一齐打了一冷颤,原来琴盒中所装的竟是与思昭、邪月、飞星、白虹、紫电、流采六剑齐名的当今江湖中“七大名剑”之一的追潮剑?! 关项忠毕竟是行走四方多年的老江湖,略定心神后问道:“早就听闻大侠视剑如命,前些日在大漠中成功狙杀‘星月双寒’已经获得邪月剑与飞星剑,此二人在江湖中一向为非作歹、作恶多端,大侠也算是取之有道,然这追潮剑是襄州曲太守所托之镖,老夫与大侠素昧平生,未尝结怨,难道也要强取豪夺么?”
“废话少说,留下活命,抵抗者死!”白衫蒙面人仿若未听到一般依然冷冷地道。 关项忠暗叹一声,深知此役再所难免,喝道:“大侠既不敢以真面目视人,又执意夺镖,我等只好得罪了!”
话音未落,关项忠九人已从马背之上腾空而起。 就在这一刹那,还未等众人落地,白衫蒙面人身形已动,快若闪电,只见一片寒光闪过,关项忠、叶长风等九人喉间赫然多了一个剑孔,鲜血瞬间喷出,洒满一地。 白衫蒙面人视若无睹,径直拾起关项忠背后的琴盒,双足一顿,身形已如白色鬼魅般消失在山道之中。

(五)
京城禁军统制府,大院。
一名身披黄金甲胄的将军正在教习禁军“四大教头”枪棒之术,此人正是声名赫赫的禁军统制上官羽,其手中的破军龙髓枪位列《武林兵器谱》第三位,仅次于“傲剑”、“狂刀”,江湖人称“神枪”。
只闻上官羽向秦虎、秦豹、秦雷、秦超“四大教头”训导道:“近代名将岳飞的‘岳家锁喉枪’以凶猛著称,而前朝名将杨再兴的‘杨家梨花枪’则以灵活善变技压群雄,枪术之精髓以拦、拿、扎为主,兼有劈、崩、挑、拨、带、拉、圈、架各法,诸位定要集各家之所长,勤加练习。”
秦虎四人齐声答道:“末将等决不辜负大人栽培。”
正在这时,校尉进院来报:“秉大人,襄州太守府送来加急文书。”话落间已将文书呈与上官羽。
上官羽观毕,沉吟不语。
秦虎四人心下暗惊,急忙问道:“敢问大人所书何事?”
上官羽轻叹一声,缓缓道:“追潮剑华山被劫,应天镖局九大高手被一击毙命,此人剑法之快,武功之高决不在我之下,能做成此事之人可谓廖廖无已。”
秦虎四人面面相觑,失声道:“莫非是‘傲剑’龙吟风所为?”
上官羽道:“现在还不能确定,看来此次定要本帅亲自出马方可破解这一谜团。”
秦虎等人深知事态严重,齐声道:“任凭大人调遣,末将等万死不辞!”
上官羽吩咐道:“事不宜迟,秦虎、秦豹你二人率禁军五百前往天狼山拜访‘狂刀’诸葛雄,先行询问,若其不从便将他困在天狼山等我指令。秦雷、秦超随我前往天山藏剑崖寻访‘傲剑’龙吟风的下落。”
秦虎四人应诺而去。

天山,藏剑崖。
龙吟风来到崖顶的观远楼恰是华灯初上时分。龙吟风酷爱观远楼的清静,不仅可以观望山下的风景,亦可独品山间云起云涌的壮观。
十年了!自柳小昭死后,转眼便已十年。他不知道这十年是如何度过的,想到这里,意兴索然。
自小昭死后,龙吟风将手中的松文古锭剑命名为“思昭剑”,此后便很少再接纳江湖上的生意,而长达四尺九寸的“思昭剑”却随时随地系在腰际,因为这宝剑就是他的生命,挂着它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人生纵能得意一时,人生弹指即过,得得失失,尽归黄土。譬如小昭的绝代风华,还不是化为白骨!想到这里龙吟风心内一阵绞痛,仰首又是一壶“女儿红”落入喉中。
这时,一阵轻微的步音传入耳内。
龙吟风知道有高手接近,因为步音非常熟悉。
一人推门进来,随手又把门掩上,坐在龙吟风对面的位置。这男子容貌瘦削英俊,两眼精明,虎背熊腰,非常威武。正是与龙吟风齐名的“狂刀”诸葛雄。
诸葛雄的身体刚好挡着龙吟风望向窗外的视线,龙吟风无奈的把欣赏的目光收回,心内一阵烦躁,因为他知道诸葛雄的到来预示着近日又要面对难缠的江湖锁事……

(六)
“京城金钱帮帮主‘神算子’计无双飞鸽传书,上官羽兵分二路要缉拿你我,现已出城,约莫二日之内就要到达藏剑崖。”诸葛雄开门进山道。
“看来你我又被卷入到一趟混水之中了。”龙吟风看着这位既是对手又是朋友的刀客轻描淡写的道。
诸葛雄道:“真要是被‘神枪’缠上,你我的决斗之期又得延后了。”
“‘神枪’确实很难缠,我平生就不愿与官府中人交往,不知道这次又是所为何事?”龙吟风淡淡一笑道。
诸葛雄答道:“追潮剑华山被劫,应天镖局九大高手被一击毙命,杀人者使剑,剑法之快超出了上官羽的想像,你当然就成了头号疑犯,而我也难逃嫌疑。”
龙吟风微微一惊道:“这倒使我想起了一个人,此人名叫独孤残,十五年前以手中的流采剑威震大江南北,后独闯血衣教总坛欲夺白虹、紫电二剑,却以一招惜败于血衣教教主‘密宗’宗术邪之手,被斩断右臂,自此隐姓埋名于祁山连云寨,不问江湖中事,十五年埋首剑术,终于让他能够以左手使剑,也不愧为一代剑术宗师。 ”
诸葛雄道:“事情恐怕还永远没有这么简单,据我所知,除‘左手剑’独孤残重出江湖之外,‘疯魔棍’一真大师、‘鬼戟’南宫雄、‘密宗’宗术邪的惟一女弟子‘追魂鞭’司徒翎、昆仑派‘夺命环’颜思齐、云南地狱门护法‘催命笔’阴士伦都相继现身于襄州、并州和崇州等地,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哦?”江湖上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的高手也让龙吟风颇感意外,他若有所思,随后道:“看来有人劫走追潮剑,目的就是为了将你我引入到‘神枪’的视线之内,他们利用上官羽和他宠大的禁卫军控制你我,然后另有所图。”
诸葛雄忽然会心一笑道:“应天镖局的血案上官羽必定会一查到底,我们何不将计就计,让他跟着我们一起追查,既可以将幕后主使捉拿归案,又可澄清你我的嫌疑。”
龙吟风颔首道:“事不宜迟,待我留下书信一封,然后与你一道同往祁山连云寨拜访独孤残。”

(七)
清晨。大雨。 雨点打在泥上、植物上、水珠溅飞,每一个景象,都似包含着某一种不能形容的真理。 雨声淅沥里,水珠由嵩山少林寺大雄宝殿的斜檐串泻而下,在方丈一尘大师面前织出一面活动的水,雨水带来的清寒,使一尘大师灵台一片清爽,就像这所山中寺庙超然于尘俗之上。
一尘大师转身向正在打坐低诵经文的达摩院首席罗汉了空禅师问道:“你一真师叔下山已有多少时日?”
了空答道:“回禀方丈,已有一月有余,莫约近日即可回寺。”
一尘大师面色凝重,叹道:“也不知道师弟此行劝说曲太守结果如何了?” 了空起身道:“师叔身为一字辈护寺高僧,德行兼备,若连师叔此行都无功而返,恐怕江湖难免再次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一尘大师道:“这襄州太守曲阳本为金人,此次金主完颜亮兴兵犯境,他极有可能暗中相助。加之西夏血衣教早有再度进窥中原之意,一旦其趁机卷土重来,后果不堪设想。” 正在二人忧心忡忡之际,门僧冒雨来报:“武当派掌门青松子、峨嵋派掌门定凡师太求见。”
一尘大师喜出望外道:“老衲正要与他们商议对策,快请。”
还未等门僧回话,一名身装淡黄色太极道袍背负长剑的道人和一名身着青衣道袍手执拂尘的老尼已急步来至殿前,二人脸色俱是铁青,衣履破损,尽显狼狈之态。本是一脸喜容的一尘大师此时也不免大惊失色。 只闻满身湿透的“无极剑”青松子气喘吁吁道:“大事不好!”青松子还来不及喘口大气,紧接着道:“西夏血衣教与云南地狱门联手,现已攻破武当和峨嵋,二派弟子伤亡惨重!血衣教教主宗术邪率四大堂主‘鬼戟’南宫雄、‘追魂鞭’司徒翎、‘快刀’蒋敬、‘断魂手’郭盛以及地狱门护法‘催命笔’阴士伦、‘无影剑’夏无离等一应高手正朝嵩山进发。” 一尘大师执掌低诵了一声佛号,沉声道:“中原三派一向唇齿相依,岂料转眼间竟有二派被人所破,老衲定将率少林众僧全力反击。”

(八)
大雨稍歇,整个嵩山笼罩着一片肃杀之气。
十六面血色战旗出现在嵩山脚下,宗术邪终于在次日黎明前现身了。
箭已搭在弦上。
大战一触即发。
一尘大师吩咐达摩院十八罗汉道:“将所有武僧集中到山门。”指令一下,了空领着十八罗汉及三百棍僧早已赶到山门林音寺大小庙宇中布防。
血色旌旗越来越近,每面旗下不少于一百余名血衣教徒,实力不下于二千人,近十倍于少林僧兵。此次血衣教倾巢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关外杀入中原,意在一鼓作气剿灭三派,大有志在必得之心。
前来的宗术邪座下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堂主莫不是当今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何况还有从未曾败过,被誉为古往今来,最能博通天下武技的“密宗”宗术邪。
一尘大师、青松子、定凡师太手中都捏着一把冷汗。
率先杀入林音寺的正是血衣教青龙堂堂主“鬼戟”南宫雄,此人惯使一柄震雷青龙戟,出招诡异,只见他以一式“青龙飞升”连斩六名少林棍僧,达摩院首席罗汉了空禅师见势不妙,当即率了然、了心等十八罗汉将南宫雄困在“罗汉棍阵”之中。
战事缓慢却激烈的进展着,‘追魂鞭’司徒翎、‘快刀’蒋敬、‘断魂手’郭盛率血衣教白虎、朱雀、玄武另外三堂人马相继赶到,威震西陲的血衣教徒越集越多,林音寺大小庙宇相继被血衣教攻克,鲜血从双方斗士的身上流出,顺着石阶流下去,瞬间已汇成了一条条红色河流。
血衣教徒仍然义无反顾的踏着死人的身体,疯狂向上死攻。
眼见林音寺即将不保,一尘大师以浑厚的内力发出一声大喝:“誓与少林共存亡!”话落与青松子、定凡师太同时加入战局。
少林寺的僧人们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借着以高压低的威势,奋不顾身地向攻上来的敌人痛击。
随后而至的宗术邪显然没有预料到此役会遇到如此之大的阻力,他用死神一般的眼光向身旁的地狱门护法‘催命笔’阴士伦、‘无影剑’夏无离瞅去,鼻间发出一声冷哼。
阴士伦、夏无离二人心知肚明,知是宗术邪对地狱门保存实力之举极为不满,当下也不便多想,立马率领地狱门弟子形成第二轮攻击波向林音寺攻去!
少林寺众僧还能撑多久?
鼎立中原数百年的少林、武当、峨嵋三大派将就此消亡么?
就在地狱门全体出动后,宗术邪正欲发出最后总攻的号令,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破风声……
(九)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少林高僧一真大师会同昆仑派掌门‘夺命环’颜思齐及其座下数百名精英弟子赶到嵩山山脚之下。
这支从背后杀出的生力军着实让宗术邪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是威震西陲多年的一代宗师,略定心神后朗声道:“一真,当年老夫与你常山一战未分胜负,实为平生一大憾事,今日得遇必要与你一决高下。”
一真大师执掌答道:“你不守西夏之土却来我中原寻衅滋事,到时落个二败俱伤,让金国天阴教坐收渔翁之利,于血衣教何利之有?”
宗术邪仰天长笑道:“此事倒不劳大师费心,老夫早与天阴教主‘森罗剑’耶律元镇达成盟约,他负责牵制中原三大高手傲剑、狂刀与神枪,只等老夫攻下中原三派即可与他共享大宋江山。”
一真大师心下暗惊:原来这老魔头早有预谋,今日少林若灭,不但中原武林遭劫,恐大宋江山也将彻底落入金国之手,看来只有与他在此决一死战了!
思毕,一真大师除去身披的袈裟,露出一袭灰色劲装,手执玄铁碎岩棍迎前道:“十余年未见,宗教主武功自然是一日千里,老衲前来领教。”
山风骤起,宗术邪一袭黑袍早已被真气涨满,只见他率先发难,双掌有若蛟龙出海般直攻一真大师前胸,一出手便是成名绝学——“密宗大手印”!
“伏魔棍!”一真低喝一声,玄铁碎岩棍在胸前舞起一道风轮。
掌棍相交,一连发出数声闷响,二人同时倒退五步之远。
忽然,一真大师身形陡变,玄铁碎岩棍以一式“神龙探海”反攻宗术邪下盘,宗术邪撤掌,双袖一卷,以一式“袖卷流云”竟将一真大师势大力沉的一棍化为无形!宗术邪内力之深厚已大大出乎一真大师意料,一真大师情急之下不得不使出以缩减自身功力为代价的“疯魔棍法”最后一式“疯魔无道”,只见漫天棍影裹着狂风般的呼啸将宗术邪笼罩其中。
只见宗术邪气淡神闲,电光火石之间,他双指一弹,二道指劲破空穿过棍影直射一真大师心脏所在,正是其自创独门绝技——“惊神指”!一真大师被势所迫,收棍一挡,指风竟还是生生的绕过了玄铁碎岩棍击穿了一真大师前胸,立马绽放出一朵令观者无不触目惊心的血花。
一真大真赶紧自我封穴,急退至‘夺命环’颜思齐身旁沉声道:“宗术邪不愧为‘密宗’宗主,其指掌功夫如入化境,老衲已不是其对手,颜掌门千万小心。”话毕已是面色如纸。
颜思齐扶一真大师坐下,随后取出腰间的日月双环向宗术邪道:“昆仑派颜思齐请教。”事已至此,身为中原一派之主的颜思齐也不得不奋力一搏。
宗术邪背负双手道:“请!”神态之间大有轻蔑之意。
一场实力相对悬殊的比武即将开始。

(十)
在宗术邪与颜思齐尚未动手之时,血衣教与地狱门已合力攻破林音寺,正逐级而上向嵩山山顶的少林大雄宝殿进攻。
双方就像两股互相冲激的潮水,一倒卷向上,一反撞向下,在石阶的中段溅出血的浪花,死伤更是不计其数,少林三派中十八罗汉全军覆没,一尘大师、青松子、定凡师太三人身负重伤仍硬顶在石阶的最前端。
虽然已方已占尽优势,但宗术邪深知血衣教已折损了不少人手,若再不速战速决,大大不利于日后一统中原的发展,
地狱门此来也只是虚张声势,说不定正在暗处窃笑。可是这条争霸之路已走到中段,无论向那一头走,前进或后退,都是这么遥远和费力。终于,他发出了最后总攻的号令!
血衣教的四大堂主,轮番攻向死守石阶的少林武僧。
四人出手狠辣,每次全力出手,必有人溅血倒下,加速了血衣教徒的推进。
这次轮到“断魂手”郭盛。
这凶人一身功夫,尽在一对铁掌之上。只见他运气开声,一个筋斗翻过在前猛攻的血衣教徒,像只向下扑杀猎物的恶
虎,跃进少林武僧的封锁内,拳劈膝撞无所不用其极,少林武僧虽是奋不顾身,死命阻截,仍被他连杀十多人,他才安然退回血衣教徒丛中,使他们又推上了几级。
他才退后,“快刀”蒋敬手执精铁打成的五虎断门刀,硬地抢前,刀出如风,忽左忽右,使人无从捉摸他的刀势。不
一会便有四人给他撞裂胸骨,血染石阶,他全力施为后,“追魂鞭”司徒翎、“鬼戟”南宫雄又立即补上,杀得少林众僧惨嚎连天,血肉横飞,令人不忍目睹。
血衣教这个战略非常成功,四大杀神蓄势待发下,轮番全力出手,很快杀到石阶的尽头。
就算一尘大师等人再怎么苦苦支撑,半个时辰之内血衣教众必将攻灭少林。

宗术邪摆开架式,天地一片肃杀。
颜思齐手拿双轮,待机行事。
全场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这时——天空中响过一声极厉的尖鸣。
一个清脆的声音由远至近道:“颜掌门,这一战就留给我吧。”
但见一名白衫剑客从疾驰而至的马背上腾空而起,犹若神兵天降一般!除了是被称为当今最可怕的杀手“傲剑”龙吟
风之外还能有谁?
宗术邪收势后退,脸上第一次变色。

(十一)
宗术邪怎么也想不通,龙吟风为什么会突然现身于嵩山?还有“狂刀”诸葛雄、“神枪”上官羽呢?莫非是曲阳的计划全盘失败了?想到这里,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宗术邪背心也不禁直冒冷汗。
只听龙吟风爽朗的笑道:“宗老邪,你就不必再疑惑了,你与曲阳、耶律元镇的计划本可谓天衣无缝,然百密终有一疏,否则此刻你也不会落到一个进退二难的境地。”
宗术邪见龙吟风说得振振有词,也不得不信,变色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龙吟风答道:“金主完颜亮兴兵犯境,曲阳趁机私放你与耶律元镇入关,随后曲阳伙同‘森罗剑’耶律元镇制造出华山血案,以便将上官羽的视线引向我与狂刀,可是你们忽略了一个人。”
宗术邪听得直冒冷汗,急问道:“他是谁?”
龙吟风道:“此人正是你的老朋友独孤残。”
“是他?十五年前独闯我教的独孤残?”宗术邪难以置信。
“不错,照理说你还欠他一条手臂。”龙吟风顿了顿,紧接着道:“是他发现了耶律元镇的行踪,当我与狂刀赶到祁山连云寨时,天阴教左右护法正率教众围攻独孤残,无非是想杀人灭口。就在我们救下独孤残后便从天阴教徒口中得知了你要一鼓作气歼灭中原三派的消息,于是我们兵分二路,我先赶到嵩山,由狂刀与独孤残前去与上官羽汇合赶往襄州,估计此时三人已将曲阳拿下正在赶来嵩山的途中。”
见事已败露,宗术邪不怒反笑,只听他仰天长笑一声道:“久闻龙兄‘傲厉剑法’独步天下,今日正好请教!”宗术邪同耶律元镇一样,力图避免与龙吟风正面冲突,可惜事与愿违。他成名江湖数十年,这一刹那立时收慑心神,准备力抗强敌。

龙吟风淡然一笑再不答话,背后的思昭剑已瞬间弹入手中。只见他单手将长剑一挥,身形有如鹰隼般掠起,半空中大喝一声:“撩剑式!”剑光化做一道白色匹练直劈而下!
“好厉害的剑气!”宗术邪暗叹之间将双手向下一抓,竟将地面整块揭起,三尺厚土反卷空中的龙吟风——翻云手!
但见剑气将土块一分为二,龙吟风凌空虚渡,脚不沾地,空中剑招一变,竟是其独创剑招“天山翔影落剑式”。
宗术邪冷笑一声后指掌并用,先以“惊神指”震开来剑,接以“密宗大手印”反掌推出,其掌劲有若气吞山河之势,‘密宗’之名绝非浪得虚名!
龙吟风为使身形不坠至“大手印”掌风之中,半空中再提一口真气,手中思昭剑刹那间化作十八道剑影飞射而下——“傲厉万剑诀”!
宗术邪不敢怠慢,双袖狂舞,双掌以十成功力发出“释天镇地佛咒”,刹那间,飞沙走石,众人已分不清哪是剑影哪是掌风,只听见半空中气流激荡之声不绝于耳。蓦然,一声闷响过后——
龙吟风、宗术邪一连退出七大步,方才站稳阵脚。

(十二)
宗术邪乘势一阵狂笑道:“龙兄,难道我们真要分出生死,才可停手吗?”宗术邪深谋远虑,自知再与龙吟风缠斗下去绝讨不到半点便宜。
龙吟风哑然失笑道:“宗教主有手有脚,又不是有人迫你前来嵩山,这样可笑言辞,亏你说得出口。”
宗术邪老脸一红,自己这次前来偷袭,本就不安好心,是要乘隙覆灭中原三派。当下坦言道:“龙兄且莫见笑,事已至此,再死拼下去,你我必两败俱伤,致耶律元镇坐享其成,对你对我,皆是不利。”他所言句句有理,因为宗术邪并未真败,所余四大堂主均有完整的战斗能力,手下血衣教徒除去战死者外,仍达一千多人,实力强大,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龙吟风道:“非也非也,宗教主你虽有再战之力,却绝无取胜之望,山脚下上官羽已布下精锐之师,断你后路,你不可不知。”
宗术邪哂道:“纵使我们全军覆没,少林亦将元气大伤,天阴教必乘势崛起,中原再无宁日,不知龙兄以为然否?”
龙吟风淡然道:“宗教主,是战是和,现在由你一言决定。”
全场不闻一点声音,静待这威震西陲的“密宗”决定将来的命运。
宗术邪目光扫过敌我双方,突然道:“好!我宗术邪从此退回西陲,只要龙吟风你在生一日,便不再进犯。”
听闻此言昆仑派帮众欢声雷动。
血衣教的教徒们也松下一口气。有龙吟风、诸葛雄、上官羽三人联手,这场仗打下去与送死何异。
宗术邪当即下令吹响了撤退的号角,然后望向龙吟风道:“龙兄天下第一剑手之名,当之无愧,他日驾临西陲,老夫必尽地主之谊,共谋一醉。”
龙吟风淡然自若道:“宗教主客气。”其实他心中此刻却在想,两日后便是小昭的忌辰,到时他荡舟独游之时,便要先谋一醉!

宗术邪率众退走。
少林寺回复平静。
——《傲剑狂刀·第一部完》

作者手记: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原因,导致故事情节从第七节开始节奏突然加快,写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还请各位不要太过介意,本故事就暂且先告一段落,他日时间充裕时再来接续。再次感谢所有读者!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21 12:18重新编辑 ]
莫问前程,但求无悔!
博客:http://qjbswh.blogcn.com/index.shtml
QQ:704049993
Email:qjbswh@163.com

2楼 发表于: 2009-04-26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流星写武侠,值得期待!

3楼 发表于: 2009-04-26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不知九万大哥会不会在里面扮演一个大侠角色
离线流星
4楼 发表于: 2009-04-26
回复: 【原创】傲剑狂刀
原帖由 九万里风云 于 2009-4-26 22:30:00 发表
不知九万大哥会不会在里面扮演一个大侠角色[表情]


声明:本故事与论坛ID不挂钩~`
莫问前程,但求无悔!
博客:http://qjbswh.blogcn.com/index.shtml
QQ:704049993
Email:qjbswh@163.com
离线风拂晓
5楼 发表于: 2009-04-26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等半天,也米听见音乐
离线偶偶
6楼 发表于: 2009-04-26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武侠偶偶喜欢
离线龙采华
7楼 发表于: 2009-04-27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好词!
功夫在诗外,翔泳天地间。
离线流星
8楼 发表于: 2009-04-27
[ 此帖被金的书声在2016-05-20 23:38重新编辑 ]
莫问前程,但求无悔!
博客:http://qjbswh.blogcn.com/index.shtml
QQ:704049993
Email:qjbswh@163.com
离线小池竹影

9楼 发表于: 2009-04-27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来自火星的傲剑狂刀。。。又会是怎样的江湖?期待精彩!
做个睿智的女子,学会从容的面对生活!
离线衫武奇
10楼 发表于: 2009-04-27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武侠又见武侠
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与其自寻烦恼,不如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离线剑在
11楼 发表于: 2009-04-27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顶.
传说每个混论坛的上辈子都是口吃的折翼天使,这样的能你伤不起。
离线初夏
12楼 发表于: 2009-04-27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江湖,看来人人向往之~~~流星的江湖!顶就一个字!
离线形颖不离
13楼 发表于: 2009-04-27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武侠`
儿女情长对梦空。
谁教痴心皆懵懂

是否`
霹雳剑侠霹雳剑
温柔刀客温柔刀
冲冠一怒为红颜
血雨腥风无妄灾

呵``还蛮期待
丐帮小帮主,哪锅敢松土!
离线朱明安
14楼 发表于: 2009-04-27
回复:【原创】傲剑狂刀
狂顶……
朱明安胃病专科联系电话13607221897
坐机:6849079